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Home
  • 未分類

兩人等了好久,終於看到兩條運送物資的船隻來到空仙島,為首的一人是彪悍的獨眼龍,他一下船守衛就來告訴他,說金牙齙被劫走了,獨眼龍一聽火冒三丈,拿出鞭子將所有的守衛抽了一頓,都是飯桶,看個人都看不住,那些牢房的犯人呢?有沒有跑掉?守衛向他彙報只有金牙齙不見了,獨眼龍才面色好了一點。

獨眼龍又問了島上的損失,手下彙報說死了一個頭目和兩個火槍手,還有四個被打暈了,現在還是暈暈乎乎的,有兩個還沒醒來。獨眼龍正要派出船隻去搜尋,以他的性格是要以眼還眼以牙還牙。

「不要去尋找了,我們送上門來!」一個聲音從海邊傳來,只見小浪兒抱著金牙齙飛到了港口。 獨眼龍看著二人現身,「天堂有路你不走,地獄無門你進來,好,就讓老子收拾你!」獨眼龍抽出一根帶釘鎚的鐵棒揮舞了幾下,嗚嗚地在頭頂想著。

小浪兒將金牙齙放在一邊,警告獨眼龍的手下,誰敢動金牙齙一下,今天就砍掉他的腦袋,小浪兒的身手經酒館夥計和女侍的傳播被誇的神勇無敵,當下唬住了一些守衛,他們可不想送死,再說獨眼龍老大也沒有發話。

「今天是你和我之間的恩怨,我們就在這裡了斷吧!」小浪兒說道。

「你是誰?我和你有何冤讎?」獨眼龍問道。

「你傷了我金大哥,就是傷了我,你看樣子記不起來了,我幫你回憶一下,十年前在呂宋島,我們有過交集!」小浪兒說道。

「我想起來了,原來是你這個小雜毛,沒想到你也能成人,好,今天就送你們上西天!」獨眼龍舞動著旋轉的釘鎚,釘鎚舞的呼呼生風,刮在人身上都有一種刺痛感,何況是被砸到身上。「兄弟小心!」金牙齙提醒道。

小浪兒向後面後退著,「小雜毛,跑什麼?來跟爺爺大戰三百回合!」獨眼龍怒吼著。

「跟你還需要三百回合,小爺我只要三招就砍斷你的雙腿!」小浪兒看著獨眼龍的雙腿說道,好像這雙腿已經是屬於他的一般,獨眼龍還真被他看得有點發麻,空中的釘鎚已經看不到它的形狀了,只見旋轉著的影子。

唰地一聲向著小浪兒砸過去,小浪兒一閃,釘鎚砸在了一塊岩石上,岩石頓時成為碎片,四分五裂,圍觀的守衛興奮地大喊,老大威猛!小浪兒輕輕地說了一聲,一個回合,還有一個回合我將把你的腿打斷。

獨眼龍被激怒了,沒有誰敢這麼跟他說話,那是找死,獨眼龍一個抽擊,釘鎚攔腰向著小浪兒,一旦刮中,小浪兒就會被揮成兩截,小浪兒看著釘鎚的來勢,輕輕跳起,這是第二回合,現在輪到小爺我了,你準備好。

小浪兒的黑刀凝結出一道實質的刀芒,有三尺長,高高舉起,落下,非常的慢,甚至帶動了周圍的氣流,引動了周圍的元氣,獨眼龍知道厲害,將釘鎚架起擋住,咔!釘鎚斷裂的聲音,接下來黑刀的走勢變了,如果不變,黑刀將會把獨眼龍揮成兩段,這樣獨眼龍就會死去,小浪兒的黑刀走勢變化,往下一撩,獨眼龍只覺得雙膝冰涼,一股劇痛傳來,他沒有站住,身體從雙膝出衰落,他發出凄厲的叫喊,兩道血線射了出來,他翻滾在地上,痛得暈了過去。

