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Home
  • 未分類

沈傾再次看向第二顆果子,也就是單千里的那一顆,只見靈氣形成四個字:()清()秀,沈傾再次脫口而出,眉清目秀,靈氣散盡,沈傾便將果子遞給了單千里,單千里一口變咬了下去,直呼好甜。

小白再次怨念。

沈傾看向自己的果子,靈氣出現,胸()點(),沈傾脫口而出,胸無點墨,靈氣便散盡,沈傾將自己的果子遞給了小白,小白這才開心的一口將果子吞進肚子里。

沈傾將原本屬於小白鳥語花香的果子吃完,整個人身上暖洋洋的,忽然間便想起來。

鳥語花香,眉清目秀,胸無點墨,似乎各自對應的便是小白,單千里,沈傾。

如果這種想法是真的,那麼就是說這處墓穴設計這片天地的人似乎還存在,而且還嘲笑沈傾胸無點墨。

胸!無!點!墨!

沈傾有些生氣,闖個關也不待這麼的調侃自己,這麼想的沈傾頓時對著這片天地大喊:本姑娘可是新時代有理想有道德有文化有紀律的四有青年,胸中自有山河,一支筆能定乾坤,是來拯救宇宙文化的美少女!!!

這麼一吼,沈傾算是出氣了,可是卻迎來了單千里的一波問題。

「姐姐,什麼是新時代,什麼是有理想有道德有文化有紀律?」

還沒等沈傾回答,單千里繼續問道

「姐姐,什麼又是宇宙文化?」

「姐姐,美少女在哪裡?」單千里問著還四處看了看,彷彿很是不解。

小白卻笑的差點岔了氣,「美少女當然是你的傾姐姐啦,你沒看到她長的這麼美,還這麼少女?」

小白的話聽在沈傾的耳中,怎麼就那麼彆扭呢。

「本姑娘就是美少女,不服你來爭。」沈傾盯著小白笑意灼灼。

「我可是男子漢大丈夫,跟你爭美少女?」小白十分不屑。

單千里卻彷彿很是為沈傾站場,揚著小臉蛋「姐姐當然是美少女啦,小白又不是人,當然不懂。」

一句話噎的小白想還擊,卻又無奈的停止了。

「是是,咱們三人,傾姐姐不是美少女,難不成還是我和你嗎,必須是傾姐姐。」小白這話說的好像他沒有說之前的話一般,轉的那是一個字:溜。

「姐姐,你還沒回答我,什麼是宇宙文化,什麼是有好多的那個有?」

「千里啊,其實看到姐姐你就懂了,就像剛才,如果不是因為姐姐心中自有山河,填不上那幾個詞,我們是吃不到這個果子的,這就是文化,多讀書的好處。」

沈傾嘆了一口氣,好似在這個時代里她是多麼的寂寞。

「那個好多個有,意思啊就是像姐姐我這麼優秀這麼明辨是非這麼善良的人,已經前無古人後無來者呀。」

「噗哈哈哈哈哈」這片天地間突然響起了這麼一個突兀的笑聲。 這笑聲不是沈傾,不是單千里,不是小白。

反而是如同百靈鳥一般清脆。

「咦,你們怎麼不好奇我是誰,人類不是世間最好奇的動物嗎?」一隻長的像是喜鵲般的小鳥,飛了過來,停在了沈傾的肩膀上。

「你不怕我是壞人,把你烤了吃?我的廚藝可是世間一絕哦/」沈傾笑的讓人有些難以琢磨。

「怕什麼,你這修為,連我的毛都抓不到。」

