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Home
  • 未分類

其實他們都知道眼前這人族雖說境界不高,但卻有過人之處,僅僅煉神境就可以從『王』的眼皮下離去,這點可不是尋常人可以做到的。

對於『王』的實力,他們可是深感恐懼,就算處於半死不活的狀態中也不是他們能夠力抗的,雖然這其中與自身血脈的高低有所影響,但是自身實力才是重點。

而現在『王』的實力更是以一種恐怖的速度在恢復,僅差一步就成功復活了,到那時候,任你有百八個准帝強者都不是對手。

他們的『王』可是族王的第一戰將,在異族世界中擁有著至高無上的權力。

年年有魚很幸福 周丹緊握紅芒神劍,在此刻爆發出強烈的戰意,女子雖然極為誘人,但卻無法影響到他本心,因為他不僅心中有了一道倩影,更有一顆強者之心,再加上眼前這女子根本不是人族,反而讓周丹感到有些噁心。

「一坨屎也想十里飄香?」周丹認真的將女子想成另外一模樣,而且效果似乎極好,已經不用在刻意去閃躲女子的眼神了。

女子微微一怔,就連其他三頭異獸都露出一副不可思議的神色。

女子可是他們四大戰將之手,擁有毋庸置疑的實力,他們任何一人都不會是女子的對手,或許三人加起來才足以與女子戰成一個平局,僅僅只是平局而已。

「小男人,不要敬酒不吃吃罰酒哦。快到姐姐身邊來。」女子再次拋出一個嫵媚的眼神,足以讓人晃神或者被迷惑住。

可是他迷惑的對象卻並非尋常人,周丹露出一道殘忍的笑容,身子徒得消失在四人視線之中:「那就不要怪我辣手摧花了!」

轟!

周丹下一刻出現的地方便是女子上空,此刻紅芒神劍爆發出強烈的紅光,隨後便朝女子的頭顱射去,這紅光所過之處連空間都出現了扭曲,可見威力非同小可。

女子神色微微一寒,玉手輕點,就是這麼簡單的一根手指卻直接與那凌厲的劍芒對碰在一起。

轟!

一道強烈的光芒四射散開,讓人難以看清,而當光芒散去后,周丹卻是出現在數萬米高空,而女子仍舊紋絲不動。

很明顯,這一次的碰撞下,周丹落入下層,根本不是白衣女子的對手。

「小傢伙,你的戰意很強,你的劍也非尋常的武器,若是我沒有說錯,應該是准神器吧?」女子似乎沒有動怒,她盯著高空中的周丹,露出一絲讚賞之色:「若是尋常永生境強者只怕會在你手中吃盡苦頭,只不過你太小看姐姐了哦。」

「姐姐可是號稱不敗金身,我的身體可同樣是准神器哦!」話音剛落,女子身上便爆發出一股凌然的氣息。

周丹神色猛然一凝,內心震驚無比,眼下這女子的肉身竟然堪比准神器!

對於肉身堪比准神器是什麼概念周丹再清楚不過了,他本身的肉身也堪比天器巔峰,但是想要越過那一步何其的困難,甚至從剛開始修鍊周丹就極為注重肉身的修行,再以許多奇珍異寶垂體而用,但仍舊無法越過那一層障礙,可見肉身要堪比准神器絕非兒戲。

這或許只是一個傳說而已,肉身想要堪比准神器,那簡直極為逆天。

然而今天周丹見到了,眼下這女子的肉身就堪比准神器,難怪此女一直給周丹一股極為濃烈的危險氣息。

「不對,此人肉身雖說極為強悍,但並沒有真正堪比准神器。」周丹雙眸猛然一凝,他發現了一個奇怪的地方,雖說此女掩飾的極好可仍舊被他發現了,為了更加確定內心的想法,周丹直接開始透視之能,而這一次他就直接確定此人的肉身並非真的抵達准神器行列了。

