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Home
  • 未分類

一道充斥著毀滅氣息的劍氣,透劍斬去。

咻!

轟!

對面的山體出現了一道將近百丈長的劍痕。

莫宇辰異彩連連的看著手中的劍,高興的自語道:「劍道意志,小成!」

「想必,以我現在的實力,就算是遇到凝丹一重的修為,也足以與之一戰吧!」

莫宇辰臉上露出了滿意的笑容,開始收斂了身上的劍意,結束了這一次的悟劍之行,往山下走去。

……

然而,他前腳剛走,後腳立即有一位老得掉牙的老者,出現在莫宇辰剛剛所站的位置上。

「好濃郁的毀滅氣息,該不會是那小子遺留下來的吧。」

老者望著莫宇辰的背影,不可置信的說道。

旋即,老者悄無聲息的跟在莫宇辰背後,準備看看他到底是哪一座主峰的弟子。

可是,沒想到,老者卻發現,莫宇辰最終卻是往外門的方向走去。

氣得他當即就轉身往紫霄大殿掠去。

「紫劍魂,滾出來。」

老者還未入門,已經怒氣沖沖的直呼紫霄劍宗宗主的大名。

「老祖宗啊,您老人家怎麼來了。」

紫劍魂本來在修鍊之中,可是,聽到來人的聲音之後,他一刻都不敢耽誤,立即迎了出來。

不為別的,就為來人的超然身份。

想想都知道,整個紫霄劍宗敢對宗主大人大呼小叫的,也唯有這個宗門的老祖宗而已。

「我問你,為何外門的弟子,可以隨意進出悟劍涯修鍊。」

「難道你忘了祖宗定下來的規矩嗎?」

老者一點都不買紫劍魂的帳,臉上露出了怒容。

看得出來,這紫霄劍宗的老祖宗,對於規矩是十分的重視。

「老祖宗,您聽我解釋。」

「那孩子雖是外門弟子,但卻也是紫劍德的親傳弟子。」

「所以,才能破例讓他進那悟劍涯修鍊。」

紫劍魂兩手疊放,惶恐的對著眼前的老祖宗,如實稟報道。

駐馬太行側 雖然他是一宗之主,但是,面對這修為通天的老祖宗,紫劍魂也是非常的無奈。

「哼,劍德那小傢伙呢,怎麼沒見到他。」

「這都幾年了,也沒來看看老祖我。」

老者冷哼一聲,在紫劍魂的迎合之下,邁進了紫霄大殿。

旋即,繼續說道:「趕緊去,將他找來。」

「就說,老祖要檢驗他這幾年的修為。」

…… 聽到老祖宗的吩咐后,紫劍魂不敢耽誤。

當下,立即派人去將執法長老紫劍德找來。

可是,那執法長老紫劍德聽說是劍宗的老祖找他,而且還要檢查他的修為時。

嚇得連滾帶爬的逃出紫霄劍宗,借口是去追拿叛離宗門的叛徒。

紫劍德從小在紫霄劍宗長大,怎麼可能會不知道,這老祖檢查修為從來都是一頓暴打。

現在的他也學精了,只要不被當場逮住,能找借口逃就找借口逃走。

不然的話,只能是自己一副皮囊受苦而已。

……

紫霄大殿中。

紫劍魂聽到下面弟子的稟報,臉頰上的肉直抽,心中早就對紫劍德破口大罵起來了。

可是,他這一刻卻一點都不敢表露出來,不得不替那個混蛋遮掩:

「老祖宗,您也聽到了,那劍德他去追拿叛逆了……」

「哎,真是辛苦他了。」老者嘆了一口氣說道:「這劍德也有一把年紀了吧,還總是這麼東奔西走的,不容易啊。」

「不容易個屁,那小子都逃了,還不容易。」紫劍魂站在一邊,魂不守魄的暗罵道。

然而,那老者根本就不知道實情,反而瞪了他一眼:「真不知道你這宗主整天在幹什麼,多向你弟弟學學。」

「是是是,老祖教訓得是!」紫劍魂強忍著心中的不滿,陽奉陰違的應聲道。

「好了,我回去了。」

「等那劍德回來,叫他帶上他的新弟子來見我。」

老者站起身,罷了罷手,跟紫劍魂交代到。

隨後,大搖大擺的離開了紫霄大殿。

「恭送老祖!」紫劍魂強撐著笑臉,恭敬的送出來。

……

紫霄劍宗外門,山洞之內。

自從莫宇辰從悟劍涯回來之後的三天里。

他一直呆在自己的洞府中閉關,整理這些日子以來,在悟劍涯所悟到的東西。

呼哧!

