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Home
  • 未分類

江寂塵冷然一笑道:「你可知,我以第八重天的偉力,凝出的仙道禁制,便是帝尊親臨,也根本破不開,他們就算想來救你,也無能為力。」

「至於,你所言與萬界為敵?你們,有何資格代表萬界?」

「好了,不與你們廢話,送你們上路!」

於是,江寂塵身上仙器浮現,爆發最強的戰力殺出。

聶空等人,臉色自然大變起來。

「江寂塵,你真的以為憑你就能贏定了么?」

「我們聯手,你未必是對手。」

天域帝尊之下第一高手,劉禪開口說道。

江寂塵卻不再理會對方之言,狂暴的出擊。

婚寵撩人:霸道”醜夫”非要我! 數十件仙器,無上仙劍、焚仙紫爐、黑暗仙環,同時被催動,大戰三人。

當然,此時,他們都在無盡高空上。

但以他們的力量,直接要把空間打爆。

轟!

江寂塵一擊,聶空、劉禪、龍族年輕第一高手,同時被擊退,臉色一陣蒼白。

這麼強!

三人臉上終於變色。

之前的囂張之樣不復存在,取而代之的是驚恐與忌憚。

而江寂塵也有一些驚異,倒想不到,三人雖未至帝尊境,但實力確實很驚人的強大,聯手起來,與他有一戰之力。

「所有修士,一起出手,轟殺他。」

聶空有了忌憚之色,於是,讓身後的隨從修士也一起出手。

江寂塵森然一笑道:「一些炮灰而已,你們非要讓他們來送死么?」

言罷,江寂塵無情的出手。

噗,噗,噗……

數十萬修士,特別當中有近百名半步帝尊,同時出手,依舊對江寂塵有巨大的威脅。

就算到最後,江寂塵殺掉了他們,但也要消耗不少力量。

江寂塵知道,聶空他們,故意如此,要消耗他的力量。

然而,江寂塵若無其事,裝作不知情,無情的收割這些修士的生命。

這些修士,雖然只是聽從命令,但是,他們屠戮第八重天的修士,江寂塵自然不會放過他們,要全部屠盡。

於是,可怕的一幕景像出現了,只見,屍體紛紛從空中掉落下,如同下雨一般。

而江寂塵所過之處,便是屍如雨落,場面驚悚。

當然,在殺戮過程中,江寂塵的力量不斷被消耗,還有也受了一些傷。

聶空、劉禪、龍族年輕第一高手,他們看著眼前一幕,眼神冷漠之極。

對於這些手下的死,他們沒有一絲心疼之意。

對於他們來說,這些隨從,本是炮灰,生死並不重要,只要盡到他們做炮灰的義務就好。

他們現在都只是在死死的盯著江寂塵,在觀察他,看他的狀況。

江寂塵屠戮了數十萬修士之後,大地上,已是屍體成山,場面驚悚。

而現在,江寂塵已經開始喘氣,握著無上仙劍的手,已有了一些顫抖。

此時,他正在被一群半步帝尊包圍著。

「江寂塵,他消耗太多的力量,快要不行了!」

「而且,也受了傷,如此狀態,我們可以聯手殺他。」

「哼,他現在被近百名半步尊帝圍殺,我們可以找機會出手。」

聶空、劉禪、龍族年輕第一高手三個,暗中傳音交流道。

於是,他三個也一步踏出,加入戰團之中。

但是,他們沒有衝到前面,而是潛伏在後面,隨時都準備出手,給江寂塵致命一擊。

「你們,無需掙扎,不會有機會的。」

江寂塵淡淡地瞥了一眼聶空等人。

聶空卻冷冷笑道:「江寂塵,你不必說大話了,就你這種狀態,最後死的,必定是你。」

「大家聽令,以戰陣形式,繼續消耗他的力量。」

於是,近百名半步帝尊組成戰陣,繼續對江寂塵攻擊不止。

江寂塵卻很直接,直接踏出行字訣,與他們近身博殺。

然而,這一刻,江寂塵驀然出生一股危機感。

他想都不想,閃身避開。

噗!

但是,依舊慢了一絲,一道無形的劍光,在他身上留下一道傷口。

幸好,他雖未避開,但也躲開了要害處。

若不然,這一擊偷襲,足讓他重傷。

這一擊,是出自聶空之手!

