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Home
  • 未分類

「絕不能讓魔體出世。」清瘦老人家斬釘截鐵的說道。

「我相信林軒。相信林軒可以阻擋那個魔體,現在開始,停止所有娛樂活動,全力抗震救災!」為首的老人家頓了頓說道:「我華夏還從沒有受到過這樣的算計,被人家欺負到頭頂上了,沙漠那邊的戰場怎麼樣了?」

「一切順利,林頓他們實力有所突破,英雄聯盟的BOSS還有黑衣人的幾個SSS級的高手都被擊敗了,忍組倒是弄出了一些人不人鬼不鬼的東西,不過軒轅部落的族老出手,大局已定!」龍鱗說道。

「好,要防止他們反覆,這次地震恐怕會被有心人利用,萬不得已時,可以採取果斷措施。」另外一個穿著軍裝的老人家說道。

對於這位老人家的話,其他人都沒有再出聲,在這個場合,沒有出聲便是默認了,龍鱗忽然想到現在的班子可是殺伐果斷的緊,龍鱗自然能聽出來這個果斷措施是什麼意思,這區區四個字,可能便會有無數人頭落地,無數鮮血淋漓,這是一個國家的另一面,一個國家從來都不會只有溫柔,他還有鐵血,任何敢於進犯的敵人,都必將受到最嚴酷的打擊! 「這次地震預估會有多強?」清瘦老人問道。

「最初步已經有了7.5級,不排除會超過8級。」地震局的局長破例被允許參加這次會議,所有最新的有關地震的諮詢都會由他第一時間彙報給班子。

「8級……」幾位參會的人員不由的倒吸了一口氣,雖然超過8級甚至9級以上的地震在全世界也不是沒有出現過,但是那種人間地獄的情況他們都是真實看到過的,民眾看到的資料自然都是經過處理的,那種最殘酷、最血腥的都被掩藏了起來,即便是這樣依舊有人感到難以接受……

這些資料對於他們自然是沒有任何禁止的,那種場面他們寧願一輩子都不會遇見,但是沒辦法,現在就擺在了他們面前,這將是他們執政路上的一個艱巨的挑戰。

「經過龍組的預估,如果魔體的破壞進一步加強的話,不排除地震會超過9級的情況,如果魔體出世的話,有可能會達到10級。」龍鱗深吸了一口氣,還是把通訊器中剛剛收到的信息說了出來,這幾句話即便是說出來,即便是從他如此意志堅定的物境巔峰修鍊者口中說出來依舊感覺到一陣顫抖。

「能夠確定么?」為首的老人家說道。

「不能確定,不過這個是龍組最核心的團隊經過嚴密的計算推測出來的,從龍門山下出來的那群人的戰鬥力我們都清楚,他們全力之下都沒辦法在林軒和魔體的戰鬥餘波下穩定下來,只能迅速撤離,而林軒又是憑藉著軒轅黃帝當初留下的力量,或者說這是黃帝和蚩尤橫跨數千年的再一次較量,以現在我們沒有天境的情況下,根本無法抵擋這股力量的爆發。」龍鱗說道:「龍心小組推斷,如果真的失控的話,方圓百萬里都將受到嚴重的打擊,那將是我們無法承受之痛……現在我們只能祈禱,祈禱林軒可以將魔體消滅。」

場面一下子安靜了下來,關於川蜀發生的事情,幾位老人家心理都有數,只有幾個臨時被叫過來的相關部門負責人聽的膽戰心驚,他們來之前就被收繳了所有的通訊設備,並且被嚴令不可以將今天看到的,聽到的任何事情外傳……但是他們是萬萬沒想到竟然會聽到這樣的事情……

「傳來消息了,地震暫時停下來了。」沒有等候太久,也就過去不到五分鐘的時間,地震局的局長便傳來了消息,其實其他地區的地震早就結束了,他們在等待的是龍門山那裡的穩定,他們能夠在這麼快的時間緊急召集所有人來開會,自然是有了林軒他們示警,其實從某種程度來說,他們這一天都一直在等著什麼事情的發生,只是沒想到會出現這麼惡劣的地震。

