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Home
  • 未分類

紀羽一出來,便見到慕芊芊一臉狐疑的看著自己……

「沒……沒有啊,只不過測試的那個傢伙有些遲鈍而已。」紀羽一怔,這丫頭在吃醋?

他將自己的表領走了,旋即在指引之下,朝著另外一個地方走去。

看到紀羽離去的,還有衛其,原本衛其還想上去嘲弄紀羽一番的,但忽然看到紀羽手上另外一張有印記的紙張,臉色頓時一變……怎麼可能!

「表哥,他怎麼會過了?」他問了問身邊的衛昔,原本他跟衛昔打過招呼,不能放紀羽過去的。

「呀!我忘記了!放心吧表弟,有我在,他絕對不可能進得了咱們諸王學院。」衛昔拍了拍衛其的肩膀,笑道。

衛其這才鬆了口氣……原來不是表哥沒做好,這樣就行了……

衛昔跑開了。

紀羽拉著慕芊芊,來到了另外一個考核的地方,這裡的人數就真的是少得可憐了。

想起那第一輪考核那沒頭沒尾的隊伍,再看看這裡的稀稀落落的幾個人,紀羽心中就是一陣驚訝……這些考核,最後選拔出來的絕對是超級天才!

遞交了自己的表之後,那個考核的人又是一臉驚奇的看了一眼紀羽,之後便示意紀羽進去了。

紀羽點了點頭,走進之後許多人都同樣在參與考核……

這一次的考核似乎是測試攻擊力,他們都在攻擊一塊被戰氣包裹的石頭……

「去吧。」測試者對紀羽說了一聲。

紀羽點頭,朝著那塊巨石走去,許多人都讓開了路。

他們都是一臉驚奇的看著紀羽……這小子太年輕了,真的通過考核了嗎?

「哥們,放輕鬆吧!你現在這個年輕,也許不能撼動這塊石頭,但千萬別泄氣,因為他們不會看你能不能撼動這塊石頭,他們只看你有沒有潛力撼動這塊石頭!」這時,一個年輕人拍了拍紀羽的肩膀,他是通過這一次測試的幸運兒。

紀羽感激的朝他點了點頭,這是一個不錯的傢伙……紀羽心中想著。

接著,他便一人站在這石頭的前邊,身上的戰氣慢慢的釋放而出……

「攻擊吧。」一聲命令傳來。

紀羽點了點頭……

血氣慢慢的釋放而出,就要的拳頭前方,一個帶有淡淡紅色的戰氣球形成。

「這小子的戰氣有些古怪啊……」許多人看著這戰氣球,心中有些驚奇。

「喝!」

「轟!」

紀羽大喝一聲,一拳轟去,與此同時,一陣轟鳴之聲傳來……所有人臉上皆是一怔……旋即一臉震驚。

咔擦……咔擦……

巨石……碎了!

「怎……怎麼可能……」

「開玩笑的吧?這塊石頭碎了?」

「不可能吧,是不是壞了?」

負責測試的人,參加測試的人,此時他們臉上都有著不同的表情。

測試的石頭被打碎了?這怎麼可能!諸王學院開院以來,最妖孽的天才也只不過是將石頭打裂了,怎麼可能會有人能打碎?開什麼玩笑!

這塊石頭還有戰氣的包裹,絕對不會這麼容易碎的!