小喜鵲一副毫不在意的語氣,沈傾頓時受到了幾萬點暴擊,這是走到哪被鄙視到哪,一隻小小的喜鵲都能夠看不上她。

「麻麻,你知道了嗎,你的修為實在是太低了。」小不點這時候神補刀,還一副委屈兮兮的模樣。

「好啦,麻麻知道啦,只要一有時間就要努力修鍊。」沈傾實在是不知道如何。

「不要氣餒啦,你是我這一千年見到的第一個人類,所以即便你修為不堪入目,我也不會在意,能在這裡陪我聊天就好啦。」

小喜鵲飛起來扇了扇翅膀,最終停在了一棵樹上,「不過你們運氣看起來不錯,這片天地可是幾百年才會偶爾現世一次,也正是因為這樣,才有分神和神王將墓地選在了這裡。」

「分神和神王?」沈傾明明記得小不點說了這裡只是分神期修士的墓穴,怎麼會出現神王。

「是呀,不過以你們目前的修為,最多也就能在分神期墓穴里碰碰運氣,至於神王墓穴,還是不要想了。」

「那這片天地是什麼?」沈傾依舊忘不了剛剛看到時給她海市蜃樓的感覺,既然神王自己不用夢想,那就只能抓住其他的機遇了。

「你的築基七層吧。」小喜鵲開口便道出了沈傾的修為,這讓沈傾頓時大驚,小不點可是說過,她的修為,在星月大陸是沒人可以看穿的。

「你們剛剛吃的果子,可是百元果,這種果子幾十年才會生長出來一顆,雖然你看到這裡有幾十甚至上百顆,卻也是因為它們長了千年,這種果子可以鞏固人的修為和體魄,相當於同修為的煉體修士。」

「這麼好,那我要多摘一些給儲備起來。」沈傾的眼裡冒著光,甚至想到自己要拿幾大筐。

「呵呵噠。」小喜鵲實在是太人性化。

沈傾將手伸向樹枝,卻發現她伸出多遠,樹枝便退後多遠,沈傾不信這個邪,奔跑起來,想要摘,卻沒想到果實枝條退後的速度和她的前行速度一樣,始終保持著那個距離。

沈傾這才明白小喜鵲呵呵噠的意思了。

沈傾停了下來,轉身看向小喜鵲,「小喜鵲,你叫什麼名字?」

「小喜鵲?我才不是什麼喜鵲,你真沒見識,我可是昊天神王的神寵,我的名字叫小綠。」

正當沈傾想要開口扳回一局的時候,卻聽到了單千里的聲音。

「小綠你好,你真可愛,我是單千里,我們做朋友吧。」

「我才不要和……」小喜鵲看著單千里一雙明亮的眼睛,如同日月一般澄澈,愣是將這話吞了下去,「好呀,小千里。」

「小綠,你們這裡的小鳥都會講話嗎,和你一樣。」單千里歪了歪頭,「也和小白一樣,你要是和我們一起,就可以站在小白的腦袋上啦。」

「誰是小白?」

「不可能!」

小喜鵲和小白同時出聲,這下不用任何人說,小喜鵲都知道小白是誰了。

「你給我下來!」小白大怒,對著站在他腦袋上的小喜鵲。

「我就不下來就不下來,有本事你抓我下來呀。」小喜鵲甚是得意,覺得這幾個人蠻好玩,它都千年沒有這麼開心過了。

只見小白一隻爪子,明明不可能伸到頭上來,卻偏偏伸了過來,對著小喜鵲就是一爪。

小喜鵲一個忽閃,便飛離了小白的腦袋,整隻鳥的心臟還是噗通噗通的跳個不停,真是太危險了,一時不察,差點被抓住。

只是這小白髮怒時爆發的氣息,怎麼有點點心悸呢?

