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Home
  • 未分類

「你?」何凡嗤笑一聲,輕蔑地掃了一眼,沒有回應。

轟隆隆

黑暗虛空震動,一道通天巨獸從黑暗中延伸出來,獨特的大道神威,道紋沉寂,神力消散,大道石壁之威!

「大道石壁,是那個老怪物!」道祖頂峰震驚,劍芒不得不轉向,迎上通天巨手。



通天巨手與劍芒碰撞,沒有恐怖的神力餘波,也沒有太過驚天的動靜,劍芒消散,巨手堅不可摧,拍在道尊頂峰身上。

道祖頂峰翻飛出去,身上天玉氣息劇烈波動,庇護著他的神力不受影響。

「告辭。」何凡冷笑一聲,化作神光,遁入深處。

通天巨獸微微一顫,快速退回黑暗之中。

「該死,這廚神怎麼和那老怪物有關係?那老怪物也在此地?」道祖頂峰面色很難看,完全沒想到,會突然殺出一個老怪物來。

「該死,早知道應該用不朽神液。」聖武擦了擦嘴角血跡,不甘地道。

「沒用,天玉本就蘊含不朽神液,那老怪物,掌中蘊含不朽氣息。」道祖頂峰陰沉著臉道。

「不朽氣息?他是半步不朽?」聖武驚駭。

「不是,若是半步不朽,吾已重創。」道祖頂峰搖頭:「想要斬殺廚神,還有那個老怪物,僅憑一枚天玉不夠,而且,斬道之招,對廚神沒用,這點要弄清楚。」

「吾回去詢問天,為何斬道之招失效。」聖武低聲道。

「速去速回,吾會尋找廚神,阻止他再出手。」道祖頂峰凝重地道,沒來之前不知道,這次之後,才知曉這個廚神有多難纏。

還有那個老怪物,大道石壁之體,這才是最大的危害!

斬道之招失效,是不是那個老怪物,傳授了廚神什麼秘法?道祖頂峰心中猜測。

「天玉,察覺到我所在,先去找聖元問問。」

何凡雙身合一,遁入黑暗,前去尋找聖元。

「族老,找吾何事?」聖元正孤身一人坐在黑暗虛空中,見他走來,連忙起身相迎。

「吾想問問,你可知天玉是什麼東西?」何凡問道。

「天玉?」聖元眉頭一皺,眼中閃過一絲警惕,沉吟道:「天玉乃是供奉在天身旁的神玉,可不懼大道石壁,是聖族斬道至寶。」

「不懼大道石壁?」何凡驚疑:「莫非是不朽神液凝聚而成?」

「其中好像有不朽神液,但具體的就不清楚了。」聖元搖頭,疑惑道:「族老怎麼突然問起天玉了?」

「剛才出去走了走,偶然聽見兩位道祖交談提起的,心中好奇,就來問你了。」何凡糊弄道。

「原來如此。」聖元恍然,心中為之一松。

「對了,聖族可有辦法,推測出我們在何處?我們藏在此地,是否安全?」何凡又問道:「本神愛好和平,不希望被發現。」

「這個不清楚,若是說發現,最需要防備的就是天了,不過,天遠在聖族,從未離開過聖族,具體不清楚。」聖元回道。

「我到四周走走,你們別亂動。」何凡點點頭,不再多問,轉身離開,隱入黑暗。

遁入黑暗,何凡皺了皺眉,感覺聖元有些不對,神目暗中窺視,引動天地大道,再看聖元,卻不是道初頂峰,而是道祖!