頂多比巔峰天器略強一籌,但卻比真正的准神器要弱上一絲,可以說是擠在准神器與巔峰天器之間。

不過饒是如此也讓周丹極為吃驚了,因為他知道一般肉身抵達巔峰天器時想要在進步就難如登天,可是這女子卻做到了。

其實周丹並不知道此人之所以能成為四大異獸的第一人便是因為其肉身的可怕,畢竟女子身上的每一個部位都可以充當武器,單憑這點就讓人防不勝防,再加上女子本身就是永生境巔峰,境界也處於絕對的優勢,所以另外三頭異獸才甘心承認女子第一的存在。

女子似乎感應到什麼,那嫵媚的臉龐閃過一道寒芒,盡數將身體湧現出來的強橫氣息收斂了起來。

「小男人,我給你的機會已經沒有了。」女子似乎在這時候失去了耐心,露出強烈的殺意,似乎因為周丹發現了她肉身的弱點導致她很氣惱。

就連其身後三頭異獸都微微一怔,露出疑惑的神色,之前不是還要力保這人嘛,怎麼這會比誰都還想殺了?

當然了,他們雖然疑惑但卻不會說出來,除非他們認為自己可以戰勝此人,不然就是被殺的前奏。

異獸之間,除了對血脈高貴的存在臣服之外,同階者是不可能相互臣服了,就算是他們四頭異獸也是因為『王』的存在,所以才會聚集在一塊的。

「能讓我死的人還沒有出現呢,更別提你們這些殘忍的異獸。」

大千靈陣在周丹身前凝聚而成,因為他知道只有大千靈陣才可以威脅到永生境的存在,至於他雖說領悟了劍道法則與死亡法則,實力有了巨大的提升,對上尋常永生境強者或許還有一戰之力,但是眼下這四頭異獸卻都是堪比永生境巔峰的存在,自然不是他能夠力敵的。

當然,既然不能正面對戰,自然將大千靈陣給使用出來,雖然他沒有覺得大千靈陣可以斬殺眼下這四頭異獸,但至少可以做到一個牽制的作用。

而周丹本身就擅長速度,再配合他凌厲的攻擊或許還有一戰之力也不一定。

果不其然,當大千靈陣顯化出來的時候,四頭異獸盡皆神色微變,盯著上空那充斥著狂暴能量的大陣,終於露出凝重的神色。

正是眼前這大陣,將他們四人牽扯住了。

而今大陣再現,他們如何不吃驚。

按道理來講,此等威能極大的陣法所需的能量非常的可怕,而一個人的魂力是極為有限的,能夠使用一次已經讓人大跌眼鏡了,特別是從一名煉神境層次的修士身上發生,這點讓人有些難以相信。

使用一次可以理解,而今居然再次動用,這就有些不符合常理了。

他們並不知道大千靈陣的消耗之力並不是很大,畢竟這是由上百件天器與一件准神器組成的,天器與准神器之間本身就有能量,周丹只不過算是一個操作者罷了。

「去!」周丹知道不能再拖延了,如果等那心源大帝出現,他根本沒有出手的可能。

之前對抗心源大帝是用了龍族至寶『神空間』,而今『神空間』所剩的能量已經不多,自然無法再拿來對抗心源大帝了。

除非『神空間』在短時間內可以有一個質的飛躍或者恢復能量,不然周丹遇到心源大帝,只有逃離的命,因為以他目前的實力來說,此等存在不是他能夠抗衡的。

「老二,將你的底牌動用出來,」女子異常的果斷:「此子留不得,不然多半是大患。」

「大姐,可別忘了留活口啊。」俊朗男子嘿嘿一笑,似乎有提醒的味道。

「少廢話,我自有主張。」女子冷冷的回應。

俊朗男子不在多語,而這時候他突然發出一聲震怒的聲音,緊接著體型發生了變化,那原本與人族同樣的身軀驟然變化為一座『大山』。而這座『大山』散發出強烈的光芒,光芒下生長出四隻腳,一顆龐大的頭顱也在此刻顯化出來。

「天玄龜!」周丹震驚出聲,那微微有些發白的神色隨之被一苦澀給取代。 天玄龜,顧名思義,乃天地初成,玄黃之氣所凝聚而成,屬於最早出生在異族世界的異獸,它們的實力強悍無比,乃至在荒古時期,天玄龜一族就是異族世界的一方霸主,最後異族才誕生出族王,否則天玄龜絕不可能會寄人籬下。

