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Home
  • 未分類

有氣無力地回答了一個「噢」字,顧閆非了解自家女兒,知道想去外面多走走多看看,故意問了一句「怎麼,你不想去?」,被爹爹看的都快起汗毛了,

「哎呀,爹爹,這參賽多無趣啊,我還是不去了嘛,好不好嘛?」顧綾風一股勁的撒嬌道。

「撒嬌也沒用啊,你去的話為父可以答應你外出去多看看多歷練歷練。」?聽見爹爹答應了自己說可以外出歷練就立馬恢復了活力,滿血復活,

「太好了,我就知道爹爹你是最愛我的呢,嗯哼。」 絕色毒醫王妃

此時掌門這時心裡有了一個念頭,這麼不成熟,以後要怎麼嫁人啊,哎。?「記住,出去以後萬事要多加小心。」顧閆非凝重地吩咐自家女兒道。「爹爹,你放心,我會好好照顧自己的。」馬上就要和爹爹告別了,突然覺得不舍,這還是從小到大第一次離開爹娘,眼睛里不自覺冒出了淚花,一個擁抱已經很滿足了。

搞定失憶小皇帝 (本章完) 和大家告別後,本想帶著子遜和尹文靜一起去,但是被爹爹制止了,因為實力的原因,望著整個山莊相送所有人的目光,在某一處黑暗之處,一雙充滿了恨地眼睛死死盯著顧綾風的背影,

「顧綾風,哼,你給我等著,終有一天我所受的一切我要你加倍奉還。」。

「哈哈,原來除了青元山的美,還有如此之境,難怪哥哥常外出,世界之大,我也該好好看看了。」她站在最頂端看著整片滄瀾大陸,而這正是蒼梧之巔地頂峰,正要走的時候突然撐倒在地,雙手捂著胸口,可以感覺體內的封印又有一處裂縫在慢慢地打開,似乎每打開一處裂縫畫面和記憶就會多一部分,

「為什麼,這畫面,和這封印的裂縫打開會如此之巧合,難道。」,她不敢在往下去想,也根本就是不可能的想法。

畫面里她看見了一位面色清秀,長得英俊的男子走向女子的身邊,而這名男子正是女子救回來的那位,雖然有些模糊,但是開始的時候還是記得比較清楚,她與他站在這蒼梧之巔觀望著整片大陸,只見他微微一笑,她的附和,忽然男子手裡多了一把劍,當女子轉身的時候男子的劍已經刺入了她的心脈之中。

顧綾風看見女子被偷襲的那一刻心裡忽然為她感到幾分難受,眼淚不由自主的落下,同時也看見男子眼裡複雜的情緒,他眼睜睜看著眼前這位女子倒下,冷漠空洞的眼神幾乎是沒有誰了,只看見男子坐在地上在為女子哭泣難過嘴裡只重複一句話「對不起,對不起,唯有輪迴,方可太平,唯有輪迴,方可太平。」。

看見男子眼前後悔的表情,想上前去,卻忘記了這只是一道記憶幻境,

「為什麼,為什麼我的心脈如此疼痛。」顧綾風很不解地想著,女子被劍刺入心脈的那一刻自己的胸口突然刺痛,

忽然想到爹爹的話「只有你自己一步一步去尋找真相。」,隨著體內每開一處裂縫修為和內力都會提升很大,而這次也是不列外,也提升了不少。

過了好一會,疼痛減少了許多,便繼續往前行,終於看見了皇城,「果然,這皇城就如他們所說的那樣熱鬧,還好來了,不然可會後悔一陣子呢,反正武賽會是明日,今天就好好在這熱鬧一番,嗯哼。」,就這樣一邊吃著東西,一邊觀望著。

「誒,你給我站住,」一位年輕的女子抓著一位衣衫不整的男人一邊追一邊罵,

「你個小偷,給我站住,還我東西。」,

小偷不管女子的呼喊只管拚命地跑呀跑呀,忽然小偷停了下來,眼前又多了一位大美女,心裡想道「哼,竟然自己送上門,哈哈哈。」,想著都樂呵呵地,小偷以為這位看似柔弱的女子好欺負,準備偷東西的時候慘叫了幾聲「啊,啊,你~你,放。。。」小偷來不及說下一句話,因為真的沒有力氣,竟然沒有想到這女人竟然修為如此

