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大聖玉已得一半!

萬年前,鹿羽靠著一個輪迴聖玉,便是叱吒風雲,名震蒼穹。

那如今,擁有了三大聖玉的鹿羽,最終將登頂怎樣的巔峰高度?

看著看著,劍帝尊已是眼光閃動,激動的顫抖不已。

「大哥!如今你有三大聖玉在身,遲早有天能找洛姬報仇。」

劍帝尊心緒翻動。

他為自己的大哥感到驕傲,這也是整個人族的驕傲。

人族第一偉人強勢回歸,攜著三大聖玉的力量歸來,必將帶領著人族走向更輝煌的層面。

鹿羽深深的說道:「我肯定是不會放過洛姬的,有一天定要殺上鳳情宮。不過現在的話,我最主要是幫你化解身體的反噬力量。我單有輪迴聖玉的話,自然為你化解不了。但如今我已掌控三大聖玉,要驅散黑暗聖玉的反噬力量,當不在話下!」

「六大聖玉既得一半,那自可以一試!」

劍帝尊的內心重新點燃了希望。

本來他都認定自己必死的,誰想到,鹿羽忽然祭出三大聖玉來。

那一切自然不一樣了。

「不要多說話了,我來助你恢復身體!」

鹿羽制止了劍帝尊繼續說下去。

兩人都是盤腿入座在當場,鹿羽兩隻手直接抵在了劍帝尊的後背。

三大聖玉的力量有如風火輪似的,在鹿羽的身體中運轉。

鹿羽的丹田中也是一片金光閃動,三色光芒交替呈現。

三色光芒,化作了三道游龍,自丹田中而起,穿行過鹿羽的四肢經脈,貫通到上百個穴位,然後順著鹿羽的手臂,直接貫通到劍帝尊的身體中。

嘩! 借我愛一生 嘩!

劍帝尊的身體正如一灘深幽的死水,這個時候忽然興起一片波瀾涌動。

泛起無數的漣漪。

嘩!

劍帝尊體內深處的一波力量被激發出來了。

那是一道深黑的力量。

它就像是一隻黑龍般,遊盪在劍帝尊的身體中,纏住了經脈和身體。

不斷吸食著劍帝尊身體中的生機。劍帝尊那劍心如鐵,也都被黑龍給層層纏繞。

轟!轟!轟!

鹿羽的三色游龍,進入到劍帝尊的體內,就對著那條黑龍展開了攻擊。

這種大動蕩,反應在劍帝尊的身體內,就是一片片的光芒炸出。 三大聖玉融合的力量神奇而強大。本來劍帝尊這黑暗聖玉之毒都是無所可解的,卻在這裡找到了最好的解決方案。

就算是比之於光明聖玉,三大聖玉的效果怕還要好一些。

時間在快速的流逝,鹿羽為劍帝尊的療傷,在持續的進行著。

一睡成癮:邪性總裁太難纏 周圍空間進入到一種狂亂的狀態,不時的能量閃爍,還有那數之不盡的光暈交替。

如果不是因為這周圍空間有著特殊的力量加持,那大地肯定都要塌陷了。

而這一切對劍帝尊而言,乃是最好的成長。他身上那留存萬年的毒性,正以一種不可思議的方式拔除著。

那衰老的生機,那枯朽的經脈,都被一股股的暖流所流過。

暖流到過的地方,枯木逢春,迎來了全新的盛開。

三大聖玉的力量潛移默化,撫平著一切的衰敗,讓劍帝尊本身的生機重新生長起來。

而這發生的一切,對於鹿羽而言,也是一種良性的反饋。

在三大聖玉的力量幫助化解毒性的時候,鹿羽本身也獲得了三大聖玉的滋養。

三大聖玉在他體內都凝結有奧義符,三大奧義符就存在在他的丹田中。

在他一次次的激發下,三大奧義符的力量有如是清泉一般流淌出來。

而每一次經過經脈和四肢,都帶來非一般的力量滋潤。

其實這就是一個修鍊的過程。

三大聖玉可不僅僅是靠著魔核的吸收來提升,最本質的提升方式,還是這樣的修鍊。

平時的時候他未必能有這麼好的修鍊狀態,畢竟三大聖玉要同時激發,是很消耗能量的。

他就算是閉關修鍊聖玉,也未必能持續多長的時間。

但是這一次,因為和劍帝尊體內的黑暗奧義符所契合,產生了共鳴,這就使得三大聖玉的共振起來,更為的有頻率。

反正源源不斷的能量從三大奧義符中流出來,這是一次急速提升的過程。

三大奧義符就像是三株樹苗一般,在快速地生長著。

「看來聖玉之間的共鳴,才是最可怕的。」

鹿羽的心中沉動著一個念頭。

幾大聖玉靠在一起,便有如此大的功效,那要是六大聖玉齊聚,又該產生怎樣驚天的效果。

那個傳說中的神跡,到底是什麼?

