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Home
  • 未分類

道平也好不到哪裡去,跟被林澤帶偏了的牛王戰鬥,那混帳牛三星打人只打臉,當戰鬥結束的時候,他已經比靚輝差不到哪裡去了。

只有黃依依好點,可是心理也受到了暴擊,因為那隻狼捉住她的時候本是要吃掉她的,只因近距離看到她的臉,而直接吐了,吐了半天都沒恢復。

黃依依在風中凌亂,差點抹了脖子。

林澤是非常感激他們的,若不是他們的貢獻,自己不可能這麼快就拿到四萬的心理暴擊,他們簡是自己升級路上的衣食父母。

一天不在他們身上賺點暴擊,心裡就不舒服。

「小子,你真的通過了?是不是認輸了?」

平道一上來就急問,其它人都盯著他,想知道答案。

要知道這關色關雖然過程很短,但是難度卻是十分的大。

這個與其說是色,不如說欲,此關引用了清琴、迷香、閨房等加過靈法的環境直接刺激人的靈神,加上不可方物的女體,毫無難度就能推倒,莫說正常男子,就算不正常的,也能讓他色狼化。

這一關能引出人內心最深處的情慾,所以無論自持多強的男子,都會在此淪陷,曾有女子試過,同樣過不了男體這一關,與修為戰力一點關係都沒有。

除非道心真的與佛無二,達到看破萬物的冥想狀態。

林澤只不過是一個十六歲的少年,怎麼可能達到這種境界,這簡直是反人類,如果是真的,他們受傷的心靈恐怕沒機會都癒合了。

不過林澤那管這些,這麼好的升級工具,怎麼能放過。

「有些事雖然簡單,卻不是所有人都能做到的。」

很簡單,卻不是他們能做的…

『來自所有人的心理暴擊+2000。』

一干人快被嗆死,這分明是說,我不是針對你們其中一位,我是說你們全部,全部都是垃圾。

還能不能好好聊天了?

他們終於發現,不能找這傢伙說話,否則時間長了一定會患上憂鬱症,到誰來安撫他們受傷的心靈。

對不起了各位,要怪就怪那個變態的系統吧,是它逼我的,不然以我這麼好的人,是絕對不會拿你們來開涮的。

對,就是這樣。

這麼自我安慰了一下,感覺好多了,他決定休息一下,明天再繼續拿他們開涮,明天見俏妙音之後就能搞夠這六千暴擊能量,然後逼那女人把傷魂音術拿出來。

計劃了一下,準備睡覺,卻見到一個人影閃過。

「誰!!!」

林澤一聲大吼,卻沒有追出去,等了一公兒,那個人影再次晃動,林澤又大吼了一聲誰,那人影沒有回答消失了,林澤還是沒追出去。

一會兒,人影又來,又吼誰,人影又消失,林澤還是沒追出去。

如此來回了十幾次,人影再次出現,林澤又吼誰,外面傳來一個怒吼:「媽賣批,我是你爺爺,你敢出來嗎?!」

「我不信,如果你真是我爺爺,我上次給你燒了多少錢?」屋裡傳來林澤的回吼聲。

「草啊~~!」門外之人感覺被百萬頭草尼馬奔騰而過。

他就不明白了,為什麼別的人一引就出來了,這白痴硬是一步不動呢。

他不知道有人從窗邊閃過就追出去,是仙俠世界的基礎禮貌嗎?

我受不了了!

砰!

林澤的大門被踢開。 「兄弟,就聊個天,用得著這麼大陣象嗎?」

極品男生到俺村 山崗之上,靚輝環視左右,嘴角不斷抽搐,左邊是縮小了的地獄三頭狼,右邊是地虛牛王牛三星,前後還有四隻惡鬼把守。

他一個小小的天龍山護法用得著這麼大的陣勢嗎?