「評級?」為首的老人家問道。

「8……8.0級……」地震局局長說道。

「呼……一點點的公布吧。」老人家忽然站了起來:「我要去一趟川蜀。」

「不行。」幾乎所有人異口同聲的說道。

「你不能去。」 婚色交易,豪門隱婚妻 清瘦老人站起來說道:「而且這本來就是我的事情,你可不能搶。」說完清瘦老人家根本不給其他人開口的機會,直接走出了會議室。

其他人在清瘦老人走出之後經過短暫的商議之後也陸續離開了,接下來他們可是要沒日沒夜的忙碌了……會議室裡面只剩下了龍鱗和為首的老人家。

「龍鱗!」老人家看了一眼龍鱗,深吸了一口氣說道:「保護好他。」

「我明白,有林軒的團隊在川蜀,總理的安全不用擔心。」龍鱗說道。

「我有些不甘心。」老人家眯著眼睛,嚴重閃過了一絲極端危險的光芒,他可從來都不是一個心思手軟的領導。

「他們的位置我們已經基本可以鎖定了,林軒在維也納的時候布下了一個局。」龍鱗說道。

「可靠么?」老人家問道。

「可靠,主持的人是雷運。」龍鱗說道。

「雷家的小子?最近倒是聽不到什麼關於他的聲音了,原來是去了外國。」老人家笑道。

「雷運覺醒了血脈能力,如今已經是修練者了。」龍鱗說道。

「不錯,不錯。」老人家點了點頭,忽然,老人家銳利的目光直刺龍鱗的雙眸,厲聲說道:「龍鱗將軍!」

「到!」龍鱗猛地站了起來,向老人家立正敬禮。

「找到他,消滅他!」

「是,保證完成任務!」龍鱗昂首說道。

「告訴龍王,如果他沒老死的話,就給我滅了這些個在華夏土地上興風作浪的修鍊者,不管他們是從哪來的,就是從天上來的也不行!」

「是!」

——

外界的風起雲湧林軒並不知道,林軒此刻心中只知道戰鬥!之前頓悟的狀態不但沒有消減,反而越來越強大,金色的劍氣不斷在壺中世界縱橫,原本林軒以為這魔體一旦突破陣法,自己根本沒有辦法抵擋……

但是當林軒揮動手中的軒轅劍與魔體戰鬥的時候林軒才知道,原來軒轅黃帝並沒有被那些個九黎族殘黨所蒙蔽,他早就知道了這些九黎族的計謀,只是不知道為什麼黃帝依舊放任他們如此施為,林軒的猜測是當年黃帝是不是根本斬滅不了這個魔體……

當一股強大的力量從祭壇中湧出,沒入了林軒的身體當中的時候,林軒便知道了身為軒轅劍的繼承者,和蚩尤魔體對上是遲早的事情,而那股力量也是通過軒轅劍導入他的身體的,是之前魔體震碎的龍盤陣所蘊含的強大力量……

黃帝一切都準備好了,包括龍盤陣的破碎,包括自己在這個時候從軒轅空間裡面繼承了軒轅劍……林軒甚至感覺這次蚩尤魔體或許是提前出來了,而提前出來也是黃帝一手策劃的……

這股力量匯入到林軒的身體里之後,林軒感覺到了前所未有的強大,甚至超過了當初在軒轅空間走血晶一路晉陞天境的時候……而此刻林軒的身材也一點都不比這個魔體小,也成為了傳說中頂天立地的漢子……

「咣!」軒轅劍再次和石刀碰撞在了一起,強烈的波動再次撼動了整個壺中世界,如果現在有人在煉妖壺外看到的話,就可以明顯感覺到煉妖壺在努力的遏制著這些波動散發出來,但是依舊有一層一層的能量不斷的傳出來……

