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Home
  • 未分類

說著,自稱小焱的傢伙就朝著牆撞了過去,不過楊風是真的沒有阻攔,只是在那裡看著。

那傢伙隨即回頭了,看著楊風,直接的哭泣道:「我說別攔著我,你還真的不攔我啊。」

眼淚就像雨滴一般嘩啦啦的從山上流了下來。

「我這是充分尊重你。」楊風點了點頭。

楊風這句話一出,小焱眼淚流的速度提升了無數倍。

「主要是我的速度沒你快,再說你撞到牆上是牆被焚毀,你應該沒事。」

「你是小焱吧,天地之間最強的聖焰,自然也是天地之間最強的火焰。」

楊風笑著看著小焱。

百味至尊給自己不久前提過天地虛無隕落焱,如果他沒有猜錯的話,那應該就是眼前這傢伙。

火焰擁有了生命,這也正常。

那毀滅天火不是擁有了自己的生命嗎?

火焰擁有生命實際上非常的難的。

每種火焰情形都不一樣。

小焱的實力楊風估摸著絕對不比百味至尊差。

這讓楊風感覺到震撼。

「主人果然記得我,主人,主母呢?」

小焱看著楊風問。

「她在沉睡當中。」

楊風回應道。

現在提起司馬晴,楊風的心情好受了很多,因為他距離復活司馬晴越來越近了。

可以說是萬事俱備只欠東風了,只要自己從毛小驢說的地方當中出來后,他就要復活司馬晴了。

「果然啊,主母被徹底的打散了,當時所有人都認為主母要死了,但是我認為主母肯定不會死的。果然如此,雖然昏迷不醒,但是總歸有辦法的。有我在,我願意幫忙復活主母。哪怕犧牲我自己。對了,這裡還有一部分主母的靈魂呢,只是這部分靈魂沒有了任何的意識。」小焱很是遺憾的開口道。

楊風的眼眸不由的一亮,他來這裡主要目的就是這個。

不然的話,自己還真不一定來這裡呢。

「帶我去找。」

楊風對著小焱很是著急說道。

有了這份靈魂,復活司馬晴的概率將會大上不少。

「嗯嗯,主人親我一口,我就去去找,也不差那一會兒。」

說著,小焱將嘴放到了楊風面前,一臉期待的看著楊風。

這讓楊風那是萬分的無奈,你是男的啊,你怎麼能提出這樣的要求呢?

你就不會提出更有價值的要求?

「主人,快點。」

小焱說著更靠近楊風了。

楊風無奈,只等碰了一下。

反正已經被這傢伙給佔了便宜了。

「嘿嘿,主人,我帶你去。」

看到楊風親了自己一下,小焱很是高興。

唯一遺憾的就是那一下很輕,但是也可以理解,自己主人害羞嘛。

在小焱的帶領下,楊風來到了一處猛烈的火焰當中。

火焰溫度極高,彷彿能將天地空間都給融化一般。

「這裡。」

楊風的神情不由得一變,司馬晴的一部分靈魂在這裡。

這麼高溫的情況下,司馬晴能不能活下來呢?

靈魂怎麼能放在這裡,這個小焱,有點知識好不好。

沒文化真可怕。

「主人,是不是要誇獎我,不用誇獎我的,我知道我自己很了不起的。」

小焱很是興奮的開口。

楊風很是無奈,這傢伙竟然這樣想,自己這是要夸人的樣子嗎?

「主母的這個靈魂很是特殊,必須得配置特殊的火焰才能保存,甚至不斷的壯大,我當年布置這裡花費了很大代價的,不過這一切都是值得的。因為主母的靈魂在這裡,所以我不能去找主人。只能讓太陽家族的人去找。可是他們太笨了,找了這麼久才找到。我差點滅了他們。」說起這個,小焱就對太陽家族很是不滿。

這效率實在是太低了,如果自己能夠離開的話,自己肯定能很快的找到楊風的。

楊風這個時候也是明白了。

為何百味至尊說這裡的情況都是自己造成的。

說起來還真和自己有關。

自己如果不來,太陽家族就完了。原來是這麼回事。

蜜糖出擊 「現在我將她的靈魂收起來。」

楊風對著小焱點了點頭,他剛才還覺得小焱做的不好呢,現在發現小焱做的真不錯,火焰裡面的靈魂真的很強。

(本章完) 也就是說,司馬晴的這一團靈魂真的非常的強。

這對於司馬晴的復甦是很有幫助的。

「現在還不行。」

妖精的夥伴 小焱連忙的阻止道。

「為何?」

楊風眉頭緊鎖。

你曾涉過潮汐 「主母的這部分靈魂無法離開這裡,如果要是能離開這裡的話,我早就帶著主母的靈魂離開這裡去尋找主人您了。」小焱連忙解釋道:「這部分靈魂是天日靈魂的一部分,只適合這裡,她因為損傷太嚴重,所以無法凝聚身體,除非主母凝聚身體復活的過程當中,這部分靈魂加入其中,能讓主母復活的概率增加,同時也能讓主母的實力恢復不少。」

