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Home
  • 未分類

可這星光沒有像其他人的攻擊手段從他們身體中穿過,毫無疑問的打在了三兄弟身上!

「啵!」

星光綻開的瞬間,三人的身影宛若破碎的鏡面,綻放出一塊塊裂痕和碎塊。

碎塊自他們身體的表面迅速剝離后,神農氏族的三兄弟便跌跌撞撞退出暗影之境……

三兄弟顯然沒想到,那貌不驚人的一點星光能造成這等效果!

鳳歌,凌霜等人同樣也瞪大了眼睛,畢竟這「落星手」的威力弱小到忽略不計,就這樣破掉了暗影之境未免也太離譜。

「是能量的層級……」愁殉喃喃說道。

他心中的困惑更甚於其他人。

看羅征祭出星光時,他沒有感受到彼岸之力的動靜,而是凝出一塊綠色的方晶體,這方晶體並非是神道的道蘊,也不可能是真元觀想,唯一有可能的是血脈。

可血脈之力的能量層級,一般只能達到三級左右,一些弱小的血脈之力的能量層級,更是與神道道蘊一般,羅征這到底是什麼血脈?

愁殉的猜想完全是憑直覺完成,但已無限接近於真相。

可愁殉的記憶中,諸多超級勢力的血脈之力都不可能擁有這麼高的能量層級……

神農氏族的三兄弟也傻眼了。

雖然他們在神農氏族中實力也不弱,可三人如何對抗這麼多天宮弟子?

不過這三兄弟也是神農氏族的佼佼者,當暗影之境被破掉的一瞬間,其中一人雙手翻轉之下,兩把鬼頭大刀突兀的出現在手中,左右開弓徑自朝羅征劈來。

這個距離下,他自問不懼任何人!

可大刀剛剛劈向羅征之際,羅征雙手已化為兩隻黑手,同時向上一探,「哐!哐」隨著兩聲脆響,刀鋒斬殺羅征的虎口上,竟無法再深入分毫。

「這雙手……」那人眼珠子都快瞪出來了。

羅征冷漠的盯著對方,彼岸之力洶湧爆發,雙手猛然一扭之下,兩把大刀已徑自被扭成麻花,如果這人不及時撤手,他的雙臂也將被扭成麻花!

「我們退!」

三人一擊不中,再沒有絲毫妄想,朝著另一邊疾退。

現在神農氏族的族人正與其他大族一起,對付渾源之靈的母體,只要與本族族人匯合,天宮弟子也不敢動他們。

但天宮眾人又怎麼允許這三人逃走?

