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Home
  • 未分類

抬了抬頭,看向紀羽,此時紀羽也從空中慢慢落下,至於千雄,他並沒有真的立刻下殺手,這自然不是因為不忍心下手,只是他忽然有種想法,想讓西北域重新站起來……

也許有點幼稚了,但他還是想要試試看,當他看到李武秋那雙仇恨的雙眼的時候,便已經下定了決心。

「你為什麼要殺如玉公子,難道你不知道他是我西北域溫家的人?」溫言站出來看向紀羽。

他依舊像是平時那樣的溫和,感覺不到一絲的殺氣,看其神情,似乎還沒有太過責怪紀羽的意思。

但紀羽可是清楚的知道,這傢伙心中對自己的仇恨怕早就已經是衝上天際了吧?

溫家幾個強者此時都將意念鎖定在紀羽的身上了,也許是怕紀羽像上次那樣忽然爆發出奇怪的力量吧。

「噗嗤!」

「啊!」

紀羽隨意將匕首飄血一揮,半空之中仍被困住的千雄一隻手臂便脫落了下來,他慘叫一聲,倒在地上便昏迷了過去。

有了鮮血的祭祀,血魔變的狀態也慢慢的退了出去,但紀羽的眼眸一時間還是那樣的赤紅,讓溫言看著就覺得非常的不舒服,就像是在對抗一頭遠古巨魔一般,他忽然能感覺到千雄的那種恐懼了……也許有些可笑,堂堂的魂級大高手,竟然也會害怕起這樣一個小小的戰師,他覺得天方夜譚。

「回答我的問題!」

他不再猶豫,真怕再這樣跟紀羽對峙下去他的精神都會受到影響,他一步朝著紀羽的方向走去,強大的力量於剎那之間爆發,想要將紀羽壓迫下去。

但當那股力量一靠近紀羽的時候,血魔變的殘留氣場便立刻將力量打散。

紀羽淡淡一笑:「如果有人要殺你,你會是什麼樣的反應?」

面對這股殺氣,在血魔變的支撐之下,紀羽根本就沒有一點兒的慌張,這讓他暗中也驚嘆,血魔變到底是一種怎樣恐怖的東西,連魂級強者的殺氣都能抵消?

「你說如玉公子要殺你?」溫言開口,冷笑一聲。

「他不對我動手我怎麼可能會先動他?我還不至於白痴到像某些人一樣,自以為強大就先行動手,怎麼死的都不知道。」紀羽看向溫言,同樣回以一個笑容,但他們卻感覺到一種冷,非常冷,紀羽的眸子給他們一種恐懼的感覺。

「哼!如玉公子可是游龍榜上有名的年輕強者!豈是你這種垃圾西北域的山野之人可比!」此時,溫刀再也忍不住了,也許是因為他本身的殺意就特別重的緣故,實力不是最強,但對紀羽那雙眸子卻特別有抵抗力。

「你的意思就是說……他可以出手對付我,我不可以出手對付他?」紀羽依舊不慌不亂,緩緩開口。

「你一條賤命豈能跟我家公子相比!」溫刀嗤笑一聲。

這時,紀羽笑了,哈哈大笑。

「游龍榜上的年輕高手?也就是說他溫如玉很強大?」

「廢話!」

「既然很強大為什麼又會被我給宰了?既然連他都有資格上游龍榜,那我想我應該也沒什麼問題吧?在這實力為尊的世界上,一切靠實力說話,既然我比他強大還只是山野之人,那他溫如玉豈不是連山野之人都不如?呵呵,看來你們溫家人的眼光剛的確是挺不一般啊!」

