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Home
  • 未分類

陳青扭頭看向山下,那是一場屠殺,即便是他能夠逃走,他依舊只是一個陳青而已,他並沒有對抗整個天下的力量,聖天門和軍方不會管他這麼一個螞蟻一般的人物,只會將陳小兮抓回去,然後繼續在陳小兮的身上做各種實驗,探索出一條進化之路。

他護不住陳小兮,除非他的憤怒可以讓整個世界感到害怕。

姬夜華道:「你現在還有什麼辦法嗎?我們殺下山去,以我們的實力,應該是有機會逃走的。」

陳青微微搖頭,道:「不,我現在別無選擇,只有一條路可以走。」

或許還有另外一條路可以走,陳青記得,骷髏曾經說過,只有在自己遇到死劫的時候才能解下背後的這塊碑,那麼現在,應該算是死劫了吧?

陳青解下背後的黑碑,黑碑落在地面上,將地面壓出一個深坑,他低頭蹲在地面上,道:「如果不臣服你們的終將死去,那麼這之中必定有我,可我,並不想死。」

他的口中開始念誦古老的咒語,古老的咒語從他的口中念出,變得越來越激昂,如同奏響了一曲鎮魂曲:「所有的一切都終將凋零,沒有人應該承受永恆的悲哀,悲哀而不屈的靈魂,你們不該承受輪迴之痛,以吾冥王之名,銘刻汝之白骨光耀,萬世榮光!」

地面開始顫動,所有人在這一刻停下,殺戮在這一刻終止,一具又一具白骨從地面之中爬起來,這裡是萬魔的埋骨之地,同樣有著萬魔的骨骸,無盡的白骨骷髏從地面上站起來,要為他們的王效忠。

幽藍色的魂火在骷髏們的眼中燃起,如同萬鬼提燈,陳青翻身躍上一匹燃燒著幽藍色火焰的骨馬,看向山下那漫無邊際的大軍,自今天起,你們會知道世間有一個陳青的人,他的稱號將會是冥王。 巨靈愣愣地站在了原地,口中喃喃道:「這…..這……這……他的毒種,是王道毒種,冥王…….」

姬夜華同樣感受到了周圍的變化,地面在隆起,一具白骨接著一具白骨站起來,而後,眼眶之中燃起藍色的魂火。

重生后大佬都叫我祖宗 姬夜華同樣知道這是什麼毒種才能有的威力,道:「你想要和山下的大軍一戰?」

陳青笑笑,然後道:「不然呢?」

噬魂槍出現在陳青的右手,陳青現在的感覺很強,沒有了黑碑的束縛,他感覺整個人都不一樣了,世間的一切都在變慢,慢到可以讓他任意屠殺!

陳青的眼中浮現白起騎馬時的感覺,他的雙腿微微一夾,胯下的戰馬便隨著他的心意朝著山下衝鋒,陳青揮動手中的長槍,朝著山下便是一聲暴喝:「隨我,殺下山去!」

無數的骷髏抬頭,魂火在這一刻變得熾烈八分,他們朝天嘶吼,要將山下的軍隊全部殺盡!

陳青策馬衝下山去,背後是數千骷髏手握各種滿是鏽蝕的兵器狂奔!

姬夜華也不再停留在原地,手中青竹橫劍,一躍跳上一具飛在空中的白骨大鳥,隨著陳青一起衝鋒。

山下,一個巨人正揮動手中的巨斧斬下,要將一個前來尋寶的紅衣女人拍成碎片,在巨人的身前,陳青在骨馬的身上一蹬,一躍兩丈高,雙手抱槍便是一個倒刺,長槍貫入巨人的頭顱,陳青抽槍,在還未倒下巨人身上一蹬,穩穩地落在從巨人胯下鑽過的骨馬上,陳青策馬回頭暴喝道:「你們逃得掉嗎?拿起你們的武器,隨我,殺了他們!」

巨人倒下,陳青的身上,白色的骨甲蔓延,將陳青的全身覆蓋,只露出一雙滿是暴怒的眼眸。

紅衣女人看向陳青,緩緩起身,陳青卻是沒有再管她,已經策馬沖向了人群之中,戰場殺伐之術,戰國無雙者,唯白起而已!

