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Home
  • 未分類

「毒蛇隊就如同胡蜂一般,毫不留情的奪取蜜蜂的成就,毫不猶豫的殺死蜜蜂。」

「憑藉卑劣的手段,毒蛇拿到過2屆《幽靈行動》的銀鷹徽章。可毒蛇隊里的4名成員,沒有一人因勝利,而選擇自由,每次都是選擇留下。」

「我想毒蛇小隊里的人和正常人是不一樣的。他們每個都是瘋子,是撒旦的使者,是以殺人取樂的惡魔。」

「如果說別的小隊,是為了錢、為了榮譽、為了自由而參賽。那麼毒蛇小隊僅僅是為了能在競賽中合法的屠殺自己的同伴。」

他們的目的就是不想讓,任何一隻隊伍里的任何人從組織活著離開。

所以毒蛇小隊也是我們比賽中的頭號強敵。

在認真聽取千羽的介紹后,宋傑看著三人緊鎖眉頭的嚴峻的表情。深深的意識到,毒蛇小隊是一隻多麼可怕與殘忍的隊伍。屋子裡的氣氛瞬間變得壓抑無比。

這時宋傑打破了僵局,好奇的說:

千羽能把毒蛇小隊里的每個成員的照片、姓名和性格特徵,愛好、特長讓我們了解一下么?

千羽點了點頭,這對我來說是小意思,我可是特別出色的諜報專家。

宋傑聽到千羽說這話,不禁心中暗笑,是啊!你確是專業!諜報工作都做到我家來了,不過現在大敵當前,咱倆這筆賬留著以後慢慢算。

千羽取來電腦,在眾人面前打開資料。

毒蛇,英國人,男性,真名:本傑明·弗朗西斯,留著金色中分頭型,瞳孔為罕有白色,面色陰沉。身高190cm,身體壯碩,左右肩膀皆紋著眼鏡蛇頭。 婚意綿綿 性格蠻橫,驕縱自戀。擅長使用雙/槍:名為金紅雙蛇。

包子,中國人女性,真名:孟小夏,短髮,面容俊朗,眉宇間透著幾分英氣,鼻樑不高,但目似深海唇如薄翼也稱得上是個美人坯子。身高165cm性格好勝,豪爽,直接。擅長使用*/卡/賓/槍。

夢魘,中國人女性,真名:王君晗,齊腰長發,鳳眼,挺秀的鼻子,柔嫩的嘟嘟唇,面容姣好。但總給人一種冷漠似不食人間煙火的感覺。身高174cm性格陰沉,冷漠,擅長使用awp/狙/擊/步/槍、武/士/刀。

水鬼,英國人男性真名:詹姆斯·大衛棕色背頭,面如枯槁,眼窩深陷,短鼻,獅口。身高180cm性格內斂,沉著冷靜。手段殘忍!精通各搏擊術,擅長使用awp/狙/擊/步/槍。

大家認真的聽著千羽講解著。待千羽介紹完畢。

宋傑雙手一擊說道: 計劃就是這樣,誰贊成?誰反對?

「我反對!」鋼骨脖子一橫,一臉的不屑。

「你小子想的這叫什麼狗屁計劃。婆婆媽媽,嘰嘰歪歪。依我看干就完了。」

「還有你像根柱子往那一杵,倒是說句話啊!」鋼骨用胳膊懟了一下身邊的蠍子。

蠍子沉思了片刻,眯縫著眼睛說到:

「我贊成」!

宋傑身邊的千羽也複議到

「我也贊成」!