「你怎麼對待別人,別人就怎麼對待你,得罪我的人,哪怕是我的朋友,我也會叫他以眼還眼以牙還牙!」小浪兒走向金牙齙,抱起他,縱身飛向了停泊在不遠處的黒船,那些守衛和剛剛上島的海盜們這時才醒悟過來,端著火器一頓掃射,鉛彈在小浪兒身邊飛舞,小浪兒毫不懼怕,踩著海浪跳了幾下,就飛到了幽靈船上,心念一動,黒船就飛快地向遠方駛去。

「浪兄弟,沒想到你的功夫到了現在這種地步,我還一直擔心著你了,現在看來沒有這個必要,你的功夫已經勝過了童真前輩。」金牙齙坐在甲板上,對著小浪兒說道。

「金大哥過獎了,我的功夫都是師父傳授的,可是師父去哪裡了我都不知道,又有什麼用,我現在只想找到師父,好好伺候他老人家。」小浪兒遙望著遠方說道,「不過在救師父之前,先把咱們的兄弟召集在一起,畢竟是海上七黑龍,我會讓大家團聚的,我們現在就去蜈蚣島救黑山和礁石二人。」小浪兒控制這黒船,黒船向著金牙齙提示的方向前行,金牙齙驚奇地打量著這條黒船,這條船的速度是普通船隻的十幾倍,沒想到天下還有這樣神異的船隻,真是了不得的寶貝。

「兄弟,這船是哪裡來的,怎麼航行的如此之快!」金牙齙很是好奇。

「金大哥,說出來可能會嚇到你,這是一條幽靈船,是我歷經很多事得來的。」小浪兒回答道。金牙齙還是被驚嚇了,沒想到這黒船是傳說中的幽靈船。

金牙齙哆嗦地問道,「這幽靈船是由幽靈開動的?這些幽靈在哪裡?會不會傷害我們?」「金大哥,你就不用擔心了,這條船現在由我掌控,已經不需要什麼幽靈,以前倒是有很多殭屍水手,但是早已被我除掉,現在已經很安全。」小浪兒安慰道,沒想到金牙齙現在膽子也變小了,以後找個地方將他安頓下來,好好過日子吧。

幽靈船很快到達了蜈蚣島,小浪兒叫金牙齙待在船上,他要去蜈蚣島尋找黑山和礁石兄弟,金牙齙只好戰戰兢兢地答應。

幽靈船漂浮在海面上,小浪兒像一隻灰色的水鳥飛起,在空中撲閃了幾下,就落到了蜈蚣島上,他向著蜈蚣島的奴隸中心走去,這個島是個種植甘蔗的島嶼,整片島布滿了甘蔗,現在甘蔗還沒有成熟,只是露出一個個的秧苗,甘蔗地里有不少的奴隸在勞作,除掉地里的雜草,一些海盜正在監督,誰偷懶就抽上一鞭子。

小浪兒四處尋找黑山和礁石的聲影,但是沒有發現,小浪兒準備抓個海盜來拷問一下,他正好發現一個去撒尿的海盜,那海盜還剛剛解開腰帶,腰上傳來刺痛,後面一個聲音響起,「不要動,否則扎你一個大窟窿!」

「有話好說,有話好說,大爺你手下留情!」那海盜可還不想死,還有很多的艷福沒有享受,這島上的女奴隸還不是任由他玩弄。

「那好,你告訴我,黑山和礁石在哪裡?你帶我去找他們!」小浪兒命令道。「只要你不傷害我,我就帶你去找!這兩人我還是很照顧的,礁石會點醫術,現在是島上的醫奴,負責救治生病的奴隸,黑山知道修補船帆,正在碼頭修理船帆呢。」海盜連忙帶著小浪兒向碼頭走去,他走在前面,小浪兒用黑刀指著他的後背。

經過一個崗哨的時候,有頭目問候道,「王麻子,你又偷懶了!」「沒有,頭,我去找礁石看看,不知道吃錯啥東西,今天拉肚子!這個是陪著我的兄弟,剛來的。」那頭目將手一會,「快去快回,就你事多!」

海盜趕緊帶著小浪兒去碼頭,在碼頭上,一個消瘦的漢子正在修補著破爛的船帆,這裡堆滿了破爛的船帆,也不知道什麼時候是個頭,這裡就他一個人在修補,旁邊有條船,周圍有幾個海盜在悠閑地聊天,他奶奶的,好久都沒有出海搶劫,手頭緊的狠,想去找個妞玩都沒銀子,那些老大也是,將我們發配到這個鳥不拉屎的地方。

