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Home
  • 未分類

「公子笑那麼得意,回家怎麼跟你未婚妻說啊?」琪雅的聲音里滿是調笑,龍雨轉頭一看,琪雅的臉上的表情分明在說,看你回家咋整?

龍雨捏捏眉毛,苦笑一下,是啊,這個問題他還沒想過呢,雅兒雖說沒明面上反對自己找別的女人,可是以雅兒對自己的依賴程度來看,帶著這兩女子回家,雅兒嘴上不說,心裡估計也不會好受上多少,這該怎麼辦呢?

「呵呵,愁苦了吧,看你剛才那得意樣~!」琪雅繼續的潑著冷水。

龍雨心裡計較,想不出辦法就決定直說,心上立刻沒了包袱,笑著回到:「我娘子同情達理,跟她直說就行,只是,我好奇的是,琪雅小姐,你今天晚上有些怪啊?」

琪雅聽的龍雨這樣說,立時就失去了調笑他的興趣,淡淡的問道:「我哪裡怪了?」龍雨走到沙發上坐下,招呼兩個奴隸過來,兩女子立時跑了過來,一左一右的跪在龍雨腳邊,倒弄的龍雨不好意思,費了好大的勁,龍雨說服兩女子坐在了自己身邊,一人斟酒一人拿水果,將龍雨伺候了起來。

看著龍雨一副享受的架勢,卻不回答自己,存心調自己的胃口,琪雅怒道:「我哪裡怪了?!你倒是給我說明白~!」

龍雨嘿嘿一笑,比出一個架勢,唱到:「小姐莫急,且聽我慢慢道來?!」琪雅聽著龍雨這怪腔怪調的唱詞,再看看他的那手勢,一下就被逗樂了,笑了一下,琪雅忙止住,裝了個嚴肅的表情說道:「公子,請說~!」

龍雨看看將琪雅逗笑,滿意的點點頭,放下手指,慢慢的說了起來,剛一開口,琪雅的臉就變的通紅如蘋果了。 「琪雅小姐,我覺得吧,你對我有意思~!」龍雨以十分嚴肅的表情說出了這話,琪雅聽在耳中,臉嗖的一下就變紅了。

龍雨嘿嘿的笑笑,說道:「你看,是把,臉都紅了。」琪雅是又羞又急,指著龍雨惱道:「你、、、、你怎麼能這麼說~!」龍雨回到:「你別管我怎麼說,你就說有沒有吧~!」

琪雅完全沒反應過來,龍雨正正經經的居然說的是這話,急了半天,琪雅回到:「你、、、你流氓~!」 妾上無妻:王爺別貪歡 龍雨把頭一扭,大咧咧的回到:「我說,這房裡再沒別人,這機會可不多,我就問你,你是不是喜歡我?」琪雅將手放下,扭頭冷聲道:「不喜歡~!」

龍雨料定了琪雅會是這反應,坐直身子,聲音冷冷的道:「那好,既然琪雅小姐對龍某沒意思,那麼,就是看不慣龍某了~!」琪雅扭過頭來,氣道:「你這是什麼邏輯~!」龍雨拿起酒杯,抿了一口,語氣生冷的反問道:「我什麼邏輯~!那就請琪雅小姐解釋一下庫倫人是怎麼回事~!」

這話一出,琪雅整個人驚呆了,緩緩的轉過頭,琪雅兩眼圓睜,問道:「你都知道了?」龍雨冷笑道:「琪雅小姐好手段啊,要不是金毛熬中有人知道實情,我龍某恐怕還興沖沖的對您感激戴德呢~!」

聽龍雨話里的意思,來這之前他已經知道了,枉自己還傻乎乎的以為瞞的很好,琪雅嘆口氣,黯然道:「我本來打算是要告訴你的,不過,你知道了就知道了吧~!」龍雨扭頭,盯著琪雅道:「那麼,我能問一問,我有什麼地方得罪琪雅小姐您了?還是說,這根本就是你們老闆的主意?」

琪雅盯著面前的茶几,淡淡的說道:「這跟東家沒關係,是我自己決定的~!東家待你如貴賓你都看到了,你有氣就沖我來?!」龍雨回到:「我倒寧願是后一種,那你這樣說,我倒想明白的知道,我龍某人是如何得罪你的~!」

