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Home
  • 未分類

「群英會乃是極光神國各大學院之間舉辦的盛會,怎麼能叫小事?閣下如果是這樣一種態度,那我只能直接去跟天火王爺談了。我見過他本人不下千次,還是有點交情的。」

「你要怎麼跟王爺說,那是你自己的事,我是奉命而來,現在就要把范浪帶走,看誰敢攔著我!」

王族的橫行霸道是出了名的,哪怕到了極光學院這種地方,仍然是高高在上的態度。

到了極光學院尚且如此,何況是別的地方。王族在極光神國境內就是橫著走的。

王族代表乾脆拋下六道天王不理,帶著人在極光學院上空飛行,到處尋找范浪的蹤跡。

「范浪在哪?天火王爺下令召見你,快點出來跟我們走,要是耽誤了時間,唯你是問!」王族代表大聲喝問,並釋放出強大的意念四處找范浪。

這一連串的行為,當真是不把極光學院放在眼裡,盡顯王族的做事風格。

六道天王大動肝火,差點就要發作了,但是想到王族的特殊身份,還是把火氣壓了壓,畢竟他年事已高,不像年輕人那麼暴躁,做事沉得住氣。

王族的行為固然有所冒犯,但還不值得為這件事跟王族撕破臉。

六道天王暗中下令,讓一些人跟在王族的人身邊,同時給范浪發去消息,讓范浪盡量配合,他還動用光靈聯絡上了天火王爺,打算直接找天火王爺商量。

范浪此時仍然留在青玉上人的身邊,王族鬧出這麼大的動靜,他當然有所耳聞,知道這是沖著自己來的。

不光如此,他還猜測到,天火王爺之所以找他,八成跟金盟會送入夢蝶的事情有關,否則不會這麼巧。

這再次證明了好人難當,隨手幫點忙就引發這麼多麻煩的後續。

他本打算守在這裡,等著師父恢復,沒想到橫生枝節,會發生這種事。如今左右兩難,去也不是,留也不是。

「找到你了!」

半空中忽然傳出一聲厲喝,接著就見王族代表氣勢洶洶的降臨下來,落到了范浪頭頂的上空。

王族代表動用意念找到了范浪,高高在上的站在半空中,低頭俯視下方,冷冷道:「范浪!我之前喊你那麼多聲,你怎麼連個屁都沒有?王族傳召,不管你在做什麼,都要第一時間回應,否則就是不敬,這個罪過你擔待不起。看在天火王爺的份兒上,我這次不跟你計較,你趕緊跟我們走吧。這次你走運了,我們會把你帶往天道位面,讓你見識一下天道是什麼樣子。」

這番話相當的刺耳,一般人聽了都會覺得不舒服,更何況是以范浪的脾氣。

范浪向來吃軟不吃硬,他本來還猶豫著要不要去見天火王爺,現在徹底改變了主意,再也沒什麼好猶豫的了。

「會說人話就說,不會說人話就滾,少在我頭頂上吆五喝六,你算個什麼東西?一條王族的走狗也敢在我這裡亂吠!」

范浪直接破口大罵!

王族代表愣了一下,甚至有點懷疑自己的耳朵聽錯了。

在極光神國境內,還有人敢這樣公開罵他?

他可是王族的人!

就算是見到皇親國戚,他也能跟對方平等對話,身份何其高貴,辱罵他就等於辱罵整個王族,這是何等的罪過,誰能擔待得起!

回過味來之後,王族代表勃然大怒道:「放肆!你真是吃了雄心豹子膽,竟然對我出言不遜,快點滾出來下跪求饒認錯,否則當場格殺!」

「殺我?你也配?我就坐在這裡,你動我一根汗毛試試?」范浪渾然不懼,出言挑釁,算是跟對方徹底杠上了。 「大膽!你真以為自己是什麼了不起的人物?竟然不把王族放在眼裡。人人皆王侯,死罪不加身。隨便一個王族成員,都可以隨便出手殺了你,不用擔心受到任何懲罰。在王族面前,你就是個豬狗不如的賤民,想殺就殺,想打就打!」王族代表氣得臉色都變了。

「少在那狺狺狂吠,真有膽量殺我,你就自己動手試試。我倒要看看,你們王族有多大的本事,是不是連神帝陛下都可以不放在眼裡。」范浪手掌一翻,取出了極光神令,以此來震懾對方。