小浪兒找到了黑山,沒有驚動他,繼續去醫館尋找礁石,「快走,帶我去醫官!」小浪兒命令王麻子,王麻子無法,只好繼續前行。

醫館就在碼頭的前面一百碼處,小浪兒叫王麻子進去,王麻子一進去小浪兒就找了根繩子將他捆了起來,嘴裡堵上塊爛布。他看到礁石正在給一個受傷的奴隸醫治。

「礁石大哥,我來了!」小浪兒說道,那礁石轉過身來看著小浪兒,一時間沒有認出來,「你是哪位?」「礁石大哥,我是小浪兒啊!十年前,我們可是經常在一起的!」礁石突然醒悟過來。

「我是來帶你走的,金牙齙大哥已經在船上等著,我們接了黑山就一起走!」小浪兒看著礁石那瘦弱的身體說道。礁石身子一顫,「多少年了,終於見到你了,你可好?」小浪兒點點頭,「此地不宜久留!」

礁石趕緊跟著他出來,來到碼頭上,看著黑山消瘦的背影,小浪兒叫道,「黑山大哥,你還好?」黑山的背部顫動,回過身來,「你是?小浪兒?」黑山站起來,眼淚流出來,小浪兒點點頭,「對,是我,我來接你們回家。」

「幹什麼?不想活了,抓緊時間幹活!」那幾個看守海盜責罵道,小浪兒看了他們一樣,「不想死的趕緊閉嘴!」眼睛瞪著他們,有種殺氣顯現,一下子將他們震住了,在他們的注視中將黑山和礁石帶走,等走到碼頭,他們才醒悟過來,拿著刀劍趕過來,小浪兒輕輕揮出一劍,那刀芒將碼頭砍斷阻住了海盜看守的來路。

小浪兒召喚著黒船,黒船呼嘯著來到眼前,他讓黑山和礁石先上船,當他們看到金牙齙時,頓時老淚縱橫,這是多年的兄弟,沒想到還能重逢。

海盜看守看到這條黒船,手腳都顫抖著,「這—這是幽靈船,趕緊向老大報告!」

當島上的海盜都趕來的時候,黒船已經不見了蹤影。 「三個哥哥,你們受苦了。」小浪兒看著他們動情地說道,走向去將他們緊緊地抱住。

「沒想到十年沒見,我們的小浪兒已經成為了一方梟雄,哥哥們給你丟臉了!」黑山忍不住淚水,淚水滴落在小浪兒華貴的衣袖上。

「沒有小浪兒兄弟,再過幾年,我們也累死了,真是沒日沒夜的干。」礁石也哭著說道。

「我還好點,就是沒有腿,受了一些白眼,現在好了,我們兄弟們又聚集在一起,又可以縱橫海上了。」金牙齙拍著他們的肩膀說道。

小浪兒走下船艙,拿來一包金幣,「三個哥哥,小弟我發了一點財,現在給點見面禮,每人一百個金幣,等到了港口,大家去喝喝酒,找找樂子!」小浪兒將金幣塞進三個錢包中,給金牙齙,礁石和黑山每人一個,他們握著這沉甸甸的金幣,感慨萬千,沒想到小浪兒一出手就這麼闊氣。

「多謝小浪兒兄弟,我們只要遇到小浪兒兄弟,這個運氣就變得好起來。」三人看著這些亮閃閃的金幣,以前誰見過這麼多金幣。

「兄弟,再往前一百海里就是雞窩島,也叫金雞島,這個島看起來就像是只公雞,每天太陽出來的時候,照在公雞石頭上面,就好像金光閃閃一樣,我曾經帶著兄弟們來過這裡,這個島上適合種植煙草,我們抽過,晚上可來神了!」黑山告訴小浪兒。