你是有多怕死。

「鬼才跟你是兄弟,我沒有長得這麼抽象的兄弟!」林澤眼皮一抬調侃道。

又送了一千心理暴擊,靚輝長嘆一口氣:「算了,你這種人是沒法交流的,那麼我就直說了,離開靈霄門加入我們天龍山,你要什麼條件?」

「你這是拉攏我?」

「你可以這麼認為,說吧,只要你能開出條件,我們都會想辦法做到。」

「我要一個美女。」

「什麼?」

「一個絕色美女。」林澤淡淡一笑。

「你明知我們中了詛咒,全宗的人容貌盡毀,還跟我們要美女,你分明是不想好好說話了。」靚輝一怒。

「還有這事?那就沒辦法了,男人無外乎錢和女人,錢方面嘛我有了提款機,只有女人沒有,你們沒有女人,那就不要怪我了,走!」

一揮手,一群怪物跟著林澤浩浩蕩蕩地往回去了。

「等等!」

靚輝叫住林澤,咬咬牙說道:「小子,若是你真的得了傷魂音術,能不能為我們彈上一曲,只有一曲就行了,我們可以支付你報酬。」

「真是有閑情,這個倒不難,我也不要求你做什麼,只要你們答應永遠不來騷擾靈霄門就可以了。」

「這個沒問題,不過你說過的話也要記得!」

說完靚輝詭異一笑,唰的一聲消消在夜幕之中。

回去的路上,林澤決感覺這傢伙有陰謀,可是想來想去也不知道陰謀在哪裡,他本隨性,也懶得去想了,見招拆招吧。

早上就見俏妙音了,想必這個女人沒這麼容易交出手中的瑰寶,畢竟這一次挑戰只是一次見面會,只說同渡良宵,沒說讓她交出自己看家絕學。

所以還得準備一下,不順利的時候有見招拆招的能力。

神級功法獲得指南的確是好東西,不過只能指出功法在哪時,並不教你如何得到功法,也沒說明這個功法得到的難道有多高。

若是知道這個傷魂音術這麼難拿,而且是靈霄門的看家之寶,他肯定不會拿自己的性命來開玩笑。

不過如今都走到這一步了,霸王硬上弓也要繼續了。

看一下自己的狀態。

主動技能之中,下級的技能只能自己按步就班就修鍊,只能靠感覺知道修練到什麼程度,比如仙雲梯和劍雨仙陣之類的,這些要一步一個腳印,沒有多少投機的空間。

至於一些系統送的技能倒是可以通過任務+靈氣升級,比如皰丁解牛和玄天削靈術,不過現在不可能再接任務,否則完成不了怎麼辦,所以暫時也不考慮。

還有一個辦法,高級功法。

靈霄太極劍法(2):1/10000經驗,品級:地階下品,完成度:初成

玄天倍攻術(2):1/10000經驗.,品級:地階下品,完成度:初成

天地玄黃四階之中,達到地階以上就是高級功法了,它的威力不是中下階功法可以比擬的,但是要升級似乎也不是這麼容易。

它們的提升現在看來有兩種辦法,一種是正常修鍊,經驗滿了就能升到下一級,看上面的數字,要升級要使用一萬次,這讓他想起了小時候被傳奇支配的恐懼。

那時候可以從早上砍到晚上,又要晚上砍到早上,年年月月日日樂此不彼,飯可心不吃,課可以不上,六親可以不認,就是不能不去砍怪。

但時候只要砍就行了,一包藍可以砍半個晚上,至少幾千次攻擊,但現在以他的靈力,靈霄太極劍法一個晚上能使用十次就不錯了,玄天倍攻術就更不用說了,一天最多是一次,想你升級要一萬天,一年365日,差不多要30年才能升級。

無怪乎大長老也沒有把這功法修鍊圓滿,算下來傳奇之類的遊戲已經很善良了。

這個方法也不可能快速提升。

另一個辦法就是提升技能級數,比如靈霄太極劍法和玄天倍攻術一級的時候,只是玄階功法,但是二級之後就變成了地級功法,應該會強大不少。

但這個方法自己所知不多,唯一知道的是組合,也就是能找到其它組合技,等級應該就會自動提升,這麼說只要找到傷魂音術,應該三種功法都能達到三級。

但我如果能得到傷魂音術還用著這麼苦惱么,真是看球費電!

看來這條路也是不通,那只有一個辦法了,提升修為。

他如今只是入道境初成,這個修為站在那些傢伙面前,就像幼兒園的小朋友站在泰森的面前一樣,如果沒有牛三星他們,恐怕連墳頭都蓋不起來。

現在的心理暴擊能量大約有44000左右,還差6000,那些傢伙都沒還起床,如何能賺這6000呢?

