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Home
  • 未分類

當我剛上樓,楊蕊就迫不及待地迎上來,急切地問我。

因為要跟楊蕊說走陰追魂查明新娘子前世身份的事情,所以不能對她有所隱瞞,我點頭道:「是的。」

楊蕊忙又問道:「那新娘子呢?是不是真有其人?」

我實話說道:「剛才大爺爺對我說了,我們林家有族史,族史對林家所有重要的史實都有記載,包括那林玄真生病,林家為其舉行冥婚沖喜的事,都有記載。可是,族史中卻沒有那新娘子的任何信息,不知道她姓甚名誰,是哪裡來的。甚至連她被林家用活燒死的事也沒有記載。」

「怎麼會這樣呢?」楊蕊不解地問道。

我繼續說道:「當我把我們昨晚在後寨中參加冥婚的事情告訴三位爺爺后,他們才知道我們林家的鬼咒竟然是那新娘子的冤魂所為。為此,大爺爺說林家之所以沒有記載這件事,是出於對林家聲譽的考慮。」

楊蕊點頭道:「這倒是有可能。」

「那麼,現在可以肯定你們林家的鬼咒一定跟那新娘子有關了嗎?」楊蕊忙又問道。

高冷萌妻:山裏漢子好種田 我說道:「是的,已經可以肯定,后寨中太祖爺爺的陰靈也是這麼說的。」

楊蕊臉一白,又問道:「那你們打算怎麼做?要怎麼才可以解除這鬼咒?」

這正是話趕話,我趁機說道:「大爺爺說,要先搞清楚那新娘子的前世身份。」

染指冷血市長 楊蕊點頭道:「有道理,我爸爸以前也說過,對付冤魂的最有效辦法就是要搞清楚那冤魂的冤情究竟是什麼。那新娘子是被你們林家燒死的,這只是一方面,但當時的具體情況卻還是不清楚。要想解除它,確實應該先搞清楚她的身世。」

楊蕊說完,偏頭想了想,又說道:「可是,你們族史中沒有那新娘子的任何記載,那又怎麼查明她的身世呢?」

話已經到了嘴巴,我卻說不出口,猶豫著,只是看著楊蕊。

楊蕊被我看得不好意思起來,臉突地一紅,扭捏地問道:「你只管看著我幹嘛?」 <><>見楊蕊這副模樣,我不由心裡一盪,又情不自禁地想起幻境中那尷尬的一幕,也不由臉一紅。..不敢看楊蕊的眼睛,慌忙別過頭去,看向他處。

誰知,楊蕊突然偎了過來,靠在我身上,輕聲在我耳邊說道:「林涵,我們已經那個了,我已經是你的人了,我以後就跟定你了。」

我不由心裡一震,忙又回過頭來看著楊蕊,結結巴巴地說道:「楊蕊,那不過是幻境中的冥婚,只是一種儀式,並不是真的。」

楊蕊突然離開我,向後退了一步,看著我,眼眶中似有隱隱地淚光閃現,顫聲道:「林涵,你說那是幻境?」

我連忙說道:「是的,楊蕊,那是太祖爺爺的陰靈特意安排的幻境,他的目的是為了查明你的身世。」

我說的自然是那冥婚,而不是後來在洞房中發生的事。

不等我說完,楊蕊立刻打斷我,眼淚也滾落了下來,淚眼朦朧地說道:「林涵,你不要說了,什麼查明我的身世?什麼儀式?這不過是你的借口,你不想負責,我也不勉強你,可你不用得了好處還裝傻,你當我是什麼人了?」

聽楊蕊這麼說,我又急又恨,但還算清醒,立刻想起當時的情形,從被窩中爬起來的時候,楊蕊和我一樣,也是羞澀滿面的。說明她也記得當時的情景。可是,那是幻境啊?難道她當真了?

