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是司馬真人手書!」

「不知貧道可否一睹前輩祖師真跡,當然也不會為難小友,我便以後山藏經洞中,上清派道藏教典,與歷代前輩修行手札為交換,開放這些供小友閱覽!小友以為如何?」

江元峰心中轉瞬思考,當時便道:「長者之意,元峰怎敢不從!」

說罷由乾坤袋中,取出那本《上清道秘傳紫氣真解》。當然書中所夾的那七張古靈符沒有被他一起拿出。畢竟那東西在現在來說,可以算是至寶級的保命之物,其價值甚至相當於一件上品天階法寶了,畢竟天階法寶沒有那個修為你也使用不了,而這靈符只要過了先天境界,便是哪個修士都可應用!所以江元峰不得不小心以防萬一!

玄微道人接過那《上清道秘傳紫氣真解》,如視珍寶,小心翼翼的拿起來翻看。

江元峰靜靜的等在一旁,心中獨自思量,覺得用這一本道書與上清派交好,對自己的有利之處要遠遠大於弊端。不說別的。單隻上清派這一名號,就比龍門、武當兩個加起來都好用,如果在能與前面這三大門派交好,再算上與齊家的合作關係,那他江元峰在修道界地地位便是穩固如山,即便是與他結下似海深仇,在決定動手報復之前,也要想想那其中後果!

不到一刻工夫。玄微道人把那本道書從頭到尾粗略的閱覽一遍,然後合上書頁,好似回味了一會兒,開口道:「正是道隱祖師真跡,原來是道隱祖師隔世傳人,貧道玄微子拜見江師叔祖!」

說著就要往下拜去,江元峰怎敢受他一拜,慌忙道:「使不得,道長與我還是以年歲修為來論吧!」

玄微道人便也藉此下了台階。笑道:「既然江師叔祖堅持,那你我便以道友稱之!」雖然江元峰輩分在此,但卻沒有真正拜入上清派,所以也算不得真!

待玄微道人將那《上清道秘傳紫氣真解》雙手奉還,以示自己並無覬覦之心。實則他二人心理都明鏡一般,就是以江元峰之前的修為,大腦也比常發達太多,人神識一掃之下,數萬字的文章也能在片刻記下,更何況他玄微道人已是化氣後期的高人。若說他沒有這樣的本事,江元峰是怎麼也不會相信!

事實也是如此,上清派傳承的道法並沒有其他一些道派失傳的那麼厲害,相對其秘傳地道法,江元峰這本道書也只多了白雲道人收集的那些他派法訣而已。如此交換。卻是江元峰佔了大便宜。當然做出這些讓步的玄微道人打算不止如此。

就見玄微子稍後輕捋頜下青須說道:「既然已經證實道友確為我上清一脈傳人,不知日後有何打算!要知江河同源、落葉歸根,我上清派靈氣充沛,遠非外界那般駁雜,於此修行好處想必道友也知!」

「我知道長的意思,奈何世俗中我還有家人牽挂,暫時沒有打算避世潛修!」加入上清派倒不是不可以。但江元峰卻不想受到太多的約束,當然最好是入龍門派那般,給他個客卿長老。

玄微略微思考片刻道:「這也好辦,聽小徒說道友身兼了龍門派的客卿長老,不如貧道便給你一個上清派外門長老之位,專管世俗事務,若有弟子入世修行。也可照應一二。你看這般可好?」

「如此甚好!」江元峰心中對這位置是尤為中意,既逍遙無羈。責任相對又少,更難得的是,有了上清派的名號日後做什麼也有了底氣!

如此達成協議,雙方盡歡,玄微便叫來一個小道童,吩咐他帶著江元峰師徒先去洞府客居休息。

其實玄微子對江元峰如此看重,究其根源還是因為現在修道艱難,想要有所成就一是要先天資質上佳,二對修士的悟性也要求甚高,三害必須有外務地輔助,所以能有成者是萬中無一。

上清派在外界名聲響亮,可除了幾個老傢伙之外,近百年來就只收了三個新晉弟子入門,比之千年之前的門徒過千,已經凋零至斯。並且他們與三大仙宗其他二宗的關係雖不比封神大戰時那般對立,已經號稱三清一家,不得內鬥輕啟戰端,但現在仍是互相對立競爭的情況。

如今他上清派已經漸漸的要被另外兩宗給落下,據說崑崙派雖然也在衰落,但數年前併入了一個道統失傳的小型門派,實力因此大大提升;而崆峒派固然封山數百年,沒有經歷百年前那場浩劫,所以實力毫無損失,相反就算他這些年都無新血加入,單憑派里那些個老而不死的傢伙,也非他上清一脈可以抗衡的!