對了,好像有個裝逼技能叫震飾,試它一試。

卯時,約早上五點出頭,天上人間一夜的熱鬧開始慢慢褪去,很多權貴還抱著美人熟睡之中,開始換班,一些下人在全力搞衛生之中。

一見一個身穿黑沉大袍,頭戴俠客斗笠,背上背著一把半人長劍的男子緩緩走來,斗笠半遮住了那張臉,那分明的稜角還若隱若現,似乎冷酷無比。

「請問…」

「呀~~~!」

男子還沒說話,正在清潔的某個侍女就花痴般地尖叫了起來,眼睛差點化為心形。

「客…客官,請問有什麼可以幫到你的嗎?」

「我…」

「嘩~~~,他說我,他說了我,這是不是一種暗示呢?我應該怎麼回答他,是答應嗎,還是要矜持一點,呀~~,太難為情了!」

「…….」

林澤汗顏,這招也太強了吧,我還沒說話呢,她就瘋了,什麼時候裝逼變得這麼容易了?

『來自下人的心理暴擊+300,被動技能震飾啟動+300。』

本想問問那裡吃早餐,不過看她的樣子還是算了吧。

林澤徑直走過,又引來一群女子的尖叫,沒有換裝之前就是個土包子,震飾似乎一點用處都沒有,這一招似乎對某種效果有強烈的加強作用。

這就好了,本座可以盡情裝逼了! 她微微地睜了雙目,迷離的目光落在遠方,一縷風,輕輕吹到她的臉上。

這是一張每一個男人都會驚嘆的臉。

明眸、皓齒、雪膚、櫻唇。

鐺,一雙玉指輕輕劃過,一道悅耳的琴音順風而揚,此時總有一些不懷好意的讚歎之聲陣陣傳來。

她,波瀾不驚。

這些貪婪的臭男人只能遠望,她設置了一條紅線,他們永遠也無法突破,也不敢突破。

但今天她終於嗅到一絲危機,一種不安在她心裡醞釀。

終於有人突破了她的底線。

這是她一直等待的結果。

但,她不安,她要證明這個男人進來這裡是錯誤的。

突然琴聲戛然而止…

「你來了。」她帶著殺氣。

「是。」

「我原以為沒有人會來。」

「你錯了,我來了。」

「天還未亮。」

「那不代表我不會來。」

「你布置了重重門衛,你是怎麼進來的。」

「十兩銀而已。」

「你不應該來。」

「我來了。」

「這麼說,你是一定要這麼干?」

「是!」

「沒有商量的餘地?」

「是!」

「從來沒有敢如此要求我們!」她有些慍怒。

一聲長嘆,傳來一陣罵聲:「XXOO,我只是肚子餓了,想讓你弄點東西來吃一下,你特么搞得像西門吹雪斗葉孤城一樣,能不能走點心!」

俏妙音面上一紅:「林公子,你能不能看看時間,天還沒亮,廚師還在睡覺,那裡去找東西給你吃,要吃你可以在山裡找些果子吃,做飯是不可能的了!」

「這就是你們的待客之道?」

沒說還好,一說到待客之道俏妙音露出一副被狗嗶了的表情,拍案而起。

「你還好意思說,你那牛一進來就把我們我的母牛都全日暈了,到現在都沒醒,那隻狼到處去捉羊,所有有鏡面的地方都有鬼怪出沒,你那天龍山的朋友們更是說我們這裡是淫窩,把我的客人都趕出去痛打了一頓,現在我們山中大亂,你跟我說待客之道?」

呃~~!

林澤捉捉腦袋,對於那群變態的折騰能力他似乎低估了,不過正是因為這些傢伙的粗魯,對他的詛咒不斷傳來,心理暴擊一直在上升之中,再這麼下去很快就夠了。

如此說來,他們都是好戰友啊,那就沒什麼錯啰。

「你這說我倒是想起來了,他們玩了一宵,想必肚子也餓了,給我準備的同時也給他們準備一份吧。」林澤裂齒一笑,看上去還真誠的。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