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Home
  • 未分類

場務看了一眼,哦,那個黑衣服的啊,回答說:「不是的,她是臨時招的替身演員,今天剛過來。」

唐想沒再問:「你去忙吧,我再看看。」

「行,有事您叫我。」

周徐紡。

是她呢,唐想站在原地,審視了良久,撥了個電話給秘書,推了下午的其他行程。

那邊,方理想去換衣服了,周徐紡一個人坐在不起眼的角落,不知道為什麼,突然有點惆悵,以前她也是各個劇組跑的,後來江織給她開後門,她就只跑江織的劇組了,現在換了個劇組跑,她突然有點不習慣了,不習慣攝像機前面的椅子上坐的不是江織。

就在她想江織的時候,江織就給她打電話了。

周徐紡一下子就不惆悵了,開開心心地接電話:「江織。」

江織聽出來她那邊的動靜:「怎麼這麼吵?你在外面?」

「嗯,我在城東影視城。」

「你去當群演了?」

周徐紡老實回答:「當替身。」

江織立馬就問:「替哪?」

「腳。」

他似乎在思考什麼,過了一會兒問:「開拍了嗎?」

周徐紡:「還沒有。」

「別替了。」

周徐紡不理解:「為什麼?」

「不為什麼。」

都不解釋,周徐紡不接受,並且誠實地指出了江織不對的地方:「江織,你不講道理。」

江織這才頗不自然地解釋:「我不想別人看你的腳。」

周徐紡:「……」

好小氣啊他,又愛吃醋,跟她上午看的那個小說里的小受一模一樣。

周徐紡好話跟他商量:「我已經答應導演了,要是我現在罷演,會耽誤劇組拍攝的。」她像小說里的那個小攻一樣,都特別寵男朋友,「我以後不當腳替了,就這一次。」

她又想起了上次在遊樂園學到的撒嬌,回憶了一下,照著念:「好嘛。」

「好嘛。」

「嗯——」這個要拖長。

「嗯——」這個也要拖長。

「嗯——」最後這個要拖超長。

江織:「……」

鋼鐵般生硬的撒嬌,他還覺得可愛,也是沒救了:「在那等我。」

「你要過來嗎?」

「嗯。」

這時,方理想在喊:「徐紡,」她人沒過來,隔著半個片場吆喝,「到你了。」

周徐紡:「那我先掛了。」她掛了電話,「來了。」

水池是臨時挖的,蓋了一層綠布,後期會用特效做出仙霧繚繞的效果,因為一開始沒打算用替身,所以片場這邊沒有準備多餘的裙子,周徐紡只有腳出鏡,女主角就把裙子裡面的褲子換給了她。