琪雅淡淡的回到:「你沒得罪我.」龍雨惱道:「那為什麼?」「不為什麼~!」琪雅面無表情的回到。

「好,好,這樣說是吧~!」龍雨氣呼呼的指了指琪雅,接著說道:「你們兩先出去,我有話單獨跟琪雅小姐談~!」左右兩邊的芊芊跟貓女站起身子就向門外走去,芊芊還幸災樂禍的看了琪雅一眼,而貓女只是乖巧的退了出去。

包廂門再次合上,龍雨站起身子,琪雅一驚,望著龍雨道:「你要做什麼?」龍雨彎腰拿起桌上的手巾擦了擦手,眼睛盯著墨晶壁,卻是不回答琪雅,琪雅驚恐的看著面若寒霜的龍雨,不知道該如何辦才好。

大廳里的拍賣會在繼續進行,第四件拍賣品是罕見的荒漠牛頭人,這種牛頭人不同於獸族中的普通牛頭人,是一種變種,力大無窮不說,形體也要比一般牛頭**上一倍不止,此時的大廳內就擺放著一座如大型集裝箱一般的鐵籠,籠子裡面是一頭四米多高的荒漠牛頭人,紅色的牛眼,一對尺長的褐色牛角猶如彎刀一般鑲嵌在巨大的牛頭上,手臂間隆起的肌肉宛如一個個山丘。長相暴虐的牛頭人卻靜靜的呆在籠子里,不吼不鬧,任憑一群人沖著自己瘋狂的叫喊著。

龍雨心裡閃過一陣煩躁感,想來這牛頭人也跟芊芊一樣,被馬晶晶施了封印術吧。琪雅一直盯著龍雨,心裡七上八下亂成了一團,他的表情冷的像是變了一個人,沒有先前那個溫文爾雅,舉止彬彬的公子哥一點點的影子。琪雅有些害怕,雖然她自己知道,這裡是她的地盤,但是,她還是沒來由的擔心。

龍雨緊盯著大廳,嘴裡說道:「你現在是不是很怕?」琪雅強自壯膽道:「我怕什麼?」龍雨笑笑,回到:「其實,我自己也不知道對你該怎麼辦,我的理智告訴我,你對我沒惡意,可是,我的原則卻提醒我,所有的危險都只有扼殺在搖籃才最安全,你說,我該怎麼辦呢?」

琪雅搖搖頭,苦笑道:「我也不知道該怎麼辦,要不,你殺了我吧?」琪雅的心裡很苦,對龍雨的一見傾心,因為他與雅兒的感情,由最開始的嫉妒演變到一時任性設下殺招,再到如今被他知道一切,琪雅心裡明白,就這一點,自己在龍雨面前就會完全失去立足的權利。

龍雨笑笑,回到:「我不會殺你,因為我跟你沒死仇,你不說你為何對我起殺心,我也不追究,可是,我不可能輕易放過你,所以,我要留給你些紀念~!」

琪雅黯然道:「我承認庫倫人的事情是我做的,但是,我保證我沒有惡意,只不過是一時的糊塗,要麼你就殺了我,要麼~~~」「要麼什麼?你這接的倒是挺快的,你放心,我絕對不會殺你,我會留給你個永生難忘的紀念?!」龍雨冷笑著回到。

將話說完,深吸一口氣,龍雨突然的出手,迅速的繞到了琪雅跟前,琪雅一驚,下意識的問道:「你要幹什麼?」龍雨嘿嘿一笑,回到:「幹什麼,你馬上就會明白。」

琪雅將眼一閉,脖子一伸,說道:「你要殺便殺吧~!」龍雨詭異的笑笑,一個轉身,飄到琪雅身旁。雙手迅速的使出,一套小擒拿手再現,三下兩下就將琪雅給制了個嚴實,感覺到龍雨的異樣,琪雅睜開眼來,發現手腳都已動彈不得,自己整個人卻靠在了他的身上,琪雅開口問道:「你這是幹什麼~!」