紀羽呵呵一笑。

溫家的人臉色頓時一變,陰沉到了極點,沒想到紀羽還這麼牙尖嘴利的。

「大哥,別再跟他廢話了,此人欺騙我們,又殺了如玉,我們將他帶回去請老祖發落吧!」

溫刀再也忍耐不住,王者氣息在此刻徹底爆發。

周圍的人臉色劇變,他們瞬間便似乎明白了什麼事情……看來這一次怕是要鬧翻了,但紀羽他……能活著離開么?很多人看來,這是不可能的。

「糟了!紀羽這是怎麼了,他怎麼可以這麼衝動!」林磊他們臉色大變,原本以為紀羽會想辦法離開,至少也想辦法周旋,但卻沒想到他竟然會選擇這種直接翻臉的方式。

「快看著黃如天!」妖無痕此時叫了一聲,不知為什麼,黃如天忽然就變得像是紀羽的貼身侍衛那樣,只要紀羽有事他就會立刻出手。

但此時,黃如天卻是不見了……這讓他們感覺奇怪。

溫刀出手了,溫言默認了,他沒有出手,這是小心的防範著四周,因為這裡還有一個讓他們忌憚的傢伙存在……

「老大!搞掂了,黃如天那傢伙被我弄走了,一時半會出不來!」

懶貓的聲音傳到紀羽的耳邊。

紀羽淡淡一笑,現在他才算是放下心來了……他擔心黃如天在這裡會出手,那樣的話就白白將黃家扯進來了,他可不想這樣的事情發生。

「好吧,那我們也來大戰一場吧!」

紀羽笑了笑,旋即看向了溫家的人。

六個,溫家總共有六個強者,四個王者,兩個魂級強者!

聽到紀羽說這句話的時候,眾人皆是一怔,這彷彿像是一個笑話,但在此刻他們卻笑不出來。

一個戰師,要挑戰四個王者,兩個魂級強者,這,可能么?

當他們看到紀羽那赤紅色的眸子的時候,卻一時間說不出話來……貓撲中文 ?(貓撲中文)「轟!!!」

一陣強烈的轟鳴之聲頓時爆發了開來,整個天幽城在此刻都忽然變得動蕩,大街之上,許多人都為這巨響嚇了一跳,紛紛回頭,卻不見有什麼事情發生。

一道火紅色流光飛起,是從王家的方向飛出來的,而這火紅色流光后,又有數道聲音在其身後,不緊不慢的跟進。

「那是……紀羽!」

「快看!那紅色的光是紀羽!」

早已經有很多的修士記住了紀羽這個名字,甚至是一些普通人對紀羽也是熟悉,在聽到紀羽的名字之後,他們不約而同的抬起頭,紅色的火焰,那儼然已經成為紀羽的一個標誌了。

「他身後的人是誰!好恐怖的氣息!」

有人注意到了紀羽的身後,同樣有數道恐怖的氣息在追逐著。

眾人不禁倒吸一口涼氣,這種氣息,西北域不會有幾個人會有的……換而言之,那豈不就是東方域的人?

是溫家!很快,他們心中便有了一個答案。

「哈哈哈哈!再見了,西北域!我會再回來的!」

紀羽忽然大笑,朝著身後看向,以渾厚的戰氣發出了一句聲音。

所有人聽得心中都巨驚,怎麼回事,紀羽他要離開西北域了么?

他們都不清楚情況,但王家這種的林磊他們卻非常清楚紀羽這句話的意思……紀羽他不可能再留在西北域了,起碼在眼下,他就不可能會再留在西北域,若是他留下來,溫家的人肯定不會放過他,而久了久了,也許連林家妖家這種家族也會受到波及,而且跟王家已經鬧翻了,西北域,可以說是很難有紀羽的容身之處了。

再見……再回來!此時,他們不可能會去追上紀羽,他們不想看到紀羽被這麼多強者圍攻的慘烈局面,也不願意成為紀羽的累贅。

當然,有人沒有這些顧忌的,就早已經追上去了,這種戰鬥,一輩子都不一定能見到一次,雖然說紀羽只是戰師,但他身上實在有太多太多的可能性了,這讓他們更想看到這場戰鬥的結果。

這一霎,西北域眾人的王者也選擇了沉默,王家,自從王元擺下這個宴會的時候,妖家,林家等家族的真正高層也並未管,這是溫家跟紀羽的事情,他們不能插手,否則會引火燒身,而對付紀羽去討好溫家,他們好不至於到這種程度。

「孩子,剩下的就看你自己了……希望你好運,活下去吧!」

林家,林雨天老爺子早已經感覺到氣息的暴漲,他知道,戰鬥已經要開始了,但他不能出手。看到桌面那顆圓圓的丹藥,他也只有嘆了口氣,那是紀羽走之前留給他的補心丹,可以幫他恢復以前的傷勢。

「哼!若是連這種場面都難以支撐下來的話,那以後用什麼去面對大劫戰場!」

黃家,黃家的家主黃啟此刻看著一片天空,並未表現出有任何的擔憂。

哪怕紀羽只是戰師,面對的是王者,魂級,他也不會有任何的擔憂,他心中只有一個真正的戰場,大劫戰場,若是連這些風雨紀羽都堅持不下來,那麼大劫戰場……那也是沒必要的了。