然而……事實就擺在他們的眼前,碎了……真的碎了。

「哥……哥們,你還真的是夠牛啊……」之前那個安慰紀羽的人一臉冷汗,說不出太多的話來。

「還好。」紀羽笑了笑,旋即看向那負責測試的人:「這樣可以了么?」

「額……可……可以了。」那人一臉震驚,反應不過來。

只是下意識的在紙上放下一個印記,便讓紀羽離開了。

紀羽出來之後,又拉著慕芊芊一起離開了,良久良久之後……負責測試的人才走了出來。

「換塊石頭吧!」

「怎麼回事?」

「測試的石頭被打碎了……」

「……」

攻擊力測試結束之後,便是防禦力的測試。

紀羽的防禦力並不算出眾,因為他並不習慣被動防禦,一般都是主動攻擊的,但就算是這樣,也是走過了這一次的測試,接著便是速度的測試……

掌控了風之奧義,紀羽的速度還是非常的快的,但由於令牌涉及到的實在是太多了,他也沒敢將速度徹底的釋放出來,最後也只是達到了測試的標準,過去了。

拿著這麼多通過的紙張,紀羽跟慕芊芊一路有說有笑的往回走著……

「獃子,這下你就全都通過了吧!」

「恩,回去第一次考核的那個地方將身份證明交給這次考核的負責人就可以了。」紀羽笑道。

沒想到這次的考核竟然會這麼簡單,原本還以為會落選。

……

此時,衛昔還站在第一次考核的地方,他是專門負責收表的,不管考核通過的還是沒有通過的,最後都是需要將表交給他,所以他也不會擔心表弟所交代的那個人會通過考核,過不了他這一關,那個人就不可能完全通過考核。

紀羽來了,走到了衛昔的面前,衛昔淡淡的笑了笑,頗為玩味。

紀羽沒有留意這些,只是緩緩將表遞交了上去:「請問這樣就可以了吧?」

衛昔接過紀羽的表,淡淡的看了一眼眼前的紀羽,心想著沒想到這小子還真有些天賦啊,可惜栽在了我的手裡,只能算你運氣不好了!

旋即只見他看似認真的掃了掃紀羽的表,而後淡淡的道:「行了,你回去吧。」

行了,你回去吧。聽到這幾個字,紀羽一怔……就這樣,沒了?

他沒動,只是微微抬頭,看向衛昔:「請問我通過了嗎?」

冷冷的瞥了一眼紀羽,衛昔臉上帶著笑容,旋即淡淡的道:「很可惜……你,被淘汰了!」

說完,他將紀羽的身份證明以及考核的結果一撕……

一陣撕裂的聲音,無比的清脆……所有人都聽在耳中,微微一怔。

負責第一關考核的人臉上帶著幾分驚訝的看著衛昔,因為照理來說,最後遞交表的人都是通過的,絕對不會有不能通過的,除了那些得罪了考核者的人是被踢除的之外……

難道這小子就是那個不走運的傢伙?貓撲中文 ?(貓撲中文)清脆的撕裂聲音一場的響亮,許多人的都投來了異樣的目光。

「這傢伙真不走運,看來是得罪了考核者了。」

「唉!誰讓他這麼笨呢?好好的前途就這麼毀了!」

許多人心中都大概明白了發生的事情。

紀羽起初也只是微微一怔,一股怒火慢慢的在他心中燃燒了起來。

但他臉上還是帶著笑容,只是這笑容有些恐怖。

「你這麼可以這樣!紀羽明明通過了,你憑什麼將考核結果撕掉!」

慕芊芊第一個發飆,他怒氣沖沖的指著衛昔,心中有說不出的怒火,紀羽有多優秀她非常清楚,所以她打死也不相信紀羽的考核會不過關。

那第一關的考核者看著慕芊芊,心中暗笑,姑娘你是不清楚,你的男人已經得罪了我們考核的負責人了。

但他也不敢這麼說出來,因為這本身就是一種潛規則,沒誰會這麼笨的說出來的,只能怪他們不懂事了。

「為什麼?」

紀羽始終帶著淡笑,看著衛昔。

衛昔比他高一點點,腦袋微微一低,嘴角露出淡淡的笑容。

「很顯然,你的考核是不合格的,所以我不能讓你進入我們的諸王學院,諸王學院,不收垃圾!」

其實這一霎紀羽真的很想出手的……但他忍下來了,因為他知道,如果這個時候出手的話,一切都完了。

這……很明顯就是一個針對他的陷阱,但他想不通,到底是什麼人在針對他,他並沒有得罪誰吧?

很快,他腦中就忽然出現了一個身影,難道是他?

意念之力瘋狂的擴散而出,紀羽只看到一個人在不遠的地方,帶著冷笑,那是衛其!

