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Home
  • 未分類

莫非對方還是隱藏了自己是修鍊界大能的身份?越想,他們就覺得越有可能。

故而,此刻也是更加的恐懼,腳下的腳步也越發快了起來。顧不得遠處可能出現的寶貝。如今,他們只想要活著回去。

……

至於蘇七月這一邊,到達據點之後,蘇七月便立即開啟傳送隧道。

將幾人都給傳送了回去。

回到南宇國的時候,時間過的還不算長,也是不足幾個時辰而已。但是她們卻實實在在在幻境裡面已經過了很多天了。

這情況使得第一次今入幻境的葉伊瀾覺得有些新奇,至於君,則是一臉冷然,讓人看不清他究竟想什麼。

而蘇七月,對這事則是比較清楚一些,沒有那麼多的疑問。

她覺得,估計幻境的性質與混沌空間差不多而已。

因此沒有太留意。

在說回來,南宇國的事情蘇七月是絕對不會管的了,只是她還要找到衛家的老頭子們。

於是,幾人就這樣在南宇國留了幾天。

只是,哪怕那麼多天過去了之後,蘇七月依舊沒有找到衛家與冥府的人。

緊緊的鎖著眉毛,蘇七月忽然就不知道要如何是好。

偏生此時假期又快要到期了,皺了眉,蘇七月嘆口氣。只好帶著徒弟們又準備回白玄城了。

神農別鬧 ……

另一邊:

幻境之內:

宇文浩一行人毫無疑問都已經喪命。

但……

衛蓮兒卻沒有。

她機緣巧合掉落下山崖。

偏偏沒有死成,還尋到了一個隱秘的地方。 從白玄城離開還是很容易的,但是進入白玄城裡面,那難度可就大了不止一點點。

不論是白玄城還是黑玄城,都是擁有兩個結界封印。

故而,為了保護這兩個地方,白玄城的強者或者是黑玄城的強者都會拼盡全力的在結界周圍製作各自氣流以及隕石。

因此像玄舟這樣的大型物件,很容易因為這事而受損。

偏偏,君沒有修為,若是不使用玄舟,只怕連白玄城的區域都到達不了。

也是因為如此,蘇七月還是毅然決然的選擇了使用玄舟。

因此,就免不了要繞道了許多,當三人成功進入白玄城之時,那就已經是兩個月以後的事情了。

白玄城竟在這兩個月之中又出現的一次大事:新生勢力——冥府。

蘇七月剛到白玄城大門,聽到的就是這事。

心底微微有些驚訝,難道他們五個月不到的時間就都可以盡數進步到藍階以上,還可以舉辦一個新型勢力?

