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Home
  • 未分類

劍無心雙眼凌厲,眉心之中隱隱有一道劍氣浮現,比起許天子跟龐拋的邪氣,他身上更多的是一股浩然正氣。

「看來他似乎領悟了劍的真諦……距離打開真正的劍道大門已經不遠了啊。」紀羽看著劍無心,評價道。

對於劍無心,他的印象還是很不錯的,這是一個頗有正氣的人,這一次來到這裡,又是為什麼呢?

卻見劍無心走到台上,他沒有理會許天子跟龐拋的挑釁,而是直接將劍重新握在了手中,接著便朝著場下眾人環視了一遍,凡是被他目光掃中的人,皆是不自覺的退後了幾步,像是有些心虛似的。

最後,劍無心的眼睛定格在了烏心雲的身上,打量著烏心雲。

沒有人敢說話,甚至宋剛,烏天來也不敢說話,大氣都不敢吸一口。

「嘿嘿,你說著傢伙想要做什麼?」

「該不會是看上這美人了吧,她可是我的啊!」

「怎麼可能,那傢伙愛劍如命,就沒見過他對哪個美人動過心。」

「那還好……那這美人就沒人跟我搶了。」

「呸!明明是我的,想要跟我搶?打贏我再說吧!」

只剩下龐拋跟許天子還在交頭接耳的議論著……烏心雲更是氣得臉色一陣青白。

劍無心掃過了烏心雲,而後又在尋見幾人身上停留了片刻,最後卻是淡淡的搖了搖頭:「紀羽從這裡走出,但你們卻沒有一個比得上他的。」

紀羽?

在劍無心這句話剛剛落下的時候,眾人的腦中都出現了紀羽這兩個字……

認識紀羽的其實並不算多,畢竟這件事對於烏山派跟宋家來說算是一個醜聞,都被他們鎮壓了下去,因此,在一些小勢力聽到紀羽這個名字的時候,都是一臉愕然。

「紀羽?那是誰啊?」有人忍不住問道。

「好了,無心,下來吧。」這時,一個聲音兀然傳來,一個老者不知什麼時候已經出現在劍無心的身邊,接著,許天子跟龐拋的身邊同樣出現了兩位老者。

眾人甚至都沒有看清楚這兩個老者到底是什麼時候上去了,他們只知道,這些人……都是絕對的強者。

重生女兒家 劍無心昂首,而後微微後退,龐拋跟許天子亦是如此。

三個皇者級別的老人站在台上的時候,其他小勢力的掌門人也紛紛的聚攏了上來,如果到現在他們都不知道來人到底是什麼身份的話,那他們就真的是腦殘了。

「見過三位皇尊,敢問三位皇尊降臨到北域是為何事?」烏天來第一個小心翼翼的走了上來,問道。

皇者啊,在整個西北域也不多兩個,再加上劍無心,許天子,龐拋這幾個名字,他們的身份便已經非常的明白了。

西北天宮,天劍門,獄宗!

這幾個勢力,沒有一個是他們能夠惹得起的!

此時,不管是海天洞的洞主,亦或是星雲派的掌門,儘管心中有所不甘,但卻不得不放棄所有的計劃……

原本他們還打算趁著這次大婚,逼迫烏山派跟宋家將那戰天九變給交出來的,不過現在卻不行的。

更憋屈的是宋剛跟烏天來,大勢已去,完蛋了……他們現在是恨極了紀羽,若不是紀羽,這種消息能傳到那麼遠去?

果不其然,此時許天子身邊的那個老者便開口:「我們這次來,只是為了一本戰技而來,想來你們也是清楚吧?」

這時,便見他看向烏天來跟宋剛:「你們只需要將那戰技交出來,西北天宮會給予你們足夠的補償。」

宋剛跟烏天來相視苦笑,其他人也是幸災樂禍了起來……

被這種大勢力看中的東西,他們怎麼可能保得住?

但同時他們心中也算是有幾分僥倖,他們得不到,但這件事情的始作俑者,紀羽,恐怕也不會想到這種結局吧?