「什麼?你們仨什麼時候都穿上一條褲子了?」鋼骨一臉懵逼的問。

一旁的蠍子聽不下去了,立刻反駁道:

「鋼骨啊,你這人什麼都好,就是做事不用腦子。死神去年才加入團隊,槍械是2個月前開始訓練的,縱使他有天分,但到目前為止毫無實戰經驗。再說他現在的格鬥技巧基本為0,如果遭遇敵人近身搏鬥,後果不堪設想。」

千羽也在旁邊搭腔道:

「是呀!依現在的客觀情況,我們現在的隊伍就等於3個半人,就算我們4個成手正面迎擊毒蛇,也未免有取勝的把握。縱觀全局,也許只有死神的方法可以勉強獲勝。」

「哎!算了,算了,我嘴笨,我說不過你們。」鋼骨一臉的無可奈。

等眾人吵完,宋傑終於忍不住開口了:

「我來補充一下,其實你們漏了一個非常重要的細節,我雖然殺過人,但那次是被逼無奈。現在要我主動出手去殺一些無冤無仇的人,我很難保證在那種情況下,我會下得去手。」宋傑叉著雙手走到鋼骨身邊,用手搭在鋼骨的肩膀上繼續說道:

「現在是作戰前的討論,我們必須考慮到任何不確定因素。古書說不謀萬世者,不足某一時;不謀全局者,不足謀一域,了解自身的缺陷,知己知彼方能做到百戰不殆。」

鋼骨聽完搖了搖頭說到:

「你們這些讀書人,說話文縐縐,屁事一大堆。辦個屁大點的事都要思前想後的,事還沒辦就開始考慮自己不行了!」

「不過既然你們仨個都這麼說,我就跟著干,但我保留個人意見。」

宋傑拍了拍自己的胸口,底氣十足的說:

「放心吧,聽我的,不會錯的。」

蠍子抱著膀子在旁邊插話:

「現在距離《幽靈行動》尚有半個月的時間。我們還是有一些功夫準備的。死神你可要加緊練習,爭取在大賽到來之前有全新的突破。」

宋傑認真的點點頭,隨性的比了一個ok的手勢。

這時千羽提議:

既然計劃已經研究妥當,不如我們晚上去放鬆一下如何?

此時鋼骨立刻興緻勃勃的響應:

「這個提議好,每天窩在這,身上都長毛了,早就想去外面透透氣了,晚上我們去藍夢酒吧喝點小酒,順帶找倆日本妹子高興高興。鋼骨說到日本妹子的時候故意拉長了聲調。然後朝著蠍子擠眉弄眼。」

蠍子差點沒被鋼骨氣死,於是氣哼哼的說:

「你們去吧。晚上我要整理裝備。」

千羽見蠍子熱情不高,轉而問向宋傑

「你呢?死神一起么?」

「去啊!當然去啊,天天這麼練,都快給我練傻了,想當年,我也是叱吒風雲的夜店小王子啊。」

千羽一旁高興的拍著手:

「那就這麼定了咱們3個去。留這隻臭蠍子看家吧。」

五彩繽紛的霓虹燈招搖在朦朧的夜幕間,遠遠的看去藍夢酒吧外圍人聲鼎沸,車水馬龍,彷彿在揮霍著這世間無窮無盡的浮誇。

鋼骨將車駛近藍夢酒吧,只見酒吧外圍停靠著各式各樣的豪車,其中一輛深深的吸引了鋼骨的眼球,鋼骨瞬間變得像個小迷妹見到了自己仰慕已久的偶像,極其興奮的嚷嚷著:

卧槽快看這車,1967年福特野馬gt500,《極速60秒》電影里尼古拉斯凱奇開的那輛。

宋傑瞥了一眼,然後淡淡的「哦」了一聲。

「喜歡的話我送給你。」

「你說啥?」

鋼骨簡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我說你要喜歡,等我回國了,我送你一輛。」宋傑不耐煩的提高了嗓門從新重複了一遍。

「當真?你可別騙我!」鋼骨有種受寵若驚的感覺。

宋傑皺了皺眉,不耐煩的說:

「哎呀!不就是輛車嗎!看來你是不太了解中國富二代的實力了,這麼說吧,只要你要的不是天上月亮,我可以保證!地球上你想要什麼,我就能送你什麼。」

鋼骨心中暗想,早就聽說中國土豪愛撒錢、講面子,果然百聞不如一見,真不是蓋的。

千羽催促道:二位快下車吧,一會酒吧沒位置了!

