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Home
  • 未分類

「沒錯,目前天元道宗的大敵,正是歷史遺留問題,不知道大家還記得天玄聖地嗎?」現任宗主道。

這個時候,天元道宗出現了一個奇怪的現象,他們在互相甩鍋。

「天玄聖地?莫不是你還想說這群人是天玄聖地的後人?來給他們報仇了?」有人道,

「不…不是天玄聖地的後人,不過他們確實是為天玄聖報仇而來。」現任宗主道。

「不可能,當年的事情,我們做的很乾凈,絕對沒有留下禍患!」有人不信。

「信不信由你…反正目前敵人就在眼前,你所是真的不信,那…就問問,問問不就知道了?」現任宗主道。

「什麼問不問?沒有必要!」

一些人開始和稀泥。

「不管他們是誰,敢到我們天元道宗的地盤撒野,都得死!」

「對!不管是誰惹到的敵人,只要敢來我們天元道宗這裡挑釁,都得死!」

這個鍋,沒人願意背。

……

「你們聊完了嗎?聊完了的話,可以開始打了吧?我已經等得不耐煩了。」凌風站在天宇之上,背負雙手,平靜地道。

他可真沒把要錢的天元道宗放在眼裡,要知道,就連沙獸他都能弄死,更何況這個宗門?

之所以不立刻動手,不過就是為了好好看看,真正的超凡勢力,他們的底蘊如何,山河宗要多久才能追上他們而已。

「小子,你很狂!吃我一擊飛鷹利爪…」

「吃我一擊轟山印…」天元道宗被喚醒的長老,開始動用自己的絕活。

能夠輕易破開護宗大陣,絕對不是普通人,所以他們根本不打算耽擱了想要以最快的速度解決凌風和龍陽上人。

他們都上了絕活,把自己的看家本領一層不落地出來。

「這樣才對嘛!」

………

……… 神醫酒丐聽得一喜,說道:「如此看來,他體內毒素減輕應該跟你說的這個有關。接下來這幾天我得好好研究一下你和小玉帶回來的蛇骨。」

龍一笑了笑道:「爺爺,你需要多少蛇骨你先拿,給我剩幾根長的,我準備製作成刀或者劍之類的兵器。」

神醫酒丐聽後點頭說道:「多寶蛇以前爺爺抓到過一條,不過那一條還沒有內丹,但骨密度已經很高,這有內丹的蛇骨製作武器絕對是很好的材料,爺爺現在只需要幾根就行了,其它的你自己留著就行。」

吃過飯後,神醫酒丐就開始抽取雲飛揚體內的血液研究,同時也用工具將蛇骨取了一部分來做實驗。

說到這裡,還多虧地下鳳城裡有醫館。

雖然醫館里很多藥物都沒用了,但是比如銀針等各種器具還都是能用的,這也讓他研究起來沒有任何的困難。

而龍一跟唐明玉則是帶著蛇骨和蛇皮回到了八層控制中心。

兩人都是現代的思維,沒有古代那種不成婚不能住一起的傳統思想,再加上兩人早已什麼都做了,所以現在自然也就沒什麼好避諱的,直接到了屬於唐明玉的艦長室。

說到這裡,作為副艦長,龍一也分配到了一個副艦長室。

不過副艦長室哪有艦長室舒服,而且最為主要的是裡面空間太大,兩個人要是各住一個地方的話,其實很不方便。

兩人都是經歷過幾次的生死,都知道幸福來之不易,都很珍惜在一起的時光,所以也沒必要分住在誰那裡。

總之一句話,就是怎麼方便怎麼來,怎麼舒服怎麼來,怎麼高興怎麼來。

林俊龍曾經是學工科出身的,龍一接受了林俊龍的記憶,等於是他也學會了現代工科很多知識和觀念。

比如林俊龍在大學畢業期間,就用工業設備製作了一塊非常精緻的心形不修鋼牌,上面刻著他初戀的名字。

而他也用這招俘獲了初戀女友的心。

可惜象牙塔里的愛情雖然美好,但卻很難經歷社會的考驗,畢業幾乎等於失戀。

林俊龍畢業的時候,他的初戀也離他而去,他經歷了很長時間才徹底走出來,後來大漠自駕游他一眼就喜歡上了唐明玉。

龍一雖然不是林俊龍,但接受了他的記憶,其實也相當於接受了他的過往,這段經歷跟唐明玉的有些像。

幸好兩人現在都重新開始了,而且經歷過生死的磨難,也沒有打消彼此心裡的愛,他們這時候才覺得這樣的愛才是真正的愛。

龍一知道製作兵器和防具其實是可以用現代化的設備,而他也聽唐明玉說起過九鳳號上有著巨大的圖書館和資料庫,擁有各種各樣的視頻資料和文字資料,可以讓他製作出更為完美的裝備和防具。