(本章未完,請翻頁)

之高,僅需一隻手看似輕輕抓著實則力量可是大著呢。

「哎呀,放,放什麼呀,我不懂呢。」顧綾風故意裝作聽不懂打趣地說道。小偷心裡可是暗暗罵了一句,「什麼,聽不懂,就是故意的吧,」。

「哎呦,骨子這麼硬呢,偷東西還有理是不是,把東西交出來。不然我會讓你更難看。」她威脅著小偷,但小偷也骨子硬氣,不肯承認,這顧綾風早就看出來了,所以她準備在使使勁地時候小偷嚇的直接從口袋把小荷包拿了出來,一拿不是一個而是很多個呢。

「咦,我的小荷包在這,不是,這小偷。」這位可愛的女子看著地上的小荷包納悶地看著,於是眾多人忽然一下子圍觀過來這邊,過來的是被小偷偷掉小荷包的人,

眾人紛紛向顧綾風道謝「這位姑娘,剛才多謝你,要不是你我們這些人的東西被小偷偷掉了都不知道啊。」,

另一名老者也道謝到「是啊,多虧了姑娘你了。」。?見到大夥的舉動女子才明白過來是怎麼回事了,

「原來是你,我就說小偷怎麼可能把這些東西放在這兒呢。」她對顧綾風微笑著說著,顧綾風看眼前這位可愛的女子感覺也甚是舒服,便也回復了「嘿嘿,舉手之勞,舉手之勞嘛。」

「哈哈,你謙虛什麼,對了你叫什麼?」可愛女子拍了拍她的肩膀道,

「我叫顧綾風,你呢?」,

「顧綾風,顧綾風,我好像在哪聽到過你的名字,可是想不起來呢,噢,我叫帝幽苒。」,就這樣兩人一見如故,這天晚上兩個人一邊玩耍著一邊吃喝著。

「主上,你看,那不是幽苒公主嘛?什麼時候和顧綾風在一起了」渝霖好奇地問著自家主子。

「就你事多,對了,幫我派人好好暗中保護顧綾風,要是她出什麼差錯了拿你是問。」

神秘男子皺著眉頭說道,貌似生氣了,渝霖心裡也是好笑,我好像沒有說錯啥吧。

第二天,宮殿外的武賽會顯得格外隆重,可見陛下對這場武賽會是有多麼看重呢,第一回合乃是皇子與皇子之間的較量,第二回合才是各國各派的弟子較量,大家對陛下行了禮后,都坐在座位上,前排的都是公主和皇子們的位置,但是帝幽苒和顧綾風還未到,陛下看見這個調皮的公主還沒到吩咐了御前侍衛道「大家先稍等片刻,陛下為大家準備了歌舞,先歇息。」

「師兄,這個陛下在搞什麼,還什麼歌舞。」元諾欣說了一句,

梵千殤回復著「陛下在等幽苒公主。」,

大家都知道陛下最疼愛的就是這位幽苒公主,所以大家也都明白為什麼陛下會有這麼準備,只有傻乎乎地元諾欣不知道。

「綾風,快,武賽會要開始了,」帝幽苒拉著顧綾風跑著,她幾乎已經闖不過氣兒了,

守衛們看見

(本章未完,請翻頁)

公主來了急忙說著「參見公主,公主,陛下就等你了。」,

「哎呀,我知道了。」,顧綾風傻眼了,眼前這位可愛的女子竟是公主殿下,

「顧綾風參見公主殿下,之前不知道是公主殿下。」顧綾風匆忙地也行了禮,帝幽苒見她突然行禮趕緊把她扶了起來,

「綾風,你我之前客氣什麼,稱呼我幽苒就好了。」幽苒公主笑眯眯望著她,一切都在眼神中,你懂的。

帝幽苒悄悄地入場坐了下來,陛下用眼神在對視著她「你這個丫頭,看我不怎麼罰你。」,帝幽苒也用眼神會意了下「哼,肯定又想怎麼收拾我吧。嘿嘿。」故意翻了個小白眼,帝銘淵在心底嘆了幾聲氣。

