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Home
  • 未分類

事實上,在白顏離開前的一段時間,小咪曾經偷偷來找過她,詢問她是否有偽造氣息的辦法。

她當時也覺得可笑無比,外貌能偽造,氣息如何造假?

可偏偏,因為她的無知,害的王后離家出走,且遭遇了危險。

若是她能有國師那樣的本事,必然能夠幫到王后,也不會……引起後面的事情!

「你先把火焰撤了,我有事要和他們聊聊。」

白顏的聲音涼颼颼的,她一想到因為這一對男女,差點害的她與晨兒天人永隔,他的怒火就止不住的冒了出來……

「好。」

朱雀聽話的撤回烈火,兩人透明的靈魂才半空中飄落而下,跌倒在地,大口大口喘著粗氣。 青雪一眼就看到了白顏與她身後的白小晨,臉色陡然大變,面露驚駭。

她……回來了?

王竟然真的把她追了回來?

如此大的誤會,她怎可能輕易消除?何況以這女人的性格,也不可能在依然存有誤會的情況之下原諒王……

「你……」青雪的聲音帶著顫抖,她看向站在面前的女人,一句話都無法完整的說出來。

白顏冷笑連連,聲音涼颼颼的:「怎麼?看到我很驚訝?還是說……你實在想不通,為何我會如此快回來?」

青雪緊咬著蒼白的嘴唇,輕薄的身子在輕風中哆嗦不停。

「其實,事情很簡單……」白顏緩步向著青雪而去,「當日我確實被憤怒沖昏了頭腦,沒有細想此事,再加上等了他的解釋等了一個月他都不曾來找我,因此,我才會一怒之下離開。」

「可是,你忘了帝蒼對我的感情,他為了護我,早就偷偷給了我一個護身符,當我遇到危險的時候,是他護了我……既然他如此拚命的保護我,為何要殺害我?」

她和帝蒼經歷的風雨太少了,導致信任出現危機,若是在此之前她知道了那護身符的存在,也許……她不會如此輕易就被瓦解了信任。

她不信言辭,她信的,只有行動! 首席醫聖 既然帝蒼賦予了行動,那她……為何不信他的話?

「所以,那時候我就細想了太多的事情,方才發現,原來,我被人設計了!」白顏已經停下了幾步,她嘴角含著冷笑,「是以,當帝蒼再次出現在我的面前,向我解釋之後,我就相信了他。」

她那時早已經信了他,可帝蒼對她隱瞞了太多的事情,她為了讓他日後在不對他有所隱瞞,才未曾輕易的接受他……

青雪身子一僵,她微微閉上雙眸,哆嗦的聲音中帶著一絲憤恨。

「為什麼?為什麼你要出現?你明明只是一個人類,為何要霸佔著王?」

白顏的氣勢壓了下來:「想要知道為什麼我可以告訴你,我與他在一起,並非是由於你們妖界的預言,也非是晨兒的緣故,只因為他是帝蒼,我是白顏。」

僅此而已。

「如果,你只是想要傷我,也許我會給你一個痛快,可因你的緣故,差點害了我的晨兒,所以……」白顏嘴角上揚,居高臨下的俯視著癱倒在地的女人,「我會讓你知道,何為地獄!」

青雪睜大眼睛,她驚恐的看向這一張絕美冷漠的容顏,哆哆嗦嗦的問道:「你……你想要幹什麼?我都已經這樣慘了,並且還被心愛的人所傷,你還想要對我幹什麼?」

再慘,還能比得過靈魂受烈焰灼烤?

「朱雀,我發現你這烈火的溫度,用來對付她,遠遠不夠,」白顏從懷裡掏出一瓶粉色粉末,交給了一旁的朱雀,「你用上它。」

「好。」

朱雀一揮手,烈焰再次如囚籠般囚禁了青雪兩人,旋即,將白顏交給她的粉末倒在了烈火之上。

頓時間,一道撕心裂肺的喊叫從烈火內傳了出來……

如果說,之前的疼痛是十倍,那如今,已經擴散到百倍不止,偏偏在如此的劇痛之下,她還無法魂飛魄散! 奇書網.最快更新爆萌狐寶:神醫娘親要逆天最新章節!

