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Home
  • 未分類

那個女人皮膚嬌嫩,一掐一窩水,特別是那一手吹簫的絕活讓他欲罷不能,她絕對算是他玩過的女人里最有味道的一個了。

徐春風本就是一個情報販子,在這一行里浸淫多年,上上下下都有渠道,他來域外,本就不是沖著什麼遺迹寶藏來的,他不需要,他需要的只是天靈晶,只要有足夠的天靈晶,他就能搞到絕大多數的情報。

很顯然,他冒著生命危險來到域外的決定是對的,在這樣危險的一個環境下,情報顯得尤為重要,這讓他生意興隆,財源廣進。

「主人,生意上門了。」一個戴著面具的男人沖徐春風道。

「暫不見客。」徐春風正在回味,聞言擺手道。

「可是對方出了五百天靈晶的見面費。」 重生甜妻,陸少寵上癮 面具男道。

五百……天靈晶!

徐春風頓時雙目放光,能為見上一面出到五百天靈晶的人,絕對是貴客。

「有請,備茶。」徐春風立即改變了主意。

很快,一個黑袍蒙面的人走了進來,這個人氣息不顯,似乎隨時都能融入空氣中一般。

徐春風絲毫不見怪,一般而言,來找他買情報的大部份都是這樣的裝扮。

有天靈晶開路,徐春風顯得很是熱情,他親自斟了一杯茶,雖然他知道對方絕對不會喝,但這代表他對貴客的重視。

但是沒有想到的是,對方還真的端起茶杯一飲而盡,這讓徐春風愣了一下。

「你就不怕有毒?」徐春風問。

「徐兄是生意人,似乎沒有任何理由做這種事。」黑袍人沙啞著聲音道。

「哈哈哈,當然,只是有許多人就是不明白。」徐春風笑道。

「我開門見山了,找你是想要買一份情報,不知道聞名瑕爾的徐兄有沒有。」黑袍人道。

「是關於人的還是天魔的,星界內的還是域外的?」徐春風問。

「星界內的玄。修。」黑袍人回答。

徐春風一敲桌子,道:「星界內的情報,如果我徐某人不知道,那就沒有人敢說知道了。」

「妙玄聖尊。」黑袍人道。

徐春風一皺眉,道:「妙玄聖尊的?她在聖地地位極高,價格可不便宜啊。」

黑袍人一抬手,手中出現了一個拳頭大的血晶,血晶之上繚繞著強烈的規則之力,瞬間將徐春風的目光給吸住了。

黑袍人一翻手,血晶消失不見,道:「我要妙玄聖尊所有的情報,報酬是三顆這樣的血晶。」

「成交。」徐春風當即道,以他的眼力,這樣的規則血晶一顆就值數十萬天靈晶,三顆豈不是上百萬了,這可是一筆大生意。

徐春風將他知道的有關於妙玄聖尊的所有情報都錄在一塊玉牌里,遞給了黑袍人。

黑袍人神念一掃,也不食言,直接留下了三塊拳頭大小的規則血晶,然後離去。

徐春風盯著三塊規則血晶,眼睛都因這血光照映得鮮紅如血。

他用手觸摸上去,神力探了上去。

驟然,這三塊規則血晶突然就狂暴融入了他的神力之中,直接散入到了他的身體里,無數根血絲如同一張密密麻麻的網,將他身體每一個角落霸佔。

我的女兒你惹不起 「不好。」徐春風心中一跳,意識到不對,但已經晚了。

那面具男沖了進來,想要逼出徐春風體內的血絲,但那血絲卻反而朝他體內蔓延而去,不是他當機立斷,恐怕他也和徐春風一樣了。

「豈有此理,豈有此理。」徐春風怒聲咆哮。

就在這時,那黑袍人再度登門。

「你到底是誰?為什麼算計我?你知不知道我徐某人的背景。」徐春風厲聲道。

黑袍人沒有說話,而徐春風卻是一聲慘叫癱軟在地,那面具男當即要動手。

「不想你的主人死就別亂動,嘖嘖,賣情報的就是有錢,竟然有太神境的高手做奴才。」黑袍人道,這個面具男絕對是真正的太神境一層強者。

「你到底想要幹什麼?」徐春風服軟了,命在別人手上,不服軟不行。

「想要你當奴才啊。」黑袍人嘿嘿笑道,他自然就是楚南了,用這血晶,果然無往不利。

「那你殺了我吧。」徐春風大聲道。

「你的死活掌握在我手上,沒有我的允許,你想死也難,我有的是辦法讓你活著比死更痛苦。」楚南冷聲威脅。

「你……啊……」徐春風還想說幾句狠話,但直接被楚南收入黑暗牢籠之中,被鎖鏈困死,一陣陣噬心之痛讓他慘叫連連。

「我認栽,主人,我認你為主,饒了奴才吧。」徐春風沒有堅持多久,就一把鼻涕一把淚叫道。

楚南嘿嘿一笑,道:「我知道你能屈能伸,權宜之計是想穩住我,再找突破口。」

「不敢,絕對不敢。」徐春風叫道,他的確是這麼想的,但不能承認啊。

楚南出現在黑暗牢籠中,脫去了黑袍,露出一張猙獰的刀疤臉。