鳳歌,凌霜,莫一劍等人幾乎同時出手,紛亂的劍芒形成一閃牆壁朝三人覆蓋而來。

神農氏族三人看到這些犀利而強大的劍芒,嚇的面無血色,其中一人更是大叫道:「我,我將渾源之靈還給你們,別,別殺我!」

在場的天宮弟子們可不是三歲小孩,渾源之靈的價值有多重要,大家心底都很清楚。

這是中眾人冒著生命危險,才得以獲得的,這些傢伙將其搶奪,現在被羅征逼出原形就想奉還回來一筆勾銷?天底下從來沒有這麼便宜的事。

「敢搶我們天宮的渾源之靈,就要做好丟性命的準備,」羅征站在原地淡淡的說道,現在這場面已無需他親自出手。

就在那些劍芒形成的網,圍繞著三人收攏之際,一道身影從天而降,落在了三人身邊。

「地煞守護!」

這人的雙手猛然展開,一座土黃色的山之虛影自他體內擴散而出,這虛影頓時將他連通神農氏族三兄弟籠罩在內。

「叮叮叮宗宗宗宗……」

各種劍芒劈殺在山體的虛影上,發出一連串的脆響,彷彿有人不斷地敲擊著一口大鐘。

這人正是神農氏族的「山」。

「諸位天宮弟子,現在大敵當前,我們何苦自相殘殺?」山平靜的說道。

「山」的來歷十分神秘,除去沐沐之外,他現在是神農氏族當之無愧的第一人。

他在與渾源之靈母體纏鬥之際,看到自己的族人被天宮弟子圍殺,第一時間趕了過來,擋住了眾人的攻擊。

「自相殘殺?你們神農氏族有臉說這句話?」鳳歌厲聲呵斥道,「我們的渾源之靈被這三人奪走,他們既是找死,自然怪不得我們。」

被鳳歌這麼呵斥,山的眉頭一皺,他也沒想到這三兄弟會幹出這樣的事情,就聽他冷靜的說道:「趙塵,把渾源之靈還給他們。」

這三兄弟看到「山」在關鍵時候出現,自覺有了靠山,原本弱下來的氣焰又囂張起來。

他們神農氏族可不怕區區太一天宮,何況站在神農氏族後面的還有有熊,金烏等族,這些天宮弟子敢欺辱他們簡直自尋死路。

三兄弟中最年長的趙塵還準備反諷鳳歌時,「山」竟然要求他們返還渾源之靈。

「為什麼要還給他們?我們怕他們?」三兄弟中最年長的趙塵滿臉不服的說道。

聽到這話,羅征,羅嫣,鳳歌,凌霜等人眼中皆是殺機一閃,看樣子跟這些傢伙們廢話是沒用的。

「我讓你們還就是,廢什麼話?」山的眼中也醞釀出一絲怒意。

神農氏族年輕一輩的族人們,對「山」本人非常畏懼,不過「山」的性格溫和,從未有人見他發過火。

感受到「山」的怒意后,趙塵三兄弟心中微微一顫,連忙將渾源之靈從須彌戒指中傾倒出來。

那趙塵親手將這麼多渾源之靈還回去,自然十分心疼,但又無可奈何。

可就在山準備帶著三兄弟離開時,羅征的聲音淡淡的傳來,「只是奉還這些渾源之靈就當沒事發生了?」

「山」面無表情的盯著羅征,而趙塵三兄弟則是滿臉惱怒之色,「我們都還回來了,你還想如何!」 從進入渾源大世界后,有熊,神農,金烏這幾個大族,就對天宮弟子有著濃濃的惡意。

羅征也被這幾族一再冒犯,此事如此簡單揭過簡直是做夢。

「你想如何?」山滿臉平靜的盯著羅征問道。

「留下三人的性命,或者拿出等量的渾源之靈,」羅征說道。

這一頭渾源之靈被擊殺,總計得到的渾源之靈差不多有兩千多枚,足夠十人進行渾源再造。

羅征的意思,是讓神農氏族再拿出兩千多枚渾源之靈。

趙塵三兄弟聽到羅征的要求,臉色再度變了數變,多賠兩千多枚渾源之靈,這簡直比殺了他們還難受!