「那好,到時候,兄弟給你們弄點煙草,弄點酒在船上。」小浪兒說道。「也不知道豹頭和大毛二毛怎麼樣了,他們不像你們還有點技術,可能就是做苦工!」

幽靈船一炷香就到達了金雞島,這個島嶼確實符合它的名字,小浪兒將船開進了碼頭,碼頭那裡有個不大的港口,小浪兒飛身上了碼頭,他讓船自己開走了,停在離港口不遠的海上,這個港口平時來往的船隻不多,只有當煙葉收穫的季節才會有船隻過來運送煙葉,平時是比較冷清的。

小浪兒走上碼頭,一個海盜看守看著他過來,覺得非常奇怪,這人怎麼一個人來島上,「站住,幹什麼的?」「老大哥,我是來購買煙草的,最近的煙癮犯了,還有我船上的兄弟們都想要點煙葉。」小浪兒回答道。

「來做生意的?嗯,就在前面的酒館旁邊有個倉庫,你去問問倉庫的管理員看看還有多少?」海盜看守熱心地說道,他看著小浪兒穿得非常闊氣,這是一個有錢的主。

小浪兒順手丟個他一個金幣,將他高興的手直打顫,金幣差點掉出來,忙不得地道謝。

「我還想問件事情,我有幾個奴隸被轉賣到這裡,我想在想把他們贖回去,當時我破產了,現在生意走向了正規,我向你打聽一下,這島上有沒有一個叫豹頭的奴隸?」小浪兒問道。

那海盜看守得了一個金幣,心情非常好,趕緊獻殷勤,「我好像聽說過,這個豹頭的釣魚技術還不錯,我們老大就安排他在懸崖上釣魚,每天都要釣滿一百條魚才可以,否則要挨打。」

「要釣這麼多魚,看來豹頭沒少挨打!」「是啊,這個豹頭脾氣比較倔,完不成任務也不討饒,挨打是家常便飯!」海盜看守介紹著豹頭的經歷。

「看到豹頭在這裡受苦,我就是花再多的錢也要將他贖回去?」小浪兒看了海盜看守一眼,向他道謝,就去酒館旁邊的庫房。

庫房的管理者看到一個服飾華貴的英俊男子走了過來,知道生意來了,「什麼風將你給吹來了?金雞島歡迎你這樣的老闆。」

「我想知道你們庫房還有多少煙葉?」小浪兒問道。

「回大老闆的話,我們庫房的煙葉存量不多了,只剩下兩捆,每捆一百斤,給你一個便宜價,以後多來照顧我們的生意,這樣吧,一百兩銀子你全部拿走。」倉庫管理者說道。

「那好,我全要了,等下你送到碼頭,我會派船來運的。」小浪兒丟給他四個金幣,那管理者眼睛都放光了,這已經遠遠超出了煙葉的價值,足可以買四捆,「你準備一些捲煙的工具和紙張,一併送到碼頭,如果能有七個煙斗就更好!」

「煙斗算什麼,我這裡還有十幾個煙斗,都送個你,看得出你真是個有魄力的老闆,希望你每年都來,我會給你最好的價格,我想問老闆的貴姓?」「我姓沈。」「好的,以後沈老闆來了,就是我們島上的貴客!」那管理者巴結道。

小浪兒去山崖邊尋找釣魚的豹頭,豹頭風吹日晒的,這日子過得可真苦,小浪兒沿著島嶼的邊緣搜尋者,這個島種滿了綠色煙草,到處綠油油的,空氣中瀰漫著一種煙葉的味道,是一種比較膩乎的味道。

在一處山崖的岩石上,一個黑瘦的身體拿著長長的竹制釣魚竿在釣魚,他旁邊的竹籠里裝了幾條大大小小的海魚,在他不遠處有個崗哨,旁邊也是煙葉地,不少的奴隸正在勞動。

小浪兒走了過去,叫道,「豹頭大哥,我來接你回去!」聽到小浪兒的聲音和自己的名字,豹頭驚動了一下,他轉過頭來,驚訝地看著小浪兒,目光都有點獃滯。

「是我,小浪兒,豹頭大哥!」小浪兒抓住他的肩膀說道。「小浪兒,真的是你嗎?」豹頭哆嗦著,嘴唇喃喃道。

「作死啊!快點幹活!」那崗哨的海盜看守咒罵著,一邊提著鞭子走了過來,唰地一鞭抽向兩個人,鞭子快落到身上的時候,小浪兒一把抓住,一用勁將牛皮製成的鞭子扯成兩截。

「你是誰?幹嘛管閑事,不想活了?」海盜看守拔出長劍出來,向小浪兒走去。

「不要,老總,求你了,這是我兄弟!」豹頭哀求道。「管他是誰,老子先砍斷他的爪子!」海盜看守揮劍砍向小浪兒。豹頭趕緊想攔在小浪兒的前頭,誰知小浪兒的速度更快,一腳就將海盜看守踢下懸崖,那海盜哀嚎著墜入海水之中。

