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Home
  • 未分類

孫興怒了,自己一時大意,差點要了老命,他如何能不怒,一聲招呼就準備上前,可是他身後那人,根本沒有一點動作。

滿天的煙塵中,他就那麼舉著玄鐵棍,一動不動的現在那裡。

「上啊,想什麼呢!」

孫興再次喊了一聲,那身影手中的玄鐵棍竟然直接掉落,讓后他整個人,也突兀的仰天倒地。

「你怎麼回事?」

他看了一眼黎天,然後轉身走去,當他走進后,當即瞪大了眼睛,然後不可思議的回頭。

「嘶,悟道者三重,而且這飛刀~」

他沒有再說下去,黎天那和他同樣的修為,已經讓他足夠詫異了,真正讓他感覺到害怕的,是黎天手中那把飛刀。

因為他那死去的同伴咽喉處,也正插著一把同樣的飛刀,能無聲無息間殺了自己的同伴,那麼也就能殺了自己。

他這麼想是沒錯,不過他明顯被黎天營造的這個場面給糊弄了。

黎天剛剛攻擊他時,本來就想著在他分心時,用小李飛刀終結他的生命,誰知道,他那同伴竟然在這時分心。

黎天當即改變目標,小李飛刀瞬間出手,一刀斃命,雖然浪費了一點積分,黎天卻沒有覺得可惜。

只是看看現在這個結果,就知道,自己成功了。

不過現在必須要先把這孫興趕走才行,只是可惜,自己小李飛刀的技能,現在還沒有突破280級,否則,黎天必然將這孫興留下。

「你叫孫興是吧,今天我也不殺你,不過你要給你背後的那些家族和勢力,帶一句話。」

孫興本來以為黎天那是全力一擊,既然修為相當,自己反正也跑不了,不如拚死一搏。

結果,他聽到黎天竟然要讓他回去報信,頓時心中那拚命的死志消弭於無形。

黎天不知道,他這輕描淡寫的一句話,救了他和黎雅的性命,否則絕對要和系統吹一會自己的牛逼。

「黎家少主請說。」

彷彿十分滿意孫興的反應一般,黎天還跟著點點頭,孫興以為黎天是滿意他的表現,這說明他活下去的幾率更高了,所以更加的恭敬。

黎天卻在思考著,自己放了這傢伙,會不會也算自己行善積德,於是說道。

「正所謂善有善報,惡有惡報,不是不報,時候未到,既然他們敢針對我黎家,那麼他們就應該承擔我黎家的報復。

你去告訴他們,我會請我紫宵宮的是兄弟們,親自去找你們算賬的,滾吧。」

黎天話落,孫興生怕黎天會反悔,抬腿就怕,好一會,黎雅才走上前來,崇拜的說道。

「少主,你是怎麼做到的。」

黎天卻一把拉住她的手,在林中飛快的前進,在墨鏡的樂視範圍內,黎天已經看到兩個404正在接近。

「我們快走,否則一會可就危險了。」 他身體僵住,任她的手鑽進了衣裳里。

她的手冰涼冰涼的,他剛要動,被她用一隻手按住了肩膀。

她跟只妖精似的,綿綿無力地坐在了他腹上:「你別動。」唇微涼,含住他的耳朵,「我要對你為所欲為。」

一團火,從下腹開始燒。

她讓他別動,開始解他領口的鈕扣。

他真沒動,乖乖躺著,就這麼讓她為所欲為了。從頭到尾,他都被壓在下面,被她弄得比病重的時候喘得都狠。

結束后,他出了一身汗,她趴在他身上,笑得很壞,手也不乖,還在他身上四處作亂。

「還要不要?」

他一開口,聲音啞得一塌糊塗:「要。」

她像只得逞后洋洋得意的小狐狸,用一根手指在他胸口輕輕地撓:「那讓不讓我為所欲為?」

這隻妖精,要弄死他嗎?