「我還以為是什麼給了你勇氣,原來是想靠極光神令來保住小命,告訴你,王族有先斬後奏的權利,就算你手上有極光神令,我也一樣敢殺你!你已經犯下不赦之罪,今天必死無疑!」

王族代表悍然出手,手上變化出了一根威風凜凜的長槍,各種法則化作一條條長帶,環繞著長槍旋轉,一道道神力波動震蕩四周,尚未出手就已經展現出了上位神的強大力量。

范浪抬頭冷眼看著對方,心中的寒意比目光更冷,甚至動了殺心,並想好了後續一系列對付王族的計劃。

王族並非不可撼動,正好相反,其實王族早已經岌岌可危,只差一個契機,就能把王族葬送。

大部分的王族中人還被蒙在鼓裡,沒有意識到王族的處境堪憂,還以為可以一直這樣作威作福下去。

「師父,弟子只能晚點再出手救你了,我先把眼前這些阿貓阿狗打發掉再說。」

范浪站起身來,解除了陣法,並把極光神令收了起來,取而代之的換上了龍鎮八荒。

既然用極光神令震懾不住對方,那就依靠手中的劍!

雙方劍拔弩張,眼看著就要大打出手,一旦打起來就將是一發不可收拾的局面。

兩人一個背後代錶王族,一個背後代表極光學院,身份都不簡單,這不是他們兩個人之間的事情,還牽扯到許許多多的方面。

六道天王見勢不妙,急忙出手阻攔,催動六道金輪,釋放強大的神威,壓制住事發之地,急道:「你們都住手,誰也不許亂來!這裡再怎麼說,也是極光學院,是有規矩的地方。范浪,你少說兩句,別那麼意氣用事。至於這位王族使者,也請你稍安勿躁,范浪的身份絕非一介院生那麼簡單,你要是對他動手,我是不可能坐視不理的。」

「王族的法律就是王法,范浪目無王法,我要以王法對他進行制裁,誰敢阻攔我,就以同罪論處!王族親衛聽令,將范浪當場格殺!」

王族代表竟然不顧六道天王的阻攔,下了格殺范浪的命令。

所謂的王族親衛,是王族麾下最強大的一支戰力,絕對的服從命令。他們的修鍊資源,統統都是王族提供的,平日里訓練有素,各個兇猛強悍。

隨行而來的王族親衛當場動手,十八艘星舟紛紛調轉炮口,對準了范浪所在的位置。

星舟開啟艙門,一群如狼似虎的王族親衛沖了出來,數量成千上萬,迅速布置出強大的陣法,將矛頭對準了范浪。

要是出手阻攔,就是跟王族作對,會違反王法。

這一瞬間,縱然是六道天王都有了一絲遲疑。

反而是范浪本人渾然不懼,手持著龍鎮八荒,在背後轟然張開五個至尊翼,一縱身飛上了空中,直奔那位王族代表而去。

「大膽狂徒,竟然主動飛上來送死,你就給我去死吧!」王族代表怒喝一聲,捲動手上長槍,一條條法則長帶融入到槍尖之上,綻放一點璀璨光芒。

周圍暗了下來,只剩下這根槍尖普照八方。

范浪右手持劍,左手托住空之界,身上金光一閃,化作一套金光燦燦的金陽戰甲,包裹住了他的全身,以及背後的至尊翼,做到了全副武裝。

雙方當空對決,王族代表一槍刺落,范浪當空揮劍,槍與劍之間即將交鋒。

就在這個節骨眼上,異變陡生!

原本安安穩穩端坐在陣法當中的石像,突然間爆炸開來,發出一聲驚天動地的巨響,滅世級的衝擊力擴散開來,瞬間貫徹整個極光學院,撕裂了大地,破壞了各種陣法結界,受損崩塌的建築物更是不計其數。

事情發生的太過突然,超出了所有人的預料。

范浪以及王族代表雙雙受到衝擊,難以控制的飛了出去,半空中的十八艘星舟更是被吹的東倒西歪。

六道天王要催動身上的六道金輪,這才穩住了身形。

「這是怎麼回事?」

「發生什麼了?」

「是誰在出手?」

人們全都大驚失色。

就見一道青金色光芒從爆開的石像中綻放而出,光芒直貫上下,向著遠方延伸,長度綿延到了上萬光里之外,甚至穿過了極光神國的國界線,照到了別的神國境內,這是何等的距離。

無數的至高法則破碎重組,化作不可思議的異象,環繞著四周飛舞。半空中下起了雨,每一滴雨水當中都蘊含著濃郁的能量。在宇宙的最深處,響起了波瀾壯闊的樂聲,聲音振聾發聵。

種種異象,可謂雨大**法雨,吹大**法螺,擊大**法鼓,演大**法義。

眾人都不知所措,唯獨范浪心中一凜,猜到了發生什麼。

他的「師父」提前出關了!