看到表哥將那小子的考核結果表撕了之後,衛其的心始終是處於興奮的狀態的。

「小子,你知道跟我斗的後果了吧!哼,我會讓你後悔一輩子的……」衛其冷冷一笑。

任誰都清楚,不進入學院修行的後果,本身有這種天賦,卻不能進入學院,那麼天賦就不能完全被開發,最後,也只會淪為廢人一個,成就有限!所以紀羽的前途,基本就是被衛其給毀了。

紀羽冷冷一笑,沒想到竟然會被這小子下了一個絆。

他阻止了慕芊芊的衝動,只是冷冷的看向衛昔。

「給我一個理由!」他淡淡的說道,似乎一切都沒有發生一般。

許多人都對紀羽有一種同情,同時他們又心中有些高興,畢竟看著一個跟自己起點一樣的人忽然遠遠領先自己,他們的心都是不高興的,但最後見到這個人從高處掉下來了,他們又有一種欣喜,一種平衡。

這便是人的心,一種複雜的組成成分。

「戰氣雜亂,難以成器!」衛昔淡淡的說道。

他不怕紀羽,甚至他巴不得這小子馬上出手對付他,不過是一個天空戰師三階的傢伙而已,以他戰將級別的修為,根本就不用擔心收拾不了這傢伙,而且這裡是諸王學院……這傢伙一旦出手,就永世不得翻身!

的確,紀羽很想出手,但卻被他死死的壓制了下來。

他冷冷的看了一眼衛昔,旋即淡淡的道:「我知道了。」

說完之後,他緩緩的回頭,朝著諸王學院的外邊走去。

許多人看著這個身影,心中暗自嘆氣……可惜了一個好苗子啊!又被毀了。

這樣的事情已經不是第一次出現了,只不過你不說我不說,就慢慢形成了一種默認的規則,他只是一個可憐人。

考核者們都沒有說話,這樣的事情他們做過不止一次,這種苗子,學院裡面多得是,根本就不需要在乎多出一個或者少這一個。

沒走幾步,紀羽的耳邊忽然傳來一個聲音:「以後要學會做人,不能得罪的人,最好就自己滾遠一點!」

那聲音,是衛昔的。

紀羽淡淡一笑,並沒有理會衛昔,大步朝著學院之外走去。

他心中有不服,不甘,但更多的是一種失望。

見到這麼多的人沉默,他知道,就算他再怎麼反抗,都是沒有任何的用處的,這裡是諸王學院,是他們的地盤,只要他們願意,隨便給自己一個罪名就能讓自己永遠不能翻身。

「嘿嘿,我就說啊,你這樣的天賦怎麼可能進得了諸王學院,還是自己回家種田去吧。」即將離開的時候,一個譏笑的聲音忽然傳來。

紀羽的腳步停頓了下來,他回頭看了看,是那個在客棧見到的年輕人。

一品暖婚 他知道,這個年輕人多半跟考核的負責人有某種關係,只不過他說出來也沒有什麼用處,不如閉嘴。

紀羽沒說什麼,直接便是離開了。

「輸不起就滾吧!廢物!」衛其可不會放過這種落井下石的機會,他贏了,心中終於爽了!

啪!

然而,就在這時,他感覺臉上一熱,一種鑽心的痛,痛入骨髓。

「你……」

啪!

「你他媽……」

啪!

三巴掌,衛其只覺得臉上火辣辣的,疼痛感……

許多人都將目光轉移了過來。

慕芊芊冷冷的看著衛其,臉上帶著藐視。

「別以為你這麼做就是勝利了,你永遠比不了他,這種卑鄙的手段,只會讓你永遠墮落!」慕芊芊冷冷的道:「還有,別以為他不動手,我就不會打你!」

說完,慕芊芊慢慢的跟著紀羽一起離開了。

在許多人的目光之中,衛其一只手摸著自己的臉……痛,火辣辣的痛!鑽心的痛!

「臭婊子……你敢打我!你敢打我!」他拳頭緊緊的握起。

這麼多人的目光都投到了自己的身上,他只有一種丟臉的感覺……非常,非常的丟臉!

冷情少東的甜心 一種怒火慢慢的燃燒著……

「打了人,就想離開?」紀羽走到門口了,但此時,衛昔卻擋在了他的面前。

「他該打。」紀羽面無表情的說道。

「表哥!是他動手的,還有那個臭婊子!他們敢在學院打人,將他們帶走!別放過他們!」衛其朝著衛昔怒吼。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