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Home
  • 未分類

有了凌錦之前的解釋,李逸晨也就明白了為何通往同一個小院卻有三道門之分了在!

顯然左右兩道乃是那專門為兩個派系而設,當然若是誰想倒向他們,也可以直接從他們的門口進入,不過若是對兩方皆無興趣,那自然就走中門了。

當然這個選擇乃是個人意願,與門派沒直接關係,也就是說哪怕荊昊選擇中門,李逸晨和凌錦詩也同樣可以有自己的選擇。

甚至不少同一勢力的弟子乃在兩邊陣營皆有!畢竟一山不容二虎,同為一個勢力同一時代的天才,往往相互之間的關係都不會太過融洽。

「咦……這不是凌小姐、李公子嗎?我們可有一段時間不見了!」就荊昊剛走到中門門口之時,隨著一道聲音傳來,李逸晨和凌錦詩轉頭望去,只見龍雲嘯正站在左門之前看著兩人!

龍雲嘯!當初在神遊小聚之時,李逸晨見過一面,在自己打碎他所帶來的方元基的神魂之後,這傢伙更揚言要自己自廢修為,不過令李逸晨微微有些意外的是,這傢伙如今居然也是合體境了…… 不過仔細一想,李逸晨到也釋然,原本當初龍雲嘯就已經是神遊境後期巔峰,而且當初神遊小聚的一眾神遊境後期巔峰弟子中龍雲嘯仍然穩坐第一把交椅,雖然這和他龍家公子的身份有著一定的關係,但同樣也說明他實力也更強一些。

有著這樣的實力再突破一步到也不是沒什麼不可能的。

「小心一點他,他和我一樣,從那個地方出來的!」就在此時,李逸晨的耳中傳來凌錦詩的傳音。

那個地方? 霸道總裁,強勢婚戀 李逸晨眉頭微微一皺,之後才想起,似乎龍雲嘯當初也進入了絕情谷,然後再無他的消息,如今凌錦詩這麼一說,那顯然龍雲嘯也是進了絕情居,而最後一個出來的自己根本沒有看到過他,那麼只有一個解釋,那就是龍雲嘯當初也是得到傳承中的一人!

凌錦詩只所以沒有提起絕情居這三個字,李逸晨到也理解,雖然他不知道具體什麼原因,但顯然從絕情居出來之人似乎都不能說起關於裡邊的事情,哪怕大家都從裡邊出來,互相之間也不能討論。

雖然不明白當初龍雲嘯是用了什麼手段得到絕情居的傳承並離開,但李逸晨突然有一種感覺,當初龍雲嘯在進入的時候就有著絕對的把握可以離開,甚至凌錦詩也是這樣。

雖然心中有所好奇,但畢竟每個人都有屬於自己的秘密,所以此時李逸晨到也不便多同,同時因為絕情居的誓言,這個問題,他甚至連沈紫煙都不能問。

雖然李逸晨相信,若是自己詢問,沈紫煙肯定會告訴自己,但也正因為如此,李逸晨才更不想沈紫煙為難。

不過此刻凌錦詩刻意點名此事,自然也令李逸晨意識到,只怕在絕情居的傳承中,他們應該都得到了不小的好處,所以凌錦詩才怕自己不小子著了龍雲嘯的道!

「見過龍公子!」雖然心裡對龍雲嘯沒什麼好感,但雙方的關係也沒還沒到勢不兩立的地步,微微抱拳,不失禮數,同樣也不多說什麼。

「李公子客氣了!」龍雲嘯微微一笑道,「才加入荒神堡這麼短的時間就已經突破到合體境,李公子的前途真是無可限量啊,不知李公子與凌小姐是否有興趣過來一敘!」

雖然當初李逸晨在神遊小聚之時用的是陳逸這個化名,但是李逸晨與凌錦詩共入絕情居又一起全身而退,接著又在荒神堡大敗雲天傲,可以說關於李逸晨的各種信息,如今估計唐古城各方一流勢力手中都人盡一份!