而此時江元峰的出現,給了玄微子一個大大的希望。他不但在短短不到兩年間便修到化氣中期,就算是有天材地寶相助,其悟性資質那也是萬里挑一地天才,況且人家還幸運無比的收了一個身具天生靈體的徒弟,以玄微子的涵養也不免有些眼紅,為此才以這寬鬆優渥的條件將其拉入上清派地陣營,這樣一來起碼再過三百年之後,他上清派的道統也不會斷了傳承!不然他可真是要愧對歷代祖師了!

上清派為江元峰師徒安排的客舍是一間精緻的木製樓台,上面遍布著法力氣息,光華流轉,想來應該是受歷代上清派前輩的禁法加持,材質已經堅固的如精鋼一般,而且有禁制守護,就算是用神兵利器也難以毀壞。

等那道童退下,江元峰便招呼小徒弟夏嵐,師徒兩個一起運功吐納修鍊,要試試看這十大洞天之一的朱明耀真天,靈氣到底有什麼不同。

這洞天福地中雖然沒有太陽,但開闢這空間地前輩卻巧妙的引四時之氣,太陽太陰精華,按十二元辰,劃分周天,布下了與外界同步的天時陣法。所以不光日夜同時,外界為春時,這裡面便是一片春暖花開,而外界時值隆冬,這裡也會漫天飄雪,銀裝素裹。

一直到天色漸晚,感覺到遠處有人走來,江元峰才停下吐納,睜開雙眼。

十大洞天的確名不虛傳,仙家福地果然得天獨厚!雖然在元氣濃度上,這裡只比他所掌握的那處地脈靈泉那處強上幾分,但此地空間中蘊含的那一絲先天清靈之氣,也就是道家所謂的上界仙氣,是世俗當中那些人造地洞天所不具備地。看來傳說中十大洞天都是仙人由天外移來人間之說,卻也有幾分可信。

因為在先天上,上界仙氣便不是普通元氣可比,常吸納這種先天清靈之氣洗鍊自身,修鍊起來突破境界會比一般情況下更加容易十倍百倍,可見此種靈氣之珍貴難求。大概只有這十大洞天中可能還會存有這種上界仙氣,或許一些隱藏在人間的仙人洞府也可能存在!

靈識一動,便曉得門外來地是引領他們來此的上清派弟子蕭青。江元峰看了一眼還在入定中的弟子,在桌上留下一張紙條便走出室外。

就見那蕭青揖手道:「弟子見過江長老,奉掌教之命請長老入藏經洞。」

「你小子不用這麼拘謹,私底下我們還是各交各的!」

蕭青這才笑道:「那怎麼行,要被師尊發現,我可就慘了!江長老還是跟我來吧!」然後又小聲說,「以後到外面就不用怕師伯再罰我閉關了!」

江元峰聞言點頭一笑,隨行而上。

繞過前山的一些建築,蕭青帶領著江元峰轉入雲霄峰後山的石府。

就聽他道:「這邊請!」

兩人便走近石府,眼前是一道五光十色的無扉石門,高有三丈,看那上面的禁制江元峰也不禁有些膽寒,在他的感覺中,確信這道光門最低也是化神期修士所布置,就是拿一把地階上品的法器硬闖過去,也一定會被那禁制的威力瞬間絞成碎片!

還好蕭青手中持有通行的令符,隨著對方進入那寬大的石門,連越過十數道禁制陣法,就見三間大堂中四面都立滿了白玉書架,上面擺放著各種材質的書籍不下數千件。

到了地頭,蕭青說道:「這裡的道藏經書還有歷代前輩的手札江長老都可以隨意閱覽,只要不帶出洞外便可。江長老如果看完之後想離開,就敲打這塊銅符,弟子就會前來接長老回去!」

說完這些,蕭青便躬身告辭,留下江元峰一個人在這偌大的藏經洞中。

如此多的書籍,光是將目錄整理一遍,都是十分耗時的麻煩事情。就別提一一翻看了。換了一般人進來,拿還不是如老鼠進了大糧倉,都不知道該從哪兒下手了。

不過江元峰被准許進入三天時間,以他的修為三天三夜不合眼也沒什麼大不了。所以他決定一天專攻一座石室。這次機會難得,不盡量吸取一些知識,他就怕出去之後大為後悔!

