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Home
  • 未分類

容函微微挑眉:「那隻小的幻影閃電貂似乎很喜歡你,怎麼它沒有想要跟著你?」

容華神色頓時無奈了,怎麼沒有?只不過……

容華嘆了口氣:「要真讓它跟著我,說不得阿臨回來了會一張拍死它……」阿臨本來就不喜歡她身邊除了他這隻狐狸之外還有夜翊,九嬌,銀杉他們三個。

後來又多了個玄冥……容華能感覺得到,多出個玄冥已經讓君臨的忍耐心到了極限,若真的再多出個獸族,君臨一定會一巴掌拍死的。

容華頓了頓:「……而且,小孩子嘛,還是在母親的陪伴下長大比較開心。」

聽了這話,容函的眸子黯了黯:「是我這個做爹爹的太無能……」

容華霍的看向容函:「爹爹你怎麼這麼說……」

話未說完,對上容函的雙眼,容華驀然就懂了,她的爹爹,是被她無意的一句話戳到了痛處,畢竟,她和哥哥的母親是真的沒有陪著他們一起長大。

容華對於自家爹爹的黯然有些心疼:「爹爹,有你陪著我和哥哥一起就足夠了,況且,我們一定會接回我娘的。」

容函頓了頓,他聽出了女兒的心疼,忍不住露出一個溫和慈愛的笑容:「真是個傻孩子……」

……

天機閣。

天機閣各個高層齊聚一堂,垂著頭一副很恭敬的樣子,由主座上散開的低氣壓讓他們一個個額頭都忍不住直冒冷汗。

許久之後,那個主座上自進了天機閣就未曾說話,一直散發低氣壓的人才開口,聲音清冷淡漠中帶著幾分華貴:「你們想見本尊?」

站著的人面面相覷,天機閣的大長老往前走了一步,雙手抱拳行了個禮:「啟稟閣主,屬下等人一直未曾得見閣主天顏,且閣主既來,閣中事物也該向閣主稟報……」

上面的氣壓越來越冷,天機閣大長老說不下去了。

君臨淡淡的開口:「第一,你們想見本尊,之前本尊和本尊的夫人在一起時你們已經見過了,在本尊看來,今日的見面實屬多此一舉。」

「第二,閣中事物這麼些年來既然是你等打理,且未曾出過亂子,那日後閣中一應大小事物,你等繼續處理就是,若非你等實在處理不了,無需打擾本尊。」

「就算實在處理不了,相信你等之上,神界天機閣中,你等也不是聯繫不到人……日後,莫要再去打攪本尊和本尊夫人。」

這些長老總是用眼神看著容華,這也是一種打攪……

天機閣眾高層沉默的聽著君臨講話,歸納一下那就是沒事別去找他,沒事也別去找他,真有什麼解決不了的事,請聯繫神界天機閣……

他們這位閣主,那就是真真正正的甩手掌柜。

而君臨說完話后,也不管天機閣的這些高層是什麼反應,徑直在座位上消失不見——走了。

天機閣眾高層:「……」所以閣主大人和他們的初次正式會面,就給了他們個下馬威,然後告訴他們有事沒事別去煩他之後就甩手走了!

真是……讓他們一腔激動之情被澆了一湖冰水,整顆紅心都是拔涼拔涼的。

這樣的一個閣主,真想造反啊……不行,因為他們打!不!過!

天機閣眾高層面面相覷,許久的沉默之後才有一人乾笑了一聲:「……咱們這位閣主,可真是與眾不同啊。」

其他人附和:「是啊是啊。」至於那一閃而過的造反念頭,也就只能一閃而過了,真要付諸行動……呵呵,別鬧了他們天機閣中的推衍之術就是這位閣主傳下來的,想必閣主大人的推衍之術更為精通,他們真要有個什麼想法,那絕

對是瞞不過閣主大人的。

更重要的是,他們一群仙人,怎麼去和一個神,還是神尊的閣主斗啊?差距真特么是太大了!!