「武賽會,正式開始。」鑼鼓擊響了,便是正式開始了,皇子們你看我我看你,甚至你算我我算你的那種,帝王之家爭奪了無非就是那個高高在上的王位,如今皇城即是虎視眈眈,

最先上場比試的是大皇子帝天逸對二皇子帝燁痕,帝燁痕在皇城除了皇子身份,還有著另外一重身份,帝天逸雖說是大皇子但是整天在外人眼裡就是無所事事的皇子,也從不與任何人來往,打小最恨的就是帝燁痕,因為他知道自己的父王只疼他和帝幽苒。也一心想著要怎麼打敗他,但是實力卻是痕不濟。

「皇兄,承讓了。」帝燁痕先出手,兩人劍芒的交錯下,兩聲響,他姿勢根本就沒有改變過,幾乎表情似乎很輕鬆,而帝天逸卻滿臉汗,瑟瑟發抖,終於帝天逸撐不住了,擊退至台下,三皇子這時飛身而躍,在帝燁痕不注意之時想要從背後偷襲,可是還沒偷襲成功就被帝燁痕打得同樣被擊下了台。

顧綾風看著這個無人能敵的大皇子,越看怎麼越眼熟呢?細細想了想,「這不是那天那個神秘男子么。」,沒錯就是他,天吶,身邊怎麼凈是些大人物呢,不過他的溫柔只對顧綾風。

「原來他叫帝燁痕。」這個名字在心裡不斷地念著,就在失神片刻帝燁痕對顧綾風使了個小眼神,眼神中滿滿地戲虐,看著他心裡真不是滋味呢。

「皇兄,不錯,你的修為又進步了不少,就連我們都難以抵擋。」三皇子帝傲炎滿不是滋味假意說道。

「三弟你這是說笑了,只不過是場比試而已。」

「本輪二皇子勝。」裁判接著又喊道「下輪青元山顧綾風對天罰元諾欣,開始。」元諾欣先走向了武賽台上,眾人紛紛議論,誰人不知她可食天罰的美女,修為功法即又好,就連皇子看了都離不開神,在大家議論的同時顧綾風也緩慢的走向了武賽台,此時顧綾風身穿青色衣裳,顯得很是飄逸清秀,同時也不失優雅,一點都不輸元諾欣,但是她在眾人眼裡卻不如天罰的元諾欣,因為她的修為差都已經傳遍了,但此時帝天逸卻看出了她不一般,同時也生出了幾分好感。

(本章完) 「這青元山怎麼派她來,哎。」一名國公大人說道,

「哎,就是啊,這不是丟我們皇城的臉面嘛。」另一位大臣同時附和著,同時台上的元諾欣也提前對這個顧綾風了解了幾分,也聽到了其他大人對她的議論,這時心裡覺得她肯定必輸無疑。

「你就是顧綾風?」元諾欣問。

「沒錯,我就是顧綾風,出手吧。」不開口不知道,一開口瞬間多了光環,還沒開始比試,只是一句回答,卻感覺有著說不出的威嚴,令元諾欣打了個冷汗,卻覺得是不是自己的錯覺,她不是修為差嘛,為什麼,總而言之她心裡想著還是多提防提防為妙。

台下坐著的梵千殤也感覺到了,「哎,為什麼,沒想到這世的輪迴你卻還是恢復了屬於自己的神力。」梵千殤只用自己能夠聽到的聲音說道,眼睛死死盯著台上的她沒有移開過,

而帝燁痕也注意到了梵千殤的眼神,心裡有些生氣,「主上你是吃醋了嗎?」渝霖看見自家主上的眼神打趣地問道,

「你….是不是我平時對你太好了?」帝燁痕瞪著他。

「嘿嘿,沒有沒有。」渝霖心裡偷著樂,終於可以不用為主上擔憂了,要不然都要以為他是斷袖呢。

「你先出手吧,要不然別人還以為我欺負你。」元諾欣回答道。

「不用了,出手吧。」顧綾風不領情地說,元諾欣沒有在廢話了,而是運轉著內力手握長劍朝她飛去,而顧綾風手裡此時也多出了一把看似古老的長劍,運轉著內力輕鬆地往元諾欣飛去,兩人劍互相磨擦著,眼神互相對視著。

