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Home
  • 未分類

金屬交鳴聲響起,這玄將悶哼一聲飛了出去,后肩至腰上被劃開了一道長長的口子。

的確,他豐富的經驗救了他一命,如果不是他反手一刀硬抗了一下,他已經掛了,但是他反手力度太小,刀被震開后依然受了傷。

三樓,幾大管事臉色難看,但卻並不擔心,因為大掌柜還在看戲呢?而且,他們的援兵很快就可以到達。

不過,說到援兵,他們應該已經到達了才是啊,今兒怎麼這麼慢?

「哈哈哈,三級玄將,不過如此,殺你如殺雞,再接我一刀。」楚南大笑,他的玄力精純度比起這人高了不知多少,他剛才那一刀不過是試探之舉,結果讓他信心爆漲,他也大概明白了自己的實力位於普通玄將的哪個段位。

楚南一步踏出,突然憑空閃出了三道虛影,令得那玄將大吃一驚,因為他根本抓不到楚南運動的軌跡,這讓他感覺到驚恐。

「破殺刀法第三式!」

三道浮雕一般的刀影瞬間重合疊加,斬了下來。

「吼」

這玄將在絕境之中,潛力竟然激發了出來,他大吼一聲甩刀迎上,第二玄脈的第四顆玄櫛有了破碎的感覺,這是要衝破瓶頸進入四級玄將的標誌。

但是,他沒機會了。

雖然他擋下了這一刀,但同時,一道淡金色的掌影印在了他的心脈之上,直接將他的心臟震成了肉漿。

此時,三樓的幾大管事臉色已經變得蒼白,到現在援軍末到,顯然不正常。

烏忠勇顯然也意識倒了什麼,有強者出面阻止援軍到達,但是這樣的大事,練老不應該坐視不理啊,這可是事關魔風商行存亡的事情。

外頭,所有圍觀者從一開始的喧鬧變成了靜默,而在魔風商行外,有八大玄將如同定格了一般一動不動,其中有一個是玄將巔峰的存在。

顯然,已經有玄王插手此事。

氣氛十分壓抑,所有的人大氣都不敢喘上一口,有些後來者一開始從遠處趕來時還覺得奇怪,但一踏入一個無形的圈子后便立刻和其他人一樣了。

「哪位老友開此玩笑,還請現身一見,練正道在此恭候。」就在這時,一個沉悶如雷的聲音在天空中炸響,將這詭異的氣氛瞬間絞得零亂粉碎。

那八大玄將身上的無形枷鎖頓時有點鬆動,身體微微動了動,但只瞬間,他們又重新變成了雕像一般。

「一枝青梅,獨秀於巔,練老怪,二十年末見,你連我的氣息也感覺不出來了,看來是好日子過多了。」麥獨秀的身形鬼魅般出現在魔風商行的頂端,腳下踩著那玄力光罩,玄力光罩頓時變得扭曲,似乎隨時有可能破裂。

這時,另一道身影出現,懸浮在半空,與麥獨秀相對。

這是一個滿頭銀絲的老者,臉上的皮膚卻是光滑如嬰兒,他一身洗得發白的長袍,手裡拿著一根拐杖,拐杖頭卻是一個兇惡的魔龍頭。

「麥獨秀,你縮在石林二十年,本以為你早就化成灰了,沒有想到你還活得不錯。」練正道瞳孔微微一縮,淡然說道。

但是,在遠方的天空,有另外二名王級強者在看著這邊,其中一個是狼人,另一個是血族。

「麥獨秀身上的毒竟然被壓制了,這個懦夫二十年躲在石林里,沒想到還真是命不該絕。」那狼人老者沒什麼感情的說道。

「天都,你說著風涼話,有本事你去跟這懦夫對上一場啊。」那血王嘲諷道。

狼人老者只是在喉間冷哼一聲,沒再答話。

其實別人看不出來,他們兩位王級強者一看就知道練正道對上麥獨秀便處於下風。

麥獨秀一出現便踩在魔風商行最頂端,而身為幕後坐鎮強者的練正道卻立在對面的空中,這已經很能說明問題了。

「練老怪,我這個後輩剛剛才晉級一級玄將,他現在要找你那條七級玄將境界的狗報個仇,你不會有意見吧。」麥獨秀淡淡道。

我當然有意見,我他媽的有一萬個意見,但是老子不想招惹你這瘋子啊。練正道心中大罵,但對於麥獨秀,他的心中卻仍有陰影。

「當然沒意見,如果一個七級玄將還殺不了一個一級玄將的話,那活著有何用。」練正道沉聲道,他的聲音穿過了玄力罩,直入魔風商行裡面。

正與楚南正面對峙的烏忠勇自是也聽到了,也聽明白了兩個意思。

第一就是他幫不了忙,得靠自己解決。

第二就是如果他贏不了楚南的話,他也別想活了。

烏忠勇一把扯開了身上的長袍,露出裡面漆黑的軟甲,而他的手上多出了一把重劍,劍身散發著幽幽的光澤,上面刻著很複雜的玄紋,這是一把價值連城的四級玄器,對比楚南那生鏽的柴刀,楚南的武器看起來太渣了。