龍雨嘿嘿一笑,手上一用勁,就將精靈女子制住在了自己懷中,琪雅望著一臉笑意的龍雨再次問道:「你到底要幹什麼?」

龍雨回到:「幹什麼?你看不到我在幹什麼么?」琪雅怒道:「龍雨,你混蛋~!你有種就殺了我~!」龍雨望著近在咫尺,怒目圓睜的琪雅,回到:「殺了你?殺了你你老闆會找我麻煩的,我這人,什麼都喜歡,唯獨不喜歡麻煩~!」說著說著,繼續對琪雅進行著懲罰。

個中事情不再一一表述。

「龍雨你混蛋,你禽獸,你不是人~!」琪雅怒氣沖沖的罵到,臉上的紅暈濃了好多。龍雨抿了一口酒,捏著眉毛回到:「大家熟歸熟,但是你再這樣說,我可是一樣要告你毀謗的哦~!」

琪雅哪見過龍雨這副痞子樣子,氣的臉色通紅,指了龍雨半天,才憋出一句話來,「你???你混蛋~!」「我混蛋?我怎麼你了,別的不說,你什麼都沒缺,你罵我這麼多是怎的?難不成你還要到衙門去申冤?」龍雨嘲笑道。

「哼,你別以為我不敢,你不要欺人太甚了~!」琪雅氣呼呼的說道。 撒旦情緣:四爺的惑情寶貝 龍雨眉毛一揚,「不知道是剛剛誰那樣的勇敢,說一切後果自己承擔的啊?怎麼到如今倒又想起報官了?」

龍雨陰陽怪氣的聲音,停在琪雅耳中是相當的刺耳,再想一想龍雨之前對自己所做的懲罰,琪雅是又羞又氣,但是自己又沒辦法真的計較什麼。

「你怎麼可以這樣,你是堂堂的龍家大公子,難道你龍家就是這樣教導你為人的?」琪雅想了想,決定拿龍雨的身份來為自己找回一點點的公道。

「你這話說的?我龍家可是向來的恩怨分明有仇必報的,按常理,你算計我的性命,就算是我繞過了你,我家也是不會放過你們的,但是,我龍雨,絕對不會拿我龍家來欺壓你們,我就是我,我的事情我自己做主,所以,請你也大度一點,不要扯上我家怎麼怎麼樣,我做什麼都只代表我自己。」龍雨斬釘截鐵,鄭重的對著琪雅說道。

「好,好一個龍公子,好一個恩怨分明,那你一個堂堂七尺男兒,在這裡欺負我一個弱女子又算得了什麼本事?」琪雅還是不想就此認輸,非得爭回點什麼,好像要龍雨道歉還是怎麼的。

「弱女子?哼哼,琪雅小姐未免太小瞧您自己了吧?」龍雨冷笑道,「我挑奴隸的事情不過半天,半天之內你就能想出那種招術來對付我,而且,這之前,我們並不相識,如此說來,你算的上是弱女子了,那我可就真不知道這世上還有什麼女子比你強了~!」

「你???你這什麼話,我不是說了么,你要是氣不過,你就直接殺了我,但是,不得你羞辱與我,殺人不過頭點地,你那樣做,你就不慚愧么?」琪雅指著龍雨,一時間接不上話來,只得又繞了回去,從龍雨的行為上下手了。

「哈哈,您說這話可真是可笑哎,螻蟻尚且貪生,這世上有多少人為了活命而辛苦奮鬥,你輕輕巧巧的一句殺了我,你說的是輕鬆,可是,這事情我做不出,既然我龍某人沒死,我就不會讓你死,不過是讓你長個記性,不是什麼人就可以招惹的,再說了,剛才那懲罰,對你來說,一絲一毫的毛髮未傷,請問,你有什麼好委屈的?」

琪雅看著龍雨一副無所謂的表情,自己又爭論不得,越想越委屈,乾脆抱著胳膊,蹲在地下埋頭大哭了起來~!龍雨一看這小女孩的哭態,心裡道,這玩笑不會開大了吧? 龍雨望著哭得淅瀝嘩啦的琪雅,心裡雖有些惴惴,嘴上卻依然不以為然道:「我說,你哭這麼傷心做什麼?好像我把你咋了似的~!」蹲在地上的琪雅不理龍雨的諷刺之音,只是一味的哭著,彷彿有著滿腹的委屈無處訴說,而且哭聲還越來越大。