「豹頭大哥快跟我走吧!」小浪兒牽著豹頭襤褸的衣服,豹頭將魚竿一丟,只是身上的鐵鏈還無法去掉,小浪兒一刀就將他身上的鐵鏈斬斷,兩人迅速向碼頭走去。

「大毛二毛兄弟在哪裡?我們帶他們一起走!」小浪兒邊跑邊問。「他倆在煙葉地里勞動,我帶你去。」豹頭說道,引著小浪兒向著島嶼較深的地方跑去。 跑了幾十分鐘,終於看到了很多黑瘦的身影在勞作,「大毛二毛兄弟!」豹頭低聲喊叫。

兩個黃色頭髮的奴隸轉過身,看到是豹頭,心中一喜,「豹頭兄弟,難道我們終於要逃亡了?」「閑話少說,快跟我們走!」豹頭說道。小浪兒將他倆身上的鐐銬砍斷。

四個人向著碼頭跑去,那些看守看著四人跑了,立即敲響鑼鼓,大聲喊叫,有人跑了,一邊拿著武器追了過來。

前面有人在堵截,小浪兒跑上前去打出一掌,那些人就飛了出去,豹頭和大毛兄弟撿起地上的武器,跟著跑了出去,現在島上追來的海盜越來越多,大概有三十幾個,現在已經跑到了港口,離碼頭已經不遠。

一個海盜頭領帶著十來個海盜從酒館跑了出來,攔住他們,「想跑,在我看管的海島還沒有過,看到那木杆上弔死的逃犯沒有,這就是你們的榜樣!」其中有個海盜認出了小浪兒,剛才給過他一個金幣的。

「呵呵,沒想到今天還逮到一條肥魚!動手!」他命令手下將四人團團圍住,後面的追兵也到了。

「放下武器,還可以放你們一條生路!這個老闆不是有錢嗎?如果能拿出合理的價格,我們也可以考慮!」海盜頭領得意地笑道。

「好吧,你需要多少?」小浪兒問道,他畢竟擔心豹頭和大毛兄弟會受傷,這些海盜畢竟不是吃素的。

「這個數!」海盜頭領伸出三個手指,「三十個金幣!」「太多了吧!能不能少一點!」豹頭喊道。

小浪兒從錢袋中抓出一把金幣丟在地上,這些夠了吧!海盜頭領看著小浪兒的錢袋中金幣不少,露出了貪婪的神色,「我說的是每人三十個,包括你自己,一共是一百二十個!」

豹頭和大毛二毛露出憤怒的表情,這也太氣人,不過他們敢怒不敢言,自己的小命控制在他們的手中。

「可以,不過得先讓他們三個去碼頭,然後我才給錢!」小浪兒看著海盜頭領說道,海盜頭領點了點頭,就是讓你們到了碼頭又如何,跑到哪裡我都會把你們抓回來。

「浪兄弟!還是你自己走吧,別管我們!」豹頭有點著急,「是啊,別管我們了,反正我們爛命一條,也不能連累你。」大毛二毛也說道。

「放心,我有辦法脫身!」小浪兒催促他們快點去碼頭,豹頭見小浪兒說得這麼肯定,帶著大毛兄弟去碼頭,他們一到碼頭,小浪兒將幽靈船召喚過來,豹頭看到了黒船的兄弟們,高興地呼喚起來,他們將煙葉搬上了船,黒船就停靠在碼頭邊上。