濃烈的殺氣在陳青的身上沸騰,在白起的春秋筆法之中,陳青見過無數次白起在戰場上縱橫的身影,而他,看了這無數場戰鬥足足三年,日夜不休!

眼前的人群扇形包圍陳青,陳青揮動手中的長槍,春秋筆法第三式,橫掃八荒!

雙手握槍,陳青翻身背靠骨馬,雙腿借力旋轉,手中長槍揮舞如圓,長槍掃過,皆是上萬斤巨力,十多個頭顱在這一刻在長槍下被劈碎,十多具屍首倒下。背後忽然有一個覺醒者化身獵豹撲向陳青,陳青立身骨馬上,長槍翻轉,春秋筆法第六式,倒旋迴馬殺!

長槍從獵豹的胸膛之中穿過,輕易撕裂了它的皮毛,陳青抽槍,再次揮向身前的一個覺醒者,對方的長刀還未到陳青身前三尺,噬魂槍便已經將他的胸膛刺穿!

這是宗師級的槍法,眼前有著無數的一階覺醒者想要阻斷陳青,但是都一一倒在了陳青的身前,陳青的身上滿是鮮血順著骨甲流下,此時的他,如同惡鬼一般讓人遍體生寒。

兩個巨人忽然將陳青左右包圍,手中巨斧朝著陳青劈下,陳青一腳蹬在骨馬之上,而後一步踏在左邊的巨人膝蓋上,借力轉身踏在右邊巨人的腹部,而後再次借力轉身踏在左邊巨人的胸膛,轉身一躍,雙手抱槍,往上一貫,春秋筆法第二式,長虹貫日!

長槍從右邊巨人的下巴貫進,直入大腦,陳青全力一蹬在死去的巨人脖子上,長槍倒轉,倒旋迴馬殺,長槍從左邊巨人的左眼插進,直接刺破了對方的頭顱。

鮮血迸濺,灑了陳青一身,陳青從已經死去的巨人身上跳下,落在骨馬之上,雙腿一夾驅動著座下的骨馬衝鋒,避免被兩個倒下的巨人砸中。

在陳青的前方,一個渾身鐵甲的二階覺醒者策動胯下的戰馬,朝著陳青衝去,一柄足足有著八尺長的長刀在他的手中揮動,要將陳青直接腰斬,陳青低頭提槍,胯下骨馬與對方的戰馬對沖,兩匹戰馬交錯而過,對方揮刀,陳青翻身下馬,左手抓住骨馬的一根骨骼,躲過對方的長刀,長刀橫劈,帶起一陣勁風,吹得陳青滿頭白髮狂舞,陳青左手借力,右手長槍全力一刺,春秋筆法,翻馬側身殺!

長槍從二階覺醒者的胸膛中刺進,巨大的衝力讓陳青直接將對方一槍甩到了空中一丈高,陳青翻身上馬,周圍再無一人敢和他正面衝鋒。

聖天都的雙眼暴跳,「該死,那座墓里恐怕有著一個無雙的名將,陳青學會了那個無雙名將的槍法!我們並沒有調遣四階的覺醒者,在戰場之中,恐怕沒有人能是他的一合之敵!」

巨靈看向披著狼皮的少年,道:「野狼君,我們之中,精通戰陣之術的唯有你!」

野狼君笑笑,道:「好,我去斬了他!倒要看看到底是哪一位名將的槍法!」

野狼君下山,自有一匹足足一丈長的半丈高白狼沖向他,而後跟隨著他衝鋒,野狼君伸手抓住白狼的皮毛,翻身坐在白狼身上的鞍座上,從他的右手之中,一柄足足有著一丈長的長戟浮現在手中,長戟通體銀白,在星空下如同銀月一般閃耀!