小喜鵲認認真真的看著小白,卻看不出什麼頭緒來,只好作罷。

「你倒是繼續呆著呀,看我不吃掉你。」小白兇狠的表情看著小喜鵲。

「哼,好女不跟男斗!」小喜鵲說完便跳上樹枝再也不看小白。

小白頓時囧了,平日里一直自詡自己傷男子漢大丈夫,這個時候卻欺負了一隻女性小鳥,這讓他如何能不囧。

「好吧,不知道你的性別,算是我錯了,我向你道歉,小綠。」小白揚著頭對著小喜鵲。

「哼,」小喜鵲依舊不看他。

「好啦好啦,小喜鵲乖乖不生氣,生氣就不漂亮啦。」沈傾把地球上對付小女孩的這一套拿了出來,她也不知道管不管用。

「真的嗎,那我不要生氣,我可是最好看的小綠。」小綠有些慌張。

「小綠最好看,小綠是宇宙里最可愛的小綠,是超級無敵可愛的小綠。」哄小孩可是不花錢又不需要積分。

「那好吧,我就原諒那隻小狗狗了。」

小白聽到這稱呼,頓時炸毛,又想到小綠是姑娘,便焉了下來。

「小綠,現在我們是朋友啦,你能不能和我們說說,這裡到底是什麼地方?」沈傾輕聲問道。

「這裡呀,這裡是一方天地,半真半假的存在,這裡有許多神奇的果子,但是需要緣分,沒有大的氣運和緣分,是不可能見到這片天地的,原本這片天地不是存在於這裡,不知道為什麼在千年前偶然出現在這裡之後,便被困住了,導致它只能在這裡出現。」

「那些果子,我為什麼拿不到?」沈傾向來是很關心眼前的,小喜鵲說的那些都太遠,如今對她來說,最有用的便是那些果子,如果能拿到,往後的資質或許還能翻幾番,也可以送給身邊的人。

雖然說沈傾現在除了單千里和小白,沒有什麼朋友,但是沈傾的心裏面還是渴望朋友出現的,在她想來自己往後闖蕩這個大陸,必定會遇到一兩個志趣相投的朋友。

而如今,這些果子要是能摘下來,自己也可以體體面面的送朋友禮物了。 「這些果子可是天地之初的靈氣醞養而成,不是誰想拿就能拿到的,必須要通過考驗,要不然如此讓人百病不沾,百毒不染的果子,可不就成了任何人都能吃到的大白菜了。」

「可我們剛才拿到三個……」沈傾適時補刀「好像還挺容易」

「你剛才可是通過了什麼考驗?」小喜鵲豎起了耳朵,想要從沈傾這裡聽到答案。

玫瑰前的懺悔 「考驗?」沈傾想了半天,「並沒有呀,就那麼看到就那麼摘下來就那麼吃掉了」

小喜鵲頓時如同泄了氣的皮球,「看來你們不是我要等的人,純屬隨機小機緣人群吧。」

「你要等什麼人?」小白頓時湊了上去。

「為什麼告訴你?」小喜鵲似乎還在記仇。

「別人都說好看的姑娘最大方了,沒想到小綠你還這麼記仇。」小白失望的退了回去。

「我哪有記仇,我才不記仇。」小喜鵲搖身一變,變成了一個扎著兩個小辮子的小女娃,站在了小白身旁。

「你居然可以化形?」小白有些驚訝。

「當然,我才不和某些連化形都不會的小狗狗一樣。」此時的小喜鵲甚是揚眉吐氣,得意洋洋的看了一眼小白,隨後昂著頭。

小白頓時向沈傾使了一個眼色,隨即看向小綠,「雖然你化形早,但我可是神獸後裔,將來你看到我,還要對我俯首稱臣。」

「好啦,你們別吵啦,真沒想到小喜鵲,不,小綠居然是這麼可愛的一個小姑娘。」沈傾的誇讚又讓小綠美滋滋了一番。

「我等的人不是你們,當然也可以告訴你們,我等的就是這片天地的有緣人。但我在這片天地呆了太久了,今兒看到你們才會現身想要一解孤獨。」

「可是你也看到,這千年,來的人只有我們。」

「不,肯定不是,他的修為雖然達不到神帝神王的層次,卻也不會是小小的築基期,我如今的修為都是分神期呢,還是被這片天地鎮壓了下來,否則我的修為能達到虛神呢,只要找到這個人,我的修為就可以很快恢復。」

「分神期……「沈傾聽到這個詞,心裏面起了驚濤駭浪,沒想到這麼一個小鳥,變身成了一個看起來只有十歲不到的小女娃,居然是分神期的高手,要知道在星月大陸可是最高只有元嬰級別的高手,分神期聽起來簡直是傳說中的存在。

如果有一個分神期的高手,在自己身邊,那麼自己可以橫推整個星月大陸了吧。

「你不用想了,我是不會跟你們出去的。「小綠彷彿是能看得出沈傾的心思。

「可是萬一我們就是你要等的人呢?「小白湊了上來,」你看傾姐姐,一看就是萬中挑一的天才資質,短短時間都不到一個月就從鍊氣一層到了如今築基七層的高度,你聽過修行速度這麼快的人嗎?「

