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Home
  • 未分類

一時間整個KTV的人幾乎都受不了全走光了。這個時候老闆也趕了過來,一看這場面氣的差點避過氣。

而早就回來的韓彬卻遠遠的看著這場笑話,心裡偷笑,給馬威等人下藥的時候,順便在裡面添了點東西才會那麼臭。「這可是才剛剛開始。」

差不多過了一個小時,才不斷有警察,小混混來到這家KTV,但凡一進去就握著鼻子跑出來,各個臉色都變黃了。

等馬威等人出來,也是差不多兩個小時以後了,這個時候的馬威捂著肚子,臉色蒼白無力,被幾個小混混摻著上了車。

「嘭!」

一開車,車胎瞬間被扎破,馬威的臉色已經變成了黑色,狠狠地罵到。「給我查,到底誰他媽在搞我,要是被我知道,老子要弄死他。」

「知道了,老大,我一定找到那個暗算老大的人。」馬威身邊一個小混混趕緊點頭哈腰。他可是知道老大這次真的發了大火了,這次被整得太慘了。

車胎被爆,馬威等人在怒也沒辦法只能換其他車。可這個時候一幫小混混開來的車全部被報了車胎,這個時候馬威簡直是暴跳如雷。

看著打車離開的馬威,韓彬也沒有跟上去,今晚這一出已經夠馬威受得了,估計他還要在廁所蹲幾天,而且注意力也不會在放在自己身上了。

出了這口惡氣,韓彬總算能好好的睡一覺了。

在家呆了兩天之後一大早,韓彬就早早起床,開始收拾東西,每天面對老媽永無休止的嘮叨,這樣下去他估計會崩潰了,正好趁著高考完兩個多月的時間,他好出去轉轉開開眼界。

而且這個事情昨天和老媽也商量過了,讓韓彬去在蘭州的他表哥那邊。

不過韓彬也不想去,過幾天就要五月初五端午節了,趁著機會他可是要去一個地方。

收拾好東西,直接給老媽留了紙條,背起包包就走,而且昨天他也買好了所有的車票。

來到汽車站,正好趕上了去長安的汽車,九點鐘長途汽車就發車了。

發車之後,沒過多久,老媽就打來電話。「喂,老媽,我就是去長安玩幾天,我的幾個同學也在那邊,一起玩玩,然後直接轉車去蘭州。」

傾戀絕顏之亂世覆天 這次老媽卻沒有再罵韓彬,反而囑咐了幾句注意安全之類的話。韓彬隨便答應了,就掛斷了電話。

看著車窗外不斷閃過的影子,韓彬感覺這一切好像在做夢一樣,自己擁有了超能力,轉眼間又把馬威一幫人給整得到現在還沒恢復過來呢。

現在又獨自踏上了去往一個他從未去過的地方,這也是他長這麼大第一次去那麼遠的地方。

以後的路是福是禍誰也沒法預料。 ?差不多中午的時候,汽車到了長安,一下車就看到熙熙攘攘的人群,一個個走的飛快,感覺身後被狗攆一般。

初來乍到,韓彬背著包包出了汽車站,一出汽車站,韓彬就找警察叔叔問路。

很有禮貌的謝過警察叔叔,坐上公交車向著火車站前進。一路上過往的車輛,繁華的街道,路過的人群,都讓韓彬覺得新奇不已,就跟劉姥姥進大觀園一樣。

來到火車站,人太多了簡直能踩死人的,找了個飯館吃了頓飯,結果一碗面被黑了二十塊,才讓韓彬知道外面的世界真他媽的黑啊,簡直跟搶劫一樣。