唐明玉的九鳳寶衣非常完美,擁有的功能也非常強大,龍一自然也會覺得如果用蛇皮再加一些特殊的合金材料製作成一套衣服的話,會是很炫酷的事。

「龍大哥,我覺得你這個主意很好,走,我們查資料去。」

通過查找資料,唐明玉和龍一發現九鳳寶衣所用的合金乃是兩種來自某個域外星球的特殊金屬元素合煉而成,具有重量輕、韌度高、延展性能好、可塑性強、不易擊穿等各種優點,不好的地方自然是很難融化,不易切割,製作費用高昂等。

九鳳寶衣是九鳳女帝親手製作的,其製作的過程以及方法都留有視頻記錄和文字介紹。

最讓兩人驚喜的是,這種合金在特種金屬倉庫里還有一些存量,足夠兩人製作一套寶衣了。

其實,九鳳寶衣不僅僅是特種合金,裡面還添加了天蠶絲,不然光是合金的話,那肯定是不保暖的。

而天蠶絲則是一種極為保暖的物質,加上韌度也很強,絕對是製作寶衣的絕好材料。

相比天蠶絲,多寶蛇蛇皮其實絲毫不在其之下,若是能夠配合特種合金,完全可以煉製成一套寶衣。

不過,這個處理過程也是非常繁雜的。

蛇皮首先需要一套特殊的工藝處理,去除異味並讓其變得柔韌適合製作衣物。

其次,特種合金難以切割,需要一次澆灌成形,所以需要首先設計好寶衣的樣式,然後製作模具。

幸好九鳳號上有專業的工業機器人,只要龍一和唐明玉設計好樣式,讓機器人去製作模具然後加工就行了。

最為主要的還是九鳳女帝曾經加工過的那套機器就在九鳳號上,所以一切就緒,只欠去做了。

就關於如何設計寶衣的樣式,龍一和唐明玉兩人進行了細緻的討論。

小鳳,也就是九鳳號的管家機器人則是根據兩人討論的結果製作出圖形,然後由龍一和唐明玉兩人按照設計圖再提出具體的整改意見。

小鳳非常智能,龍一和唐明玉的想法只要說出來,它便可以根據他們的想法製作出來。

由於九鳳寶衣的珠玉在前,新寶衣的設計自然多少都會參考九鳳寶衣。

不過,九鳳寶衣的設計風格是女性化的設計,而這新的寶衣是準備給龍一用的,需要的是男性化的設計,所以兩者會有區別。

女性需要的是柔美的線條,鳳凰的紋路設計讓九鳳寶衣穿起來絕美無比。

男性可能更需要考慮的是陽剛一些的設計,所以兩人考慮之後,在上面增加了龍紋和龍形的設計。

而且古代有很多吉祥的成語都跟龍和鳳有關,比如龍鳳呈祥、龍飛鳳舞、龍吟鳳噦等等。

兩人一合計便決定給這件新的寶衣取一個帶龍的名字。

「龍大哥,你看取什麼名字好?」

龍一笑了笑道:「我曾經將無意之間得到的無名功法命名為御龍訣,要不這件寶衣就叫御龍寶甲吧。」

唐明玉聽後點頭說道:「不錯,那就叫御龍寶甲。」

機器都是現成的,又有工業自動機器人,御龍寶甲的製作非常順利。

在製作的過程中加了納米防水技術、量子防火技術、中子防塵技術等等,再加上多寶蛇蛇皮本身所具有的防毒功能,這件御龍寶甲製作完成後不僅帥酷炫,而且功能幾乎跟九鳳寶衣相當。 林風看著無數飛來的攻擊,心中已經有決斷,他也大致估摸到超凡勢力的實力。

