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Home
  • 未分類

「公子不用擔心,婷兒肯定要向著你,算是師傅也要往後邊排哦。」

姚婷眼神火熱的很,這位來自神庭的女神非常大膽,毫不掩飾自己對葉凡的喜歡跟需求。

葉凡嘴角抽搐一下,姚婷絕對是大美女,甚至還可以跟狐仙兒一較高下,只是對於這個女人,他還是有些畏手畏腳的,這主要原因是因為姚婷的師傅。 陸少霸愛荒唐妻 這倒不是說姚婷的師傅乃是一個妒婦,不然葉凡沾花惹草,說來他跟姚婷的第一次還是被這妞的師傅一手促成的,甚至他感覺姚婷過來還肩負著某種任務,那是留在他的身邊。

葉凡的猜測完全正確,姚婷果然表示會留在他身邊協助他,好在她不會跟思嫣這女狐一樣,動不動會脫衣服撲來,或許這是做女神的不同了,該有的矜持還是有的。

得到如此重要的情報,葉凡當然不甘有任何怠慢,這次是太玄宮對焚天城的偷襲,他感覺對方絕對會觸動神王。葉凡對這事非常重視,如今他剛剛進程掌教至尊,要是將焚天城丟了,這無疑會對他的威信造成很大的影響。

太玄宮要動手了,這絕對是大事,葉凡第一時間來到太掌教所在,將這個消息告訴對方。葉凡之所以會將消息告知,主要的考慮是太掌教對太玄宮非常熟悉,這肯定要他更為了解。

「你的消息可是準確?」

太掌教臉色變得異常的凝重,太玄宮對於他來說是一座大山,這能壓得他喘不過氣來。

「消息是神庭的姚婷師姐親口告訴我的,這次太玄宮絕對是動真格的,或許現在他們已經動手,現在我們必須馬去第一層秘境才行。」

葉凡的面色同樣凝重,這是他成為掌教以來第一個考研考,如果表現不好,他認為自己將來將舉步維艱,所以這事絕對不能有任何的疏忽。

「你通知其他神王,我先走一步,決不能讓太玄宮得逞。」

太掌教也不廢話,葉凡第一時間來找他,肯定是因為他是最快能夠找到的神王,不過僅靠他一個是不夠的,起碼狐瑤這位位神王必須出面,只有這樣才能跟太玄宮真正一戰。

彼此都沒有什麼廢話,現在必須爭取時間,一旦焚天城陷落,他們魔情宗要想搶回來可難了。

葉凡心非常的焦急,他擔心自己留在焚天城的人,可他非常清楚,現在最重要的是將狐瑤跟狐神兩女找到,只要有她們兩個坐鎮,不僅能夠擋住太玄宮,說不定還能給太玄宮深刻教訓。只要能夠讓太玄宮受創,葉凡相信魔情宗要將第二層秘境的焚天城收回來將要容易很多。

狐瑤跟狐神在什麼地方?

兩女回來後去了魔域的天賦魔殿,她們的實力都受到了很多的影響,進入那裡能夠更快的修復傷勢。天賦魔殿是與世隔絕的,所以要想將兩女請出來,葉凡必須親臨天賦魔殿,這個地方常人是不能去的,所以他只能親自去。

這次的事情並未驚動整個魔情宗,太玄宮動手,肯定是屬於神王的戰場,一般的神靈根本不夠看,所以還是不要讓整個宗門知道消息為好,這樣免得引起恐慌。

葉凡離開前還是將消息告訴了自己的師傅滅天魔尊,後者知道消息之後,第一時間離開魔情宗,前往第一層秘境。葉凡到不怎麼擔心自己師傅的安危,二十多年過去,他感覺自己的師傅邁進神王境界的那隻腳似乎已經站穩,隨時都能正式成為真正的神王,或許這一戰對師傅來說是一個機遇。

二十年來,葉凡自身的實力提升到九星神將的地步,原先那些跟著他的女神們,很多都更進一步了。唯獨可惜的或許是只能他高一層,而這一層並不是神王,而是半步神王。

晉陞半步神王的女神們實力可是非常恐怖的,絕對能夠碾壓同級別的存在,不過非常可惜的是她們還無法跟神王真正對。這次面對的乃是太玄宮,肯定是一場神王之間的戰鬥,所以女神們是派不用場的,葉凡不能指望她們。

女神們指望不,可葉凡身邊能夠指望的女神絕對不止狐瑤、狐神、黎姿這三位女神王。

這位女神是誰?

媚妖!

