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Home
  • 未分類

丁峰想不明白,通過彼岸花中間的小路,一直走到了盡頭。

前方是迷霧,迷霧正中,卻有一個古老滄桑的石門,看著它,好似在看一部古老的歷史,可丁峰又有種極其奇異的感覺,好似這個石門上面有無數的冤魂,正在凄厲的嘶吼。

「地獄之門!」

石門之上,忽然出現四個大字,不過半個呼吸,這四個字便一陣扭曲,化成了一個漆黑的漩渦,發出一股吸力,在丁峰反過來之前就被吸了進去。

…………

提前說一下,看了下一張,千萬別拿臭雞蛋砸老李! ?也是在這一剎那間,石橋對面,鳳舞化作一道流光撲了過來。

「丁峰……不要啊!」

鳳舞臉上難看之極,想也不想,就要踏上石橋,去追尋丁峰,可在千鈞一髮之間,虛空裂開,一個大手憑空出現,將她制住。

「放開我!」

鳳舞掙扎大吼。

「小姐,已經無法挽回!」

這是一道極其深沉的聲音,蘊含著讓諸神都顫抖的韻律。

「鳳九,我命令你,去救他,救他!」

鳳舞大聲咆哮。

「小姐,這是一處地獄之門,入則不回頭,哪怕是我,都沒有能力進去救人,否則我必將損落裡面。」

深沉的聲音再次響起。

我的男友是病嬌 「可、可他……!」鳳舞哀傷,「我就晚了一會兒,一會兒啊!」

「小姐,他還有一線生機。」

「一線生機?呵,別說是他,就是我進去,這一線生機都渺茫的抓不住,何況是他?地獄之門啊,十死無生,古往今來,諸天萬界,多少強大的血脈子弟損落裡面,而他不過是普通的人族,怎會有幸理?」

「小姐就等等吧,進入地獄之門,若是闖過去,就能得到天大的機緣,而一般一至三個月之內也會返回!」

「三個月,好吧,我等,若是等不到,火龍宗,我就讓你們陪葬。」

大手消失,鳳舞獃獃的望著石橋,望著對面的彼岸花,久久無語。

那朵瓊花有妖氣 對於地獄之門,她比許多人都要了解得多,而且多的多。

另一邊!

