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Home
  • 未分類

而為了救方老爺子,紀羽不得不這麼做,原本他還等著紀羽先離開趙家的,不過沒想到紀羽竟然會這麼急切,一下子就將這印記給解除了,這也正中他的下懷。

為了防止紀羽再次烙下印記,他便立刻下令捉拿紀羽。

這一切的行動都是經過了他的思考,果不其然,紀羽下套了!

一把把的利劍刀刃在陽光下顯得非常的刺眼,紀羽感覺得到那些從刀上傳來的殺氣。

他站在方老爺子他們的旁邊,冷冷的看向方老爺子,隨後道:「你們不需要這珠子了嗎?」

「殺了你,我們就能得到。」

趙元冷冰冰的說道,方家的人已經沒用了,殺了也就是殺了吧。

連紀羽都有些感嘆,這趙元果然心狠,為了一個寶物,他還真的什麼都做得出來,隱藏了這麼久,恐怕哪一天出現了更厲害的寶物,叫他先將兒子給殺了他都願意吧。

想到這裡,紀羽有些無奈的嘆了口氣,他隨手一翻,便將辟毒珠扔進了儲物戒指當中,再看向昏迷不醒的方老爺子他們,他在想如果也能跟將他們扔進去就好了。

「皮皮,保護好他們。」他朝著肩膀上的皮皮說了一句。

皮皮點了點頭,隨後一下子便跳到了地面之上,雷電之力兀然散發而出,將方老爺子他們徹底罩住。

而紀羽則是一人拿著那把大刀走去,冷冷的掃視四方:「今天我紀羽就在這裡,如果你們能將我拿下的,就儘管出手吧!我紀某人,接下所有挑戰。」

說著,他先動了,一刀朝著旁邊的一名殺意極重的煉體修士斬去,這人身上殺氣這麼重,手中不知染上了幾條人命,不過這一切,終將遭受到報應。

一刀,在陽光底下發出了一陣耀眼燒光,戰氣化為刀刃,最後穿過了他的心臟,紀羽收刀,一名修士倒下。

「殺!」

趙元下令,隨後他周圍的侍衛們便一哄而上,一把把的大刀朝著紀羽斬去。

「就拿這些小兵對付我,趙元,你未免也太低估我了吧?」紀羽冷笑一聲,雖然說人數多,但所謂的人數優勢,對其他戰士強者來說或許有用,不過對他來說,這簡直就是笑話。

忽然,他臉色一沉,眼神一凝,一道極為強烈的氣息從他眸子當中散射了出來。

「吼!」

忽然,紀羽發出了一聲非常奇特的嘶吼聲,而發出的這一瞬間,那些持刀朝他斬來的人無一不是面露痛苦的神情,就要將自己的腦袋抱住。

紀羽冷笑,這是他的意念神牌那裡得到的一個最基本的意念攻擊的功法,意念之音,據說到了最高層可以一吼震動天地,不過現在他也只是在第一層,最多也只是震懾住這些普通的煉體修士。

不過這樣,也是夠了!

紀羽手中的刀開始無休止的揮舞著,就像在收割稻草一般,在這些煉體修士的身上掠過。

意念之音的作用消失,不多時,這些煉體修士站了起來,面色極其猙獰的看著紀羽。

「看什麼看,褲子掉了!」紀羽古怪的笑了笑。

「兄弟們,他侮辱我們,殺了他!」這時,不知道誰喊了一句。

「真的掉了!」

紀羽大叫一聲,忽然,那領頭的正要衝上來,但當他走了一步的時候整個人就向前傾倒。

原來不知道什麼時候他的褲子已經到了腳踝上了,露出了一條大花褲衩。

「轟!」

頓時,一陣鬨笑聲發出,花褲衩……

「笑什麼!你的也掉了!」

「卧槽,大灰狼!」

「******!這變態不穿內褲。」

這些侍衛們臉不紅心不跳,此時似乎也忘了攻擊紀羽,紛紛指著對方的大褲衩笑著。

紀羽此時也有些無語了……這些傢伙,可真是……訓練有致啊!

隨後他輕笑一聲,手中不知道什麼時候多出了一些藥丸,一道戰氣沖入藥丸當中,頓時這些人便昏迷了過去,穿這條大褲衩,倒在了地上。

趙元氣的臉都紅了!

他原本並不打算讓這些人做些什麼,煉體修士想要斬殺戰士修士並不是不可能,不過要斬殺像紀羽一眼的戰士修士,那就難於上青天了。

但你們好歹也給我消耗一點他的體力呀!趙元此時一副苦瓜臉的樣子。

紀羽對這些侍衛都沒有什麼殺心,他們只是被利用的工具罷了,或許是他年紀不夠大,心還不夠狠,這些人,都是有父母的。

他冷冷的盯著趙元:「怎麼,你……就這些人?」

紀羽臉上帶著嗤笑,他自然知道趙元不止有這麼點手下,不過現在他就是要打擊一下趙元的士氣。

頓時,整個氣氛便凝重了許多,紀羽此時深呼了一口氣,朝著四邊凝望,趙元現在還不會出手,不過還有其他的強敵在暗中,將要出手!

