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Home
  • 未分類

孤獨的劍?絕望的刀?神他媽的,老子什麼也沒見到!

真正的對手?很強?麻痹的,你們根本就沒有交過手!

一見如故,一起登山?麻麻批,明明是都想要一萬塊元石!

秀!

簡直是天秀!

眾人的心情是複雜的。

暗中的張蒼和牛不打也是相視無語,張蒼道:「比起他們的戰鬥力,他們的臉皮,貌似更讓人絕望!」

「我記得,當年在鐵血衛之中,你也是滿嘴牛皮,今日才發現,當年的你,很單純。」牛不打道。

「什麼就很單純,明明就是一張白紙!我在他們這個年紀的時候,看一眼女孩子都臉紅!」張蒼恬不知恥的說著,然後準備朝山頂走去。

「你上次說,你十三歲就偷看隔壁大嬸洗澡,有聲有色……」

張蒼腳下一個趔趄……逃也似的消失不見。

……

猴子三人短暫失神之後,連忙跟著上山,方世榮等人不敢阻攔。

這時候海大山從遠處撲到猴子身邊,偷偷往猴子懷裡塞了個儲物袋,「五百塊元石!猴哥,帶我上山,帶我飛!」

「有前途!」猴子咧嘴一笑,道:「你跟我們後面,撿個第二吧。」

「多謝猴哥!」

海大山頓時帶著人馬跟上去。

「我不服!」方世榮道:「海大山憑什麼撿第二?!」

我能說是五百塊元石的緣故嗎?當然不能!猴子想道。

「你猜?」猴子咧嘴一笑,就帶著海大山登山,方世榮還真不敢阻攔。

直至猴子等人登上山頂,方世榮等各大小隊彼此之間,殺氣騰騰。

「老子方世榮,要爭第三,誰不服,儘管上來一戰!」方世榮道。

「我來!」鄭欣上前。

兩人大戰一觸即發。

……

第二日的早晨,張蒼左邊站著韓正,右邊站著白獨行,試煉大比結束。

第一是白獨行和韓正兩個小隊。

第二是海大山小隊。

第三是方世榮小隊。

其餘對照上次的排名,有意思的是,上次排名第十一的莫谷生小隊,此次順利進階前十。

莫谷生當場就說:「是韓師兄給了我機會,以後就跟韓師兄混!」

PS:打賞呢?!!票票呢?!韓正褲子都脫了,你們快來看啊! 靈央山內山。

章玉躲在一個山洞之中,如同一匹受傷的狼。

此時,他的修為已經從鍛體境踏入了抱元境,但是身上的傷,卻並沒有完全好。

但他的狀態很詭異,身上有黑光閃爍,雙眸之中,完全浮現一層黑光,四周的空氣都是陰森森,如同陰氣。

「奇恥大辱!從未受過如此奇恥大辱!我堂堂獨角鬼族,竟然被低賤的人類給打敗!還是被吊打!!」

「忍不了!必須現在就報復!韓正要死!靈央武院這群人也要死!他們都要死!他們死了,我才能泄恨!我才能舒坦!」

他拿出一張黑色的令牌,令牌上面有百鬼夜行,他祭出一滴精血,融入其中,鬼令頓時融入大地之中。

咚咚咚……地面顫動。

……

陽光照耀在韓正的臉上,那稜角分明臉龐上面帶著微笑,他和白獨行站著山頂巨石之上,並列此次大比第一!

不少女子,比如溫柔,目光之中含著情意,盯著韓正。

雖然韓正長得沒有白獨行帥氣,但在溫柔眼中,有點壞壞,喜歡推波的韓正,才真正讓她動心呢。

兩個角落裡,歐陽花花眼神有些失神,宋茜則是目眩神迷,兩人都下意識的捂住胸口,似乎想起了什麼,然後滿臉紅暈。

不知道是不是女人的第六感,溫柔居然下意識的望向宋茜和歐陽花花,見到她們那種羞澀模樣,忍不住昂首挺胸,冷哼一聲。

「我的大,你們搶不過我的!」

她如是想著。

廣大男同胞則是羨慕嫉妒恨,但隨著院長張倉的聲音響起:「行禮!」

眾多靈央武院的弟子,紛紛躬身,朝著山頂之上的韓正和白獨行行禮。

「拜見韓正大師兄!」

「拜見白獨行大師兄!」

這是靈央武院的傳統,靈央武院的最強弟子,是所有人的大師兄,受眾人敬仰。

白獨行仍舊酷酷的樣子,韓正則是拱手回禮,道:「諸位放心,以後我是你們的大師兄,會以身作則,不會再打劫你們的元石。」

法克油!

眾人集體傾倒!