他們得不到,紀羽也別想虎口奪食!

急婚蜜令:夫人,乖! 的確,此時紀羽是有些頭疼了,沒想到最後竟然會被這些傢伙插手。

「我們願意!」烏天來跟宋剛幾乎是同時說出來的,他們不可能不願意,因為他們無法抵抗。

而三個老者臉上自然是露出了幾分笑意,這種結局,他們早就已經意料到了……

「咳咳……我說,你們願意個什麼勁?這東西,是你們的么?」

這時,一個有些不和諧的聲音忽然傳來……

貓撲中文 ?(貓撲中文)這忽然傳來的有些不和諧的聲音使得所有人微微一怔。

是什麼人,敢在這種時候插嘴的?

要知道現在台上站著的可是三個恐怖的存在,西北天宮,天劍門,獄宗的三大強者……誰敢觸其眉頭?難道是活得不耐煩了么?

此時,許天子身邊的那位老者臉色也是微微一變,誰在這種時候出來搗亂?

然而,對於宋玉來說,聽到這個聲音的第一反應便是渾身一顫!

好熟悉的聲音,一個人影在他記憶深處慢慢的出現。

「是他……是他來了!」宋玉下意識的說著……

他身邊的烏心雲神色微微一動,有些鄙夷的看了宋玉那窩囊樣一樣,而後心中又有幾分驚奇。

她隱約也知道宋玉口中的「他」是誰了……雖然她對紀羽不熟悉,但畢竟她也了解過宋玉的一些事情,這個紀羽……她倒是挺感興趣的。

「剛剛這句話是誰說的?」

此時,幾個皇者級別的老者用意念掃遍了全場,卻沒有發現說話的人的蹤跡,不由直接喊道。

發現不了說話的人,不一定是那個人的修為很高,更有可能是他故意隱藏了氣息,所以他們才會有恃無恐,畢竟他們是有三個皇者級別的強者,並不會擔心敵人太強不是對手。

「呵呵……三個皇者,果然都不是正常途徑晉陞的。」一個淡淡的笑聲傳來。

重生學霸女神 眾人循聲望去,卻見到一個三個少年,正慢慢的朝著台上走去。

「是他?他找死嗎?」

「他不是那個什麼鐵山門的弟子嗎,上來做什麼?」

一些小修士認出了紀羽他們,心中更是驚疑不定,這三個傢伙上去難道是想死不成?

但相反的,宋玉跟宋剛兩個人的臉色卻異常的難看……

這個人,中間的這個少年,他們再熟悉不過了!

紀羽……這個人的確就是紀羽,這小子竟然會在這種時候,在這種地方出現?這到底是為什麼?

既然這三位都出來了,紀羽不是應該躲得遠遠的嗎?現在跑出來,難道就不怕死?

不光是宋玉他們認出了紀羽,劍無心,許天子跟龐拋,在見到紀羽出來的一瞬間,臉色都是微微一變,他們見過紀羽,而且不是第一次……

劍無心雙眼盯著紀羽,眼中有著濃濃的戰意,而許天子跟龐拋則是神色不善,頗為複雜。

他們是西北域的天才,但他們天才的名字上面,卻還有一個妖孽的名字,那就是紀羽!

在不久之前,東方域有一大批的強者來到西北域,要對付林家跟妖家,他們還記得,那時……他們門派的門主都不得不主動出來,親自迎接那些人,卑躬屈膝。

他們知道,那些人一定就是東方域的強者,也只有東方域的那些恐怖的傢伙,才會讓掌門這種存在都卑躬屈膝!

然而,在沒多久,便有自稱是紀羽朋友的人出現,將那群恐怖的傢伙打敗,他還記得,那個少年自稱是戰家的人。

東方域的情況他們也有所耳聞,戰家,不就是東方域最巔峰的幾個家族之一么?

那個戰家的少年,修為竟然已經到達了戰將級別,年齡跟他們差不多,修為卻比他們強大太多太多,他們是第一次見識到東方域的天才人物!

