• Home
  • 未分類

「我也是,你看老大說這話的時候好正經……」

「我是真的為了帝國著想好吧……」

可惜,沒人信。

說走就走,找個給丘媛捎了封信,眾人就出發了。

運城,大金城以東,穿過三個軍事重鎮就是這座海邊城市,快馬三天就到了。

三天之後,眾人到了運城。又到運城,空氣依然還是有股鹹鹹的味道,到處都能聞到海鮮的鮮香。

首先去海防部隊大營找熟人問問帝國海軍基地在哪。

「羅隊長,羅確在嗎?」

「沒在,調走了。」

總裁圈愛:青梅是我的 「調哪兒去了?」

「調海軍基地去了。」

「太好了,我們正要去海軍基地,請問海軍基地在哪?」

大營門口的衛兵戒備的看著眾人:「你們是什麼人,問海軍基地幹什麼?」

洛文把「御督辦」這牌子拿了出來。

衛兵是識貨的人,再一看洛文亮出來的伯爵徽章,高級魔法師胸針,馬上畢恭畢敬的說道:「海軍基地在南邊的深水港,」

南邊的深水港,是一個天然的深水港,能一次性停靠軍艦幾十艘。

到了海軍基地,洛文等人亮出牌子,一路暢通無阻,直接找到了海軍基地負責人。海軍基地負責人顯然已經接到了大金城的通知,表示將全力配合各位大人的工作。

末了,洛文問到:「我們一個好友羅確,之前在海防部隊工作,聽說調到你們海軍基地來了,他現在在哪呢?」

「羅確?沒聽說這個人啊。從下面高升上來的最低也是大副,可是我對這個名字沒印象。」負責人想了想說道,「小張,把名冊給我拿來。」

海軍部隊所有名冊都找完了都沒有找到羅確的名字,換後勤的名冊一找,找到了。

「哦,在這裡,難怪沒聽說過呢。」

給洛文一看,豁然只見豬倌,羅確。

「沒搞錯吧?他以前可是一個小隊長,這是不是有重名的了?我們能見見這個人么?」

「小張,去把這個羅確叫來。」

「是,大人。」

不一會兒,羅確帶來了。

「羅兄?!」洛文有點不敢相認了,但是真的是羅確。

「啊,你們怎麼來了……」

此時的羅確一身髒兮兮的破爛衣服,渾身還有股豬圈特有的味道,那還像當初指揮百人鎮定自如的小隊長。

「郭大人,我想你必須給我們一個解釋。」馬沙也看不下去了,氣憤的拍了拍桌子。這一掌稍微帶了點鬥氣,桌子上立刻出現了一個手印。

十個伯爵,高級武士,高級魔法師的威壓不是一般人能扛得住的,更不用說還有名魔武士。

海軍基地負責人郭大人滿腦門子汗,這幫大人居然認識這個豬倌,可是他真的不知情啊。

「諸位大人息怒,我是真的不知情,我這就把管人事的叫來。小張,快去把老王叫來。」郭大人擦了擦汗,滿臉堆笑的說道,「諸位大人渴了,來來來,喝茶,喝茶。羅兄弟,來來來,坐坐坐,喝茶。」

一杯茶還沒完,老王到了。

大腹便便的老王,一進門就大聲嚷嚷:「我說老郭啊,什麼事兒把我叫來啊,是不是又有什麼親戚想進來。沒問題嘛,你自己安排了就是,問我幹啥呢。」

嚷完才注意到這還有十幾個人看著他呢。

「哦,有客啊,早說嘛,那我外面去等等你啊。」

「站住!王站,給我站好啰!」郭大人憋了一肚子氣,總的找人發泄吧,「過來看看這個名冊,是不是你安排的!羅兄弟是不是你安排的!」

「你親戚?早說嘛,嗨,這麼嚴肅幹嘛。」

郭大人再不說破了,這王站指不定還要爆點什麼料出來。

「王站!十位伯爵,一位御使大人在這裡,不得胡言亂語!」

王站一介凡人,怎麼能感受到眾人的氣場。經郭大人這麼一說,這才明白自己剛才是有多蠢。

一通審問,這才明白,羅確原來是得罪了運城城主的公子了,要不然照他的軍功本來應該升職為海軍某軍艦的副船長,結果被陷害到這裡來養豬。

「豈有此理!這位城主公子可真是狗膽包天!看我不好好教訓一下他!」洛文氣極。

「使不得啊!伯爵大人,還請手下留情……」郭大人反而先求情了。

「為何求情?!」 「大人,額,這話我從何說起……城主的公子就是我奶奶的妹妹的女兒的寶貝兒子,奶奶讓我這當長輩的務必照顧他,所有平時不是多大的事情,我就,額……你懂的。」