紅衣女人的身旁,一具白骨越過她,然後是另外一具白骨越過她,白骨們提刀,朝著山下的大軍衝去,紅衣女人拔出腰間的兩柄鐵劍,手臂上的傷口滲出鮮血,順著鐵劍流下。

空中一架直升機的機槍正在瞄準她,姬夜華盤坐在骨鳥之上,解下背後的黑琴,橫於雙膝之上,而後,她撥動琴弦,一柄音劍直射直升機,將直升機的螺旋槳直接切斷,失去了控制的直升機落下,將一片軍士直接砸死!

紅衣女人抬頭大喊道:「可是告訴我那個白骨將軍是誰嗎?」

姬夜華感應到陳青的位置,本想直接開口道他叫陳青,但是想想似乎有些不合事宜,陰差陽錯之間,她想起了陳青的毒種名字,她開口道:「他是冥王!」

紅衣女人回頭看向被骷髏海隔斷而不被追逐的覺醒者,大喊道:「我們逃不掉的,與其逃走被他們一個個圍殺,不如隨冥王一戰!」

越來越多的覺醒者看向在戰場中廝殺的陳青,渾身浴血,但是掌中長槍卻是橫掃八方,一個覺醒者拿出自己的鐵刀,而後舉刀,「隨冥王一戰!」

然後是下一個覺醒者舉起自己的長棍,大喊道:「隨冥王一戰!」

山呼海嘯般的吶喊在覺醒者之中響起,他們想要活著,他們要跟隨那個最勇敢的男人,與這些要殺掉他們的軍隊一戰,「隨冥王一戰!」

「隨冥王一戰!」

「隨冥王一戰!」 烈焰在蔓延,周圍的一切都在被點燃,死去的人被大火點燃,活著的人被大火點燃,彌天的大火直衝雲霄,要將一切都葬送在這裡。

白骨骷髏們並不害怕火焰,他們已經死去,只要魂火不滅,便可以一直戰鬥下去,骷髏們踏過烈焰,揮動手中鏽蝕兵器朝著人群撲去!

縱橫連野,狼煙烽火的背後,野狼君的口中發出狼一般的怪叫,三百多匹白狼在他的身後匯聚,每一匹白狼之上,都有著手持彎月一般長戟的勇士。

野狼君看起來不過十六歲,如果是以前,他不過只是一個普通的少年,可是病毒重新蘇醒之後,他是狼王的後裔,他的體內有著狼王的衍生毒種A級毒種·狼顧!

稚嫩的臉頰浮現上一圈白色的狼毫,口中長出兩顆白玉一般的狼牙,他的雙手逐漸變化成野獸的爪子,,他脫下身上的狼皮,露出寬廣的胸膛,背後的狼毛之上,紋著一輪圓月,那是狼族的圖騰。他的肌肉逐漸隆起,身上的骨骼啪啪作響,單手握住一丈長的月牙戟,單手旋舞,劈碎周圍圍著他的一圈骷髏,白狼猛地發起衝鋒,朝著陳青衝去。

一丈長的月牙戟在他的手中揮動,這是一件魂印兵器,是青銅之都河洛的造物。陳青策馬回頭,正是已經沖開了骷髏的野狼君!

噬魂槍在陳青的雙手之中揮舞,與野狼君劈來的月牙戟交會在一處!

火花迸濺,狂暴的力量讓兩柄兵器擦出一簇簇火花,兵器碰撞發出巨響,每一擊都如同戰鼓擂響!

兩人都擁有瞬間掀翻坦克的力量,就像是兩條狂龍在狂野之上交戰,他們的每一擊都帶起一片火花,狂暴的力量宣洩在胯下的坐騎之上,讓白狼和骨馬在地面上踏出一個個深坑!

陳青每和對手交手一次,手中便會震得發麻,這是他們的力量實在是太大了,野狼君也只是一階,而且對方年少,力量並沒有成長到巔峰,野狼君的虎口被撕裂,鮮血順著銀白色的月牙戟淌下。

在力量上,他還不是陳青的對手。

虎口被撕裂並不能讓他無法繼續戰鬥,這點疼痛遠不如他在練習戟法的痛苦,五指死死的握住手中的月牙戟,野狼君手中的長戟如同狼一般狠戾,招招直取陳青的致命之處!