9?9?9???O?M,sj.9?9?9???o?m,。9?9?9???o?m ?藏經洞里滿是書簡紙張,安謐的令人不為外物所動!

第一天,江元峰進入的是收錄道藏經書的石室,從乾坤袋中拿出以前準備的一些陣法圖紙,將一些修鍊法訣,道法經典,挑選珍貴有用的精華抄寫了下來。料想那玄微道人不會派人監視,也沒人認為自己可能把這裡的藏書搬走。於是江元峰也就無所顧忌的行動起來。

第二天,江元峰進入了第二間石室,抄寫了上百篇法術禁制,陣法詳要,丹經秘訣,以及數位前輩修士的道書真跡。其中最令他驚喜的是上清派的祖師截教仙人余元口耳相傳的那道五鬼搬運大法的煉製秘訣,竟然也在其中。 重生之世家_千年靜守子弟 看過之後才知這道秘訣乃是一氣仙余元由同門道友金雞嶺總兵孔宣的獨門絕學,上古神通五色神光中化生出來的,故也有其善收萬物,落法寶,施展五行遁術等異能,若沒有相關的法訣靈物,外人即使天資絕頂也不可能自行領悟出其中訣竅。而且將那五行靈鬼以秘法煉製與身相合之後,便有如分身一般可以自由指揮,類似於古時修士所煉的第二元神,能夠替死保命,相當於憑空多了五條性命。

當然,這最少要化神後期元神成形才能做到,而且修鍊一個元神分身也並非想象中那般輕易。不但需要尋一件天材地寶級的寶物作為寄託,而且還須耗費數年乃至數十年功夫才能有所成。但若元神分身一旦成形,如果不是遇上專門克制元神靈體的禁術法寶,就算再厲害的手段也難將其毀滅。雖然條件困難,但江元峰得到這篇另闢蹊徑的煉製秘訣之後,便可以摒棄原本許多麻煩,而且現在他已經達成初步的條件,只要他能突破至化神初期的境界。體內的五行靈鬼就能夠作為承載他元神地分身,卻是想想便讓他興奮的心頭一片火熱。

冥月暗妃 上清派的藏書之多,以汗牛充棟來形容夜不為過。直到最後江元峰手中地紙筆都用盡。他才不舍的停下。簡單清點一下手稿,江元峰發現他在這藏經洞里待了不過區區兩天,就已經為自己增添了數百道秘術與法訣了,這還是他專門挑選自己用得上的法訣與日後可能需要的特別內容去抄寫的結果。至於其它那些可有可無的東西,則根本沒有必要浪費時間去看!

當第三天時,兩手空空地江元峰進入了第三間石室。裡面都是上清派歷代前輩祖師所撰寫的手札筆記,還有各種雜文圖鑑,紙筆既然已經用盡,他也只能放下抄錄的念頭,去細心翻看這些手札。沒有想到,此間的收穫竟也完全不遜於之前兩天!

比如剛開始在前代長老的筆記中,他知道了白雲道士司馬承禎,乃是同三代前的上清掌教為師兄弟,六百年前才於天台山羽化。按說地仙一脈只要修鍊到金丹境界,活個數百年完全沒有問題。而結成元嬰,最少也有數千年壽命,說是半仙之體也不過分。天仙一脈更善長生保命之道,修為一旦到了化神期,踏入金丹大道,便是肉身靈通。元神成形,比之地仙元嬰各有優劣,但只要不遇什麼災劫,就是號稱長生不老也不為過。

連玄微子化氣後期的修為都活了三百多年,而且日後說不定修為會再有突破,也不是不可能即使還是這個境界,再活個一二百年是肯定能做到的。白雲道士最後一次出現在修道界時。已經化神中後期的地仙級人物,不是渡劫飛升了,應該便是遇劫身殞,當然也有可能是隱藏在哪處閉死關潛修。

畫面回到藏經洞里,多半天的工夫過去,江元峰已經將裡面大部分手札筆記都閱覽了一便,這裡是三間石室中藏書最少地一間了。其中有些沒有理解的內容都被他強行記憶在心中。以便日後慢慢思考。

