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Home
  • 未分類

他在龍家好歹也是個實權派的人物,而陳老看上去不過是個龍家的下人,居然能讓他如此敬重,只因為陳老是龍家背後的武者之中少有的能夠持有黃玉龍佩的人。

「你怎麼了?」陳老斜睨了龍青雲一眼。

「我、我……」

龍青雲難以啟齒,惡狠狠地瞪著一旁的凌宇。

「陳老,您來了最好,就是這小子踢、踢斷了我的……子孫……根,您一定要為我報仇啊!」

「三哥!你說什麼呢!」

就在這時,龍晴雪走了過來,指著凌宇。

「三哥,陳老無能,你馬上給我殺了這小子!」

「九妹!你也來啦!」

龍青雲的注意力一直在陳老身上,直到現在才注意到龍晴雪。

龍青雲是庶出,而龍晴雪則是嫡出,二人雖然都是龍家子弟,但是在家族中的地位卻有著天壤之別。

龍家的男兒不少,嫡出之中,卻只有龍晴雪這麼一個女孩子,所以自幼便集萬千寵愛於一身,是現任龍家家主最寵溺的掌上明珠,因而龍晴雪出入都會有大批護衛護佑,為了保護他,家族更是在她身邊安排了持有黃玉龍佩的武師境高手陳老。

「青雲少爺,老夫沒那個本事。老夫技不如人,已經敗給了這位少年。小姐把你叫來,就是讓你來擺平他的。青雲少爺,你可以開始了。」

「這、這……」

龍青雲支支吾吾,他能打出去的牌已經全部都打出去了,方才他派來的五個人就是他手裡的王牌,就這樣還是敗了。

「九妹,抱歉,我鬥不過他。」

無奈之下,龍青雲只好承認自己的懦弱無能。

「什麼?」

龍晴雪柳眉倒豎,「三哥,你知道你在說什麼嗎?家族把在雲城市的生意都交給你打理,你平時不總是嚷嚷著你是一方諸侯嘛,為什麼現在在你的地盤上,你卻說連一個野小子都搞不定?」