這個療傷的過程,足足持續了七天。

七天之後,鹿羽收功。

經過這麼一次釋放,鹿羽本身的三大奧義符,又有了新的成長。

雖然還沒有進化到下一個層面的真義,但是也是提升了好大一截。

而對於劍帝尊來說,那就更是具有顛覆性意義的。此時黑暗聖玉的反噬力量,算是全部被化解了。

黑暗奧義符靜靜的生長在劍帝尊的丹田中,柔順的像是一隻兔子。

無論是四肢,還是經脈,劍帝尊都算是非常的健康,恢復到一種生機勃勃的狀態。

一種久違的力量感,從劍帝尊的身體中顯現出來。

此時再見劍帝尊,和之前一開始看到的樣子,已是發生了翻天覆地的改變。

劍帝尊再非那個枯槁的老者了,而回歸到一種正常的狀態。白髮不再,身體也不再佝僂。皮膚堅實而有力量,此時的劍帝尊充滿了力量感。

「大哥。」

劍帝尊虛弱的叫了一聲。

此時他的反噬力量雖然被拔除了,但是身體被黑暗聖玉折騰萬年,豈能是這麼容易就痊癒的。

劍帝尊現在體內空虛無比,要想恢復之前的修為,可不是那麼容易的。

鹿羽說道:「你現在當務之急,是儘快的修鍊。你身體已經無礙,要想恢復原本的帝尊境界,就要看後續的修鍊了。而若是這次能迎來銳變,你必比之先前更為輝煌。黑暗奧義符將跟著你一起成長。」

「這次我當不負大哥所望,將黑暗聖玉的力量為自己所用。」

劍帝尊對此也有些期待。

黑暗聖玉既在他的身體中生根了,奧義符在他丹田中,那黑暗聖玉就註定了要和他融為一體的。

化解了黑暗聖玉的反噬,他已經沒有了後顧之憂。此後不斷修鍊黑暗奧義符。

掌控黑暗的力量,要是能再和自己的至尊劍道融合,那他將超越萬年前的輝煌,成就更為強大的境界。

「黑暗力量加上至尊劍道,獨孤,我也期待你的銳變。」

鹿羽緩緩的說道。

「大哥,等著我,我當再追隨你,再戰天下!」

劍帝尊的聲音中帶著一種難以掩飾的鏗鏘激動之色。

萬年了,時隔萬年了,他的劍,多久沒有飲過鮮血了。

他劍帝尊,再出世時,要讓整個天下都為之顫抖。

「獨孤,我留下一柄劍給你,他對你的忠誠無以倫比,除非他身死魂滅,不然別人休想傷害你。」

鹿羽忽然說道。

「什麼劍?」劍帝尊問道。

「乃是你當初的——王劍!」

鹿羽斷然說道。

當「王劍」兩個字說出來的時候,整個空間似乎都為之嗡鳴了一下。

「我的王劍,它……不是毀了嗎?」

劍帝尊驚疑不定。

在當年那場浩浩蕩蕩的刀劍之爭中,他的王劍,和刀帝尊的霸王刀共同毀滅。

「一個默默崇拜你得劍客,在戰場中偷偷將你的斷劍拾取,然後找我修復了王劍。他畢生之夢想就是追尋你的腳步,為了實現這個夢想,他甘願將自己封印在王劍中,甘願從人變作是劍魂!」

鹿羽的手中多出了一柄劍。

此劍,乍看如水銀瀉地,細看則如驚濤駭浪。

此劍,乃是天生的王者。

我家貴妃要母憑子貴 「我的王劍!」

當再用手輕輕撫摸過王劍的時候,劍帝尊的目光閃亮無比。

眼光中,有著無以倫比的情懷。

他沒有想到,今生還能再見到自己的王劍。

無論他後半生收藏了多少柄的名劍,但對他最重要的那一柄劍,永遠是王劍!

王劍陪著他走過生命的歷程,見證著他的至尊劍道。

在某種意義上說,王劍就是他劍帝尊精神的一個縮影。

「獨孤大人!劍晨此生能追隨在您的身邊,便是萬死,也當無怨無悔!」

劍晨的聲音顫抖著。

今生今世,他如願以償,終於是追隨上了劍帝尊。

燃燒身體,化作劍魂,經歷那無盡的痛苦和掙扎,只為這一刻! 「你將自己變成了劍魂?」

劍帝尊的眼光深邃,似乎能看透王劍深處的靈魂的顫動。

他此生修鍊劍道,心性最為堅韌。他一直認為,自己的內心早如劍一般堅定。

但是在聽到劍晨的事迹之後,仍舊是被觸動了。

此生瘋狂,是他也不及的。

為了追求心中的劍道,甚至可以燃燒自己的身體,連自己的靈魂都可以奉獻出來。

「你叫什麼名字?」劍帝尊再問。

「劍晨!」

劍晨無比堅定的說道。

他這名字,似乎天生就是為劍而狂。

「你當真願意追隨我?」劍帝尊問道。

「願為獨孤大人活!」

劍晨的回答非常讓人震動。

他不說為劍帝尊而死,只說為劍帝尊而活。

這本身就是一個無怨無悔的追隨。

這世上,為一個人活,比為一個人而死,更難!也更讓人震動!

「好!」

劍帝尊的回答也非常的乾脆。

劍晨願意,那他便答應!

他此生此世,本就隨心而走,瀟洒縱意。

「今生,我當讓你,重現王劍之輝煌。」

劍帝尊一字一頓的說道。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