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Home
  • 未分類

屍夔卻是道:「內鬥,還真是可笑啊,你以為我不想殺了你嗎?陳青,說說看你的條件。」

陳青裂開嘴笑了笑,道:「條件很簡單,給我老老實實當一條狗。」

姬夜歌哈哈大笑道:「屍夔,聽到沒有,他的條件就是讓你給他當狗。」

陳青卻是看向姬夜歌,道:「真是不知道你高興什麼,你連當狗的資格都沒有。」

姬夜歌勃然大怒道:「陳青,你找死!」

姬夜歌再次握住了手中的長劍,朝著陳青衝去,可是在他的身旁,卻是有著一柄鎖鏈刀飛來,姬夜歌怒視向屍夔,大罵道:「屍夔,你堂堂絕世天驕,居然願意給陳青當狗。」

屍夔卻是笑笑道:「有一句話,我覺得陳青說的很對,並不是每一個人,都有著資格給他當狗。」

八零福妻美又嬌 兩柄鎖鏈刀從姬夜歌的身前掠過,姬夜歌抬頭便是一堵冰牆,卻還是被飛來的鎖鏈刀在臉上留下了兩道刀痕。

屍夔想的很清楚,在他的眼中,陳青的實力幾乎已經比肩傘皇,或許與病公子相比還有著一丟丟差距,但是如今的陳青,還沒有到完美領域啊!

作為完美領域的屍夔,他知道要在完美領域之中達到這般恐怖的實力都已經難比登天,但是陳青,卻是在完美領域之下就已經達到了。

而且陳青幾乎可以說是想來便來,想走便走,他想要戰,便戰,不想要戰,便可以遁入熔岩世界,誰都拿他沒辦法,若是等到陳青達到完美領域,這個天下,恐怕高危榜上無人再能挑戰他。

這同樣意味著,陳青將是最有機會接觸到無缺的一個人,最有可能成就無缺公子的人。

而且這陳青,行事與中原的九大勢力大相徑庭,這九大勢力似乎都是只喜歡培養幾個弟子而已,但是在屍夔融合白髮鬼之時,卻是知道,真正的強者,都是有著自己的兵馬的。

我的人生從花錢開始 進化是一條不歸路,一旦踏上便是至死方休,再強大的個人武力在大軍面前都是白搭。

他甚至已經可以想象的到,只要陳青達到無疆領域,那麼他便可以任意踏碎九大勢力,取九大勢力的東西為自己所用。

而他,他知道自己的極限,自己是無法達到無缺領域的,甚至他覺得在這顆星球之上沒有一個人能夠達到無缺領域,可是現在,有一個人有希望。

陳青若是達到了無缺領域,那麼自己就算是給他當狗又怎麼樣?那個時候,想要給陳青當狗都沒那麼容易,若是陳青死了,那就更簡單了,他還不信了,以他的實力,不能統帥白骨騎,那個時候,他便是下一個陳青。

心中已經打好了算盤,屍夔的手中下手更是毫不留情,八柄鎖鏈刀使得出神入化,不過他和姬夜歌的實力差距不大,倒是難以在片刻之間分出勝負。

陳青也是樂得清閑,能不自己出手便不自己出手,自己要走的進化之路,已經不是一般人能夠涉及的了,他需要足夠強大的實力,甚至是以整個花國的資源養他一個人走這條進化之路。

足足等待了一天的時間,姬夜華卻是悠悠醒來,正在這時,屍夔提著姬夜歌的頭顱回來了,身上幾乎已經沒有了一寸好肉,看來也是重傷。

「尊冥王令,屍夔已經斬殺姬夜歌,這時姬夜歌的頭顱,送與冥王。」

陳青淡淡點頭,道:「屍夔這個名字不太好,從今日起,你便叫做白髮鬼。」

屍夔點頭,拱手道:「白髮鬼謹遵冥王令!」

陳青笑著看向身旁的姬夜華,道:「你說,如果這高危榜上的天才,有半數都是我的麾下,會是什麼局面?」

姬夜華淡淡道:「若有那時,冥王起身,天下震動。」 永夜之都是一座黑色的城池,周圍也是一片漆黑,即便是陳青,也是拿出了一朵熔火之花照明,將一朵熔火之花丟給白髮鬼,陳青看向身前這高大巍峨的城門,上面有著兩個古樸的大字,永夜。

在門上還有著一句話,左眼青天日耀萬古,右眼玄空月華千秋。

讓陳青有些想不明白的是,為什麼永夜之都上有著這兩句莫名其的話,名為永夜之都,但是卻是有著這麼兩句說日月的話。

日月與永夜不是相反的嗎?