「殺!」

一聲怒吼之下,又是一批人馬沖了出來,「這些人都是平時犯過罪的死士,我將他們收為己用,這一回,我要看你如何逃脫。」

趙元冷笑一聲,說著,便見不遠處的一間房子里,走出了一堆黑衣人,他們每個人臉上都是一臉猙獰的樣子,而殺意更是濃厚無比,顯然就是那種殺意極重的一類人。

這些人,跟剛剛他對付的,簡直就是一個天一個地。

紀羽看了看趙元,趙元還沒有出手的意思,這只是在試探他吧。

既然是試探的話,那我怎麼可能會讓你失望呢?

紀羽輕笑一聲,越過了這些倒下的人,他背對趙元,而手中的一把大刀在顫抖著。

那房中,走出的人大約二十餘人,實力最弱的煉體七階,最強的戰士三階。

他們都是從地獄爬出來的死士,每一個人的手段都非常的殘忍,紀羽心中明白,這些人手中沾滿了鮮血,非常的嗜血。

「殺!」

一聲怒吼,不知從哪裡發出。

那群人,如同豺狼一般,一臉兇狠的朝著紀羽攻去。

「吼!」

意念之音再度發出,然而卻是一點作用都沒有。

紀羽眉頭微微一皺,意念之音一般都是十分有效的,除了一些意念無比堅定的人以外。

他釋然,這些人都是亡命之徒,看看最前方的那個,赤果果的上半身,那心臟的位置上有幾個紛爭的痕迹,而他旁邊的那人,胸前的一塊肉更是少了幾塊。

他們,都是兇殘之人,殺人早已麻木,這不是堅定,這是麻木,意念之力也刺激不了的東西。

沒有多說什麼,對待這些人,紀羽不可能留手。

瞬間,他體內的戰氣晶體開始瘋狂的旋轉起來,而與此同時,力量結晶也瘋狂旋轉。

一道道紅色的氣息瀰漫在了他的雙臂之上,剎那間,他身上的肌肉開始膨脹了一些。

「砰!」

紀羽的力氣何其大,他一拳朝著最先沖向自己的人打去,那人受力,瞬間便橫飛而貓撲中文 ?(貓撲中文)可怕一百倍……

紀羽的每一拳每一腳,足以讓他們致命。

原本這些人並不怕死,他們從地獄爬上來,在生死邊緣幾度徘徊,然而,在此刻,心中卻是升起了恐懼。

紀羽的白衣已經被染紅了,他身上也有傷口,不止一處,一個刀傷,數個劍上,他們都是在拚命,而不是在切磋。

雖然,紀羽比他們更狠!

九鼎丹火的本源力量運轉了起來,將他的傷勢治療好,而很快,紀羽身上又加上了新傷。

趙元雖然吃驚於紀羽身上的殺戮之氣,不過對這結果也很是滿意,這些死士,培養出來本來就是讓他們去死的,而他們的作用主要在於,死得是不是有價值!

紀羽一拳,臉色蒼白了一點,又是一名死士斃命,他哪裡不知道,這是戰元的車輪戰,來消耗他的體力。

不過就算是這樣,他也得接!

他的目光朝著趙元的方向看了看,掃視了一眼趙理。

頓時趙理便感覺自己像是被毒蛇盯著了一樣,全身不自主的打了一個寒顫,再看紀羽的時候,他竟然有了恐懼之心。

「該死,給我殺!」他臉上的殺意更甚。

太陽照射在刀劍之上,發出陣陣閃光,於刀光劍影之中,紀羽硬生生的將這一批死士殺了一大半。

而他的氣息此時雖然也有起伏,不過那也只是弱了一點點而已。

比殺氣,誰有他大,比煞氣,誰有他強!

他怒吼一聲,就像是萬獸之王的吼叫一般,所有的死士都是愣了一下。

也是這一秒鐘,紀羽手上的刀沒有停止,收割著這些人的生命,一個一個的人倒了下去啊……

到了最後,紀羽白色的衣裳已經被染紅了一半,而他前方,屍體堆積,一堆一堆……最後一名死士,被他一刀刺穿了心臟,不甘心的倒了下去。

他面露一絲輕笑,這……是殺孽嗎?

