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Home
  • 未分類

雖然覺得他們受傷是情理之中,但李逸晨肯定還是要關心一番,而那些神陣系的煉丹師此時自然對這位勇奪丹道大比之冠的李逸晨充滿著恭敬,甚至不用金耀天多說,便直接讓出一條通道出來。

「晨哥……給你丟臉了!」雖然全身疼痛無比,但齊九霄唯恐李逸晨擔心,還是努力的擠出一絲笑容。

「技不如人,沒什麼丟臉的,敢上台就是長臉了,能從失敗中總結經驗教訓就是好事!」李逸晨一邊說話一邊把手扣向齊九霄的脈門。

不過當李逸晨的手腕扣在齊九霄的脈門上后,整個人的臉色一下子陰沉了下來。

雖然之前李逸晨也看出齊九霄受傷不輕,但絕對沒想到傷勢會如此之重,以李逸晨的經驗看得出下手之人已經不是正常交手而收力不住,而是明明可勝之時,有意為之。

「閉嘴!靜神凝氣!」看著齊九霄還欲開口,李逸晨一聲冷喝,手中當即多出一排金針,說話之際,那一根根長短不一的金針已經飛速的插入齊九霄的體內。

雖然聖域的丹道比起青雲大陸來說高出無數個層次,但療傷除了用丹還有著其他許多的方法,比如行針之法。

而無論是青雲大陸的武者還是聖域的武者,其本身還是人的身體,所以說到療傷,拋開丹藥而論,李逸晨當初在青雲大陸被譽為神鬼術師,他自創的多種針法自然也有著出其不意之處,後來又借著術道天的理論,加以改良,如今用出神入化來形容也不為過。

而聖域的丹道文明高出青雲大陸無數,也使得在許多傷勢面前,煉丹師更喜歡一顆丹藥來解決問題,哪怕是遇到一顆丹藥解決不了的問題,他們也會選擇用兩顆丹藥,所以從某種程度來講,李逸晨的行針之法哪怕在當今聖域亦是出類拔萃!

所以那些神陣系煉丹師在沒有對症丹藥的情況下,暫時不能解決的問題,如今李逸晨卻憑著一手出神入化的針法將齊九霄的傷勢穩定了下來。

看著齊九霄如此,李逸晨自然想到了其他人也不會好到哪裡去。

所以在穩定了齊九霄的傷勢之後,李逸晨又立刻為其他幾人檢查治療起來,不過這個過程李逸晨的臉色卻是越發的陰沉下來。

以他如今的造詣自然看得出他們所受之傷皆是出自一人之手,而且皆是對方有意為之,若非自己及時醒來將他們的傷勢穩定下來,在拖上一些時間,齊九霄等人就算恢復過來,身上也會留下一些隱患,影響到未來的修鍊。

所以如今的情況已經不再是技不如人而比斗受傷,顯然是對手有意暗算,這般性質之下,李逸晨自然不可能再淡定下來。

而就在李逸晨心中不爽之極的時候,李逸晨的行針之法卻吸引了無數煉丹師的目光。

原本就已經是全場焦點之一的李逸晨,他的一舉一動自然是受到所有人的關注,所以此時不僅僅是神陣系的煉丹師,就連其他各派系的煉丹師亦關注的李逸晨的一舉一動。

甚至連鄭問天等來自中尊界的師兄們看著李逸晨此時所施展的針法,眼中也不時有精光閃過,顯然在李逸晨的針法中他們也同樣有所收穫。

同時這一刻大家也意識到,李逸晨能獲得這次丹比之冠,其憑仗的並不僅僅只是他會疊魂之法的優勢,而是他自身在丹道之上也真的有著不俗的造詣。

不過此刻的李逸晨卻無心賣弄,而是將眾人的傷勢穩固下來之後,又對神陣系的幾個煉丹師交待起來,顯然是在告訴他們如何為他們後續治療。

雖然這些方法並不深奧難懂,但是這些看似普通的手段,被李逸晨以術道天的理論為核心組合起來卻彰顯出無窮的妙味,頓時聽得那些神陣系煉丹師一個個欣喜連連的拍著胸口向李逸晨保證他們一定做好。