按照正常的發展,青玉上人本應該晚一點才會出關,現在卻提前了。

一道散發青金色神光的身影站了起來,彷彿成為了宇宙的中心點,世間萬物的一切都為他而轉。

「悟道入夢中,化作青玉石。待得石破日,宇宙一驚聲!」

青玉上人口誦全新的詩號,感嘆自身的命運變化,聲音在所有人的耳畔響起。

他緩緩騰空,外觀漸漸清晰,身上竟然一絲不掛,展現出完美的男子神軀,每一寸肌肉線條都稱得上渾然天成,達到了一種最為完美的生命形態。

生不帶來,死不帶去。

他石破天驚,打破了原來的石頭軀殼,獲得了新的生命,所以身上空無一物,什麼都沒有。

正因為能夠捨棄過去的一切,才能換來更為強大的新生。

各種至高法則向他飛來,貼在了他的身上,化作了一件新的青金色玄衣,遮住了他的神軀。他隨手一抓,至高法則立即蜂擁而至,化作了一把兵器,似槍非槍,似劍非劍,似刀非刀,似弓非弓,不倫不類,而又鋒芒畢露。

他已經脫胎換骨,不再是以前那個青玉上人,身上展現出了玄神的最高層次修為——長生境!

長生不滅,跟宇宙同壽,與日月同輝,是為長生境。

到了這個境界,距離仙人只差一步之遙,被世人尊稱為謫仙。這是武神的巔峰,站在了武道的頂點,統治各個神國的神帝,大多是這個境界。

長生境武神幾乎接近了全能,可以得到想要的一切,想要權利可以開疆擴土,想要自由可以遨遊宇宙,甚至可以改變宇宙,扭轉陰陽,重塑天地。

青玉上人的出關,震驚了所有人,大家都看傻眼了。

就見青玉上人那英俊的嘴唇微微開合,說出一句令人心中生寒的話。

「誰要殺我的徒弟?」 冰冷的聲音傳盪開來,周圍的一切都為之一顫。

青玉上人冷眼掃視,目光落在了王族代表身上,抬起手中兵器,指向了對方的鼻子:「是你?」

他移動兵器,尖端掠過眾多的王族親衛,以及那十八艘星舟:「還有你們?」

王族代表臉色變幻,心中敲起了鼓,他身為上位神,在面對六道天王的時候,都沒有生出恐懼,但是在面對青玉上人的時候,卻從心裡升起了一股懼意。他感覺對方的實力深不可測,自己絕對不是對手。

「不是傳言青玉上人已經變成石頭人了么?為何他突然冒了出來,還有這等實力,比以前強了那麼多。」

王族代表心中惴惴。

青玉上人繼續道:「你剛才不是挺囂張的么,就像是一群被人從籠子里放出來的惡犬,張嘴要去咬我的徒弟。現在你們怎麼一個個都噤聲了,倒是繼續喊打喊殺啊!」

「你、你別囂張,就算你出面又能如何,范浪當眾侮辱了王族,違反了王法,罪該萬死!」王族代表虛張聲勢道。

「真是笑話,區區的王法,在我眼裡如同兒戲,根本分文不值。今天是我破關而出的大喜之日,正需要一場祭典慶祝,我不介意拿你們這些王族的當祭品。趁我沒有徹底生氣之前,乖乖給我的徒弟道歉,然後有多遠滾多遠,這樣我還可以饒你們不死。」

「你說的才是笑話!我們王族何其尊貴,見到神帝陛下都不用下跪,怎麼可能給范浪下跪!」

「不跪,那就死吧!」

青玉上人一擊刺出,爆發出堪稱偉大的神力,連人帶兵器瞬移出去,直接出現在了王族代表身後。

下一刻,王族代表神軀崩潰,連同身上的一切化為了發光的塵霧,融入進了青玉上人手上的兵器,被徹底的吸收進去,消失的乾乾淨淨。

秒殺上位神!