每個勢力想要發展壯大,除提升自己的實力外自然也要關注著其他勢力的實力。

那麼像李逸晨這樣橫空出世並且迅速崛起的天才,自然也就成為大家關注的對象,所以在看到李逸晨的那一刻起,龍雲嘯便知道自己應該怎麼做。

合體之聚原本就是拉山頭的時候,若是能把李逸晨和凌錦詩拉入他們這邊的陣營那自然是好事一件。

當然更重要的是,龍雲嘯知道李逸晨仙劍宮弟子的身份,更知道他加入荒神堡,其主要目的就是想借勢解救仙劍宮的危機。

換言之,李逸晨其實並不完全屬於荒神堡的弟子!雖然往著以後發展,李逸晨會不會對荒神堡生出歸屬感不好說,但現在就算有,應該也不會太強!

如此一來,若是能把李逸晨邀入龍家的話,那絕對是好事一件,而這也是龍雲嘯在見著李逸晨時便立刻放底身段的原因。

雖然兩人如今看似正常的交流,但在龍雲嘯心裡,以他的身份這樣給李逸晨交流,本來就是一种放低身段的行為。

「我是荊師兄帶來的,我得先問問荊師兄走哪邊!」雖然沒覺得龍雲嘯安著什麼好心,但是如今人家客客氣氣,李逸晨面子上自然也要過得去。

「李公子真不多考慮一下?」 獨寵閃婚契約妻 龍雲嘯微微一笑,臉上依舊掛著自通道,「畢竟當初我帶方元基參加神遊小聚,他們千嘯門還欠著我一個人情,若是李公子有需要,我可以把這個人情用在你身上!」

因為他知道李逸晨在乎仙劍宮,而自己這番話顯然也在明示,自己可以某種程度上左右千嘯門對待仙劍宮的態度!

聞言李逸晨剛剛抬起的腳步不由又停了下來!

他自然聽懂龍雲嘯話中之意,為了自己的事情他肯定不會有這個念頭,但如今關係到整個仙劍宮,李逸晨也不得不謹慎起來。

畢竟加入荒神堡,最大的原因就是為了解決仙劍宮的問題,但荒神堡的干預最終是否一定有效誰也說不清楚。

可是以李逸晨的觀察來看,以龍家與千嘯門的關係,若是他們願意介入此事,那麼仙劍宮之危自然可以迎刃而解,這也容不得他不去細想。

看著李晨停下的腳步,凌錦詩雖然沒有說話,但卻能感覺自己內心不由一緊!

從李逸晨加入荒神堡,她就一直與李逸晨接觸著,更知道當初李逸晨為了讓荒神堡出手幫助仙劍宮,甚至甘願與自己一同進入絕情居,由此她自然也明白仙劍宮在李逸晨心中的位置。

可以說哪怕李逸晨馬上點頭答應轉投龍家,凌錦詩都不會覺得有什麼意外,甚至也能理解李逸晨的做法。

但想到這裡時,凌錦詩感覺自己心裡還是有股異樣的情緒,彷彿在自己的內心深處有一個聲音在呼喊著李逸晨不要去這樣做。

感受到凌錦詩的眼神,雖然心中不存兒女私情的雜念,但李逸晨卻有一種豁然開朗的感覺,「多謝龍公子好意,不過無功不受祿!」

如果是自己剛剛進入唐古城的時候,龍雲嘯便開出這樣的條件,李逸晨估計想都不想就會答應下來。

但現在荒神堡已經許諾要出手相助,而且一直以來,荒神堡對自己也算有情有義,那麼以李逸晨的性格自然也不可能在這個時候做出背叛之事。

「龍公子……」就在龍雲嘯聞言臉色微微一變之時,突然從下方上來兩人,其中一人對龍雲嘯微微抱拳道。

聞聲略熟,李逸晨轉身之間只見方元基跟在一個少女身後走了過來。

如今的方元基身上不僅看不出半點受傷的氣息而且一身修為更是已經達到合體境,顯然雖然被自己一招擊碎神魂,但如今方元基不僅沒有廢,反而修為有所突破,並且李逸晨能感覺,他身上的氣息遠非尋常的合體境所能比擬。

當然此刻李逸晨更加註意的卻是站在方元基身前的那個少女!