因為它們有著自己的高傲,這就好比荒古時期九洲大陸的神獸,可見玄龜當時在異族的影響力有多大了。

龍族就是神獸最強一類,但是族中並未誕生過真正帝境強者,最強的也只不過是准帝層次,然而卻也是九洲大陸最為巔峰的勢力之一。

天玄龜身為與神獸比肩的存在,實力可想而知了。

周丹緊握手中的紅芒神劍,眼下他精神緊繃,好在這頭天玄龜只是永生境層次,否則多半沒有反抗的實力。

「去!」周丹猛地一咬牙,就算俊朗男子本體是天玄龜那又如何,早晚都要一戰,難不成對方還會罷手不成,與其陷入被動何不趁著其俊朗男子未轉變成功徹底將其擊斃呢。

大千靈陣以一股可怕的氣息朝著四頭異獸碾壓而去,瞬間將房源數千公里給籠罩其中,這數千公里的範圍內充斥著一股股狂暴的氣息,而這些氣息正在此刻開始凝聚,最終一把把長劍充斥整個空間。

「老二,還愣著幹什麼。」女子神色微微一沉,極為不滿。

伴隨著嬌喝落下,那天玄龜則是緩緩的移動了起來,而下一刻便凌空而起,居然將女子等三人給籠罩在龐大的身軀下方。

獵諜 「哼!」周丹眼中寒芒掠過,隨後那密密麻麻的長劍便一同轟了下來,全部落在天玄龜的龜殼上。

鐺鐺鐺!!!

如同鋼鐵般的碰撞,鏗鏘作響,令四周的空間都劇烈的顫抖起來,彷彿末日般,顯得極為可怕。

「啊,他娘的,痛死老子了。」 掠愛奪寵:老公太霸道 隨著一把把長劍落下,天玄龜發出一連串的臭罵聲:「等會老子一定要生撕了你。」

周丹不為所動,長劍仍舊無情的斬下,但是這天玄龜的龜殼卻彷彿一件超級防禦神器般,居然沒有被攻破,需知這是大千靈陣所發,足以斬殺永生境強者。但是眼下卻被擋住了。

「你們三個還愣著幹啥,難不成要看老子的龜殼破裂嗎!」天玄龜一陣惱火,見到被他保護在下方的三個同伴居然都沒有動手,難免有些生氣。

女子嫵媚一笑:「老二,你這龜殼越來越堅硬了啊,似乎也快晉陞准神器行列了。」

不過女子雖然打趣但她的動作可一點都不慢,當她話音落下的時候便已然出現在周丹近前,而其身後則是另外兩名同伴,此刻皆都一臉奸笑的看著周丹。

「小男人,你的眼睛很犀利,只不過我現在不想收你了,至於你這肉身若是被我吞噬,想必我也可以再度精進一步了。」女子不再掩飾,她看重的可不是周丹的人,而是他的軀體。

她同樣可以看得出周丹肉身很強硬,雖說無法與她媲美,但是她可是活了無盡歲月了,眼下這小男子才多大?肉身就堪比天器巔峰了,若是千百年後呢?就算不能晉陞到准神器行列,至少可以與她比肩了吧?