「楚南,你太張狂了,今天就讓你看看七級玄將的實力,不是你這個一級玄將能抗衡的。」烏忠勇厲聲低吼,雙手持重劍一步踏出,橫里一劃,空氣在剎那間停滯。

「鐺」

楚南豎起柴刀擋了一下,雙臂頓時一陣巨痛,手裡的柴刀差一點就甩了出去,他的身體直接朝後飄了出去。

烏忠勇卻根本不會讓楚南有一絲的喘息時間,攻擊如潮水一般朝著楚南湧來,他的重劍化為一道又一道厚實的黑影。

每一道劍影的揮出軌跡,都會造成空氣的停滯與周圍能量的暴動,最致命的是,它砍出的地方,就如同空間被劈碎了一般,那一道長長的裂口就像是黑洞,任何東西一觸碰就會被絞得粉碎。

楚南一退再退,躲閃得費力而狼狽。

但是,憑著詭異的楚氏變向步法,他在每一波的攻擊中都有驚無險,只是,看起來,他卻只有招架之力卻無還手之力。

烏忠勇見狀,攻擊越來越凌厲,他感覺下一招就能將楚南斬於劍下。

但下一招接下一招,楚南的身體上被絞出了一道道血痕,身上暗紅的軟鎧也破碎不堪,但是,卻始終沒有性命危險。

「真會躲,看你能不能躲得過我這一招。」烏忠勇有些浮躁了,他極度厭惡這種在控制之外的感覺,他大吼著重劍突然亂舞起來,一道劍影交叉著另一道劍影,瞬間,無數道劍影便朝著楚南蔓延過來,上下左右,避無可避。

這是烏忠勇自練正道處得到的五級玄技,萬劍裂天,他還並不是能完全掌控,但久攻不下,他不管不顧的用出來了。

楚南雙目緊縮,一動不動,但他的身上卻爆出了一道玄力光芒。

「轟」

玄力光罩破碎。

但在瞬間,又一層玄力光罩冒出。

「轟」

玄力光罩再度破碎。

此時,楚南的身上陡然被一道道劍影劃出了數十道交叉縱橫的傷口,頓時他全身血流如柱。

只是,至始至終,他的臉上卻始終沒有表情,即便如此接近死亡…… ?那啥,求給力啊,推薦票還有么?月票還有么?

*************

魔風商行外,圍觀者透過破損的牆體震驚的看著這一幕。

烏忠勇的五級玄技萬劍裂天當真是極其恐怖,看來那楚南已是必死的結果了,可惜他連一擊都沒有發出來。

而這時,這麼想著的圍觀者卻是突然愣了,他們似乎才想起來楚南一直在躲閃,連一招都沒出。

但是,他們卻一直沒有意識到,楚南似乎閃過了烏忠勇的所有攻擊,但是卻一直沒有出手過,是被壓制的沒有任何還手之力嗎?

一隻紫色的蠍子突然出現在楚南的胸前,突兀至極,這個時候,無數劍影已經籠罩而來。

外面的圍觀者已經看不到楚南的身影了,所有人都嘆息一聲,這個狂妄自大的傢伙恐怕已被絞成肉泥了,不過,雖說不喜歡他如此張狂,但是,看熱鬧嘛,都想看到意料之外的情況發生,所以還是有點意猶末盡。

「唉」

這一次嘆息的卻是練正道,他的嘆息聲剛響起,一道刺目的光芒自劍影中衝出,隨即在瞬間擴散。

玄奧的陣法圖案顯形,一身鮮血的楚南就屹立在陣法正中央,他胸口的那隻紫蠍引動了陣法最關鍵的部份。

「四級束縛玄陣。」

這不是一般的束縛玄陣,這是由陣獸為中心點,又以楚南自身為陣眼的四級束縛玄陣,其威力在一定程度上達到五級玄陣的層次。

在剎那間,局勢扭轉,烏忠勇被束縛得一動不能動了。

「這是怎麼回事?怎麼會這樣?」圍觀之人有許多人心中躁動起來,他們看到了意料之外的結果,但偏偏卻沒看懂,這簡直就像你睡了一個美女,卻根本不記得過程的那種撓心的感覺。