台下幽苒公主對顧綾風說「綾風,小心啊,小心。」,她回頭對幽苒公主笑了一下,這個可愛的公主還真是可愛啊。

不知何時,顧綾風忽然起身一個圈就把元諾欣秒速擊退到了兩丈之遠,都還沒有怎麼過招就這樣輸了,她收起了劍,緩慢輕飄飄地站在了武賽台中央,一臉自信,自信中帶著幾分美,這一招式把全部嫌棄顧綾風的人一次秒殺掉了,就連當今陛下都驚訝了,誰不知道元諾欣的實力呢,就這樣元諾欣都還沒來得及反擊就輸了。

「下一個。」顧綾風沒有管其他人的議論而是直接對著裁判喊道。

看著她那樣的實力,元諾欣心裡真的很不是滋味,這誰說青元山的大小姐修為差的,害死老娘了,噗噗,邊說口中邊吐血。

結果後面一個接著一個說的就只有一句話「不,不好意思,我輸了。」 蘇遇暖和徐承亦坐在一旁,眼神都盯着自家的孩子,有一句沒一句地閒聊着。

連裁判都傻眼了,就在裁判準備宣布的時候「我宣布,顧綾…..」,

梵千殤起身了,「且慢,我想這位就是青元山的大小姐顧綾風吧?」,在這位陌生男子出現之時,忽然心頭多了幾分難過與疼痛,

「怎麼會這樣,為什麼一見到他,怎麼會有如此感覺,他,他到底是誰。」顧綾風只用自己能聽見的聲音說著。

緊接著腦海畫面一閃而過,卻覺得他與那偷襲女子的男子非常相似,心裡莫名多了幾分憤怒,臉上的表情瞬間變的冰冷無比,眼神里只有眼前這個人,讓人覺得一陣后怕的感覺,梵千殤

(本章未完,請翻頁)

已經很久沒有看見過這樣的眼神,只有她非常憤怒的時候才會有此表情,難道,難道她想起了?

「沒錯,正是本小姐,你是?」顧綾風畫風忽然轉變,令大家都一陣疑惑,大家都以為他們兩個人有仇呢。

「噢,我是來自天罰,我叫梵千殤。剛剛看姑娘好身手不知有沒有榮幸與姑娘比試一番?」?梵千殤,這個名字這麼熟悉,

「幸會,原來是天罰赫赫有名的梵大使臣。出手吧。」顧綾風沒有去想了,而是冰冷回復著他。

梵千殤握著劍也使出了最強的內力與劍法融合,他是想試探她的神力是否恢復,顧綾風也沒有任何的保留,兩人強大的內力劍法相互交鋒著,就在梵千殤使出最強的一擊時大家發現他實力與帝燁痕的不相上下,但是面對著她的神力卻還是不堪一擊。

她飛身躍起,縱身橫向他導致他措手不及,想防備卻是已經來不急了,最後一招,她擊敗了他,他跪倒在地嘴角露出微微鮮血,臉色蒼白,跪在台下的他已經沒有任何力氣,在交手的時候他感覺到了她的憤怒,此時顧綾風表情終於鬆懈下來,心裡想不管他是不是偷襲女子的那位男子,此時自己總算出氣了。