意猶未盡的江元峰又開始翻看石室中的一些雜文圖鑑,擺在前面第一個看到的。便是由最初上清派祖師所繪的長篇畫卷,截教萬仙圖。

截教萬仙圖描述地是當年上清聖人截教祖師通天教主受鴻鈞之命,立大教教化眾生,門下萬仙來朝的盛況。

當先第一副,乃是通天大弟子,後來據傳已經叛教入釋的多寶道人,據說當時已是金仙一流的人物。畫中樣貌暫且不表,再看下面幾副,從三霄娘娘、峨嵋山趙公明、金靈聖母、無當聖母等幾個嫡傳弟子,在到火龍島焰中仙羅宣、金鰲島十天君、九龍山四聖和那篷萊島中以一氣仙余元為首的一干鍊氣士等等,有名有姓的金仙十數位,天仙數百,散仙數千,除了排在前面的有名仙人之外,其餘散仙之類大多只有名號,僅有數十位較為出眾地才繪有法相。

江元峰目光掃過後面數十個散仙人物,無意間發現其中的一幅有些眼熟,仔細一瞧,上面那位仙人的隨身法寶卻令江元峰看了大吃一驚,這不正是自己之前所得的那桿青黑色的小幡嗎?

再看這位仙人的名號,卻是截教門下散仙陶榮。見其白面無須,身穿朱袍鱗甲,左手扶腰間金鐧,右手持一面三尺長青黑色的寶幡。

這陶榮傳說本是截教散仙,也曾在金鰲島碧游宮外聽聖人講道,後下凡間於黃花山同三位結拜兄長佔山為王。當年封神大戰時,成為了跟隨商湯太師聞仲討伐西岐地座下四將之一。

據畫卷中描述,那商湯太師聞仲也曾入名山證修大道,拜碧游宮金靈聖母門下,一身法力直追天仙。乘墨麒麟,使禁鞭。此鞭原是兩條蛟龍化成,雙鞭按陰陽,分二氣,銅鐵鑄地身軀也是一擊即斷。然此人雖聞朝元之果,未證至一之諦,登大羅而無緣,位人臣之極品,輔相兩朝竭忠補袞,雖劫運之使然,其貞烈之可憫。後於絕龍嶺死在闡教福德金仙雲中子的神火柱下。

死後以真靈入神道,受封九天應元雷聲普化天尊,督率雷部正神,領雷部二十四員,催雲助雨護法天君,興雲布雨,萬物托以長養,誅逆除奸,善惡由之禍福。那陶榮等人也隨之入了天庭,以致雷部二十四天君俱是截教門下。所以這陶榮還有一個身份便是傳說中天庭地雷部正神陶天君。

而江元峰得的那件法寶名為聚風,便是昔年陶榮所持至寶。

暫且不論這封神之說是真是假,單說這陶榮當年卻真正是截教門下散仙一流,法力雖不高強,但手中一桿聚風幡,實乃是從截教聖地洪荒東海金鰲島碧游宮中流傳出的寶物,雖不入先天,卻也為封神七十二上品法器之一,擅招風納氣,用時只一搖動,剎時間便是飛沙走石,播土揚塵,天昏地暗,且風中藏有利刃,就是天仙一流,若無防備,也給吹的僅剩一灘血肉。

按照現在修道界的法器等級評薦,這聚風幡就是超越天階的仙家法寶一流,而且當初聚風幡也是與截教門下風神芝菡仙的風袋並稱雙絕的後天法寶。這可是上千年都沒有出現過的至寶啊。江元峰不由感嘆自己的好運,竟然連這種逆天的寶物都能得到手。

不過他心中還有一個疑問就是,按說若是這聚風的前代主人陶榮戰敗后不得已受封雷部正神,從此受天庭轄制,可這桿幡乃是被他祭煉的心神合一的本命法寶,除非主人身死神銷,又怎會甘心棄它於人間,獨自登天任職呢?難道其中還另有隱秘不成?