在見識到李逸晨深不可測的難道理論之後,這些煉丹師知道眼前是他們表現的機會,只要把齊九霄他們幾位照顧好,那麼未來能得到李逸晨的一些指點也不是不可能之事。

至於李逸晨初入內城的身份,此時早就在他表現出來的淵博學識之下被人拋之腦後了。

「是誰做的?」把一切都交待完畢之後,李逸晨向金思妍開口問道。

「擂台上的牧正文,不過他的實力就算在精武系也可入前五之列,如今我們神陣系武力最強的岳師兄也奈何他不得!」金思妍自然知道李逸晨想幹什麼,當即乾脆而簡潔的解釋道。

「我知道了!」李逸晨點了點頭,目光轉向金耀天,「金師兄,不知道你現在能不能讓岳師兄先下來?」

「你是想……」聽到李逸晨的話,金耀天哪裡會不知道他的意思,同時心理也十分讚賞李逸晨他們之間的這份兄弟情誼。

不過讚賞歸讚賞,之前的青雲三傑也是為了兄弟情誼而上台,而現在的結果卻慘不忍睹,李逸晨縱然處處透著各種不凡,但金耀天仍然不覺得初入內城的他在武道上與牧正文有著一戰之力。

李逸晨這般天賦,若是牧正文暗下重手,於公對神陣系是一大損失,於私,李逸晨一路指導著金思妍,金耀天自然也不願意他以身犯險。

「岳師兄的那份參賽費,我願意雙倍承擔!」看著金耀天還在猶豫,李逸晨繼續補充道…… 城池塌陷,城牆崩毀,建築坍塌。

張天林一位人仙,根本無法完全護住江水城,只能不斷收縮防禦。

玄武法相,太極圖,催至極限。

可就算如此,還是有不少百姓隕落。

轟隆隆

誅仙弒神掌力落下,鎮天偉力,鎮壓大量餘波。

氣運金龍低吼,大夏人仙萎靡起來。

始皇龍魂震動,恐怖的力量動盪虛空,壓制氣運金龍。

轟然一聲,又是一位人仙炸裂,隕落在誅仙弒神的掌力之下。

“擊殺人仙,掠奪命元280。”

“大夏老祖,你,不顧大夏子民性命,氣運之龍逆天而行,當殺!”

江道明一聲冷喝,竟是放棄了其餘七位人仙,聚集龍魂之力,再起誅仙掌力,籠罩大夏人仙。

大夏人仙瞳孔一縮,面露驚恐,體內真龍之力,氣運金龍,催至極限。



高亢龍吟響徹,淒厲龍吟伴隨,始皇龍魂浩蕩而出,粉碎氣運金龍。



大夏人仙老祖轟然炸裂,其餘七位人仙絕學到來,破開鎮天偉力,破碎護體龍象。

噗嗤

血水噴灑,江道明橫飛出去,始皇龍魂動盪,在這一刻受創。

“擊殺人仙,掠奪命元300。”

“擊殺氣運金龍,掠奪命元400。”

轟隆

隨着氣運金龍毀滅,整個封天大陣再也無法維持,轟然破碎。



空間裂縫出現,七位人仙還未來得及反應,直接被空間裂縫吞沒。

“嗯?”

封天大陣消散,江道明目光看向遠方,那裏血光沖天,天威煌煌。

“不好,他們在掠奪天地本源!”張天林面色大變,他也感應到了。

“這羣孽障,當真是該殺!”江道明雙目滿是寒光,正要跨越虛空而去,卻見張天林身旁空間裂開了:“道長……”

“貧道,在星空等你。”

超強兵王 張天林神情平靜,任由空間裂縫吞沒。

天地排斥人仙,可不管這位人仙是好是壞,一旦動手全都會被排斥出去。

“你們照看好江水,本殿主去清理罪孽!”

江道明駕馭龍象金光,跨越虛空而去。

“你我皆已重創,能行嗎?”始皇龍魂沉聲道。

“給本殿主一息時間。”

江道明漠然道:“你帶着本殿主前去。”

始皇龍魂離體,包裹江道明,飛向天威所在。

江道明則轉化命元,這次收穫了1240命元,足夠他踏入中期!

