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多四十歲年紀左右。

他竟然說這個九尾妖狐是他的故人?

這根本就是在說謊話。

「你……」

看到了林寒目光中的質問,赤陽王目光閃過一絲難看,但下一刻,他突然苦笑一聲,道:「沒錯,我騙了你……但是,我對你沒有任何惡意。」

「沒有惡意?」

林寒嘴角劃過一絲冷意,道:「你讓我解封一個化為人形的大妖冰棺,它若是出世,妖威滔天,誰能攔得住?」

「大妖?你說她是一尊化為人形的大妖?」

赤陽王神色猛地一僵,但下一刻,他咬了咬牙,道:「就算是她是一尊大妖,你也必須用你的血脈去解封這冰棺,本王對她發過誓,本王必須要救她出來。」

「難道,她是為了你才被冰封的?」林寒在一旁越聽越糊塗。

「不是。」

赤陽王搖了搖頭,模樣突然有些落魄,道:「本王五年前,曾走出燕國,在一座百丈冰川底部,發現了這尊冰棺,從看到她的一瞬間,本王就明白過來,她,就是本王這輩子最愛的女人。」

「本王將她連同著冰棺,一起帶回了燕國,想盡一切辦法,要將其救活。」

「但,本王縱然在燕國手眼通天,五年來,卻是奈何不了一個小小的冰棺,結果,本王費勁千辛萬苦,從遙遠的地帶,請來了一位故友,在她的探查下,這冰棺外有著一層古老的封禁之力,只有極其蘊藏強大血脈之力的血液,才能夠將其破除。」

「因此這些年來,本王下令,讓九大赤陽衛從燕國各地搜尋少年天才,為的,就是找尋最強的血脈,來破除這冰棺上的封禁之力,救出她!」

……

赤陽王說著說著,話語越來越小,似乎是羞愧,他神色露出一絲掙扎和痛苦。

他很清楚,這冰棺中封存的女子,或許是妖,或許已經死去,但五年前第一眼見到這女子,就讓赤陽王深深陷入其中,無法自拔。

看著遠處蹲坐在殿宇下的赤陽王,根本不復先前在外人面前的威嚴和穩重,而是變成了一個落魄的痴情之人,苦守著一尊冰棺五年。

這一刻,林寒心中也是終於明白,為什麼赤陽王苦苦搜尋少年天才。

原來,他一切都是為了救活這冰棺中的女人,一個他本不應該愛上的女人。

愛上一尊妖?

甚至是,愛上一個可能已經死去的妖?

林寒覺得有些不可思議,但這個時候,他突然看到了趴伏在冰棺前一直在哭泣的阿狸。

他突然想到,若是阿狸以後化為人形,自己會不會繼續接受她在自己身邊存在。

「好,我試一試。」

片刻思慮后,林寒目光一定,說道:「不過,若是不成功,那就不能怪我了。」

「謝謝,無論成功與否,本王都算是了卻了這個心結。」赤陽王神色一喜,隨即便是輕嘆了一聲道。

林寒見此,也是神色略帶唏噓。

恐怕沒有人會想到,堂堂燕國第一強者赤陽王,這個在燕國子民中的神話人物,竟然會為一個神秘冰棺中的妖族女子痴情到這種地步。

「放心阿狸,我會讓你同族之人解封出來的。」

林寒走到冰棺前,看了看一直在落淚的阿狸,目光閃過一絲堅定。

他之所以答應赤陽王的請求,還有一方面就是不想看到阿狸這麼難過。

下一刻,林寒看向冰棺中的「睡美人」,心中默念:「希望你不是一個兇惡的大妖。」

隨即,林寒拔出背負銹劍,一劍劃破手指。

啪嗒!

一滴鮮紅的血液,從林寒指尖滑落,滴在了那冰棺之上。

這一刻,赤陽王瞪大了眼睛,死死盯著那冰棺。 陸寒徹垂眼,對著電話那頭輕「嗯」了聲,便掛掉了電話。

他修長的手指握著方向盤,目光冷峻的看著前方,心中卻如千軍萬馬在蹦騰。

林北望,你千萬不要有事!

電話那頭,王術已經開始聯絡雷霆特別行動組的其他人核實林北望被綁架的真實情況。

陸寒徹的黑色賓利車飛快的開出C城主城區,往風山方向去。

他的車子一進入風山的山道,邪非就收到了山下人的彙報,確定了陸寒徹是獨自一個人且沒有帶任何武器的來到風山。

邪非看著坐在椅子上一臉無所謂的林北望,冷哼了一聲,心中想到,等會就讓你們兩個苦命鴛鴦好看!