頓時,莫宇辰陡然睜開眼睛,深邃如墨的眼眸中,激射出兩道璀璨的劍芒,激射在洞府的石壁上。

在這一剎那間,一股強橫的氣息從莫宇辰的身上爆發出來,在整個洞府之中,狂暴的肆虐。

「莫哥哥……」

這時,洞府中,響起了小公主難受的呼喚聲。

莫宇辰聞聲,迅速收斂自己身上那駭人的氣勢,眼眸之中的劍芒也在這個時候漸漸的消散,恢復了往常那般模樣。

「小丫頭,你怎麼了!」

莫宇辰下了石床,快步走到隔壁,關切的問道。

小公主癱軟在床上,嬌喘連連,幽怨的看著他:「莫哥哥,你剛才的氣息好可怕,我都感到要窒息了。」

「呃,你現在沒事了吧。」

莫宇辰將小公主抱了起來,關切的問道。

他現在身上的氣息內斂,與平常無異,只剩下深邃的眼眸,閃爍著銳利的鋒芒,讓人不敢直視。

「沒事!」小公主捂著胸口,堅強的搖了搖頭,畏懼的避開了他的眼神。

最後,在莫宇辰真氣的疏通下,她緩緩的平靜了下來,深沉的睡了過去。

「哎,看來以後修鍊還是盡量與到外邊找個僻靜的地方。」

豪門二嫁:總裁要復婚 「不然的話,萬一哪天誤傷到馨兒與小丫頭兩人,那就得不償失了。」

莫宇辰暗暗想到。

於此同時,他安撫好小公主后,他才發現,自己的修為竟然在不知不覺中邁進了真武境八重,體內的假丹再次暴漲了一圈,就連真元也渾厚了許多。

此刻,莫宇辰言行舉止中,透露出一股令人心悸威勢。

少年緊了緊拳頭,幫小公主蓋好被子后,走出了洞府之外。

「宇辰兄弟!」

「你這是要去哪?我們還剛想來找你。」

莫宇辰剛一出門,立即遇到了迎面走來的燕催命與伍暮秋兩人。

「燕兄、伍姑娘!」

「進來吧,我沒事,準備出去隨便走走而已。」

莫宇辰微微一笑,對著兩人抱拳道。

他修鍊了這麼多天,頭腦中的那根弦綳得太緊。

剛好今天閉關結束,所以他準備出去溜達溜達,緩緩氣。

豪奪索愛:狼性總裁太高冷 沒想到這燕催命與伍暮秋就找上門來了。

腹黑總裁:老婆太霸氣 「真是藝高人膽大,這個時候你還有心思去溜達?」

伍暮秋聞言,像看怪物一樣看著眼前這個風輕雲淡的少年。

「怎麼回事?」

「難道天要塌下來了嗎?」

莫宇辰不解的看著她,不由得感覺有些好笑。

「哎,看來他還真的什麼都不知道。」

「五姑娘,你快告訴他吧。」

燕催命皺著眉頭,痛心疾首的拍了自己一下大腿。

伍暮秋看了看莫宇辰,一再確認他不是裝的后,才仔細的跟莫宇辰說。

原來,一個月前,那義師兄在莫宇辰這裡吃了閉門羹之後。

就在外門中,不斷的約戰新入門的弟子。

同時,他還放出豪言說,只要莫宇辰一天不戰勝他,那他就讓這一屆的新生永無寧日。

可想而知,他身為一個入門多年的老弟子,面對這些新弟子們,簡直就像在切菜一樣。

而且,打完之後還要被他羞辱,這一個月來,這一屆的新弟子們真的苦不堪言。

「所以,今天我們兩個過來,就是準備跟你商量這一件事。」

伍暮秋面帶凝重的說道。

莫宇辰聞言,身上那股駭人的氣息驟然爆發。

他沒想到,這世界上竟然還有這麼無恥的人,就因為沒讓他稱心如意,他就在外門給自己惹公憤。

「你們兩個呢,怎麼不出手教訓他。」

莫宇辰皺著眉頭,不滿的說道。

「宇辰兄弟,你可是冤枉是我了。」

「你都不知道,就連我也被他打成重傷,要不是五姑娘的靈藥相助。」

「估計我現在還躺在床上,起不來。」

燕催命眼珠子瞪得圓鼓鼓的,好像要翻臉一樣。

「就是啊,你又不是不知道,那姓義的,號稱是外門第一人。」

「他的實力,怎麼可能會是我們兩人可以比擬的。」

「整個外門,估計也就你這變態能與他抗衡而已。」

伍暮秋附和著燕催命的話,小聲嘟囔著。

「哼,他不就是要一戰嗎,那我便成全他。」

「你們替我放出消息,就說我莫宇辰應戰了。」

「但是,不是挑戰他,而是跟他生死戰!」

莫宇辰圓目怒瞪,緊緊的握著拳頭,斷聲喝道。 時光的流逝總是在不經意之間。

就在昨天,燕催命與伍暮秋兩人得到莫宇辰的首肯之後。

他們兩人立即著手,開始為莫宇辰造勢。

大肆的宣揚莫宇辰,今天準備,在紫霄劍宗的生死台上,與外門第一人決一死戰。

要為新入門的同門出一口惡氣。

當這個消息傳出去后,所有新入門弟子,無不振臂為莫宇辰叫好。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