少女外形與方元基有著幾分相像,不過這樣的面容出現在少女的臉上,配合著她身上那種出塵脫俗的氣質,哪怕知道雙方如今乃是站在對立面,李逸晨也對她生不起半點惡感。

而且少女雖然根本無法從外形判斷她和方元基相比誰的年齡更大些,但李逸晨卻能清楚的感應到,她已經有著合體境中期的修為,而且李逸晨心中有一種直覺,雖然同樣合體境中期,但云天傲絕對不是眼前少女的對手。

同時李逸晨發現少女與凌錦詩兩人對視了一眼,眼神之中似乎帶著某種味道。

難道……此時李逸晨不由想到,當初在絕情居時,方元基之所以能離開,乃是因為被他二姐帶出來的,如今從二女的眼神,李逸晨有一種感覺,眼前的少女極可能就是當初絕情居中把方元基帶走之人。

「龍雲嘯見過二小姐!」面對方元基時,龍雲嘯可以一臉傲氣,但是面對眼前少女,龍雲嘯卻是客客氣氣。

果然是她!

從絕情居出來,李逸晨自然也打聽過關於方元基二姐的信息,畢竟如今千嘯門與仙劍宮的關係,他自然要想辦法了解關於千嘯門的一切。

千嘯門年青一輩中,方元基的確算是實力不俗,而他也一直代表著千嘯門的年輕一輩,但這並不是說他的實力就在年青一輩中最強,這僅僅只是因為他的男兒身。

在他之上還有兩個姐姐,而眼前之人便是他的二姐方雨軒,相傳方雨軒十九歲的時候便已經突破到合體境,她才是千嘯門年青一輩中真正的第一人,只不過方雨軒極少在外行走,所以世人對其了解並不算多。

不過按著李逸晨的猜測來看,方雨軒並非少在外行走,而是她估計突破之後便進入了絕情居,那麼外界自然再無她的消息。

哪怕龍家勢力更加強大,但是面對著這位在二十歲前就突破到合體境的天才少女,龍雲嘯也不敢太過託大,因為他知道以方雨軒的天賦極可能在三十歲之前達到合體境後期,而能走到這一步,意味著什麼,他們唐古城所有一流勢力都清楚無比。

「你就是李逸晨?」方雨軒微微點頭,算是回應了龍雲嘯的話,轉而望向李逸晨問道。

「正是!」雖然方雨軒氣質非凡,但身為千嘯門嫡系就注意與自己先天的已經站在對立面,李逸晨自然也不會有太多的客氣…… 方雨軒臉上毫無神情的看了李逸晨一眼,不再說話,便徑直向著中門走去。

「二姐……」看著方雨軒走到中門,方元基雖然覺得似乎不太合適,但對自己這個二姐,他似乎又心心畏懼,所以此時哪怕想要叫方雨軒與他一起從龍家這邊的門進去,但話到嘴邊,卻又不敢說出口來。

「我走我的,你隨意!」方雨軒淡淡一句話后,便徑直步入中門,顯然她不阻止方元基的選擇,同時也有自己的選擇。

海洋被我承包了 方元基似乎還想說些什麼,但方雨軒已經跨門而過,消失在視線之中。

「龍少!」見狀,只得有些不好意思地看著龍雲嘯說道。

雖然進入中門是二姐的選擇,但沒有留住自己的二姐,方元基還是覺得在龍雲嘯臉上有些無光,可是想到二姐的身份,方元基又不敢說她什麼。

「沒事,二小姐可能不願意給我們一幫大老爺們兒混在一起!」雖然心裡有些遺憾,但龍雲嘯能在龍家取得如今的地步,靠得可不僅僅是他的修鍊天賦,更有他處事的手段,一番調笑之言,瞬間將尷尬的氣氛淡化下去。