龍雨皺皺眉頭,掏掏耳朵,心裡道,這別管多溫柔的女人,只要一哭起來,嗓門就能大到出人意料。無奈的望望這遙遙無期的哭聲抗議,龍雨站起身子,抓起桌上的毛巾繞過茶几走到了蹲在空地上的琪雅身旁。

將毛巾塞到琪雅的手中,龍雨開口道:「好了,哭什麼哭,我才應該哭呢?!」琪雅接過龍雨遞過去的手巾,擦起了眼淚。龍雨貓腰望去,精靈女子的那股高貴之氣已經不見了,取而代之的是小女生形態,一頭紅髮亂糟糟的,額前的劉海濕濕的貼著,滿面通紅,額頭鬢角掛著細細的汗珠,龍雨蹲下身子,望著面前的女子笑道:「哎,我說,你這哭還是體力活啊,看把你累的,快別哭了~!」

琪雅正擦著眼淚,聽到龍雨沒心沒肺的調笑,抬起頭瞪著龍雨,一言不發,卻緊咬著嘴唇。龍雨對視過來,細看精靈女子,梨花帶雨,楚楚可憐,心不由得軟了下來,緩了一緩,龍雨嘆口氣道:「你算計我一次,我懲罰你一次,咱們兩清~!」說完,龍雨站起了身子。

琪雅盯著龍雨把話說完,看到他站起身子,自己也猛的站了起來,不管三七二十一就直接撲到了龍雨的懷中。看到琪雅的這架勢,龍雨下意識的推出雙掌就要將精靈女子震飛,可是轉念又一想,她一個弱女子又能做些什麼呢,大不了打幾拳出氣,想到這,龍雨將雙手分開,振臂做擁抱狀。

琪雅撲到龍雨懷中,二話不說,湊到龍雨的肩頭,沖著脖子就是一口,一口下去,將肉咬在口中,琪雅的淚水就如發了的大水一般,無聲的奔涌而來。龍雨還尋思著她錘自己幾拳,然後自己就勢一抱,好話一說,安慰幾句,這就哦了,搞定了嘛不是,誰曾想這琪雅撲到他懷裡直接來了個親密接觸,那一口咬下去,疼的龍雨面上一陣抽搐~!龍雨趕忙大喊道:「喂,你放開~!」一邊說,一邊將手收回就要去推琪雅,琪雅眼睛瞄到龍雨的手,牙上又下了狠勁,疼的龍雨直抽氣,只得停住手,嘴裡說道:「你別激動啊,你總不成要咬死我吧~!」

琪雅止住眼淚,又狠命的咬了一口,這才鬆開口往後退了去,感到脖子上的咬勁消失,龍雨立馬伸手抱住了脖子,一隻腳不停的跺著地,過了好半晌,龍雨才回過神來,取過一旁的毛巾輕輕一擦,口水加著幾點血紅,琪雅竟是生生的將他的脖子給咬爛了~!

龍雨氣憤的將毛巾甩到桌子上,轉頭望著琪雅喝道:「你是人是狗,怎麼咬人?!」琪雅臉上掛著淚珠,狠狠的盯著龍雨回到:「沒咬死你算你命大,哼~!」龍雨望著理直氣壯的琪雅越想越氣,大聲罵道:「你他媽的,你算計老子,老子收點利息又怎麼了,你還有理了不成~!」龍雨是被琪雅真的咬疼了,脖子里傳來的劇痛,讓他失去了理智,這是龍雨從呱呱落地到現在第一次被別人給弄出血,他怎麼能不惱呢~!