吃過飯,隨便買了點東西,韓彬去取了車票之後就進站,卻被鋪天蓋地的聲音給吼得耳朵發麻。

不過這個時候韓彬就看到前方不遠處一個個子不高,瘦瘦的男人總是在人群里一擠,順手牽羊走了別人的手機或者錢包。

「小偷?」這個時候韓彬頓時來了興趣,主動迎上去,那個小個子男人眼看著韓彬過來了也主動迎上。

在兩人擦肩而過的一瞬間,瘦弱男子身體微微一斜,一把就向著韓彬的兜里摸過來,這個時候韓彬也伸出手一把抓住瘦弱男子的手腕,用力一捏,而後撒開手急竄出去兩步。

「啊!」一聲凄厲的慘叫聲在整個候車大廳內傳開來,周圍所有人都轉身看了過來。

這個時候沒走幾步的韓彬也轉過身來和其他人一樣看向那個瘦高個男人。只見其一只手顫抖著,另一隻手扶著,臉上的表情也快扭曲到了一起。而這個時候他身上兜著的那些錢包手機一下去全部掉到地上了,簡直跟下雨一樣。

看到這一幕,頓時有人大叫道。「小偷啊!」

瘦弱男子這個時候知道事情不好了,趕緊要溜,卻被旁邊幾個人直接給抓住了。正好這個時候火車站的警察也過來了,看到這一幕,直接說到。「你好,請跟我們走一趟。」

看著被警察帶走的小偷,韓彬心中也洋洋得意了幾分,協助警察叔叔抓小偷這可是良好公民的美德哦。

心情不錯,吹著口哨在候車大廳找到了去江州的候車室,轉了好幾圈終於找到了一個座位。

坐下來等著,火車要等到下午七點鐘才開始檢票,這才兩點鐘啊,只能坐等。

沒一會兒四個身材魁梧,滿臉橫肉,長得凶神惡煞的走了過來,站在韓彬面前,周圍人一看趕緊起身躲開,韓彬見此也準備起身,卻被一個臉上有疤的男子一把按住。

四個人圍了一圈相繼坐下來都看著韓彬,一個坐在韓彬身邊的黑短袖男子重重的拍了拍韓彬的腦袋,低聲說到。「小子,你第一次出門吧,在這種地方也敢逞英雄。別以為沒有人看到。說,剛才把我兄弟怎麼樣了?」

韓彬這個時候則是一愣,還沒等他說呢,一把掌就拍在他的臉上,同時他也感覺到一柄刀遞到了自己腰間。

「大,大哥,我真不知道那是你兄弟啊,他要偷我錢包,我只是擋了一下,而且我也沒把他怎麼樣啊,只是輕輕碰了一下他而已。」韓彬一副膽小怕事的模樣,沮喪著臉說到。

「沒怎麼樣?輕輕碰了一下?」臉上有刀疤的男人抓著韓彬肩膀說到。「起來,跟我們走!」

這個時候韓彬滿臉的恐懼,看著刀疤男人的神色都快要跪地求饒了。不過此時韓彬的心裡卻是偷著樂,差點就大笑出來了。

被四個大漢夾在中間,韓彬就如同一個小雞一般被帶走,這個時候周圍的人看到這一切都視若無睹一般。

出了火車站,順著旁邊的一個小巷子里進去,轉了幾個彎之後來到一間屋子裡,那個刀疤男人一腳將韓彬踹在地上,抓著韓彬的包撕開一看,裡面全是衣服,直接丟過去砸在韓彬身上,罵到。「媽的,一個窮鬼,錢呢?」

這個時候韓彬站起身來,拍了拍衣服,臉上之前的恐懼一掃而光,看著刀疤男人說到。「你們是要錢啊?」

「媽的,誰讓你站起來了!」聽著韓彬的語氣,四個大漢頓時不爽,尤其是刀疤男人,眉頭一皺,從桌子底下抽出一把西瓜刀,罩著韓彬的腦袋就砍了過去。「媽的,敢在我的地盤耍橫,真是不知死活。」