「龍少,你不會是想拉這傢伙到這邊吧?」方元基看著李逸晨當即開口道。

他自然也聽聞了一些關於李逸晨的傳聞,所以自然也能猜到龍雲嘯的想法,畢竟若是自己站在龍雲嘯的位置上,估計也能做出這樣的舉動來。

「怎麼可能,我又不是不知道你們的關係,我會讓你為難嗎?」不過此時,龍雲嘯卻是微笑著對方元基說道,彷彿之前拉攏李逸晨那個人根本不是他一般。

畢竟李逸晨已經斷然拒絕自己的要求,那麼龍雲嘯自然不再對李逸晨抱什麼希望,此時自然要把方元基更拉攏些,雖然方元基在龍雲嘯眼裡算不得什麼太大的潛力,但若是能借著方元基搞好與方雨軒的關係,那絕對是一件有利無害之事。

「我就知道龍少肯定不是那樣的人!」方元基自然也不可能被龍雲嘯這番客套話所感動,但逼得龍雲嘯當著李逸晨的面說出這番話對於方元基來說就已經足夠,至於之前是什麼情況,顯然已經無關緊要。

李逸晨和凌錦詩微微一笑,當即也向著中門走去,反正他們一開始就沒有想過要加入哪邊,此時自然也不會在意這些。

「李公子,當初你可是把我騙了哦!」就在兩人靠近中門之時,右邊側門走出一少年,當即大喊道。

來者不是別人,正是太初門的秋萬山!

當初李逸晨打碎方元基神魂,龍雲嘯為方元基出頭,要讓李逸晨自廢修為之時,秋萬山可是專門站出來為李逸晨撐腰。

雖然對於秋萬山來說,只是不願意放過任何一個可以給龍雲嘯抬杠的機會,但對於李逸晨來說,此事終歸是幫過自己一把,所以如今李逸晨對秋萬山自然也要客氣得多,「情非得已,還請秋兄見諒!」

當然李逸晨也明白秋萬山所說的騙,用是自己用化名之事!

「理解,理解!」 我是職業NPC 秋萬山三步並著兩步走過來,自來熟一般的拍著李逸晨的肩膀道,「換著我是當初的你,肯定也得那樣去做,不過李公子你放心,你我既然一見如故,等到仙劍宮解封之時,哪怕我秋萬山代表不了太初門,但到時我必定帶著願意跟著我的兄弟,去助你們仙劍宮一臂之力!」

「秋兄言重了!」無功不受祿的道理,李逸晨自然明白,秋萬山說這番話是何目的,大家也是心知肚明,既然拒絕了龍家,哪怕對秋萬山要多幾分好感,但李逸晨仍然沒有加入太初門的意思。

「李公子不要誤會!」秋萬山當即拍著胸口道,「我秋萬山做事不會拐彎抹角,但我喜歡你的性格,你這個朋友,我秋萬山就要交,朋友的忙,我秋萬山就要幫,當然我不否認有拉你入太初門的想法,你若願意,我們就是同門,但你若不願意,這忙,我秋萬山也得幫,那樣我也能收穫我們兩人之間的友誼!」

秋萬山的確沒有拐彎抹角,一來就說得明明白白,而這種來自粗人一般的真誠,卻令李逸晨不由有些對他另眼相看起來。

「如此說來,我到沒有拒絕的理由了!」雖然不願意背棄與荒神堡之間的關係,但若是能用自己的人情換來其他力量對仙劍宮的幫助,李逸晨自然不會拒絕,大不了自己將來找機會還上秋萬山的人情便可。

雖然秋萬山名言他只代表個人,不代表太初門,但這樣的事,很明顯到時若是秋萬山沒事,那代表的就是他個人,萬一他真有什麼事了,到時太初門會當作什麼都沒發生?

所以秋萬山不會因此而擔心自己的安危,同時看到這層關係的李逸晨自然也相信,真到了那步,秋萬山所能發揮的作用絕對比他個人的力量更大一些。

「當然了,誰讓咱們是兄弟,雖然當初你用的是陳逸的名字,但我認的是你這個兄弟,無論是用什麼名字,你都是我秋萬山的兄弟!」秋萬山說道,「當然因為你表現出來的驚人潛力還有不少同道想要認識你,如果你願意,隨我走這邊,估計到時他們也同樣願意代表個人去幫助於你!」

面對著這樣的誘惑,同時秋萬山又沒有提出任何要自己加入的要求,哪怕李逸晨也找不出太多的拒絕的理由。

拒絕龍雲嘯是不願意背棄荒神堡,但如果不用背棄荒神堡,又能得到更多的助力,這顯然是一個在不錯的選擇!