這些能量經過煉妖壺的層層削弱之後不斷的擴散到數千米的地下,化作了大地不斷向前運動的能量……也就是說,在林軒不知道的地方,他在和蚩尤的戰鬥同時,卻在地面導致了連綿不斷的地震……餘震不斷,而且餘震依舊非常強烈……使得原本就遭受到極大破壞的川蜀如同雪上加霜……但是如果林軒不與魔體戰鬥的話,魔體一旦出世將會給華夏帶來更大的創傷……

這是一個局,另外無數個局套在這個局中,對弈雙方在變化,想要在這局中獲得的利益也有不同,你利用我,我便利用你,看誰更技高一籌…… 這個世界上有無數的上位者,但是相對於龐大的底層人士來說,這些上位者可謂是極少數中的少數,這些上位者利用手中的資源一次一次的進行著博弈,一次次的為自己或者自己所代表的團體謀取利益,手段酷烈也好、懷柔也罷,總是犧牲一些,保全一些的……

很多時候,上位者擁有龐大的資源,擁有強大的武力,所以棋子們在他們的手中有時候甚至不知道自己被利用,就算有些棋子天縱奇才,跳出了棋盤,不過也是成為了對弈的人中的一員罷了……

人們總是在抨擊著那些對弈的人冷酷無情,卻無時無刻不想成為那能夠手執棋子的人,手中權拿起便不會放下,放下的那一天便是死亡的那一刻……

林軒一開始意味自己就算沒有成為手執棋子的人也應該可以掌控自己的命運,但是當林軒的神力越來越強大,劍法越來越精妙,對劍道的理解越來越深刻的時候林軒才反應過來,自己還是被人家利用了……

這倒是沒什麼,你能夠被利用說明你有被利用的價值,說的冷酷一些,這世間的人本就是互相利用的,那道聖者何嘗不是被界心所利用?道境尚且如此,更不用說他只是一個小小的物境修鍊者了……

只是讓林軒感覺到憤怒的是,原來利用自己的並不只是黃帝一個人,當張明斷斷續續的傳來地面上發生了地震的時候林軒就知道黃帝這一方還是有些失算了,那麼和黃帝對弈的是誰?曾經一定是九黎族無疑,但是九黎族早就已經煙消雲散了,融合成為華夏的一員,那麼曾經的九黎族已經沒有資格手執棋子了……

道尊!

林軒的腦海里想起了這個名字,而這個名字一出來林軒就確定這一切肯定是道尊做的了,從一開始林軒繼承了軒轅劍開始就不得不入局,後來維也納之行讓林軒陷在黃帝和道尊兩個人的博弈之中越陷越深……

一開始林軒一直以為道尊是沖著自己來的……但是現在林軒越來越覺得,道尊真正的大敵是黃帝!就算自己繼承了道尊的道統,自己現在也只是一個物境的小角色,道尊揮下隨便一個人就可以殺死自己,甚至根本不用道尊揮下的強者出手,只要道尊漏出一點意思,就會有無數道域的修鍊者前來擊殺自己……以道尊如今手中掌握的資源,碾死自己並不比殺死一隻螞蟻麻煩太多……

但是黃帝便不一樣了,在數千年年前黃帝便是天境高階的強大修鍊者,甚至創造了血晶修鍊一路,經過無數次道元隱晦的提醒,林軒如果還不知道能夠開闢一條修鍊道路的人最終幾乎都成為了一個文明時代老祖宗一般的人物的話,林軒就是個傻子了。

當前能夠讓道尊親自執子下棋的道域的人林軒不知道,但是黃帝絕對有這個資格……

「黃帝已經開始在挑戰道尊的地位了。」林軒笑道。

「這對我們來說是好事,以你的力量面對整個道域太困難,不管怎麼說,你和黃帝總算有些善緣,和那人總歸是不共戴天的。」道元說道:「你能從棋局中覺醒還不錯,我還以為你要等黃帝親自降臨才會明白呢。」

「黃帝會來?」林軒眉頭一挑:「都這麼明顯了我還不明白就太傻了。」

「總會來的,執子的人總要看看棋局是不是勝利了。」道元說道:「我剛剛估測了一下,你和魔體戰鬥的餘波會轉化成這次大地震的餘震,不但是黃帝再利用你斬去魔體,破壞那人的計策,那人一樣在利用你不斷的搞破壞。」