眼看著西瓜刀直接砍了過來,韓彬伸出手一把握住了西瓜刀,瞬間讓四位大漢愣了。

在愣神的一瞬間,韓彬一腳踹過去,直接將刀疤男人給踹飛出去,砸在牆上摔了下來。

「媽的,砍死他!」這個時候其他三個人也反應,各自抽出一把西瓜刀也罩著韓彬砍了過來。

面對這三人,韓彬順手就將西瓜刀給扔了過去,沖在最前面的那個大漢見此身體一協躲過去了,可是韓彬身體上金光一閃直接撞了過去。

那個大漢就像皮球一般直接拋飛出去,剩下兩個大漢這個時候見此情形竟然直接把手中的西瓜刀給扔過來。

對此韓彬根本沒有躲閃,兩步就衝到兩人身前,西瓜刀砍在身上就跟撞在石頭上一般直接斷了。

而韓彬可沒有打算就這麼結束,呼起巴掌卯足了勁兒,一把抽在一個人的臉上。

那個飛出去的同時,也有著幾顆牙齒飛了出了。剩下最後一人紅短袖男子見這個情形頓時感覺不對了,身體顫抖著掏出一把刀,哆哆嗦嗦的說到。「你,你別過來,我可有刀的。」

看到這一幕,韓彬頓時想起了古惑仔,原本他們幾個是混混,怎麼現在感覺反而他們成了受害者一樣。

順手從地上撿起一把西瓜刀,掂了掂手裡的刀,韓彬說到。「我也有刀。」

「噗通!」這個時候紅短袖男子噗通一聲直接跪地上了。「大哥,大哥,饒了我吧,是我有眼不識泰山,饒了我吧,以後我再也不敢了。」

韓彬也沒想到這紅短袖男人直接慫了,眼睛一轉突然間陰笑著。揚起手中的西瓜刀向著紅短袖男人當頭砍了下去。

只是還沒能韓彬砍下去,紅短袖男人直接一翻白眼暈了過去,同時發出一股尿騷味兒。 ?這個時候趴在地上刀疤男人臉色漲紅,也試著爬起來,韓彬走過去一腳踹在刀疤男人的身上,直接將其踹趴下,西瓜刀架在刀疤男人的脖子上說到。「你不是很牛逼嗎?不是挺橫的嗎?怎麼趴在地上起不來了。」