團體排名第二的則是海大山,撿了個大便宜,現在很多小隊都集體仇視海大山呢,見到海大山帶著隊伍上台,很多人恨不得噴出火浪。

海大山感受到了眾人的憤怒,麵皮子直哆嗦,二話不說,直接朝著韓正道:「韓正大師兄,小海子今後以你唯馬首是瞻。」

眾人聞言,頓時一個個收起了仇視的眼神,麻麻批,算你聰明,知道抱韓正大師兄的大腿。

莫谷生有些不服氣,海大山就是運氣好,又搶先表忠心了。

排名第三的小隊則是上次大比排名第一的劉長安所在的隊伍,往後以此類推,其中排名第五的章玉小隊被除名……

莫谷生第十上場,見面就給韓正行禮,道:「韓正大師兄,沒有你,就沒有我莫谷生的今日,以後,您叫我往西,我絕對不敢往東!」

海大山笑了,提著一隻烤雞,眯著眼睛道:「莫谷聖,吃雞不?」

莫谷生:「……」

小隊排名結束之後,個人排名,韓正和白獨行仍舊名列第一,劉長安第二,方世榮第三,鄭欣第四,李子木第五,歐陽花花第六,孫武第七,宋茜第八,趙括第九,海大山第十!

排名結束,幾位長老,帶著一個個箱子過來,落在地上,地面都抖動起來。

碰!

當地面抖動的時候,遙遠的大山深處,也傳來巨大的碰撞之聲,那碰撞的聲音,似乎一直都在延續,從外山山腳所在傳遞過去,瀰漫整個靈央山。

眾人有些惶恐。

「不必惶恐,想必是內山中的鬼窟又暴動了,但你們放心,武院已經嚴密監控那邊,一旦有變,只要那隻三品鬼物不出來,足以鎮壓。」張倉安慰道。

眾弟子長吁了一口氣。

「下面,分發獎勵。」張倉朗聲說著,眾人的注意力頓時被吸引,一個個都盯著那被打開的箱子,其中裝滿了一個個儲物袋。

「三十六個精英小隊已經統計出來,第一精英小隊,洛小隊,獎勵元石一萬塊,每人一瓶養體丹,每人一種一品黃階武學,其中,武學憑藉這枚令牌,可以前往武院藏書閣選擇合適的。」

「第一精英小隊,白獨行!」

「第二精英小隊海小隊,獎勵元石五千塊……」

……

韓正打開儲物袋,將一萬塊元石分成四份,每人二千五百塊。

許歡三人正要推脫,此次能順利通過大比,全靠韓正一人吊打眾人,他們是跟著撿便宜,哪裡還能拿這麼多元石?

「我不是一個人在戰鬥,而是和你們一起戰鬥。無隊友,不戰鬥!這是我們四人共同的榮譽,不要推辭。」韓正義正言辭道。

三人不敢拒絕,各自收下兩千五百塊元石。

這時候,張倉繼續道:「至於個人排名前十的弟子,我獨自掏腰包獎勵,我說過至少一門一品玄階武學。」

「武學弟子就不要了,獎勵一萬塊元石吧。」韓正道。

張倉:「……」

眾人:「……」

張倉吹鬍子瞪眼,厲聲道:「韓正,你知不知道,你這樣說話,簡直是挑釁身為堂堂院長的我的權威,你信不信,老夫……」

「我和韓正一樣,武學不要,也要一萬塊元石。」白獨行打斷了張倉的話。

張倉頓時如同被人扼住了喉嚨,整個人尷尬的咳嗽起來,這個白獨行,也很皮啊。

張倉深看了韓正和白獨行一眼,偏偏不能發作,這兩個弟子,現在就是他的心肝寶貝,打不得罵不得。

我忍!

不過,張倉也是暴脾氣,打不得韓正和白獨行,還打不得其他人嗎?

「劉長安,你也要一萬塊元石吧。」張倉淡淡道。

劉長安下意識的點頭。

可是,當他點頭之後,他猛地哆嗦起來,糟糕了!

他想要搖頭,赫然發現,整個人都被張倉給提起來了。

可憐的劉長安,之前的大師兄,之前被韓正斬斷的那條手臂傷口剛剛包裹好,還在流血呢,又要遭殃了。

「你們這群小兔崽子,屁本事沒有,還學會跟老夫講條件了!」張倉那個暴脾氣,啪啪啪啪,直接打劉長安的屁股:「該打!」

劉長安想死。

終於忍不住,吼道:「院長大人,韓正和白獨行也講條件了,為什麼他們……」

「你說什麼?這裡的風好大,老夫年紀大了,耳背,聽不清楚!」張倉大聲說道。 慕可擦了擦嘴后對慕晨吼道:「哪有,我沒有流口水好吧!沒辦法,不得不承認韓希宇真的很帥。」慕晨看到慕可的眼睛在放光。「唉,姐,你好沒出息啊!有本事一會你把他強吻了。」慕可:一臉壞笑的回答道:「這主意不錯。」慕晨扶額嘆息,(與此同時的舞台上)「謝謝希宇給我們帶來的舞蹈表演,接下來的環節就跟重要了。」說著蛋糕被推上來了。

