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Home
  • 未分類

「測試的方法十分的簡單,我站在球門面前伸出手做阻擋的動作,你要在這種情況下在點球處踢三次能把球射進球門,就算你通過這入隊測試。」教練道。

吳書書一看到,只要射進一個球門就算通過了,這讓他心裡的自信心更加狂漲了起來。

他飛快的跑向了點球處,然後楞住了,因為他發現自己對足球一點都不了解,這點球處在哪裡他還真不知道。

他這才問道:「那個…教練!點球處在哪裡?」

「……」

教練一陣無語,他還第一次見到過這樣的奇葩,連點球處在哪裡都不知道就想要加入足球隊,難道他的腦袋被驢踢了嗎?

「你不用在點球處了,在禁區內隨便找一個地方踢吧!」教練再次道。

然後我們的吳書書同學再次蒙了起來,因為他也不知道禁區在哪裡。

於是再次尷尬的問道:「那個…教練!禁區在哪裡?」

教練再次摘倒在地,他突然發現自己讓他做入隊測試真的是在折磨自己。

「那個誰?你來幫他把入隊測試完成了,我的肚子突然就不舒服了,先在一旁坐一下。」

為了不讓吳書書再氣到自己,教練乾脆就將他的入隊測試交給了別的球員。

以他對足球的了解程度,整個球隊的球員都可以當他的教練了。

「咦?吳獃子!你為什麼在這裡?難不成是你要參加入隊測試?你腦袋沒問題吧!」

看到教練為他指定的人,吳書書當即無語了起來,因為此人不是別人,正是與他同一班級的王天柱同學,大家都戲稱他為王鐵柱。

「你能加進球隊,我為什麼就不能了?你還不給我站好,我要踢球了。」

吳書書隨便就在球放到了自己的面前,就要踢了。

「白痴!那是禁區外。」

一旁的教練氣得直跺腳,就連沈雪菲也有點看不下去了,用記錄本捂著臉不忍去直視他的球。

不過,球場外距離球場內有點遠,吳書書根本沒有聽到他的呼喊,還是將球直接放在了禁區外,便打算起腳遠射了。

啪!!

吳書書站在原地,連助跑也不跑,直接起腳射門。

嫡女無雙:腹黑小毒妃 然後球進了。

啊!!

一聲慘叫聲當即從王天柱的嘴巴當中傳出,正中紅心,不過卻不是球門的紅心,而是王天柱身體下面的紅心。

王天柱那叫一個慘啊,被踢中下面那活兒,那疼痛的感覺,想想都覺得恐怖。

「王鐵柱同學!對不起!真不好意思,我還沒練過射門,所以球踢得有些中了,放心,只要我多踢幾次一定可以進的。」

吳書書說著從他手中拿過球,打算再去踢。

一邊跑著他一邊疑惑的自言自語道:「我明明是瞄準球門的,怎麼又踢人家褲檔了?難不成我還有這種天賦?」

越想,他越覺得興奮了起來。

可王天柱一聽他話,害怕得臉都綠了,一球還好,如果真的再來一球的話,他真要廢了。

他連忙阻止道:「你不用再踢了,不用再踢了。」

「那我是通過入隊測試了?」吳書書好奇的問道。

「這個……」

王天柱求助的把目光投向了一旁的教練,想讓他來換自己,但他卻根本沒有注意到教練那激動的神情。

「雪菲!我這不是在做夢吧!他真是從禁區外射門了?而且還直直的朝球門而去,沒有一點飄浮的感覺?」教練獃獃的問道。

「教練!好像是的。」

其實沈雪菲自己也沒有想到,吳書書的腳力會如此的猛,從禁區外遠射,還直接射到了正中位置,如果當時王天柱去飛撲的話必定進球。

當然,如果能讓吳書書將控球練好來,以後絕對是他們球隊不可多得的前鋒。

吳書書看一旁的教練沒有反應,這才想起來,剛剛教練說的是讓他進球門,現在他把球踢到了人家的身上,自然不算。

他這才對王天柱道:「王鐵柱!趕緊站好了,我還要踢二次呢!你放心,這次我一定會瞄準球門的。」

話雖如此,其實吳書書心裡還是沒有底,畢竟他才剛剛開始踢球而已。

不過,對面的王天柱聽到他的話,卻是立馬用自己的雙手捂住了自己的褲檔,生怕吳書書再一次正中他的紅心,那他就真的完蛋了。 「系統MM!有什麼辦法讓我能射進球門的,如果這次不能進球的話,我想要加入足球隊根本是不可能的事情了。」吳書書看著前面的球門,不由問道。