歷史都是由勝利者書寫的,說不得,這裡面也有什麼被隱藏起來的真相。

江元峰幻想著,如果再多來幾件歷年來,甚至是封神大戰時失落的截教法寶,那他豈不就是發了!一想到這裡,他便不禁周身發熱。

而且這個念頭並非全是無中生有的幻想!當年截教號稱萬仙來朝,傳承分支應當不少。江元峰仔細查了上清派第一代祖師的記述,當年截教在人間當數三仙島三霄娘娘一脈,火龍島焰中仙羅宣一脈,篷萊島鍊氣士一氣仙余元一脈,金鰲島十天君一脈,還有九龍山四聖一脈,這五大分支傳承最多,門下各有天仙上百,散仙過千。其他分支多是託庇於截教的散修等等。

截教敗落之後,門人死的死散的散,除了上清派這一脈之外,其他多是隱居遠離中土的海外之地,有的大概已經斷了傳承,有的可能至今仍在海外逍遙。倭國地處海外,說不定自己得到的這件聚風寶幡,就是某個時候流失到那裡去的,如果他能去把那什麼神社搜刮一空,或許還有很大可能會找到其他的那時候所流失的法寶呢!就算沒有這仙家一流的至寶,弄件天階等級的法寶也應該不成問題!

不知不覺間,三天時間已經用盡,這趟藏經洞之行江元峰可以說是收穫豐富。回到自己房間里,江元峰立馬便將那些手稿初步整理了一遍,其中經卷六篇,鍊氣法訣十五篇,法術禁制四十三篇,陣法詳要十一篇,丹經秘訣兩篇,還有數千字的修鍊心得。

後面這修鍊心得由於當時已經沒有紙筆了,他便將些東西強行記憶下來的,因為有些並沒有理解,很容易就會隨著時間而遺忘,所以他要抓緊時間,一回到房間就從夏嵐那裡要來一些紙張,將腦中的東西統統默寫下來。

這些總共數十篇與修道相關的文字,現在江元峰雖然不急著去一一修鍊,卻都可以拿來做為日後開宗立派、教導弟子,在修道界立足的根基。而且他敢保證,就是八大道派任意一家的藏書地點裡,也不一定有自己現在收藏的道書法訣多。

9?9?9???O?M,sj.9?9?9???o?m,。9?9?9???o?m ?從羅浮山藏經洞中出來,江元峰師徒二人又繼續在這上清派的朱明耀真洞天中停留了十數日。其間見過了沒有閉關的兩位都是剛剛步入化神後期不久的上清長老,和除了蕭青之外的另一個突破到化氣期而出關的上清弟子。在知道了玄微道人的修為已經達到了化氣後期巔峰,距離突破至化神境界,也只缺少了一些契機后,江元峰每日都要尋些時間與這位上清掌教論道。以至於短短的時間裡,江元峰在玄微道人口中得到了不少的指點,雖然法力沒有提高,可對修鍊的理解卻是一日千里。

所以這趟羅浮山之行,他可謂是滿載而歸。

正月二十九上午,盛源鎮外又是一場熱鬧景象。

青葉山莊腳下人頭攢動,不知就裡的朝人群里一打聽,才知是傳說這山中鬧鬼,有人便請來了在星海市包括附近幾個省市都大大有名的一位天師前來這裡做法。

據說這位天師還是龍虎山張天師的嫡傳後裔,年紀輕輕的便可呼風喚雨,捉鬼降妖,法力十分高強。於是不論男女老少,山下鎮民只要是閑來無事的就紛紛前來觀看熱鬧。午時尚未至,這場法事的準備工作已經幾近完成。青葉丘腳下旌旗招展,黃幔蔽日。就見數十個青衣道士簇擁著一位身穿大紅法袍,腰懸七星法劍,披髮跣足的十多歲白臉小道士,由黃布鋪路地百尺長道上徒步走向法台來。

山前那座法台高三米,分兩層,四邊周長三丈六,暗合天罡地煞之數。待那位天師登上法台最高處,揮劍指天,霎時鐘鼓齊鳴。法台外圍四十九名道士按北斗七星的陣形隊列,齊齊舞劍掐訣配合天師的做法。

那位天師口中念誦咒語祈求上天神明,同時手上法訣掐個沒完,各種看得見效果的法術連續出現,一會兒是噴火。一會兒又冒煙,聲勢倒也震驚全場。

距離法台十多米遠的一台商務車裡,一身纖巧打扮的星海東方電視台實習記者柳真真望著山上建築的方向自言自語道:「哼哼!竟然用鬼打牆來阻止本小姐關乎一生幸福的偉大採訪,這回花了我五十萬的零用錢,請來龍虎道館地小張天師做法,就算是鬼也要死的很慘,機器我都準備好了,呆會兒一定要你好看!」

