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Home
  • 未分類

光芒籠罩的範圍很大,在所有人目睹之下慢慢變小,最後化為一道線,最終泯滅於天地間。

吼——

吼——

光芒消散后,突兀地,一頭巨大的似乎虎似獅妖獸在一片山林***現,其體型足有千米,在城內看去,仿若一頭巨型怪獸!

「荒古凶獸!」

諸多首領看到那頭毛髮呈銀白色的妖獸,頓時一個個亢奮、驚呼起來。

鬼魅族流傳著很多傳-。

世界的另一端有著天堂只-其一。

相傳,很久很久以前,在這個世界,原本有著類似於太古妖族那般的凶獸,被稱為荒古凶獸,體大如山,修為堪比首領。

「傳聞,夙沙部落第一任女王在此建城,-因為鎮壓了一頭荒古凶獸,如今我等強行將大門轟開,莫非觸發了禁制,釋放了這頭凶獸?」

一名首領看著那頭彪悍妖獸,激動的-道。

聖界資源稀缺,妖獸同樣也很少,荒古凶獸更-早已絕跡,而現在的鬼魅族在攻擊太古時代大陸,曾複製妖族契約之力,有著可以控制妖獸戰鬥的能力,如今看到妖獸出現,哪能不激動呢!

況且,這頭妖獸爆發的氣息很強,至少也-首領級別,如果能夠定下契約,成為自己戰寵,在部落里必然會有著更多權利!

更重要的-。

傳聞中,第一代女王封印荒古凶獸,依靠著一件寶物,而這件寶物更-極為強悍,如今凶獸出世,寶物肯定也會出現!

咻——

就在諸多首領猜測之際,一道流光從城外升起,直入雲霄,而這片天穹頓時陰暗下來。

天生異象,必有寶物問世!

黑洞劍仙 諸多首領眼中閃爍著璀璨精光,然後紛紛飛身而起,沖向那道流光,看來-打算搶寶了。

「可惡的御獸淦,鎮壓本王這麼多年,今天必將你擊碎!」

就在眾人衝出女王之城,那巨大白虎妖獸怒然抬起大掌,向著那道流光拍去。

先後而來的強者聞言,頓時又喜又憂。

喜的-,那傳聞鎮壓荒古凶獸的寶物就叫御獸淦,也就–,之前所猜的一切都-對的,憂的-這剛剛出世的寶物,若-被損壞,那豈不-可惜?

砰——

在所有人擔心之際,巨大虎獸已經拍在從地面飛出的流光上,然後就看到它被擊飛出去,最終停滯在半空,散發著一股股暴戾的妖氣。

看上去並沒有什麼損傷。

還好,還好!

諸多首領見狀,頓時鬆了一口氣。

哈嘍,勐鬼督察官 然而,下一刻,他們卻集體傻眼了,因為在城外,在神識徹底籠罩的地方,竟然看到還有三頭體格正在不斷膨脹的凶獸,氣勢絲毫不弱於那頭白虎巨獸!

四頭荒古凶獸旁邊,更-有著成群妖獸,仿若一個妖獸軍團!

他們愕然了,他們激動的難以復加。

甚至有人脫口道:「傳聞一代女王鎮壓凶獸,而事實上,-一個堪比軍團的荒古凶獸群?」

瘋狂了,眼紅了!

十多名首領眼中閃爍著貪婪的目光。

至寶要獲得,荒古凶獸也要獲得!現在的他們沒有去考慮女王殿,畢竟那種地方僅僅有財寶,而這裡可-有戰寵、有至寶,若-擁有,不單單可以提高實力,還能在自己部落獲得更高地位。

【嘿,想免費讀此書?快關注微信:和閱讀】 信任。

雲舒對他早就沒了信任。

在危急關頭,又怎麼會給他打電話呢?

在她心裡,從始至終,最信任的人,只有江南。

渾身力氣彷彿被抽空,慕靖南狼狽的踉蹌後退幾步,靠在冰冷的牆壁上,他攥緊雙拳,自嘲的笑了起來,「你說的對。」

雲舟被緊急召來醫院,路上他也大致的了解了一下前因後果。

情況及其惡劣。

現在慕言禮還下落不明,那伙人死的死,傷的傷,逃的逃……

「三少。」雲舟來到醫院,直接進了安璇的病房。

安璇還沒醒來,慕靖南就守在床畔。

陳尋不知道去哪了,雲舟來到他身後,壓低了聲音,「您……還好么?」

慕靖南回過神來,目光從安璇臉上收回,起身往外走,「跟我出來。」

雲舟跟著他一起來到走廊上,走廊上燈光過於明亮,將他臉上的悲傷和愁緒,照得無所遁形。

賤到份了 「雲舟,這件事交給你去辦,務必把言禮找回來。」慕靖南閉了閉眼,向來沉穩的嗓音,透著幾許幾不可聞的顫意,「活要見人,死要見屍。」

雲舟神色凝重,其實他們都心知肚明,慕言禮落到他們手上,恐怕凶多吉少。

連安璇都不會放過,更何況是慕言禮了。

「放心吧,交給我。」

雲舟拍了拍他的肩,轉身離開。

…………

第二天,司徒雲舒便醒來了。

成功的從ICU轉移到了VIP病房裡,醫生為她做了全面的檢查后,她便焦急的抓住江南的手,「安璇和言禮呢?」

江南垂眸,看到她手背上因為用力而暴起的青筋,「安璇沒事。」

「那言禮呢?」

江南抬眸,「抱歉,我只救回了安璇,慕言禮現在下落不明。」

司徒雲舒不敢相信,她緩緩搖頭,「怎麼會這樣……」

「媽媽。」

安璇掙脫開慕靖南的手,從門口跑了進來。

趴在床畔上,安璇的眼淚啪嗒啪嗒的往下掉,伸出小手,摸了摸她的臉,「媽媽你好些了嗎?」

「安璇。」握住她小小的手,「別哭,媽媽沒事。」

豪門總裁之情緣再續 慕靖南來到床畔,看了江南一眼,薄唇微抿,「我已經派人去找言禮了,你放心,很快就會有消息的。」

很快是多快?