很快,紀羽化成一道火焰,運轉風之奧義,已經飛到了之前戰王大墓的地方,他這才緩緩停留了下來……

「這個地方……希望問道台的氣息並未消除吧!」紀羽喃喃道。

這裡是問道台出現過的地方,對別人而言也許沒有什麼,但對紀羽來說卻非常有用,只要問道台的氣息還有一點存在,那他就可以在這裡戰鬥,源源不斷的吸取著問道台的殘留力量,以彌補他戰氣不足的問題,但這也只有他能做到而已。

「怎麼,還不借用我的力量么?」天老的聲音傳來。

「我想試試!」紀羽說道:「我想試試看自己的真正實力,完全爆發的時候跟那些所謂的王者跟魂級強者到底有多大的差距!」

跨一個大等級就有著天差與地別了,但此刻紀羽卻想要看看他到底跟王者有多大的差距。

天老沒有說話,等於是默認了,他也想看看紀羽的潛力有多大,至少有他在,能保證紀羽不會受傷。

「懶貓,你暫時別出手,皮皮,你是最重要的一環,也別這麼快使出你的能力,到最後,我們再給他們一個驚喜!」紀羽很快便安排好了。

他停了下來,微微仰頭看天,露出了幾分笑容。

「來了么?」

看著六道身影的落下,紀羽沒有任何的慌亂,只露出淡淡的笑容。

「哼!小子,這麼快就為自己尋好了埋骨之地嗎!不過這一次我也不會讓你這麼簡單就死的,放心吧!我們會將你的修為廢了,再帶回去!」溫刀最先來到,露出一陣猙獰的笑容。

溫猴,溫言,溫堅,還有其他兩個溫家的王者,紀羽一直都不知道他們的名字,太過低調,但此刻他們身上的氣息卻一點都不低調,一來到這裡就直接將這一帶的氣息全都屏蔽,發出了一個巨大的能量罩,顯然是不讓紀羽離開。

紀羽沒有做聲,此時,他慢慢的看向一群人,溫言還是那個樣子,不過紀羽可是清楚這位魂級強者的殺意的,還有另外一個魂級強者溫堅,這人極少說話,但從溫言口中他得知,此人的**力量超強,需要防禦,而速度,他也不認為掌握了風之奧義就能趕上溫言了,至於其他幾個王者……

沒有想太多,此時紀羽選擇了最為直接的方法。

只見他一步走了出來,看向了溫刀。

「你,可敢站出來,與我一戰!」

這時已經有不少的人走了過來,他們剛好聽到紀羽的這聲大吼,一時間也嚇了一跳……

紀羽他剛剛說什麼來著?他站出來……挑釁溫家的一位王者??他要跟王者進行一戰?

「天啊……紀羽他不是瘋了吧?戰師級別竟然敢挑戰王者!」

「也許他知道自己這一次已經是死定了,還不如戰得痛快!」

他們七嘴八舌的,都為紀羽的話語而感覺到震驚。

溫家幾個強者顯然也有些驚訝,紀羽他……竟然還敢叫囂著單獨跟他們的王者一戰?不要命了么這是……

「怎麼,難道你溫刀竟然只是膽小鬼,跟我這戰師一戰都不敢?」就要笑了笑,諷刺的說道。貓撲中文 ?(貓撲中文)紀羽冷笑著看向溫刀。

誰都想不明白為什麼他要選擇對溫刀出手,難道溫刀看上去比較弱?

想到這個可能性的人都會不由自主的搖頭,這怎麼可能!溫刀的殺氣在溫家的幾人之中是最重的,最狂暴的,若是換做其他人跟他戰鬥,怕是還沒開始打起來就已經開始雙腿顫抖了,溫刀的戰力絕對不弱,甚至可能是除卻兩個魂級強者之外最強的一個王者了。

顯然,這個問題紀羽不可能看不出來,但他到底是怎麼想的,卻沒有人知道了。

被紀羽如此挑釁,以溫刀的火爆脾氣,可想而知會是怎樣。

「哼!小子,你竟敢挑釁我,難道你不知道死字怎麼寫么?」

溫刀舔了舔手上的刀,有些猙獰的看向紀羽。

「我不知道,也不想知道,我只問你,可敢應戰?不允許有任何人插手,否則……」紀羽面無表情的看向溫刀。

「誰要是敢插手,我溫刀第一個一刀斬死他!哪怕是我溫家的人也一樣!」

溫刀表意非常的快,他猙獰的笑著,看向紀羽,他絕對不相信一個戰師級別的小修士能對付得了自己,那簡直就是一件天方夜譚的事情。

溫刀長相本來就粗獷,看上去就像是一個屠夫那般,此時那猙獰的神情,哪怕是遠遠站著的人都會感覺到幾分恐懼。

「是這樣最好!」

紀羽笑了笑。

「等等!你也不許那參天虎族的貓參與戰鬥!」此時,溫言想了想,旋即似乎想到了什麼……朝著紀羽喊道。

「呸!你才是貓!你全家都是貓!虎爺我是參天虎族的人自然是虎啊!你們都是傻逼嗎!」

懶貓罵罵咧咧的跳開一邊,弄得溫家的幾個人竟然尷尬了幾秒鐘……

懶貓走開了,但溫言他們看到紀羽竟然還站在原處,沒有一點慌亂的意思,此時他們也有些弄不明白了……這紀羽,到底還有什麼底牌?