事已至此,我只能厚著臉皮說清楚了,好在這裡沒有別人,只有我和她。 花開若惜莫相離 為此,我努力穩住心神,說道:「楊蕊,你誤會我的意思了,我不是不負責任。..實話跟你說吧,我是真的愛你的。我也希望以後能夠娶你。可是,我們昨晚在幻境中發生的不是真的,那只是一種幻境。你和我之間其實什麼都沒有發生。」

楊蕊突然悲愴地一笑,說道:「林涵,你是說我們在洞房中什麼都沒發生?那只是幻境?」

我連忙說道:「是的,那確實是幻境。」

「好吧,那我給你看一件東西。」

楊蕊說著,轉身從放在**腳的垃圾桶里掏出一個用塑料垃圾袋裝著的東西,走到我的面前,丟到我的腳邊,說道:「你自己看吧,這就是昨晚留下的,我不好意思拿去洗,只能換下來藏了,打算偷偷地扔出去。」

楊蕊說完就轉身坐回到**沿上,嚶嚶地哭了起來。

這是什麼東西?

我顧不得理會哭泣的楊蕊,頓時被她扔在地上的東西給吸引住了,心裡委實覺得奇怪。

那東西用塑料垃圾袋裝了,看不見是什麼東西。可楊蕊,說明它很重要,我只得硬著頭皮蹲下身去,解開那塑料袋。

裡面竟然是一條帶血的小花**!

我雖然懵懂,但並不是不諳世事,頓時明白是怎麼回事了。

我不由傻眼了,慌忙丟下那東西,心跳得特別厲害。

楊蕊自然看見了我的神情,越發哭得厲害了起來。

這竟然是真的!這怎麼可能?不是說是幻境嗎?

可是,這可是鐵證如山啊,容不得我不認。這時,我突然又想起剛才爺爺問我的話來,他問我是否入了洞房,難道他知道這儀式最後必然有這個?

這時候楊蕊哭得傷心,我無法靜心去想其中的詭異。事已至此,我自然是不得不讓了,只得硬著頭皮走近楊蕊,緊靠著她坐下。

「你這下還有何話可說?」楊蕊哭著說道。

我不由心血上涌,從後面伸手一把將楊蕊攔腰抱住,楊蕊掙扎了一下,不能掙脫我的懷抱,便轉過身來,在我肩頭上恨恨地咬了一口。痛得我差點叫出來,卻使勁忍住,沒有發出叫痛之聲。卻柔聲說道:「對不起,我以為那是幻境,如此更好,我也是喜歡的。」