「哥,我錯了,你大人有大量饒了我吧。」這個時候刀疤男人也不敢再硬氣,哭喊著直接求饒。

「饒了你?」韓彬看著刀疤男人,架在脖子上的西瓜刀更是一緊。「媽的,你可是打了我好幾巴掌,也踹了我好幾腳,說吧怎麼辦?要麼我也砍了你的手腳?」

「哥,哥,饒了我吧!」頓時刀疤男人哭喪著臉身體顫抖著說到。「我給你錢,你要多少我都給你!」

「錢?」韓彬頓時來了興趣,興緻沖沖的說到。「那你準備出多少錢買你的手和腳啊?」

「一萬!」刀疤男人直接說到。

「一萬?看來你的手腳也不怎麼值錢啊。」韓彬拿下架在刀疤男人脖子上的西瓜刀,在其腿上輕輕抹了一下,嚇得刀疤男人直接大喊到。「十萬,我出十萬!」

一聽十萬,韓彬頓時也心動了,畢竟對於他來說別說十萬了,他連一萬塊都沒有摸過。「趕快,我要現金!」

此時,刀疤男人也不知哪來的力氣直接爬起來,跑進屋裡,不一回事拿著一個塑料袋出來遞給韓彬,滿臉笑容說到。「哥,這是十萬,你數數。」

「料你也不敢騙我。」韓彬看也沒看,直接塞包里,拍了拍刀疤男人臉說到。「沒想到挨了幾巴掌還能賺這麼多錢,要不以後你多找我幾次吧。」

「哥,饒了我吧。我不敢了,再也不敢了。」刀疤男人陪笑著滿臉的汗。

這個時候韓彬也沒有再說什麼,丟了西瓜刀,然後笑著看向刀疤男人,頓時一巴掌扇過去直接將刀疤男人給打飛,說到。「打我臉的你也是第一個人。」

推開門,韓彬走了出來,這邊巷子里也沒有多少人,順著之前來的道,韓彬出了巷子。

看到火車站的人來人往,這個時候韓彬鬆了一口氣,同時憋的一口氣也泄了,心撲通撲通的跳個不停,他感覺腿都有些軟了。

剛才那種事要是換做一個普通人誰不害怕。雖然這幾天他身上發生了一些變化,有了特殊力量,可是面對這種事他還是第一次,他還是一個普通人的心態會害怕。

不過他懷了抱著包包,摸著包里剛剛敲詐來的十萬塊錢,也感覺美滋滋的,這下總是不用再那麼窮了。

「找個地方把錢存了吧,這樣揣著也不安全。」打定主意,在火車站周邊轉了一圈終於找到了地方,存了錢之後也沒有再進站。而是找了快餐店,要了杯喝的,才真正松下一口氣,頓時也感覺精神上有些累了。

坐在那裡,拿出電話找到那個再熟悉不過的電話號碼,直接撥通。

「喂,這幾天還好嗎?」

「還行,你有什麼事嗎?」

「快過端午節了,我想去找你,陪你過節!」

電話那頭顯然被驚到了。「還是算了吧,那麼遠你過來幹什麼。」

「我已經買好了火車票,這會已經在長安了,晚上七點的火車,到江州估計就到了明天中午了。」

「你不是在說笑吧?真要過來了?」

「是啊,我們都快半年沒見了,我想你了,剛好高考完了有時間,陪你過端午節不好嗎?」

「沒事,你要過來就過來吧,過來了給我打電話,我去接你。」

……

時間過得很快,快七點了,韓彬進站準備蹬車,一路檢票,上了火車。

在坐上火車之後,看著車外的場景和不斷湧上車來的人群,一瞬間韓彬總有用說不出的感覺,感覺世界彷彿距離他是那麼近,卻又那麼遙遠。

閉上眼,戴上耳機,聽著那首《我好想你》,半年沒見了,真的很想她。

火車上一整晚,韓彬都沒有睡著,看著窗外的黑夜,突然間他有種自己就是黑夜的感覺,莫名的心裡有想起了她。

直到第二天早上,韓彬給她發了消息自己快到了。差不多中午時分,火車準時到站。

出了車站,韓彬一眼看過去竟然沒有找到她,眼睛精光一閃,千里眼掃視過去,在火車站依舊沒有找到她的身影。

替嫁悍妻:老婆我都聽你的 韓彬透過千里眼去找她,一眼望過去,周圍數里之內的人和物都一一顯現在他的眼中。

足足用了數分鐘韓彬才發現她還在一輛公交車上。見她還沒有過來,韓彬只能找了個涼快點的地方歇會。

不得不說這南北方差異的確太大了,在家的時候韓彬也感覺不到天氣能有多熱。可是現在到了江州,一下火車就一股熱氣悶過來差點讓他暈倒。

一邊等,一邊看著公交車上的她,差不多半個小時才等到,韓彬站在那裡水都喝了三瓶了。

當她來到韓彬身前之時,瞬間韓彬心中湧現出一股衝動,一把緊緊的抱住了她,半年以來的壓抑和不斷爭吵帶來的煩惱一閃而過,就連一夜沒睡的疲憊也瞬間消散。

把她抱在懷裡,和透過千里眼看到她完全不是一個感覺,這一刻韓彬才發現他的世界是真實的,發現在他身上的一切都是真的,不是那麼的奇幻。

鬆開她,看著和以前判若兩人的她,長長的黑髮飄逸,白色的短袖搭配牛仔短褲,一雙高跟鞋顯現出他修長的美腿,差點讓韓彬看呆了。此時的韓彬感覺她真的好漂亮,忍不住親了她一下,心中開懷說到。「你瘦了,不過越來越漂亮了,在這邊還過得好嗎?」

