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Home
  • 未分類

「現在唐翦壓力巨大,東部各城的守軍都去支援散關,西面還要防範圖魯的奔霄騎士團,哪裡還有兵可派?」龍在天沒有好氣的說道,看到這三位耄耋老人,就想到當初他們為了銀子,拚命幫冷沐風建城的事情。

「陛下,現在正是出動神龍軍團的時候,神龍軍團本就歸楚鍾離將軍統轄,此時不出,更待何時?」林夢龍顫悠悠的說道。

「正是,請陛下三思!」富大人、鄧大人也彎腰說道。

神龍軍團一直駐紮在神龍城,拱衛都城的安全,輕易不會出動。不過此時龍在天也沒用更好的選擇,總不能眼睜睜的看著冷沐風三十萬大軍打進來。

龍在天心中已有計較,但臉上還是思索之色,林夢龍見狀,有些焦急的勸道:「陛下,神龍城還有禁軍守衛,陛下坐鎮,難道還會亂了不成。倒是冷沐風,虎狼之師一定要擋在國門之外。」

「哼,林大人現在知道冷沐風的虎狼之師了,這還不是你們當初幫他養起來的。」龍在天輕哼一聲說道。

「老臣知錯,所以這次才冒死勸諫陛下,登擊敗冷沐風,老臣願接受陛下任何處罰。」林夢龍一臉慚愧的說道。

「啟稟陛下,林大人來時曾與我們約定,我們三家願意散盡家財,支援神龍軍團。」福大人一副忠心為國的模樣說道,只是心中陣陣作疼。

「是嗎?」龍在天有些意外的看了林夢龍三人一眼,這三個老傢伙嗜財如命,這時怎麼大方起來,難道真怕自己找他們算賬? 「國破家何在,陛下,我們三個老糊塗還是知道這個道理的。」林夢龍說道。

「就是陛下,請儘快發兵吧。」

「有神龍軍團在,一定能擋住冷沐風那三十萬大軍。」

富大人、鄧大人也一唱一和的說道,言辭懇切,請龍在天出動神龍軍團。

「好,難得我們君臣這麼同心一次,上次還是在我登基之前,三位老大人全力助我。」龍在天有些感慨的說道。

「這次我們也一定能打敗冷沐風,我們君臣同心,一統古武大陸!」林夢龍激動的說道。

龍在天在滿朝文武的支持下,最終派出了雪藏多年的神龍軍團。神龍軍團三十萬人,與復仇軍團一樣,裝備的全部是貪狼甲、九轉賓鐵刀、黑龍槍和牛角弓。不同的是,神龍軍團清一色的騎兵,也可以說上馬是騎兵,下馬就是步兵,軍中修鍊者眾多,是龍在天最後的殺手鐧。

神龍軍團一陣風一樣,迅速趕往盤龍古道,幾乎在他們出發的同時,一隻雲翅鳥離開神龍城,向混亂之地飛來。

孤鷹、禿狼率大軍來到盤龍鎮,鷹長空、胡連、陳喚禮早已等候多時,帶領數十人迎了上來。

「鷹將軍、狼將軍久仰大名,我們已準備就緒,紫華府、神機閣和天譴傭兵,全力助兩位將軍殺出盤龍古道。」鷹長空一見面便一記馬屁拍了上來,說得孤鷹心花怒放。

「哈哈,贏府主客氣,不知你們準備了多少人?」禿鷹哈哈大笑著問道。

「約三千五百人,最低也是武王以上修為者,這次一定會讓兩位將軍旗開得勝。」鷹長空有些恭維的說道,他早就摸清了孤鷹、禿狼的脾氣,尤其孤鷹,虛榮心強,最喜別人拍他馬屁。