天機閣的大長老嘆了口氣:「行了,既然閣主大人已經有了吩咐,我們日後只管照做也就是了……都散了吧。」

至於方才有一瞬間有人動的小心思……也就那樣了,在閣主大人的威懾之下,沒人敢真將自己的小心思付諸行動的。……

https: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手機版閱讀網址:m. 在最後的前十名天才抽籤互相戰鬥的比賽開始之前,容瑩雪若有所思的看著台上:「五姐,你有沒有覺得,天機閣今天來看比賽的長老們有點不太對勁。」

「我覺得他們還好啊。」容瑩月一點也不想聽容瑩雪分析那些長老們的不對勁,她直覺容瑩雪說出來的分析不太會是自己想聽的。

可是,容瑩月心裡雖然是拒絕的,但她心裡的拒絕一點都沒有被容瑩雪感受到:「不是,五姐你難道都沒覺得這些長老他們今天的情緒似乎特別低落,就像是被霜打了的茄子一樣都蔫了吧唧的嗎?」

容瑩月:「……」

容瑩月沒忍住抽了抽嘴角:「隔得這麼遠,你是怎麼看出來的?」

容瑩雪眨巴了下眼睛:「五姐你傻了吧? 甜心嫁一送一:總裁,請簽收! 吾等修鍊之人,這點距離,算什麼?就是這距離再延長個兩三倍,那也是能看的清清楚楚的好嗎?」

「……」容瑩月揉了揉眉心,她覺得,真正傻了的是她家六妹才對啊,大庭廣眾之下的就敢隨便編排天機閣的長老們。

容瑩雪嘿嘿笑了笑:「五姐你肯定在擔心我剛才說的話被別人聽去惹了麻煩對不對?五姐你別擔心啊,我給周圍布了隔音結界,他們聽不到的。」

容瑩月:「……」她又一次無語了。

容瑩雪對著自家五姐眨眨眼:「五姐,你還沒說,你覺得天機閣的長老們為什麼今天像是被霜打了的茄子一樣呢。」

容瑩月忍不住又一次揉了揉眉心:「……小六你關心這個做什麼?」

容瑩雪表情無辜:「我好奇嘛。」

明越坡 容瑩月:「……」就今天這一會兒,她無語的次數特別多。

看著容瑩雪正期待的等著她分析,容瑩月嘆了口氣:「你自己慢慢猜不好嗎?」

容瑩雪想了想:「……那我把自己的猜測說出來,然後五姐你說說我猜的對不對吧。「

容瑩月:「……」不,我一點也不想擱人背後猜人家的心情為什麼不好。

不過對上容瑩雪期待的雙眼,容瑩月自暴自棄的想,算了,就當哄妹妹了:「……你說。」

容瑩雪完全想不到她家五姐此刻微囧的心情,興緻勃勃的說著自己的猜測:「前兩天我們和三哥談心的時候,侄女婿不是出去了嘛。」

「我猜他肯定是去天機閣了。」

容瑩月點點頭:「有這個可能,然後呢?」她外柔內剛,是個極果斷的女子,雖然對君臨動過心,但之後就想明白了自己和君臨沒有可能斷了那一絲還未來得及生出的情絲。

這會兒聽容瑩雪提起君臨,更是沒有半點異樣……當然,在這兒和自家妹妹說侄女婿的八卦,而且當事人坐的離她們並不遠這種事還是讓她的心情有那麼一點點囧意的。

容瑩雪微微挑眉,看著神采飛揚:「就看侄女婿黏小侄女的樣兒,想也知道他肯定不願意走這趟——畢竟小侄女那天可沒有和他一起去。」「而侄女婿那樣明顯也不是會壓抑自己感受的……咱們這些在仙界背景雄厚,天賦也稱得上是絕世天驕的,哪怕自身實力還不足,在某些時候也不是會忍著自己脾氣的,更何況咱們侄女婿還是神界的神

尊,獸族至高無上的尊上?」

「他發起脾氣來,就是血流成河都不稀奇……不過有鸞兒在,侄女婿他應該不會輕易殺人,那下馬威就很有可能了。」

「哦,或許為了能和鸞兒多在一起,咱們侄女婿他還推掉了天機閣中許多該他這個閣主處理的事,所以天機閣那些長老們表情看著才會那麼抑鬱……」說著,容瑩雪摸了摸下巴:「不過還真是奇怪啊,天機閣這些長老們這麼些年把持著天機閣,肯定對天機閣抱著複雜的感情,怎麼侄女婿這麼一個隨時能奪了他們權的『威脅』出現,他們還巴不得將手中