「這是哪裡?」

片刻之後,丁峰定了定神,他看到這是一個房間,十分陰暗的房間,地上流淌著暗紅色的污水,空氣中充滿著腥臭之氣,可看到四周牆壁,他打了個冷戰,同時發現了不對。

「我這是……!」

丁峰陡然發現,他竟然被捆綁著,雙手雙腿呈現十字形被捆綁在背後的一根根鐵柱上,動彈一下都不能。

掙扎了片刻,無濟於事,強行壓下心頭的恐懼,這才仔細的觀看周圍的石壁。

石壁陰暗,上面竟然刻畫著無數的鬼物,凄厲嚎叫,掙扎嘶吼,在無盡的痛苦中掙扎詛咒,隱隱約約,丁峰似能聽到他們無聲的吶喊。

「這到底、是什麼地方?」

丁峰艱難的自問,聲音回蕩在房間中。

「這裡是地獄,歡迎到來。」

沙啞的聲音驟然響起,好似兩個鐵塊摩擦的聲音,聽在耳中,卻心裡發毛。

陡然,丁峰瞪大了雙眼,眸子深處,儘是恐懼之色。

一個發黃的骷髏出現在了他左側,一個渾身腐肉而且生了驅蟲的活死人出現了右側,還有一個宛若一團黑霧的小鬼出現了他身前。

「生前罪孽,殺死八十八人,現在審判,償還因果!人類小傢伙,就好好的嘗嘗滋味吧,千萬不要靈魂崩潰而亡,嘎嘎嘎!」

小鬼尖銳的笑了兩聲,左右的骷髏和活死人立馬將丁峰的嘴給掰開了,一個腐爛的手指,一根指骨,左右翹著他的牙齒,使牙齒不能閉合。

腥臭的氣息,讓丁峰噁心的想死,可他顧不得這些,腦子裡一片混亂。

「骷髏?活死人?小鬼?生前罪孽,難道我死了?」

丁峰心裡只剩下了恐懼,兩眼迷茫,他雖修習武道,成了一個小高手,可骨子裡依然是和平年代的那個被壓抑的好青年,這樣的場景何曾見到過。

小鬼手裡黑霧匯聚,變成了一個黑色的鉗子,探到了丁峰嘴裡,夾住了舌頭。

「拔呀拔呀拔舌頭,拔出一個大舌頭……!」

小鬼唱著,一點點的用鉗子往外拔丁峰的舌頭,卻讓丁峰痛的直尖叫,臉色猙獰,額頭冒出了冷汗,最後小鬼輕輕一頓,丁峰的舌頭便硬生生的給拔了出來。

頓時血流如注,丁峰痛的一陣痙攣,然而下一刻,血流止住,口腔中又長出了一根舌頭,可劇烈的疼痛依然沒有消失,化成了一根根長針,扎著他的腦子。

「嗚嗚嗚……!」

牙齒被擋著,丁峰根本說不出來話,劇烈要暈過去的疼痛,讓丁峰發出餓狼一般兇惡的目光,死死的盯著對面的小鬼,瘋狂的掙扎,要撲過去將小鬼一口咬死。

「拔牙拔呀拔舌頭,再拔出一個大舌頭……!」

小鬼繼續哼著歌謠,再次將鉗子探進了丁峰的口中。

「該死、該死,這到底是怎麼回事?」

劇烈的疼痛襲擊著他的神經,這種疼,超乎了想象,他根本沒有經歷過,要不是有一種奇特的力量支撐著,恐怕他早疼暈過去了。

「系統、系統給我出來!」

腦海中,丁峰保持一點理智,大聲的呼喚。無往而不利的系統,在這一刻,卻沉寂無聲,沒有一點反應。

「怎麼回事?系統,系統,怎麼了?」

大聲的質問,沒有得到回應。

「到底怎麼回事?我是在做夢?不可能,那種疼痛,深入靈魂,怎麼會是做夢?可不是做夢,又為何得不到系統的回應……啊……!」

想到這裡,丁峰猛然慘呼,身子痙攣。

舌頭被硬生生的一點點的拔出來,那種生不如死的滋味,丁峰算是品嘗到了。在拔出舌頭后,稍微間歇,丁峰能有片刻的理智。

「黃泉水,奈何橋,彼岸花,三生石,地獄之門,然後就來到了這裡,出現一個骷髏,一個活死人,一個拔我舌頭的小鬼……拔舌、拔舌,莫非是拔舌地獄……!」

丁峰慘呼,徹底的絕望了。

絕望,他徹底的絕望了,無論身心都被絕望充斥著!

疼痛一*的襲來,淹沒了理智,身體不停的痙攣,到了最後連慘呼的力氣都沒有了,只有身子有氣無力的顫抖。

丁峰半眯著的眼睛,沒有一絲神采。

「拔牙拔呀拔舌頭,拔出一個大舌頭,一二三啊四五六,數一數啊九十六,還差呀差呀三千六!」

小鬼繼續拔舌頭,在他身下,已經堆了一小堆的血肉模糊的舌頭。

丁峰本是一個凡夫俗子,意志雖堅定,可哪裡經歷過什麼痛苦的磨練,艱難的磨礪,就連受傷都沒有經歷過幾次,怎麼會受到了這種折磨。

疼痛將他的思維都徹底的淹沒,眼看最後一點靈光都要崩潰,隱藏在丁峰腦海深處的系統發出了聲音。

……

這個小鬼貌似很可愛的樣子,小心,夜晚別熄燈,千萬別熄燈,一熄燈他就會出現你床頭!

嗷嗚,別嚇著了啊,給票票,點個贊,咱就讓小鬼成為你的寵物,好不好,好不好嘛!

也是在這一剎那間,石橋對面,鳳舞化作一道流光撲了過來。

「丁峰……不要啊!」

鳳舞臉上難看之極,想也不想,就要踏上石橋,去追尋丁峰,可在千鈞一髮之間,虛空裂開,一個大手憑空出現,將她制住。

「放開我!」

鳳舞掙扎大吼。

「小姐,已經無法挽回!」

這是一道極其深沉的聲音,蘊含著讓諸神都顫抖的韻律。

「鳳九,我命令你,去救他,救他!」

鳳舞大聲咆哮。

「小姐,這是一處地獄之門,入則不回頭,哪怕是我,都沒有能力進去救人,否則我必將損落裡面。」

深沉的聲音再次響起。

「可、可他……!」鳳舞哀傷,「我就晚了一會兒,一會兒啊!」

「小姐,他還有一線生機。」

「一線生機?呵,別說是他,就是我進去,這一線生機都渺茫的抓不住,何況是他?地獄之門啊,十死無生,古往今來,諸天萬界,多少強大的血脈子弟損落裡面,而他不過是普通的人族,怎會有幸理?」

「小姐就等等吧,進入地獄之門,若是闖過去,就能得到天大的機緣,而一般一至三個月之內也會返回!」

「三個月,好吧,我等,若是等不到,火龍宗,我就讓你們陪葬。」

大手消失,鳳舞獃獃的望著石橋,望著對面的彼岸花,久久無語。

對於地獄之門,她比許多人都要了解得多,而且多的多。

另一邊!

