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Home
  • 未分類

子辰這回沉默了,沒有說相信,也沒有說不相信。

但從他的臉色,只要有點眼力勁兒的,都能看出,是後者居多。

在穆芊顏醉酒這件事上,子辰不相信秦瀚宇能忍得住做『正人君子』。

畢竟穆芊顏對他的誘惑力太大了。

不論是穆芊顏本身的美貌,還是她背後的侯府勢力,對秦瀚宇來說,都是赤/裸/裸的誘惑。

一時間,氣氛安靜了下來。

子辰跟秦瀚宇四目相對,誰也不肯退讓。

穆芊顏雖然看似醉了,但她心裡卻清楚的很。

或許她的體質不勝酒力,可她的心,灌不醉。

子辰跟秦瀚宇的對話,她一字不差的聽在耳朵里。

在背後扯了扯子辰的衣袖,帶著幾分醉意的開口道:

「子辰,還是你對我最好…」

她這話,像是醉言,又像是認真的。

子辰聽了,溫潤的眸光亮了一亮。

或許他算不得是個好人,可他也絕非是個卑鄙無恥之徒。

他只是見不慣這種趁人之危的事,所以才阻攔秦瀚宇的。

怎麼到了她嘴裡,就成了對她最好了?

不可否認,那一剎那間,子辰的心底里湧起了一股異樣的情緒。

他雖然說不清那是什麼,但他卻知曉,是因為她的緣故,才一次次在他心裡掀起莫名的涌浪。

意識到這點,子辰自己也很詫異,同時也有些淡淡的自嘲,難道他竟對一個初見的女子有了好感不成?

這個想法,挺不可思議的。

這麼些年,了解子辰的人,或是在他身邊的人都知道,他從未正眼看過哪個女子。

對穆芊顏,僅僅只是初次見面,他便做出了好一些不屬於他作風的舉動。

「穆大小姐,你醉了,先坐下。」頭一次與女子如此『親近』,子辰其實有些不知所措。

只能叫她先坐下歇歇,心想著回頭再叫人給她煮碗醒酒湯來。

表面上,她像是醉了,沖著子辰咧嘴一笑,笑的眉眼彎彎,「我不想看到他,子辰,你讓他走…」

穆芊顏嘟囔著嘴,頗有幾分撒嬌的味道。

她指著的人,是秦瀚宇。

而秦瀚宇的臉色,很是難看,臉黑的像鍋底一樣的。

穆芊顏居然叫子辰趕他走?

萌妻來襲:小叔,接招吧 她這……可不像是欲擒故縱的手段了。

剛剛在飯桌上,她言辭間,就一再的把他推給晴兒。

她是真的討厭自己?還是使的什麼別的手段?

但不知為何,秦瀚宇實則心裡有答案。

她像是……真的挺討厭他的?

秦瀚宇黑著臉,眉頭皺的更厲害了,心想她莫不是還在為上次在宮裡他維護了晴兒的事不開心?

除此之外,他不記得哪裡有惹到過她?

更別提得罪她。

更何況,他堂堂一個王爺,還怕得罪她一個女人嗎?

秦瀚宇心想,他真是中了穆芊顏的勾魂術了不成?!

竟然會對她思慮這麼多?

他喜歡的,應該是像穆紫晴那樣溫柔體貼,善解人意的女子。

但是看看這穆芊顏,除了一張美艷的臉,除了侯府嫡女的身份,她有什麼?

連點女兒家的矜持都沒有!

穆芊顏酒意上頭,瞧不清此時秦瀚宇面色上的糾結。

「怎麼還不走啊!子辰,他怎麼還不走啊?」

穆芊顏大有一副借酒趕人的架勢。

借著喝了酒,醉意上頭,趕秦瀚宇走。

但是她卻不知,自己如今是個怎樣媚惑的樣子?!

秦瀚宇兩側的手指是緊了又松,鬆了又緊的。

就這麼走,不是白白浪費一個大好機會嗎?

理智也好,慾望也罷,他都不應該浪費這個機會才對。

秦瀚宇架勢就要去子辰手上把她扶過來,說話還像哄小孩子一樣溫柔,「本王這就走,本王帶你一起走…」

「別碰我!秦瀚宇你別碰我!」

只要秦瀚宇一碰到她,她就像被針扎一樣的跳腳。

秦瀚宇不瞎也不傻,又怎會看不出她對自己是實打實的討厭!

他一碰到她,她就炸毛,這是為什麼?

秦瀚宇就不明白了。

而且聽著她叫自己的名字,秦瀚宇竟覺得,聽著十分悅耳?

但是一看她嫌棄躲避他的舉動,秦瀚宇心裡就很不容易滋味兒了。

總之,就是心情很複雜。

是子辰及時仗義伸手,「殿下,她既不願意,殿下還是莫要強人所難了。」

其實子辰也很詫異,詫異的是穆芊顏對秦瀚宇的態度。

堂堂弘王殿下,多少女子心目中的如意郎君啊,她怎會那般不喜歡弘王?