這樣的對拼,陳青絲毫不懼,白起的春秋筆法本就是以霸道著稱,更何況他的力量要勝過對方一絲!長槍如龍般狂野,勢大力沉,力拔千鈞!

兩人的出招越來越快,周圍的一階軍士甚至只能看到他們的長槍和月牙戟的幻影,只有看到火花迸濺的位置才知道雙方的交手之處!

都是宗師級,兩人的戰鬥沒有任何人能夠插手,方圓十丈之內,早就已經沒有任何人存在,將戰場留給了這兩個怪物!

對於普通的覺醒者來說,兩人就是怪物般的存在,這就是宗師級槍法和戟法的強大之處,可能有覺醒者的力量和他們相當,甚至二階的力量系覺醒者力量要超過他們,但是卻不是他們的一合之敵。

擁有力量,也要打得到對方才會有效果。

就好像熱武器能夠威脅到覺醒者,但是前提是你要打得到覺醒者。

巨靈看著戰場的中央陳青和野狼君激烈對拼,心中忽然升起一絲忌憚的神色,「野狼君,他才十六歲吧。」

聖天都微微點頭,然後道:「怎麼了?」

巨靈道:「我似乎不是野狼君的對手。」

聖天都也是道:「野狼君的進化之路很強,據說是王道進化之路,而且他們時代隱居在雪原,從未接觸過世間,就是為了將這戟法流傳下來!即便是我,也不敢說能夠勝過野狼君!」

野狼君和陳青的戰鬥越來越激烈,甚至胯下的坐騎都快要受不了兩人的交鋒,噬魂槍槍出如龍,每一槍都有著萬斤巨力,野狼君月牙戟靈活,逼迫著陳青防禦。

野狼君伸出舌頭舔了舔虎口流下的鮮血,開口怒吼道:「陳青,今日,我必定要斬了你!」

陳青罵道:「還在吃奶的孩子,還是給我滾回家去吧!」

野狼君的鼻息變得更加粗重,「找死!今日,我便要重揚我雪原落雪戟之名,讓這世間人聽聞月牙戟三字便無法入眠,嗷嗚!」

月牙長戟在他的手中驅如臂使,每一擊都帶動著勁風,勁風打在陳青的臉頰之上,有些生疼。

陳青也是渾身鮮血沸騰,自出墓以來,還是第一次讓他徹底放開了手腳一戰,手中噬魂槍與月牙長戟瘋狂碰撞,打出一簇簇火花!

戰場之中不乏二階的覺醒者,但是戰鬥最激烈的地方,卻是戰場的中央的兩個一階的覺醒者。

不少二階的覺醒者看向他們,只是看上一眼便能夠感受到兩人的強大,如果是他們對上這兩人,恐怕不過一個照面便已經被梟首。

「他們真的只是一階嗎?這根本不是人能夠做到的吧!」

「這根本就是兩個怪物!」

「宗師級的槍法,居然強大到了這個地步,怪不得都說只是毒種強大,並算不得一方豪強!」

陳青和野狼君短兵相交,周圍也是一片混亂,本是只知道逃竄的覺醒者們忽然發現了似乎並不是沒有機會贏得這一場戰鬥,全部都拿起了自己的武器開始反抗。

天空之中,姬夜華膝上的古琴發出一道道音劍,將一架又一架直升機擊落,聖天都看向天空中的姬夜華,手中浮現一輪金色的日輪,反手之間,日輪飛舞,直取姬夜華!