命元轉化,龍象三教之力,再度攀升,融合唯一,不分彼此。

體內龍象真氣浩浩蕩蕩,再次暴增,衝破極限,踏入十層中期。

龍象誅仙掌,登天步,種種武學,威能全部提升一個檔次。

龍象金丹內,是浩瀚如煙海的龍象之力,無邊無際。

體內的傷勢,也在命元轉化中癒合。

一息之後,江道明睜開雙眼,神情漠然。

陰陽天師 始皇龍魂感應到他的變化,驚道:“又頓悟了?”

“嗯。”江道明含糊地應了一聲。

如今的他,再遇到人仙,翻掌可殺。

讓始皇龍魂入體,江道明一步跨出,已是萬里之遙。

雖然不如人仙,直接撕裂虛空,抵達目的地,但這速度,也足夠了。

幾步之後,已經來到天威所在,正是大夏皇都。

數十位人仙,齊聚虛空,數百位十層武者,其中有大夏的。

他們在人仙注視下,引動天地本源,以無盡血光,對抗天威。

大夏的皇都,一片荒涼,到處都是屍體,哪怕是皇室成員,此刻也全都成了屍山的一部分。

大夏人仙老祖去殺他,結果,這羣人仙,對皇室下手了。

氣運神龍不在,誰能擋住人仙?

這裏,同樣有封天大陣,雖然不如江城的,卻也不凡。

“向天借劍!”

江道明跨越空間而來,並指如劍,引動天劍。

天山,再現萬道金光,照破整個世界,驅散黑暗。

天劍到來,直接落入屍山血海,將數百位十層武者全部籠罩在內。

“擊殺武者,掠奪命元10。”

“擊殺武者,掠奪命元20。”

“擊殺……”

這些十層武者,全都不是什麼好東西,提供的命元,也算可觀。

“江道明,你怎麼會出現在這裏?”

封天大陣內,數十位人仙神情驚駭。

“你出來了,他們呢?!”

江道明出現在這裏,那便證明,前去的十位人仙,全出事了!

“他們,都上路了!”

江道明神情冷漠,右掌輕揚,盡納三教之力,龍魂之能,再現誅仙掌力。

誅殺弒神之威,籠罩數十位人仙。

兩位人仙首當其衝,剎那間,化作血霧,消散在天地間。

“擊殺人仙,掠奪命元200。”

“擊殺人仙,掠奪命元300。”

“快解開大陣,離開這個世界!”

人仙們驚恐了,江道明的實力太強了,一掌鎮殺兩尊人仙,他們如何是對手?

“大陣,是你們死亡囚牢!”

江道明冷喝一聲,天劍已經掃平了十層武者,並指如劍,牽引天劍,踏入封天大陣之中。

“擋住,擋住他!”

人仙們在怒吼,驚恐咆哮。

這一刻的人仙,和螻蟻沒什麼區別。

天劍斬過,一顆頭顱高高拋飛,一團本源之力飛出,被江道明收下。

“擊殺人仙,掠奪命元280。”

龍象登天步,鎮壓天地,虛空靜止,人仙們驚恐,拼命催動仙力,衝擊鎮壓之力。

誅仙弒神的氣息瀰漫,龍象誅仙掌鎮殺而下。

轟隆

一位位人仙炸裂,化作金色血霧,煙消雲散。

“給本座破啊!”

一位位人仙怒吼咆哮,仙力衝蕩虛空,衝擊封天大陣。

江道明神情冷漠,掌力再次落下,籠罩所有人仙,天劍縱橫,收割人仙性命。

轟隆隆

衆多人仙的力量,衝破封印,不顧重創,衝擊誅仙掌力。

轟隆隆

恐怖的餘波動盪,封天大陣終於破開了,空間裂縫出現。

一直不敢離開的人仙們,此刻看見空間裂縫,卻是激動的瘋狂,主動跨越進去。

再不走,他們全都要死在這裏!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