「你給我的妙玄聖尊的情報,缺了不少東西啊,把藏私的都交出來。」楚南喝道。

「是是是,都是奴才的錯,我交,我交。」徐春風道,把他認為最絕密的那一部份也交給了楚南。

楚南看了一遍,裡面有涉及到妙玄聖尊的出身以及她與元天成的恩怨。

妙玄聖尊竟然出自太古三大家的孔家,竟然是孔家家主的私生女,最後因為孔家大夫人被逐出孔家,她還有一個妹妹,但並沒有血緣關係。

她與元天成的恩怨也並不簡單,她當年與妹妹同時對元天成有好感,但元天成選擇大病纏身的妹妹,兩姐妹因此產生了隔閡。

後面不知道因為什麼,她與元天成生死相鬥,但因為她妹妹的突然介入,元天成失手殺死了她妹妹,至此仇恨深種。

「太古三大家的孔家?她現在在聖地這麼高的地位,沒有去報復孔家?」楚南問。

「回主人,太古三大家族隱世神秘,實力極為強大,聖地在明面上是天靈星界最強大的勢力,但也不敢去招惹太古三大家族的。」徐春風道。

「你對太古三大家的柳家有沒有特別的情報?」楚南問。

「除了這一次柳家有人參與域外清掃行動外,沒有其它有效情報。」徐春風道。

「那魔靈殿呢?」楚南問到了他最想知道的情報。

徐春風苦笑,道:「主人,你就別為難我了,魔靈殿根本沒有山門,我除了知道一些魔靈殿普通成員的真實身份外,其餘一概不知。」

「你不是號稱天靈星界沒有你不知道的玄。修嗎?魔靈殿殿主是誰?主要成員是誰?不知道你吹個屁的牛啊。」楚南沒好氣地喝斥道。

「我是不知道,但我知道這一次魔靈殿出動太神境殺手圍殺聖地那個楚地是誰請的。」徐春風生怕楚南覺得他沒有用,直接讓他煙消雲散了。

「是誰?」楚南心中一動,這的確是他最想知道的。

「極道宗少宗主,秦峰。」徐春風回答。 ?楚南心中驟然殺機涌動,但表面卻是風平浪靜。{隨夢щsuimеng][lā天』籟『

他想到了肖陌,想到了妙玄,想到了柳家兄弟,之前倒是閃過秦峰的面孔,但卻覺得他應該沒有什麼理由對自己下殺手,畢竟,兩人只打過照面,但卻根本扯不到一塊去。

也不對,還有天香,也就是現在的蘇雪芙,如果真正的指使者是她呢?

楚南心中一堵,他絕不願意這麼去想,也不願相信,但如果她記憶末失,為何要選擇做秦峰的末婚妻,如果真是身不由己,為何不與他相認?甚至,幾次與她對視,她眼裡的情緒都沒有絲毫異常波動。

人心易變,這麼多年過去了,她又怎麼可能還是那個單純的眼裡只有他的天香?

徐春風見得楚南面無表情地沉默,心中突突直跳,難道這消息他不感興趣?

「極道宗,老子不來找你們,你們倒是找上門來了。」楚南心中冷笑,他可不管極道宗有多強大,惹到他頭上,照樣****,娘的。

……

這一天,一則消息突然在東部聚集地火爆擴散,震驚無數人。

「太源獸晶拍賣會?真的假的?」

「還有假,市集南邊立了一座晶幕,上面有三顆太源獸晶的影像,其中一顆,是融神級的太源獸晶,融神級知道嗎?那是相當於妙玄聖尊這樣的強者死後留下的太源神晶。」

「卧槽,不會吧,就算是妙玄聖尊也不可能得到這種級別的太源獸晶吧。」

「當然不可能,就算是太神境的強者在絕境都會自爆太源神晶,何況這種級別的凶獸。」

「那這大能強大到什麼程度了?不會是到了太神境八層分神境了吧,又或者傳說中九層破神境了吧。」

「其實也不一定就是我們天靈星界的人獵殺的,我看極有可能是誰運氣太逆天了,從某個遺迹中得到的。」

「對對對,應該就是這樣,我若能得一顆,這一世都不用愁資源了。」

「我得更趕緊告訴我兄弟,讓他來這邊看看熱鬧,這種太源獸晶的拍賣,萬年都難得一遇。」

「是啊,我也得通知我的師兄弟們,買不起,權當長見識了。」

一時間,在空前高漲的議論聲中,一道道信息傳遍域外天靈星界的精英,除非那些正在寶藏之中或者正在遺迹之中的,其餘人,一個個都朝著東邊的聚集地趕了過來。

「太源獸晶,還有融神境的太源獸晶?」肖陌聽到了這個消息,一時間也不敢相信。

「看了那邊傳來的影像,應該是真的,估計是誰從哪個遺迹里得到的。」一個聖子道。

肖陌舔了舔嘴角,若是真的,他怎麼也得弄到一顆,吸收之後,直接就能到太神境三層了,甚至有可能突破三層桎梏,進入到太神境中期。

只是,肖陌也明白,他的身家算是十分豐厚了,在這域外也偶然現了一個遺迹,得到了一些好東西,但天靈星界數十萬精英,各大勢力帶隊的太神境強者足有數百位,要爭到一顆並不容易。