而她肉身的強悍已經逗留了不知道多久了,如今若是可以吞噬周丹的肉身想必可以晉陞。

這才是女子真正的目的,只是女子原本是想要用軟的,可惜她還是小看了周丹,自己的嫵媚之術根本影響不了此人。

雖說周丹是『王』指名道姓要的人,並且要活的。不過以她的地位想必要一個肉身還是可以的。

至於『王』為什麼要活的,女子心裡也有數,畢竟『王』如今差一步就可以復活過來了,而能夠讓他彌補這一步的則是人族的心臟了。

所以,可以說『王』要的也不是周丹的人而是其心臟。

「廢話那麼多幹什麼?」面對三頭異獸的虎視眈眈,周丹則是充滿著殺意,正是這些殘忍的異獸才讓他的兄弟一個個的離去。

此仇必須報,哪怕是付出慘重的代價。

「喲呵,還漲志氣了。」女子身後的一名男子突然陰陽怪氣的笑了起來,此男子長著一副猙獰的面孔,那個高高隆起的鼻子彷彿象鼻,整體看起來給人一股毛骨悚然的感覺。

象鼻男子貪婪的眼眸在周丹身上四掃,最後將目光放在周丹的鼻子上,舔了舔嘴角道:「我想你鼻子的味道肯定不錯。」

「嘎嘎,還有你那一雙耳朵。」

就在這時,另外一名男子也站了出來,此男子面相倒是比象鼻男子好看些,只不過那還算的上清秀的臉龐卻被一層陰沉之色籠罩著,而其雙耳更是比常人要大了數十倍,簡直比豬耳還要大。

「象鼻,豬耳。」周丹差點笑出聲,若不是他強忍著估計會直接打破這緊張的氣氛,不過他最終無奈的將視線移到女子的身上,或許這樣做會讓他更好受些,至少沒有一個視覺衝擊。

「他的身體各個部位都是我的。」然而就在兩男子話音落下后,女子那冰冷的聲音卻是再次響了起來。

兩人無所謂的聳了聳肩,不過眼眸深處皆都在此刻閃過一道寒芒。

周丹內心無比的震怒,感情這是將他當成食物了。

「我是屬於誰的,得看你們的本事,不要到頭來反而死在我劍下。」

說著,手中的紅芒神劍則是亮起了刺目的光芒,那光芒下有著絲絲可怕的能量在運轉著。

「動手!」女子面色微微一驚,立刻選擇動手,因為她有些擔心眼下這人族還有沒有其他手段。

另外兩男子也在此刻動了手,他們知道遲則生變的道理,所以在敵人未曾將底牌亮出來的時候將其斬殺是最好的選擇。

嗖嗖!!

三人將周丹的退路盡數擋住,隨後立刻發起了攻擊,一條條法則從他們身上散發出來,只見那象鼻男子與豬耳男子身上爆射出九十四條法則,盤旋在他們身軀上。

神醫嫡女 而那女子四周則纏繞著更多的法則,足足有九十八條。

周丹內心震驚無比,這或許是他第一次見到有人能將法則凝聚出九十條以上吧,一旦法則之數達到九十條便是永生境巔峰了。

很顯然周丹知道接下來會是一場苦戰,只不過即便如此他也會血戰到底。

兩道法則遍布整把紅芒神劍,令其威能顯得更加可怕。

「來,讓老子看看你們這幫畜生到底有什麼與眾不同。」周丹不僅沒有退避,反而主動出擊,他要掌控主動權,特別是面對三頭堪比永生境巔峰的異獸,一旦失去主動權那必然會陷入萬劫不復之地。

「米粒之珠也敢放光芒!」象鼻男子一個冷笑,四周的空間便立刻凝固,這是空間法則,乃至高無上的法則之一,尋常永生境強者都未必可以凝聚出來的法則,可見難度有多大。

「給我破!」周丹爆喝了一聲,與此同時他四周亮起了一道道紫色氣流,輕易便將這凝固的空間給絞碎。

「什麼?」象鼻男子大驚失色,他的空間法則可是自身領悟出來的法則最強一道,別說一個小小的煉神境,就是同階者都未必可以掙脫的了。

可是現在居然被輕易的給破開了,這如何讓象鼻男子不吃驚?