「明白了。」

楊風點了點頭。

雖然說司馬晴這部分靈魂很是強橫,但是,受創傷太嚴重,只能以特殊的辦法保存起來,一旦離開這裡,說不定立刻的就消散於天地之間了。

「對了,太陽家族那些人該怎麼處理?」

「他們雖然很笨,但是終歸將您給找到了。」

小焱看著楊風問。

現在太陽家族的成員除了最核心的幾個之外都變成了傀儡,都被他控制,受他影響。

當然,他也能隨時解除這種控制,讓那些人恢復自由。

「都放了吧,他們也沒有什麼錯。」

楊風笑著回應道。

太陽家族也真夠可憐的,被小焱控制,基本上是小焱的奴才,看起來他們家族也很強,很是風光,實際山他們的苦也只有他們自己最清楚。

「好。」

「我聽主人的。」

小焱點頭道。

外面,無數的太陽家族的成員突然間都痛哭了起來。

他們的心情很是沉重,同時也是很興奮。

沉重是因為他們被控制了那麼久,完全就是一個傀儡,說是活死人也一點都不為過。

別人一個念頭都能讓他們死。

興奮的是那種日子終於到頭了,他們得到了新生。

以後他們的日子將翻開新的篇章。

「家主。」

他們都是來到了太陽君主身旁,一個個都大聲的哭泣了起來。

「沒事了,沒事了。」

太陽君主對著那些人都點了點頭。

他知道太陽家族的危機解除了,對方的怒火已經徹底的消除了。

「父親。」

金亦菲看著自己的父親,美眸閃爍,帶著陣陣疑惑。

「女兒,是不是有些疑惑?事情和你想的不一樣?」

太陽君主看著金亦菲,笑著回應道。

他就知道自己的女兒想的什麼。

「嗯。」

金亦菲點了點頭。

是的,她的心裏面很是疑惑。

她父親以前沒有給她說實話,她以為是其他危機呢,沒有想到是被控制了。

「一是不能說,這是對方的命令,我不得不從他,他讓我怎麼說我就得怎麼說。」

太陽君主笑著解釋道。

金亦菲點了點頭,她也感覺到了小焱的霸道,那絕對是說一不二的。

你必須得聽,如果要你不聽,那你就完了。

「第二就是我希望你活著,如果說出真實情況,你可能會留在這裡陪我們。但是,不說的話,你就一直在外面找,或許你還能因此活下來。同樣的,那些在外面的人都活著,其實我們太陽家族就不算完。」

太陽君主笑著解釋道。

金亦菲點了點頭,自己父親也是良苦用心啊。

一切都是為了自己,一切都是為了家族。

不過他們也不能做什麼,他們還必須得感謝小焱放了他們。

報仇?他們根本就沒有這樣的念頭,因為他們要是報仇的話,絕對會滅族的。

這就是弱者的悲哀。

實際上他們太陽家族還算是幸運呢。

正是因為小焱在這裡,所以黑暗動亂並沒有在這裡出現。

否則的話,黑暗動亂就能讓太陽家族毀滅。

她在神界可是見到了黑暗動亂的可怕。

生命太脆弱了,完全就像韭菜一樣被收割著。

如果不是有天門抵抗著,神界的所有生命都會被收割,沒有一人能倖免。

總裁的天價小妻 只有強者才能守衛神界。

以前神界的黑暗動亂就是因為有強者阻擋,所以才保留了生命的火種。

就像楊風手裡面那半顆骷髏頭就是一個真神級彆強者,他曾經抵抗過黑暗動亂。

但是當時的黑暗動亂和現在的完全不一樣。

那時候降臨的強者比較少,他們還能夠抵抗。

如果他們面對的是現在這種程度的黑暗動亂,他們估計連抵抗能力都沒有。

「諸位。」楊風帶著小焱突然間的出現在了這裡。

「你們辦事速度挺快的嘛。」

百味至尊笑著看著楊風,辦事兩個字被他狠狠的強調著。

楊風狠狠的白了百味至尊一眼,這傢伙簡直就是為老不尊。

「嘿嘿,老人家,我對你很有興趣啊。」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