「這傢伙已經是道祖了?之前沒有發現,難不成,他也有天玉?」何凡心中驚訝,沒想到聖元已經是道祖進化者了,他之前居然沒有發現。

「算了,先去看看白.虎道祖,古路收集如何,這聖元愛隱藏就隱藏吧,道祖初期,隨手可殺。」何凡心中道。

聖元雖然是道祖,但只是道祖初期,他並不放在眼裡。

而且,基因數據馬上就要湊夠了,更加不用擔心,聖元成道祖也是一件好事,以後可以多一個道祖吃了。 仙域通道。

白.虎道祖剛收起一條古路,正要繼續下一條,神光飛來,何凡從深處到來。

「廚神,你怎麼跑出來了?」白.虎道祖搓著爪子,笑眯眯地道:「難道是又殺了一個人形道祖?」

「道祖頂峰來了,暫時殺不了,你也小心點的,他們真有斬道之招。」何凡神情嚴肅,雖然斬道之招對他失效,但不代表對於白.虎道祖就沒用。

如果之前一戰換了白.虎道祖,估計聖族已經開始製作虎皮大衣了。

「道祖頂峰?」白.虎道祖神情一凝,道:「這有些麻煩了,那接下來,就收古路?」

「嗯,你怎麼收這麼慢?是不是偷懶了?」何凡皺眉道,還有不少古路沒收。

「這些古路都很長,還好你不是要那幾條沒盡頭的,否則,本座還真幫不了你。」白.虎道祖沒好氣地道。

絕情總裁的報復 「儘力吧。」何凡輕嘆一聲,五色神光閃耀,包裹一條古路,與白虎道祖一起,收取古路。

「聖族的斬道之招,究竟有多強?」白.虎道祖問道:「讓本座了解一些,將來好做個準備。」

「斬掉你沒問題,遇到就趕緊跑路。」何凡道,頓了頓,又補充道:「別想著去聖族世界,我暫時是不會去的。」

五族世界,聖族供奉的天,若是闖過去,八成不夠打,就算要去,何凡也只會偷偷的跑過去,撈點食材就走。

將白.虎道祖收的幾條古路拿到手,何凡存的基因數據順利突破一百大關,+102.9!

按照上次的突破,何凡覺得,自己要存到+120以上,才算穩妥,那些無盡頭的收不了,剩下的古路加起來,差不多能達到要求。

等這古路收完,再去打下獵,差不多就能成道祖了。

一人一虎快速收著古路,道祖頂峰還在深處找他,若是能再找到他,他不得不相信,對方真能推測出他的蹤跡。

又是十餘天時間過去,沒有道祖追來,這讓何凡鬆了口氣,何凡和白.虎道祖終於收掉能收的古路,基因數據+128.9。

「我去打獵,你隨便浪去。」何凡揮手與白.虎道祖告別。

「廚神,你用完就不認人的事情,能不能不幹?」白.虎道祖不滿地道:「你的一鍋醋溜古路有了,本座呢?說好的道祖屍體,你還沒給本座。」

「那也得等我打完獵啊。」何凡沒好氣地道:「等我回來,再來找你,到時肯定給你。」

「真的?你不會跑去大道囚牢躲著吧?」白.虎道祖拉著他的爪子有些鬆動了。

「老白.虎,你再侮辱廚神的人品,信不信本神把你燉了?」何凡惱怒道。

「快去快回。」白.虎道祖鬆開爪子,讓他離開,心中直嘀咕,誰讓你將自己人品敗乾淨的?

「先等等。」何凡又叫道。

「幹嘛?你帶本座一起去打獵?」白.虎道祖喜道。

「不是,我是想問你,星獸族的辟界通道在哪?」

「你要去滅了星獸?」

「當然,星獸道祖在這追殺我,我去星獸祖星通知一下,讓星獸族放心,不要為他們老祖擔心。」

「鳳凰那五族的辟界通道,都在那邊。」白.虎道祖撇嘴,死了就放心了。

何凡化作神光,快速沖入星獸族辟界通道,加速前行,這次就用星獸族,讓自己成就道祖。

半日之後,星獸族祖星。

轟隆

吼……

恐怖神威席捲,何凡一入祖星,便釋放了神威,還是獨特的道威,神威籠罩整個星辰,一時間,星獸匍匐,只剩嘶吼。

「星獸一族,神來告訴你們,何為道祖之下,皆為螻蟻。」

何凡一聲冷笑,五色神光遮天蔽日,席捲整個星辰,這次,他雙身合一,全力而來。

「廚神?」星獸驚恐地看著萬丈身影,老祖不是去追殺廚神去了么?廚神怎麼跑到這來了?

「你們老祖太孤單,本神特意送你們去見老祖,讓星獸族走的整整齊齊。」何凡聲如洪雷,響徹在每一頭星獸耳旁,五色神光唰過,凶獸成片地消失。

大地消散,山峰崩毀,河流為之一空,五色神光過境,寸草不留。

「整個星獸一族,怎麼道初就一個後期的?」何凡很不滿,這些星獸質量不行啊,這樣下去,全部煉化下來,基因數據才+1,算上道初後期,只有可憐的+1.9。

「都跑去諸天萬界了?」何凡思索,找到通往諸天萬界台的辟界通道。

半日後,何凡來到星獸族的據點,感應到一頭道初後期的,還有些弱雞,直接一巴掌將整個據點拿下。

「等回到諸天萬界台,再讓星獸族整整齊齊,現在先走。」何凡思索著,回到星獸世界。

遁出辟界通道,何凡沒有急著去找白.虎道祖,看了看不遠處的辟界通道,要不,再去其餘四族走一遭?就這麼愉快地決定了,反正現在自己不慫任何道祖,道祖頂峰也能按著錘,只是殺不死。