管不了自己兩個弟子了,便叫葉伊瀾先帶著君回去,而她自己,則是迅速趕往了冥府當中。

……

這裡還是白玄城的邊境,並不是很繁華,故而,在這個地方,有個紫階的就已經是大能一樣的存在,像亓玄宗這種,更是一種傳說。

之前黃麗芊身邊的兩個女子就出自於這裡。

故而,她們才曉得外面世界強大,才厭倦這裡,不願意回來。

冥府既然能夠立足於這裡,一個紫階肯定是少不了的。

不過現在蘇七月還不敢確定,因此還在尋找冥府的據點。

惡少的鑽石嬌妻 走過一條街之後,蘇七月終於找到了冥府的所在位置。

冥府與以前沒有什麼兩樣,依舊是當初那個裝修,這讓蘇七月的心一下子就安定了。

只因為這個裝修風格,基本上可以確定對方就是自己的人。

好在他們都沒事,不然,她良心也不安。

哪怕這一股勢力如今都幫不了她,但他們都是自己帶出來的人。

蘇七月雖然心狠冷酷,但是該有的道德底線卻一點也不缺。

或許是因為蘇七月的一身紅衣太過於惹眼,冥府裡邊的人一下子就看見了。

那人是當初南宇國邊城的一個娃子,故而識得蘇七月。

見是她,驚了一跳,隨後立即放下手中的活,連忙過來請蘇七月進去。

蘇七月點頭,進去之後,卻發現冥府又與當初在南宇國的設置有一些不同。

不同以往的幽靜,這裡人山人海,壓根看不出是殺手局。

那娃子估計是猜透了蘇七月疑惑,故而解釋道:「主子,先前殺手部出現了大難,就是因為沒能提前得知什麼消息。

故而,護法大人特地在這裡設置一個茶樓,消息更加通徹,降低如同上次一般的事情發生。

而為了防止泄密,內部則是在比較荒的地方駐站。」

蘇七月思及,立即懂了,道:「這法子不錯,日後可以擴展到青樓。」

崇玄大陸乃至玄界都不曾有過青樓的存在,畢竟這裡男女雖然不是絕對平等,卻也不是沒有女性成為大能者。 因此,青樓這東西並不存在於玄界。

這人還是第一次聽說「青樓」這種東西。

十萬年前的崇玄大陸男女基本平等,故而蘇七月也不曉得青樓存在。

這也是她在二十一世紀華夏的時候聽說的,現下恰恰可以用起來。

在這裡,若是舉辦青樓,新穎的體裁也許會吸引不少人進來。

經過蘇七月一番解釋之後,那人立即明白了是什麼意思,雙眼一亮,立即點頭。

但是很快,他又提出了新的一個疑問:「難道還有人願意做這樣的事情么?」

這裡雖然男女不是絕對平等,也並沒有那麼重視貞操這種東西。

但事情卻壞在,沒有多少人願意一天侍奉許多人。更何況許多修鍊者都不會願意屈身於他人。也就更別提侍奉那麼多人了。

蘇七月聽了這話,沒有反駁,眼眸眯了下,只有一句話:「據說……黑玄城有個宗門叫媚宗。」

聞言,那人大驚,立即將蘇七月拉到了一個角落,生怕蘇七月再說出些大逆不道的荒唐言論來,驚恐似的瞪大眼睛,「主子,您這是不要命啦?」

要知道,白玄城與黑玄城那可是世仇。

這事要是傳出去……

那人簡直不敢想。

蘇七月聞言,只淡淡撇了他一眼,冷漠道:「本座有法子叫他們看不出來就是了。」

說罷,她又冷笑一聲,嘴角略帶嘲諷。

世仇?世仇又如何?又不是自己的敵人。

何況,她前世帶領風家與邪修建立友好關係,整個大陸都沒敢說什麼,現在只是一個黑玄城的宗門,如何就建交不了了?

媚宗以陰陽相交之法聞名整個大陸,乃至整個位面,陰陽相交之法又俗稱房中術。

第一次進行雙修帶來的反饋非常大,不僅沒有副作用反而修為漲的能夠很厲害。

全球通緝,厲少女人誰敢娶 練習這個沒有別的要求。只要你足夠年齡,就可以依靠雙修獲得實力。

因此,雙修之術曾經風靡整個大陸。

當然,這一種方法有一個極其大的弊處。

那就是若是修為來不及鞏固,就絕對會造成虛階的後果,到時候,那就是一個黑階也不一定弄得死粉階。

並且雙修雙方的修為差距不能過大,否則,強的一方就能夠直接將弱的一方給吸成乾屍。

或者是弱的一方媚術過高,將強的一方完全迷惑,進行采陰補陽或者采陽補陰。

不管是第一個還是第二個的結果,兩者最後都只有一個下場:變成乾屍。

於是,後來在爆出這個消息的時候。媚宗又是整個天底下最令人厭惡的宗門。

後面白玄城容不下媚宗,媚宗一整族便都遷移到黑玄城去了。

如今能夠保持本心的媚宗弟子很少,基本上都出來為非作歹了,故而,採取媚宗弟子引入冥府也是一個極其危險的事情。

一不小心,那就是招狼入室。

那人也是極其擔心這個事情發生,心底正急得,於是叫另外一人過來服侍著蘇七月,自己則將這件事情告訴無蹤護法去了。 主子真的是瘋了!

這麼荒唐的事情居然也想的出來!