「嗯!」孤鷹滿意的點點頭,一揮手喝道:「今日休息一晚,明日一早開拔出發,兵出盤龍古道!」

「鷹將軍果然厲害,俗話說兵貴神速,您這是要打龍羽軒、楚鍾離一個措手不及,相信不久之後鷹將軍、狼將軍的大名必定傳遍古武大陸。」鷹長空拍起馬屁來也是肉麻至極,為了哄著孤鷹真正和龍羽軒打起來,他也是厚著臉皮一通亂拍。

胡連在一旁聽得身上直起雞皮疙瘩,鷹長空這馬屁拍得有些生硬,也只有孤鷹才能聽得津津有味。陳喚禮卻是有些擔心的看了孤鷹一眼,這個黑臉大個已經被幾句話拍得不知東西南北,可千萬不要誤了大事。

禿狼見孤鷹只剩「嘿嘿」直樂,忍不住伸手捅了他一下:「該命令將士們安營紮寨了。」

「安營紮寨、埋鍋造飯,明日一早出發!」孤鷹特有的嗓音在盤龍鎮上空響了起來。

這個時候,燕無極、龍在天,甚至天緣寺病重的廣善大師,都將目光聚集到了小小的盤龍鎮。

燕無極的心情是又擔心又歡喜,擔心的是,冷沐風竟然只派名不見傳的孤鷹、禿狼來對付龍羽軒和楚鍾離。歡喜的是,復仇軍團終於來到了盤龍古道。

當天夜裡,鷹長空設宴招待孤鷹、禿狼,席間自然又是一陣吹捧,一直到深夜,眾人盡歡而散。

孤鷹還沒有從恭維之中走出來,像走在雲端一般,輕飄飄的來到自己的營帳,哪知剛進來,就發現裡面坐著一個人。

「誰?」孤鷹一下子清醒過來,隨手祭出了神器遮日佛影槍,跟在後面進來的禿狼,也「嘩啦」一聲取下了雙斧。

「是我,兩位將軍可喝得盡興?」那人緩緩開口說道,竟是冥老。

「怎麼是冥老,嚇了我一跳。」孤鷹鬆了一口氣說道,收起了遮日佛影槍。

「冥老半途離席,我還以為您去了鷹驚崖,怎麼到了這裡?」禿狼問道。

「陛下有口諭,吩咐我傳給兩位將軍。」冥老平靜的說道。

「陛下有口諭?」孤鷹一驚,急忙拉著禿狼跪了下來:「請冥老宣讀陛下口諭,我們一定遵命照辦。」

冥老站了起來,看了兩人一眼正色說道:「陛下口諭,禿鷹、禿狼率復仇軍團駐紮鷹驚崖,封鎖盤龍古道,嚴禁出一兵一卒到蒼龍帝國境內,欽此。」

「啊?」孤鷹、禿狼一下子傻眼了。

「這是怎麼回事,陛下不是命令我們兵貴神速,馬上打蒼龍帝國嗎,鷹長空、陳喚禮可是已經答應為先鋒了,失去了這個機會豈不可惜。」孤鷹有些著急的說道。

「不知陛下為何突然停止進攻,我們如何向鷹長空他們解釋?」禿狼也皺眉問道。

「隨便給他們找一個借口就行了,就說神龍軍團已經趕來,現在不是進攻的最佳時機。」冥老說道。

「也只能如此了,只是鷹驚崖能住下這麼多人嗎?」孤鷹說道。

「我們已經對鷹驚崖進行了改造,條件雖然艱苦了些,但完全可以容納復仇軍團。不過,為了防備鷹長空和神機閣,兩位將軍只帶十萬人過去即可,留下二十萬人駐守盤龍鎮。」冥老說道。