楊蕊鬆了口,哭聲漸漸止住,輕聲說道:「林涵,我現在是沒爹沒娘的人,在這世上已經沒了別的親人。」

我忙柔聲安慰道:「還有我呢,我會保護你的。」

楊蕊抬起頭來,柔情款款地看著我,說道:「我不要你的保護,我願意以後跟你一起面對所有的一切,陪你一起承擔。」

我感動地使勁點頭。

楊蕊便丟開我,跑去把地上的那東西重新收起,放進了垃圾桶。我的臉又不由自主地紅了。

楊蕊收拾妥當,擦去眼淚,恢復了常態,又坐到我的面前,說道:「林涵,我們現在說正事。」

我點了點頭,巴不得,因為這樣就可以從尷尬中走出來了。

楊蕊便說道:「剛才我們說道要調查那新娘子的身世,那你三位爺爺可否說如何著手查?」

我原本還下不了決心跟楊蕊說這事,經過剛才這麼一出,我反而坦然了,她不是說以後要跟我一起面對所有的一切嗎?那好,那我們就一起面對吧。

為此,我便不再又什麼顧慮,直言道:「楊蕊,我要告訴你一個事,希望你能夠承受得住,不要害怕。」

楊蕊不解地看著我,問道:「什麼事?」

於是,我把楊蕊是那新娘子遊魂托生而來的實情,一五一十地說了出來。

聽完我的講述,楊蕊驚得說不出話來,過了好一會兒,才顫聲問道:「這是真的嗎?你們是如何知道的?」

我便又把太祖爺爺陰靈用冥婚儀式的方式來證實她是新娘子遊魂轉世的情形說了一遍,特別還說道,我看見那新娘子的模樣跟她確實一模一樣。

這樣一來,楊蕊便完全相信了,她漸漸地褪去怯意,陷入了沉思中。過了好一陣,才說道:「林涵,那你說我爸爸是不是知道這個?不然的話,他為什麼要我跟你來這裡?」

聽楊蕊這麼一說,我還真的覺得奇怪了,可是,楊叔叔已經死了,他生前對此隻字未提,現在自然無從考證。

我便說道:「不知道,不過,大爺爺說了,他們確實能夠保護你。」

楊蕊說道:「我現在已經不在乎這個了,倒是對我的前世產生了興趣。原來我的前世便與你們林家人發生了關係。現在又來到這裡,難道這根本就是冥冥之中的天意安排?」**

… <><>楊蕊聽說她是那個給林家下鬼咒的新娘子的遊魂轉世的真相后,不但不害怕,反而對那冤魂前世的故事產生了興趣,這讓我頗為意外。..不過,就此,我對楊蕊的態度也產生了很大的轉變,覺得她其實並不是一個柔弱的女子。

我正在心裡感嘆,楊蕊突然抓住我的手,頗為擔心地說道:「林涵,我既然是那冤魂的遊魂轉世的,那我會不會對你們林家帶來新的災難啊?」

這個原本我也是想過的,不過太祖爺爺的陰靈給我吃了定心丸,說她不但不會給我們帶來災害,反而會幫助我們。因此,此時聽楊蕊提到這個,我自然要打消她的顧慮,便把太祖爺爺說的話告訴了她。

楊蕊也就放心了,便又說道:「哦,對了,林涵,剛才我們說到要調查那新娘子前世的身份,你卻轉變了話題,說我是她的遊魂轉世的。現在你可以告訴我要怎麼查她的身世了吧?」

我點頭道:「我轉換話題先告訴你這個,就是因為這跟調查那新娘子的身世有關。」

「哦!」楊蕊臉露驚異之色。

我便把大爺爺那個所謂的藉助楊蕊走陰追魂的辦法仔細地跟楊蕊說了一遍。

楊蕊聽了,倒也不意外,她略微思索了一下,說道:「追魂我也略知一二,我爸爸以前跟我說過,不過他說的追魂,針對的是那些因怨恨而遊盪在陽間為害的厲鬼和冤魂。道士通過追魂查清它們的怨恨根源,以便化解它的怨恨,以免它繼續害人。..而這走陰追魂卻沒聽說過,或許這就是你們林家的不傳秘技,畢竟你們是走陰人家族,而這追魂也冠以走陰二字。」

我說道:「是啊,大爺爺說要我陪你一起去,這可能就是所謂的走陰吧。」

楊蕊說道:「有你陪我,自然好,可我還是有些擔心。」

見楊蕊臉上儘是柔情,我不由心裡一盪,忙安慰道:「我知道你擔心我的安危,怕我去陰間回不來了。」

楊蕊說道:「是啊,你是至陰之體,去陰間容易回來難,上次去陰間都虧了莫托的幫助才好不容易回來。」

我說道:「沒事,我現在有先祖的傳承,大爺爺還要把他的修為傳給我,這樣一來,我就不再是以前的我了,以後我就不需要莫托的幫助就可以自由來去陰間了。」

對於大爺爺要把修為傳給我,楊蕊沒有發表任何意見,我也不知道她是贊成還是反對。不過,為了大局,這一切都已經成了定局,多想也無益,我也不再去糾結這個。

我原本以為把真相告訴楊蕊是一件很頭痛的事,沒想到這麼容易就過了,一切計議妥當后,我便不免有些感嘆。情不自禁地把楊蕊摟進懷裡,在她唇上輕輕一吻,並有些蠢蠢的情動。

楊蕊羞澀地將我輕輕推開,紅著臉說道:「大白天的,別這樣,讓人看見。」

我頓時收捏住心神,說道:「嗯,來日方長,等過了這一關,我一定光明正大地娶你。」

楊蕊臉羞得緋紅,卻面露喜色,嬌羞地點了點頭,輕輕地推我道:「你先去吧,我想睡一會兒。」

接下來一切都按照計劃進行。

第二天一早,爺爺把我帶到大爺爺打坐修鍊的房間,大爺爺和二爺爺早就等在裡面了。三位爺爺沒有多餘的話,彼此心照不宣地點了點頭,二爺爺和爺爺便退出了房間,把房門關上,房間里就剩下我和大爺爺。