仙域通道深處。

「武祖還未歸來,廚神也失去了消息。」星獸道祖神色有些憂慮:「要不,本座先回去一趟?」

「回去作甚?繼續找,武祖很快就能回來。」道祖頂峰冷聲道:「只要殺了廚神,本座保證,以後星獸族依舊是前十族群。」

「好吧。」星獸道祖咬咬牙,再次留了下來:「星獸一族,一直效忠聖族。」

「這就對了,好好為聖族辦事,到時星獸一族,也是這方星空的掌權者。」道祖頂峰傲然笑道:「鳳祖這種,活不了多久。」

「吾明白。」星獸道祖面上浮現一絲笑意,鳳祖辦事不利,再加上自身有問題,有時不受掌控,星獸道祖不喜。

「繼續尋找。」道祖頂峰吩咐道:「本座感應到,前面就有廚神的氣息。」

「不會又是那傢伙故意留下的神力吧?」生命道祖沒什麼激情,何凡在這附近留下了不少神力,他們找過去,只是一具神力分身,根本就不是本體。

「就算是分身,也不能放過!」道祖頂峰冷聲道。



一聲嘶吼突然傳來,一道巨大的獸影急匆匆而來。

「九頭獅子,你怎麼來了?你不是不想合作么?」星獸道祖看著獸影,嗤聲道:「想通了?」

「星獸道祖,你還是回你的族群看看吧,你的老窩被抄了。」九頭獅子冷冷地看著星獸道祖,想通個球,你們在這追殺,人家在你老窩屠殺。 「什麼?」星獸道祖面色大變,瞪著九頭獅子:「你什麼意思?」

「你的星獸一族,整個祖星,包括萬界據點,全都沒了。」九頭獅子再次重複一遍。

「廚神,本座要殺了你,誅你全族啊!」星獸道祖怒吼一聲,神力爆發,就要衝出仙域通道深處。

「先冷靜。」道祖頂峰按住星獸道祖,看向九頭獅子:「現在廚神在何處?」

「不知道。」九頭獅子搖頭。

「不知道?」星獸道祖死死地盯著他,恨不得吃了他。

「別對本座發怒,本座的族群比你星獸族好不到哪去。」九頭獅子冷聲道:「你以為本座為何會知道?因為我族,也遭殃了啊!」

九頭獅子內心在滴血,廚神硬生生屠了他整個族群,最後還追去了萬界台,將據點也抹去了,若不是他恰好在外面,否則也難逃劫難。

九頭獅子第一時間去了星獸族群,發現星獸族空了,據點也被毀了,才匆匆趕來仙域通道深處。

「殺,必須殺了這個孽障!」星獸道祖癲狂怒吼。

「現在需要確定他在哪,還要等武祖到來,這次絕對不能再讓他逃了。」道祖頂峰陰冷地道:「天庭重建在即,絕對不能讓他回去。」

「還想什麼天庭,本座只想殺了他。」 重生空間八零小軍嫂 星獸道祖怒吼,現在他只想報仇,沒心思注意什麼天庭。

「會不會是在其餘族群?」生命道祖猜測道:「血蚊,九嬰,鳳凰這三大族?」

「九嬰也沒了。」

「血蚊呢?」

「血蚊沒去。」

「現在去血蚊族,同時聯繫九嬰道組,鳳祖,血蚊道祖,這次一定要留下廚神。」道祖頂峰立刻道:「你們不要失去理智,以廚神的實力,我們只能聯手。」

交手之後,道祖頂峰才知道,單憑一位道祖,哪怕是頂峰,拿著天玉,擁有斬道之招的他,也留不住何凡。

而另一邊,何凡已經屠了血蚊族,去鳳凰族偷了幾隻鳳凰,最終忍著沒有全部殺乾淨,因為他在鳳凰族祖星感受到了媧祖力量。

「媧祖庇護鳳凰族?」何凡嘀咕一聲,退回了血蚊族,準備閉關。



一股恐怖神威席捲,一道嗜血之力籠罩,一隻巴掌大小的血蚊同時出現,還有水火之力,籠罩整個血蚊祖星。

「你們倒是來的挺快。」何凡驚喜地看著兩位道祖,這兩位可不是聖族,有不朽神液,如今巔峰的自己,完全可以斬了他們。

「螻蟻,敢屠戮本座族群,今日不殺你,枉為道祖!」血蚊和九嬰道祖現身,兩道恐怖神威轟向何凡。

「你們,摸清神的實力了嗎?」

何凡冷笑一聲,五色神光衝天而起,籠罩兩尊道祖。

「孽障!」兩尊道祖怒喝一聲,神光轟擊而下。



五色神光之中,神力消散,何凡御空而起,廚神開界,連接五色神光。



五色神光唰過,兩尊道祖眼前一黑,直接跌落廚神界之中,道祖也無法抵擋。

「你的實力……」兩位道祖色變,這實力出乎他們的意料。

「神,早已超出你們的想象。」何凡立於廚神界上空,俯視著兩尊道祖,腳下是無盡刀芒,還有一滴滴冒著酸氣的液體:「本來打算做醋溜古路的,直接開吃的,你們來的正好,再加兩道菜。」

「就算是你成就道祖又如何,殺不了你,我們你也要封印了你!」九嬰道祖怒喝一聲,九顆頭顱噴吐水火,道祖神力加持之下,威能恐怖,撕裂星空,毀滅星辰是輕而易舉。

「殺!」血蚊道祖長喝,血海滔天,鋒利的吸血口器,足以洞穿一般的大道神器,吞噬道祖。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