踏…

咬了咬牙,林寒一步一步朝著女魔端坐的方向走去。

終於,他來到了女魔身前,此時彎下腰,林寒看著近在咫尺的那張絕美臉龐,只覺得呼吸一窒。

不得不說,眼前的女子,美得讓人窒息,有著傾國傾城之姿,尤其是眉宇間的那種睥睨天下般的銳氣,讓女魔擁有著一份其他女人所沒有的霸道之意。

不過,此時女魔美眸緊閉,一動不動,像是坐化了一般,無比安詳。

與女魔如此之近,林寒有些頭皮發麻,他不再猶豫,伸手將地上骨骸中的那枚靈源神眼給握住。

「呼!」

但下一刻,林寒突然那發現,那靈源神眼,仿若有著千斤萬鈞之重,他根本拿不動。

帝皇龍爪!

林寒心中暴喝,他的一隻手掌膨脹成為了一尊猙獰、剛勁的金色龍爪。

終於,那靈源神眼有些鬆動了。

但,這還不夠。

無奈之下,林寒將另一隻手握著的金色舍利子給含在了嘴中。

帝皇龍爪!

林寒的另一隻手,也是變成了一隻猙獰冰冷的金色龍爪。

兩隻黃金龍爪,猙獰、剛勁,充滿了震撼的力感。

一瞬間,那地上的靈源神眼頓時被兩隻龍爪託了起來,隨即林寒將其瞬間裝入儲物靈戒中。

大功告成!

林寒神色大喜,立馬就要遠去。

但就在林寒準備起身的瞬間,他微微一抬頭。

嗡!

突然,近在咫尺的女魔的那張絕美臉龐湊了過來,隨即在林寒震驚到極點的目光中,女魔那紅潤的嘴唇,貼在了他的嘴上。

什麼情況?!

這一瞬間,林寒心中湧出滔天駭浪。

他此刻能感受到,絕代風華的女魔嘴唇,冰冷、柔軟,甚至是帶著一股淡淡的香味。

但是,這女魔,竟然主動吻住了自己?

這到底是怎麼回事?

心中震動的同時,林寒想要立馬倒退,和這麼一尊沉睡千年的女魔接吻,雖然是一位傾國傾城的大美人,但林寒依舊覺得心中寒氣直冒。

不過,就在林寒準備後退的一瞬間,兩條藕臂,頓時抱住了他的身軀。

是女魔,她整個婀娜的身軀都是貼了過來。

但林寒卻是沒有一點興奮的感覺,他只覺得女魔渾身冰冷,像是一個冰塊,貼在了自己的身上,而且,女魔身軀中蘊藏的恐怖魔氣,讓林寒渾身氣血都要凍結。

不過就在林寒準備爆發全部力量脫離女魔掌控的瞬間,他突然發現,女魔並不是要殺自己,而是……

「她要的,是我含在口中的舍利子!」

林寒突然感覺到,女魔紅唇貼在自己嘴上,一股強大的吸力,就要將自己口中的舍利子給吸走。

「我靠,這裡全都是邪魔之氣,還有無數枯骨衍生的鬼氣,若是舍利子被你吸走了,那我絕對要被無數亡魂邪靈給吞吃了!」

林寒心中大駭,他猛地移開了嘴唇,破口大罵道。

而於此同時,太古龍帝訣轟然爆發,一股強大的力道和龍帝威嚴,頓時讓林寒脫離了女魔的掌控。

唰!

林寒一瞬間倒退幾十米,眼神滿是忌憚,盯著不遠處的女魔。

「吼…吼…」

而就在這瞬間,似乎是觸碰不到舍利子,女魔睜開了雙眸,眸中黑氣濃郁,蓋世的魔威生出,讓林寒忍不住都要匍匐。

「龍帝威嚴!」

林寒冷冷一喝,溝通腦海中的黃金神火,他背後虛空中,隱隱間出現了一條五爪金龍,一個騰躍間,便是穿梭九萬丈。

此時,在女魔的魔威逼迫下,林寒的第一個戰鬥異象,模模糊糊,被激發了出來。

蒼龍吼山河!