說完看了看那天師在台上表演法術,不由一陣得意的大笑。

自從江家開始興建青葉山莊開始。這裡便成了盛源鎮居民討論的焦點與偶爾打發時間的地點。由於青葉丘地神秘之處,總有外地的遊人慕名前來,且時不時便有冒險穿林上山被困在林中的遊人,也使鎮民們多了不少的談資。

鬧劇足足折騰了一個上午,當江元峰迴到自家山莊前時,正好午時正中,那天師施法已經到了關鍵時候,看到眼前這一幕。他不禁氣的笑了出來。

排場不小,法台和陣法倒也有幾分架勢,唯獨布陣施法之人沒有半點法力,那些噴火冒煙的法術也都是藉由一些化學藥粉偽造出來的,這明顯就是一個騙吃騙喝的神棍。真正有法力道行在身的高人即便是入世行道捉鬼降妖,也不屑於在這樣地環境下給如此多的人表演。

這位小張天師只憑外表,倒也有幾分出塵之意。怪不得能騙過這麼多信民。弄明白這場法事是怎麼回事之後,江元峰嘴角一笑,帶著弟子夏嵐不知不覺的消失在人群中。

幾分鐘后,林間開始出現大片霧氣,整座青葉丘都籠罩在迷霧當中,連正在施法的張子初葉覺得納悶,奇怪了。今天他沒有安排吹霧機啊!而且人造的霧氣也不可能遍布整個山勢這麼大的面積。莫非此處真有東西作怪不成?

就在這時,天上突然降下五道五色虹光。外圍的鎮民就只見那小張天師身披霞光,乘著五色祥雲,一眨眼的功夫就飛上天空消失不見。

看著空空無人地法台,鎮民們一時嘩然。

「活神仙啊!」「小張天師飛升了!」平時信佛崇道的一些年紀大的鎮民不由高呼神仙,倒頭下拜起來。如此一來,一些將信將疑的群眾也不由隨之叩拜,畢竟這事情就發生在自己眼前,親眼所見的震撼力比隔著屏幕看那些電視電影里的場景都要巨大。

就連那邊商務車裡的柳真真也睜大了眼球,張大了嘴巴,驚訝地下巴險些沒有掉下去。

而方才一些開著相機拍攝天師做法事的遊人,紛紛將剛剛那精彩的一幕給拍了下來,倒回去一看,整個場面都拍的清清楚楚,十分的真實,這可完全不是電視上故意作的那些效果啊!

不提外面炸鍋了的場面,單說青葉山莊里,被一陣虹光攝到山上來地小張天師頭暈目眩地趴在了青石鋪就的地面上。

這一下摔地他四肢酸軟,渾身無力,好不容易爬起身來,就見面前是一座勾角斗檐,格局方,正如同官家大堂一般的大型建築,雖然長不過百米,高只兩丈,但卻有如高聳的山峰一般,給人以強烈的視覺衝擊。

大堂前面便是一塊面積至少三百坪的方形廣場,四角有漢白玉的浮雕立柱,地面是用帶有金屬色澤的青磚鋪就,整個結合起來,顯得氣勢雄偉之極!

「有客自遠方來,還請入內一見!」一道清朗的聲音,從四面八方傳到一身天師打扮的張子初耳中,經過廣場地迴音。更顯縹緲意味。

內心震驚之餘,一向高人風範的張子初,趕忙整理好了衣裝,故作高深的尋聲朝那大堂門外走去,殊不知他的一切動作,卻都在主人的眼皮底下。

來到堂前,殿堂正上方,立有三「試劍堂」三字的匾額。方正大字書寫的一氣呵成,氣貫神韻。筆如劍削,似鐵鉤銀划,刀撇戟挺,豪不滯呆。如果是深諳此道的名家好手,便能由其中感受到隱藏的些許劍意。

一進到大堂裡面。張子初便感到一陣如利劍般地森嚴氣勢籠罩著自己,那氣勢彷彿實體的尖針一般,循由全身三萬六千個毛孔鑽進身體中來,這般刺骨之意讓他的不由全身打顫的停在當場。

寬闊的正堂中沒有任何座椅擺設,只有正西一面長長地木龕架上,整齊的陳列著數十件寶劍等兵器,雖未出鞘,但只是外表看起來便都價值不菲。

兵器架前,站立著一排七人。當中是一位絲袍星冠,面如白玉的清冷男子,不用說就是此間主人。就見他一揮手,籠罩在張子初周身那有如實體的氣勢便盡數消散。張子初大鬆了一口氣,道袍已經濕透了,卻還顧慮形象的不肯去擦頸上額頭的冷汗。