「想不到你還有救兵,不過就這麼幾個人,又能成什麼事?快點將錢袋全部拿出來!」海盜頭領揚了揚手中的長槍。

「那就看你有沒有資格拿!」小浪兒現在沒有什麼顧忌,泰然自若,他將金幣一個個地數著,然後又放進錢袋裡,那海盜頭領叫幾個手下去把錢袋搶過來。

四個如狼似虎的海盜撲過來,還沒有靠近小浪兒,小浪兒一個掃踢,這四人被踢飛出去。海盜頭領見到小浪兒還有幾手,「殺了他!」十幾個端著火器的海盜扣動扳機,槍聲如雨點般,小浪兒抽出黑刀將射來的鉛彈擋住,反射回去,一下子冒出一些血霧,有些海盜被反射的鉛彈射出了血窟窿,嚎叫著倒在地上掙扎。

「他奶奶的,遇到個硬茬子,兄弟們,併肩子上啊!」海盜頭領領頭衝上來,各種傢伙招呼,小浪兒對付這種小嘍啰根本就不用出刀,一招大浪撫沙打出,幾十個海盜籠罩在掌力之中,飛了出去,只有海盜頭領還能夠勉強支撐,衣服都被掌力刮破了。

小浪兒一腳將他掃翻在地,然後踩在他的背上,海盜頭領掙扎了幾次也沒有爬起來。

「好漢饒命!我有眼不識泰山!」海盜頭領求饒著。「你們這些小魚小蝦的我會看在眼裡,就是你們的鄭老闆,到時我一樣把他揍趴下!」小浪兒繼續踩著,他的那六個兄弟看在眼裡,心中一陣激動,沒想到小浪兒兄弟現在這麼厲害,一個人就可以對付這裡所有的海盜。

「這樣,我放了你也可以,你將島上的錢財,酒啊食物啊送到港口,小爺我就饒了你。」小浪兒說道,自己可不能白跑一趟。

海盜頭領無法,只好命令手下,將一些錢物集中起來,又將酒館中的酒類搬運到碼頭。

他們島上的錢物加起來也不過一千個金幣,小浪兒也叫兩個海盜抱起來送到港口,看到他們忙完了這些,小浪兒才放開海盜頭領。

海盜頭領看著這一幕,心中的溫度降到了冰點,這還讓他怎麼活?怎麼有尊嚴?心中的怒火騰地衝到了臉上,他不能再忍耐,一個海盜,竟然讓人給搶了,傳出去太丟人,怎麼樣也要把面子討回來,他看著小浪兒的背影,看著地上的長槍,不再猶豫,一把抓起燧發槍,迅速裝上鉛彈,瞄準小浪兒的後背。

金牙齙他們驚恐地看著這一幕,揮著手提醒小浪兒注意,啪的一響,火舌射出,一道煙霧閃過,海盜頭領露出猙獰的微笑,金牙齙他們也感到無比的絕望。

小浪兒的身子只是停滯了一下,並沒有倒下,海盜頭領趕緊又裝上一顆子彈,正當他要扣動扳機時,一道雪亮的光芒劃過槍管,擊中在他的腦門上,他連喊聲都沒有發出,就向後栽倒在地上,一把飛刀插在他的頭顱上,鮮血淌了一地。

那些海盜嚇得雙腿發軟,這個人難道是個神,刀槍不入,連鉛彈都傷不了,傻傻地看著小浪兒離去。

小浪兒飛身上了幽靈船,他的兄弟們向他伸出大拇指,被他的功夫所征服,小浪兒這時才放鬆後背的肌肉,一顆鉛彈掉落下來,在甲板上滴溜溜地滾動,樣子已經變了形。

金牙齙他們驚呆了雙眼,他們現在知道小浪兒的武功很高,但是沒想到高到如此地步,一個個用崇拜的眼神看著小浪兒,現在的小浪兒已經讓他們仰望。

小浪兒將那堆劫過來的財物打開,這些東西他可不放在眼裡,他將這些東西分成六分,全部賞賜給六個兄弟。

大毛狠狠地咬著金幣,以為自己在做夢,「兄弟,你打我一拳!」他對著二毛說道,二毛現在也是暈暈乎乎的,啪地甩了大毛一巴掌,「疼!這是真的!」「老子發財了!」他倆兄弟高興地摟在一起,可從來沒有這麼多的錢財,一直在貧困線下掙扎,一下子從一個奴隸變成有錢人。