嘩啦!嘩啦!

一根根鐵索拴在女魔身上,此時女魔漸漸覺醒,發出震天的怒吼。

林寒只覺得頭皮發麻,他立馬朝著遠處飛射而去,此次靈源神眼已經得到,他沒有必要再和這種恐怖的女魔糾纏下去。

看著林寒閃身離去的身影,鎖困在那骨山上的女魔,頓時發出不甘的咆哮聲。

一路上,林寒盡情狂奔,根本不敢有一絲一毫的停留。

整整半個時辰,林寒跑出了無底深淵,只覺得心有餘悸。

不過還好,靈源師傳承終於得到了。

此次回到聖崖村,可以好好參悟那靈源神眼中的蘊藏的靈源之術,若是學會一些皮毛,足夠尋找靈石礦脈,到時候,林寒想想都覺得自己要發了。

又花費了整整數日,林寒才重新攀登上那大岳頂端。

林寒轉身望了望底下的深淵,想起了那被封印在此的蓋世女魔,不由呢喃一聲,「暫時那女魔,還不是我能夠招惹的。」

想到這裡,林寒不再猶豫,徑直朝著聖崖村的方向飛射而去。

三日後,當林寒回到聖崖村不遠處,他頓時聽到了一陣隆隆的聲音。

聖崖村方向,衝天的靈光大陣一個個亮起,似乎在抵禦著什麼。

「有大荒凶獸,亦或是敵人,降臨聖崖村!」

林寒頓時目光一變,立馬朝著聖崖村飛奔而去。 聖崖村外,一群踏步在仙鶴上的劍修,一劍劍斬下,瘋狂轟擊著那守護著聖崖村的靈光大陣。

這群人,正是靈劍宗之人!

此時,袁嘯天,這位靈劍宗的宗主大人,一襲大袍,看著底下衝天而起的一座座防禦靈陣,威嚴的目光中露出一絲陰沉,他冷冷道:「這小小的一個小村落周圍,怎麼刻畫了這麼多的防禦靈陣?」