的權利還給侄女婿?」

「不是說手握大權的感覺是很讓人痴迷無法放下的嗎?」

容瑩月笑了笑,她一舉一動都帶著難言的溫柔:「大權在握的感覺確實讓人痴迷,但這要看對什麼人……小六,如果將來讓你接掌容家怎麼樣?「

容瑩雪『唰』的一下睜大眼:「五姐,你開什麼玩笑?!讓我接掌容家?你也不怕我把整個容家都帶的翻進陰溝里去!」

容瑩月問她:「大權在握不好嗎?」

容瑩雪連連擺手:「我這樣的人,就適合沒心沒肺過簡簡單單的生活,大權在握執掌家族什麼的,真不適合我!」

說完之後,容瑩雪一頓。

容瑩月又是一笑:「看來你想明白了,天機閣中的高層有一部分其實是巴不得交出手裡的權力的。」

容瑩雪努了努嘴:「既然不願意掌權,真不明白他們當初又為什麼要爭這份權……算了,這個也與我們無關係,既然有一部分不想要權利,那還有一部分呢?」

容瑩月慢斯條理:「他們倒是想握著手中的權利,可若是侄女婿真的想要那份權利,他們能擋的住侄女婿?」

容瑩雪自然是搖頭,一來,侄女婿在身份上名正言順,二來,侄女婿的實力放到神界那都是一等一的,更何況是仙界呢?

容瑩雪一嘆:「所以,既然怎麼樣都保不住,與其等君臨動手,不如他們主動雙手奉上是不是。」

「然也。」容瑩月微微頷首,「只是他們怕也沒想到,身為超級勢力,稱霸整個仙界的天機閣的閣主,其實並不想要天機閣中的權利,哪怕只要他願意,天機閣就能成為他說一不二的一言堂。」

容瑩雪『噗嗤』一聲笑了:「或許也不是沒想到,畢竟侄女婿之前壓根不想去天機閣,只想待在鸞兒身邊的態度已經表明了,可事情真的發生,他們心口估計還是忍不住悶著一口氣。」

「可惜啊,別管再怎麼憋氣,他們都沒辦法,而且還不得不承認,作為神界的神尊,看不上他們在仙界的勢力,那是理所當然的。」

「哪怕這勢力名義上一直屬於侄女婿。」

是的,名義上。

這麼些年,君臨不出現,縱然他是天機閣唯一的閣主,但他未從插手過的天機閣中卻是沒有他的心腹的。

可是這沒關係啊,只要君臨想,他隨時能將天機閣中的大權奪過來,沒心腹也沒關係啊,他夠強,作為哪怕是在神界,也沒幾個能打得過他的神尊,只在仙界的天機閣哪敢不聽他的吩咐?

可,不管想再多,事實卻是,君臨其實一點也不想搭理天機閣!

容瑩月也微微勾起唇角笑了:「好了,你的好奇心已經滿足了,正好比賽也要開始了,我們看比賽吧。」

容瑩雪點了點頭。

……

只有十個人的抽籤在一息之內就完成了。

容華抽到了李傲,容景抽到了藍閆。

而同樣由抽籤決定的出場順序,是容華和李傲打的第一場。

李傲看著對面的容華,可謂戰意灼灼,手掌一翻,長刀出現在他手中:「還請容道友不吝賜教。」

當年古秘境中他出手偷襲,和容華交手幾招,雖未分出勝負,他卻有預感自己想勝極難,今日他同樣有這個預感。

但正是因為這個預感,他卻更想和容華打這一場了。

容華掀了掀唇,手中出現一柄長劍:「請。」

容華同樣想起了當年古秘境中那寥寥交手,只不過今日擂台之上,用弓箭難免施展不開,畢竟擂台就這麼大,所以容華選擇用劍。

畢竟,她的劍道修為其實也是很不錯的嘛。

容華也好,李傲也罷,兩人都沒有磨嘰,容華話音一落,兩人不約而同的就向對方攻去,劍意和刀意呼嘯著交鋒在一起。觀戰的神弓王朝帶隊的太上長老忍不住看了自家那個同樣排名在前十的弟子,隨後嘆息著搖了搖頭,真是應了那句話,人和人相比,比人和豬相比的差距都大,畢竟後者還能用物種不同來安慰自己,

前者就……

轉頭一看見含笑的容原,神弓王朝帶隊的太上長老就忍不住酸:「你笑什麼笑?我沒記錯的話,這孩子可不是你們容家培養出來的,這會兒高興,小心到最後不過是雞飛蛋打一場空啊!」

