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Home
  • 未分類

只是,江寂塵聲音一落,一陣嘲諷嗤笑之聲已經傳來。

「指教?哈哈…….太可笑了,這個無身份的外來低賤之人,竟然說要向天方長老指教。」

「這意思是說,他也會煉器之道了?」

「會又如何?廢物、垃圾一個,有何資格讓天方長老指教的?」

天方長老身後的那一群丹器宗年輕煉器師,此時同時不屑地看著江寂塵,冷然嘲笑道。

天方長老此時則張手,凌空一攝,裝著煉製傳送法寶材料的袋子,便已落入了他的手中。

「小子,你可知,若是同等級別的煉器師,這般向老夫說話,那已經是在向老夫發出了挑戰。」

「不過,我也懶得與你這樣的垃圾計較了,幫你煉製好傳送法寶,你便立刻給我滾蛋吧。」

天方長老一臉傲然之色,一副高高在上的樣子。

然而,江寂塵這時竟搖了搖頭,淡淡地道:「你說的沒錯,我正是在向你發出挑戰。」

什麼?

全場震撼,呆愣當場。

便是秋意寒也都以為自己聽錯了,滿臉不可置信之色。

他們,明明是來求器的,想讓丹器宗的煉器仙帝為他們煉製一件傳送法寶的,現在怎麼變成了凌塵公子來挑戰天方大師了?

這樣的神折轉,只怕根本無人能想到。

「哈哈…….笑死我了,一個來求器的垃圾,竟然要向求器的對象,煉器仙帝境的天方長老發出挑戰!」

「這絕對是我們聽過最可笑之事啊!」

「一隻螻蟻望天的傢伙,卻要向天發出挑戰,自取其辱,自尋滅亡罷了。」

丹器宗一群年輕煉器師,反應過來后,大笑起來,彷彿聽到了世上最可笑之事。

然而,江寂塵一臉平靜,看著天方長老,再次認真地道:「煉器一道,器火為先,請指教!」

說罷,江寂塵一翻掌,一股七彩煉器之火,於掌心之中冒騰出來。

轟!

江寂塵掌心間的煉器之火一出,丹器宗這一群年輕煉器師,便感到身體一震,如受雷擊。

他們感覺到,自己體內的煉器之火,如被狂風卷過,幾乎熄滅。

「器火壓制!」

丹器宗這一群年輕煉器師臉色大變,一片慘白。

他們自然知道,煉器師之間,亦如仙修之道,等級森嚴。

而煉器師的等級壓迫,就是來自煉器之火等級的壓制。

現在,他們集體感到,體內的煉器之火,完全被壓制了,根本無法催動出來。

一切,只因江寂塵掌心之間的七彩煉器之火,等級遠遠凌駕於他們的煉器之火上。

這一刻,全場靜寂,再沒有人能笑出來了。

只怕,在場的人,無人知道,江寂塵竟然也是一名高級的煉器仙師。

先不說其煉器技法如何,單論煉器之火,便幾乎可能碾壓全場了。

包括煉器仙帝天方長老,體內煉器之火,也是微微輕顫。

煉器一道,器火為先,並不是說說而已!

一邊的秋意寒,雖然蒙著臉,但小嘴只怕也張成了o形,驚訝得完全合不攏嘴了。

凌塵公子也是一名煉器師?

秋意寒內心有一些凌亂了。

一直覺得,江寂塵深不可測,但絕對想不到,對方竟然深不可測到如此地步。

這讓她好奇,忍不住一直探尋一下。

但是,女人一旦對一個男人產生了好奇,那最後的結果,必然只有淪陷一途。

冰山總裁,放過我吧 當然,這個時候,臉色最是難看者,無疑就是天方長老了。

他從一開始,就罵江寂塵是低賤之人,是廢物、垃圾,說他不會煉器!

但現在,當場被江寂塵打臉!