「這也是陛下的旨意?」孤鷹問道。

「是!」

「那好,我們遵命!」

就這樣,一場別有用心的人期盼已久的大戰,消弭於無形,孤鷹、禿狼率領十萬人在鷹驚崖住了下來,每日只知操練,絕口不再提攻打龍羽軒一事。

時間一天天過去,燕無極著急了,他在散關和唐翦已經打起來,冷沐風又歇菜了。數次催促妙無計不見效果,燕無極直接向鷹長空下達了命令,命他鼓動孤鷹攻打神龍軍團。

鷹長空能有什麼辦法,孤鷹雖然虛榮心強,愛聽別人吹捧,但對冷沐風的命令卻絕對不敢違拗。鷹長空找了他多次,都被孤鷹一句『陛下說的,現在時機未到』給搪塞了過來。

一個月的時間過去了,孤鷹還在鷹驚崖眺望,沒有任何動作。燕無極無奈,沉思良久,似乎下了什麼決心一般,對外喊道:「來人!」

「奴才在,陛下有什麼吩咐?」一名太監膽戰心驚的小跑進來,不敢有絲毫耽擱。

「傳王爺來見我。」

「遵命陛下。」太監一躬身應道,轉身就要離開。 「慢著!」燕無極突然又說道,將那名太監嚇得渾身一哆嗦,急忙停了下來。

「我去王爺府見他吧。」燕無極說道。

太監悄悄鬆了一口氣,畢恭畢敬的說道:「奴才這就去準備。」

再說胡五,秘密來到燕都之後,沒有立即去找燕無力,而是設法與潛伏下來的黑冰衛取得聯繫。

幸好此時妙無計已經命令神機閣撤去了搜捕,冷沐風在得知神機閣已經掌握黑冰衛的聯絡暗語后,又命令柳飛絮制定了新的聯絡暗語,胡五才有驚無險的與留下來的黑冰衛接上頭。

觀察了燕無力一段時間,門口排成長龍求他辦事的人消失不見了,取而代之的是宮中的太監和朝中的大臣。歐陽倩兒也出現過一次,但很快又消失不見。

胡五這才知道,燕無極已將朝中的事務都交給了燕無力,心中不禁詫異。據他所知,燕無極可是一個權欲之心特別重的人,要不然當初也不至於將燕家弟子殺得只剩燕無力一人。

胡五感覺不太對勁,不敢多耽擱,匆匆準備一番,來見燕無力。

「胡五見過王爺,多日不見,王爺可好。」在燕無力的密室中,胡五深深向燕無力行了一禮說道。

燕無力神色複雜的看著胡五,半晌嘆了一口氣說道:「你為何還要回燕都,明日馬上離開吧,被陛下知曉你又回來了,當心性命不保。」

「我是為救王爺才來,也多謝王爺顧念舊情,胡五這一趟沒有白來。」

「少貧嘴,你且說說我怎麼需要你救了?」

「王爺現在已身陷險境,難道還不知道嗎?」

「什麼險境?」燕無力心中一動問道。

「我家陛下得知燕無極將所有事務都交給王爺,便知王爺性命難保,命我迅速趕來救王爺一命。」胡五張嘴就賣了冷沐風一個大人情。

「處里朝中事務,和我性命有什麼干係?」燕無力面色平靜的問道,一絲驚慌也沒用。

胡五吃驚的看了他一眼:「也許這才是真正的王爺,您瞞得我好苦啊。既然如此,王爺必然清楚燕無極是個什麼樣的人,他怎麼可能甘心將朝中事務交給王爺。」

燕無力靜靜的聽著,沒有說話,胡五見狀,繼續說道:「難道王爺忘了當初的事情,燕無極是怎樣清洗宗室弟子的。」

燕無力聽到這裡,眼中痛色一閃而過,嘴角忍不住一陣抽搐:「你不知道,有些事情明知不可為也要去坐。」

「不惜搭上自己的性命嗎?」胡五問道。

燕無力點點頭沒有說話,但他的態度已經很明顯,明知前面是燕無極給自己挖的一個坑,也要奮不顧身的跳下去。

胡五不解,問道:「王爺不是一個貪戀權勢的人,當初隱忍多年,想外出而不可得,現在有這樣一個機會,為何要放棄?」

「我有我的苦衷,冷沐風陛下和你的情,我記在心中了,明日一早,我送你出城,不要再回來。」燕無力暗嘆一口氣說道,也許這就是他作為宗室弟子的宿命。

胡五觀察了一下燕無力的神色,知道他也是被迫,可是誰又能強迫他留在燕都處理政務,難道是燕無極不成?