大爺爺盤腿坐在蒲團上,他的前面還放著一隻蒲團,他面無表情,也沒說別的話,指著他身前的蒲團道:「過來,面對著我,和我一樣盤腿坐下。」

我戰戰兢兢地依言坐下,怯怯地問道:「大爺爺,一定要這樣嗎?」

大爺爺臉色一沉,說道:「哪裡來的這麼多廢話?把雙手伸出來,與我掌心相對。不許走神。」

我便不敢多言,戰戰兢兢地伸出雙手,大爺爺立刻將他的掌心與我相抵。

「閉上雙眼感受,別走神。」

大爺爺一聲低呵,我慌忙閉上眼睛,立刻感覺到一絲暖暖的氣息在我的手心生成,並慢慢地向我身體里鑽。不一會兒工夫,那氣息越來越濃,熱度也越來越高,猶如破濤洶湧一般,迅速地通過我的兩個手心往我身體里鑽。

剛開始可能是因為心裡上的緊張感覺到有些不適,可很快就沒那麼感覺了,反而覺得很舒適,就像乾渴的人突然喝到爽口的清泉一般,那兩股氣息進入我的體內就像溪水流入了大海,一種難以言傳的融合感,跟之前在山洞中接受林繼先的傳承完全不一樣。我想這可能是因為我體內已經有林繼先的傳承了,而林繼先的修為比大爺爺高很多,所以現在接受大爺爺的修為才沒有不適感。

大約過了一炷香的時間,氣息終於開始變弱了,又過了一小會,氣息便感覺不到了,原本跟我緊緊貼在一起的大爺爺的雙手就此鬆開,隨即聽到有東西倒下去的聲音。

我仔細感覺了一下,沒有任何不適的異樣感,這才緩緩睜開眼睛,卻看見大爺爺倒在地上,鬚髮俱白,人已經蒼老衰弱得變了形。

我大吃一驚,慌忙爬過去把大爺爺扶起來,並大聲叫他。爺爺和二爺爺就在外面,自然聽見了,忙一齊沖了進來。

大爺爺雙目緊閉,鼻息尚存,只是非常微弱。

爺爺從我懷中把大爺爺抱過去,輸了些修為給他,大爺爺很快就醒了,吃力地推開爺爺,說道:「老三,別耗費你的修為,我沒事。」

爺爺便住了手,和二爺爺一起把大爺爺扶起來,攙扶到外面的太師椅上靠著休息。

大爺爺滿意地看了我一眼,吩咐兩位爺爺道:「老二,你去準備晚上走陰追魂的東西,老三,你把林涵帶去,交給他一些最基本的使用符的方法和技巧,我也要好好睡一覺。」

早就等在外面的大奶奶和堂姐林秋霞慌忙走了進來,將大爺爺攙扶去卧室休息。二爺爺和爺爺簡單交流了幾句,便分頭行動,我則跟著爺爺回去學習符技。**

… <><>一秒記住【神馬】,最快更新無彈窗小說免費閱讀!

林繼先的傳承是硬塞給我的,內容十分龐大,全都封存在我的體內,我根本就不知道怎麼運用。..現在有了大爺爺傳給我的修為,等於是給了我可以開啟那寶藏的鑰匙,讓我具備了可以駕馭它的能力。

因為林繼先就是我們林家的先祖,他的符技雖然高深,但爺爺遵循著林家的符技知識幫我梳理,自然是事半功倍,不出半日就差不多學會了最基本,最常用的十餘種意念符技,而且大大延長了意念符的維持時間。

不過,先祖林繼先因為受命培育陰胎,很早就離開林家隱居了,所以他的修為雖然是林家的基礎,但又不完全是,後來又有很多他自己的創新,所以爺爺也不能近窺其道,只能窮其所能幫我,最後也只開發出很少一部分,剩下的只能留待我以後慢慢發掘了。

重生之金牌影后 一切都在有條不紊地準備著,雖然緊張,卻並不慌亂。很快就到了晚上,一切準備就緒。

因為走陰追魂的整個過程不能受到干擾,所以不允許不相干的人到場,只有三位爺爺和我跟楊蕊。場所設在爺爺家院子最裡面一個僻靜寬敞的房間里。

這是我第一次見識林家的走陰,心裡不免緊張激動,楊蕊也跟我一樣,和我手牽著手,亦步亦趨地跟進房間,一句話也不說。

房間是二爺爺布置的,我忙打量著房間的布局。

房間後面有一扇敞開的耳門,通向外面的山林。房間中間的地上放著一張竹席,竹席的一端正對著耳門,從竹席到耳門的地上,每隔一米便放了一隻點著的白蠟燭,一直到外面的山林,遠遠看去,星星點點的,像鬼火一樣閃著幽光,看不見延伸到多遠。..