「我明白了,他用的是玄陣陣牌。」有人忍不住出聲了,反正兩大玄王的氣勢都撤了。

「屁的玄陣陣牌,玄陣陣牌能有如此大的威力和距離?」有人反駁,玄陣陣牌是能瞬時觸發,但真正的能瞬間觸發的只有一些低級的玄陣陣牌,高級的玄陣陣牌觸發有很多限制條件。

比如楚南貧民區地底密室的防禦玄陣,那是七級玄陣,他足足耗費了一天才觸發出來,如果換成是別人就不行了,首先你得是有一定造詣的玄陣師。

所以,有一些土豪用玄陣陣牌都是用的套陣,儘管級別低,但一陣套一陣,威力也能倍增。

「應該與他胸口那隻紫蠍有關,那看著就是一隻異種。」 我的冰山總裁未婚妻 有人道。

「天啊,我明白了,他竟然是以己身為陣眼,之前他一直在躲閃,不是沒有能力反擊,是他一直在通過躲避在暗地裡布陣,在躲避之中布陣,我受打擊了。」圍觀中有一玄陣師突然大呼道,誰都明白,玄陣的玄力線條一定不能有任何的偏差,別說在快速移動中,就算讓他安安靜靜不受打擾的布置出這麼複雜的玄陣,他也不可能做到。

聽得這玄陣師一分析,許多人才明白過來,但是仍然覺得不可思議,什麼級別的玄陣師能做到這種地步?

「你不是玄藥師嗎?為什麼你還會布陣?」烏忠勇動彈不得,臉色蒼白的大叫。

「誰規定玄藥師不可以是玄陣師的?你很強悍,可惜還是敗在我這麼一個一級玄將手裡。」楚南冷冷笑道。

烏忠勇卻突然想到了什麼,神情一松,猙獰大笑:「楚南,你以自己為陣眼,很天才的創造力,但是,你自己也不能移動,你能隔空破我的防嗎?你這束縛玄陣也支撐不了太久吧。」

「的確支撐不了太久,只有十息時間了。」楚南點頭道。

「十息時間,你能奈我何?我身上的軟鎧乃是……」

「行了,別拖時間了,我是動不了,但我的雙手能動啊,滅掉你綽綽有餘了。」楚南笑道。

這時,楚南抬起了手,手上赫然多出了一把漆黑的玄力槍。

此槍的造型與質感一看就知道不是凡品,這槍黑市賣出去,可能賣出一個天價來。

「哈哈哈,玄力槍,你拿玄力槍來對付我?」烏忠勇見狀大笑道。

楚南也在笑,暗夜刺客上的玄力列陣開始被點亮。

「砰」

一聲微不可聞的響起,黑色的火舌噴出,一顆玄力彈陡然射向了烏忠勇。

「鐺」

烏忠勇的脖子上玄力光芒一閃,玄力彈在他脖子上造成一個小小的傷口。

「是將級玄力槍!這似乎是……暗夜刺客!」烏忠勇感覺到脖子一痛,愣了一下后大聲道,兵級玄力槍是不可能對他這麼一個七級玄將造成任何傷害的。

「暗夜刺客,竟然是暗夜刺客,七星大陸十大名槍之一,與冰雪妖姬是一對,據說都落在了星鸞星殿殿主謝騰空的手裡。」圍觀中有人道。

只是,迷霧荒原的魔鬼城遠離七大星省,這裡仿若另外一個世界,除了一些特殊的人群,沒有人會特意去注意七大星省的消息,就算是一些重大的消息,過上很久才會傳過來。

而那場青鸞星省所謂獸人的攻擊,對於迷霧荒原來說根本就算不得大事,更別提被當成間諜通緝的楚南了。

因此,這裡沒有人知道楚南這個名字,也沒有人知道謝騰空將暗夜刺客給了他。

「哈哈,還有三息,就算是暗夜刺客,你也殺不了我。」烏忠勇大笑道。

「暗夜刺客傷了你就行,準備受死吧,烏忠勇。」楚南笑了起來,另一隻手上突然多出了一個僅有大拇指般大小的漆黑的小光團,光團中似乎有火焰在燃燒,這是他這麼短的時間內所能凝聚到最大的形態,他一開始就想到了這一點,所以才需要在烏忠勇身上開出一個口子來,就怕沒有缺口的話威力不夠大,但只要有一道口子,就足以撕裂他的身體了。