姬夜華轉身,十指落在琴弦之上,一柄柄音劍飛出,將向她飛來的日輪打了回去,聖天都伸手接住飛回手中的日輪,罵道:「該死,是不夜城的鎮城毒種,蝶魂,以音波作為武器,加上姬夜華宗師級的劍法,怪不得自不夜城打到中原,沒有一個人能夠勝過她!果然,一出生便刺瞎雙眼的詭異之術,不是一般人可以戰勝的!」

姬夜華自不夜城一路戰到中原,未嘗一敗,故而很多人一姬夜華的實力衡量別人,不過卻是很少遇到有人能夠稱得上是比姬夜華更強。

聖天都笑了笑,渾身閃爍金色的光芒,將周圍照耀得如同白晝,「可我,何曾是一般人!世間哪來我這般人!」 聖天都的身上燃燒起金色的烈焰,在夜空下如同烈日一般閃耀,日輪在他的手中旋舞,金色的烈焰染到日輪之上,朝著姬夜華飛出!

姬夜華十指撥動琴弦,數柄音劍從琴弦之上飛出,日輪與音劍相撞,在空中發出一聲聲爆鳴聲。

巨靈手持門板一樣的巨劍,騰空躍起,竟然一躍三丈高,巨劍朝著姬夜華劈去,帶起一陣狂風!

一隻骨鳥騰空,將巨靈的前路阻斷,雙爪與巨靈的巨劍一陣摩擦,發出嘎吱嘎吱的聲響。

別羊角的道士道:「雷鳴,找機會殺了那個叫陳青的!」

眸中有著雷光的雷鳴渾身電光閃爍,他剛想下山加入戰場,伺機待發,腳下卻是有著一隻骷髏伸出骨手抓住他。

雷鳴不屑地看了骷髏一樣,左手一團雷球壓向骷髏的頭顱,而後便不再看骷髏,想要繼續向山下走去,然而他卻發現自己的腳無法抽動,回頭一看,骷髏竟然完好無損地在原地。

別羊角的道士伸手捂臉,覺得丟人丟大發了,「你是蠢嗎?一具骨頭架子還能被電死?!」

雷鳴朝著別羊角的道士罵道:「封不同,別嗶嗶了,快過來幫我把這個骷髏的手斬斷!」

封不同揉了揉頭,道:「我忽然發現我們這種自然系對上這種不怕火不怕雷電的骷髏好像還真沒什麼辦法。」

雷鳴道:「其實應該還是有辦法的,等我們到了四階,我隨手一個天雷劈下,絕對能劈碎,你那時候也可以發出更為強大的風刃,揮手就是割一片!」

封不同罵道:「你tm在論壇發帖子發多了是吧!現在是戰爭!鬼知道什麼時候才能到四階!」

雷鳴道:「我的雷擊對這些骷髏反正是不管用的,你說怎麼辦吧?」

封不同道:「還能怎麼辦,先撤下山去,現在反倒是我們被這些骷髏包圍了,我的風刃可以對他們造成一些傷害,應該能夠衝出去!」封不同看向背著書包的憊懶少年,道:「小學生,走了!」

小學生一怒,罵道:「說了老子是初中生了,你tm天天就知道小學生!」

三人下山,封不同掌中出現一道風刃,將還在地面之下掙扎著要鑽出來撕碎雷鳴的骷髏骨爪劈斷,左手右手各是一道風刃開路,劈碎骷髏如同砍瓜切菜!

看到封不同這個架勢,有點所向無敵的意思啊,雷鳴忽然朝著往山下狂奔的骷髏們就是一聲大喝道:「山下的骷髏都tm給老子聽著,你們已經被封不同一個人包圍了!快快投降,我還可以讓我兒子封不同放你們一條生路!」

本是朝著山下大軍殺去的骷髏們聽到這一聲暴喝,齊齊扭頭,用滿是魂火的雙眼看向他們,轉眼間,本是無人關注的三人,瞬間就是幾十具骷髏朝著他們衝來!

封不同看向雷鳴,罵道:「雷鳴,你千萬別讓老子活著出去,否則我絕對不會放過你!」

聖天都的眉毛跳了跳,看向這三個奇葩的傢伙,心中簡直罵娘的心都有了,這是戰爭啊,你們tm的是來搞笑的吧?「這就是所羅門王的人?」

巨靈道:「沒辦法,他們是自然系,自然系對上覺醒者優勢還是很大的,畢竟覺醒者只是血肉之軀,會害怕自然之力,但是對上不怕雷擊,不怕火燒的骷髏,他們還真沒什麼辦法。不過我覺得這一嗓子其實還是有點用處的。」

聖天都道:「能夠有什麼用處?」

巨靈隨口道:「至少幫我們分擔了幾十個骷髏的戰力不是?」

和野狼君交手之際,陳青的目光掃過四野,局勢並不妙啊,這麼下去,恐怕就只有潰敗了。 天才寶貝:絕版總裁糊塗媽 不行,我必須趕快解決掉眼前的這個對手!