臉上火辣辣的感覺,讓他心中更加不爽。

「煉器之道,光有煉器之火,並不能說明什麼?」

「煉器之道高低,最終以器說話,你煉器之火再高級,若煉製不出好的法器,一切都是徒然。」

「小子,便讓老夫教教你什麼才是真正的煉器之道吧。」

說罷,天方長老一抖材料袋,半步仙帝虛空凶獸內丹,還有各種材料飄飛出來,浮在他身前的虛空中。 「按照小梁說的,應該就是這裡了。」車子在秋風巷口慢慢的停下。

「嗯。」

車子熄火片刻后,江時初的身影悄無聲息地從後車竄了出去,一下車便迅速跑進巷子深處,隱身在黑暗之中。

江時初的身影一隱沒,莫景衍的手就落在了后腰的手槍上,做了個暗號的手勢,然後對著巷子的一處窗戶點點頭。

江時初已經找到了小梁說的診所,這會兒天才剛黑,診所就關了門,這不明晃晃的的不對勁兒嘛?

真是夠蠢的這幫人!江時初暗暗嘲諷了一句。

「別廢話,進去。」莫景衍也跟過來了。

「哦。」

兩人動作輕緩,無聲無息地朝著診所後面的樓上的窗口爬去。

這房子一眼就可以看出是個出租房,非常老舊,和這個巷子的名字相得益彰,秋風一過,牆灰掉一地。

木製的窗戶已經破損,上面紅漆已經差不多掉完了,玻璃還爛了一塊。

二樓到一樓的樓道口幾乎堆滿了雜七雜八的東西,看著像是垃圾。要不是知道這裡有人住,江時初差點都以為是拆遷房了。

不過對於亡命之徒來說,這樣的地方,確實是一個不錯的藏身之處。

「應該是在地下室。」莫景衍指了指一樓地面的樓梯口。

江時初右手已經悄無聲息地摸向了腰間。

兩人全身緊繃,全神戒備,以最高的警惕應對任何突髮狀況。

江時初看著走在自己前面的莫景衍,皺了皺眉想要越過他自己走前面。

莫景衍一手擋住他,沉聲道:「輕點,給我老實點走後面。」

「我先上,你……」江時初還是沒有放棄要走莫景衍前面的想法。

「你給我閉嘴。」莫景衍沉聲打斷了他的話,之後壓根就再也不給他說話的機會。

兩人的腳步慢慢地朝著地下室下移動。

片刻后,兩人悄無聲息站在地下室的第四間出租房門前。

莫景衍迅速在周邊走廊巡視了一圈,燈光昏暗,靜悄悄的,彷彿這一層都沒有一個人在住。

莫景衍側身隱在門邊,眸光冷凝,全神戒備,修長手指在掉漆的木板門上敲了敲。

「叩叩叩」,潮濕的木板發出十分清晰的聲音,但房間裡面卻是半點可疑的響動都沒有。

私人定制大魔王 莫景衍皺了皺眉,又敲了一下,隨即將耳朵靠近房門,聲音刻意壓低,「有人在嗎?手機沒電了,我想借一下充電器。」

裡面還是沒有動靜。

江時初靠過去,視線透過木板門的縫隙朝裡面看了看,並沒有發現裡面有走動的影子。

片刻后抬起頭,給旁邊戒備的莫景衍使了個眼色,然後往後退,與此同時,莫景衍迅速抬腿,將看起來根本不牢固的木板門一腳給踢了開來。

屋內空蕩蕩的,沒有任何動靜。

江時初皺了皺眉,將這個小房間里裡外外全部搜索了一遍,一張床上除了一些小孩的衣服,什麼都沒有。

「沒有人。」對著守在門外的莫景衍搖了搖頭。

莫景衍從外面看了看房內的擺設,目光陰鷙,沉聲道,「沒錯了,這裡應該就是他藏身的地方,但……」

他的視線在床頭柜上還浮著熱氣的半杯水上頓了片刻,目光頃刻間冷了下來,抬起頭道:「人才剛走,應該是發現我們了,追!」

江時初一愣,眼看著他急匆匆地沖了出去,也跟著奔了出去。

兩人剛跑出地下室,莫景衍的聯絡器忽然又震動了起來。