邪非一邊想著一邊踱著步,在林北望的跟前晃悠著。

門口守衛突然跑進來一個人,對著邪非的耳旁小聲說到,「陸寒徹來了。」

邪非聽此邪魅一笑,對著身旁的人說到,「把她帶走。」

邪非帶著林北望來到了廢棄工廠的最頂層,他居高臨下的看著前來的陸寒徹,大聲說到,「陸寒徹!你居然還敢真的一個人來啊!」

陸寒徹聽到聲音往上看去,看到了被邪非抓在手中的林北望,他的雙眼驟然收緊,身上的戾氣迸發。

「邪非,你放了她,你想幹什麼儘管沖我來就行。」

邪非大笑,臉上的刀疤猙獰的舞著,「哈哈哈,你可真的是天真啊!我如果放了她,這遊戲還怎麼玩啊?」

「邪非!」林北望瞪眼沖著邪非低吼。「你還想不想重新進入那個古墓了啊!」

邪非依然大笑,他拍了拍林北望的肩膀,「放輕鬆點,我不過就是想玩玩遊戲。不會真的要了你情郎的命的!」

陸寒徹看了一眼這廢棄的工廠,再看看邪非和身邊的人,在心裡盤算了一下。他眸子冰冷,「邪非,你想什麼玩?這裡是C城,你覺得你綁了林北望,我就能讓你全身而退嗎?」

邪非勾了勾嘴角,一副死豬不怕開水燙的樣子,「那我們試一試,看最後的結局是什麼?我邪非現在不過就是命一條,最差的結局,我也輸的起,可是你呢,陸寒徹你輸得起嗎?你的事業,你的地位,你的女人,你輸的起嗎?」邪非說完狠狠的擰緊了林北望的手腕,林北望疼的咬唇,不讓自己發生一絲聲音。

邪非看林北望這副努力隱忍著的樣子,笑的越發的開心,他的目光挑釁的看著陸寒徹。

陸寒徹看到林北望忍著痛的表情,瞬間所有的理智都喪失了。他的腦海里想到了最後一次和她生死分別時的場景,他的憤怒燃到了極點!他一把扯開自己的襯衫衣領,緊握著自己的雙拳,對著邪非大喊,「邪非!你到底想幹什麼!」

邪非看到陸寒徹已經被逼急的樣子,笑的更加的得意了,當時在古墓里他那麼窘迫的被何洛那個變態架走了。這麼在兄弟面前掉面子的事情,他邪非一定得報這個仇!

「陸寒徹,我要你現在就跪下來,對我大聲說三聲對不起!」 滋滋!

幾乎就在林寒那滴血液滴落到冰棺的一瞬間,一股極寒之氣陡然擴散而出,瞬間冰凍一切。

「小心。」

赤陽王猛地踏步而來,他大手一抓,將林寒抓到遠處,神色帶著一份驚異不定,看著中央那被一層朦朧寒氣環繞的區域。

「阿狸!」

林寒神色猛地一變,他猛地掙脫了赤陽王的雙手,就要衝過去將阿狸救出。

嘭!