就在這時,身旁的姬夜華忽然道:「我忽然覺得,我似乎是看得到了。」

就在陳青的疑惑間,姬夜華卻是朝著一堵城牆走去,陳青剛想拉姬夜華一把,卻是發現姬夜華已經穿牆而過。

這是怎麼回事?

陳青再次看向這一堵城門,朝著白髮鬼示意讓他上前推開,任憑白髮鬼如何用力,卻是無法推開半分。

陳青再次看向姬夜華走進去的位置,與白髮鬼一同走了過去,兩人穿過城牆,來到一個奇異的地方,這個地方與外界無異,只是天色灰暗。

在他們的身前有著一條蜿蜒上山的小道。

兩人走了一陣,可以發現姬夜華正在前方,姬夜華可以聽得到陳青他們的腳步聲,道:「我知道為什麼我覺得自己能看得見了,其實我並沒有瞎,我的眼中只有一片黑暗,那是因為,永夜便在我的眼中。我似乎是知道了永夜在何處了,你們在這裡尋找機緣吧,我想要去一個地方。」

陳青自然是沒有怎麼在意,畢竟是不夜城留下的傳承,對於不夜城的人來說有著優勢也是自然,恐怕除了不夜城的人,沒有人能夠將永夜這種毒種帶走了。

陳青倒是不在意永夜的去向,他更關心的,是兩生花。

其實像是兩生花這種毒種,根本不需要任何掩藏,這種階別的毒種自己便會隱藏在天地之間,只待有緣人能夠發現。

循著山路上山,在山頂之上,陳青和白髮鬼都可以看得到有著一個大湖,湖水清澈,其中還有著游魚。

但是這些對於陳青來說都沒有什麼可在意的,他想要的,是兩生花。

在湖邊的一塊石壁之上,陳青可以看得到有著一句話:花開兩生面,是非一念間。魚躍此時海,花開彼岸天。

花開彼岸天,只是這一句話就已經將陳青吸引,他所來,無非是為了得到兩生花,而現在,這一句話,似乎便是說出了兩生花在何處。

陳青循著石壁朝著對面的岸邊看去,花開彼岸天,無非便是說兩生花在對岸,陳青朝著對岸走去,有著無數的蒲公英正在開放,難道說,這兩生花就藏在這些蒲公英之中?

陳青伸手抓起一把蒲公英,卻是隨風而散,一朵蒲公英接著一朵蒲公英在陳青的手下散去。

陳青繼續看向周圍,還有著其他的花,但是卻是摸不著什麼眉頭,陳青伸手將無數朵花摘下,卻是並沒有發現兩生花的所在。

陳青再次來到牆壁之前,仔細看向這一面石壁,卻是不知其解。

還是說,兩生花根本不在此地?

陳青又花了三天的時間遍走永夜之都,卻是沒有發現任何和兩生花有關的東西。再次回到石壁前,陳青愣愣地看著這一塊石壁,兩生花的秘密便隱藏在這石壁的兩句話之中,但是陳青卻是不知其中的含義到底是什麼意思。

在石壁前苦苦悟了三日,沿著大湖走了幾日,卻還是不見彼岸盛開著兩生花。

這兩生花,到底是設了什麼迷局?

陳青蹲坐在大湖之前,不得其解,難道說,我所看到的彼岸,並不是真正的彼岸?

花開兩生面,是非一念間。兩生花有著這般霸道的力量,而且兩生花作為十二奇毒之一,必定是有著改天換地之能,只是這世人眼中的彼岸,怎麼可能是真正的彼岸。

若說到改天換地,陳青忽然想起在熔岩世界之中,若是從熔岩世界之中看,倒立著站在熔岩世界之中,便是一番新的天地,便是陸地是地底,地底才是陸地。

陳青的雙眼忽然盯著這湖面,一條游魚從湖水之中躍起,而後又落入湖中,這湖不過一里長寬,真的算的上是海嗎?

那麼這魚躍的又是何處的海?