江元峰與一眾弟子看了心裡一笑,幾個弟子中只有夏嵐與鍾子豪兩個性子坦率,忍不住笑了出來。不過那張子初正關注於江元峰所造成的驚詫之中,並沒有注意到其他人的存在。

江元峰清咳一聲問道:「客人此來,有何貴幹?」

張子初問言才由驚訝中回復過來,對主人問話卻一時不知如何反應,把往日里引誘顧客做法事的那番油嘴滑舌都忘到了一邊。

「喂,我師父問你話呢,愣著幹什麼。你在我們家門口又唱又跳地做什麼?」夏嵐見這小道士站在那裡發楞,忍不住開口嬌喝道。

雖然外表長得嫩,但實際已經二十齣頭了,面對小姑娘的問話,張子初為自己方才的表現有些尷尬。這才反應過來,躬身施禮唱喏。

「貧道龍虎山張子初,各位有禮了!」這種對人作揖。同時出聲致敬的呼喊。乃是古代人們表示敬意的方式,一般也只有修道界老一輩的修士還遵循著這些古禮。這位小張天師顯然是在刻意的模仿追求,真乃一派頂級神棍的風範。

由嶺南趕回山莊地江元峰,見到有人在家門口大擺排場的胡鬧,心裡當然不高興。但隨即弄清楚是怎麼回事之後,便召集弟子於試劍堂敘話,然後暗中施展五鬼搬運禁法,將那小張天師也攝到山上試劍堂前來。

這試劍堂平日作為教導門下弟子,和弟子們修鍊切磋的地方。為求穩固,這裡的主體是採用金屬含量微高的一種花崗岩建造而成的,可以說是整個青葉山莊里除觀月水榭之外,耗資最大的一處。

花崗岩就岩石物理性質,如抗磨損強度、色澤、外觀與抗風化能力而論,為極佳之建材。所以華夏自古以來,就多把花崗岩用於傳統地建築中。至於有人傳說花崗岩具有輻射性,一般了解其中的人都知道,除少數來自地質構造特殊之產區,其輻射性高,不適宜當建材外,大多數花崗岩並無放射性之虞慮。

這些石材打磨成形運來之後,又經過江元峰秘密的初步煉製,提出一些有害雜質,同時又突發奇想的加進了一些混合的金屬材料,如今變得質地光滑堅固,帶有幾分玉的溫潤和青金色的金屬光澤。這座堅固異常地試劍堂,實際上已經被江元峰粗略地煉製成了一件巨大的法器,雖然等級連人階中品都不到,但是憑藉巨大地優勢,和其內部富含的金屬材料,足以聚集到足夠的西方庚辛金氣,作為五行聚元大陣的金系陣眼,維持大陣的穩固運轉。張子初進來之後感到的森嚴氣勢,實際便是作為大陣金系陣眼的試劍堂,這一段日子以來所聚納的庚金之氣給人體造成的無形壓力。

9?9?9???O?M,sj.9?9?9???o?m,。9?9?9???o?m ?受人之託來這裡施法捉鬼,半場法事還沒做完,卻不知怎麼就來到此地。眼前這些人和這座山莊都處處充滿了神秘,就是一向打著龍虎山張天師嫡傳後裔的名號在招搖撞騙的職業神棍張子初,也不由心慌起來。

次元勇者 雖然心裡隱約覺得,眼前的人可能並非是以往那些自己輕易就能騙過的普通人不同,但他還是把以前對付顧客那些場面話放到這裡來,希望能藉此應付過去。

強作鎮定的施了一禮說,「貧道此番是應一位女施主之請,前來降服這山中妖物,若有打擾之處,還請各位見諒!」

他話剛說完,便聽主人略顯不快說道:「此處青葉丘乃我家祖地,山莊林地一直為我族人數百年來所居,難道你的意思是我們一家子都是妖精不成?」

江元峰見這傢伙還想自充得道高人矇混過去,心裡也不由好笑。又不是和尚與全真道士,還稱什麼施主,正一派的可都是火居道士,應該稱居士才對,連這點基本的常識都不曉得,真不知道他怎麼可以在世俗上混這麼久還沒有被人揭穿。