「主人!你這是難為我嗎?我不是足球系統我是足球修仙系統,我的本質還是輔助主人修仙用的,至於要怎麼進球門,那就是主人你自己的事情了。」系統MM很是為難的說道。

「……」

吳書書無語,額頭上當即冒出了一條黑線。

「當然!主人現在不是在比賽,想要踢進門還不簡單,只要你將那守門員一起送入進球門就好了。」

「主人現在可是修仙者,身體強度,腳力根本不是他們那些普通人可以比擬的,想要送他們進球門還不是一句話的事情。」

系統MM自然而然的說道。

吳書書想想也是這個理,如果這樣的話就好辦了。

「暫停!」

吳書書比了一個暫停的手勢,然後大聲道:「等我一下。」

接著,他便直接跑離了這裡,朝著不遠處正在練習棒球的學生那邊跑了過去。

此時,棒球隊正在棚進行練習,看到吳書書朝這邊跑來,其中一名捕手是與他同一班級的學生,站了起來,不由問道:「吳書書!你有什麼事情?」

「借你的護具用一下。」

於是他也不管這名同學同不同意,直接將他身上的護具給扒了下來,留下一句等會兒來還你就跑了。

「穿上它!」吳書書直接對王天柱道。

王天柱的額頭也同樣冒出了一條黑線,他大怒道:「吳獃子!你是不是真的是讀書讀傻了,哪有足球隊員穿這些防具的。」

「我這是為你好。」吳書書語重心長的勸說道。

「我還用不著你為我擔心,你還是好好擔心一下自己能不能射進球門吧!」王天柱無語的說道。

「既然如此,那你自己小心點。」

吳書書重新返回了自己足球所在的位置,還是在那禁區外。

球場外的教練此時也直接盯著上了吳書書盯盯看,他就是想看看這吳書書是不是真的能再踢出如此強勁的球速。

「那個…教練我們打個商量,你能不能不要用這麼曖昧的眼神看著我,我害怕。」吳書書苦著一張臉道。

「當然如果是雪菲那就沒有關係。」

教練一聽,額頭上青筋直跳,之前對他升起了一些好感全消。

「滾!」教練獅子吼功再現。

吳書書尷尬一笑,這才擺出了射門的姿勢,右拳發力,足球直直的朝著球門中間踢去。

剛開始王天柱還不以為意,直到足球距離他越來越近時,他才發現不對,那足球便如同炮彈一般直射過來,連一點彎曲的動作都沒有。

他彷彿看到了足球尾部已經冒出了一道火焰似的。

「王天柱快閃!」

教練不愧是教練已經看出這一球的強勁力道,一旦他用身體去擋的話,一旦重傷下場比賽肯定上不了場了,他不可能讓這樣的事情發生。

王天柱一楞,連忙順時的朝旁邊一躲,這才躲過了這強勁的一球。

足球硬生入網,吳書書終於進球了。

只是,令吳書書怎麼也沒有想到的是,他踢出這一腳之後,立刻感覺到自己體內的真元力瞬間消耗了三分之二。

原來這一球他並不是用自己的腳力去踢的,而是在不知不覺間就運用了真元力,才會看起來變得如此的恐怖。

「主人!剛剛一球你的真元力雖然消耗的十分的大,卻直接增長了十多點經驗值,現在還有980點就能突破築基二層了。」系統MM高興的叫道。

「什麼?還有980點。」

吳書書瞬間就暈了過去。

學校保健室。

吳書書迷迷糊糊的從睡夢中蘇醒了過來,卻見沈雪菲一臉擔憂的坐在床邊看著他。

「雪菲!雖然我知道我很帥,但你也不能一直這樣盯著我看,萬一你愛上我了,我可是會很傷腦筋的。」

醒來看到沈雪菲在自己的身邊,吳書書感覺心裡一暖,但等他一開口,沈雪菲就有種想要再次打暈他的衝動。

「既然沒事了,我先去上課了。」

也不管吳書書會怎麼樣,直接將他的『爪子』給重新放到了床上,自己卻直接朝保健室外走去了。

「等等我。」

吳書書立馬從床上跳下,緊追她而去。

等到回到教室他才從別的同學口中得知,自己竟然睡了三個小時了,剩下一堂課便吃午飯了。

「吳獃子!給我滾出來,來操場,如果你敢不來的話,有你好受的。」

中午剛一下課,張濤便來到了他們高一三班的教室門口,大聲的叫了起來。

他的聲音的確十分的大,一叫整個班級都聽到了,吳書書又怎麼可能聽不到呢?

