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你殺了?」寶純光一驚。

「剛才飛出去的光,其實是我的一道玄力分身,我用這個分身四處調查,利用天道找到了一些蛛絲馬跡,查到了那些劫匪的身份。他們是一群海盜,專門賺這些不義之財。我把他們全都殺了,丟失的貨物追回了七八成,還把海盜的家底都掏了個空,算是挽回了損失。」

范浪說的輕輕鬆鬆,彷彿只是一件微不足道的小事,旁人就不這麼覺得了。

本人巍然不動,直接派出分身查明真相,將一群海盜殺個乾淨,才一頓飯的功夫,就把問題解決了。

真是想不服都不行。

「還是盟主厲害,我們跟盟主相比,實在太無能了,慚愧,慚愧啊。」寶純光低頭道。

「無妨,別太自責了,越是家大業大,越容易出問題,你們儘力就好。」范浪安撫了兩句。

散席后,范浪跟寶純光等少數骨幹進行了一次密談,將幾張滿滿當當的儲物卡給了這些人,讓他們拿去進行販賣跟拍賣。

這裡面塞滿了各種財物,最高的是十二星級,低級的更是數不勝數,總價值至少上億靈幣。

小小的儲物卡拿在手中,給人的感覺沉甸甸的。有這麼充足的貨源,拍賣會永遠不愁沒有東西可賣。

有了錢,就可以雇傭更多的強者高手效力,壯大星雲盟,形成一個良性循環。

辦完了正事,范浪辦了一些閑事,讓那位女刀客跟自己隨便走走。

小島邊緣自然有沙灘,兩人在沙灘之上漫步,霜踏沙無痕,范浪卻故意踩出一串腳印來,童心滿滿。

霜是個寡言少語的女人,纖細的腰間挎著直刀,一路上不言不語。

「你感覺現在的拍賣會跟以前相比如何?」范浪隨口問道。

「當然比以前好,規模更大了,賺的錢更多了。當初你把拍賣會的家底掏空,我以為拍賣會將要沒落,沒想到會有今天。」霜回答道。

「這就叫做順我者昌,但凡是站在我這邊的人,都會得到好處,欣欣向榮。」

「下一句就該是逆我者亡了吧?」

「沒錯,今天死的那些海盜就是例子。」

「你現在的實力,確實深不可測。今天你釋放出去的那道分身,我甚至都沒看清楚,速度太快了。才短短時間不見,你的實力就已經遠遠超過了我。」

「這一路上,我超越了太多人。」范浪感慨道。

兩人一直聊到無話可說,看了一會兒海景,然後作別。

之前范浪總是對那張銀色面具後面的容貌很好奇,剛才動了一探究竟的念頭,以他現在的實力,當然能辦到,甚至不會被霜察覺。

但是他最後打消了這個念頭,沒有付諸實施。

有時候,未知的才是最好的。

……

范浪是大忙人,不能在寶島上待太久,明天就得走了。

來的當晚,天縱丹聖忽然聯絡上了他,動用那個傳承玉簡傳來消息。

「范浪,為師有要事跟你說。」天縱丹聖用意念發聲,在玉簡的世界里,虛構出了自身的影像。

「師父想說的該不會是靈山的事情吧?」范浪問道。

「不,靈山的事情放在一邊,我要跟你說的是另外一件事。」

「師父請講。」

「之前發動流星的兇手,我已經查清楚了,知道了她的身份。」

范浪聞言心中一凜,立即追問道:「是誰?」

「是天水聖院的院長水玲瓏!她為了殺你,做了兩手準備,先是發動心魔大軍,接著天降流星,重創炎龍學院。如果不是你非比尋常,只怕凶多吉少。」天縱丹聖沉聲道。

「水玲瓏,原來是她搞的鬼。」

「天水聖院與我們炎龍學院水火不容,發生過很多次爭端,再加上天水聖院已經投靠了聖光大陸,傍上了聖帝梵剎,難怪她會出手對付炎龍學院。這一筆筆賬,我會跟這個老太婆慢慢算清楚的。」

范浪沉默,進行了一番思考,想通了一些關鍵,有了報復計劃。

「師父,這件事就不牢你費心了,全權交給我來處理吧!半個月內,我會取了水玲瓏的性命,一個月內,我要讓天水聖院徹底毀滅!」

范浪主動請纓,一身騰騰殺氣! 姜小時,「………」早上才換過葯、官陽說的是一天一換啊!現在好像是不需要換藥的。

「五叔……」

傅辰修轉身的動作停頓,沉著一張俊臉盯著姜小時。

姜小時突然一下腦子轉過彎來過後,把到嘴邊的話給活活的咽回去了,本來想說五叔你不用換藥的,改成了,「五叔,我陪你去換藥。」

姜小時跟傅辰修離開病房,楚含語才感覺自己活過來了,天啊!還好她沒有說傅辰修的其它什麼壞話,這要是被傅辰修聽去了,她估計一定會被傅五叔給記上一筆的,可怕,太可怕了。

