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獸魔大吼前沖。

還是以用戟獸魔為主攻,戟影一閃,暴刺方昊天。

"哼!"

方昊天揮劍。

劍如光,如電,如火,如浪!

"人族小輩,你的劍還是這麼弱,根本奈何不了我,你就老實等死,三個月後成為我們的食物吧!"

看到方昊天的劍沒有多大的變化,對它仍然沒有多少威脅力時,用戟獸魔不屑而笑。

方昊天悶不作聲,皇極至尊劍法徹底展開。

他也不去找另外的獸魔,只一味對用戟獸魔進行狂攻。但暗地裡,他在感應著另外三個獸魔的氣息變化。

數十招后,方昊天眼眸陡然亮起。

"機會來了!"

方昊天的攻勢更加狂暴,逼得用戟獸魔全力招架。

平淡愛情纔是真 咻!

鬼器劍突然射出,迅如閃電一般的刺向用刀獸魔。

"咦?"

突然有劍襲擊,用刀獸魔臉色微變,手中的刀下意識的對著刺來的劍劈出。

"魂劍,不好!"

用鉤獸魔突然臉色劇變。

玄變融魔陣,最怕的就是魂武者!

咻咻!

鬼哭劍陡然變化,避開用刀獸魔的刀旋到了他的身後,然後削向它的脖子。

用刀獸魔大驚,駭然轉身揮刀劈斬。

但鬼哭劍根本不跟他正面對戰,下一瞬間突然射向用鉤獸魔,但刺了幾下后又突然襲擊用棍獸魔。

一時襲擊這個,一時襲擊那個,很快,那三個獸魔不得不分心應付,它們無法繼續分享修為了。

"噗!"

沒有同伴的修為分享,用戟獸魔單靠自身修為實力跟方昊天打的話,哪裡是方昊天的對手,數招過後被方昊天一劍將它的腦袋削飛。

"去死吧!"

殺了用戟獸魔,方昊天不等另外三個獸魔有機會再度布起玄變融魔陣,劍道狂催,碾壓絞殺。

獸魔皆死!

轟!

走廊扭曲,變化,方昊天再度回到了通天路。

"我是第一個還是最後一個?"

方昊天左右顧盼,居然看不到任何人。

"呼!"

方昊天輕輕的吐了口氣,繼續前行。

雖然看不到柳凝雨,他有點擔心,但他對她有信心,相信她一定能通關,說不定已經進入第三關了。

終於登頂,方昊天踏上了通天路的最後一級石階。

轟隆!

方昊天突然發現他又回到了山腳下,通天路就在面前。

"怎麼回事?"

方昊天愕然抬頭,然後他看到柳凝雨,南屏,衛邊南和容相宜四人正在向上爬,但他們好像都爬得很辛苦。

這時,柳凝雨正好回頭朝下面看。她的臉色慘白,滿臉是汗,但她看到方昊天出現時,她笑了。

笑得很燦爛,很開心!

"最後一關,通天路……"

一道飄渺的聲音突然在方昊天的耳畔響起。 方昊天很奇怪。

明明他現在又回到了起點,站在了山腳下,站在通天路最底層,但怎麼說是第三關了?

"難道說這一次走上通天路不會再出現第一關和第二關的事了?"

方昊天心有疑惑,舉步踏上第一階。

轟!

他剛踏上第一個石階就彷彿踩入湖水之中,無形的威壓突然自周身的四面八方壓制過來。

方昊天頓了一下,若有所思的看著上面舉步維堅的柳凝雨等人,他有點明白了。

雖然有壓制力,但方昊天還處於底層,壓制力並不大。他為了跟上柳凝雨等人,加快帶度抬階而上。

越向上,四周的壓制力就越大。

等他走過百階后,身上所承受的壓制力已經簡直萬斤。

嗡!

當方昊天再度上前時,突然感到腦海一震,一股無形的力量壓迫他的靈魂。

"靈魂壓制!"

看樣子不但身體要承受無形的壓力,跟著下來靈魂也要遭到無形壓力。

明白到這點后,方昊天的嘴角忍不住勾起了笑意。

他修鍊了雷神戰體,身體強大,對無形壓力的承受力比別人強。他是玄魂雙修武者,靈魂力也強大,對靈魂壓制的承受能力也比別人強,雙重之下,他闖此關要比任何人有優點。

蹬蹬!

方昊天突然加速,很快就超過了容相宜,超過了衛邊南,超過柳凝雨,超過南屏。

後來居上,一馬當先。

……後面的人,包括柳凝雨之內都目瞪口呆。

這傢伙闖這一關怎麼這麼輕鬆?

到了這個高度,他們都感覺到身體要炸開,靈魂要被撕裂,每上一步都是舉步維艱,承受非人的痛苦,他怎麼這麼輕鬆?

"怎麼可能,怎麼可能。我修為高他這麼多,我是神族,我的神魂比他強大千百倍才對,為什麼他能比我快……"

南屏死死盯著方昊天的背影。

越往上,方昊天笑得越開心。

原來到了上面,已經完全是靈魂壓力,心靈考驗。到了這裡,已經跟修為無關了,如果心靈的磨練不足,想通關很難。

可是方昊天不一樣。

他是玄魂雙修武者,一直修鍊靈魂。而且從被韓如龍踩破丹田開始,他一路走來,經歷的磨練還少嗎?