而竹席的周圍掛滿了符,像幡簾一般垂下,將竹席圍出一個幽暗隱蔽的空間,在燭火幽光的映襯下,顯得十分的陰森詭異。

大爺爺雖然休息了一天,可依然疲態明顯,盤膝坐在竹席外面的地上,神色肅穆。

二爺爺和爺爺則站立在大爺爺的兩側,靜靜地等待著大爺爺的吩咐。

此時剛過亥時,我不知道這走陰如何進行,見爺爺們不說話,只管靜候,料想一定還不到時候,只得耐著性子等著。

終於,二爺爺清了清嗓子,對著大爺爺微微躬身,輕聲請示道:「大哥,已過亥時了,什麼時候開始?」

大爺爺看了楊蕊一眼,說道:「走陰追魂最佳時辰是子時,不過,楊蕊丫頭是至陰之體,子時乃一天中的極陰之時,為了安全起見,那就不必等到子時了。老二,你這就去開路吧,讓不相干的小鬼迴避一下。」

二爺爺答應了一聲,便緩步穿過耳門,出了房間,口中念念有詞,順著地上的蠟燭,往山林深處而去。

待二爺爺走遠,大爺爺便沖我和楊蕊招了招手,我和楊蕊忙向他靠近一些。大爺爺說道:「林涵,你要記住,接下來走陰追魂關鍵得靠你,楊蕊丫頭的魂魄出了這房間,就會失去本性,變成遊魂之態,她會跟著遊魂中微弱的記憶自發地去尋找本相。此時她是認不得你的。當她找到本相后,就得靠你將她的魂魄按原路引回來。」

我忙問道:「那我怎麼知道她是否找到本相?」

大爺爺說道:「你跟著她,是能夠看見她的本相的,她的本相跟她一模一樣,這個不難分辨。」

原來如此,那就好辦了,我忙緊張地點了點頭。

爺爺補充道:「林涵,記住,一定要按原路返回。」

聽爺爺如此鄭重吩咐,我不免有些擔心,忙問道:「是不是會有危險?」

爺爺說道:「不會有危險的,因為你二爺爺已經替你們清過道了,沒有小鬼膽敢來搗亂,你們就放心吧。況且,你現在法力已經不弱了,別說一般的小鬼,就算是再厲害的冤魂,你也可以輕易打發。所以,不必擔心。只是一點,你務必要記住路,不可迷了路。」

大爺爺忙說道:「老三,你不用如此緊張,就算迷路也沒什麼大礙,難道憑你和老二的本事,還引不回他們嗎?」

爺爺不好意思地笑了笑,說道:「也是,看來我是擔心過頭了。」

大爺爺便說道:「行了,開始吧。楊蕊丫頭,你進去平躺在竹席上,腳朝耳門的方向。放鬆,不必緊張。」

楊蕊不安地看著我,我抱了抱楊蕊,附在她耳邊輕聲安慰道:「別怕,我會跟你一起去的。」

楊蕊點了點頭,或許是因為緊張的緣故,自始自終都沒說一句話。她按照大爺爺的吩咐,規規矩矩地平躺在竹席上,雙手交叉放在腹部,雙目緊閉。在這種詭異的場景下,看上去儼然像一具屍體,我不免心裡發慌,突然有一種不好的預感,一顆心跳得特別快。

「林涵。」

大爺爺突然叫我的名字,把我從不安中喚醒,我忙看著大爺爺。

大爺爺說道:「你站到竹席前面去,等一會兒看見楊蕊的魂魄出來后,你跟跟著她去。」

「是。」我躬身道。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