「這麼說,我現在是對弈雙方兩個人的棋子?」林軒身形飛快閃躲著魔體劈過來的石刀,這魔體剛剛出來,身體還有些僵硬,現在這種程度的戰鬥對已經被黃帝強化的林軒來說並不難。

「現在就看你想要成為誰的棋子了,身在局中,而且已經深陷其中無法自拔了,那就看看你到底想要幫誰了。」道元帶著點笑意說道。

「自然是黃帝,被自家老祖宗當做棋子利用沒什麼。」林軒笑道:「如此一來,我現在要在盡量不擴散出戰鬥餘波的情況下斬掉這個大傢伙。」

「正是如此。」道元笑道。

林軒嘴角帶著一絲微笑,緊緊的握住了手中的軒轅劍,原本非常活躍的軒轅劍猛地一滯,略微抬了抬劍頭,彷彿在打量林軒一般……

「就算我願意成為你的棋子,但是你只要告訴我你要做什麼就行了,剩下的,就由我自己來完成吧。」林軒舔了舔嘴唇道:「雙龍啊雙龍,自從你成為了軒轅,我們好久沒有暢快的戰鬥了吧……」

軒轅劍忽然一顫,緊接著發出了清越的劍鳴聲……

「好!今天就讓我們再次並肩作戰。」林軒長嘯一聲,金色的劍域浩浩蕩蕩的鋪散開來,九十九萬九千九百九十九柄金劍在劍域中極為壯觀……

「依舊達不到極限么……不過足夠了。」林軒劍域的極限是九千九百九十九萬九千九百九十九柄金劍,如今被黃帝強化了,但是依舊沒有用出極限,只是比林軒本身要高出不少。

「大千世界!」林軒輕喝一聲,百萬隻劍正好達到了劍域使用大千世界的門檻,這門林軒自從領悟了從來沒有使用出來過的領域技終於在黃帝的幫助下第一次用了出來。

「出!」林軒猛地一揮軒轅劍,無數劍組在天空中劃過一道道玄妙的痕迹,卻沒有一柄劍與另一柄劍相撞,林軒感覺到大腦有些脹痛,不過腦海中的琉璃罩散發出一道道柔和的光芒將林軒翻湧的識海漸漸撫平。

林軒的右臂閃耀著奪目的光芒,無數金劍圍繞著魔體不斷旋轉,在魔體上留下一道道傷口,但是如果有人仔細的去查看每一道傷口就會發現,每一組劍組留下傷口都不一樣!

這個世界上面沒有兩個完全一樣的樹葉,在這個世界中每個人都是不一樣的,千變萬化組成大千世界!

「吼……」蚩尤魔體再次怒吼了起來,這次再也不是什麼暢快的怒吼了,無數複雜的創口給魔體帶來了極大的痛苦……這倒是讓林軒有些不解,不是說蚩尤的不滅魔體十分強大么,怎麼這麼容易就被自己斬傷了,雖然都是一些不大的傷口,並沒有對魔體造成致命的傷痕但是積少成多,當傷口越來越多的時候,即便是蚩尤魔體也回天乏力。

不管怎麼樣,能夠殺傷蚩尤魔體對林軒來說是好事,雖然林軒也知道當年的魔體絕對沒有這麼弱,不然的話絕對沒辦法和黃帝分庭抗禮! 原本小小的傷痕對魔體的傷害很小,不過一來滿身的傷痕已經帶來了一陣陣疼痛不斷刺激著魔體新生的脆弱的靈魂,另外每一道傷痕中所蘊含的劍氣也在不斷的破壞著魔體的肉體。短時間內這些劍氣對魔體的傷害不大,所以魔體根本沒有計較這些傷痕。