張子初尷尬啞言,趕忙上前解釋道:「並非如此,先生誤會了,應該是外來的妖怪藏身貴庄的山中,待本天師施法之後,這妖物便可現形!」

江元峰隨他的話調侃道:「呵呵!方才在山前聽人家說。這為道長是張天師地嫡傳後人?」

張子初頗為自豪的裝佯說:「不錯,本天師正是龍虎山底六十八代傳人,曾得老祖宗夢中傳授天師大法。修得半仙之體,如果各位有什麼需要,可以打電話到我的事務所委託聯繫!」說罷還才懷裡遞出一張名片。

半仙之體?三大仙宗地化氣後期修道高人也沒有哪個敢自稱是半仙之體,八大道派的便差的更遠了,一個世俗里招搖撞騙的神棍竟然說自己是半仙之體,那自己豈不是大羅金仙了?

心中好笑的江元峰於是故作驚訝的逗弄對方道:「哦?這可巧了,我跟龍虎山天師府的道性長老在華山有過一面之交。不過據我所知,當今天師若是傳承在世。也應該是第六十五代才是,莫非你還是哪代天師在世俗的私生子?既然你是他們失散多年地天師嫡傳後裔,莫不由我親自為你引薦一番,也好早日認祖歸宗。」

那張子初一聽就知壞了,終日行騙,總有被拆穿的一天,只是沒想到竟然會這麼巧的遇到跟正牌天師教相熟的朋友,難道這世間真有修鍊法術的神仙不成?

正在張子初不知所措的站在那裡,僵硬的不曉得該如何回答時,一旁的夏嵐忍不住撲哧一笑。然後連帶著便看她那一幫師兄弟也都大笑起來。「師父,你看他真是好笑!」聽了最小弟子的話,連江元峰也不由莞爾一笑。

待張子初神色十分不自然的等他們師徒幾個笑完,江元峰才收回笑容道:「好了,本來這趟由羅浮山歸來,為師打算叫你們來檢驗一下這段時間裡有沒有偷懶,沒想到一回來就遇到這神棍在我山門前做法事,把我們一莊子人都當了妖怪!今天地測驗就先放下,我們來商量一下,咱們處理這小子!」

張子初一聽。當時臉就垮了,知道自己是遇到高人了!說來也怪自己被這五十萬的生意沖昏了頭腦,沒有事先去查查這家的底細。能在臨近市區的生態地段擁有一座山丘做家院,會是普通人家嗎?

「這個。小子我也是受人指使,勉強混口飯吃,各位大人不記小人過,就當作沒這回事把我放了吧!至於賠償的問題,只要放過我一切都好說!」現在張子初也不敢再端那天師的架子了,一臉哭相的哀求道。見風使舵的變臉功夫他也算駕輕就熟了!

對他的態度還算滿意的江元峰,略顯笑意地點頭,「只要你肯合作。我也不追究你的責任就是了。不過幕後主使沒抓到,暫時還不能放你回去!」

「一定合作。我一定積極配合!」張子初聞言大鬆了一口氣喜出望外的道。隨後他們師徒七人走出試劍堂,朝觀月水榭而去。那不知如何自處的冒牌天師張子初也跟隨而去。

江元峰這趟嶺南之行剛剛回來,還沒來得及去見爸媽,就遇到今天這場子事兒。問了現在山莊地管事,也就是他的記名大弟子上官青和,得知二老今天也在老地方,便御氣騰空朝那邊飛去。上官青和這小子性子穩重,做事也不偏不倚,又是出身世家大族,把山莊交給他打理再合適不過了。於是乎上官青山莊主管的身份暫時就這麼決定了,他也以為自己這師父做事而感到榮耀,大小事務都處理的盡心儘力。

自從山莊修建好,二老也回來住后,他們便愛上了這裡。平時最喜歡的就是到觀月水榭去聽風、觀水、賞月,老爺子還把多年前就仍下的釣竿又重新撿了起來,閑著的時候便雙雙來到這兒,老媽煮茶撥弦,老爺子就臨水垂釣,日子好不逍遙!

心情愉悅下,再加上受他們的居所長春堂和萬壽青靈園中地青木生氣,與山莊裡面五行元氣地均衡滋養,二老的身體日顯康健,不但老爺子花白地頭髮不用再去染了,就連老媽的皮膚也年輕了許多。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