但不管怎麼樣,他們也不會相信有什麼樣的底牌能彌補如此巨大的等級差距……

「我說你們……東方域的大家族溫家啊!怎麼,現在你們這麼多個王者站在這裡,連面對我一個小小的戰師都這麼遲疑了?還是說……你們連這點勇氣也沒了啊?」紀羽嗤笑一聲。

此時,周圍來的人也越來越多了,他們也都聽到了紀羽的話,先是一怔詫異,而後更是有點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溫家的人竟然還有這麼多的遲疑,這還真是……

「溫刀,你上吧!小心他的古怪招式就行了。」最後,溫言看向了溫言,咬了咬牙,道。

現在他就是被趕鴨子上架,下不來了啊!這來的人越來越多,面對一個戰師的挑釁,溫家如果還不敢接下的話,那絕對會招天下人恥笑的!不管這紀羽有什麼後手,他都得硬著頭皮上了!

「刀哥,小心他的眸子!」此時,一個極少說話的溫家王者開口了。

他顯得非常的奇特,因為這裡的人之中,只有他一個是最瘦小的,但他也是特別的,他的一隻眼睛是藍色的。

「恩!我知道!」出人意外的,溫刀竟然也答應了。

「小心那個藍眼人……」這時,紀羽耳邊傳來一個聲音。

「為什麼?」紀羽開口問道……說話的是天老,天老必定有事情要告訴他。

「那藍眼人……如果我沒有猜錯的話,他應該是擁有一種特殊的能力,透心!」天老緩緩開口。

紀羽一怔,卻不知道何為透心。

「意思就是他會猜出你下一招會怎麼出手,跟此人交手的時候要小心他。尤其是你們的境界相差太大了,你隨便想著下一步的行動他就知道了。」天老解釋道。

此時……紀羽真的是錯愕,一陣錯愕……竟然還有人擁有這種古怪的能力?溫家怎麼會派這麼些奇怪的人來這裡捉他的?

他真的非常奇怪……隨便派出那麼兩三個王者或者兩個魂級強者應該就夠了才對的,但溫家竟然派來了這麼多人……紀羽他現在才發現,怎麼會有這麼奇怪的事情的!

而溫言他們那邊,此刻也非常的緊張的,面對一個戰師,按理來說並不會如此,但面對的是紀羽,他們忽然就像是沒有了底一樣……

「大哥……為什麼要溫刀上,不過是對付一個小小的戰師而已,我們直接出手將其拿下就是了啊!而且你忘了嗎,苦頭大師曾經說過……溫刀這一次會有血光之災啊!」溫堅此時也弄不明白溫言的用意。

沉默了片刻之後,溫言才緩緩開口:「不是我想這樣啊,這紀羽實在是太古怪了,我有一種非常不好的預感,若是我們一起上的話,就算能捉到他,也會損失慘重的,所以我讓溫刀去試探出他的底來,而且正如苦頭大師說的,溫刀有血光之災,若是來自紀羽的話,有我們這麼多人看著也不會出什麼事情,血光之災也可以化解。」

身為魂級強者,溫家的人不會懷疑溫刀說的話,魂級,對戰氣的研究已經到了靈魂的地步了,對感知方面已經強到了一定的地步。而且紀羽的確也比較奇怪,難道他就這麼怕死么?

不可能!按照他們對紀羽的了解,之前面對這麼緊張的局面還能這麼冷靜的忽悠了他們,他們絕對不相信紀羽會是那種一心尋死的白痴,既然他敢挑戰,就一定會有所底牌的。

「真的不需要我出手?」紀羽這邊,天老也有些憂慮的說道。

這小傢伙他是越來越看不透了……戰師面對王者,這差距天差地別,根本就不是一個層次的事情了,就像是一個小嬰孩跟一個巨人比一樣,那能比么?只是他看到紀羽這麼有信心的樣子,又覺得奇怪,這小傢伙難道真的有什麼底牌?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