他說:「讓。」

她笑了,在他唇上親了一下,抱著他翻了個身,讓他跪趴在了下面……

窗外,雷響一聲。

江織猛地坐了起來,像條缺水的魚,大口喘著氣,他雙頰潮紅,目光獃滯,就那樣緩了半分鐘,掀開被子,低頭一看。

「艹!」

多少年了,沒做過這種夢。

春夢,他可以容忍,可是,他全程被壓,還是那麼刷低羞恥心的姿勢……他心頭像梗了一口血,實實在在的心頭血,這心頭血是她——周徐紡。

外頭沒有下雨,只有雷聲,黎明的光被大片大片烏雲籠著,灰濛濛的,十來分鐘后,雨淅淅瀝瀝開始下,江織毫無睡意,坐起來,聽著雨打窗檯,思緒久久難寧。

這場冬雨下了三天,連著三天,周徐紡夜夜入他的夢。

連薛寶怡都看得出來,江織臉色很差,薛家壽宴還沒進行到一半,就看不見他人影,找了一圈,才發現他在休息室里補眠。

人也沒睡著,懨懨地躺著。

「江織。」

「嗯。」

他一副有氣無力的樣子。

薛寶怡不放心,把薛冰雪叫過來:「叔,快給他看看。」怎麼病入膏肓似的。

薛冰雪過去給江織把脈。

「脈象很亂,身體虧虛嚴重。」薛冰雪問他,「你這幾天都做了什麼?」

做了什麼?

做了春夢!

江織撐著身子坐起來:「沒什麼事。」語氣很平常,就像在敘述一件已經很理所當然的事情,「就是喜歡個人,喜歡得病了。」

薛家叔侄:「……」

他們都知道江織對個女人動了心思,就是沒料到他會這麼神魂顛倒。

薛寶怡還是有點難以置信:「真被掰直了?」

「嗯。」

「真這麼喜歡她?」

江織掙扎了一秒,認了:「……嗯。」不然,也不會連著三個晚上,中了邪似的,夜夜讓她壓,這半條命,都要交代在她身上了。

嘖。

來真啊!

說實話,薛寶怡是有點酸的,怎麼說他們這群哥們兒也把江織這小美人捧在手心裡寵了這麼多年,這才幾天,就被別人家的豬拱走了,他是感慨萬千啊。

三生三世之花非花霧非霧 不過,江織這萬年老鐵樹好不容易開了次花,他當兄弟,哪能折了他桃花,必須挺他:「別慫,多大點事兒,不就是喜歡個姑娘嘛。」必須幫忙出謀劃策啊,「織哥兒,別瞎幾把亂琢磨,喜歡就去追,不會爺教你啊。」

怎麼說,他薛小二爺也是花名在外。

薛寶怡越說越來勁了:「要不要我傳授你點——」

江織起身,走人。

「你去哪啊?」

他去了昌都路四十三號、一家叫仙女下凡的美容美髮店。

「你是……」店主兼首席髮型設計師程鋅,有點不太敢認,「江導?」

江織在公眾場合下露面不多,但他這張臉,讓人過目難忘。程鋅懷疑自己花眼了,這麼尊大佛怎麼來他的破廟了。

萬界之全能至尊 「噓。」 爆笑強盜王 阿晚給了個要低調的眼神。

居然還真是!