以天元道宗為參照物,山河宗目前的實力,其實已經不弱超凡勢力多少。

畢竟,他們可是跟著凌風差不多有一年時間了,這段時間,他們的修行就如同開了掛,從前連塑體一重天都沒有的人,目前已經超凡境界。

如陳溪這些都已經御空了。

再說了,後來山河宗又有許多星痕世界的人加入,實力再增,高層實力,有凌風和龍陽,兩人聯手,超凡勢力都不是對手。

「佛怒火蓮!」

林風大喝,他手中一朵黑色的蓮花出現。

精美,而擁有爆炸性力量,忽大忽小,彷彿隨時會爆炸。

他拋出手中的火蓮,迎向那些璀璨的攻擊。

火蓮急劇放大,瞬間就籠罩住那些如同流星或者煙火一樣從地上冒出的攻擊。

轉眼,黑色火蓮就可以覆蓋住所有攻擊。

「這是什麼?」

「這麼可能…它怎麼可能有那麼大,都已經覆蓋了整個天元道宗了。」

「好強大的敵手。」

這種對手,令人絕望,超凡勢力都不想遇到。

「嘩~」

蓮花綻放,一片花瓣一片花瓣四散,如同著了火的星辰墜落,剎那包裹住了天元道宗的攻擊。

「大陣…開!」

「箭陣…放!」

「所有人,給我攻擊!」

底下,天元道宗緊鑼密鼓發動了所有攻擊,希望能破開那張已經籠罩了整個天元道宗的黑色火蓮。

「piu~piu~piu~」

天元道宗弟子的攻擊,就像一點點雨水,落入火山中一樣,一下子就被蒸發。

那張火網,怎麼都破不開。

「天啊…太恐怖了…」

「我…我們!不會…死在這裡吧。」

「根本撼動不了!」

「要怎麼做…才能聽到那張網?」

此刻,凌風的佛怒火蓮已經變成了一張遮天蔽日的火網,蓋住天元道宗。

這種手段,他們只在神話中看到過。

絕望!只有絕望二字才能表達天元道宗目前的心情。

……

別說他們,就連龍陽上人,紫薇帝皇,乃至陳溪,尹伊雪,姬萱兒…甚至和凌風最親近的洛十香,熊大,邱永生等人都不可思議。

「他…這麼強大嗎?感覺還不是他的最強一面!」龍陽道。

龍陽上人在星痕世界第一眼看到凌風時,就覺得他身上有一股令人心悸,令人恐懼的氣息,不過怎麼探查,凌風但是的境界都只是御空二重天,有那麼一段時間,龍陽上人都感覺凌風是不是真的只有御空二重天的實力,他都差點以為自己跟錯人了。

直到不久前,他自試煉場內出來,聞到黑暗森林裡有一股難以抵擋的破壞力量,他匆匆而去,看到的人一個令他都感覺到頭皮發麻的深淵,那時候他才肯定,凌風真的很強大。

如果當時是猜測,那麼現在…就是真正確認!

如此攻擊,絕對不是凌風最強大的手段,龍陽心想。

紫薇帝皇更是看傻眼了,這就是凌風?這就是老祖都要投靠的對象?說好的和自己同輩呢?怎麼…他媽的這麼厲害!

想想…如果這個變態和年輕一輩爭奪第一的位置,哪還有什麼燕傾城的屁事?

紫薇帝皇無語了,看來…以後算年輕一輩的時候,絕對不能把這個人算進來,真的太打擊人的自信了。

其次震撼的就是陳溪。

當初她帶領溪河宗剛進入幽靈谷的時候,覺得凌風挺強的,居然能夠鎮壓那麼多來犯的魔獸,還覺得這期間是不是有什麼蹊蹺,現在看來…這傢伙就是扮豬吃老虎啊。

洛十香等人更加震撼了,凌風進入山河宗時,先是一拳一個打敗了所有新生,然後再以驚人的姿態登上天梯頂端,最後隨便弄了個六級天賦,那時候大家都覺得他可能是個絕世天才,都在為他取得的成就驚訝,覺得太不應該了,現在看到凌風的手段,感情以前他進入山河宗的時候就這麼強大了…那些試煉,他只是以玩得態度去弄!

後來傅星漢棄宗而去,凌風接替山河宗,眾人把他當成出頭鳥,然後去幽靈谷抵禦魔獸,當炮灰!那時候大家都已經沒報希望,誰想到,凌風居然隨隨便便擊殺了盤踞在幽靈谷的怪蛇,然後一跳舞就讓魔獸停下來…他們當時還感覺挺奇葩,現在看來!完全就是這主喜歡玩而已!

那時候大家每天都挺心吊膽,生怕被魔獸吞了,現在想想……可能這傢伙躲在某個角落偷偷笑。

想完,他們的心情都不好了…

事實呢?凌風只不過是開了個gua,所以才這麼猛,如果不是卡了bug,他現在好這麼囂張?

………

「龍陽長老,我們一起把天元道宗的高層解決掉吧,解決了之後…剩下的都交給其他弟子,讓他們也歷練歷練,畢竟試煉場內的戰鬥再真實,也比不上外界會死亡的戰鬥來得真實。」凌風道。

「宗主說的是!」

「轟~」

「轟~」

兩人說完,瞬間沒入火幕下方。

老祖渡劫失敗之后 他們要親自動手,把火幕下的強者通通解決。

有佛怒火蓮的黑色火幕為牢籠,底下的人肯定誰也跑不掉。

「眾位…很高興遇到你們!」凌風冷不丁來了這麼一句逗比的話,差點讓龍陽上人從虛空跌落。

尼瑪!這是戰鬥呢,你以為相親?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