假如天地逆轉,假如陰陽倒置,那麼此魚,躍的便是海。

不過卻不是魚從湖中躍到天空中,而是魚躍出水面之後,從天空中落下之時,天空便是海,魚由天空落下,便是躍出海面。

陳青忽然明白了什麼,一躍跳入這湖水之中,湖水微微有些冷,不過這都沒什麼,陳青想要印證心中的猜測。

陳青在水底,嘗試著用雙腳站在水面之下。

就在陳青將整個身子倒轉,雙腳站在水面之下時,忽然間,天地如同在這一刻翻轉,陳青的腳落在水面上,和站在陸地上無異。

陳青知道,他猜對了。

以天為海,這彼岸便是湖底。

陳青行走在水面之中,在白髮鬼的眼裡,簡直是奇異無比。

天空之中,忽然有著狂風驟起,一朵白雲在狂風的席捲之下化作一朵蓮花,黑色的烏雲勾勒出這一朵蓮花的形狀。

而在陳青的身前,同樣是有著一朵黑邊白底的蓮花開放,此雲,在天之上,亦在水之中。

若要摘花,便要上天,可是陳青知道,自己身前的這一朵蓮花才是真正的兩生花。

於是陳青伸手,摘下身前的這一朵蓮花,與天望,此花不知其高,與湖望,此花信手摘下。

摘下這一朵蓮花,陳青從湖中躍起,看向手中的蓮花,天空的蓮花同樣在陳青摘下這一朵蓮花的同時消散。

陳青再次拿出照妖鏡,卻是可以看到其中的自己,佛魔一念,花開兩面。

而在照妖鏡之中,一棵不知其所大的巨樹蔓延開來,根須不知其所長,枝丫不知其所長。

在照妖鏡之中,浮現三字,世界樹。

只是看了一眼世界樹,就讓陳青對於進化的理解更加深刻了幾分。 將兩生花收了起來,陳青準備去尋找姬夜華,看看姬夜華如今是什麼情況。

不過卻是沒有找到姬夜華的行蹤,陳青也不怎麼擔心,畢竟這永夜之都是不夜城的地盤。足足過了三日之後,黑暗忽然籠罩大地,一切光華消失,足足過了一刻鐘,陳青再次見到姬夜華的時候,卻是無邊的黑暗想著姬夜華收攏。

陳青看向姬夜華,「怎麼樣,得到永夜了嗎?」

姬夜華微微點頭,然後道:「不僅得到了永夜,如今的我,距離無缺領域似乎是只差一步。」

換而言之,如今的姬夜華,已經是完美領域的巔峰。

就是陳青也不太明白為何姬夜華的進化回如此迅猛,不過姬夜華不說,陳青也懶得去問。

倒是白髮鬼,心中吃驚不已,以前的姬夜華,在高危榜上的排名不過靠後,但是在如今,恐怕高危榜上除了陳青,傘皇還有病公子幾人,無人是她的對手。

陳青道:「如今我們怎麼辦?」

姬夜華道:「我殺了不夜城不少嫡傳弟子,不夜城我暫時是不會待下去了。」

陳青笑笑道:「那不如與我一起,看看這天下英雄到底有幾分能耐?」

姬夜華思量了片刻,淡淡道:「好。」

如今的陳青,倒是完全不懼天下來攻,有著白髮鬼和姬夜華幫手,自己的實力同樣不低,只等自己融合了兩生花加上天蛛送來一種佛系S級毒種,達到完美領域,天下之大,就沒有他去不得之處。

只是這噬魂槍,到底是何物,居然可以有著容納無數兵鬼的效果。尋常覺醒者,體內能夠容納一種兵鬼已經是極限,但是這噬魂槍,卻是有著百鬼殺劫。

和姬夜華一同走出永夜之都,陳青坐在滿身鐵甲的白髮鬼肩上,給白髮鬼罩了一身鋼鐵鎧甲,讓他裝作一隻傀儡,兩人從永夜之都中走出。

永夜之都外,可以看得到有著無數的不夜城之人正在等待,有人道:「是姬夜華他們出來了。」

「哈哈哈哈,這麼早就被逼得出來了,一定是無法抵抗其他人,必定沒有得到什麼寶物。」

一般以來,都是如此,在永夜之都中會有著爭鬥,一般最先出來的,都是實力差的。

這些人,從來沒有想過,會是陳青將除了姬夜華和白髮鬼之外的所有人殺了個乾淨。

陳青倒是也樂得自在,隨他們這麼去想好了,自己的下一步計劃還沒有完成,也沒有心思。

和姬夜華快速出城,夏九幽率領著十八騎已經等候在門外,白髮鬼看向夏九幽,這老兒如今居然已經是四極領域?

陳青到底有著什麼手段?