「那現在三隻也一起上台,希宇的生日你們準備了什麼禮物呢?」白雨問,三隻看彼此一眼后王源說到:「禮物是驚喜嘛,所以等他自己回去以後再拆么!現在許願準備吃蛋糕唄!」王源還是一個吃貨,韓希宇輕輕的閉上眼睛,心裡默默的說著自己的願望:我希望我有很多朋友,也希望媽媽和爸爸能回來。

「現在我們抽取幸運兒,那麼誰會收到這份禮物呢。大屏幕滾動起來吧。」白雨說完所有人的目光緊緊的盯著大屏幕。屏幕靜止了,「林璐?怎麼會是她呢?」劉夢璃看著屏幕上的林璐,林璐自然開心,雖然不能由王俊凱為自己戴上手鏈,但是畢竟和他站在一起了。「唉,好可惜,但我怎麼也沒想到林璐會出現在這裡。」慕可有些失落,劉夢璃笑了笑對慕可說到:「她會出現也不奇怪啊!她喜歡俊凱,是粉絲,所以來看偶像的演唱會很正常啊!」

雖然是這樣,但是林璐畢竟是敵人,不能相信的人。今天的林璐穿著黑色的長裙,披散著頭髮,臉上的笑容很燦爛。「這位幸運兒你叫什麼名字呢?」白雨說完把麥克風遞到了林璐嘴邊。林璐笑著回答到:「我叫林璐,我和三隻是一個學校的,能做這個幸運符是我三生有幸。」白雨和林璐的顏值都很高,不過劉夢璃的顏值不低於她們兩個。

韓希宇果斷的把項鏈給林璐戴上,他不認識林璐雖然她確實很漂亮,但是他心裡已經選定了一個女孩了。「謝謝。」林璐禮貌的致意。韓希宇當做沒聽見。直接無視了林璐。這讓林璐有些尷尬。白雨急忙解釋到:「現在是粉絲提問時間,我們先來看第一個問題,是問王源的。」「王源的喜歡的女孩是比你大還是比你小呢?」

王源:「比我小啊!唉,這都什麼鬼啊!」

白雨笑:「我也不知道,我們看第二個問題,這個問題是給王俊凱的。」「俊凱你壁咚過你的女朋友嗎?」王俊凱瞬間臉紅了。

王俊凱:「這個…真的要說嗎?」

王源一臉壞笑,「當然了,必須說。大哥你就從了吧!哈哈哈哈~」易烊千璽沒什麼表情,依舊保持他高冷的形象。台下的劉夢璃也是臉紅的,慕可和慕晨一直盯著她。「夢璃,你告訴我有木有啊?我覺得應該有哦。」說完慕可一臉賊笑的看著劉夢璃,「沒有。」這是事實,因為他們最多就是牽過手,(芊茗:初吻被千璽奪走了,哈哈哈哈~大大就笑笑不說話。千萬別告訴凱爺,不然我就死定了。)

王俊凱說到:「沒有,我們只是牽過手而已。」眾粉絲嘩。「哇,好單純的愛情啊!」「我家俊凱的初吻還在,哈哈~好像撲倒他。」「夢璃和俊凱都很單純啊,嘻嘻!」慕可一臉驚訝的看著劉夢璃,「不會吧,初吻都還在啊。唉,你們倆搞什麼啊!真是的。」慕晨一臉單純的笑容讓劉夢璃有些愧疚。

劉夢璃心裡默念到:「初吻?應該上次千璽喝醉酒的時候親的吧!真是的為什麼要去想呢?感覺做錯了事一樣。唉。要不要告訴俊凱呢?可,對千璽卻一點都不討厭。啊~不想了,都過去了。」

慕可推了推劉夢璃沒反應,於是慕可掐了一下劉夢璃的胳膊。「哎呀。好疼啊,慕可你幹嘛啊!你不知道這樣掐人很疼的嗎?」劉夢璃一邊搓著被掐的地方一邊怒視著慕可,慕可嬉皮笑臉的看著劉夢璃,這樣劉夢璃就不會發火了。「誰讓你發獃的,叫你那麼多下你都不回答我。」

「我說你們兩個能不能安靜點?台上的那個人好像是夢雨姐們班的吧!」慕晨看了一眼。劉夢璃后又繼續看著舞台上。不得不說幾人站在一起很帥,白色的燈光照亮著他們。這時的他們就像天使一樣。

「我先走了,你們等他們一起回來吧。別跟著我。我想一個人靜靜。」說完劉夢璃獨自躲開王俊凱他們的目光離開了。夏天的星空是最亮的呢!一個人走在街上,微風帶著微微涼意吹了過來。