「刷……」林軒挽過一個劍花,一下將魔體劈過來的石刀格開,一劍砍在了魔體的身上,一道長長的劍痕便出現在了魔體的胸前,恐怖的劍氣直接從劍痕中透出,散發出鋒銳的氣息。

魔體大吼著拍了拍自己的身體,忽然一股幽綠色的光芒從魔體身上一閃而過,之前林軒在魔體身上留下的傷痕在這古怪的綠光中竟然漸漸消失不見……不過片刻,魔體竟然恢復如此,再也不受到那些劍傷的困擾……

林軒挑了挑眉笑了笑,魔體果然沒有那麼容易就打敗,如果魔體這麼輕易就被自己刺傷的話,也就太辜負不滅之名了……

不過話說這魔體怎麼說也被九黎族用煞氣養了這麼幾千年了,怎麼這麼容易就被自己砍傷了,這點林軒還是比較疑惑的,難道說數千年前,蚩尤和黃帝對拼的時候輕易就被黃帝給砍傷,然後再用那個綠光恢復?雖然說也挺厲害的,不過總感覺和林軒想象中的不太一樣啊。

「難道說是因為原本有蚩尤的靈魂和記憶,現在沒有了所以遺失了一些能力?」林軒一邊和魔體來回戰鬥著,一邊努力的思考著到底怎麼樣才能徹底將魔體給消滅掉。

雖然這個魔體現在很強,但是這個強是指魔體身體中蘊含的強大的神力,但是現在這個魔體空有強大的神力只能製造出一些強大的震動……比如現在在地面上連綿不斷的餘震,這些震動對於普通人來說自然是無比致命的,但是對於林軒來說並不是不可抵禦的……

這倒是要多虧那個殺手送來的內甲,這個內甲幫助林軒抵禦了不少衝擊力,在加上還有張明製作的鎧甲和林軒自己本身的防禦力和龍盤陣法的加持,所以總得來說林軒對這個魔體並沒有之前那麼震撼的心理了……

之前林軒想過想要一點一點的消耗魔體的力量,給魔體身上不斷的製造傷痕然後通過這些傷痕編製出來一個劍陣……這自然是脫胎於大千世界劍陣的,到時候萬劍穿心,不在話下,所以之前的對拼也好,用金劍消耗也好,都是為了最後一擊,只是沒想到這魔體還能恢復身上的傷勢。

「刷刷刷刷……」劍域中的金劍再次給魔體造成了無數傷痕,雖然魔體把之前的傷痕恢復了,但是林軒總覺得沒有什麼東西是可以無限制使用的,就算可以也一定是付出了一定的代價,特別是這種一下子把自己全身傷痕全部恢復的能力……

就算是在林軒自己的空間里,利用恢復空間恢復傷勢也是需要一定的時間來慢慢恢復的,不過說起來林軒還從來沒試過這裡是不是可以一瞬間恢復……應該也是可以的,就是不知道需要付出什麼樣的代價罷了。

林軒繼續不斷的在魔體身上造成傷痕,林軒想要試一試這個魔體的極限到底在哪裡,到什麼時候這個魔體會使用那個神奇的恢復能力,而這個能力使用起來到底有沒有時間和次數的限制,兩次使用之間有沒有什麼間隔……

這些都信息都可以在戰鬥中不斷的總結出來,除非是那種力量碾壓的戰鬥,本身實力相差不大的戰鬥比拼的就是腦子了,誰能在最短的時間內找到敵人的弱點和破綻,那麼誰就有可能獲勝……所以有的時候敵人的信息是十分重要的,一個已經被人家摸清楚套路的修鍊者很容易就被找到克制的方法從而被擊敗,這也是為什麼之前修鍊者都是非常低調的原因之一,誰都不想自己的實力被人家知道的太清楚。

「吼……」在一個小時之後,這個滿身傷痕的魔體終於再次大吼一聲,身上綠色的光芒大放,所有的傷痕全部消失不見……

「很好……那麼就接著來吧……」林軒咧了咧嘴繼續不斷攻擊,以林軒現在的實力沒辦法一下子殺死魔體,而林軒不太敢使用合劍和九倍增幅,畢竟使用了之後林軒將會在短時間內失去戰鬥力,如果不能一下子斬掉這個魔體,那麼倒霉的就不僅僅是林軒一個人了。