這都過了多少小時了,言禮還沒有消息。

司徒雲舒比誰都清楚,現在慕言禮的下場,恐怕只會凶多吉少。

那些雇傭兵,可不是吃素的。

拿人錢財替人消災,他們不會因為言禮是個孩子就放過他的。

…………

A國。

陸萌每天都按時上班,就連周末,也主動要求加班。

莊園里的傭人們,眼睜睜的看著她一天比一天更鬱鬱寡歡。

卻不知道該怎麼辦才好。

陸胤從樓上下來,一邊扣著襯衫袖扣,一邊問,「萌萌呢?」

「先生,您忘了?」傭人說,「小姐去公司加班了。」

加班?

陸胤無奈搖頭,真不知道她是變性了,還是對工作格外熱愛。

每天恨不得都泡在公司里,比他這個總裁還敬業。

拿出手機,給陸萌打了通電話,「萌萌,今晚林叔叔的壽宴,你忘了么?」 荒古凶獸和御獸淦的出現,讓三大部落高手徹底失去理智瘋狂的衝過來。

在遠方目睹這一切的夙沙幽然微微皺眉,繼而看向旁邊始終微笑的男人。

以自己曾經-過的傳聞,將女王殿外門被轟開的一霎,製造出至寶和凶獸出世,引誘他們貪念,一切的安排,每走的一步,看上去如此完美。

這傢伙想的計劃,別–首領,若-毫不知情的自己,肯定也會心動不已,也會不顧一切衝上去,然後徹底掉入他的圈套。

和這樣的男人為敵,-一件很可怕的事情。

「等著看好戲吧。」

古木咧著嘴笑道:「在資源匱乏的世界,突然出現至寶和凶獸,足以讓他們相互廝殺,甚至會驚動三大部落的高層。」

夙沙幽然問道:「三大部落若-協商好,合力分配至寶和契約獸,那你所做的這一切豈不-白費了?」

「協商?」

古木冷冷一笑,道:「以武為尊的世界,協商-多麼可笑的想法。」

這傢伙倒-挺有自信。

夙沙幽然沒有再去問,而-將目光移向那片山林。

不出意外,就看到小金等契約獸在發現高手后,佯裝逃竄,三大部落為爭奪懸在半空的『御獸淦』已經打作一團。

在統一對敵的時候三大部落可以團結一致。

可在真正利益面前,絕不妥協。

十多名強者已經被貪念佔領高地,紛紛爭先恐後的出手,勢要將至寶佔為己有。

起初他們還能剋制住,沒有下重手。

可也不知-誰突然間重創一名首領,頓時引發連鎖反應,那些原本還曾-一個戰壕里的戰友,頓時放開手互掐起來。

打的叫一個慘烈。

甚至最後還調動自己部下參與了戰鬥。

一時間,這片小山林里爆發出璀璨的光芒,甚-壯烈。

咻——

古木的身影回到夙沙幽然旁邊,然後揉了揉手,道:「這樣會更熱鬧。」

顯然,造成十多名首領混戰的攪屎棍,就-這傢伙!

「……」

夙沙幽然徹底敗給了這無恥傢伙,而就在此時,古木拉著她的手,向著女王之城而去。

「幹什麼!」

夙沙幽然臉陰沉下來,有著暴走的可能。

古木則認真-道:「當然-趁著這個時間,將城內駐紮的軍隊搞定,等他們打的頭破血流后,發現手下死光了,應該能氣死幾個。」

夙沙幽然還能-什麼,只能微微掙扎,任由他牽著自己的手行往城內。

……

五十萬大軍看上去很彪悍,可-真正的精英都被調到城外參與奪寶,古木和夙沙幽然悄然而來,簡直就-惡魔。

當然,靠他們兩個想要將這股力量滅掉,肯定有些棘手,搞不好還會驚動外面的首領。

必須做到萬無一失,不能影響後面對方相互廝殺的熱情,所以他在落在城外,打出奇怪手印,然後這才帶著夙沙幽然走進去。

兩人剛剛進城。

身後頓時的空間微微扭曲,旋即恢復如初,就好像什麼也沒發生。

「屏蔽氣息的禁陣……」夙沙幽然意識到這一幕,頓時愕然道:「你什麼時候提前補好的大陣?」

「就在昨天你出手殺軍團長的時候。」

古木輕描淡寫的回答。

夙沙幽然聞言選擇了沉默,然後警惕看著他。

昨天放下身段屠殺三大部落的軍團長,她一直沒留意這個男人,沒想到竟如此心細,提前做好這一切。

難道,整個計劃的布置,從昨天進入女王之城就開始實施了嗎?

這傢伙到底有多陰險!

似乎覺察到夙沙幽然的警惕和忌憚,古木轉過身笑道:「放心吧,對敵人我從來-不擇手段,對自己女人不會耍心眼。」

夙沙幽然瞪了他一眼。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