讓葉凡很是意外,這位獸巣的化身居然晉陞為神王了。當然了,媚妖原本可是非常恐怖的神皇,只不過境界跌落下來,變成了一尊普通神靈。不過自從跟著葉凡之後,媚妖的變化非常大,尤其是這二十年,她算是所有母巢進步最大的一個,這一點算是死對頭血巢也要遜色很多。

本書來自品書網 媚妖的實力進步要比其他母巢都快,這一點完全出乎葉凡的預料,不過總歸來說對他是一件好事,所以他理所當然要感到高興。

二十多年,葉凡經歷了六位女神王,她們全都是絕代天驕,基本上都是每一個宗門的重要人物,有的甚至是掌教。這次葉凡成為魔情宗的掌教這些女神王沒有來,不過她們都派來了自己的親傳弟子道賀,自然每一個都將私人信件交給了他,至於內容都是一些傾訴相思之情的私密話。

葉凡雖然跟這些女神王接觸主要目的是為了修鍊,但是他的有情無欲之道在經過九位女神王的洗禮,已經達到非常恐怖的境界。葉凡有信心,但凡跟他修鍊過劍法的女神王全都對他死心塌地,至於為何自信,那完全是一次次的修鍊彼此交心的緣故。

有情無欲絕對是難以想象的恐怖,尤其當葉凡將有情無欲之道跟自己的神王劍相結合的時候,讓有情無欲的殺傷力就算是神王都抵不住。

葉凡悄然離開第二層秘境,直接進入魔域,他沒有驚動任何人,就算是鎮守魔域的魔情宗弟子都沒有察覺到他的道理。修為到了葉凡如今這個地步,只要他不願意,外人還是很難探測到他的。

跟著葉凡的當然不是媚妖,而是十八個美女劍神,她們都是劍巢打造出來的女神,一個個都追隨葉凡二十多年,基本上跟他切磋劍法次數最多。這些女劍神每一個實力都非常可怕,她們全都是在葉凡的神王劍洗禮下成長起來的,可以說每一個戰鬥起來很有他的風格。

天賦魔殿還是獨屬於葉凡的秘密,如今雖然每年都會有人進入,但在狐瑤跟狐神的主持下,還真沒有被外人發現過。

……

焚天城氣氛顯得有些凝重,聶岩感到一種山雨欲來的可怕窒息壓力,他是敏感的,雖然如今成為了焚天城的城主,一身實力更是成為了一星神將,但他還是非常的小心謹慎。聶岩從成為城主那一刻起,就做好了太玄宮會反攻的準備,所以當氣氛變得壓抑的時候,他就明白這或許就是太玄宮對焚天城動手的時候了。

雖然成為了一星神將,但是聶岩還是謹慎小心的,他知道自己的實力就連給太玄宮提鞋都不配,一旦太玄宮打算對焚天城動手,那麼他能做的神情不多,因為他清楚這次太玄宮要動手,最大的可能就是神王。

想到神王就算已經完全掌控了焚天城的聶岩也感到頭皮發麻,太玄宮如此可是擁有五位神王,這行可怕的實力,完全能夠碾壓魔情宗。所以從第一層秘境的限制差不多消失的時候,聶岩就知道決定自己命運的一刻來到了。

聶岩絕不是一個喜歡坐以待斃的人,要不然當初他也不會毛遂自薦,如今既然已經預料到了危險,他自然要想辦法積極解決。

要如何應對目前所面臨的危險?

聶岩第一反應當然就是將消息統治魔情宗,讓魔情宗的神王趕來,這樣應當能夠阻止太玄宮個奪取焚天城。這是這樣的念頭剛剛冒出來,就別聶岩否決了,這倒不是不相信魔情宗的神王能夠鎮守住焚天城。

聶岩非常清楚,焚天城自身的防禦就已經非常可怕了,如果有神王操控,他認為就算是太玄宮也難以攻破。聶岩之所以否定統治魔情宗,原因倒也簡單,目前還只是他的預感而已,如果僅僅這樣就將消息捅回去,上邊的人是否相信就是一個問題。

聶岩對於自己的分量還是很清楚的,一星神將或許強大,但是在魔情宗內部也只是核心成員而已,還無法起到關鍵性作用,他不是葉凡,自然也無法影響太上掌教這樣的神王。

都市奇門醫聖 當然了,雖然不可能去請神王,但是聶岩還是讓人將消息傳給剛剛繼承掌教之位的葉凡,不管怎麼說他都是屬於葉凡的陣營,自然需要將消息傳回去,哪怕這一切都僅僅只是猜測,他也必須傳回去。