「不!」

一旁的男人見到青雪痛苦猙獰的臉龐,他的臉色亦是瞬間煞白,驚慌的向著她撲了過去,緊緊的擁抱著青雪的身子。

「雪兒,雪兒你怎麼樣了?」他緊咬著嘴唇,雙眸充斥著鮮血,緩緩轉頭看向白顏等人,咬牙道,「雪兒就算做了再多的錯事,那她也受到報應了,你們為何不給她一個痛快,為何還要如此折磨她?」

他看著青雪凄慘的模樣,心彷彿被撕裂了似得,鮮血直流,憤怒與仇恨溢滿了心臟,令他的呼吸都帶著幾分深沉的疼痛。

「當日,她選擇讓你冒充帝蒼,就應該有承受懲罰的覺悟。」

白顏冷眸掃向男人,緩緩轉身,淡然的道:「朱雀,我們走吧。」

「好。」

朱雀微微點頭,她衣袖一揚,火焰再次湧起,將男人的身子同樣包裹在火焰之內。

心裡的痛,卻早已讓他忽視身體的疼痛,他一雙憐惜的眸子凝望著青雪。

即便這個女人從頭到尾都是在利用他,即便她對他如此殘忍,他依然無法做到視若無睹。

若可以,他願以永世不得輪迴作為代價,給她一個痛快……

白顏與朱雀並沒有回頭,身影很快消失在聖山之上。

身後,男人緊緊抱著青雪的身子,希望如此,能減輕一下她的痛苦。

而他那滿臉深情的模樣,沒有引起旁人的同情,更未曾……打動青雪的心。

……

與此同時,正殿之內,一襲紫色長衫的男子緩步而入,拂袖入座,他的手輕撫著椅柄,神色冷傲張狂:「國師和大長老去了什麼地方?」

三長老畏畏縮縮的上前,拱拳道:「這個……屬下也不知道,國師只是說有重要的事情要去辦,需要一個神階以上的人幫忙,所以,他就將大長老帶走了。」

「重要的事情要辦?」帝蒼眉頭淺皺,霸氣的眉眼中劃過一道冷芒,「本王知道,你們可以先退下了,另外,讓二長老與火羽滾去聖山給王后負荊請罪!」

三長老渾身一抖,王后終於要找二長老與火羽算賬了?不知道這次他們若踏往了聖山,是否還能活著出來……

「是。」

他瑟瑟的退了下去,看來,他需要去找二長老與火羽通下氣,讓他們做好心理準備。

……

聖山腳下,比起以往的寧靜,卻不知何時已經圍繞著一群人。

那些人的中央,一老一少兩人正背著一捆竹條,跪在地上慢慢的前行。

被如此多的人圍觀,饒是二長老臉皮再厚,這時也不覺羞紅了臉。

然而,他犯錯在先,這是他需要承受的代價!

總裁只歡不 「咳咳,」火羽乾咳了兩聲,滿臉羞紅的問道,「二長老,你還行嗎?」

二長老咬牙:「不行也得上,畢竟是我們的疏忽,才害的王后離家出走。」

此話落後,這兩人在眾目睽睽之下向著山上爬去,地上荊棘叢生,將他們的衣服都割破了,鮮血也從大腿上滲出。

圍觀的人沒有膽子跟著上聖山,可即使如此,二長老與火羽的形象,依然刻入人心,在百年之內,都將成為笑料流傳…… 奇書網.最快更新爆萌狐寶:神醫娘親要逆天最新章節!