話說陳北青不是在門口嗎?為什麼他沒有通知她傅五叔來了,想到這裡楚含語就從沙發上騰騰的跑出病房外面,視線慌晃了好幾圈都沒看到陳北青的身影,沒看到人就準備打電話找人,「陳北青你在那裡?」

陳北青手裡提著幾盒小點心還有兩杯奶茶站在離楚含語不遠的地方,「妞妞轉頭我在你後面。」

「你去那裡了?」楚含語兇巴巴的跟陳北青說話。

陳北青晃了晃手裡的東西,「你跟姜小時聊天沒有零食怎麼能盡興,我買了下午茶你們兩個慢慢聊天。」

楚含語看著他手裡的東西,心臟瞬間感覺被一團暖暖的情緒給包裹住,陳北青給了她太多不一樣的感覺。

「小時被傅五叔叫走了,這些小吃都用不著了。」楚含語說。

「那扔掉。」

陳北青順手就想丟在旁邊的垃圾桶里,卻被楚含語給制止了,「扔垃圾桶多浪費啊!你陪我一起吃啊!」

「好。」陳北青嘴角上揚。

…………

姜小時跟傅辰修並沒有回病房而是去樓頂走了走,「五叔,你還不高興啊!我錯了,我應該在回來的第一時間就去找你,不好沉著臉了,笑一笑。」

傅辰修看著一臉認錯態度良好的姜小時,「緊繃的臉色稍微好看了點。

「五叔,莫祖元已經被判刑了,過幾天我們就回家吧,我好想爺爺。」姜小時看到他臉色好了許多,繼續撒嬌賣萌。

傅辰修捏了捏她的臉頰,皺著眉頭說,「瘦了。」

姜小時自己捏了捏自己的臉頰說的,「有嗎?沒有吧!還是很多肉啊!」

姜小時住院這段時間是瘦了,以前臉上還有嬰兒肥,現在已經沒有了,小臉都有點尖了。

傅辰修眯了眯眼,隨後放開她,說了一句讓姜小時摸不著頭腦的話,「不好羨慕別人,五叔能給你最好的。」

姜小時聽的雲里霧裡的,呆萌萌的說著,「五叔,我不羨慕別人啊,我擁有的東西都是別人羨慕我。」

華娛之瘋狂年代 傅辰修看著她呆萌的樣子,嘴角微微上揚,「嗯,所以以後我們讓別人更加的羨慕我們好不好。」

「好。」

「我們明天就會瑞城,你回家看看老爺子,他很是想你。」

「嗯。」

…………

監獄

莫祖元跟金潤澤單獨見面,「我讓你準備的東西都準備好了吧?」

「嗯,不過莫總,我最近被他們盯的很緊,你最好讓許家山幫我把背後的人給解決掉。」金潤澤說。 「范浪,你有把握殺了水玲瓏,滅了天水聖院?」天縱丹聖問道。

「我不是莽夫,既然誇下海口,自然有我的底氣。當水玲瓏可以交給我來殺死,至於消滅天水聖院,當然需要炎龍學院出兵出力,畢竟我一個人胃口有限,吃不下這麼大一塊肉。」范浪斷然道。

「水玲瓏的年紀跟我相仿,底蘊深厚,可不是那麼容易殺的。」

「以有心算無心,到時候我會略施小計,狠狠坑她一把,而不是跟她硬碰硬。」

「你現在羽翼豐滿,已經有了玄神實力,有你出手,我還是放心的。好吧。這件事就交給你來辦,但是千萬記住,不要強求,有什麼需要儘管跟我說,炎龍學院會鼎力相助。」

「好,徒弟明白!」

「天水聖院跟我們鬥了這麼多年,也該分出個結果了。我們兩家冤冤相報,永無休止,除非一方毀滅,才能結束一切。」

說到這裡,天縱丹聖的身影淡化消失,彷彿夢幻泡影,他的聲音也戛然而止。

范浪閉目沉思,把剛才的計劃重新想了一遍,每個細節都考慮到了。

之前他殺死過一名玄神,現在要去殺第二個!