相對於這一點,聶岩沒有任何猶豫,統治神王,他不可能因為一個猜測就去做,而通知葉凡就不同了,他是葉凡的手下,就算是猜測也有義務將自己擔心的事情稟告。聶岩如此做就是盡職,要不然他覺得時候葉凡絕對會一腳將他踢開。

聶岩的心情是凝重的,他預感太玄宮的攻擊很開就會來到,所以他現在根本不用指望魔情宗的援兵回來。

必須自救才行。

聶岩直接來到劍宮,如今的焚天城已經非常繁華了,這要比當初兩大秘境打通聯繫之前還要熱鬧跟興盛。必須承認,聶岩的能力還是非常出眾的,二十年的時間,他已讓焚天城真正擁有了神城的繁華。

不過劍宮卻是一個例外,二十多年過去,這裡還是以如今王的冷清,外面的繁華對於這裡的影響非常的小。進入劍宮,聶岩不由嚴肅起來,二十年的時間他跟劍宮之主的接觸還是很多的,只是每一次見面的感覺都會非常的不同,似乎這位看上去俊美過分的是那樣深不見底。

一直以來,聶岩都想要探知劍宮之主到底有多強,最開始他是知道,這位劍宮之主就是以為神將而已,只是如今他已經是神將,可是每次面對這位劍宮之主,心情都是壓抑的,似乎自己面對乃是一尊一場恐怖的存在。

「大人,聶岩有事相告。」

聶岩開門見山,沒有任何廢話,二十多年的想出,他已將葉嵐的脾性完全摸清了,這是一個不喜歡廢話的人,要談事最好爽快一點,不要拐彎抹角,要不然對方一定會將你轟出去。

「有什麼事兒?」

葉嵐顯得很是平靜,似乎周遭的一切都跟他沒有任何的關係一樣。

聶岩沉聲道:「我預感太玄宮馬上就要動手,而且這次出手的很有可能就是神王,所以我希望大人能夠提前將劍宮的防禦開啟。」 「長老!」

老者想要發火,不過這時候聖女拉住了他,兩人交換一個眼神,老者這才冷哼一聲,不再多言。

有了這次的言語衝突,接下來雙方都非常沉默,一條看不到的間隙已經出現,對於這一點,葉凡到沒有怎麼擔心。

……

「真是欺人太甚,這些傢伙居然敢在我們面前擺譜,難道不知道這裡是誰的地盤嗎?」

有魔情宗長老異常的憤怒,他對杜瑤的態度極度不滿。

「人家畢竟是嫡系正宗的九尾神狐,從血統上來說完全凌駕於我們在場所有人之上,擺一擺譜很正常吧。」

「什麼正常,嫡系血脈就了不起了,說來她也就只是一個初級半神,在我們魔情宗根本不夠看。」

「就是,一個初級半神居然如此囂張,不將我們這些半神放在眼中,她還真以為這裡是她能夠說了算的。」

一個個魔情宗長老跳出來,對於杜瑤的態度不滿到極點。

老者一直沉默著,見大家都在大罵杜瑤不是東西,他不由看向一直沉默的聖女道:「先前你為何要制止我?」

聖女出列道:「長老,根據他們說如今巨擘宗的那位神靈隕落,現如今巨擘宗應當群龍無首,失去對整個魔域的掌控,這真是我們魔情宗復出的最佳時機。」

「巨擘宗的神靈隕落?」

吃定總裁沒商量 「開什麼玩笑,一尊神靈豈會隕落,這些傢伙就算想要撒謊也不知道編一個合理的。」

聽到巨擘宗神靈隕落,在場的魔情宗長老都嚇了一跳,沒有人願意相信杜瑤的話,他們感覺這女人一定是在胡說八道。

聖女沉聲道:「我認為他們應當沒有說謊,畢竟這事很容易查清楚,根本瞞不了多久。」

老者來回踱步,好一會兒才道:「必須真正確定事情的真偽,如果巨擘宗真的失去了神靈坐鎮,這就是我們魔情宗崛起的最佳時機。」

老者的話讓所有魔情宗弟子激動了,巨擘宗一直壓得他們抬不起頭來,這一切的根源就是對方擁有神靈坐鎮,讓他們投鼠忌器,根本不敢反抗。如果巨擘宗真的失去了神靈,那麼對於魔情宗來說,他們就算失去了最大的依仗,如此一來他們魔情宗要想君臨魔域就是時間早晚的問題。