在千羽的催促聲中二人下了車,可剛一下車,宋傑神情突然變得有些慌張。他用手在自己身上胡亂的摸索著。

鋼骨忍不住問道:

「你是讓跳蚤咬了,還是在這搓澡呢?」

「搓你大爺啊,我在找卡呢。」

還好,在忙活了半天後,宋傑終於在貼身內衣兜內掏出一張純黑色的銀行卡。宋傑暗想謝天謝地幸好沒丟要不就糗大了!在找到卡后宋傑徑直走向附近的提款機,從裡面取出了厚厚的一沓鈔票。

「唉,我說死神,你剛才直接說你沒帶錢不就完了么!大不了我今晚請客,咱至於在這搓澡么?」鋼骨打趣的說道。

宋傑白了他一眼說道:

「誰也別跟我搶著付錢!小心我翻臉。」

「ok!ok!youtheboss」

今夜三人穿著十分搶眼。宋傑身著阿瑪尼鑽石星光收腰禮服,純白色的范思哲襯衫上系著佩斯利花紋領帶,腳踩朗丹澤小牛皮皮鞋。手腕帶帝陀1962系列腕錶,由於宋傑近一年鍛煉成果,身體結實挺拔,將衣服完美的撐起。再配上梳的一絲不苟的背頭,頗有王者風範。

鋼骨則是一身上好的山羊皮皮衣,配以豹紋皮草,陽剛中透著一股騷/氣。

千羽挑選了一件大紅色的香奈兒輕奢禮服,雪白的肌膚與禮服相得益彰。配以普拉達鹿皮水晶鏈高跟鞋。遠遠看去好似一團充滿慾望的烈火。讓人慾罷不能。

宋傑一行人,徑直走向酒吧大門,三人氣場十足,走起路來虎虎生風、霸氣側漏。震的路人避讓三舍。宋傑完全無視排隊人群的異樣目光,來到酒吧門前。

看門安保見狀立刻伸手攔住宋傑,宋傑微微一笑,從衣袋裡掏出了一把美元,數都沒數。直接塞到安保手中。安保臉色瞬間由陰轉晴,喜笑顏開的將三人請入酒吧。 藍夢酒吧,不愧為酒吧一條街的翹楚。

內部裝修十分考究,盡顯低調奢華。一進門就能看見一隻1:1,純金打造的金錢豹,正威風凜凜的望著門口,給人一種血脈噴張的震撼的感覺。豹子身後是一面由鮮花構成的屏風,豹子的奢華與屏風的清新形成了鮮明對比,另人印象深刻。

據說這家店的老闆為了保持鮮花屏風的光鮮效果,特意配了專人,用心護理。

繼續深入可以看到水晶吊頂閃爍著璀璨的光芒。與黑色的大理石羅馬柱相得益彰。唯美的洛麗塔風格大理石地磚。鎏金的皇室桌椅,精緻典雅的天然大理石吧台旁,分坐著各色靚麗的女子。長相帥氣的調酒師,正在賣力的飛舞著手中的調酒杯,引來看官的陣陣的掌聲。五光十色的鐳射燈、變幻莫測的激光燈、激情閃耀的頻閃燈,勾勒出舞池中央瘋扭動的身影。

宋傑三人在踏入酒吧的那一刻,便形成了一道靚麗的風景線,立刻成為眾人目光的焦點。

人們竊竊私語:

「哇!他是誰?這男人也太帥啦,男神啊!」

「你看那皮衣男也不錯的,這肌肉的線條,完爆施瓦星格。口水都流出來了!」

「這女真的好有氣質,皮膚超白,長相還這麼可愛。~秒殺迷妹100條街啊。絕對現實版的赫本。」

聽著眾人的竊竊私語,3人表面上裝作不屑於顧,但內心還是滿受用的。

這時酒吧待從遠遠的打量著,三位器宇不凡的客人,頓時眼前一亮,心想金主來了!