拍的是天妃娘娘第一次在鳳梧宮裡洗浴的鏡頭,洗浴完,天妃娘娘就要跟天帝陛下合房了,所以,裙子褲子都是紅色的。

周徐紡按照導演的指示,站好位置,單腿站立,另一條腿伸到水池裡,用腳背勾過水麵……

攝像機拉進,遠景改近景。

陳導專心致志地看著攝影機里的效果,後面誰說了句:「水面的影子穿幫了。」

陳導回頭:「唐總。」

「影子穿幫了。」唐想建議,「還是讓替身演員把上衣也換了吧。」

陳導看了一下回放。

還真穿幫了,替身演員上身穿了件蓬蓬的羽絨服,在水面映了個影子出來。

陳導喊停:「裴凝,把你的上衣換給她。」

裴凝就是女主演。

周徐紡就跟著她去換衣服,不過裴凝的休息室是獨立的,周徐紡要去公共的更衣間。

方理想給她指路:「從那裡進去,左數第三間。」 妝歡 方理想不能帶她去,她的助手過來催她了,「我得去補妝拍下一鏡,你找不到地兒就讓場務帶你過去,我拍完再去找你。」

周徐紡說好,沒麻煩場務,自己過去了。

她走了不到五分鐘,江織到了。

「江導」陳導很吃驚,「你怎麼過來了?」他跟江織不是很熟,就幾面之緣。

嘖嘖嘖,這張臉,演什麼男狐狸精之類,再合適不過了。

江織理所當然的口氣:「探女朋友的班。」他目光四處尋著,卻沒看到周徐紡的身影,「她人呢?」

傳聞果然不假,江導很寵愛他那個『黑不溜秋』的女朋友。

陳導說:「她換衣服去了,馬上就過來。」

江織現在就要見人:「更衣室在哪?」

「小釧,」陳導把場務叫過來,「你領江導過去。」

場務小釧就把江織往更衣室那邊領了,剛走到過道,江織示意他停步。

前頭,唐想叫住了方理想。

「方小姐,」她走上前,「可以跟我談談嗎?」 十國大陸到底有多大,沒有人具體算過,但是如果沒有足夠的實力,想要走遍十國大陸,那就是痴人說夢。

黎天在決定進行斬首行動后,就找來了大將軍,讓他安排人,將自己送到大元帝國的皇宮。

他要在眾目睽睽之下擊殺大元帝國皇帝。

這是一個瘋狂的計劃,這也是一個連皇帝陛下都震驚的計劃,為了完成這個計劃,皇帝陛下直接派來五十名高手。

而於此同時,由安伯教導的小太監們,也基本全部成長起來,黎天讓安伯安然了一百名神級化道者前來。

剩下了近千名小太監,全部被安排出宮,在全十國大陸尋找星魂草。

還好因為安伯的安排,宮裡對於這消失的上千小太監,沒有什麼感覺,否則還真不知道會出什麼事。

一百五十名高手相繼前往大元帝國,而黎天就是跟著大明帝國的五十名高手一起前往大元帝國皇城。

而與他們一起隨行的,還有大將軍,本來黎天是不準備讓大將軍跟著一起來的。

在他想來,只要自己殺了大元帝國皇帝陛下,那就可以和大元帝國全面開戰了,大將軍需要坐鎮。

可是,他聽了大將軍的話以後,卻感覺自己全部都錯了。

原來在這三十三天世界,和自己原來在的地球是完全不一樣的。

地球之上,皇帝死了,有其他人繼任就可以了,可是這個世界的皇帝,只是一國之中最大的家族的家主。

地球的皇帝,就沒有可以長生不老的,可是這個世界的皇帝,可是可以成仙的。

在成仙面前,其他的一切都不是問題。

只要自己能殺了大元帝國皇帝,他們就可以威脅大元帝國,臣服與大明帝國。

重生韓娛之墨魚小姐請站住 如果不臣服也沒事,我今日殺了你們現任皇帝,明日新皇登基,我再殺了新皇帝就好。

如果皇帝不怕死,那我就一直殺就好了。

「大將軍,我真沒想到你竟然這麼陰險,簡直就是陰險小人的代表啊。」

聽完大將軍的分析后,黎天不得不感慨一句,這一招太狠了。

作為一個可以成仙的皇帝,活著才是他最在意的,其他的這些皇帝能在意嗎?

在長生和權力之間選擇,肯定是長生啊,傻子都會選擇。

當上皇帝的,哪有一個不怕死的。

自己殺了一個皇帝,那自己就可以殺第二個皇帝。

等到第二個皇帝登基后,如果還想活,就一定會重視自己的存在。

「申供奉,我這也是就事說事好吧,這件事可是你做的,我只是負責保護你的,其他的和我可沒關係。」

大將軍一攤手,表示一切都和他沒有關係,可是黎天卻搖頭無語。

「大將軍,貧道真沒想到你竟然是這樣的人。」

黎天也就是和大將軍開玩笑,這種事本來就是他要做的,而且這件事就是推到大將軍身上,黎天也不願意啊。

要知道這件事,絕對是一次大大的損人利己,弄不好就是一次連升十級呢,這種好事,如果被扣到大將軍的身上,自己還不哭死。

一行人一路之上,都在盡量的避免遇到大元帝國的人,而大元帝國的人,因為黎天等人的一場大勝,根本就不敢出兵攻打。

現在元陽城在大明帝國將士的努力下,幾乎全部恢復,而元陽城外,大元帝國的十萬士兵已經聚集,卻沒有人提出攻城。

十萬打三十萬,還是打一個擁有變態的三十萬人,他們又不傻,怎麼會去做這種事呢?

他們怎麼也不會想到,黎天已經和大將軍一起,深入了大元帝國的內部,準備去擊殺大元帝國的皇帝陛下。

轉眼之間,兩天的時間過去,飛行器走走停停,終於停在一座高山之上。

「走吧,申供奉,我們該出發了,只要擊殺了大元帝國皇帝,我一定給你和皇帝陛下輕功,到時候你想要什麼都可以,除非你要做皇帝,其他的一切都不是問題。」

大將軍讓這五十人在這等待,準備和黎天一起進入大元帝國皇城探查。

「你去幹什麼?」

他的這個想法,被黎天直接拒絕,自己可是一個擁有改名器的人,想要暗殺一個皇帝,那就是一件輕而易舉的事。

哪怕自己真的暴露了,自己還有隨機傳送符可以離開。

帶上這個大將軍,除了可以給自己拖後腿,還有什麼其他作用嗎?

「當然是去幫你和保護你的啊。」

大將軍義正辭嚴,他現在可是一個高手,而且還擁有高級武器,對於大元帝國皇城中的高手,就沒放在眼裡。

「我用你幫忙了嗎?我需要保護嗎?大將軍,你是不是在和我開玩笑呢。」

黎天的話,讓大將軍有些迷茫。

「不是,我說申供奉,你這是不讓我和你一起去的意思嗎?」

黎天當即點頭,還算你有點自知之明。

「不錯,我不需要你保護,更加不用你幫忙,你就等著我擊殺大元帝國皇帝的消息吧,走了。」

黎天話落直接要走,大將軍卻快步跟上。

「申供奉啊,我們五十多人和你一起來,就是為了保護你和幫你的,你這自己就去了,用的如何能放心啊。」

大將軍這句話可沒有一點虛假,皇帝陛下答應黎天的計劃后,就和大將軍說過,一定要保護好黎天,否則拿他是問。

他如何能讓黎天自己前去。

「大將軍,你要明白一點,我從一開始,就沒想過和你們一起去,刺殺大元帝國皇帝的事情,是我一個人的事情,你們在這等著就好。」

其實城裡也有安伯安排的人,但是這話,黎天能和大將軍說嗎,自然不可能。

大將軍和另外五十人,頓時一臉苦笑。

「那不知申供奉,為什麼還要讓我們和你一起前來。」

黎天方法看白痴一樣的看著大將軍。

「我的大將軍啊,你不知道我只是一個凡人嗎?沒有你們,我如何這麼快就到達這裡,而且一會我殺完大元皇帝之後,也需要你們帶走離開的啊,好了,你們就在這等我吧。」

黎天轉身就走,留下五十人和大將軍面面相覷,良久,大將軍才不甘心的說道。

「原來我只是一個負責接應的啊!」

眾人點頭,沉默,表示認同,很受傷的樣子!!! 「方小姐,」她走上前,「可以跟我談談嗎?」

方理想微笑:「可以。」繼續微笑,此刻她飾演的是有修養且日理萬機的大總裁,「要到我經紀人那裡預約,我很忙的。」

言外之意就是——現在不行,現在方總很忙。

唐想似笑非笑,看著她:「你這麼避著我,想必是知道我要打探什麼。」

狐狸!

這是個老狐狸!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