「朱雀。」

竹屋內,白顏正望著嬉戲打鬧的白小晨與小龍兒,驀然間,她聽到外面傳來一陣吵鬧的聲音,柳眉輕蹙:「外面發生什麼事了?為何有吵鬧的聲音?你出去看看。」

「是。」

朱雀拱了拱拳頭,領命退下,半響之後,她推開竹屋的門走了進來,遲疑的說道:「王后,外面有兩個人,是來找你的……」

「找我?」白顏揚眉,「那我出去看看,是誰來找我。」

話落,她從椅子上緩步站起,向著門外而去。

屋外,血色天空之下,兩人顫顫巍巍的從前方爬來,或許是爬的路太多,導致他們的身下淌過一條血痕,落入白顏的眼中,分外的刺目。

「你們這是在幹什麼?」白顏眉頭輕皺,冷聲問道。

二長老臉色蒼白,顫抖的身子匍匐在地,哆嗦著道:「王后,我是來向你負荊請罪的,當日,是我輕信了那個冒牌貨,才讓王后誤會了王,一切都是我的錯,我願意任打任罵,請王后降罪。」

「不,王后,是我的錯,是我沒有將王的命令帶給你,事實上,當日王為解除妖界封印而離開了王宮,他讓我回來通知王后,我並沒有能夠做到,這才給了奸人有機可乘。」

火羽跪在地上,滿臉是淚:「千錯萬錯都是我的錯,王后想打想罵,我絕無二話。」

他將身後的竹條拿到手中,兩掌相托,遞到白顏面前,深深的低下了腦袋,一臉的視死如歸。

白顏的手,緩緩的握住了火羽拖到面前的竹條,她的神色淡然,目光中透著讓人無法看懂的光芒。

似是察覺到竹條離手,火羽的身子僵住了,他緊緊的咬著牙關,等著那勢如破竹般的一擊。

可是……

久久的,都沒有傳來疼痛。

火羽愕然的仰頭,卻見白顏手中的竹條冒出了一陣火焰,瞬間就燃燒為了灰燼。

「你們這一路爬來,受了不少罪?」

「王……王后?」火羽不明所以的看著白顏,許是不明白她這話什麼意思。

「既如此,那你們的罪已經償還完了,起來吧。」

白顏從來都是公司分明的人。

她所針對的,只有那些妄想害她的人。

當日,她都能被矇騙,又何況是大長老與火羽?是以,她從來都沒有怨過他們……

火羽的身體僵硬如鐵,不敢相信白顏如此輕易就放過了他們?