「合體之聚除了相互的切磋,也是一個結交友人的機會,只要不背棄宗門,這樣的事情,宗門還是比較鼓勵的!」看出李逸晨的為難,凌錦詩解釋道。

「凌小姐可是我們唐古城不少年青一輩心中的女神,你若不同行,估計不知道有多少人會失望哦!」別看秋萬山外形魁梧,看似莽漢,但內心卻也細膩無比,顯然他此時也聽出,凌錦詩並不打算同行的意思。

雖然如今李逸晨被大家看中的只不過是他如今在荒神堡根基不穩,還有拉走他的可能,但與凌錦詩交好的話,以凌錦詩在荒神堡的地位,那麼凌錦詩的價值自然就可以立馬得到體現。

雖然在場之人都有著內心的高傲,但生活在這樣的圈子中,大家自然也明白,交好一些有潛力的人,對於自己的未來同樣有著極大的幫助。

「我就不去了,以後再說吧……」凌錦詩微微一笑,顯然她也明白自己在公開場合的一言一行,從某種程度關係到荒神堡的形像,這一點是其他弟子所不具備的。

似乎為了幫助李逸晨下定決定,說完對著秋萬山微微抱拳一禮之後,凌錦詩也直入中門而去。

「看到沒有,你現在可是不跟我走都不行了!」雖然凌錦詩沒有同行,秋萬山有些失望,但到也不覺得意外,而且能拉住李逸晨,他的目的也已經達到。

「走吧!」李逸晨微微聳肩,到也沒再拒絕。

「唉……看來我當初跟著龍少還真是不錯的選擇啊,否則跟著那些只能拉攏龍少看不上的人的傢伙,估計我也沒什麼前途了!」

看著李逸晨和秋萬山邁向右側門的背景,龍雲嘯臉色不由一沉,畢竟當初可是他先向李逸晨發出邀請,可是李逸晨拒絕他之後,馬上又跟秋萬山走到一起,這無疑是在打他的臉。

見狀,方元基當即嘲諷起李逸晨來!不過這番看似嘲諷之言,其實也是為了進一步加深龍雲嘯對李逸晨的反感。

「連被人一招打碎神魂的人,龍少都看得上,你們龍少眼光自然獨特無比了!」秋萬山自然不是什麼省油得燈。

尤其是事情涉及到龍雲嘯,他更是瞬間戰鬥值爆表,畢竟當初神遊小聚上的一敗,一直到現在都沒有找回場子,這一點可一直噎在他的喉嚨。

此言一出,方元基頓時臉色一變,可以說當初敗在李逸晨手裡,並且被當場擊碎神魂,這絕對是他有生以來最大的恥辱,而且如果不是父親付出巨大的代表,幫助自己重凝神魂,並令自己一舉突破到合體境,可以說如今的自己已經是廢人一個,此時被秋萬山提起,自然臉色難看無比。

不過發怒歸發怒,但方元基還是心裡有數,哪怕大家都已經突破到合本境,哪怕自己在突破的過程還得到一些意外之喜,但他仍然沒有必勝秋萬山的把握,當即只得又將目光落在李逸晨這個罪魁禍首身上,「不過靠偷襲得手而已,若是敢再戰一場,小爺必令他加倍付出代價!」

「你要我和交手?」李逸晨轉身望著方元基,當初在絕情居,方元基幾乎要置自己於死地之時,李逸晨可沒有忘過,「那也不是不可以,等你有膽給我簽生死之約的時候再來找我,我隨時奉陪!」

生死之約?那可是一旦上場便論生死的契約!

一時之間,無論秋萬山還是龍雲嘯都將目光落在方元基的身上,似乎都在等著他的回應! 面對著李逸晨充滿著挑釁的目光,方元基心中也是不由一緊!

當初在絕情居的情況他可是清楚萬分,他自然知道自己當初留下那句話會對李逸晨帶來什麼樣的危險!