翻身跨上白虎,陳青看向夏九幽,然後道:「中原九萬頃,九州之中,北方有著兩州,給你和徐靜都兩個月的時間,帶領白骨騎三階之上的覺醒者,將兩州之內所有沒有無疆強者而且對我女兒有覬覦之意的覺醒者勢力收服。」

夏九幽道:「若是如此,只怕整個九州都需要肅清。」

穆少的代嫁甜妻 陳青哦了一聲,道:「是這樣嗎?那就更簡單了,既然整個天下都想要我的女兒,那就莫怪我屠刀太利,九州之內,不臣者,殺無赦!」

既然這一開始就已經確定是一場戰爭,而且是對方先向陳青宣戰的,陳青便已經沒有了任何的心理包袱了,敢有不臣者,殺無赦。

陳青繼續道:「既然是這樣,那我便親自出馬,倒要看看這世間有誰是我的敵手,傳令徐靜都,召集所有白骨騎,在青州等我。」

陳青道完,先是趕往朝陽山,他必須要讓天蛛鑒定一番他得到是不是兩生花,而後才好融合。

朝陽山下,陳青不過剛剛來到此地就有著一個四極領域的強者帶領著他上山,走過一條深不見底的通道,陳青終於是見到了天蛛。

將兩生花交給天蛛,天蛛道:「給我一個月的時間。」

陳青點頭,閑來無事,在天蛛的房間中坐下,問道:「你覺得我融合哪一種佛系毒種最好?」

天蛛道:「這還不簡單,你看看哪一種毒種和你最排斥不就完了。」

陳青微微點頭,然後道:「我想要的魔骨你準備好了嗎?」

天蛛道:「不過一些魔骨而已,我以前的庫存你都用不完。」

陳青點頭道:「那就好,先把你有的S級佛系毒種拿來我看看。」

不過片刻,從地面之下,升起六個檯子,在六個檯子之上,各有著一種佛系S級毒種。

和天蛛的交易,還真是划算,根本不需要自己費心費力,就可以讓自己的實力提升,而天蛛對於自己,只有一個要求,只要自己能活,那便繼續支撐他走下去。

伸手拿起一種名為燃燈的佛系毒種,陳青分明可以感受到一絲灼痛感,然後陳青拿起另外一種毒種,在六種毒種的排斥性都感受一番之後,陳青將目光落在一種名為光明普照的佛系毒種之上。

這一種毒種,只是觸摸到,便已經讓他的指間流下一滴鮮血。

將這種佛系毒種收入熔岩武庫之中,然後陳青帶走不少魔骨,趕去與徐靜都匯合,兩生花畢竟是十二奇毒之一,即便是天蛛也要花上一個月的時間才能辨別真偽。

這一段時間,陳青並不准備閑著,而是準備直接將北方一統。

沒有無疆領域的強者的干涉下,陳青有著信心能夠迅速掃清北方。

兩天之後,靠山門之下,三千白骨騎緩緩聚攏,徐靜都在旁邊道:「冥王,這靠山門上有著三位四極領域之人,三階覺醒者數十。在天蛛的協助之下,我方白骨騎完成了三階進化的已經有一千之數。」

陳青微微點頭,騎著白虎走在靠山門的石階上,步入靠山門的山門,一個年輕人喝問道:「你是何人,不知道這裡是靠山門嗎?」

陳青笑了笑,然後道:「在下陳青,去稟告你們門主,若是投奔於我,我可放你們一條生路,若是不願投降,我殺你滿門。」

年輕人氣的腳抖了抖,大笑道:「哈哈哈,原來是落水狗陳青想,休得猖狂,你難道不知道,如今這天下,已經沒有你的容身之地了嗎?」

陳青哈哈大笑道:「哦,是這樣嗎?我倒要看看,是我冥府容不下天下,還是這天下容不下我陳青。白骨騎,隨我殺上山去,一個不留!」 虎爪摩擦在地面上,三千白骨騎暴動,隨著陳青一路殺上山去,石階在白骨騎的虎爪下被踏碎,那年輕人還沒來得及稟報便已經死在了白骨騎的屠刀之下。

「對冥王不敬者,殺無赦!」

轟隆隆的虎爪聲瞬間驚起不少覺醒者出面,三個四極領域的強者同樣是看向山門外黑壓壓的大軍,「該死,陳青怎麼還敢出來!」

一個四極領域強者道:「不過一個陳青而已,難道還能在我們三個四極領域強者面前蹦躂,只要殺了陳青,可是有著八大勢力的懸賞,到時候,即便是無疆我等也有機會達到。」

另外一個四極領域也是點頭,然後道:「不錯,不過帶著一群四極領域之下的白骨騎,我就不信他們還能奈何的了我們!」

「諸位弟子,隨我殺下山去,斬了陳青!」

「殺下山去,斬了陳青,活捉陳小兮!」

陳青騎在白虎之上,冷眼以對,「還真是冥頑不靈,自尋死路,白骨騎,放箭!」

經過這一段時間的訓練,白骨騎的弓箭之術已經有著天差地別,數千隻羽箭從天空之中落下,這三位四極強者不過撥開數十支羽箭,便已經葬身在箭雨之下。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