然而不等象鼻男子反應過來,他臉上便浮現出一抹驚容,因為在他身前那白衣少年整一臉含笑的注視著他。

「你不是想要吃我的鼻子嗎,那我是不是先將你的鼻子切下來下酒?」周丹大聲一笑,手中一腕,一道紅光則從紅芒神劍上掠了出來,最終直接朝象鼻男子那鼻子切了過去。

「哼!」象鼻男子畢竟也不是尋常永生境層次,他乃擁有天級巔峰血脈的無上存在,豈會在這一擊下栽了跟頭。

然而未等他有所動作,那不屑的臉龐立刻被驚恐給取代。

他驚駭的發現四周的空間竟然被禁錮住了,而且還是還是毫無徵兆就被下手了。

「不可能!」象鼻男子難以接受這一切,可是周丹卻不給他絲毫機會,那紅芒神劍的劍芒則是輕易劃過象鼻男子的鼻子。

「啊。」象鼻男子一聲慘叫,這時他才將四周的空間禁錮給擊破恢復了自由,原本他強忍著疼痛反手要將周丹斬殺,可是當看到那紅芒神劍再度劃破而來的時候,他驚出了一身冷汗,頭也不回立刻倒退了數百丈之遠。

周丹神色微微一動,但是他並沒有趁勝追擊,反而是將那懸浮在高空中的鼻子給控制著,最終靈魂之火再現直接將那象鼻給燒成灰燼。

「實在不好意思,忘記告訴你了,我並不喜歡吃象肉,這是保護動物啊。」在這氣氛極度緊張下,周丹面色顯得極為嚴肅。

「啊,我要殺了你!」象鼻男子大吼,立刻變化為本體,四周驟然湧來一股狂暴的真氣渡入其體中,風雲突起,整個世界似乎在此刻都顫悸了起來。

「黃金聖象!」周丹啞然失聲,當金光散去后,他再一次看到一頭堪比神獸的異獸了。竟然是號稱力大無窮的黃金聖象。

只是眼下這頭黃金聖象雖說氣息極為凌然,但是卻丟失了一象鼻,看起來並非很和諧。

「哈哈,我說老三,你這也太糟蹋了吧,居然被一個小小的煉神境人族給斬掉鼻子,我看你是越活越回去了。」在這緊張光頭,豬耳男子卻是發出一聲笑聲,很顯然他們彼此間關係並非很和諧。

見此模樣倒是讓周丹暗自鬆了口氣,若是三者同心協力,或許就更加麻煩了。

「哼。」面對豬耳男子的嘲笑,化為本體后的象鼻男子則是冷哼出聲,隨後一股海量的真氣凝聚在他留著鮮血的傷口處,僅僅片刻便再度生長出一個與之前一模一樣的鼻子來。

「現在我也玩夠了,接下來將你的命交給我吧!」象鼻男子變化為本體后,自然已經不再將周丹看在眼裡了。

他四腳猛地一踩地,整個世界都在此刻劇烈的顫抖起來:「聖象之風!」

伴隨著話音一落,一道道狂暴的能量化為龍捲風卷向周丹,而那龍捲風之中卻凝聚著整整九十四條法則,可見這並非尋常龍捲風了,一旦被此風捲入,就算是同階者都有可能飲恨。

「老三這是發飆了啊,看來這小傢伙是徹底激怒他了,不然老三這殺手鐧也不會用出來。」豬耳男子眯著眼,可以從他眼眸中看出他也對這聖象之風極為忌憚。

這可是象鼻男子的殺手鐧,換做是他捲入其中,雖說不會死但也會重傷。

只是一個小小的煉神境修士可以擋得住象鼻男子的殺手鐧么? 「恩。」

女子在此刻也微微點頭,很顯然她對老三這聖象之風也極為認可,就算是她要襠下這聖象之風都極為吃力,畢竟這是老三的絕招啊。

「不過老三這麼折騰,那小子要是死了就麻煩了。」說歸說,豬耳男子卻是有些不滿的說道:「要是老三將那小子給殺死了,到時候『王』責怪下來就麻煩了。」

女子也是點頭,就算他們實力在如何了得也不敢觸犯『王』的話,因為『王』說的話就是規則。

「老三,你悠著點,要是將這小子弄死了看你怎麼和『王』交代。」豬耳男子忍不住提醒道。

吼!

化為黃金聖象的象鼻男子不得不說實力比先前強悍了數倍,不過在聽到豬耳男子的話后,那氣勢明顯下降了一籌,看來這『王』的話他還是不敢不聽啊。

不過從此可以看出象鼻男子對自己的殺招極為有信心,哪怕將威力降低了不少仍舊有把握將周丹擒拿住,乃至將其重創。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