可是李逸晨居然能安然地從絕情居中走了出來,雖然事後得知凌錦詩也得到了絕情居的傳承,但方元基覺得除非自己剛剛離開,凌錦詩就能點亮空間通道,只有這樣李逸晨才能僥倖逃過一劫,畢竟當時那樣的環境,李逸晨估計連五息都掙不過去。

可事實真的有那麼巧嗎?如果不是,那麼李逸晨便一定隱藏著什麼自己所不知道的強大的手段!

想將李逸晨碎屍萬斷,這點沒錯!但這並不代表著方元基不怕死啊,而且在方元基看來,以自己身後的勢力,想要弄死李逸晨根本不是太過困難之事,自己根本沒有必要去冒險,尤其是得知李逸晨打敗雲天傲的消息之後,雖然方元基這次重塑神魂也算因禍得福,但是面對李逸晨,他還是沒有必勝的把握。

「生死之約?」心中有了主意,方元基不由冷哼道,「就憑你的身份也配給我立生死之約?」

「身份?不敢就滾一邊,別在這裡給我扯什麼身份!」李逸晨還沒開口,秋萬山卻已經大喝起來。

既然方元基慫了,那也不可能有生死斗,不過此時能借這個機會打擊一下方元基乃至龍雲嘯的氣焰,那也是一件不錯之事。

說完也不管方元基的反應,拍著李逸晨的肩膀便帶著他向著右方側門走去。

邁過大門,眼前景色突然一變,雖然依舊蒼翠蔥鬱,但身後的大門早已不見,彷彿置身於另一個空間一般,而且四周草木亦比起沿途所見彷彿更充滿著活力,就連吸入的空氣連給人一種神清氣爽的感覺。

四周一眼望不到邊,而此時附近卻聚著三批人!

左右兩側那些人大多都在交頭接耳著,好像都在討論著什麼,中間那一批雖然聚在一起,但相互之間卻極少說話。

不過當李逸晨在中間那批人中看到了荊昊和凌錦詩的身影,接著又看到龍雲嘯和方元基步入左側那批人中,當即也對這三批人的性質有了大致的了解。

隨秋萬山而行,李逸晨此刻自然是向著右側的陣營走去。

「秋公子……」

「秋公子……」

雖然秋萬山剛剛突破到合體境不久,但憑著其不俗的天賦使得這段時間在這裡幾場戰鬥都有著極好的成績,以及太初門的背景,如今這一邊不少人對他到是客氣不已,一路上哪怕一些合體境中期的弟子主動給他打起招呼來,當然這些人同時也在打量著李逸晨!

雖然說到李逸晨這個名字時,大家都可能有所耳聞,但真正見過李逸晨的人卻少之又少,所以對於這個一來就能和秋萬山走在一起的生面孔大家自然也用幾分好奇,甚至不少人暗猜著,估計李逸晨也是太初門弟子吧。

「見過蔣師兄!」走入人群,秋萬山對著一個被眾人圍在中央的少年行起禮來。

少年看上去比秋萬山年長几歲,但從其身上的氣息來看,一身修為應該已經達到合體境中期,身上穿著與秋萬山相同的服飾,顯然也是太初門弟子。

蔣浩!太初門少門主!當然能得到眾人的尊敬,顯然依靠的不僅僅是他的身份,更是他不俗的天賦和強大的實力。

「免禮!」雖然身為少門主,但蔣浩對於同門卻向來和藹,微微一笑之間目光望向李逸晨,「這位應該就李公子了吧?」

「李逸晨見過蔣公子!」在荒神堡混跡了一段時間,對於唐古城各方勢力的年青一輩,李逸時自然也清楚異常。

「李公子重情重義,蔣某深感佩服,請受蔣某一拜!」蔣浩當即抱拳一禮。

「李公子以一人之力欲挽救仙劍宮於危難,我等佩服!」蔣浩都如此了,他那些死忠自然也一一效仿!

當然這其中除了拍蔣浩馬屁的成分,同樣也包含著他們發自內心的對李逸晨尊敬!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