「回稟宗主,應該是那擊殺三公子的小子設下的手段。」一個靈劍宗弟子上前一步,恭敬抱拳道。

「繼續斬!」

袁嘯天神色陰沉,猛地道:「給本座狠狠地斬,我不信,區區幾個靈陣,就能夠抵擋住我們!」

而此時,聖崖村中,大黃狗飛速地將一塊塊靈石按入虛空中,維持著一座座靈光大陣的運轉。

它背後,一眾聖崖村族人都是神色憂愁。

他們沒想到,外面竟然降臨了這麼恐怖的一群宗門強者。

「林寒小子,靈石就快耗盡了,本帝就快堅持不住,你到底死哪裡去了!」大黃狗一邊運轉靈陣,一邊齜牙咧嘴,破口大罵。

某一刻。

「轟隆」

終於,一道恐怖的劍光從天穹斬下,直接將一座靈陣給撕裂,狂暴的力量,將周圍大地都是轟得崩碎開來。

「不好!」

聖崖村中,大黃狗等一眾村落族人都是神色大驚。

「哈哈哈,區區幾座靈陣,在本座的面前,都是蚍蜉撼樹,自不量力。」一道張狂的大笑聲響起。

是袁嘯天,他擁有著靈動境四重天的修為,剛才一劍斬下,終於將本就快要支撐不住的靈陣給斬碎了,成為灰燼。

「汪汪,若不是本帝沒有足夠的靈石,別說你這個老小子,就是靈輪境,甚至是神魄境巨頭,都被本帝的靈陣給鎮殺成無形!」大黃狗汪汪直叫,很是氣憤。

「狗妖,你能夠抵擋本座到現在,就知足吧,接下來,你們都要死,因為,你們和殺了吾兒的那個小崽子都有聯繫,本座說過,要誅殺與他所有有關的人!」

袁嘯天猙獰一笑,頓時命令背後的幾十個靈劍宗弟子,道:「屠了這村落,包括那條狗,一個不留。」

「是,宗主!」

「是,宗主!」

「是,宗主!」

一個個靈劍宗弟子紛紛抱拳,神色恭敬,隨即他們手握長劍,看向不遠處聖崖村的一眾人,都是露出獰笑之色。

尤其是他們看到了聖崖村中不少姿色美艷的女人,更是目光露出淫.邪。

「糟了!」

看到那群靈劍宗弟子眼中毫不掩飾的殺意,聖崖村族人都是紛紛神色蒼白到極點。

「誰敢殺聖崖村族人,我必屠了他九族!」

驀地,一道長嘯聲從遠處傳來,浩浩蕩蕩,充滿著一種冰冷的殺意。

「是林小哥!」

「林小哥回來了!」

這一瞬間,聽到了那熟悉的聲音,一眾聖崖村族人紛紛露出驚喜之色。

林寒的強大,早就深入人心。

聖崖村族人,對於林寒,有種盲目的信任。

唰!

幾乎就在下一刻,一道青衫身影,頓時閃身來到了聖崖村落的前方,將所有聖崖村族人守護在身後,直面那一群殺氣騰騰的靈劍宗之人。

「林寒小子,你終於回來了!」

大黃狗也是頓時鬆了一口氣。

「做的不錯。」

林寒拍了拍大黃狗的狗爪子,隨即猛地轉身,冷眼盯住了對面一眾靈劍宗弟子,頓時道:「你們靈劍宗的三公子,就是我殺的,但你們竟然牽連無辜之人,實在是可恨,今天,你們都不用走了,全部留下來吧!」

林寒知道,這群靈劍宗之人只有全部斬殺了,才能斬草除根,了除後患。

「小子,我認識你。」

突然,靈劍宗宗主袁嘯天出聲了,道:「青衫銹劍,你是幾個月前曾在這北部鬧出過一個不小動靜的那天劍門弟子,當時,你敢違抗天琴谷的真傳弟子古泉羽,實在是膽大包天,若不是你是天劍門弟子,早就被天琴谷強者給斬了。」

「哦?看來你當時也在場。」

林寒冷冷一笑,這一瞬間,他已經通過魂師天眼,覺察到了這靈劍宗宗主,有著靈動境四重天修為,是一個強者。

「我當時自然在場,而且,我還知道,你這個小崽子,癩蛤蟆想吃天鵝肉,竟然敢覬覦天琴谷的小公主林如煙,簡直是罪大惡極,今日四處無人,本座正好替我曾經的師門天琴谷,清除你這個雜蟲,這裡殺了你,天劍門也不會知曉。」袁嘯天說著,眼中有鄙夷,也有著濃郁的殺意。

「宗主,此子不過靈動境二重天,我來殺他。」

一個英姿勃發的青年男子從袁嘯天背後踏步而出,一身修為赫然有著靈動境三重天,他此時抱拳,想要迎戰林寒,擊殺林寒立功。

「好,你的霸刀已經大成,今日正好用這林寒之血來祭刀。」袁嘯天出聲了,語氣冷傲,仿若這青年男子要殺林寒,只是一刀的時間。

「是,宗主!」

青年男子應了一聲,隨即踏步來到了聖崖村外不遠處,看向林寒,道:「出劍吧,不然,你沒機會了。」

但,林寒站在聖崖村門口,身軀不動,目光無波,淡漠盯著那青年男子,仿若在審視一隻螻蟻。

這種目光,讓那青年男子大怒。

「既然你想這麼快就死,那就怪不得我了!」

「狂刀霸天!」

青年男子「鏘」的一聲拔出腰間長刀,瞬間化為一道殘影,朝著林寒斬去。

轟!

驚人的刀芒,縱橫將近百米,直逼林寒頭顱。

但就在青年男子一刀快要將林寒頭顱給斬斷時候,甚至是,這青年男子已經看到了林寒被自己劈殺成血腥兩半的一幕瞬間。

嘩!

一片劍光,璀璨無比,瞬間覆蓋了一切。

咔嚓!

幾乎就在眾人沒看清場上動靜的瞬間,青年男子手中長刀已經破碎,他的喉嚨生出一道血縫。

隨即。

啪嗒!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