「……什麼關係,我都被繞暈了。」小胖子眼睛一瞪,以他的腦力一時半會兒還理解不了。

「反正就是親戚,包庇親戚。」包打聽嘿嘿一笑。

「郭大人,不是我們不給你面子。他惹誰不好,偏偏惹羅兄弟,還恰好讓我們遇到了,我們豈能不管。說吧,他在哪!」洛文嚴肅的說道。這事兒沒得商量,必須嚴懲,雖然看郭大人的面子上會輕懲,但是絕不能放過。

「額,這個……」郭大人猶豫了一下還是決定說,畢竟還是自己的前途最重要,「他現在在等你們的那艘軍艦上,我帶你們去。」

「謝了,郭大人。」洛文嘿嘿一笑,「我們走!羅兄,一起?和我們出海玩玩?」

羅確點點頭:「行。」雖然不知道洛文眾人出海要幹什麼。

一艘大金帝國海軍軍艦,上等鐵木船正在港口靜靜的等待著。

船員們已經得到消息,這次護送出海的貴賓已經到了,要求他們準備充分,人一上船就出發。只見船員們忙忙碌碌,做著出發前的準備。

郭大人把眾人帶到了船下,說道:「諸位大人,根據海軍條例,我就不送你們上去了,祝各位旅途平安。」

厲少,你老婆馬甲掉了 「麻煩郭大人了。」

上了船,報名了身份,一名船員帶眾人到了船長室。

船長是一名高高瘦瘦,曬的黝黑的中年漢子,看了應雲龍的親筆介紹信之後,再確認了眾人的身份。然後給眾人簡單介紹了一下這次出海的路線。

「陛下所說的避水珠,在幾百年前我們帝國海軍有過記載,那次的確發現了一顆避水珠,但是後來被魔法師協會總部買走了。發現避水珠那個地方是我們航海人的禁地,風險很大。鄙人不才,年輕的時候去那裡探過險,還生還了回來,所以委任我帶隊。 吾家萌妃路子野 諸位大人雖然實力雄厚,但是我希望在海上能聽從我的指揮。」船長丁海星嚴肅的說道。

「船長放心,我們一定服從指揮。」洛文作為代表說道。

「謝謝諸位大人配合。」

本來洛文想問丁海星城主的公子在哪,但是一想,這是私事,還是自己解決吧,不要麻煩別人了。

簡短的會議之後,丁海星叫人給眾人安排了客房然後又去船長室忙自己的去了。

船長室的一連串命令發出之後,船帆拉了起來,動力魔法陣也運作了起來,鐵木船緩緩的離開了港口,朝深海而去。眾人齊聚甲板,吹著海風,看著忙碌的船員們,又一次出海了。

「想起第一次出海還是羅兄帶隊,真是物是人非。對不起羅兄,我們來晚了。」洛文真誠的說道。

羅確換了一身乾淨衣服,洗了個熱水澡,看起來精神奕奕。

「本來就和你們沒關係,是我自找的得罪了他。」羅確說道,「要不是你們來了,我怕是這輩子都在養豬,我更應該謝謝你們。這事之後,我不想再在官場上混了,太傷心。」

「羅兄,秋田城隨時歡迎你。」

「謝謝好意,我打算遊歷一年,看能不能突破到高級武士,也就這麼點念想。」羅確笑笑說道。

「我尊重你的想法,如果突破到了高級武士來秋田城找我吧,我一定給你留一份輔助藥材。」洛文說道。

「謝謝。」羅確真誠的感謝道。

眾人聊天這時間,鐵木船已經遠離了深水港,只能模糊的看到運城的影子。

鐵木船開足了馬力,破開的水花有幾米高,不時還有魚群躍了出來。

「嘿,那個水手可以啊,居然在偷懶!」小胖子笑道,指了指一名正在二層甲板上瀟洒的吹著海風的小夥子。

「不像船員,你看看他那衣服,高級材料做的。」包打聽說道,「就算大金城裡的公子小姐們用的起的人也少。」

「有道理。」洛文點頭贊同。

「是他。」羅確說道。

「哦,他啊?」

「嗯,就是他,巴力,城主的兒子。」

巴力也發現了甲板上的眾人,饒有興緻的觀察了一番眾人。他只知道這次出海是陛下的親自吩咐,為的是招待一眾來自大金城的貴賓。

可是洛文眾人也沒穿魔法袍,也沒穿武士服,武器也放在房間沒帶出來,一身休閑打扮,什麼身份的標識都沒有。除了馬沙年紀稍微大一點,其他人都和他差不多大。

肯定是沒見過大海的來看海,說不定裡面有個皇子啥的,不然陛下也不會親自打招呼。巴力分析了一番這麼認為。

帝少的心尖啞妻 眾人這次行動是絕密,以巴力的身份還不夠資格知道,船長也不會告訴他們,在到達目的地之前,所有人都不會知道,因為知道了,就沒人願意去了。

不過為什麼那個豬倌和他們在一起?不是應該在養豬場么?等下找他單獨了解下。巴力目光閃動,有心想和「皇室親戚」們打個招呼,說不定以後能去大金城混混,但是不知道豬倌和他們什麼關係,巴力決定先了解了再說。

