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Home
  • 未分類

可是索菲亞娜執迷不悟,竟用她的劍刃割開天羅地網逃匿,其逃匿過程中還憑藉其手持利劍變幻無窮的優勢,傷及三界無數高手,無奈之下,柳仙姑祭出三界炫環使其無處藏身,浩天帝俊才飛出鴻蒙聖劍將其斬於西海之岸邊,索菲亞娜的烏血浸染海水沉澱下來竟將海底染黑,此海之後就被稱為黑海。

索菲亞娜死後搜遍其全身未發現她所持利劍,仵作在其右手掌心發現有一個隆起的肉包,割開后才發現竟是一顆衣襻扣大小的劍體。

「帝俊獲得此劍后就直以神雨仙露浸泡褪其邪戾之氣,今將此劍送於百里姑娘,可見其用意之深望姑娘體察之。」柳仙姑聽靈寶說到這裡就這樣說了句,迫使靈寶中斷了洋洋洒洒的敘述。

大家都還沉浸在靈寶敘述的故事情節中,此時庭院門口傳來了侍女聲音異常的秉報聲。

「娘娘,有異事發生,空中飛臨黑白兩盒。」 靈寶敘述天帝送給百里涵媛生日禮物如意淑女劍的來歷,柳仙姑告訴百里涵媛要體察帝俊送此劍給她的用意,百里涵媛一時間還不能明白浩天帝俊送如意淑女劍給自己的深度用意,但她從心底里就十分看重這份禮物,不用說是如此貴重的東西,就是他送一片羽毛來她也會珍惜一輩子的。

「柳姑放心,帝俊哥哥的好我會牢記在心。」

就在這個時候,門口有侍女秉報說發現異事,空中飛臨紅黑兩隻盒子。

「何盒?有何異象?」柳仙姑問道。

「先後飛臨的一紅一黑兩個盒子,飄至后掉掛於高樹之上,有何異象便未能知曉。」這時侍女的回答。

眾美已經把現場圍得水泄不通,她們昂著頭看著前面高高的樹上掛著的兩隻盒子,議論紛紛。

柳仙姑和百里涵媛她們飄過來后,正好聽她們在說著這兩隻盒子如何飛臨。

「我看遠處一隻大雁樣飛來,到了才知是紅布裹著這盒子飛至樹上掛著。」

「她跑過去跟我道有飛盒掛樹上,我好奇便過來看之,這時第二隻盒子也如她所道飛過來同樣掛樹上下不來了。后飛至便是紅的,噥,高些的那隻。」

「稀奇!」

「古怪!」

看到這兩隻稀奇古怪的盒子,百里涵媛腦子裡急速旋轉著各種猜想,

今天是我的生日,六位姐姐沒有事先透露半點風聲就給我慶生,又是吃的又是送的,柳仙姑也送來那麼貴重的禮物,帝俊哥哥更是超乎想象地送來如意淑女劍,難道這是同學閨蜜們給我空投的禮物?

嘿!空投是往下投,沒有往上投的道理,就是能往上投,這天堂比星星還高不知多少遙遠,人造衛星到達火星附近都要十幾年時間,自己沒出生之前就投出不見得能到達,快遞是不成立的。

可萬一與我有關係呢。

百里涵媛腦海里咯噔一下子想到了有一種可能,萬一是這種可能性,事情就複雜化了。

「柳姑?要不要我先上去看看?」

柳仙姑沒有馬上回答,看了看百里涵媛,又再看了看在樹上晃悠晃悠的盒子。

「你行否?」

「試試。」

異能特工:軍火皇后 「上去先看看。」

百里涵媛奇怪柳仙姑沒有說「上去拿下來便是」,而是說「上去先看看」,難道她也和自己的疑慮一樣嗎。

百里涵媛這下更堅定了自己必須先於他人查看盒子的想法,無論如何眾目睽睽顯露出自己輕功了得也要冒險一試了。

她全神貫注地注視了一下這盒子的高度,就是低一點的黑色盒子也有六七米高,比自己第一次上去樹椏的位置還要高出一米多,這樹下面部分光溜溜的沒枝叉,跟我們平時看到的水杉差不多,比水杉高大,卻不是水杉是闊葉的,一時還真想不起是什麼樹種。