小綠彷彿有些詫異,細細看了沈傾一眼「那就等你達到了元嬰期,再來這裡找我吧,那個時候我會考慮跟你走。「

「小白,你一個人在這裡不孤單嗎,都沒有人跟你說話,都沒有人陪你玩,一個人面對這片天地,經常會難過吧。「

「還好啦,雖然見不到人,但是這裡的每一隻小動物都會跟我聊天,還有地上生長的花草,經常陪我玩,如果你真的是我要等的那個人,那我相信你可以很快就達到我說的元嬰期,到時候就皆大歡喜了。「

「好吧,小綠,那我們在的這幾天,也可以陪你玩,你要跟著我們嗎,就在這片天地里?「

沈傾只能放棄最開始的想法。

「當然可以,這裡的很多動物都很聽我的話呢。「

「小綠姐姐,我想吃一個果子。「單千里走過去拉著小綠的手,雖然小綠看起來比他大兩三歲,手卻是一般大小,一拉便握在了手掌之中。

小綠何嘗有過這般感覺,頓時一招手,一根枝條掛著一顆果子,便伸了過來,小綠伸出手摘下果子,放在單千里的手中。

「吃吧。」如同大姐姐對待小弟弟一般。

這個時候,沈傾覺得該是需要她的時候了,畢竟之前的三顆果子,都需要她來填詞,才能夠咬動。

此時再這樣顯示一番,說不準小綠會對自己改變看法呢。

「真甜。」單千里的聲音頓時打破了沈傾的幻想。

「怎麼會這樣?」沈傾有些不明白。

小綠卻彷彿知道她在說什麼,「我在這片天地里生活了千年,自然和這片天地的一切生物都格外的親近,要吃什麼是很簡單的事情,不需要通過考驗。」

「那我也要吃一個。」小白頓時厚顏起來。

「沒有了。」

「那麼多,怎麼會沒有?」

「我說沒有就是沒有,有本事你自己摘。」

小白看向沈傾,「之前我們的果子都是你摘的,這次也可以吧。」

「只要枝條不跑,應該可以。」沈傾彷彿很有信心。

「那我可以不讓枝條躲閃,你來試試,如果還是不行,就不可以再想了哦。」小綠笑意盈盈的說。

沈傾應了下來,小白也點頭。

這時,小綠一招手,對著一枝條低低竊語,枝條便停在了沈傾面前,剛好枝條上掛著兩顆果子。

沈傾伸出手,拽了拽,卻怎麼也拽不下來這顆果子,使勁再拽,再使勁,再拽,來回反反覆復十幾次,一次都沒有成功。

彷彿是有一個力大無窮的人在握著這顆果子一般,如何都不鬆手。

「現在相信了吧,這都是命數,你們的機緣,僅僅是每人拿一顆果子,不用再想啦。 醫騎絕塵 這片天地還很大,難道你們要一直對峙在這裡?」

沈傾想了想,小綠說的話很有道理,自然機緣命中有數,自己強求也沒有用。

「在這片天地里,我可以陪著你們,為你們答疑解惑,但是我知道你們一定是為了分神墓穴來到這裡,到時候就是我們分別的時刻。」

小綠拉著單千里的手,向前走去,看在沈傾眼中,如同是金童玉女一般。

只是沈傾自己心裡清楚,這是不可能的事,按輩分,小綠可是他們的前輩,需要尊稱,只是已經先入為主的看到小綠從一隻小喜鵲變成了一個不到十歲的小女娃,這前輩二字,是實在喊不出口。 只見小綠伸手,再摘一顆果子,放在了單千里的手裡,「這是給你的,不可以分給其他人吃。」

「為什麼呀,小綠姐姐。」單千里原本也是打算給沈傾和小白分著吃,所以聽到小綠的話有些不解。

在單千里的眼裡,好東西是要分給傾姐姐和小白,他們是自己的朋友和家人。

「因為這是只屬於你的機緣呀,如果你給了她們,會破壞機緣平衡,對大家都不利。」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