當然,對於張濤,吳書書根本沒有一絲好感,既然他想要動手,他自然樂意奉陪。

「吳書書!你中飯過後還要去球場練球,不要去理他的話。」

吳書書剛來走廊,他身後便傳來了沈雪菲的聲音。

「嘿嘿!雪菲你這是在擔心我?如果是這樣的話,我就勉為其難的聽下你的話吧!」

吳書書暗自偷笑了起來。

周圍的同學看到他的樣子,彷彿發現了新大陸一般,都沒有想到書獃子吳書書竟然還會撩妹?

其實他們不知道吳書書本身性格就是這樣,只是由於之前一直學習的關係而被壓抑了,卻因為足球修仙系統開始釋放自己的真性情了。

就比如許多宅男面上是乖乖男,心裡卻齷蹉無比,吳書書也跟他們相似。

「吳書書!你現在已經是校足球隊隊員了,如果你跟他們打架的話,萬一被人發現,我們高中足球隊就參加不了校季聯賽了,你知不知道?」沈雪菲十分氣憤的說道。

「我不知道!」吳書書十分自然的說道。

「……」

周圍的同學都被他這理所當然的表情給打敗了。

「你……」

沈雪菲頓時氣得牙痒痒,如果可以的話,她真想一腳把吳書書給踢飛出去,她都有些後悔為什麼早上晨練的時候自己要為他說好話呢? 「吳獃子!我警告你,雪菲是我看中的人,如果你敢打他的主意,我就……」

啊!!

張濤的下一句話還沒有說出來,一聲慘叫聲從他嘴巴當中喊出。

「你說你就想要幹什麼?怎麼說話只說一半呢?真是浪費我感情。」吳書書有些無奈的說道。

「你TMD的……」

啊!!

張濤又想暴粗口,但話還沒有開口,又發出了一陣慘叫聲。

吳書書彷彿這才發現了自己的腳踩在了張濤的腳上似的,立刻拿了開來,並十分有誠意的說道:「不好意思!我不是有意的。」

話音剛落,張濤剛剛恢復了,不再疼痛之時,又一聲慘叫聲從他的嘴巴內傳出。

「我說張濤,你這是怎麼了?我都放開了你的腳了,你還在那裡鬼吼鬼叫的幹什麼?難道想這樣引起雪菲的注意,告訴你,這是不可能的事情。」吳書書一臉認真的說道。

周圍的同學看得極為尷尬,這才對吳書書筆劃了一下,道:「吳書書!你的腳……」

吳書書這才『恍然大悟』了起來,低頭還故意看了一下自己的腳,對張濤道歉道:「張濤!真是不好意思,沒想到又踩到了你,你應該知道的,我不是故意的是吧!」

張濤憤怒,但憤怒又怎麼樣,總不能在這走廊上就對他出手吧!

他雖然不是什麼好人,也不能正大光明的在教室裡面打架,不然被他老爸知道的話,不死也要脫成皮。

所以就算吳書書是故意踩了他,在沒憑沒據的情況下他也只有認了。

「張濤!雪菲不是你可以叫的,昨天對我做了這麼過分的事情,你以為就這樣過去了嗎?」

「別以為你父親是大公司的老闆就可以在這裡為所欲為的,想讓我跟你在一起,死也不可能。」

沈雪菲對著漲幫一陣大喝,便也不管其他人注視著的目光,十分自然的就拉起了吳書書的手,朝著樓下食堂走去。

「吳獃子!你等著,這事沒完,我絕對不會這麼輕易放過你的。」

他知道自己無法對沈雪菲做什麼,所以將氣全部撒到了吳書書的身上。

……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