不!他不這麼認為,這些人身上殺氣極重,都是亡命之徒,殺了,只是為死在這群亡命之徒下的靈魂們報仇罷了。

一陣陣的煞氣從他們身上出現,最後,不知不覺的融入了紀羽體內的那個戰氣漩渦當中。

誰也沒有看到,也看不到,紀羽體內那個詭異的丹核,在此時竟然多出了一個條紋,而戰氣漩渦,更是擴大了一些,比以前大了一半。

紀羽回頭,冷冷的看著趙元等人,他臉上有血跡,不過不是他的。

「箭弩準備!」

與紀羽目光對接的一瞬間,趙元冷冷喝道。

他不怕紀羽,卻也不想迎上紀羽這詭異的目光,在這目光下,他竟然感覺到一陣來自內心的恐懼。

而就在此時,這院子四周的屋頂當中,不知什麼時候已經出現了密密麻麻的一群人,而他們每個人手上都有著一把箭弩,死死的瞄準著紀羽的方向。

總裁霸愛:獨寵傲嬌萌妻 「你殺氣很重,留你不得。」趙元輕聲一笑。

說罷,他的手一揮,箭如暴雨般,於空中密密麻麻,遮掩住了太陽的光亮,要朝著紀羽的方向落下。

每一發箭弩都有及強大的破壞力,一根落下,直接穿過了一顆大樹,死死的插在了地面之上。

箭弩手!

紀羽心中一冷,每一發都足以殺死一個戰士修士,如果全部發出,恐怕沒有一個戰士級別的修士頂得住吧。

不過現在……容不得他躲避,而且,他也不需要躲避!

九鼎丹火的力量在瞬間的時間唄釋放,紀羽周圍的溫度驟然升高,那根插在地面之上的箭弩在高溫之下直接化為火焰,燃燒而盡。

而那如暴雨一般的箭弩在空中同樣受到了極大的衝擊。

儘管它們的速度很快,卻經受不住這高溫的燃燒,要知道,九鼎丹火是神火!

就算紀羽不會控制,但也能使用它的高溫,融盡天下萬物!

在這一瞬間,火焰的力量充斥了整個空間,就算在一邊的趙元他們,臉色也是大變,因為他也感受到這種溫度。

他跟紀羽交過手,對紀羽的這種可怕的力量也是親身領教過的,不過現在看來,他依舊是吃驚無比,要知道那是速度竟然的箭弩,就算是高溫也應該可以在一瞬間穿過,直接致命才對的,唯快不破!

然而,現在一切都被顛覆了,快?飛的越快死的越快!

一把一把的箭弩不斷飛下,卻在觸碰到紀羽周圍高溫的一瞬間便融化為水,落入在地面,竟然還使得地面出現凹槽。

那是多麼可怕的溫度啊!趙元不禁倒吸了一口涼氣,當然,他不會想到,紀羽會有九鼎丹火這樣的神火。

「他身上有難得一見的火系寶物,一定要搶過來!」這時,他只有這個念頭。

趙元,愛寶如命,在這一刻,他變得無比貪婪。

一陣陣的箭弩壓下,如同箭雨,然而在此時對紀羽卻沒有任何用處,只將趙家大院弄得坑坑窪窪。

最後,箭弩消失了,他們停止了攻擊,不知道是沒了作用不再使用還是箭弩數量不夠。

不過紀羽沒有放鬆,一旦他收回九鼎丹火的力量,恐怕就會被箭弩射成刺蝟。

「向方家的人還有那隻小獸射箭!」忽然,趙元一陣令下。

紀羽心頭一緊,正欲返回頭去,然而他的速度哪裡會有箭弩快,心中不由大驚。

「皮皮!小心!」他朝著皮皮的方向大吼一聲。

趙元心中冷笑,他知道皮皮的來歷比較特別,應該不會這麼簡單就死了,然而方家的人不同,**凡軀的,一旦中招必死無疑,這樣一來就可以打亂紀羽的心性……接下來,就可以派出那些人來將紀羽絞殺。

如此一來,辟毒珠,火系寶物,還有這頭電系小獸,他都可以得到了。

「嘿嘿,紀羽,這一回你跑不了了。」他冷笑道。

然而,就在此時,突變卻發生了。

皮皮此時忽然動了,身上還伴隨著雷電之力,只見它大叫一聲,身上黃色電芒竟然以肉眼可見的速度開始擴散而出。

衝上了第一根箭弩……

在此時,紀羽不知自己什麼時候停住了身形,他死死的看著這一幕……

皮皮口中咿咿呀呀的,而它的全身都發出了黃色的電芒,非常的耀眼,比起太陽光也絲毫不會遜色。

而拿一根箭弩,就停在半空之中一動不動,沒有下落,也沒有粉碎。

這不可能!紀羽指導那雷電之力的厲害,區區箭弩不可能沒有一點事……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