難怪那些侍女不敢輕易上去,就自己也不一定有把握,沒把握也得上,眾人都知道我在柳姑面前請了纓的,沒上就怯場,這個臉可丟不起,有疑問在上面說什麼也是非上不可的了。

颯颯颯!起來了,眼看就要到最低點的枝桿上了,不好,還差那麼四五公分,小腳腕碰到枝桿,叭地一下人往後彈出來,眼看一個倒栽蔥摔下來。

「哇!」樹底下驚呼一片。

百里涵媛此時頭腦非常清醒,如果是就這樣掉下去,憑自己目前的能耐,肯定是綠珠第二無疑,到時候還能不能跟人嘆息一下頭先著地之苦就不知道了。

可是她這人往後一倒,一隻足卻插進了兩根枝桿之間里去,變成了一個大劈叉橫吊著在半空中晃蕩著。

「啊?!」樹底下又是一片唏噓。

百里涵媛在空中晃蕩幾下頭有些暈,再晃蕩下去恐怕就得骨折身離摔下去,因為明顯感覺到被夾住的腿的關節不負重量地拉開要撕裂開來的痛,就在這時,她想到了一個辦法,「劍來!」如意淑女劍應聲在手,她瞅准了身體接近樹桿之時,猛力一劍直刺過去,劍穩穩地插進了樹桿,人就有了抓手不再晃蕩了。

接下來的動作就簡單多了,要是她想把鬼王和火神給自己的功力使出來,早就已經穩穩噹噹地站上了枝頭,可是樹底下那麼多眼睛在看著,總不能把自己的底牌全給露了吧,所以她還是看上去十分費勁地爬上了枝頭。

「好!」樹底下驚喜一片。

其實樹底下好多雙眼睛都在密切注視著百里涵媛的變化,要是她或她判斷百里涵媛出現危險時,她或她就會第一時間飛身上前阻止可能的危險發生。

這其中最為明顯的就是柳仙姑,憑她的修為這點高度和半空中接個下墜之人根本不在話下。人在場面上跟在戲台上其實是差不了多少的,什麼場合適合什麼人出場亮相都是有定規,主角配角龍套一窩蜂全湧上台那還是戲嗎。

樹上吊著個箱子,柳仙姑也說,我來!輕飛上去摘下,那旁邊看著的人是什麼想法就很難說了。

人群中妺喜、蘇妲己、褒姒、趙飛燕、馮小憐、上官婉兒六位也是眼睛也不敢眨一下,趙飛燕在百里涵媛腳踝撞枝人後翻時要不是蘇妲己拉了一下讓她再看看就要飛身上去了。

還有就是綠珠,不僅眼睛不敢眨,還捏著雙挙不停地低呼「使力!」。

隨時準備搭把手的人的想法跟百里涵媛剛才的想法一樣,不到萬不得已不會輕易亮自己底牌的。

百里涵媛在樹枝頭上停下來休息一下,就再上一枝桿夠著了黑盒子,她的手剛要把盒子拿下,手卻僵硬地舉著盒子動不了了。那系著盒子的白帛上分明有字,明明白白地寫著:賀友生辰,老友拜上。

真是鬼王,這一驚比剛才倒栽蔥時更讓百里涵媛虛脫。

「百里姑娘?盒子何講究?」樹底下有人喊了句。

「我還沒打開,不知道裡面是什麼!」百里涵媛只好也大聲地回答。

「小心開啟,不能啟先行放下。」這是柳仙姑的喊聲。

「好的,柳姑放心!」聽到柳仙姑的喊聲,百里涵媛馬上鎮定了許多,她把字帛馬上塞進袖籠,接著把纏於枝桿上的布條解開,再小心翼翼地打開了盒子,這盒子也就三四巴掌來大,打開蓋子后,裡面露出來一盒子紅棗。

鬼王就這麼簡單,飛進來一盒子紅棗給我慶生?

百里涵媛伸手進盒子幾乎把每個紅棗都摸了一遍,並沒有發現任何東西。

「柳姑,是一盒子紅棗!」

「那便放下!」

百里涵媛用纏枝布條將盒子綁好放下了樹。

「你們先接著這個盒子,我再上去拿另外一個!」

等黑盒子落地后,百里涵媛就再上兩個枝桿到了紅盒子跟前,有了第一個盒子的經歷,這時的心情倒是不那麼緊張了,多少猜到那紅盒子是火神禍害飛進來的。

上去一看,盒子周圍沒有任何寫有字跡的東西,盒子比鬼王飛進來那隻大不了多少,打開盒子后裡面露出來一盒子的葡萄乾。

這個魔頭,虧他想的出用葡萄乾送我生日禮物,難道連句話也沒有?

百里涵媛手剛撥到盒子底部就接觸到一個圓圓的東西,拿出來一看,是一個雞蛋般大小的圓石子,

百里涵媛現在沒有過多心思去評估這顆寶石的連城價值,她必須先把樹下那些期待的人心給安撫后再說。

「柳姑,這是一盒葡萄乾!」

「那便放下!」

一盒紅棗,一盒葡萄乾,讓人好奇了半天,沒勁!