范浪之前也殺死過上位神,可每次都非常的吃力,打的有來有回,險象環生。青玉上人出手,一招就把上位神滅掉了。

殺上位神比殺雞還要輕鬆,可見青玉上人現在的實力是多麼的恐怖。

這就是上位神與上位神之間的差距,到了謫仙層次,已經神鬼莫測,強大無邊。

青玉上人一言不合,當場殺死堂堂的王族代表,此舉簡直就是向王族正式宣戰,可他卻一臉平靜,根本不當回事。

在場的人們吃驚更甚,獃獃的看著青玉上人的傲然身影。

「接下來該你們了。」青玉上人用手上的奇門兵器指向了剩下的王族親衛。

「且慢動手!青玉,你別衝動,凡事好商量,你這樣大肆屠殺王族中人,會變得一發不可收拾的。」六道天王急忙出面阻攔,攔在了青玉上人面前。

「院長,我知道你的難處,也體諒你的立場,念及往日種種,我不會為難你。從現在起,我正式脫離極光學院,解除之前的導師身份。還有其他雜七雜八的身份,也一併捨棄。現在的我已經徹底孑然一身,再也不受任何束縛。哪怕極光神帝親臨,也不能凌駕在我之上,而是要跟我平等交談。至於什麼狗屁的王族王法,我更不放在眼裡。」

青玉上人口出狂言,簡直狂到了沒邊,直接捨棄了一切,與各方撇清了關係。這樣一來,他的所作所為就完全是個人行為,不會牽連到極光學院分毫。

「再告訴你們一件事情,我重獲新生,超越了以前的自己,到了新的境界,已經不再是青玉上人了,而是要更名為——金玉真人!」

金玉真人!

金玉真人!

金玉真人!

宇宙深處高歌這個響亮的名字,傳遍各個角落,向世人宣布一位新的謫仙誕生了。

世上的上位神有很多,但是謫仙少之又少,連宇宙都要為謫仙歌功頌德。

六道天王再也無話可說,等於默許了金玉真人的行為,不再橫加阻攔。

金玉真人再無顧慮,徹底的放手一搏,手持奇門兵器舉過頭頂,然後縱身瞬移,化作了一道青金色的流光,從王族隊伍中一閃而過,勾勒出一條玄妙的光線。

王族帶來的星舟瞬間破碎,顯得脆弱不堪,那些王族親衛一個個爆開,無一能夠倖免。

這些爆開的星舟,以及這些死掉的人,統統向著金玉真人手上的奇門兵器匯聚過去,融入了其中。

「就用你們來當祭品,為我放一場煙花!」

金玉真人甩動手上的兵器,打出了一道絢爛多彩的光束,一路飛上虛空,在虛空中分散成為更多的光束,猶如天女散花。

這些光束飛到了極光神國境內的各個區域,化作了美麗的煙花,一次次的綻放,每次各有不同。

王族派來的這些人,不光死了個乾乾淨淨,還被當做煙花給放了。這對於王族而言,簡直是奇恥大辱,多少年來從未遇到過這種事。

煙花不停的燃放著,還要燃放很久才會結束。

范浪見證了剛才發生的一切,心中倍感痛快,王族又算得了什麼,只要有了足夠的實力,就可以把王族踩在腳下。

這就是他選擇金玉真人當師父的原因,因為這是最好的選擇。在他剛入學的時候,有很多強者要收他為徒,都被他拒絕了,這些人跟金玉真人根本沒法比。

外人不明真相,很多都笑話范浪拜了個石頭人為師,這些人以後肯定笑不出來了,反而會嫉妒范浪的選擇。不是誰都能拜一位謫仙當師父,這之中的好處不言而喻。

金玉真人隨手一甩,手上的奇門兵器隨即消失不見。他轉身望向范浪等四名徒弟,露出溫和之色,沒了之前的凶威。

「徒弟們,為師回來了。以前是為師虧待了你們,以後我會補償的。范浪,你是在我變成石像期間拜師的,情況比較特殊,還沒有得到過我的承認。現在我正式宣布,你是我的第一百三十三個徒弟了,還不快點參見師父。」金玉真人笑吟吟道。

「弟子范浪參見師父!」范浪拱手施禮,聲音如雷。

兩人這才算是徹底確立了師徒關係。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