這次行動,不光是要復仇,還要見一位故人,對方與他孽緣深重,已經很久沒有見過面了。

其實他知道對方身在何處,只是一直被各種事情牽絆,一直沒有時間去與之相會。

每個人的命運就像是一條線,所謂的緣分,就是將兩根線擰在一起。

要是糾結成一個亂糟糟的線團,那就是孽緣。

……

神浩星,意為神州浩土,在這片神奇的土地上,處處都是奇迹。

騰龍大陸大西方的邊界,這裡有一座山谷,名為「空幽谷」,其中暗藏玄機,十分特殊。

空幽谷原本是一處錯亂的空間,這裡的空間是混亂的,就好像打碎的鏡子,每一塊碎片,都可能連接到另外一處空間。這些支離破碎的碎片,胡亂的拼湊在一起,組成了這座山谷。

後來有一位玄神強者,動用通天手段,對這裡加以改造強化,使錯亂的空間變得更加錯亂,彼此環環相扣,四通八達,造就了一座空間迷宮。

這裡的複雜程度,連玄神都會感到頭痛,沒人能畫出這裡的詳細地圖。

這些特徵,導致空幽谷成為了避難跟隱居的絕佳地點,閉著眼睛往裡面一鑽,找一處僻靜的角落安身,別人就再也找不到自己了,連自己想出去都難如登天。

空幽谷存在了很多年,陸陸續續有人進住,裡面到底有多少人,沒人知道。

山谷之內的一個角落裡,有一名女子已經在這裡住了很久。

她叫做昭曉曼,原本是天水聖院的學生,學院里卧虎藏龍,她的天賦在學生當中只算是中游而已,並不如何出眾。

反倒是她的容貌更加吸引眼球,是學院里公認的大美女,身邊總是招蜂引蝶,從不乏追求者。

她本以為自己的人生會按照這個軌跡發展下去,卻沒想到一個意外打亂了她的人生。

她竟然是覺醒者!

第一次徵兆是一場夢境,她夢到了自己的前世,夢中的景象恢弘壯麗,茫茫宇宙中懸浮著一座宮殿,規模之大,超越星辰。

她的前世一身盛裝打扮,穿著金色的長裙,渾身珠光寶氣,無數的人跪在她的面前,人山人海,無邊無際。

所有人都在高呼著「殿下萬壽無疆」。

自從這場夢境之後,她的身上開始顯現出一些覺醒者的徵兆,有一次覺醒爆發,甚至驚動了院長水玲瓏。

身為覺醒者,是一件利弊參半的事情,有好處,也有壞處。

覺醒了前世的力量,雖然可以變得強大,但是會失去自我,甚至有可能被前世的意志所吞噬,從此徹底消失。

發現自己身為覺醒者之後,昭曉曼並不高興,而是惴惴不安。

一次偶然的機會,讓她偷聽到了一些風聲,她聽說院長水玲瓏打算用特殊手段加快自己覺醒,還要在自己身上下一些禁制,免得自己覺醒之後,脫離天水聖院的掌控。

得知這個消息,對她簡直是五雷轟頂,她一狠心,就逃離了天水聖院,四處躲躲藏藏,期間曾經逃到過一個名為七雄國的小國家,直到最後來到了這裡。

對於她而言,空幽谷是個藏身的好地方,可以避免被天水聖院發現。

以前,天水聖院是她的求學之地,現在,卻成為了她的噩夢。

她不希望自己覺醒,更不希望自己被人操控,淪為一個傀儡。

所以她躲在了這裡,要避免這些厄運發生。

只要她不去觸發覺醒,就可以將覺醒的進度放慢,甚至一輩子都不覺醒。

不管是誰,都希望將命運掌握在自己手中,而不是被別人擺布。

此時此刻。

昭曉曼手捧著一個小本本,提筆在半個「正」字上多添了一筆。

這個小本本是她用來記錄時間的,上面已經寫了密密麻麻很多個正字,每添一筆,都意味著又過去了一天。

總裁,結婚先試用 「這已經是第三百八十八天了,也不知道我還要在這裡躲多久,難道要躲一輩子?」

昭曉曼傷懷不已,幽幽輕嘆了一聲。

「只有這裡還算安全,要是到了外面,隨時都可能被天水聖院抓回去。只有到到了玄神境界,我才能跟天水聖院抗衡,可是這太遙遠了,我現在不過是玄帝而已。要我修鍊到玄神,不知道要多久。十年,五十年,一百年?」

昭曉曼搖搖頭,看不到任何希望。

她只能孤零零的呆在這片獨立空間,完全與世隔絕,其中苦楚,唯有自知。

整個空幽谷,其實是由許多獨立空間組成,每個獨立空間彼此連接在一起,昭曉曼藏身的地方,是其中一小塊。

理論上講,其他人也有可能闖到這裡,只是幾率微乎其微,至少這一年多來,她連個鬼影都沒看到。

「再修鍊一段時間,然後就去休息吧。想太多也是無用。」

昭曉曼轉身就要進屋,她在這裡搭建了一座木屋,是她的棲身之所。

就在她剛轉身的功夫,後方的空間突然激蕩起來,閃現出一道男子身影! 「我把這個簽了你帶給許家山他自然會幫你。」莫祖元在莫氏的股權轉讓合同上面簽字,與其讓股份流落到莫江湘的手裡,還不如給許家山,讓他幫忙把莫祖元給解決掉,只要他出去什麼都可以在重新來過,現在他就是要換的這個生的機會。

「莫總,這個代價太大了,我們可以用其它的跟許家山換取。」金潤澤不贊同莫祖元把莫氏的股份給白白送出去。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