「你去跟那個神狐一族的女人好好聊聊,務必確信沒有任何問題才行。」

……

「事情似乎很不妙啊。」

葉凡看著臉色陰沉的杜瑤,如果換做是他怕也不會有好心情。

狐芷哼道:「師傅想那麼多做什麼,那些傢伙根本不知所謂,如果他們真敢過分,讓師弟教他們做人就是。」

同為神狐一族的血脈者,狐芷就看得開多了,她完全就是一副事不關己高高掛起的態度,這讓杜瑤又是羨慕又是惱火,大罵她不是東西,居然不知道替師傅分擔壓力。

狐芷可不是省油的燈,對於杜瑤的指責全都無視掉了,扔下一句反正不管我事,就扭著屁股離開。狐芷是走了,可杜瑤心中的怒火沒有消,她不由轉移火力,沖葉凡埋怨,說他不肯展示一下威力,震懾住魔情宗那些傢伙。

婚色撩人 葉凡對於杜瑤的埋怨倒也沒有生氣,只是說這事不急,等這幫傢伙都跳出來,將事情做絕時在出手,那時候保證誰都不能說他們什麼。

杜瑤不是那種胡攪蠻纏的女人,之所以抱怨也只是發發牢騷,她很快就將這些煩心事拋開。

進入禁區目的可不是魔情宗,葉凡並不打算在這裡逗留,就在魔情宗商量如何處理跟他們關係時,他們已經準備動身。

「你們怎麼這麼快就離開?」

聖女攔住了要動身的杜瑤,她對於葉凡還是不怎麼待見,對杜瑤還有狐芷到很是親昵。

狐芷淡然道:「我們這次進入禁區可不是沖著魔情宗而來,如今既然已經知道魔殿所在,自然要儘快過去。」

聖女笑道:「通往魔殿的道路兇險萬分,你們根本沒有去過,還是由我們帶路比較好,這樣既安全又能節省時間。」

杜瑤淡然道:「用不著你們魔情宗道路了,我們自己去就行。」

杜瑤態度很是堅決,雖然有時候她顯得非常猶豫,但那是面對特殊情況,就好比碰上他的父親,至於魔情宗,在她的心中並沒有什麼地位,哪怕從現在開始脫離關係,對她來說也不是什麼天崩地裂的事情。

聖女自然要竭力挽留,不過杜瑤去意已決,可不會在乎魔情宗的態度,他們這一動身,魔情宗就不能不做出反應了。雖說魔情宗上下不願承認魔情殿的地位,但是杜瑤跟狐芷擁有最純正的神狐血統這是不爭的事實,哪怕就是做做姿態,也要送行。

葉凡一行要進入魔殿,魔情宗的人自然好奇,對於魔殿他們遠比葉凡一行更為了解,可他們並不知道這裡面有什麼東西,所以一直都不怎麼在意,但是從葉凡一行的態度來看,這讓他們意識到魔殿或許有令他們動心的東西。

魔情宗的人旁敲側擊,想要從葉凡一行口中打聽消息,不夠非常可惜,他們唯一知道的就是魔殿可以進行天賦傳承,其餘的根本不知道。

葉凡到不擔心魔情宗的人知道魔殿的天賦傳承,這東西不是誰都能用,也只有他才有機會獲得傳承,其餘人哪怕進入魔殿千百次,一次機會都不可能擁有。

前往魔殿的道路充滿艱辛,這絕不是魔情宗的人嚇唬葉凡一行,這裡的確充滿無數的危險,尤其是一個叫做死人蜂的峽谷,這裡存活著數十種恐怖的蜂,很多都能夠在人體內寄生,更為恐怖的就是吞噬人類血肉繁衍。

當然了,如果僅僅只是在人體寄生跟吞噬人的血肉繁衍並不算有多恐怖,在葉凡看來這些死人蜂真正可怖的還是它們的實力。

居然全都是天尊級別。

尼瑪!