於是緊忙屁顛屁顛的迎上來,為宋傑引路,待從一路點頭哈腰的將宋傑一行人,引進了貴賓包廂。

宋傑也不含糊,又從兜里掏出一大把鈔票,塞到酒待手中。

待從連連稱謝

宋傑向待從擺了擺手,說到:

「這裡什麼最貴?什麼最貴點什麼!」

待從連連點頭,心想今天可發財了。他不敢怠慢立刻安排下去。

這時從暗處走來4名,頭帶著墨鏡,身穿黑色西服的,彪形大漢。他們對著宋傑三人深鞠一躬。然後筆直的站在包廂兩側。

鋼骨見狀拍著大手,臉上樂開了花。

縛塵:何以醉紅顏 「哈哈哈,真帶勁!我以前來,都是坐吧台,哪有今天這麼氣派!過癮!蠍子那個傻帽,就讓他自己在家哭去吧,哈哈哈哈」

正說著,服務生小心翼翼的端上一盤,被精心雕琢成艾弗爾鐵塔造型的果盤,盤中盛著來自世界各地最昂貴的水果。散發著陣陣迷人的果香。

隨後酒待又用托盤盛上來,精裝路易十三、82年的拉斐、唐·培里儂查爾斯黛安娜香檳…………

鋼骨看著滿桌的饕餮盛宴,不由由衷的讚歎到。

「有個好爹真是不一樣!」

一旁的宋傑沒聽清,於是問道:你剛才說什麼?還需要點點別的么?

「啊?啊?我沒說什麼!我說可以開動了。」

說罷鋼骨抓起桌上的路易十三,熟練的開啟木塞,將整瓶路易十三放在嘴邊,咕咚咕咚的喝起來……

宋傑和千羽頓時投來異樣的眼光。話說二位也是見過世面的人。但見過喝路易十三的,但沒見過捧著瓶喝的,更沒見過30秒鐘就把一瓶路易十三的喝完的!

二人驚訝的看著鋼骨,像是發現了地球上的稀有物種,只有鋼骨泰然自若的擦了擦嘴,隨後還打了一個酒嗝,

「過癮!酒待再來一瓶!」

包廂外的酒待喜出望外,立馬取來一瓶路易十三送入包廂。

鋼骨也不廢話,打開瓶塞繼續吹瓶。

宋傑和千羽相視一笑。

然後宋傑示意酒待開啟82年的拉斐,與千羽細品起來。

宋傑晃動著水晶杯內的紅酒,看著杯內如紅寶石般絢爛的液體,空氣中瀰漫著淡淡的葡萄香氣。

他將酒杯舉起,放在唇邊,壓住下唇,頭部稍向後仰,把酒吸入口中,用舌頭輕輕攪動,使酒均勻的散布在舌頭表面。然後將美酒控制在口腔的前部,稍後咽下。

連干兩瓶路易十三的鋼骨此時酒勁有些上頭,他一把拉起坐在身邊的千羽。

「走咱們出去跳會舞!高興、高興。」

千羽有點不情願,但無奈鋼骨力量實在太大,一時間拗不過他。只好被他牽上了舞池。宋傑看著千羽被帶走時的無奈表情。舉起手中的酒杯對她致個敬。

82年的拉斐在宋傑口中散發著芳美的香氣,細膩典雅,醇和圓潤。宋傑閉著眼睛合著動聽的音樂,細細的品味著紅酒,享受著一個人的寧靜,好久沒有這樣的生活了。真是懷念啊。

正當宋傑陶醉在葡萄美酒的時候,包廂外的保安突然一陣騷動,宋傑抬眼觀瞧,只見此刻包廂門外站著一位美女,她留著乾淨利落的短髮,新月般美麗的柳眉,一雙星眸,透著些神秘,秀挺的鼻子,粉腮嫣紅,滴水櫻桃般的兩瓣櫻唇,不施脂粉的臉頰光潔如玉,光滑的皮膚如酥似雪,體形婀娜,光彩照人。她手持酒杯在和保安說著什麼。

「叫她進來!」

宋傑對眼前的美女產生了特殊的感興趣。

美女緩緩走到宋傑面前,優雅的站定。宋傑定睛觀瞧不由得倒吸了一口冷氣。這不是毒蛇隊的孟小夏么?她怎麼在這?不過本人比照片要更漂亮一些。

宋傑佯裝鎮定,微微一笑,明知故問:

「小姐好生優雅,敢問芳名」 怎麼?不歡迎我么?」孟小夏有些撒嬌的說。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