在來之前,他們已經做好了遍體鱗傷的準備!現如今,她連抽都沒抽他們一下,就消除了他們的罪。

見這兩人獃獃的跪在地上並不動彈,白顏的臉色微微沉下:「怎麼?你們還等著我扶你們起來?」

女子這凌厲的聲音落入了火羽的耳中,驚得火羽立刻從地上爬了起來,他的褲腿上都是鮮血,站都無法站穩。

便是如此,他依然站在地上,哪怕腿腳一直打著哆嗦,也沒有再繼續跪下來。

白顏看了眼這兩人都難以支撐,指了指地上的石座:「坐吧,休息一會兒你們就可以下山了。」 火羽感動的熱淚盈眶,他摸了下眼角滲出的淚水,蒼白的臉上滿是感激之情。

「王后,你對火羽的大恩大德,我今生都沒齒難忘。」

若是王后不原諒他,王不可能再留他留在妖界。

所以,是她的大氣幫了他。

「這件事本就不怨你們,我自己都被蒙蔽了,又有何資格怪罪你們?」白顏苦笑一聲,「何況,你們對妖界的衷心我知道,只要你們日後對帝蒼忠心耿耿就夠了。」

二長老慢吞吞的走到石座上坐了下來,他的目光滿是歉疚:「王后不願責怪我們,那是王后的大氣,但是我不會原諒自己的行為,以後,我會奉上所有的忠誠來效忠王與王后。」

白顏輕嘆了一聲:「這裡是兩枚治療傷勢的丹藥,你們服下后傷情就會恢復,朱雀不喜歡被人打擾,你們早些下山吧。」

她將丹藥遞給兩人之後,轉身走入了竹屋之內。

朱雀並沒有和她一起入屋,她見到二長老服下丹藥之後,抬起腿狠狠的踹了他一腳。

這一腳將二長老踹翻在地,幸好他已經服下了丹藥,是以,並沒有受到多大的傷害。

「朱雀大人。」

二長老手足無措,可憐兮兮的望著朱雀,眼巴巴的模樣倒是有幾分可憐。

「當初,發生了那樣的事情,你為何不來問一下我?」朱雀咬牙切齒,怒聲呵斥道。

二長老身子一個哆嗦,怯怯諾諾的回答道:「是王……哦,不對,是那個冒牌貨不讓我告訴任何人,包括大長老與朱雀大人,他生怕會傳到王后耳中。」

「蠢貨!」朱雀怒火滔天的瞪了眼二長老,「如果不是王后已經原諒了你,我不願意違背王后的意願,剛才,就不僅僅是那一腳如此簡單!現在你們的傷勢都恢復的差不多了,還不快給我滾!」

這話一落,兩人如同大赦,迅疾的向著聖山下方奔跑而去,一溜煙就跑的無影無蹤。

等他們消失之後,朱雀方才推門進入,她望向笑意盈盈的白顏,如火般的紅眸中帶過一抹委屈:「王后,我只是看不慣他愚蠢的行為,你……是不是怪我?」

白顏無奈的搖頭輕笑:「你也只是氣惱罷了,現在氣發出來了,可好些了?」

朱雀立馬點了點頭,她的目光旋即變得小心翼翼的:「王后,你這一次回來妖界之後,是不是……不會再走了?」

聞言,白顏一頓,唇角勾起一抹弧度:「很不巧,我需要離開妖界一趟,不過我很快會回來。」

本來沮喪的朱雀,一聽到白顏這話,頓時眉開眼笑。

她的眉眼煞是好看,用火焰形成的衣裳更是絕色靚麗。

「王后,我現在還不能離開聖山,等你找到玄武之後,記得把他們都帶回來找我,彼時,我就能離開這個地方……」

與千年前一樣,陪你征戰沙場!

似乎是想到了以前的場景,朱雀的眉眼內呈現出一抹嚮往,彷彿透過這血色的天空,望見了當年的輝煌與熱血…… 她相信,終有一日,她能與兄弟們相聚,而且……曾經的王后,亦會強勢回歸!

「晨兒,小龍兒,我們走。」

白顏淺笑嫣然,她一手牽著白小晨,一手拉著小龍兒的小手,眉眼間儘是笑意。

「娘親,我們去哪?」 結婚那點兒事 白小晨眨巴著一雙明亮天真的大眼睛,好奇的歪著小腦袋看向白顏。

「去找你爹……」白顏頓了一下,「如今妖界的危機已經解除,我想要回聖地一趟。」

「回聖地?」白小晨的大眼睛忽閃忽閃,「那是不是可以見到乾爹了?晨兒好想念乾爹和楚姐姐。」

白顏用手指談了下白小晨的腦門,語氣卻含著寵溺:「我和你多少次了,那是你乾爹的妹妹,你喊她姐姐,那她不是小了我們一輩?」

白小晨的小手摸著小腦袋,小臉可憐兮兮的:「可是……楚姐姐不讓晨兒喊姨姨,不然他就不帶著晨兒放火了……」

說完這話之後,白小晨忽然反應過來,眼神慌亂的解釋道:「娘親,你剛才聽錯了,晨兒沒有想要放火……晨兒只是……」

「不用解釋了!」白顏冷笑一聲,「我之前一直以為是楚衣衣帶壞了你,沒想到你骨子裡就喜歡放火!很好,我會把這件事告訴你師公,當日你師公的藏寶閣被燒,也有你的一分責任!」

「娘親……」白小晨可憐巴巴的叫喚了一聲,委屈的拉著白顏的衣袖,「晨兒知道錯了,你能不能別和師公說?」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