「呵呵,我最終還是敵不過你,而你還是你。」梵千殤緩緩起身震撼地看著她,只用了他和她能聽見的聲音對話著。

「你到底是誰,是你偷襲的她?為什麼?」顧綾風問道。

「你不記得了?她?呵呵,不記得也好。」梵千殤疑惑了一會,想了想她所說的她就是前世的顧綾風,而他也大概猜到了,她的記憶正在慢慢地蘇醒。

「你什麼意思?不管你是不是他,終有一天我會找到答案的。」顧綾風不想在問下去了。

「哈哈,果然啊,顧大小姐果然資質過人,連我都不是你的對手。」終於梵千殤哈哈大笑道,

眾人一聽,什麼?竟然連天罰使臣都不是她的對手,那麼此時的顧綾風是有何等的修為內力,誰說青元山顧大小姐資質差的,真要拍死它。

「使臣過獎了,只不過是些雕蟲小技而已,不值一提,不值一提。」顧綾風假意的回答,其實心裡想著,為了找尋答案還不能與他翻了臉,反倒可以表面示好。

裁判最終宣布「本輪,青元山顧綾風勝。」 重生之郡主爲嫡 ,當聽著自己的名字的時候心裡真實開心哦。帝燁痕和顧綾風兩人緩緩走到了帝銘淵的跟前,「父王,陛下。」兩人同時開口,場面瞬間尷尬了。

帝銘淵看著兩人尷尬的氣氛道「哈哈哈,不愧是我滄瀾的子弟,不愧是我皇城的皇子,各個震撼人心啊,今晚為你們兩個準備個慶功宴,你們兩個務必參加。」

「是,父王,是,陛下。」又尷尬了,這時人都走的差不多了,兩人眼睛一斜「切。」,帝燁痕轉身離去,其實心裡在暗暗竊喜呢。

「剛才綾風姑娘在武賽會上,真的很出色。」一個儒雅的聲音在這個時候響起了,這人正是大皇子帝天逸,在顧綾風上台那刻起他就注意到了她,他知道她絕不是那麼簡單,果真如自己所料。

「綾風見過大皇子

(本章未完,請翻頁)

殿下。」顧綾風行禮道。

大皇子趕緊手忙腳亂地將她扶起,溫柔地說道「綾風姑娘,不必行此大禮。」,

「綾風,走我帶你去一個地方。」小可愛幽苒公主從帝天逸身前穿過,就把顧綾風拉走了,氣的他簡直要跺腳,其實小可愛是知道自家皇兄的心思,但是她早就發現了二哥和她的眉來眼去,所以綾風是二哥的。

「綾風,我跟你說哦,剛剛要不是我來的及時,你就要被大哥給拐去了呢。」小可愛對顧綾風說著,她聽了實在是憋不住了,笑了起來「哈哈,我說我的幽苒公主殿下,你能不這麼可愛嗎。」

「我是說真的,你可是我二哥的,我要替二哥好好看著你。」小可愛繼續執著地助攻著,

「喂,是帝燁痕這麼跟你說的嗎?」,

小可愛聽她這麼說,馬上又回了句「你怎麼能這麼想呢,我二哥才不知道呢,你不知道他有個外號,叫「千年冰山。」,

顧綾風聽了又笑了起來「千年冰山,不過他是挺冰的啊,哈哈」?。

這天的夜晚非常熱鬧,各大世家都在圍著顧綾風和帝燁痕轉,一個是想給他介紹自家女兒,一個是想給她介紹自家兒子,真是桃花躲不過啊,而帝銘淵看著自家兒子看顧綾風的眼神就已經明了了,這麼好的一個姑娘怎麼可能讓你們奪了去,我肯定是要給自家兒子留著。

要是被大家知道了他們的陛下此時心裡的想法真不知道會是什麼表情呢,另一邊的梵千殤往她的方向走了去,元諾欣看著自己愛慕的師兄看她的眼神,心裡更不是滋味了,從小到大和師兄兩人長大,師兄叢來沒這麼在意過自己,如今只見顧綾風一面,憑什麼,她憑什麼,梵千殤並不知道元諾欣愛慕著自己,因此顧綾風又多了一個恨她的人。

「在看什麼呢?」梵千殤站在她的身旁兩人對話著,不過這時她的敵意便沒有了白天那樣強烈了。

「你猜我在想什麼?」她轉身看向梵千殤的時候那畫面又層層浮現出,頭感覺一陣劇痛,全身沒有力氣地往一邊倒下靠在了他的懷裡,剛剛好他又站在自己的身邊,

他用雙手小心翼翼地撫摸著她的臉龐只感覺非常冰冷一股寒氣浮上,身體也是一樣,他著急立馬抱著她往廂房那邊走去,他急匆匆的神情被帝燁痕和元諾欣看見了,這兩人心頭正冒火,而帝燁痕則是一邊跟了上去生怕顧綾風出了什麼事。