準確的說,是不待見。

「子辰,正如你所說,她醉了,你怎知她不願意,本王比你更了解女人,女人往往都是口是心非。」

秦瀚宇自認為一副很了解女人的口氣。

在他眼裡,穆芊顏和其他女人沒什麼兩樣,只不過,穆芊顏更懂得玩些針對男人的手段。

如此尤物,越發叫他心癢難耐了。

秦瀚宇說話間,便不容拒絕的從子辰手上把穆芊顏扶了過來。

「放開我……你給我滾……」

秦瀚宇的氣息湧入口鼻,使她渾身一陣顫慄,使勁兒的掙扎著,不要秦瀚宇碰她。

她心裡很清楚是秦瀚宇在扶著她,可她的頭,似乎不像是她的了,好沉好重……

她沒有力氣去推開秦瀚宇。

「放開我……」穆芊顏掙扎扭動著,她後悔了,以後再也不喝酒了!

平白叫秦瀚宇佔了便宜去!

囂張狂少 她感覺秦瀚宇摟在她腰間的手臂拴的好緊。

萬古丹帝 無恥!

穆芊顏咬牙切齒,厭惡的橫了一眼秦瀚宇。

「放開她。」

突然傳來的冷聲,令秦瀚宇有過一瞬間的停頓。

聽到那略帶熟悉的嗓音,穆芊顏頓時心頭一喜,好比知道自己有救了。

是秦玥來了! 秦玥冷著一張臉,好像在告訴秦瀚宇他們,他的心情就跟臉色一樣,極其不悅!

尤其是在看到秦瀚宇的手,摟在她腰上的時候,秦玥那冷冽的眼神兒,如同兩把冰刀一般射向穆芊顏!

她竟然讓秦瀚宇抱著她?!

一股難以言說的怒氣衝上秦玥的心頭,冷冷的掃了一眼秦瀚宇,「放開她。」

秦玥不僅眼神冷如冰刀,語氣亦是散發著如寒冰般的冰冷。

像是要活剮了穆芊顏和秦瀚宇兩個人!

那股子的寒氣,令穆芊顏後背一僵,同時心頭不知為何湧起了一陣怒氣。

可惡!他到底是來幫她的?還是來朝她射冷箭的?

冷著一張冰刀臉,是想幹什麼?

面對秦玥冷冽的寒氣,秦瀚宇有過一陣的狐疑,但,也是沒在怕的,只皺了皺溫文爾雅的眉頭,「四皇弟這是什麼意思?」

「本王叫你鬆開她。」秦玥是一點情面都沒有留給秦瀚宇,一把就將穆芊顏從他胸膛里扯了出來,拉到自己的胸腔範圍之內。

秦玥的舉動,可以說是非常沒禮貌了。

秦瀚宇的臉色,自然好不到哪兒去,厲聲質問道,「秦玥你幹什麼?!」

連四皇弟都不屑叫了,直呼秦玥的名字。

在秦瀚宇的眼裡,並未將秦玥放在眼裡。

能和他秦瀚宇相爭的,只有一個太子。

沒想到今日秦玥竟會突然冒出來壞他的好事?

秦瀚宇惱怒之餘,更多的怕是要重新審視他這個四皇弟了!

秦玥,空有親王之名,卻不得父皇的喜愛,所以以往秦瀚宇並未將他列入競爭對手之列。

說句不好聽的,他壓根兒就瞧不上秦玥。

秦玥一無後宮根基,二無朝臣黨羽勢力,他拿什麼來跟自己爭?

想到這些,秦瀚宇在看向秦玥的時候,眼睛里多了一絲的不屑。

秦玥不瞎,他不是沒瞧見秦瀚宇目露不屑,要跟他比惡劣?秦瀚宇還差遠了!

「本王還想問三皇兄想幹什麼呢?莫非是想趁人家姑娘醉酒,欲行不軌之事?」

秦玥嘴角的不屑,比秦瀚宇是有過之而無不及。

輕蔑的目光瞅著秦瀚宇,語氣更是堪比寒冰般冷冽,嘴角勾勒出譏諷的冷笑。

究竟是誰瞧不起誰還不一定呢。

以為他秦玥就把秦瀚宇放在眼裡嗎?

如此直白的被他戳中自己的心思,秦瀚宇一貫溫雅的臉上,冷怒是顯而易見的,「秦玥,你自己放浪不羈,別以為人人都像你一樣!」

秦瀚宇冷哼的以鼻音出氣,秦玥自己是個什麼名聲,自己心裡沒點數嗎?

縱使他對穆芊顏有過男歡女愛的心思,可他也斷然容不得秦玥這般戳穿出來!

秦玥算個什麼東西?也敢來嘲諷他?

「是嗎?本王確實不如三皇兄是個正人君子。」

秦玥絲毫不反駁秦瀚宇,反倒還正兒八經的冷笑了一聲。

更特意咬重了『正人君子』四個字。

秦玥那又是嘲諷,又是不屑的語態,嚴重踩到了秦瀚宇的自尊心。

秦瀚宇怒氣森森的一甩手,「秦玥,本王是你的皇兄,你竟如此蔑視兄長,該當何罪?」

秦瀚宇氣的咬牙,看來以前是小瞧了秦玥,秦玥那般凌厲的氣勢,哪裡像是個閑散王爺而已?

都說玥王玩世不恭,放浪不羈,再加上他那天煞孤星的命格,上至朝堂命官,下至名門世家,均無人願意跟秦玥打交道。

更別說會有人願意支持秦玥。

哪成想,秦玥今日竟這般光明正大的與他過不去?

秦瀚宇目光深深的盯著秦玥……

不對,秦瀚宇頓時皺緊了眉頭。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