不過好在林軒在這段時間中試探出來,可能是因為蚩尤的靈魂湮滅了,新誕生的靈魂對於這具身體的掌控不夠,或者說這個新誕生的靈魂就像一個嬰兒一樣,根本不會武技,只會揮著刀亂砍的原因,這個強大無比的魔體竟然被林軒耍的團團轉……林軒相信如果是蚩尤本人指揮著這具魔體,一定會發揮出比現在強上十倍百倍的實力。

「果然要有實力也要有足夠的智商去駕馭這股實力,沒有合理的運用之法,擁有在強大的實力也不過是揮舞大炮的嬰兒。」林軒逐漸的掌握了這個魔體的實力,心中大定,現在斬滅這個魔體只是時間問題了,不過林軒感覺自己想要消滅這個魔體還是需要一定的時間的,畢竟就算是這個

「林軒……地震……你那邊……」就在林軒繼續對魔體出手試探的時候,通訊器中斷斷續續的傳來了張明的聲音……這一下子讓林軒清醒了過來,抬頭望了望天,魔體不斷散發出來的波動卻是在一點一點的刺激著大地,雖然最猛烈的地震已經過去了,但是接連不斷的餘震竟然造成了更大的傷害。

「呼……」林軒深吸了一口氣,劍域中的金劍忽然全部停止了下來,在這次接受了龍盤陣的力量之後,林軒本身也擁有了一個封禁的法陣,只是這個法陣林軒一開始並不想使用,一旦用了這個法陣,外面的人進不來,裡面的人出不去,倒是有些像上次在維也納的那個方家小子的擂台……

不過這個法陣是根據林軒的劍域演化的,所以在這裡林軒的劍道力量將會得到大幅提升,只是消耗的神力恐怖了一些,再加上要封禁的是蚩尤魔體這麼恐怖的東西,林軒從來沒用過這個法陣心理也沒有底……

不過為了隔絕蚩尤魔體散發出來的波動,也沒有其他的辦法了,現在倉促之間也沒辦法製造出強大的結界……而且林軒感覺自己布置出來的結界恐怕被人家一刀就砍沒了……

林軒深吸了一口氣,將手中劍指向天空,腳下的金色劍域猛地擴大,無數的金劍橫空飛出,將林軒和魔體兩個人封在了劍域之中。

「封天!」林軒大喝一聲,整座劍域被封閉了起來,外面看起來就像是一個金色的半球體,再也沒有一絲一毫的氣息泄露出來。 封天一出,林軒瞬間感覺自己的神力像是漏了一樣,不斷向外翻湧著,如果不是之前有龍盤陣的補充,林軒根本用不出這個陣法,整個壺內世界安靜了下來,外面的世界也安靜了下來,只剩下了這個散發著一陣陣強大氣息的劍陣……

外面的餘震漸漸的停了下來,時間已經過去了很久,這一段時間餘震不斷,但是士兵們還是冒著危險進入了震區,現在每一刻的時間都彌足珍貴,完全是在和死神的手裡搶人命,沒有一位士兵臨陣脫逃,他們拿著工具一次次的將受災群眾背出災區,一次又一次的在危險與安全之中往返而無怨無悔……這一瞬間他們無可匹敵,他們是人民子弟兵!

震動停了下來,張明他們卻在這次的地震中也受了不輕的傷,畢竟最後伏羲陣法崩潰加上強烈的地震讓他們也變得和普通人差不多了,也就是體質強一些,但是由於他們是直接就在地震的最中心位置,所以受到的衝擊也強大了許多。

「咳咳……噗……終於結束了啊……」周佳鑫拍了拍身上的灰塵,仰面躺在天上,從最開始的地震到後來連綿不斷的餘震,或許其他地方中間還有一些休息的空隙,但是對於他們來說,伏羲陣法最後的力量一直在制約著他們……