「你是獅子大開口吧!」

「想我們賠這麼多渾源之靈,你怎麼不去搶?」

「做夢!」

那三兄弟頗為激動的說道。

「山」的臉色也是微微一沉。

此前神農氏族的族人們聯手絞殺了一頭渾源之靈,獲得的渾源之靈結晶的確有兩千多枚,而且全部在「山」的手中,他的確有能力做出賠償。

可神農氏族的族人也不少,他若是將這些渾源之靈交付給羅征,神農氏族中就有十人將失去渾源再造的機會,這是一個不小的損失。

羅征的臉色沒有絲毫變化。

豪門蜜寵百味妻 現在大家都爭先恐後的擊殺渾源之靈,沒有太多時間在這裡僵持。

但說出去的話,潑出去的水,若神農氏族不願意,那也別怪他無情。

羅嫣雖然一言不發,亦有意無意靠在羅征一旁。

快穿之夢中行 哥哥的敵人,就是她的敵人,而她代表著黎山女媧族。

如果山在這裡動手,一定會將黎山也牽扯進來……

「山」終究不是猶豫拖拉的人,三個呼吸的時間,他已看清厲害關係。

現在不是糾結這個的時候,他當即便做出了決斷,反手之下須彌戒指上的光芒一閃,戒中的渾源之靈傾倒而出,堆成了一堆。

羅征來不及仔細清點,但看堆頭與趙塵三兄弟的差不多。

「我們走,」山說道。

那三兄弟看到地上這一堆堆渾源之靈,心疼的臉色都青了,但又無可奈何,只能惡狠狠的瞪了羅征一眼,方才離去。

愁殉看著「山」遠去的背影,則低聲說道,「這人倒是有決斷……」

雖說身為天宮弟子,愁殉很清楚面對有熊,神農和金烏的族人們會極為弱勢,但愁殉隱隱感覺到,如果「山」不認栽的話,恐怕會吃一個大虧。

羅征上前輕輕一伸手,一道無形的力量已粘住所有渾源之靈,手指輕輕一勾之下,那些渾源之靈盡數鑽入他的須彌戒指。

「這些渾源之靈一會再做分配,」羅征說道。

他原本想讓藍情,霍澤等九黎族人先行進入法陣,畢竟九黎的傳人中的佼佼者也就剩下這幾位了,但想到其他的天宮弟子必然不服,還是等會再做分配。

便在這時,不遠處忽然發出一陣慘叫聲,一頭渾源之靈一躍而起,將兩名天狼族人撲在腳下,巨大的軀體已然將其碾成肉泥。

渾源大世界在過往,對一些小族還是比較友好的。

即使是在外圍遊盪,挖到零零碎碎的渾源之靈也有可能讓他們進行渾源再造。

可這一次所有渾源之靈都匯聚在主峰,殘酷的一面自然顯露出來。

這般大小的渾源之靈對太一天宮這樣的超級勢力而言,就是獵物,可小族根本沒有實力獵殺,稍不注意反而會迅速的隕落。

「我們上!」鳳歌說著已率先飛掠而去。

眾多天宮弟子們看到這頭渾源之靈后,眼睛頓時一亮,這一頭渾源之靈意味著兩三千枚渾源之靈。

羅征和羅嫣身形一晃,亦朝著那頭渾源之靈追了過去。

渾源之靈本體堅固,力量強大,可速度卻是絕對劣勢,更是無法抵擋各種各樣的能力。

如果在主峰內,配合巨眼的手段,恐怕無人能敵,可主峰被眾人聯手弄斷,巨眼又被封印的情況下,渾源之靈遠沒有那麼可怕。

那頭渾源之靈不斷地咆哮,掙扎,可無法傷及一名天宮弟子,猶如一隻實力強大的困獸,被眾人困在一個無形的空間內,一點點消磨它體內的渾源之靈結晶的力量。不消二三十個呼吸時間,這渾源之靈爆發出一聲刺耳的咆哮聲,四肢在空中揮舞一陣后,「噗通」一聲撲倒在地上,鳳歌和凌霜率先向前,兩道劍芒自渾源之靈的腹部劈斬,它體內的渾源之靈結晶盡

數流淌而出。

諸多大族各自圍攻著這些兩三丈高的渾源之靈,每一個種族都有所斬獲,積累了不少渾源之靈結晶。

但渾源之靈的數量終究有限,當他們難以尋覓到新的渾源之靈時,所有人都將目光匯聚在渾源之靈母體的身上。

這渾源之靈母體千丈之高,本身就像是一座山。

藏匿在其中的渾源之靈數量,可想而知!

離淵族,有熊,金烏,神農,女媧等族的數百名族人,都在與這隻母體周旋著。

一隻只金烏化為一條條金色流焰,圍繞著渾源之靈母體盤旋不止,時不時就能看到渾源之靈母體身上,綻放出一道金色的火花。

即使被這麼多人圍攻,渾源之靈母體也絲毫沒有疲勞的樣子,依舊兇悍非凡。

這頭母體經過這麼多年的靜養,已成長到十分可怕的地步!

「你們都去死!」

渾源之靈母體眼中充斥著仇恨,它恨不得將這些該死的異族統統生吞活剝。

這些傢伙的實力固然弱小,體型更是忽略不計,可一個個都像是狡猾的蚊子一般,飛來飛去,它窮追猛打一番,所有的攻擊都被靈活的避開。

羅征率天宮弟子們一連擊殺兩隻渾源之靈后,也將目光投向最後一頭母體,母體內的渾源之靈他們必然會分一杯羹。

就在這時,天邊的黑霧再度涌動起來。

「又起風了?」羅征的目光一凝。

所有人看到涌動的黑霧后,臉色都是一變。

大風一起,鬼知道自己會被刮到何處。

而渾源之靈的母體不懼颶風,他們鑽入地下躲藏絕對是死路一條。

「藏到法陣內!」

有人回過神來,喊了一句。

所有人都一鬨而散,徑自朝著那些法陣直射而去。 當他們鑽入法陣的瞬間,篆刻在地面上的符文金光一閃,一面橢圓形的光罩已覆蓋在眾人頭頂。

諸多大族的族人弟子們可自如的在光罩內來回穿梭,但渾源大世界內的任何東西,都會被擋在外面,無論是颶風還是渾源之靈。

「呼……」

大部分人都鑽入法陣之後,渾源大世界的颶風又呼呼地颳了起來。

一些來不及進入法陣的異族人,直接就被颶風捲起一路刮飛,這一颳走就是數萬里路程。

渾源之靈母體尚在暴怒之中,強烈的颶風根本無法將它颳走。

那隻巨眼的計劃簡直可笑至極,幾乎害死它所有的族人,只剩下孤零零的自己。

它現在所想的只有復仇,能夠殺多少就殺多少。

可那些傢伙如同該死的老鼠,颶風一起便一鬨而散,躲入那法陣內。

渾源之靈一族並非沒有鑽研過這法陣,在漫長的歲月中,渾源之靈試圖破壞這法陣,但這些法陣銘刻在虛空之中,根本無從破壞。

一旦法陣啟動后,形成的光罩更是能承受強大的力量。

曾經母體就試圖破掉這光罩,但皆以失敗告終。

可這十年來,母體與其他渾源之靈再度相容后,本體的實力大大增加。

它移動著腳步,徑自朝著最近的一座法陣走去。@^^$

「母體過來了!」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