此時的點了點頭,看著滿臉笑意的韓彬,抵過一張紙巾說到。「你先擦擦汗吧。」

接過紙巾,隨手擦了擦額頭上的汗,但韓彬的目光卻一直停留在她的身上,說到。「這南方的天氣和北方還真不一樣,我一下火車就跟進了蒸籠一樣。」

「這邊的天氣的確很熱,這幾天還好,前幾天剛下雨了,今天的天氣還不算熱。」此時她的臉上也沒有什麼神情,看著韓彬直接說到。「給你說了你不用過來,你怎麼不聽呢,這麼遠過來你不怕啊。」

「嘿嘿,我不怕,這有什麼好怕的。」韓彬笑著,拉過她的手說到。「能過來陪你過節,跑再遠我也不怕。」 ?出了火車站,等來公交車,上了車一路上韓彬看著她,也不知道她在想什麼,不過能看到她韓彬就覺得心裡很開心,能夠這麼遠的異地他鄉陪她過節,韓彬很滿足。

差不多快一個小時了,倒了兩趟公交車才到地方,一下來韓彬就看到,江州學院。

不過現在韓彬可還沒吃飯呢。「先找個地方吃點東西吧,我到現在還沒吃飯呢。」

「這裡吃的和我們那邊不太一樣,你可能吃不習慣。」

「沒事,隨便吃點麵條就行了。」

她帶著韓彬從一個小巷子里進去,轉了個彎進了一家麵館。隨便要了兩碗拉麵,一會就上來。

說實話韓彬還是第一次吃到這樣的麵條,一點沒有嚼頭,麵條就是軟綿的,味道的確不怎麼樣。

隨便湊合的吃了點,出了麵館找了個賓館開來了間房,韓彬去洗了個澡,換了身衣服總算能感覺到清爽涼快了一些。

下了樓到了大廳,看到她正等著,韓彬說到。「洗好了,我們走吧,去哪玩?」

「天氣太熱了,也沒有什麼地方可去,我帶去看看我們學校。」

「好啊,我可是第一次去大學。」說著韓彬的確有些小興奮。

「晚上我們那邊的一些老鄉同學要舉辦個聚會,你去不去?」

「你說去那就去吧,只要你玩的開心就好。」韓彬點頭說到。

進了江州學院,韓彬第一個感覺就是大學就是大學,真是大啊。可是緊接著第二個感覺就是這天氣簡直不敢動,剛剛洗了澡,這麼還多久衣服又濕透了,做為一個地地道道的北方漢子,韓彬都有種熱暈過去的感覺。

大概轉了一圈,韓彬去買兩杯冷飲,兩人就找了個地方坐下休息,要是再轉下去韓彬感覺自己都快要中暑了。

喝了口冷飲,的確涼快了一下,看到對面的她,韓彬說到。「大學就是大啊,不過這南方的天氣的確受不了啊。」

「你不應該過來的,要是出了什麼事怎麼辦。」

看著她有幾分責備的神態,韓彬笑著搖了搖頭。「真沒事,我這不好好的嗎?」

人開心了,感覺時間的確過得很快,天色逐漸暗了下來。聽著她打了個電話,對韓彬說到。「其他人都在船校等著呢,我們過去吧。」

點了點頭,兩人出了江州學院,打著公交車就過去了。

昨天晚上一夜沒睡,今天被熱了一天,汗就沒有停過,韓彬這個時代有了幾分困意。

坐在公交車上靠在椅子眯了一會,也不知道過了多久,韓彬被搖醒。「到了,下車吧。」

看了車,看到韓彬臉上的疲倦,說到。「要不你還是別去了,回賓館好好睡一覺吧。」

「沒事,眯了一會已經好了。」說著韓彬搖了搖頭,拉起她的手,沒想到卻被她抽掉,看著韓彬說到。「其他人都是一個人,我們拉著這樣不太合適。」

這個時候韓彬也沒有多說什麼,只是點了點頭。「怎麼都行。」

進了所謂的船校,這時的韓彬也沒有再去注意,只是跟著她走著,也不知道怎麼拐的就來到一片廣場,有三四個男的和一個女的,只見她過去打招呼。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