短短兩三年,很多武者的一輩子的磨練都沒有他多。

當然,到了後面,特別是最後十階的靈魂壓迫力也是很強大的,他每上一階身體都出現微顫,靈魂壓迫讓他額頭開始不斷的有汗指滾落。

"好,很好。"

到了這個層次的壓迫,方昊天不怕,反而興奮,這才是他所需要的修鍊。

壓力越大,真正磨練他的靈魂,磨練他的意志。

現在他受制於靈魂力不足,魂武方面的實力還遠不如玄武方面,距離他玄魂武力持平的要求還有一段距離。

如果他魂武方面,也能直接碾殺元陽境五重修為的高手,對六重甚至對九重都有影響的話,他玄魂雙修,真正實力簡直就不是翻倍這麼簡單。

"這是怎麼回事,他的壓迫力怎麼這麼小?"

容相宜和衛邊南看到方昊天距離通關越來越近時,感覺不可思議,也感覺鬱悶。

柳凝雨已經從開始的驚訝變成了平靜。雖然她的修為現在比方昊天還要高,但在她的心目中,方昊天還是一如既往的比她強大,他任何事情她都覺得理所當然。

南屏身為魔族公主,閱歷與見識自然不同。她看著方昊天的背影,眼神閃爍著毫不掩飾的殺芒,對方昊天的殺心更大了。

"此人極有可能是玄魂雙修武者。"南屏內心震驚,"就算不是,那他的靈魂力也比別人強大,具備魂武者的能力。若有魂武者指點他或是讓他有機會涉及魂武修鍊,日後定然是玄魂雙修武者……他必須死,就算那個九陰玄體的小女孩我不吃也要殺這個人族小子……"

呼!

方昊天突然踏上了最後一階,站到了這座高山的頂層。

轟隆!

一股無形力將他拉扯,進入了一個瀰漫著古老氣息的大殿。

大殿的中間坐著一個人,一個身形奇偉無比的男子,背對他的坐在大殿中間的石椅上。

石椅看上去只有三米的高度,但方昊天覺得那男子一旦站起來,估計至少有三四十米的高度。

"晚輩方昊天見過前輩……"

方昊天定了定神,上前一步揖禮說話。

"終於有一個符合條件的人進來了!"

那人突然輕輕嘆息,然後轉過身來。

"啊!"

方昊天突然發出一聲驚叫,嚇得一屁股跌坐在地上。

這男子居然不是人類,他轉過身來時頭部在變化,身體在變化,等正面對著方昊天時,這個男子赫然變成了一條巨大無比的青色巨龍。

驟然看到一條巨龍,方昊天的心性再好,靈魂意志再堅強,措手不及之下都被嚇得半死。

"哈哈……"

青龍看到方昊天嚇得不輕,它突然哈哈大笑,好像很好玩一樣。

但方昊天聽出了它笑聲中的滄桑,笑聲中的苦澀,笑聲中的狂喜。

方昊天看到青龍如夜明珠般的雙眼有淚流出。

"你終於來了!"

青龍再度嘆息,它的身體再度變化,最後,變成了一個跟人類無異的青衣男子。

"起來吧,小傢伙。"青龍手揮了一下,方昊天的面前多了一張石椅,"別怕,你既然符合條件,那就是我主人讓我找的有緣者。"

"你主人?"方昊天微怔。繼而想到柳凝雨對他提到的青雲天尊,便問道:"是青雲天尊前輩嗎?"

"青雲天尊?呵呵,倒是有趣的稱號,但實際上我家主人叫九龍劍神。"青龍的身後也多了一張椅子,"九龍則九劍,我就是其中的青龍劍。另外的八龍現在很虛弱,已經沉醒……小傢伙,你叫什麼名字?"

"啊?"

方昊天正聽得入迷,青龍突然問他的名字,他一時反應不過來。

青龍笑了笑。

方昊天定了定神,趕緊說道:"晚輩方昊天……報出名字后出現了些許遲疑,問道:"前輩,請問青雲天尊前輩現在……"

"主人,死了!"青龍神色黯然,"他遭遇好友暗算,被追殺千年,最終逃到到蠻獸封境才擺脫了那人的追殺,但主人已經油盡燈枯。可是主人天生嫉魔如仇,臨死前還是幫蠻獸封境的人斬殺了百萬天魔,最後是我帶著主人的到了這裡……"

原來青雲天尊斬殺百萬天魔后真正油盡燈枯,最後離開是青龍劍帶著他離開。

青龍劍帶著青雲天尊到了虛幻林這一帶覺得這裡不錯,就在這裡停了下來。

所謂的虛幻林,實際上是青雲天尊隨便攜帶的一件道器虛幻塔。虛幻塔的器靈已死,青龍暫時充當器靈,按照青雲天尊臨死前的叮囑在這裡等有緣人出現。

虛幻塔和九龍劍是青雲天尊最在乎的寶物。

逃亡千年,能用的寶物盡皆用光,但至死都將虛幻塔和九龍劍留下來。

方昊天驚訝:"我是有緣人?不知道青雲天尊前輩需要我做什麼?"

青龍說道:"如果你能答應主人的條件便可獲主人畢生所學。"

方昊天當則問道:"什麼條件?"

青龍聲音驟冷:"幫主人報仇。"

方昊天一聽就嚇了一跳:"報仇?青龍前輩,這太強人所難了吧?青雲天尊前輩這麼強大都被他那仇家追殺千年,我哪有什麼能力去殺人家?"

"不是讓你現在殺,是你答應殺。"青龍說道,"如果你答應,你就發下天道誓言。 https://tw.95zongcai.com/zc/6220/

方昊天沉默了下來。

依他的性格,就算不發天道誓言,只要他答應就一定要做到。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