「話說伏羲陣法為什麼會攻擊我們?」楊晨灰頭土臉的問道。

「應該不是針對我們,而是針對所有在伏羲陣法範圍內的修鍊者,或者說是在針對被壓抑了數千年的強大能量……被壓抑之後的釋放絕對不是這麼簡單的地震而已。」張明長舒一口氣說道。

狼夫強佔:吃定你,沒商量! 「不錯,如果最後沒有伏羲陣法的壓制的話,恐怕這裡早就被夷為平地了,據我估計這次的地震應該在八級左右,如果沒有伏羲陣法的壓制,恐怕地震的威力要翻上幾倍……」無塵嘆了口氣說道。

「道長,你到這裡是為了那些煞氣,但是最終還是沒能讓您如願。」張明說道。

「沒什麼,我本來就是為了不讓煞氣溢出而為禍世間,如今也算是達成了一半的目的,另外一半就要靠林軒了。」無塵搖了搖頭說道。

「可是這災難還是發生了。」李馨眺望著龍門山周圍的幾個村子,不單單是龍口村,這裡還有其他的村子,其它的村子相對於龍口村來說還是稍微進步一些的,基礎設施基本都是齊全的,村中也有一些富戶,而且他們距離龍門山相對比較遠,所以不像龍口村那樣基本沒經歷過地震,他們對付地震有著豐富的經驗……

結果正是因為這樣,他們遷移走的人數並不多,很多人不太理解這突如其來的遷移是為什麼,就算是官方透露出來將會有地震發生也有很多人不當回事……地震嘛,作為一個川蜀人,誰沒經歷過幾次地震,都是小事……

於是結果就是悲鴻遍野,而且這裡是震中,又是在山區,大量的碎石將道路完全封閉,外面救援隊伍根本無法進入,而華夏如今的修鍊者力量又是前所未有的薄弱,主力們在非洲抽不開身,燕京的力量不敢抽調的太多……而身處災區的張明等人在地震結束的一段時間內因為伏羲陣法的全面崩潰而失去了聯繫,於是軍方頂著強大的壓力已經施行強制跳傘……

這此跳傘完全是非常危險,從4999米的高空奮不顧身跳下,這是一次「自殺式」的傘降,在無氣象資料、無地面標識、無指揮引導的「三無」條件下實施傘降,在世界軍事航空史上前所未有。

可以說這一跳已經是近乎普通人目前的極限了,雖然在美利堅等軍事力量強大的國家已經有過五千米之上的高空跳傘技術,但是在同樣的裝備和環境條件下,幾乎沒有美利堅的士兵敢就這麼跳下來……那十五個傘兵已經抱著必死的信念跳下來了……

「滋滋……滋滋……」張明身上的通訊器忽然響了起來,其實這是林軒和龍組高層聯繫的通訊器,林軒之前就給了張明,其實林軒對於後來的情況多多少少都有些預料,本來張明也是通過這個來回報情況的……只是後來伏羲陣法崩潰還有接連不斷的餘震讓他們斷了聯繫。

「喂,喂,張明,可以聽得到么,聽到請回復。」通訊器另一邊問道。

綜恐:喪屍生存守則 「張明收到。」張明說道,張明話音一落明顯聽到對面傳來了一陣歡呼聲,看樣子是不知道聯繫過多少次了。

「張明,你們那邊情況怎麼樣,林軒怎麼樣了?魔體被擊敗了么?」龍鱗的聲音從那邊傳了過來,看樣子是龍鱗從通訊員的手中搶過了通訊器。

「不知道,林軒還在下面沒有出來,不過已經沒有力量滲透出來了,餘震也基本上停止了,不是林軒消滅了魔體,就是林軒暫時將魔體控制住了,現在我已經完全聯繫不上林軒了。」張明嘆了口氣,之前斷斷續續還能聽到一點那邊的信息,現在卻是已經完全聯繫不上了,張明不知道林軒使用了封天,任何的信息都傳不出來,送不進去。