然而,當那少年談起紀羽的時候,卻依舊是一臉的苦笑,在他的眼中,紀羽同樣是個妖孽。

他們心中便不禁在想,紀羽……到底成長到了什麼地步!

現在,當他們真正又一次見到紀羽的時候,心中的那些攀比卻頓時消失一空了。

紀羽就站在他們的面前,但他們卻覺得自己像是在面對汪洋大海一般……竟然生不起一點的抵抗之力。

這到底是什麼層次?

「紀羽?」劍無心忽然開口,說道。

紀羽笑著看了一眼劍無心,道:「呵呵,一年不見,你成長了很多啊。」

「但卻還是追不上你。」劍無心苦笑道。

紀羽沒有說話,又看了一眼許天子跟龐拋,二人皆是有意迴避紀羽的目光,有些心虛。

「你就是紀羽?」這時,龐拋身邊的一個皇者雙眼緊緊的盯著紀羽,問道。

還沒等紀羽回答,卻聽得宋剛先一步走上前道:「皇尊,他正是紀羽!」

宋剛冷冷的看了紀羽一眼,時隔兩年,他們又一次見面,他對紀羽的殺意卻是越來越濃!

現在紀羽出現了,他也發現了紀羽的修為似乎比他強大了許多,為今之計,只有依靠身邊的這些皇者了。

「嘿,宋剛?我還沒找上你,你倒是先找我麻煩了?」紀羽看向宋剛,似笑非笑。

「哼!一個我宋家昔日的奴僕,也敢站在這裡跟皇尊這麼說話?看來你膽子倒是見漲了啊!」宋剛站在皇者的身邊,根本就不擔心紀羽會動他,很自然的便是冷嘲熱諷的說道。

而在他這句話剛剛說完之後,一股恐怖的力量卻是兀然落在了他的身上,讓他渾身是汗,一點都不能動彈……

他看到紀羽身邊的一個冷漠少年,身上那恐怖的氣息幾乎全都壓在了他的身上,他不由渾身打了一個寒顫!

「恩?哼!」

這時,宋剛身邊的那皇者臉色微微一變,宋剛在他身邊都被鎮壓?那他會很沒面子的。

想到這裡,他身上便有一道皇者氣息朝著皮皮的身上衝去,然而下一霎,卻猶如碰到了銅牆鐵壁,被彈了回來!

他心中駭然無比,這個少年,到底是什麼存在?

「收起你的修為吧,你雖然是皇者,但你的水分太多了。」紀羽鄙夷的看了那老者一眼:「等我先跟宋家算完賬,再跟你們好好的聊聊。」

說完他方才將目標慢慢的轉移到宋玉的身上,此前,他特地瞥了烏心雲一眼,卻見到這女人竟然還絲毫不畏懼的看著他。

紀羽沒想太多,便直接朝著宋玉的方向走去:「我們又見面了啊,宋少爺……」

紀羽的身邊,還有一個宋多跟著,他心中緊張,但當他見到宋玉的時候,臉色也開始變得猙獰了起來!

被紀羽這樣盯著,宋玉的心瞬間便是慌了……

貓撲中文 ?(貓撲中文)宋玉覺得紀羽的眼睛有一種神奇的魔力,跟他眼神對碰的時候,他幾乎感覺自己的靈魂都要脫離了身體那般,那雙眸子似乎有無盡的魔力那樣,直到一個皇者發現了不妥,走到他的身邊,隨意的拍了一下他的肩膀,他這才緩過神來。

他有些畏懼的看著紀羽:「你……你來做什麼!」

紀羽隨意瞥了一眼那個皇者,而後又將目光聚集在了宋玉的身上:「我來做什麼?」

他嘴角微微一翹,又看了一眼宋剛,宋剛迎向紀羽的眼神,同樣是不自覺的退後了兩步:「你……你還有臉回來!你……你這****!」

然而,當他這句話說完之後,強大的力量又一次猛烈的壓在他的心頭,一口鮮血兀然從他的嘴角流出,他踉蹌的後退了幾步。

「紀羽小友,你這未免有些太過了吧?此人不過是逞了一下口舌,你又何必做的這麼絕呢?」許天子身邊的一個皇者有些看不下去了,將宋剛周圍的壓力慢慢的解開,而後又對紀羽說道。

「老東西,你又算什麼,在我這裡嘰嘰歪歪,還真當我不敢動你么!」而當他的聲音剛剛落下,紀羽卻猛地朝著那老者呵斥。

紀羽的聲音剛勁有力,宏厚無比,傳入眾人的耳中,一時間讓所有人都有些驚愕。

紀羽他……在說什麼?他竟然敢這樣說話?難道他還不知道自己面對的是什麼人么?這麼說話,找死?