(本章完) 江寂塵心中悚然,聶空他們不愧是接近了帝尊的存在,戰力驚人。

而且,對方心計狠辣過人,先讓手下隨從,以炮灰的方式,消耗他的力量。

然後,再躲在後面,進行襲殺。

幸好,江寂塵所習的太古九秘之一歲月長河,可以讓他提前預知兇險,作出反應。

若不然,這一戰,面對數十萬修士、上百半步帝尊、四名四界的帝尊之下第一高手,他恐怕真的不敵。

此時,江寂塵藉助了歲月長河和行字訣,可以避開致命的襲殺。

雖然,不能完全避開,但只要能避開要害攻擊,也已足夠。

以江寂塵的生命之能,如此強大逆天,只要未中要害,對他的戰力,都影響不大。

相比於江寂塵的悚然,聶空他們更是心中震撼到極點。

他們沒有想到,江寂塵竟然可以避開他們的襲殺攻擊。

此人的強大,已遠遠超出了他們的想象。

要知道,他們才剛剛犧牲了數十萬的炮灰修士。

若是,餘下的半步帝尊再被江寂塵屠盡,他們就要正面對上江寂塵了。

「我們,一定要在他破開半帝尊戰陣前,將江寂塵重創或者擊殺掉!」

這時候,剛剛進行一次襲殺的聶空,退了回來,傳音對劉禪、龍族年輕第一高手道。

噗!

然而,就在聶空傳音之間,已經有三名半步帝尊被江寂塵擊殺了。

近身之下,江寂塵直接是一拳將之打爆,死得不能再死了。

咻!

驀然,一道攻擊,毫無徵兆的從江寂塵的左側擊殺過來。

這時候,正是江寂塵神通之力轟盡之時,無法抵擋這一擊。

眼看著,這一擊,就要洞穿他的身體,江寂塵驀然伸手一抓,便將一名半步帝尊抓來,擋在身前。

轟!

這名半步帝尊在驚恐中,被這一擊轟中,身體炸開,化成漫天碎肉、血雨。

這一擊襲殺,是出自劉禪之手。

「可惜了!」

劉禪一擊之後,隱身暗中,心中自語。

對於,江寂塵拿自己手下當擋箭牌,然後,被他的一擊轟滅,他毫不在意。

江寂塵知道,他現在正在受到無時不在的襲殺。

若想正面對上聶空、劉禪、龍族年輕第一高手三人,唯有先把這些半步帝尊擊殺掉。

於是,江寂塵一邊應付來自聶空、劉禪、龍族年輕第一高手的襲殺,一邊不斷地收割著半步帝尊的生命。

當然,在此過程,兇險之極。

江寂塵雖然避過一擊又一擊的要害處襲殺,但是受傷在所難免。

他身上的傷,越來越多,越來越重。

但同時,半步帝尊也在減員,越來越少。

噗!

江寂塵擊殺掉最後一名半步帝尊。

但同時,三道似乎蓄謀已久的襲殺,同時而至,各指向江寂塵的各處要害。

若只是其中一道襲殺,江寂塵有十足的信心可以避開。

但是,現在是三道同至,江寂塵可以避開其中一到兩道,另一道襲殺,他便無法再避開了。

「江寂塵真的很強,但這次要有難了。」

「是啊,三道至強的襲殺,江寂塵不死也要重傷。」

「有些可惜,只差最後一步,便可擊殺對手,但是,能做到這一步,已是逆天。」

「這是一個傳奇人物,可惜就要這樣殞落了。」

「」

見此一幕,萬界觀看的修士,都在震撼的開口道。

而第八重天中,葉輕雪他們剛剛葬下了江寂塵讓他們葬的修士,然後,抬頭看到這一幕,皆是臉色大變起來。

「糟了,這一擊,江公子能接下么?」

葉輕雪擔心地道。

總裁在上之嬌妻萬萬歲 還有封蒼神城廣場上的江靈兒等人,亦從療傷狀態中醒來,臉色蒼白地看著這一幕。

他們,皆是神情緊張到極點。

畢竟,江寂塵這一戰的成敗,關係到他們的命運。

有人憂愁,就有人歡喜。

歡喜之人,自然就是超然界、天域、天宮這些帝尊勢力了。

他們樂意看到江寂塵被殺!

其實,無形之中,在他們的意識中,已將江寂塵當成是他們最大的威脅,必須除掉。

此時,萬界修士的目光,都集中在江寂塵的身上。

御侯門 「江寂塵終是不敵,將要殞落。」

「三道絕殺襲擊,他最多只能避開兩道,餘下一道,足可取他命。」

「江寂塵死,從此再無叛逆之人,可以威脅到我們帝尊世家。」

這些修士看著這一幕,同時開口說道。

而此時此刻,江寂塵確實如眾修士所言一般,處境兇險極點。

他雖然滅盡了三十萬的修士、上百名半步帝尊,還有一個天宮太子。

但是,最後受聶空、劉禪、龍族年輕第一高手聯手襲擊,只怕難逃殞落命運。

其實,若是正面,單對一人,江寂塵要滅殺他們,輕鬆之極。

但現在,身上負傷,力量消耗,面對這三道突然而至的襲殺,極難避開。

總之,幾乎所有的修士都不好看江寂塵,認為他難逃過這一劫殺。

然而,這一刻,江寂塵眼中閃過一絲冷笑之意。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