「這是哪裡?」

片刻之後,丁峰定了定神,他看到這是一個房間,十分陰暗的房間,地上流淌著暗紅色的污水,空氣中充滿著腥臭之氣,可看到四周牆壁,他打了個冷戰,同時發現了不對。

「我這是……!」

丁峰陡然發現,他竟然被捆綁著,雙手雙腿呈現十字形被捆綁在背後的一根根鐵柱上,動彈一下都不能。

掙扎了片刻,無濟於事,強行壓下心頭的恐懼,這才仔細的觀看周圍的石壁。

石壁陰暗,上面竟然刻畫著無數的鬼物,凄厲嚎叫,掙扎嘶吼,在無盡的痛苦中掙扎詛咒,隱隱約約,丁峰似能聽到他們無聲的吶喊。

「這到底、是什麼地方?」

丁峰艱難的自問,聲音回蕩在房間中。

「這裡是地獄,歡迎到來。」

沙啞的聲音驟然響起,好似兩個鐵塊摩擦的聲音,聽在耳中,卻心裡發毛。

陡然,丁峰瞪大了雙眼,眸子深處,儘是恐懼之色。

一個發黃的骷髏出現在了他左側,一個渾身腐肉而且生了驅蟲的活死人出現了右側,還有一個宛若一團黑霧的小鬼出現了他身前。

「生前罪孽,殺死八十八人,現在審判,償還因果!人類小傢伙,就好好的嘗嘗滋味吧,千萬不要靈魂崩潰而亡,嘎嘎嘎!」

小鬼尖銳的笑了兩聲,左右的骷髏和活死人立馬將丁峰的嘴給掰開了,一個腐爛的手指,一根指骨,左右翹著他的牙齒,使牙齒不能閉合。

腥臭的氣息,讓丁峰噁心的想死,可他顧不得這些,腦子裡一片混亂。

「骷髏?活死人?小鬼?生前罪孽,難道我死了?」

丁峰心裡只剩下了恐懼,兩眼迷茫,他雖修習武道,成了一個小高手,可骨子裡依然是和平年代的那個被壓抑的好青年,這樣的場景何曾見到過。

小鬼手裡黑霧匯聚,變成了一個黑色的鉗子,探到了丁峰嘴裡,夾住了舌頭。

「拔呀拔呀拔舌頭,拔出一個大舌頭……!」

小鬼唱著,一點點的用鉗子往外拔丁峰的舌頭,卻讓丁峰痛的直尖叫,臉色猙獰,額頭冒出了冷汗,最後小鬼輕輕一頓,丁峰的舌頭便硬生生的給拔了出來。

頓時血流如注,丁峰痛的一陣痙攣,然而下一刻,血流止住,口腔中又長出了一根舌頭,可劇烈的疼痛依然沒有消失,化成了一根根長針,扎著他的腦子。

「嗚嗚嗚……!」

牙齒被擋著,丁峰根本說不出來話,劇烈要暈過去的疼痛,讓丁峰發出餓狼一般兇惡的目光,死死的盯著對面的小鬼,瘋狂的掙扎,要撲過去將小鬼一口咬死。

「拔牙拔呀拔舌頭,再拔出一個大舌頭……!」

小鬼繼續哼著歌謠,再次將鉗子探進了丁峰的口中。

「該死、該死,這到底是怎麼回事?」

劇烈的疼痛襲擊著他的神經,這種疼,超乎了想象,他根本沒有經歷過,要不是有一種奇特的力量支撐著,恐怕他早疼暈過去了。

「系統、系統給我出來!」

腦海中,丁峰保持一點理智,大聲的呼喚。無往而不利的系統,在這一刻,卻沉寂無聲,沒有一點反應。

「怎麼回事?系統,系統,怎麼了?」

大聲的質問,沒有得到回應。

「到底怎麼回事?我是在做夢?不可能,那種疼痛,深入靈魂,怎麼會是做夢?可不是做夢,又為何得不到系統的回應……啊……!」

想到這裡,丁峰猛然慘呼,身子痙攣。

舌頭被硬生生的一點點的拔出來,那種生不如死的滋味,丁峰算是品嘗到了。在拔出舌頭后,稍微間歇,丁峰能有片刻的理智。

「黃泉水,奈何橋,彼岸花,三生石,地獄之門,然後就來到了這裡,出現一個骷髏,一個活死人,一個拔我舌頭的小鬼……拔舌、拔舌,莫非是拔舌地獄……!」

丁峰慘呼,徹底的絕望了。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