廂房裡,顧綾風和梵千殤兩人盤坐著,他運轉內力幫她療傷,但是儘管使出所有力氣還是沒有用,迫不得已使出了天罰的治癒之術,這才有所好轉,同時他臉色也變的蒼白沒有任何血色,

「不愧是神臨之體,連治癒都這麼難,不過無論如何以後會發生什麼,我都會盡我最大努力去守護你。」,

本來他打算見到了她就帶她回天罰,可是他不願看見她受傷,便暗暗發誓要留在滄瀾守護她,不會在像前世那樣背叛她,他不想讓自己後悔。?站在門外的帝燁痕看見了梵千殤是在為顧綾風療傷,懸著的心終於放了下來,但是眼中複雜的表情好似他什麼事情都知道似的。

(本章完) 此時梵千殤剛剛給顧綾風療完傷,安頓好了她,看見了門外站著的帝燁痕同時帝燁痕也看見了他,兩人的眼神對望好似在說著什麼,他緩緩起身走像帝燁痕「二皇子怎麼會在這,二皇子不是應該在晚宴上么?」

「剛才看見梵使臣抱著綾風匆忙走過,所以就跟上來了。」

「綾風…….」梵千殤聽見帝燁痕稱呼她「綾風」似乎有些吃醋的喃喃自言自語。

「沒錯,方才在演武場的時候梵使臣認識綾風?」而帝燁痕貌似也是有些吃醋了,在演武場他就看出要麼他認識她要麼他喜歡她這兩種可能。

「呵呵,二皇子說笑了,方才見到綾風姑娘還以為是我的一位故人,哪知是自己看錯了。」「哦…….故人,想必這位故人對你很重要吧,雖然我不知道你為什麼接近顧綾風,但是如果你要是傷害她一分我便不會放過你。」

「不錯,很重要。我是不會傷害她的,如果你要是敢傷害綾風我也一樣不會放過你。」兩人說到顧綾風的話題就好像要把互相給吃掉似的,眼珠子瞪著非常大。

在不遠處站著的元諾欣遠遠看著這兩個人,而他們的對話她也聽的清清楚楚「為什麼,為什麼,我從小對你的好你難道都不及一個你剛剛認識不過幾秒的女人嗎。」,元諾欣只用自己能聽見的聲音道,手握緊劍柄滿身充滿怨氣。

梵千殤坐在一旁守護著她生怕她醒來沒有人照顧著,忽然一個若隱若現的影子出現在眼前「千殤,你找到她了嗎?」,這個影子正是梵千殤的師傅。

「稟明師傅,徒兒…..徒兒還未找到。」梵千殤本想著說已經找到了,可是突然一個決定響起,他不能說,如果說了她便會陷入困境。

「未找到?當真是未找到,還是你心軟了?」

「徒兒不敢,徒兒當真還未找到她,還請師傅多給徒兒些時日。」

「好,最好是這樣,如果被我發現了你撒謊,那隻好為師自己出面了。」

「多謝師傅。」,

看著還未醒來的顧綾風,有著千千萬萬的不忍,雖然知道不久后魔衍便會蘇醒,會重回到滄瀾大陸,雖然師傅告訴他只有顧綾風在天罰才可完完全全挫敗魔衍,但是梵千殤知道那只是師傅的借口而已,真正能給挫敗魔衍的只有她顧綾風加上那毀天滅地地創世之道神力,雖然前世她同樣也使出了創世之道但是心卻充滿了恨意所以才未完全殺掉魔衍,創世之道神力容不得一點的雜念在其中。

躺在榻

(本章未完,請翻頁)

上的顧綾風緩慢睜開了眼睛,看見坐在一邊的梵千殤道「剛才是你救了我?」

「你醒了,是的,可還有那處感到不舒服?」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