葉凡差點崩潰,他要不是媲美神靈存在,如何能夠穿越死人蜂把手的峽谷,一兩個天尊對於半神來說那就是螻蟻,但是當天尊數量數十萬,數百萬,甚至能夠暴漲到數千萬,任何半神看到了都要腿軟。

當然了,死人蜂雖然恐怖,但是要穿越這片區域還是有辦法的,魔情宗的人就掌握了這種方法,要不然他們也不會知道魔殿的存在。對於如何穿越峽谷,魔情宗的人似乎待價而沽,他們想要從葉凡的口中得知魔殿的真正秘密所在,對於他們的妄想,葉凡自然是不予理會。

死人蜂非常恐怖,可再恐怖也不會比神靈恐怖,葉凡只要釋放出自己的劍意,一個念頭閃過的瞬間他就有把握將所有的死人蜂震死。

不過要飯並不打算立馬動用自己的真正力量,對於如何對付死人蜂,他其實還是有想法的,這種想法全都是源自於他手中的獸巣。要論對獸的了解,葉凡認為沒有人能夠超越獸巣,所以直接跟獸巣談才是最好的選擇。

「有沒有辦法搞定這裡的死人蜂?」

「如果我能夠進去自然能夠搞定,不過傳承之塔限制我進入其中,所以這事我幫不上忙。」

媚妖嫣然一笑。

「你雖然進不來,但是還可以有其他辦法吧。」

「當然有,就是我製造了一尊獸神,讓她跟在你身邊,這樣就能夠幫忙控制這些死人蜂了。」

媚妖笑得很是開心,這讓葉凡聽出了意思異樣來,不過他並未在意,而是道:「將人送來。」

「這個很好辦,希望你今後要多多跟她交流才行,只有這樣我才能獲得最大的好處。」

媚妖的聲音充滿了誘惑,這是一種野性的呼喚,隱約間能夠讓人熱血沸騰。

葉凡聞言嘴角直抽搐,跟獸巣製造的獸神親密接觸?他腦中瞬間就浮現無數野獸的身影,那一刻他嚇得心肝怦怦急跳。

雖說葉凡的口味被一種女神養得很重,但是絕對沒有重到這一步,說實話只要想想就感覺恐怖。

「主人想哪去了,獸神可是能夠變身成人的,她們的美麗絕對不會比任何美女遜色哦。」

媚妖的聲音在葉凡腦中回蕩,她絕對是一等一的超級大美女,可她是獸巣,生下來的都是各種野獸,所以葉凡雖然得到了獸巣,但是絕對不會像對待血巢那樣,可以直接上。

對於獸巣,葉凡還是敬而遠之,卻不敢有任何非分之想,他可不想一不小心就製造出恐怖的怪獸來,那樣非把他噁心死不可。

切斷跟媚妖的聯繫,葉凡就等著獸巣製造的女神登場,只是半天都沒有動靜,讓他一陣錯愕。

什麼情況?

葉凡發現除了恐怖的死人蜂外,沒有任何人形生物的蹤跡,他不由狐疑起來,以為獸巣製造的根本不是什麼女神,而是一頭詭異的妖獸。葉凡在心中祈禱,他可不想玩什麼心跳,這不是他懷疑獸巣會不會惡搞,而是他用於的幾個母巢似乎都有不良嗜好,天知道他們會弄什麼出來。

死人蜂 絕對是一道屏障,在葉凡不動用神靈的力量前,想要穿越過去還真不容易,畢竟密密麻麻衝來的死人蜂就算是上位半神也不一定扛得住。

「你們在這裡耗著也不是辦法,我們魔情宗有穿越這片山谷的辦法,只要你們跟我們合作,一切都不是問題。」

奕寒走上前來,他的臉上掛著淡淡的笑,眼中的光芒透著災樂禍。

杜瑤淡然道:「該怎麼辦不用你們管,事情我們自己會搞定。」

奕寒嘿嘿笑道:「死人蜂可是非常的恐怖,等你們進入峽谷就會發現,那裡擁有數量恐怖的死人蜂,如果沒有特屬於手段,任何半神都別想穿越過去。當年我們魔情宗可是耗費異常可怕的代價才找出通過這片區域的方法,如果你們不想要藉助我們的手段,是不可能過去的。」

奕寒乃魔情宗內宗弟子,這傢伙的實力很強,乃是一名中級半神,雖然跟上位半神有不小的差距,但是對於連中級半神都沒有的魔情殿,這個實力還是很強大的。

魔情宗的弟子可以說有恃無恐,他們根本不擔心葉凡一行能夠安然無恙的穿越過去,所以最終依靠他們魔情宗就是唯一的選擇。

唯一的選擇?

葉凡嘴角綻起冷笑。

見葉凡一行不為所動,奕寒不由聳聳肩,一臉遺憾的道「何必這麼固執了,既然你們堅持,那我也就不說什麼了。當然,如果你們實在想不出辦法,我們還是會引路的,畢竟魔殿內的東西只要是武者就會感興趣。」

奕寒完全就是有恃無恐,他不相信葉凡一行能夠順利穿越峽谷,最終依靠他們就是唯一的選擇。

「你打算怎麼做?」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