拿顆扔嘴裡嘗嘗,味道也沒什麼特別的,走人!

對於大多數人來說,這個遊戲也太沒勁了,唯一給人留下印象的就是這無緣無故地飛什麼盒子,在這裡呆了幾個世紀了也沒見過這種奇觀,奇觀之下竟讓人如此乏味,乏味的遊戲也就沒有什麼意思讓人去追根問底的了。

百里涵媛還沒有從樹上下來,人就消失散開去了,只有柳仙姑和百里涵媛結拜姐妹,綠珠等幾個人圍上來等著百里涵媛下樹。

「娘娘,百里姑娘,我先走了。」綠珠見百里涵媛安全落地后就這樣說道。

「謝謝綠珠前輩關心。」百里涵媛知道綠珠是在關注自己的安危。

「七妹,你沒事便好,今日你生辰又上樹玩耍可高興?」褒姒又笑眯眯的說道。

「是呀,剛才我可擔心不已。」趙飛燕確實為百里涵媛捏了一把汗,她這話也是她們六姐妹的共同心聲。

「小妹我還沒有感謝姐姐們給我辦這麼好的生日筵席,送我那麼貴重的生日禮物呢,七妹給各位姐姐叩個頭答謝。」

「使不得!姐姐們給七妹慶生理所應當,七妹高興便是我等心愿。」蘇妲己上前一把拉起就要下跪的百里涵媛這樣說道。

攻妻不備:老公大人別太壞 「鬧騰一宿大家也都有些乏了,柳仙姑娘娘,我等這就告退。」妺喜這樣說道。

「也好,大家是有些乏了,好生歇息。」柳仙姑笑著說道。

妺喜等六位等柳仙姑的話說完就隱退了去,柳仙姑看她們都隱退了就準備轉身回龍母殿。

「你咋還沒走?你不乏?」

「柳姑沒什麼話要跟我說嗎?」

百里涵媛本來是要說「沒什麼話要問我」的出口后卻變成這樣了。

「有話再說便是,歇息去吧。」

柳仙姑拍了拍百里涵媛的肩膀,說了這話就消失不見了。

百里涵媛站在原地半天沒回過神來,她還揣著兩個燙手的山芋呢。 百里涵媛要叩謝柳仙姑和浩天帝俊送生日禮物的恩情,話沒說出口柳仙姑就消失不見了,一個人在原地愣了一會兒,就悻悻地往回走,竟忘了顯神通飄回住處了。

「百里姑娘低頭走路有何心思?」耳邊突然響起嫘祖的聲音,著實把百里涵媛驚了一下子。

「哦,是嫘祖前輩,我光顧走路沒看見你,失禮了。」百里涵媛見是嫘祖就停不下來說道:「前輩摔傷好些了嗎?」

「已無大礙,勞煩姑娘掛記。」

嫘祖能夠順溜的說話,自然是傷好了,但臉面兩邊的青瘀還沒有完全消退:「我乃勞碌之人,磕磕碰碰常事,未曾想到那日頭一暈,從樹上掉落砸地便重了些,勞煩眾姐妹動問甚是不安。」

「前輩往後可得加陪小心,能不上樹摘水果的盡量避免,再次摔倒就不好了。」

百里涵媛很想說「你年紀這麼大了就別再上樹」的,人老不吃摔這是大家都明白的道理,嫘祖她算算也是與中華文明史同齡的老人了,還能上樹不是天方夜譚嗎。

可是在這裡就不能這樣說了,否則她會記恨你一輩子的。

嫌我老?我再沒有你的日子,可你總會有一天到我這個年歲,到時的你恐怕拉屎撒尿都要人幫忙了吧,到時候你上樹給我瞧瞧,不曉事的小丫頭片子!

「不礙事。」嫘祖甩甩胳膊踢踢腿,擺明了是要證明她不老:「上上樹摘摘東西便當是修鍊修鍊吧。」

百里涵媛聽嫘祖這麼一說,倒想起來一個很想求證的問題,就這樣問道:「嫘祖前輩,你是這裡最最資深的美女了,你是第一位到這裡的吧?」說順口了把時尚新潮的話「資深美女」也用上了。