想到這裡,胡五忍不住哆嗦一下,似乎明白了什麼,剛要說話,密室外,突然傳來一個急促的聲音:「王爺,陛下到了。」

「什麼?」燕無力、胡五同時吃驚站了起來。

「到了哪裡?」燕無力急忙問道。

「已到大門,陛下來得甚急,小的們沒有來得及提前通報。」

燕無力臉色變了幾變,對胡五說道:「你留在這裡,千萬不要出聲。」

「王爺小心!」

燕無力點點頭,轉身出了密室,小心的將這裡密封起來,帶著護衛匆忙迎了出來。

「參見陛下,微臣迎駕來遲,陛下恕罪!」燕無力一見燕無極便大禮參拜道。

「堂兄不要如此多禮,這裡沒有外人,咱們今天不論君臣,只談兄弟。」燕無極說著,一把將燕無力扶了起來。

「多謝陛下,陛下裡面請!」燕無力起身,慌忙招呼燕無極往後院走去。

「陛下親來,不知出了什麼事?」燕無力一邊引路,一邊小心的問道。

「也沒什麼,我們又被冷沐風坑了一把,他的三十萬大軍在鷹驚崖停滯不前,坐看我們在散關與龍在天打的火熱。」燕無極嘆了一口氣說道。

「陛下不必動怒,臣聽聞龍在天派出了神龍軍團,試想那楚鍾離、龍羽軒是何等人物,冷沐風怎麼可能會讓孤鷹、禿狼與他們交戰。」燕無力解釋道。

「此話聽來也有道理,但鷹長空、胡連、陳喚禮還在,都磨刀霍霍的準備助他一臂之力,冷沐風卻還遲遲沒有動靜。」

「那陛下準備怎麼辦?通知妙閣主與冷沐風談判嗎?」燕無力問道。

燕無極搖搖頭:「我準備離開燕都一趟,東部諸城的兵力已經抽空,我想過去巡視一番。」

燕無力一愣,沒想到燕無極竟會在這個時候要出巡,猶豫一下,燕無力小心的說道:「此事何須勞煩陛下,陛下坐鎮燕都,我去東部轉一圈就好。」

「呵呵,堂兄的心思朕清楚,我這次不光是巡視,還有別的事情要處理,堂兄就替朕守好燕都便好。」燕無極呵呵一笑說道。

燕無力聽到這裡,也不好再說什麼,只得說道:「一切聽陛下安排,不知陛下何時動身?」

「明日。」燕無極說道。

「這麼快,來不及通知各城做好準備。」燕無力說道。

「準備什麼,我也是孤身一人前去,很快就回來。」燕無極隨意的說道。

燕無力越發猜不透燕無極是什麼心思,出宮巡視,怎麼可能只有他一個人。

「陛下,東部各城雖然一向平靜,從沒出過什麼亂子,但畢竟是我朝財稅重地,陛下只一人前往巡視,怕是不妥吧。」燕無力說道。

「現在的形勢我也不可能離開燕都太久,一人反而方便些。倒是你,我離開之後所有事情都壓在你肩上,辛苦了。」

燕無力聽到這裡,背上冷汗直冒,若不是宗室弟子只剩他一人,他怕是明日就隨胡五離開:「臣一定不負陛下期望,在燕都等陛下歸來。」 冷沐風封鎖了桃花鎮,很多商隊都被迫滯留在桃山郡,只有御甲商會一家可以通過,日夜不停的往混亂之地輸送各種物資,一時間也是流言四起。