但就在這一刻,林寒只覺得一股無形的力量瞬間轟擊到了自己的胸口之上,他整個身軀一瞬間就倒飛了出去,直接撞到了一根大殿的柱子上。

「你沒事吧。」赤陽王立馬來到了林寒的身旁。

「沒事。」

林寒搖了搖頭,他目光帶著一份冷意,看向那寒氣環繞的區域,猛地道:「我好心以血脈之力將你解封,救你逃脫出那冰棺,你就這麼對待救命恩人的?」

「小傢伙,不要以這個來威脅本狐王,姐姐我可不吃這一套。」

驀地,一道嫵媚到極點的女子聲音響起。

下一刻,一個體態婀娜的絕美女子,從那片寒氣中緩緩走出,背後九條不同顏色的尾巴輕輕搖動,她的懷中,正抱著阿狸,傾國傾城的面容上,滿是魅惑的笑容。

這女子,正是先前被冰封在冰棺中的九尾狐王。

「你……你……終於醒了……」

赤陽王站在那裡,神色帶著一份痴迷,獃獃地看著那從寒氣中走出來的九尾狐王。

顯然,赤陽王縱然修為高深,但在這種化為人形的大妖面前,一點抵抗能力都沒有。

「九尾狐王?」

林寒目光一瞬間的獃滯后,腦海中黃金神火一顫,一頭雄偉的黃金蒼龍在他的精神世界中咆哮嘶吼,瞬間打破了那九尾狐王的魅惑之力。

「哦?小傢伙的意志倒是不錯,竟然能夠抵禦本狐王的精神魅惑。」

九尾狐王看到林寒一瞬間變得清明的眸光,頓時嬌媚一笑。

隨即,她根本就沒有理睬陷入獃滯的赤陽王,而是直接走到了林寒的面前,絕色面孔緩緩靠近他。

頓時,林寒聞到了一種奇異的香味,而他視野中,由於九尾狐王微微躬身,胸前那兩團十分顯眼的波濤,直接出現在了他的眼前。

「把阿狸交給我。」

林寒目光閃過一絲尷尬,他微微移開目光。

兄弟戰爭妹妹的桃花債 「阿狸?」

九尾狐王終於直起身,她看了看懷中的小狸貓,道:「阿狸日後就跟著我了。」

「跟著你?」

林寒神色一冷,他體內雄渾的龍力真元在涌動中,體表,一層金光微微閃耀。

若是這九尾狐王強制要將阿狸帶走,林寒絕不允許,縱然他很清楚,面前這個看似柔柔弱弱的女子,是一尊修為極其恐怖的大妖。

「咯咯咯,小傢伙還挺有硬氣。」九尾狐王嫣然一笑,道:「是阿狸主動提出要跟隨我修行。」

「阿狸主動提出來的?」

林寒神色閃過一絲詫異,他看向九尾狐王懷中的阿狸。

咻!

阿狸大眼珠一轉,小小身軀一動,直接瞬閃到了林寒的懷中,伸出粉紅色的小舌頭,親昵地舔了舔林寒的臉龐,隨即吱吱叫了起來。

林寒能夠聽得懂阿狸的叫聲。

片刻后,林寒眼眸一動,忍不住呢喃道:「阿狸,你要跟隨這位『姐姐』修行,為了以後幫我抵擋五年後那南宮鏡月的追殺?」

聽到阿狸所說,林寒心中微微沉默。

原來,阿狸雖然一直一聲不吭,但卻是一直把自己和那神秘女人南宮鏡月的五年生死之約記在心中。

「阿狸,我尊重你的選擇。」

林寒點點頭,使勁揉了揉阿狸那雪白的皮毛,隨即看向九尾狐王道:「雖然我知道你很強大,但是,你若是敢對阿狸有什麼其他的想法,我定會殺你入九天十地!」

「哎喲,小傢伙,等你再成長几年,再來和姐姐我說這些話吧。」

九尾狐王將阿狸抱了回去,顯然沒把林寒的話放在心中。

她瞥了一眼遠處處於痴迷狀態的赤陽王,搖了搖頭,隨即再次看向林寒,緩緩道:「無論如何你救了我的性命,那姐姐就免費幫你開啟一個大造化。」

「開啟一個大造化?」林寒目光閃過一絲疑惑。

嗡!

下一刻,九尾狐王伸出雪白的蔥指,對著林寒的手中的靈戒一點。

唰!

一塊古舊的墓碑頓時出現在了大殿中。

「是那塊墓碑?」

林寒目光露出一絲詫異。

這塊墓碑,是他在日月秘境第一層的小島上獲得的,當時,是埋藏在一個靈泉之下。

本來林寒都快忘了自己的靈戒中還有這麼一塊墓碑,但現在卻是被九尾狐王給取出來了。

「這就是你口中的大造化?」林寒有些懷疑道。

「沒錯。」

九尾狐王看著那塊古舊的墓碑,美眸泛出一絲異彩,道:「若不是被你所救,欠你一個恩情,姐姐我恐怕早就將你這小傢伙擊殺,奪取這塊墓碑了。」

九尾狐王說著,笑意盈盈,但林寒知道,這女人所說,絕對是真話。

一念至此,林寒心中微微一緊。

隨著自己修為的提升,他遇到的強者越來越多,力量,只有強大的力量,才能夠讓自己自保和不懼一切。

「這塊墓碑到底是什麼來頭?」林寒問出聲。

「這墓碑,封存著一套極其強大的武學。」

「有多強大?」

「若是修行到大成,驚天地,泣鬼神。」

九尾狐王緩緩出聲,那語氣中,帶著一份無盡的縹緲感。

大成之後,驚天地,泣鬼神!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