小浪兒拿出七個煙斗,將煙葉細細地切成絲,每人拿起一個,用火捻子點燃,七個人躺在甲板上,吞雲吐霧,享受難得的自由自在,一邊在閑聊者著各自的經歷,小浪兒現在還沒有將自己的遭遇告訴他們,保留一點懸念,到時讓這六個兄弟狂喜一陣。 小浪兒解救了六個兄弟,可以說完成了自己的一件心事,他們如果想安心過日子,自己就安排他們在蝴蝶島,如果還想冒險,就讓他們做船長,一個人一條船,甚至可以讓他們做個島主,小浪兒覺得他們是自己的救命恩人,沒有他們,自己在海上早就掛掉。

他的個性是有恩報恩,有仇報仇,對自己有恩的,滴水之恩當湧泉相報,跟自己有仇的,一個也不會放過,他現在就去尋找師父,師父的仇人就是自己的仇人,誰敢阻擋自己,那就只有一條絕路。

幽靈船迅速地在無比寬闊的太平洋上滑過,附近有不少的島嶼,這片海域的海島眾多,估計有上萬的島嶼,他沿途看了一眼。

很快到了鐵如蘭島,他想先把春香和夏荷接回蝴蝶島,黒船到了碼頭,碼頭的守衛看到自己的侯爺歸來,非常高興,馬上去報告給統領鐵栓。

鐵栓飛快地過來迎接,後面還跟著兩個女奴春香和夏荷,「盟主,你速度好快,找到前輩了嗎?」「主人,人家好想你哦,都等了三天了,你才回來!」春香撒嬌,兩人一左一右地依偎在他身邊,這場景將金牙齙他們驚呆了,什麼侯爺,難道小浪兒已經是身份顯貴的侯爺?

小浪兒對鐵栓說了一下,讓他去準備酒菜,他要好好招待自己的兄弟,金牙齙他們看著島上的情景,還有港口二十來條高大的戰艦,還有一隊隊衣甲鮮明的士兵,威風凜凜地守衛或是操練,金牙齙他們不由地有點畏縮的感覺。

這些士兵見到小浪兒歸來,訓練的勁頭更足了,喊聲驚天動地,「侯爺威武,所向無敵!」這些喊聲將六人嚇了一大跳。

「這些是你的?浪兄弟!」金牙齙問道,小浪兒不語,只是微微一笑,故意賣個關子。

這個島嶼好大,附近還有不少的小島,在港口有不少的民夫在勞作,那港口已經有了雛形,還有島主府正在建設,不過酒館已經先建好了,士兵的營房也建好了,短短兩個月的時間,這效率還是很高的。

小浪兒看了看遠處,一些民夫正在種植甘蔗和玉米,估計幾個月就有收穫,到時建個糧酒廠,小浪兒欣喜地帶著他們到處參觀一下,對鐵栓的管理才能還是很欣賞的。

眾人在鐵栓的陪同下巡視了整個島嶼,這時一個士兵過來彙報,說酒菜已經準備好了,請侯爺和客人用餐。

「走吧,我也覺得肚子有點餓了!」帶著他們去酒館,酒館的門口站著兩個非常嫩白的女侍,

一見到小浪兒過來,趕緊跪下迎接,小浪兒擺擺手,進了酒館,這是第一家酒館,以後這裡發展起來還會建設更多的酒館。

酒菜已經準備好了,小浪兒讓金牙齙做到首席,金牙齙一直推脫著,說什麼也不做,小浪兒無法,自己不坐每人肯做,他讓金牙齙做到自己旁邊,黑山他們依次坐下來,然後是鐵栓和幾個頭目。

春香和夏荷站在小浪兒的後面,時不時用手指捏一下小浪兒的背部。

桌子上的菜肴不是非常豐盛,主要是一些海鮮之類,可見這裡的生活還不是很好。

小浪兒夾起一些魚塊,放進金牙齙幾個兄弟的碗里,然後倒上酒,「兄弟們,這是我們時隔十年來相逢喝的第一次酒,雖然簡陋,也希望兄弟們能喝足吃飽,來吧,我們為這次重逢先喝一杯!」小浪兒端起酒杯一飲而盡。