一接起,並不是小梁的聲音,而是他身邊的副手,急切慌亂的聲音傳了過來,「莫哥,不好了,那人發現了我們,現在已經跑不見了。」

「你說什麼?」 總裁嬌妻養成記 莫景衍握著手機的手猛地一緊,聲音陡然冰冷到了極點。

小路身子猛地一縮,「梁哥已經去追了,我們現在怎麼辦?」

「你馬上帶著其他人追上小梁,那個人還有同夥。」說完,莫景衍掛斷了手機,臉色陰沉沉的。

「現在人已經跑了,怎麼辦?」江時初此時就站在他身邊,剛才小路說的話他在旁邊聽得一清二楚,此刻也深深地擰起了眉來。

「馬上打電話給南楓,他們藏的不是東西,是一個孩子。」莫景衍目光沉沉地看著巷子口。

打完電話,兩人快步朝著秋風巷更深處走去。

這個巷子十分的安靜,十點不到,大部分的店面都已經關掉了,只有一兩家的小商店還亮著燈,路邊燈已經爛得差不多了,僅存的一兩盞燈還暗得很。

一路走來,十幾分鐘內竟然沒有碰到半個人影,更沒有聽見任何人聲。

倒是路邊有幾個狗在打架。

斬骨娘子 莫景衍皺了皺眉,驀然,腦中神經驟然繃緊。

不對勁,太不對勁了。

一個住滿人的巷子,晚上怎麼可能這麼安靜?

莫景衍不動聲色地撞了一下身邊的江時初,兩人倏地將戒備提高到最高點。 在天方長老看來,江寂塵擁如此高級的煉器之火,雖完全出乎他的意料,但是,對方明明擁有如此高級的煉器之火,卻還需要來向自己求器,那麼,對方的煉器之道,必然不強,非常有限。

至少,如半仙帝級的傳送法寶就煉製不出來了,若不然,也不必動用如此大的人情,來丹器宗求器了。

所以,天方長老現在想在煉器手段上,全面碾壓江寂塵。

何況,江寂塵如此年輕,煉器技法,再強又能強到哪裡去?

此時,天方長老一伸掌,一道藍色的煉器之火,浮現出來。

「冥藍之焰,給我煉!」

天方長老大喝一聲,手中的煉器之火大盛,開始虛空淬鍊材料。

只見,天方長老雙手幻動不止,表現出了驚人的煉器手段。

一件件材料被淬鍊,然後投入丹器宗中心廣場的器爐中。

仙王之上的仙器,大多都需要器爐相助,才能更快的融煉成形。

所以,天方長老現在想快速煉製出傳送法寶,就要藉助器爐之力。

不過,最後還差一顆半步仙帝虛空凶獸內丹沒有淬鍊。

這是煉製傳送法寶的主材,最難淬鍊了。

「你們看好,仙器主材,尤為重要,畫虎難畫骨,煉器難煉主。」

「唯有把主材,淬鍊到極致,才能更好的融納其它的輔材,刻畫出共鳴級的器陣。」

此時,天方長老一臉傲然之色,一邊淬鍊半步仙帝虛空凶獸內丹,一邊為一群年輕的煉器師講解煉製法器之道。

那等樣子,仿如眾生導師,風采凌塵,讓人仰望。

丹器宗一群年輕的煉器師,此時都露出了驚嘆的神情,一臉的崇拜之色。

只覺得,天方長老的煉器之道,果然高深莫測,讓人嘆為觀止。

剛才一翻話,讓他們獲益良多。

「嘿,那小子竟然也想向天方長老指教,自不量力,自取其辱罷了。」

「不錯,他的煉器之火品階雖高,但煉器之道,只怕不堪入目。」

「像他這樣的廢柴,根本不配擁有這樣等級的煉器之火,當該把他身上的煉器之火奪過來。」

一眾人在驚嘆天方長老的同時,也在嘲諷著江寂塵。

最後,甚至有人提出要把江寂塵身上的煉器之火奪過來。

此言,竟然瞬間得到一眾丹器宗年輕煉器師的贊同。

「沒錯,這等級別的煉器之火,在此子身上,簡直浪費。」

「如此煉器之火,當該屬於我們煉器宗的,其餘者,不配擁有。」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