有人說冷沐風要獨霸黑風峽谷這條財路,也有聰明人察覺到桃花鎮風雲際會,怕是一場更大的風暴正在醞釀中。

冷沐風埋頭沉思,將二十萬奔霄騎兵無聲無息的轉移到鬼門鎮,根本就不可能。雖然各方勢力的眼線都被清除得差不多,但神機閣的人卻還在,妙無計還在飛龍山緊盯著他。

見冷沐風在一旁走來走去,不時停下來看一會地圖,雲飛揚說道:「你別走來走去了,這個地圖咱們都已經翻爛了,二十萬人根本瞞不住。」

「實在不行還是按原計劃,讓他們分批進來,反正裝備都已經運到了鬼門鎮,等妙無計察覺時,也已經晚了。」冷沐風皺眉說道。

「依我看,將妙無計調到盤龍鎮才是上策,他可不是一般人那麼好糊弄,萬一黃飛龍、李長龍他們剛進來一半被發現怎麼辦?」

「可若讓妙無計心甘情願去盤龍鎮也非易事,除非孤鷹他們和龍羽軒真的打起來,這樣代價更大。」

「要不讓賈宗道動手,你不是派賈宗道去對付天譴傭兵了嗎,讓他來幾次襲擊,將妙無計引到東邪走廊去,然後讓黃飛龍他們化整為零,以最快的速度趕過來。」

冷沐風思索了一下,點點頭道:「現在也只能如此了,我命人將金雞山、蜈蚣山都收拾出來,黃飛龍、李長龍他們化妝成御甲商會的夥計分散進來。」

冷沐風說行動便行動,和雲飛揚商定之後,迅速命令賈宗道開始行動。

賈宗道也不負眾望,一天之內接連襲擊了三支商隊,都是有傭兵護送的,其中有兩支是御甲商會的車隊。

事發之後,冷沐風『勃然大怒』,命人迅速找來妙無計,責問道:「東邪走廊不是都被你們收編了嗎,為何還有人搶劫商隊?」

「陛下息怒,我也是剛剛收到消息,想必是龍在天已有所行動,挑撥我們之間的關係。」妙無計急忙解釋道。

「我不管,不管你用什麼辦法,這是最後一次,若再發生這樣的事情,我帶人去會會東邪走廊的劫匪。」

「陛下息怒,我一定會查出是何人所為。」

「最好如此!」冷沐風說完拂袖而去。

妙無計沒有辦法,回到住處,馬上派神機閣的人前往東邪走廊,只是那些人還未趕到,賈宗道又搶劫了第四支商隊。

這樣的速度,連冷沐風也『欽佩不已』,坐在飛龍廳中,看妙無計如何處理。

妙無計給東邪走廊的劫匪傳過去一封信,命令他們約束下屬,同時在東邪走廊嚴查,看是否有外人混了進去。

他哪裡知道,賈宗道等人正躲在東邪走廊的一支小股劫匪中,這支劫匪就是在數年前就已經暗中歸順了冷沐風的。

查來查去,自然沒有任何發現,況且搶劫的和被搶的還互相配合,過不了多久,又有兩支御甲商會的車隊在眼皮子底下被搶。

冷沐風再也控制不住,也不和妙無計打招呼,點起一千名鐵血堂的高手,就要去掃平東邪走廊。

妙無計得到消息,慌忙攔住冷沐風:「陛下息怒,現在可以確定,這一定是龍在天所為,您萬萬不可中了他的毒計。」

「朕不會中了他的計,既然東邪走廊你們現在已控制不住,不如我們剿滅那裡,看龍在天還有什麼辦法。」冷沐風冷聲說道。

妙無計嚇了一跳,冷沐風這是擺明趁他病要他的命,要佔據東邪走廊啊,急忙勸道:「陛下萬萬不可,這樣,我去親查,一定將那些人給揪出來。」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