「龍組的成員有傷亡么?」

「五人陣亡,其他人都有傷……」張明聲音有些低沉。

「張明,現在不是悲傷的時候,全面救援在你們失聯的時候就已經開始了,部隊已經開進去了,能夠調動的修鍊者也都過去了,李楠也過去了,現在你們要做的是,全力救援你們周圍的老百姓們。」 拜師九叔 龍鱗說道。

「這個我知道,但是伏羲陣法崩潰之後的力量還籠罩在龍門山,所以不要讓其他修鍊者進來了,我們會儘力救援的。」張明說道。

「好,另外,還有十五個空降兵降落在你們那一片區域,距離他們傘降已經超過二十分鐘了,但是現在只有三人回信,我不相信他們就這麼全都報銷了,找到他們,幫助他們,剩下所有龍組成員,只要還能動的,都交給你指揮。」龍鱗說道。

「好的。」張明鄭重的說道:「我們失聯多久了……」

「……」龍鱗沉默了一下說道:「快兩天了。」

「我知道了。」張明深吸了一口氣掛斷了通訊,李馨、周佳鑫、趙靜音、無塵、青雲、鳳妍、小金,還有一眾龍組的成員們都看向了張明,龍鱗之前的話已經將指揮權交給了張明,剩下的所有的事情都要交給張明來決策了。

「李馨,你帶著鳳妍、小金、周佳鑫去尋找那十五名空降英雄,其他人分散到周圍的村落中,全力救援還倖存的老百姓。」張明咬了咬牙,如今距離地震已經四十多個小時了,或許一些本來有救的人也已經瀕臨死亡了……但是沒辦法,之前他們被崩潰的伏羲陣法壓制的根本沒辦法動彈,更不用說去救援了…… 當張明來到龍口村的時候,還是忍不住感嘆,實在是太慘了,這裡已經沒有一片好地方了,村子裡面的建築無一例外的全部倒塌了,雖然龍口村的建築還是可以抵禦一定的地震,但是畢竟是在震中,而且又是那麼猛烈的地震,這些建築根本頂不住……

最終選擇留在龍口村的村民們一共有三十六人遇難,這是這一天多時間裡面李隊從廢墟裡面拖出來的屍體加上後來死亡的,另外還有二十多個人失蹤……這些人應該是還埋在廢墟裡面,李隊這一段時間都在帶著其他的村民不斷的挖掘著……他身邊現在聚集著三十二個人,一個個都非常的聽話,再也沒有反對李隊的人了,但是也基本上沒有一個好模樣了,跟著李隊一起留下的警員何毅現在狀態非常不好,一條腿被倒塌的房屋砸斷了,由於醫療條件太差,傷口已經有感染的跡象了,如果再不接受治療的話,恐怕就要面臨死亡的威脅了……

其實也不是只有何毅一人,其他的所有人都面臨著這樣的情況,一點傷痕沒有村民是不存在的,李隊此刻也是遍體鱗傷,只是傷的輕重不同而已,重傷的被安排在一個臨時搭建的「帳篷」裡面,說是帳篷,其實就是一些木棍和找到的布料搭建起來的小窩棚……

不過好歹在一塊空地裡面,盡量讓更多的人活下來,是現在李隊唯一的願望了,拋去重傷的,就連一些婦孺也出來幫忙挖掘了,但是能夠參與挖掘的也就是十九個人而已……不過好在龍口村裡面沒有太高的建築,房屋數量也比較少,所用的材料也相對比較偏向原始,這樣一來減輕了李隊他們救人的負擔……

不過心裡的壓力是遠遠大於肉體上的疲憊的,當你千辛萬苦找到一個還活著的人,然後又費盡心力的將他就出來,結果在出來的那一刻卻永遠的閉上了眼睛,那種絕望的感覺深深的壓抑著每一個人……

李隊不是沒有決策的人,他派遣過經驗豐富,身體較為強壯的村民去尋找過出路,但是得到的結果是現在龍門山已經成為了一座孤山,四周不是掉落的山石堵住了出路,就是形成了堰塞湖直接改變了地形,根本就出不去……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