「有沒有打聽到是誰?」肖陌問。

「這個估計很難。」這聖子道,任誰拿出來太源獸晶來拍賣都不可能表露真實身份的。

「聽說那個情報販子徐春風也在東部聚集地,去找他,付出再大代價也得把這拍賣太源獸晶的人挖出來。」 權妻謀臣 肖陌道,他早打定主意,買賣不成,可以搶嘛。

「是,陌涯聖尊。」

……

「太源獸晶,融神境的太源獸晶!」妙玄聖尊看著影像,美眸里散出熾熱的神采,若是有了這融神境的太源神晶,她踏入八層分神境的可能就大了許多。

此時,妙玄聖尊是獨自一人,在帶著百來名她死忠的聖子一段時間后,她就獨自一人開始闖了,有些地方,只有她才能放開手腳,帶著那些人反而是拖累,她帶隊來域外,自然也有她的打算。

妙玄聖尊沒有猶豫,開始前往東部聚集地。

……

「大哥,我們去不去?」柳潯問柳虛。

「為什麼不去,如果楚南還活著,說不定他也會在那裡。」柳虛淡淡道。

……

「雪芙,我們去東部聚集地,我一定給你弄到一顆太源獸晶。」秦峰對蘇雪芙道。

「不必,我不需要。」蘇雪芙淡淡道。

秦峰有點尷尬,也有點怒氣,表情一時僵滯。

「雪芙,我們是末婚夫妻,我對你不夠好嗎?一直以來我捧著你,遷就你,你卻一直對我不冷不熱的,為什麼?」秦峰胸膛劇烈起伏了幾下,忍不住質問道。

「沒有為什麼?這就是我,你不滿意可以對宗主提出退婚啊。」蘇雪芙淡淡道。

「你以為我不知道,你跟聖地那個叫楚南的小子眉來眼去,對我卻不冷不熱,難不成你想紅杏出牆嗎?」秦峰紅著眼睛,大聲吼道,惹得外圍的極道宗弟子都望了過來。

「沒錯,你還想殺了我嗎、?」蘇雪芙對秦峰的暴跳如雷視若無睹,漫不經心道。

「你……你……上次沒殺死這楚南,下次我一定要將他千刀萬剮了。」秦峰吼道。

蘇雪芙那眸子頓時閃爍了一下,抬眼望著秦峰,道:「魔靈殿的殺手是你派的?」

秦峰知道說漏了嘴,但他也沒有想掩飾,他大聲道:「是我派的,怎麼了?」

「沒怎麼,挺好。」蘇雪芙轉身,那一雙能勾魂的眸子剎那間漫出一片殺意。

……

東部聚集地突然間就多出了許多人,原本的空間上憑地起了一座座洞府。

而集市一側立起的晶幕周圍,更是圍了密密麻麻的人群,一個個都熱切地盯著晶幕上三顆太源獸晶的影像。

「怎麼沒說什麼時候拍賣,也沒有說具體方法啊。」

「這等寶物,我們還是別想了,只有太神境的大能們才有要能競拍到。」

「那是自然,不過若是能看上一眼也是值得的嘛。」

隨著四面八方湧來的人越來越多,氣氛也越來越熱烈。

楚南抱著刀,站在人群外圍看著,身後是凌雨菲四人。

「林師兄,你說到底是誰這麼大手筆,竟然一下子拿出了三顆太源獸晶,我的天,那可是太源獸啊,還有一顆是融神境的。」劍山宗那還帶著一絲稚嫩之氣的少年驚聲道。

楚南沒有說話,他當然知道是誰了,不就是他自己嗎?當然,這種事他不可能會告訴他們。

「林師兄,你也想拍一顆嗎?」凌雨菲問,自那天難堪地從楚南洞府出來后,她已經想通了,曾經的驕傲沒有任何用處,她想要得到「林師兄」的心,就得做出改變,先就是心態上的。

其餘三人也熱切地望著楚南,他們可是知道林師兄的身家,一個隨手能拿出丹雲級神丹的人,其身家豐厚可想而知了。

「不想,我還想活著出這聚集地。」楚南道。

話一出,四人突然意識到,這種寶貝可是惹禍之源啊,身邊沒有一個太神境強者罩著,的確十分危險。

「不知道那個拿出太源獸晶拍賣的人是怎樣的大能,估計無數人都想要將他挖出來,一定他的身份敗露,恐怕就性命難保了。」短須男道。

他說得沒錯,在足夠多的誘惑下,殺人奪寶絕不少見。

楚南心中笑了笑,想把他挖出來,那是絕對不可能的,估計有不少人想到從徐春風那裡下手,他已經讓徐春風準備了幾種方案,禍水東引。

退一萬步講,徐春風不要性命也要揭露他,他也不怕,這不是還著刀疤男這層偽裝嗎?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