「你言何?」

「我是說你是這裡資格最老的前輩。」果然不懂,百里涵媛只好補充說明。

「年歲虛長了些。確亦是來此第二人。」

「還有誰比你早?」

「柳仙姑妹子。」

「哦。」把這點給忘了,創史人肯定先到這裡:「柳姑把這麼多人收攏起來是為了什麼呢?」

雖然早已知道柳仙姑是為了給這些古代美女們提供個修仙平台,百里涵媛還想聽聽旁人的看法,創史人的初衷由她人從旁論證是最有可信度的。

「修仙。」

「這麼多皇后皇太後娘娘們為什麼不能直接位列仙班?」

「位著者則積怨甚重,比不得尋常女子,一生皆能好善修德之。」

這話讓百里涵媛明白了一個道理,位列仙班的前提是沒有民怨,如果前世做過太多的惡事,又被認為是非正義的,自然民怨沸騰,在這裡的美女們哪一位不是最缺的就是這個前提,難怪今天能夠享受民間香火的女性菩薩,大多是某某夫人某某仙姑之類的民間女子。

「為什麼柳姑可以做到這個?是她擁有三界炫環嗎?」

百里涵媛一直在想,柳仙姑做這件事的用意自然是為了爭取女性同胞更多地加入神仙行列,以改變神仙界男強女弱的局面,柳仙姑可以說最高層次的女權領袖人物,這一點應該是載入神界史冊毫無疑問的。

但單憑一腔熱血要創造出這麼一個史無前列的偉大工程是不可能的,她手中必須有足以影響神仙界,威懾三界無人敢於輕易比肩的洪荒法器才能做到,難道她手中的三界炫環有如此巨大的威力嗎。

「三界炫環可攝取魂魄,要佑魂魄不侵則不行。」

「那柳仙姑還有更強的洪荒法器?」

「有,無極傘。」

「無極傘?」聽到這個法器名稱,百里涵媛心裡很是震撼,頭腦中好像有這概念,但一時又想不起來在哪種資料里看到過:「嫘祖前輩能跟我說說這無極傘有什麼樣的法力好不好?」

「我有些乏了,先去歇息了。」嫘祖說完話就消失不見了。

百里涵媛又怔在原地邁不開腿了。

嫘祖這位她自稱悶葫蘆的人,今天能在自己面前說這些話,實屬不易,說是累乏要休息自然是託辭,或許她只知道柳仙姑有無極傘這件洪荒法器能護佑魂魄,無極傘的真正法力如何她並不了解,一知半解的東西說不清道不明時還是就不破題的好,這是社會閱歷和生活經驗多豐富的人常有的姿態,哪有幾個靈寶那樣的自戀狂的。

無極傘!

百里涵媛在搜腸刮肚的在想這無極傘的出處,竟然在自己的記憶庫裡面找不到這一詞根,

嘿!要是跟前有手機就好了。

想到手機她習慣性地把手伸進袖子里去,心裡咯噔了一下,自己的事都沒有搞清楚狀況,又好高騖遠地去追問柳仙姑的事情。

現在回住處肯定不行,上官婉兒肯定在,剛才給我過生日留下的一大攤子她可能正領著侍女收拾打掃呢。去綠珠住處也不妥,既然鬼王鄖鷙給自己空投信函就不一定要讓綠珠知道。

在這種幾乎完全透明狀的地方要偷偷摸摸地看點東西還真不那麼容易,隨時都有可能有人飄到你跟前,或者別人在你身邊隱形飄過也說不定。

還是找個僻靜的地方隱形起來吧,對,就上次初試鬼功的地方就合適。

想到了人也就到了,再快的高鐵也沒有這種速度,就是火箭發射器也趕不上這種時速。咻的一下上了樹,拿片樹葉往臉上一擋,就再也找不到百里涵媛的影子了。

鬼王鄖鷙給自己空投這麼片白帛信函來祝我生日,百里涵媛怎麼也不會去想鬼王鄖鷙是那麼天真爛漫的人,當時看到白帛有字跡,心裡就慌了神沒敢再仔細多看一眼就塞進了袖籠里去,現在拿出來看,還是那麼片只有兩巴掌大的白帛,翻過來倒過去看仍然是那幾個寫的歪歪扭扭的小篆字:祝友生辰,老友拜上。

要說鬼王能塗鴉這麼幾個字已經不錯的了,他為魔為鬼的年代何來文字可言,要不是他也與時俱進,他還是目不識丁的大文盲呢。或許是為了空投這封帛書另時找人現學現畫的也有可能。

你看這上字還寫反了,上字倒寫是下字,可他卻寫成了一個倒寫的傘字。

到傘!紅棗、到傘?找到傘?

這麼竅,我剛從嫘祖那裡聽到說柳仙姑擁有能護佑魂魄的無極傘,就看出來鬼王鄖鷙寫來的「倒傘」,要我找到傘?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