聞言,容原的眉心跳了跳,惡意與酸氣真是撲面而來啊:「沒關係,她是她父親一手培養出來,而她父親,卻是我們容家培養出來的,只要以後,我們不負這孩子,相必這孩子也不會做那白眼狼……」

說著,容原看了神弓王朝帶隊的太上長老一眼:「你們神弓王朝的那個小輩也不錯,你著實沒必要嫉妒我容家。」

可不就是嫉妒么!被點破心思的神弓王朝帶隊的太上長老難免有些尷尬,不過能活到他們這個歲數和輩分,臉皮那必須是厚的。

被人點破了心思,他乾脆就坦坦蕩蕩的說:「是啊,我確實嫉妒,畢竟,我神弓王朝的那孩子雖然不錯,但比起你家三小子,和他那兩個孩子,可就差遠了。」

這個古代一團糟 『三小子」自然就是容函了。

容原微微一笑:「盛情難卻,此番誇獎我就代三小子和他那雙兒女收下了,真是多謝你了。」

神弓王朝帶隊的太上長老:「……」我何時誇獎他們了,我怎麼不知道?還盛情難卻……盛情難卻個屁啊!……

https: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手機版閱讀網址:m. 了呢?還是兩個人兩敗俱傷了呢。

待一刻鐘后,仙靈力風暴散去,漸漸露出來了兩個身影。

李傲身上染血,衣衫帶著破碎,脖子上,臉上都有防護不及時被仙靈力風暴割開的傷口,臉色更是慘白如紙,氣息萎靡,原本神光熠熠的眼神更是黯淡了不少。

容華的情況看起來卻比李傲好多了,雖然同樣臉色蒼白,眼神黯淡,但衣衫凌亂卻無破碎,身上也沒有尋到什麼傷口或者血漬,而且就氣息而言,也比李傲平穩許多。

只看外觀,很顯然,容華勝了李傲不止一籌。

果然,李傲對容華拱了拱手,很是爽快的說:「是我輸了。」

容華微微頷首:「承讓。」

李傲徑直跳下了擂台。

容華也轉身離開擂台,因為仙靈力風暴躲開,剛剛跳上擂台還未來得及宣布比賽結果的裁判不由頓了頓,眼神中劃過一抹無奈,然後說:「容家容華勝!」

擂台下,容瑩雪竊笑著對一邊的容瑩月小聲說:「那個裁判肯定很無語。」

聽了容瑩雪的話,容瑩月覺得自己也很無語:「……這個是重點嗎?」

容瑩月覺得自己越發對小六理解不能了,小六她一天到晚的注意力都放在什麼地方啊?

容瑩雪語氣有些無辜:「不是重點嗎?五姐你都不覺得那個裁判的表情很有意思嗎?」

容瑩月睨她一眼:「不覺得……鸞兒回來了,我覺得恭賀她一聲比較重要。」

聞言,容瑩雪不由往容華那邊看了一眼,結果就正好看到君臨完美無缺的側臉……雖然完美無缺,但是她心裡還是感覺怕怕的啊。

容瑩雪輕咳了一聲:「那五姐你去吧,我在這兒等你。」

容瑩月也看到了君臨,自然明白了容瑩雪為什麼不過去,心裡不由好笑:「那你不過去恭賀鸞兒一下?」

容瑩雪不禁又輕咳了一聲:「我,我在心裡已經恭賀過鸞兒了……」

抬眸看見容華正對著君臨微笑,唇瓣一開一合說著些什麼,兩人之間的氛圍融洽的再也插不進別人,她靈機一動:「而且你看,鸞兒正和侄女婿說著話呢,我們過去打攪他們也不太好啊。」

容瑩月同樣抬眸看過去,然後微微點了點頭:「你說得對,這會兒過去確實不太好。」

眼角餘光看見容瑩雪鬆了一口氣的樣子,容瑩月心裡不禁冒出點惡趣味,她勾了勾唇,補上了一句:「那我們就等會兒過去好了。」

「……」容瑩雪一口氣沒松完,就聽見容瑩月後頭這句話,不由憋在胸口,噎的她一口氣沒上來,好生難受了一下。

然後就看見容瑩月唇邊的笑意,容瑩雪不由翻了個白眼:「五姐」

容瑩月嘴角的笑意僵了僵:「……我說小六啊,這麼嬌嗔的語氣,你留著和蕭凜說話就行了,別擱你五姐面前這麼說話,你五姐不太扛得住。」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