晚上的時候,羅確出房間到船舷放水,放水完了一轉身看到了巴力。

「餵豬的,誰叫你上來的。」巴力陰沉沉的說道。

「我好像沒必要給巴公子彙報吧。」羅確打定主意不在官場混了,對巴力也不客氣了,大不了不幹了就是。甩來巴力回到了自己房間。

巴力吃了個閉門羹,心頭很不舒服,「哼,仗著有人撐腰了就不把我放在眼裡了?幼稚!走著瞧!」

出海的第二天,停靠在當初掃蕩過的紅骷髏海盜島,不過現在紅島。島上的漁民也回來了,恢復了生機,在此停靠稍作休息,之後就沒有島嶼可以停靠了。

丁海星船長給了眾人半天時間,天黑之前必須回船。

眾人興緻勃勃的上島遊玩去了,故地重遊,別有一番感觸。

「自從那次剿滅海盜行動之後,南冰海就沒有海盜了。」羅確給眾人說道,「漁民們也都回來了重抄舊業。」

「看來我們還幹了一件好事兒呢。」

「我居然是個好人……」

走到半路,羅確想為犧牲在這島上的兄弟們拜祭一番,說要回船上拿點東西,眾人則繼續逛。

回到自己房間,拿了東西剛準備走,被巴力堵住了。

「哪裡走!」 「巴公子想幹什麼。」羅確無語了,這貨就不能安生點嘛。

「跟你一起的是什麼人?」

「管你什麼事。」

「不想說?那你要想出去先問問我的劍答不答應。」

「姓巴的,我要不是看你老子對我當年有恩的份上,我早就揍你了,不要太過分!」羅確不耐煩這小子了。

「既然知道我老爹對你有恩,那報恩啊,對我報恩就行。」巴力笑嘻嘻的說道。

「去你大爺!」羅確把東西一扔,隨手抄起他的劍砍向了巴力的劍,想把他的劍碰掉。巴力沒了劍就像沒有牙齒的毒蛇,威脅不了他了。

可是巴力也是中級武士,為了防備羅確突然襲擊,一直把劍握的很緊。羅確突然發動襲擊,他反應很快,和羅確來了個硬碰硬。

兩人從客房打到了船舷,又打到了甲板,沒下船的水手看到兩人打鬥,還以為切磋呢,畢竟兩人看起來都沒有置人於死地的狠勁,打的還算溫和。

羅確想著本來就是小事一件,沒必要就此要了他的命。巴力想著萬一羅確是「皇室成員」的跟班,惹毛了那些大爺不划算。所以兩人都沒有盡全力,都還給對方留有餘地。

丁海星在船長室看到了在甲板上打鬥的兩人,無奈的搖了搖頭:「真是家門不幸啊。」也不知道說的誰。

話說洛文等人久等羅確不來,於是打道回船。

一回船就聽到了刀劍碰撞的聲響,循聲來到甲板。好傢夥,難怪沒來,原來在這打架呢。眾人把兩人圍了起來,看著兩人打。

巴力被一群「皇室成員」圍起來看,看的他發毛。一劍相碰之後,往後跳開,大吼道:「不打了!下次再教訓你!」

洛文輕笑:「呵呵,還想下次,我看要不這次我們先教訓你吧。」

巴力被懟的無言以對,不知道說什麼了,還以為洛文是開玩笑。

小胖子干這些整人的事情最積極了,跳了出來:「師兄你說怎麼搞我就怎麼搞。」

洛文看著巴力笑道:「巴公子會不會游泳啊?」

還沒等巴力回復,洛文自言自語:「以巴公子的聰明才智肯定會,那小胖你就請巴公子游泳吧。」

小胖子一把抓起巴公子,走到邊上,朝下猛的一扔:「玩的愉快啊!」

巴公子什麼都沒來得及說,自己的靠山還沒介紹呢,還沒說不會不游泳呢,就被扔到海里了。巴公子在海中使勁兒的撲騰,哭著喊道:「我不會游泳啊!救人啊……」

「涼他一會兒再下去撈上來。」洛文呵呵一笑。

看時候差不多了,小胖子跳下去把奄奄一息的巴公子給撈了上來。

「巴公子,出門在外還是低調點好啊。」看著奄奄一息的巴公子,洛文語重心長的說道。不過現在巴公子的狀態不知道聽不聽的道。

剛吐了幾口海水,還有點神志不清,渾身無力,趴在甲板上使勁兒的喘著粗氣。

「巴公子,請記住,學習游泳是很艱難的事情。這只是第一步,看來你還不適應啊,我們會慢慢教導你的。」洛文哈哈大笑道。

熱鬧夠了,眾人散去。

羅確問道:「這樣不太好吧……」

洛文嘻嘻一笑:「對他是不太好,但是對你很好,這就夠了,哈哈哈哈,睡覺吧,明天繼續。」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