陳青的目光將野狼君鎖定,揮槍撥開對方的一擊,而後便是更加勢大力沉的一槍劈去!

陳青的手中噬魂槍如同是活了一般,如同一條狂龍瘋狂地進攻著野狼君,每一擊都是力拔千鈞,每一擊都勢不可擋!

野狼君畢竟也是宗師級的天才,怎麼可能會看不出陳青的意思,陳青的力量勝過他,如此下去,陳青每一招都如同行雲流水般流暢,如此下去,對方槍勢一成,每一槍都攜帶著大勢,自己如何是陳青的對手?

自出山以來,這還是他第一次被一個只有一階的覺醒者壓著打,這是他無法容忍的,手中月牙戟左支右擋,想要尋找到一絲空隙,卻發現對方的槍速越來越快,「糟了,他要凝聚槍勢了!」

野狼君調轉狼頭,離開陳青的長槍籠罩的範圍,撤到十丈之外,而後橫戟,看向陳青,「你若不死,我寢食難安!」

月牙戟落在地面上,野狼君的口中暴喝道:「拖馬殺!」

白狼發起了衝鋒,落在地面上的月牙長戟在地面上拉出一串火花,強大的衝力和野狼君的力量全部灌注在月牙戟之上,野狼君單臂拖戟,帶著一路的火花朝著陳青衝來!

「給我死!」野狼君一聲暴喝,右臂爆震,恐怖的力量直接將月牙戟與地面摩擦之處掀起一個個土坑,月牙戟暴甩,飛向陳青!

陳青眸中精光一閃,然後道:「跪!」

骨馬在他的操控下四腳跪地,完美躲過野狼君的這一擊拖馬殺!

野狼君的嘴角露出一抹笑容,淡淡道:「還沒完呢!」

長戟回手,野狼君立於白狼的背上,又是一戟劈來!

陳青長槍橫檔,將月牙長戟撥回去,而後一躍而起,朝著野狼君便是一個跳劈!

野狼君橫戟而擋,陳青噬魂槍上巨力襲來,直接讓野狼君胯下的白狼四足陷地三寸!

野狼君胯下的白狼終於是承受不住這巨力,被陳青一槍直接壓斷了腿,野狼君也不甘落後,月牙戟從白狼的頭顱之中穿過,攻向陳青,破開了白狼的頭顱朝著陳青進攻,這是陳青完全預料不到的。

毒妃輕輕撩:王爺請上座 背後的白骨長尾在地面上借力一掃,直接跳到了一丈開外,待得陳青回頭,那一匹骨馬已經在野狼君的月牙戟下變成了一堆枯骨。

陳青的目光逐漸冷冽,手中的噬魂槍槍頭因為和月牙戟的數次交鋒,已經變得滾燙,如果他無法贏下這一場戰爭,那麼他誰也不是,他只是陳青,一個陳青是不會影響到軍方的判斷的。

能夠影響到軍方的決策的,只能是冥王。

背後的滿是白骨倒刺的長尾開始舞動,長尾細長如槍。

聞君入夢來 如果說手中的長槍稱作驅如臂使,那麼本就是陳青身體一部分的白骨長尾,又會是什麼威力?

這是只屬於陳青的術,雙槍十字殺! 陳青和野狼君從坐騎之上落下,然後再一次沖向對方,地面的泥土甚至是石頭根本擋不住兩人手中的兵器,噬魂槍掀翻一陣陣泥土,月牙戟鏟起一塊塊大石,兩人交鋒之處,瞬間只剩下一片煙塵!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