宋剛跟宋玉心中竊喜,他們都沒有想到紀羽竟然會直接呵斥了那位皇尊,若是那皇尊動怒的話……紀羽的下場,他們可想而知。

果不其然,當紀羽的聲音剛剛落下的時候,巨大的力量便是猛然爆發而出,朝著紀羽的方向壓下:「你說什麼!」

皇者一怒,滿座皆驚,所有在場的人都感覺自己的身上忽然被壓下了千金巨擘那樣,又驚又恐的看著那老者,皇者動怒了,就算他們只是看客,這股恐怖的威壓也足夠他們吃一壺了。

宋玉臉色蒼白,烏心雲此時也是眉頭緊皺,那可怕的力量根本就不是她能夠抵抗的……而龐拋幾人則是有其他的幾個皇者護住,才沒有一點的事情。

宋剛心中更是暗喜,紀羽死定了!

「呵……怎麼,你這未免也有些過了吧?我不過是逞了一下口舌而已,你又何必做的這麼絕呢?」出乎眾人的意料,紀羽根本就沒有表現出任何的不適,反而是戲謔的看著那老者,調侃道。

不止是紀羽,紀羽身邊的那個少年此時也是一臉無事的樣子,只有宋多此時有些畏懼,這畢竟是他第一次經歷這種場面,如果不是皮皮護住他的話,他早已經被這威壓給直接壓死了。

紀羽沒事……那皇者的臉色微微一變,有些恐懼的看著紀羽,紀羽沒接近一步,他便會後退幾步:「你……你……」

「空有威壓,卻連靈魂的力量都不能操縱,你這皇者的水分可真是有夠多的啊……」紀羽淡淡的笑了笑,靠近的步伐更是越來越快。

而此時,不止是這位老者,還有另外兩位的臉色都變了。

他們自己的情況,自己清楚……當他們見到紀羽的眼神深處出現的那一抹力量之後,內心深處已經是出現了一種驚濤駭浪!

所有人都被這一幕嚇呆了,他們一怔一怔的看著紀羽,看著那位皇者,心中不明白為什麼那皇者會有這種反應。

他眼睛深處……似乎對紀羽有幾分畏懼,這到底是怎麼回事?

「我不希望在我做事的時候有人插手,有問題么?」這時,紀羽開口,緩緩說道。

那老者不自覺點了點頭,紀羽的眼睛不斷的盯著他,讓他有些發憷。

「這樣就對了啊。」紀羽笑了笑:「不過西北域用這種做法強行提升實力,終究是不能解決問題的,反而還會限制了你們的提升空間,得不償失。」

聽到紀羽的話語,三位老者相視對望一眼,皆是從各自的眼中看到了幾分無奈,看向紀羽的時候,他們眼中同樣是有幾分的羨慕……

「我們也是萬不得已啊……以我們的實力,想要再進一步已經是不可能的了,既然如此,又何必在意這一點小事呢?」其中一個老者自嘲的笑了笑。

紀羽微微嘆氣,這也是一種無奈:「罷了……就算你們真的提升到了皇者,要想要面對那些存在,也是……」

「他們……真的有這麼可怕么?」

這時,一個老者忍不住問道。

紀羽的實力很強,他可以肯定,若是紀羽真正的跟他戰鬥起來,他根本就不會是紀羽的對手,他雖然是皇者,但卻是那種最弱的,他們用了一種特別的方式提升,很顯然,紀羽也看得出來。 重生之蛇蠍妖姬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