「這難道是那天……」烏忠勇突然感覺到一陣顫抖,這光團中,有一種讓他窒息的感覺。

而就在這時,楚南的手往前一推,這漆黑的光團閃電般射入了烏忠勇的傷口。

「不……練老,救……」烏忠勇大叫,但這光團卻是直接嵌入了烏忠勇的傷口。

「轟」

漆黑的氣浪如颶風過境,狂暴的能量在瞬間爆炸。

魔風商行這座建築頓時轟然倒塌,而外圍的防禦罩扭曲著,堅持了一會兒后也碎了,裡面濃郁的煙塵頓時如找到出口般席捲出來。

好在只是煙塵,氣浪已經消失了。

圍觀者呆若木雞,這結局著實沒有料到。

煙塵散去,楚南披頭散髮的站在廢墟之中,他的面前,是全身稀巴爛的烏忠勇,竟然還在抽搐著,最後一口氣沒有咽下。

楚南抹去了嘴角的血跡,看著烏忠勇身上還有大半完好的軟鎧,不由有些慶幸,如果靈玄火爆真的在他表面爆炸,估計還真難搞定他,七級玄將啊,與他之間足足六個級別的差距,其中還有兩道突破就能實力大增的瓶頸存在。

但是,他殺了他,越了六個級別殺了他,僅這一戰,他將揚名周邊萬里之地。

「鳳丫,你瞑目吧,你的仇南哥替你報了。」楚南抬起頭,一腳踏去,直接踩碎了烏忠勇的腦袋,還在抽搐的他頓時再也動不了了。

情人不做,總裁拜拜 此戰,楚南完勝!雖然他也流了一身的血,但那都是皮肉之傷,受的最重的傷,反倒是被這靈玄火爆爆炸時的衝擊波給傷到的。

上空,練正道盯著楚南,臉頰劇烈抽搐著,半晌才抬頭看著麥獨秀,沉聲道:「麥獨秀,你真是好運氣,能發現這麼一個天才。」

「這個天才可是曾經在你眼前的,哈哈。」麥獨秀笑著,不忘言語中再補一刀。

「我承認,我識人之明遠不及你。」練正道想起這茬心就在滴血,當時烏忠勇向他報告的時候,他怎麼就沒有重視呢,活該如此,活該如此啊。

練正道頹然閃身消失,而麥獨秀在他消失之後才摸了摸自己的心臟,還好,小心臟還在,那小子玩得這一出把他也嚇了一跳的。

楚南抬頭望向麥獨秀,沖他感激一笑,不僅感激他掠陣,還感激他造勢,其實那拇指般大小的靈玄火爆不至於讓黑岩搭建的魔風商行夷為平地夷得這麼徹底,而且最終是沒有衝破那防禦玄力罩的,是麥獨秀最後加了一把力,這樣產生的效果就震憾多了。

楚南朝人群中走去,所過之處,人群紛紛避讓開來,讓開了一條通道讓他過去,而一個個目光敬畏的望著他。

人群通道的盡頭,妮可站在那裡迎接他。

妮可黑底血紋的長袍,一頭大波浪的粟色長捲髮,高等血族特有的神秘優雅的氣質,讓她在眾人中鶴立雞群。

「主人,奴就知道你一定會贏的。」妮可開口帶著笑意,她的姿態高貴不可侵犯,但偏偏說出來的話卻讓人眼珠子掉了一地,正是因為這樣,才更加讓人羨慕嫉妒恨。就算是再高貴的公主,如果奴顏婢膝的作態,別人只會以為你就是一個長得漂亮點的奴僕罷了,但是公主般的氣質與姿態,開口自稱奴,那就是另外一種征服感了。

無數男人心裡燃燒起了熊熊妒火,這麼一個明顯是血族貴族的女子,竟然是他的血奴,還有天理嗎?

但在同時,楚南在魔鬼城眾人的印象就有了一個定位,實力強大,背景強大,品位強大。

這麼有實力有背景有品位的人如果豎旗招兵買馬,總該更讓人心悅誠服的吧。 ?輝煌大陸,藥王宗。

一個蔓妙身影的少女正在葯圃里為一株七級天星藤注射養份,由於環境並不能滿足七級靈藥的生長,所以對於移植過來的七級靈藥的照看十分嚴苛,只有核心弟子才有能力去照顧高等級的靈藥。

「師姐,就知道你在這呢?」一個十二三歲,長得如同瓷娃娃一般的女孩咋咋呼呼的跑了進來,沖這少女道。

少女沒有抬頭,將流程做完,這才抬起頭,她長著一張天仙般的容顏,約莫十五六歲的年紀,嘴角總是帶著一絲淺笑,讓人看著就想親近,她朝這小女孩望去,並不說話,但卻讓人感覺到她分明在問有什麼事。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