程鋅受寵若驚,趕緊把人迎進去:「江導,您是來……做頭髮的?」

「嗯。」

他心不在焉,目光一直盯著門口的海報。

程鋅有點搞不懂大佬此番屈尊降貴是幾個意思,掂量著問:「那江導您想做個什麼樣的髮型?」

江織把目光收回來:「周徐紡同款。」

程鋅懵:「啊?」

「門口那張海報。」江織指了一下,「給我染她一樣的顏色。」

大導演似乎心情不錯,雖滿臉病容、眼下青灰,可眉目是精神的,唇紅膚白眼兒媚,當真是一幅好皮囊,程鋅忍不住多欣賞了兩眼美色:「您要染霧面藍?」

江織目光掃了掃椅子。

阿晚趕緊墊了塊乾淨的手絹在上面。

江織坐下:「嗯。」

霧面藍是最近店裡大熱的發色,但來染的多數是社會小青年,程鋅覺得不大適合江織的身份,於是客觀地建議:「江導,要不您再看看,這個顏色恐怕——」

江織不改神色,打斷了:「我趕時間,快點染。」

一個大導演,染霧面藍這種渣男最愛色,真有點……

四個小時后。

程鋅由衷地被自己的作品美到了:「amazing!」

我的媽呀,這也太好看了吧!

染它!

染它!

全程閉目養神的江織這才睜開眼,不怎麼精神,三分惺忪里一分慵懶,啞著聲問了句:「好看?」

程鋅猛點頭。

說實話,周徐紡之後,他再一次刷新了對霧面藍的認知。

來店裡做霧面藍的男士不少,染出來的效果好看歸好看,但總有三分浪蕩氣,不像江織,皮相骨相生得好,這灰濛濛的啞光藍色映襯在那雙會勾人的眼睛里,又欲又禁,世家公子的氣度在,顯兩分妖氣,卻半點不俗氣。

這個點,店裡也沒別人。

程鋅毫無顧忌地狗腿:「江導,您走出去就是這片區最靚的崽!」

一旁,榮辱觀很重的阿晚與有榮焉,立馬接話:「那當然,我們老闆的臉就是放眼整個帝都,那也是無敵的。」

雖然脾氣不好,但臉絕對抗打。

「既然好看,」江織站起來,走到鏡面前,撥了撥額前的發,「可以給你店裡當模特?」

水光盈盈的桃花眼裡添進了一抹淡淡的霧藍色,他抬眸看人時,勾得人心發慌。

程鋅一時愣神:「啊?」

「門口那張海報給我,價錢隨你開。」江織道,「你也可以把我的照片貼上去當模特。」 404,當然是404級。

黎天現在只有403級,本身就有等級壓制,再加上黎天自己的技能等級過低,遇到兩個404,黎天還真不是對手。

「少主,是不是有人追來了?」

黎雅也不傻,一看黎天的表現,就明白了,這一定是有人追來,否則用不到這麼急。

無恙的青春 「是有人追來了,而且還是兩個四重天的悟道者。」

黎天說著,身形快速穿梭,可是後面的兩人明顯已經發現他們的蹤跡,正在迅速接近。

「這樣下去不行,我必須要先甩掉後面的兩人,然後找個安全的地方,先把實力提升上來才行。」

黎天知道,如果再被追上,他們兩個就真的危險了,心中一動,拿出了一張變身符。

「雅姐,你聽我說,這是一張變身符,只要你想著一個人,你就會完全變成這個人的樣子,現在你就隨意的想著一個普通男性的樣子。

這樣吧,你就變成三哥就好了,這樣我還熟悉。」

「啊!」黎雅驚訝的接過黎天遞過來的符紙,知道時間緊張也不再猶豫,心念一動,還真的變成了黎勁的樣子。

黎天放下也直接使用易容術,這次也不仔細的打磨自己的樣子了,而是按照記憶,乾脆的變成了劉德華的樣子。

「好了,現在我叫劉德華,你叫梁朝偉,記住了啊。」

「知道了,少主。」黎雅這一張口,她沒覺得什麼,黎天卻撫額長嘆。

「雅姐,你一會只能裝啞巴了否則你這一張口,傻子都會覺得有問題。」

黎天的聲音直接改變,可是黎雅卻依舊是那一口女生,和三哥的樣子實在是不符。

「啊!」黎雅驚呼一聲,頓時閉嘴,有些羞愧的低著腦袋。

「好了,你現在可是我三哥梁朝偉,別這一副小女兒姿態,給我爺們一點。」

黎雅努力了半天,最後無奈只能做一個面無表情的啞巴。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