龍魂戰尊 他們幾個也有點緊張地端起酒杯喝了下去,金牙齙他們幾個可是很久都沒喝過酒,幾杯酒下肚,漸漸放開,沒有那麼拘束,互相講述著自己過往的經歷,有時開心有時悲傷,大毛二毛最後都哭起來。

「兄弟啊,我們以後再也不離開你,想想這段時間的經歷,如同是在地獄啊!」 總裁的小辣椒 金牙齙傷感地說道,黑山和礁石他們只是一杯接一杯地飲酒。

小浪兒說道,「兄弟們,你們看得起我,以後說什麼也不分開,只要有我口吃的,我也會分給大傢伙,來吧,今天喝最後一杯,以後還有很多的機會。」大家紛紛將酒杯舉起來,一起幹了下去。

小浪兒出酒館們的時候,拉著鐵栓的手,「鐵統領,你幹得不錯,這片海域的島嶼眾多,能夠儘快佔領開化最好,你有什麼需要只管跟我說。」「我這還不是按照侯爺的吩咐做的,我還擔心被你責罵!」鐵栓回應道。

「很好,沒有給如蘭丟臉,繼續努力!」小浪兒在他背上拍了拍,然後帶著六兄弟還有兩個女奴上了幽靈船,向著蝴蝶島開去。

熱蘭遮城堡離蝴蝶島也不是很遠,所以他順路將她們一起送到蝴蝶島,然後自己去熱蘭遮城堡尋找師父。 熱蘭遮城是荷蘭殖民者在寶島台灣南部修築的一座城堡,非常堅固,全部由巨大的石塊壘成,高大險峻,易守難攻,這裡助守上千名荷蘭士兵,由一名鐵血的總督統領,佔據這裡已經二十多年,與北部的西班牙勢力互相勾結,奴役寶島上的土著和大明的子民。

這是一片邪惡享樂的土地,只是享樂的是荷蘭人和西班牙人,以及一些附近的非富即貴的人,受苦受難的是當地土著和奴隸。

在一個酒館中,一個赭衣青年坐在靠窗的桌子旁,大口地喝著美酒,旁邊有個酒女給他倒酒,青年喝酒的樣子非常豪放,同時手也不怎麼老實地捏著,一邊傾聽著旁人的對話,這個青年就是小浪兒,他離開蝴蝶島到這裡才一個小時。

「你們知道嗎?明天有一場比賽,驚天大戰。」一個棕色絡腮鬍子大漢對他旁邊的幾個人說道,「你們到時要下注狠狠賺一把。」

「那戈登你得透露點消息,誰的贏面大一些,讓兄弟們發點財。」一個小弟說道。

「這個就要看大家的眼力,畢竟是頂級的比賽,雙方實力都很強。」棕色鬍子大漢伸出毛茸茸的粗手一擺,一雙老繭的手,看來經常使用槍支或是在船上謀生,他灌了一大口朗姆酒接著說道,「不過我可以透露一點,其中一個是我們最厲害的荷蘭勇士,橫掃列國,高大威猛,另一個據說是一個大明的武者,雖上了一點年紀,但是依然威猛。」

小浪兒聽到這裡,手中的杯子掉落下來,砸在桌子上,裡面的酒水流出來,聽聞這個消息讓他有點失神,小浪兒認為這個大明武者很有可能就是自己的師父。

看來要等到明天了,正好可以在城裡逛一逛,了解一下這裡的情況,看看那裡有薄弱的地方,這次自己來是裝扮成一個富商,來此遊玩,進城的時候受到多方盤查,花了錢買了一個牌子才進了城,周圍還是防守嚴密,不過自己如果想佔領這裡,也不是一件困難的事,只要在城中埋伏人手,到時來個裡應外合。

這個城堡的城牆長達三里,高達兩丈,看來花了不少力氣來建設這裡,難怪大明的水師來剿滅屢屢受挫,不過對於小浪兒來說,只要花點心思還是可以佔領這裡的。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