看到龍雨突然間變得凶神惡煞,面目猙獰,而且脖子上那一圈牙印極深,有幾處已經破了皮,正往外滲著血,琪雅自己也沒想到她居然下了這麼大的狠勁,望望一臉暴怒的龍雨,琪雅脖子一橫,回到:「怎麼,難道你有理,你對我做出那等事情,你還,你還???」

說著說著,琪雅就被龍雨嚇得說不下去了,先前還暴跳如雷的龍雨突然停止了怒吼聲,黑色的瞳孔刷的一變,瞬間變成了血紅色,而且眼角處還現出了透著異樣美麗的血色紋身,血紅色的瞳孔里射出的是猶如野獸一般的目光,野性而又狂暴。

琪雅往後退了幾步,身子頂到了包廂牆壁,慌忙回頭一看,精靈女子發現自己已經無處可退,轉頭望望突然之間大變模樣的龍雨,琪雅結結巴巴的說道:「你???你怎麼了啊?你別嚇我?!」「呵呵,你是不是很害怕啊~!」龍雨的聲音彷彿從幽冥之地傳來,冷的讓人直起雞皮疙瘩。

感到包廂內的溫度急降,琪雅嚇的花容失色,往外望望,包廂外的拍賣會進行的如火如荼,但是,她很明白,包廂內裝有魔法傳音設置,可以聽到外面的聲音,而外面卻是聽不到裡面的一丁點聲音。迪斯尼樂園首屈一指的貴賓包廂,隔音效果是超好的,就是在包廂內殺人放火,外面也是察覺不到的,而且為了顯示出貴賓包廂貴賓的權利,二三樓的包廂內一律不設監視設施。琪雅轉眼望望,包廂門還要邁好多步,再看看面前不知道怎麼了的龍雨,琪雅很明白,自己絕對是沒可能在龍雨的注視下安全的接觸到包廂門。

「你在找什麼呢?」龍雨瞪著血紅的眼睛望向琪雅,琪雅回頭一看,頓時嚇得心裡一咯噔,血紅的瞳孔詭異的紋身,將龍雨整個人變得妖艷異常,就連聲音也變得飄忽陰冷起來。

琪雅結結巴巴地回道:「沒??沒找什麼?!」龍雨暢快的笑了起來,滿腦子都是報復的念頭,望望衣裳凌亂的琪雅,突然,一股熱血湧進了龍雨的心頭,僅存的一絲理智也完全消失。

輕輕一邁步,龍雨就站到了琪雅的面前,兩人相距雖說不遠,但也有個七八步的距離,但是在琪雅看來,彷彿眼裡出現了錯覺,上一刻他才剛有邁步的動作,而一眨眼之後,他就站在了自己面前,這究竟是什麼魔法?

龍雨根本沒給琪雅想個究竟的機會,站到精靈女子面前之後,得意的笑一笑,龍雨就伸手去抓緊靠著牆壁的琪雅。龍雨的異樣將琪雅嚇了個夠嗆,看到他的手向自己伸過來,琪雅突然生出仿若隔世的感覺來,精靈女子深吸一口氣,心裡想到,他都對自己那樣了,活著也是恥辱,還不如就死在這裡。

心裡計較定,琪雅反倒不怕了,任憑龍雨抓住自己的胳膊,精靈女子望著臉上帶著邪笑的龍雨,語氣凄涼的說道:「我原以為,世間的男人都如我在奴隸場中見識的一般,貪婪無恥,道貌岸然,為了目的不擇手段,直到見到你,我才發現,世間還有另一種男人,溫柔有才,舉止優雅,不論到哪都吸引著別人的目光,我承認,我喜歡你,但我也知道,我的任性給你帶來了殺身之禍,現在好了,你殺了我,我就心安了。」在琪雅開口說話的時候,龍雨就停止了動作,靜靜的聽完了精靈女子的一番肺腑之言。

琪雅將話說完,憋在心裡的秘密也都講了出來,當下閉上眼睛,準備欣然迎死。結果閉眼了好久,除了感覺到自己的胳膊被抓著,再沒有了動靜,琪雅奇怪的睜開了眼睛。

一睜眼,琪雅就感到一股懾人的目光,那血紅色的眼瞳饒有興趣的盯著自己,俊俏的臉上還是掛著那絲邪邪的微笑,琪雅楞了楞,問道:「怎麼?」

看到琪雅那詢問的眼神,龍雨咧開嘴哈哈的笑了起來,直笑的精靈女子莫名其妙,笑完后,龍雨表情一變,冷聲說道:「既然喜歡我,那麼就從了我~!」

「什麼?」琪雅問道,龍雨卻不回答,仰頭望天,突然,猛的一低頭,低聲說道:「??????」話音剛落,琪雅臉色大變。

琪雅慌忙雙手環胸,護住了自己,急道:「你要幹什麼啊你?!」龍雨嘖嘖的咂咂嘴,絲毫不理會精靈女子的驚慌追問,一把就將精靈女子擁入了懷中。

變了模樣的龍雨狂野到了極點,絲毫不理會琪雅,扭動之間,琪雅痛的面上眉毛緊皺,使勁一把推開龍雨,琪雅雙手交叉抱住自己的胳膊,緊張而又害怕的問道:「你到底要怎麼樣啊?不可以這樣的~!」