某條小巷內。「喂,林小姐。我們看到劉夢璃一個人出來了。要不要動手?」「好,注意別被別人看到了。最好讓她長長記性,事後我會給你們保密的。」「好,謝謝林小姐。」說完穿裙子的女人就掛斷了電話。一個穿破洞褲的女人問哪個穿裙子人:「萍姐,那我們什麼時候動手呢?」

萍姐微微一笑說到:「不急,等一會到了人少的地方的時候在動手。」劉夢璃絲毫沒有注意到自己已經被人跟蹤。「叮咚~」劉夢璃的手機響了一聲,「夢璃你在哪裡?怎麼沒看見你?」夢璃笑了回復的:「我先回家收拾行李。所以不能陪你們了。好好玩吧。對了,替我給希宇說一聲生日快樂。千璽,先謝謝你了。」

「我們之間不需要謝謝,路上注意安全。到家了……」千璽的話還沒說完就被電話那頭的聲音打斷了。「啊!你們是誰?」劉夢璃和千璽打電話時肚子被踹了一腳。所以沒反應過來就摔到了地上。電話那頭的千璽眉頭一緊。丟下一句「我有事,先走了。一會你們不用等我直接回家就好了。」就跑了出去。千璽朝著劉夢璃回家的方向一路狂奔。

(與此同時的劉夢璃)「你們是林璐找來的人吧!想報復我?」萍姐冷笑一聲說:「不錯嘛,原來也不傻啊! 笑看君心似我心 劉夢璃。林小姐說你惹她不開心了,所以就對不起了。」「你們也會說對不起嗎?而且,你們那麼自信嗎?」劉夢璃滿臉的不屑。「你…給我打死這個不要臉的婊子。」萍姐有些氣急敗壞了。

緊接著三個女人就向劉夢璃走了過去,他們曾以為劉夢璃會哭著求饒。可是……劉夢璃幾下就把三人撂倒在地了。萍姐有些後悔沒有多帶點人,本以為劉夢璃就是一個普通的高中生,可沒想到她真的厲害。「給我一起上。」「住手!」千璽剛好趕到,萍姐看情況不對就趕緊撤了。「千璽?你怎麼來了?」劉夢璃疑惑的看著易烊千璽。「你電話還沒掛斷。我就聽到了,所以就趕過來了。來的剛好吧!」

劉夢璃笑了,易烊千璽也不打算追問。劉夢璃也沒問他是否告訴了王俊凱他們。沉默了好久以後千璽開口了:「陪我坐會兒好嗎?我有話對你說。」劉夢璃不知怎麼拒絕他,所以點了點頭。兩人走到了一座橋邊。「夢璃,你把名字改回來好不好?」「為什麼?你怎麼突然想讓我改名字?」劉夢璃狐疑的看著千璽。「改回來好嗎?其實我……我想對你說。」「你想說什麼?我認識的千璽可是很直接的。怎麼今天真的變扭呢?」劉夢璃笑著,還時不時的看千璽的表情。

千璽深呼吸一下后說到:「我喜歡你。而且喜歡很久了。瑩瑩,你別拒絕我好嗎?就讓我安靜的呆在那個夢裡就行。」劉夢璃愣住了,千璽明明知道她已經和他的兄弟在一起了。可現在卻向自己表白。「千璽,我已經有小凱了。我已經選擇喜歡他了,所以對不起。」 邢州籃球志 千璽笑:「感情的事沒有對不起。時間不早了,我送你回去吧!」

然後就是一路沉默。「你早點睡吧!我要回去了。」易烊千璽說完就像逃跑一樣急匆匆離開了夢璃家。 劉長安絕望的閉上了眼睛。他的心好疼,韓正和白獨行出頭之前,他劉長安才是院長大人的掌上明珠啊,他可是記得院長大人當初拍著他的肩膀說道:「劉長安啊,你是老夫最看重的弟子。」

好恨啊。

調教完畢劉長安,除了韓正和白獨行一人賞賜一萬元石之外,其餘人都是獎勵一門一品玄階武學。

張倉霸道的手一揮,朗聲道:「此次大比,三十六精英小隊的弟子,以後,每個月,每人能得到武院一千塊元石的額外補貼,且你們在外面收穫過來的各種戰利品,武院以超出市面上三成的價格收購,並且你們購買各種丹藥、兵器……統統五折!」

「至於其餘小隊,你們也不要自暴自棄,武者就是要堅韌不拔,不拋棄不放棄。你們也要加油。」

「接下來的兩個半月,你們要更加刻苦的修鍊,百尺竿頭更進一步!須知道,七縣武考,其餘六縣的整體實力可是比我們強,往年也是力壓我們,這次,我們要打翻身仗!」

「好了,此次大比結束,現在,各小隊的老師帶著相應的小隊,迴轉武院……」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