龍青雲道:「連陳老都不是他的對手,我還能怎麼樣?九妹,算了吧。這事咱們得從長計議,這仇遲早是要報的。這小子遲早死在咱們家手上。」

「氣死我了,氣死我了……我現在就要殺了他,三哥,你快點殺了他啊!」

龍晴雪大吵大鬧,大小姐的脾氣一發出來,誰都攔不住。

「陳老,你們怎麼會出現在這裡,為什麼不提前通知我一聲,我好做好接待工作啊。」

龍青雲其實心裡清楚,這是家族對他不放心,派人下來明察暗訪來的。

「你們都是廢物,一個比一個廢物。我要打電話給我爸爸,我要讓我爸爸過來!」

龍晴雪哭著掏出了手機,給她父親龍繼雲打了電話。

「陳老,我大伯也來了?」龍青雲驚聲道。

陳老點了點頭。

「他人在何處呢?」龍青雲問道。

陳老瞄了他一眼,沒有答話。

「臭小子,你就等死吧,我爸馬上就到!」龍晴雪掛了電話,滿臉得意之色。

龍繼雲是當今龍家家主的嫡長子,生了八個兒子,只有龍晴雪這麼一個女兒,對龍晴雪自幼是寵溺有加。只要是龍晴雪提出的要求,他從未拒絕過。

此刻,龍青雲的內心也是滿心喜悅,心想龍繼雲一來,凌宇必死無疑,自己的大仇順帶著也就報了。

龍繼雲其實就在帝豪國際的客房裡,他正和家族在雲城市的幾大公司的老總交流,了解公司運營的真實情況。

接到龍晴雪的電話,龍青雲把身旁的護衛叫了過來。

「崇光,晴雪在下面遇到點情況,陳老擺平不了,你去擺平。」

「好!」

崇光領命而去,他雖然只有三十二三歲的年紀,不過能成為龍繼雲的貼身護衛,就已經說明他擁有不俗的實力,他的實力甚至要高出陳老不少。

只不過這崇光沉默寡言,醉心武道,對其它事情概不關心,所以他只是個頂尖的護衛,卻未能像陳老那般成為讓龍家各方面都依仗的人物。

「崇光哥!你來啦!」

龍晴雪看到崇光出面,馬上沖了過去,挽住崇光的手臂,目光卻冷冷地看向坐在那裡享受美味的凌宇。

人族第一帝 「就是他,你替我殺了他!」

「好!」

二話不說,崇光瞬間便到了凌宇的身前,一掌直接拍向凌宇的腦袋。他這一掌,力量足可以拍死一頭大象。

崇光是個冷血殺手,他殺人從來不廢話,只要他出手,在他的眼中,目標就已經成為了一個……死人。

凌宇若無其事地坐在那裡,直到那一掌的掌風已經吹得他的頭髮向後倒去,他這才抬起手來,硬接了這一掌。

整個過程輕鬆寫意,絲毫沒見他出多少力。

目中無人的崇光直到這一刻才開始正視凌宇,使出十成的功力,雄渾的掌力如洪水決堤般奔涌而去,卻像是湧入了大海之中一般,沒有一點動靜,甚至連一點浪花都沒有擊起。

「吞噬訣!不好!這是吞噬訣!」

見多識廣的陳老大喊出聲。

「崇光,快撤手!他會吸干你所有功力的!」

「不可能!」

崇光的鬥志已經徹底被激發了,自從出道以來,他就沒有遇到過如凌宇這般強大的對手。他要和凌宇一較高下,只有擊敗強敵,才能讓他獲得快樂。

「崇光,快撤手啊,再晚就來不及了!」陳老急得滿頭是汗。

「我不信,我不信……這世上沒有人能夠戰勝我!」

崇光大吼著,激發了身體的全部潛能,狂暴的力量朝著凌宇涌了過去,卻是石沉大海,有去無回。

「不……不……」

在意識到自己是不可能戰勝凌宇的時候,崇光終於感覺到了害怕,他想要撤手,卻已經晚了。

陳老在一旁唉聲嘆氣,為崇光感到惋惜。同時,他也清楚之前凌宇和他過招,怕是連一半的功力都沒有使出來。

「這少年到底是何方神聖?怎會如此強大?」 「崇光哥……崇光哥……」

在龍晴雪的尖叫聲中,崇光原本魁梧的身軀就像是泄了氣的皮球似的,正在以肉眼可見的速度萎縮。

「啊——」

崇光面目猙獰,發出一聲聲凄厲的吼叫。他能感覺到似乎自己的骨骼都在萎縮。

「這可是你自找的!」

凌宇終於撤了手,而崇光卻像是一灘爛泥似的倒在了地上,想要站起來,卻連一絲力氣都使不出來。

「你……你這下真的完蛋了!崇光是我大伯的貼身護衛,你連我大伯的貼身護衛都敢廢!小子,你……你一定會死無葬身之地的!」

崇光已經是他們龍家頂尖的武者之一,誰能想到還是敗在了凌宇的手上。

龍青雲的內心深處無比的恐懼,如果凌宇要殺他,豈不是和碾死一隻螞蟻那麼簡單。但他還是寄希望於龍繼雲,畢竟如果龍家二號人物震怒的話,整個嶺西省都要抖三抖。

「爸,你快來啊,崇光哥他……」

正在客房談事的龍繼雲又接到了女兒打來的電話,龍晴雪在電話那頭哭得連話都說不完整了,他非常的擔心。