越想,那人心底就越是擔憂,腳步便越發著急。

不行,得趕緊告訴護法,不能讓主子毀了冥府。

蘇七月精神力極其強大,當然不可能猜不到對方的心思。

看著那人的背影冷笑了一聲,隨後什麼也沒有說話,只是撥弄著自己髮髻上插著的彼岸髮飾,一雙美眸半眯著,極其風光。

冥府的第一層就是茶樓,故而,蘇七月此刻可謂是極其惹眼。

雖然蘇七月的長相極其美艷,但是在座的人都知曉她的年紀不大,故而,他們誰也沒有上去搭訕,依舊自個吃自個的。

就當是欣賞了一路過此地的美女子而已。

蘇七月自個也不說話,隨便找了個位置坐下,雖是隨意一坐,但是剛剛來的一人莫名其妙的就感受到了一股壓力。

他不曉得眼前這個女子是誰,但是主管既然叫他好好伺候著,那就畢然是個大人物,因此他不敢放肆。

只安安靜靜的站著,偏偏蘇七月卻一點開口說話的意思也沒有,叫他好生尷尬。

但還是不得不掛起笑臉,在那恭恭敬敬的站著。

許久,蘇七月開口了,似乎是隨意問道:「你什麼時候進入的冥府?」

「回姑娘的話,小的是剛進來的。」他答道。

蘇七月點了點頭,正要說什麼,沒想到此刻無蹤就已經急匆匆的趕了過來。

無蹤見是真真正正的蘇七月,立即單膝下跪著給蘇七月行了個禮,恭恭敬敬的開口道:「參見主子!」

一上來就是這樣的一個大禮,別說周圍的客人被嚇到了,就是主管與那小夥子因為被驚到了。

那小夥子壓根不知道眼前的女子竟然是傳說中冥府的主人,故而瞪大了眼睛,長開了口,一臉的不可置信。

至於那主管,雖然表面上還尊著蘇七月是主子。

但實際上也沒把對方當作主子,不然,一見面時就不會不行禮了。

他覺得,蘇七月壓根不配當他們的主子,他們連續之前受到重創,這主子就從來沒有出現過。

若不是帝國學院的院長出來拼盡全力幫了他們一把,只怕他們這一行人,都要死在南宇國了。

故而,他壓根對蘇七月喜歡不起來。更甚者是討厭。

他覺著只有無蹤大人當他們的主子才是應當的,畢竟從頭到尾,一直都是無蹤在為冥府這個團隊鞠躬盡瘁,死而後已。

若不是無蹤大人運氣夠好,那他就已經不存在這個世界上了。

狂女幻靈師 反觀蘇七月這個不怎麼見面的女子呢,只會坐享其成,壓根沒有給冥府帶來什麼。

就是之前去見帝國學院的院長也是靠的冥府的威名。又是一個卑微的女子,她憑什麼當冥府的主子?

越想,這主管就看蘇七月越不順眼,他恨不得立即拉起無蹤大人,只覺得自家無蹤大人是受到了莫大的屈辱。

但是雖然如此想,主管的表情上還是沒有展現分毫,依舊是一副恭敬敦厚的模樣。 從面容上來說,他眾人表情壓根讓人看不穿內心所想。只是蘇七月卻很清楚的看到了這主管衣袖下已經因為用力握拳而握的發白的手。

顯然,他並不像表面上如此恭敬,甚至是隱藏著極其大的恨意。

蘇七月看了他一眼,用手指頭敲了敲桌面,然後又將無蹤拉了起來,自顧自的進入內閣。

坐上與以前裝修一致的黑色龍椅之上,對著虛空看了幾秒鐘,然後嘆了一口氣,問道:

「無蹤,本座是不是對你們不夠關心?」

無蹤愣了一下,然後搖頭,道:「若非主子,無蹤只怕如今已經死了。」



你似乎還沒有回答本座的話。」蘇七月眼中泛起精光,道。

無蹤卻依舊搖頭,也算是正面回復了,道:「世界上從來沒有主子需要關心下屬的事發生。」

無蹤如今的言下之意即是,雖然如此,但是主子不必琢磨這事。

無蹤一直曉得蘇七月有自己的事情要去完成,故而,為了回報對方,他只能不斷的完善冥府或是擴大冥府的勢力。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