「今天就到這裡,稍後我會再找你們了解情況的。」

語罷,龍青雲便帶著他的幾個隨從離開了客房。

幾分鐘后,龍青雲便出現在了餐廳里。

「爸!」

見到了父親,龍晴雪撲了過去,一頭扎進了龍繼雲的懷裡,嗚咽地哭泣。

「大伯,你一定要為我們報仇啊!」龍青雲也是淚如雨下。

「晴雪、青雲,你們都給我跪下!」

龍晴雪和龍青雲本以為龍繼雲出面之後會為他們報仇,誰知道龍繼雲竟然讓他們給凌宇下跪。

「爸,你怎麼啦?」

龍晴雪看著她的父親,龍繼雲從來沒像今天這樣對她這麼嚴厲過。

「啪!」

龍繼雲甩手給了寶貝女兒一個巴掌,怒喝道:「我讓你跪下,你沒聽見嗎?」

另外一邊,龍青雲這小子眼看情況不對,立馬跪了下來,違抗龍繼雲的命令,那就是找死。

「爸,你打我?!從小到大,你從來都沒有打過我,今天你居然為了一個外人打我!」

龍晴雪淚眼朦朧,哭得無比傷心。

「我再說一遍,跪下!」龍繼雲低聲喝道。

「我不跪,打死我都不跪!」龍晴雪吼道。

「由不得你!」

龍繼雲一抬手,一隻手落在龍晴雪的肩膀上,龍晴雪只覺彷彿有千斤重擔壓了下來,不由自主地便跪了下來。

壞蛋老公好可怕 走到凌宇的身旁,龍繼雲抱拳頷首。

「自古少年出英雄,我家兩個晚輩得罪了您,還請先生您大人不記小人過。鄙人龍繼雲,一定會好好教育他們的。如果您有什麼懲治他們的想法,儘管提出來,在下一定照做。」

在場所有人都驚呆了,在凌宇面前卑躬屈膝的可是龍家的二號人物,下一任龍家的掌舵人龍繼雲啊!

這怎麼可能?

就是在龍家家主面前,龍繼雲也從來都沒有這麼低聲下氣過!

事實上,龍繼雲在過來之前已經和陳老通了電話,了解了一下到底發生了什麼事情。

陳老告訴他,凌宇的武道修為勝過龍家幕後所有的武者,所以龍繼雲才會如此謙遜恭敬。

家族雖大,但支撐這個強大家族的不僅僅是無上的財富,光有錢而沒有強大的武者保駕護航的話,家族傾覆不過是在旦夕之間。

得罪一個強大的武者,會為家族的發展埋下重大的隱患,甚至有可能導致家族覆滅。

「這個人,我非常的不喜歡。」

凌宇看了一眼跪在地上的龍青雲。

「凌少,我錯了,我給您磕頭賠罪,求凌少饒命啊!凌少,饒命啊……」

龍繼雲沉聲喝道:「龍青雲,從此刻起,我剝奪你作為龍家子弟的權利,收回家族賦予你的一切權力,廢掉你一身武道修為。你不再是龍家人!來人啊,把他給我扔出去!」

「大伯、大伯,饒命啊……」

龍青雲拚命地呼喊著,不過還是被龍繼雲的隨從給拖走了,廢掉武道修為之後,像一條喪家之犬一樣被扔了出去。

雖然龍繼雲並沒有當場殺了龍青雲,不過龍青雲已經相當於一個死人。他失去了龍家這個強大的保護傘,被逐出家族,這些年他得罪的那些人會爭相要他的命。

「凌先生,您滿意嗎?」龍繼雲恭敬地問道。

「你挺會護犢子啊。」凌宇的目光落在了龍晴雪的身上。

「不是你的親骨肉,你動起手來絲毫不心疼。你的親骨肉,你怎麼不去懲罰?你可知道今晚的這些事情,始作俑者就是你的女兒!」

「爸,不要啊……不要啊,爸爸……」

看到龍青雲被拖出去,龍晴雪才真的知道害怕。

「凌先生,您想怎麼處置小女?」龍繼雲躬身問道。

「你過來,爬過來!」

凌宇翹著二郎腿,背靠著椅子,勾了勾手指。

「你……」龍晴雪美眸一寒,凶光畢露,「你想讓我做狗嗎?」

「呃……我之前倒是沒想過這茬啊。既然你提出來了,那就一邊學狗叫,一邊爬過來吧。」凌宇冷笑道。

「爸爸,你就看著這小子那麼侮辱你的女兒嗎?」龍晴雪聲嘶力竭地吼道。

龍繼雲面無表情,「你若還想做我的女兒,還想在龍家過錦衣玉食的日子,那就照凌先生的意思做!龍青雲就是你的前車之鑒,希望你引以為鑒!」

「小姐,不要讓你父親為難。」

一直沉默的陳老開了口。

「為什麼,這究竟是為什麼?」龍晴雪淚眼婆娑地看著陳老,想要尋求一個答案。

陳老嘆了口氣,「沒有什麼為什麼。這個世界實力為尊,人家比你強,要想活命,你就得低頭。小姐,如果你不想龍家遭致滅頂之災的話,就聽你父親的。」

直到此刻,龍晴雪才意識到事情的嚴重性。

這個她瞧不上的野小子,居然有毀滅龍家的實力!

龍晴雪爬了過去。

一邊爬,一邊學狗叫。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