龍雨嘿嘿的一笑,反問道:「那要怎樣~!」說完,緊接著大喝一聲:「看著我?!」琪雅本就慌了神,龍雨的一聲大喝,嚇的她立馬向龍雨望去,一眼看去,龍雨的紅色眼瞳里閃過一道紅光,琪雅眼前立時出現了無邊無際的紅霧,等到紅霧散去,琪雅回復意識,這才發現,自己不知何時已被龍雨放倒在了主位的沙發上。

琪雅腦子裡轉了幾轉,清醒了過來,趕忙掙扎著要站起身子,誰知道,讓人更為驚訝的事情出現了,琪雅感到自己是全身酸痛無力,身子軟到了極點,根本沒有力氣站起身來,如此情況,直把個精靈女子嚇的臉色蒼白,嘴唇微抖。

耳邊是濃重的呼吸聲,琪雅想不到接下來迎接自己的會是什麼,但是心裡卻是充滿了對未知的恐懼,根本不敢放鬆自己,即使是無力,琪雅都在一刻不停的掙扎著,不過在她費勁力氣的掙紮下,也不過是能夠輕微的挪動手臂,對於目前這個情況來說,是毫無用處的,不過幾秒鐘的時間,琪雅就努力的滿頭大汗,氣喘吁吁的了。 此時的龍雨已經完全的失去了理智,瞳孔變為詭異的紅色之後,將他的憤怒無限度的放大,肆意的揉虐精靈女子,龍雨滿是報復的快感。

發泄完的龍雨,趴在琪雅身上喘著粗氣,詭異的紅瞳如它突然出現一般,又突然消失了,紅色的瞳孔變為了黑色,眼角的詭異血色紋身也消失的無影無蹤了。

龍雨打個冷戰,意識清醒過來了,身子底下壓著的是?龍雨低頭一看,頓時驚得一佛出世,二佛升天~!天哪,自己到底做了些什麼? 脣情:總裁的九個契約 龍雨心裡質問著自己,腦子裡快速的劃過先前的種種場景,毋庸置疑,現在的這一切都是他自己做的。

感覺到身上的龍雨停止了動作,琪雅睜開眼睛,扭頭一看,先前那詭異的龍雨又回復了原樣,黑色的眼瞳里滿是不可思議的表情。琪雅臉上泛出一絲冷笑,冷冷的說道:「龍公子,你現在滿意了吧~!」

琪雅的聲音此時對龍雨來說不亞於索命魔音,龍雨是完全的沒辦法面對精靈女子,雖說跟她之間有些誤會,可是,龍雨自己確實沒想過是現在這種結果,之前的那次調戲也只不過是想嚇唬嚇唬這高傲的精靈女子,而如今,作出這等事情,自己要如何來善後呢?

看到龍雨沒反應,臉上的表情變幻不定,琪雅反而沒了一開始的恐懼,冷靜的說道:「你滿意了的話,可以讓我起來了么?」

龍雨的臉刷的就變紅了,趕緊從琪雅身體里退出,狗追狼攆一般的立起身子,慌忙的將身上的衣物收拾好,龍雨這才向琪雅看去。

精靈女子的紅色長發凌亂的散在沙發上,精緻的面龐看上去很是冷靜,凹凸有致的身軀上滿是他粗暴的痕迹,華貴的紅色長裙被撕成了布條,裙擺也被扯成了兩片,在精靈女子的身下有一處刺目的血紅留在沙發上的白色毛墊上。

龍雨心裡惴惴的,這種情況是他第一次遇到,此時的他也沒了前世今生積累的老道穩重,看著精靈女子的慘象,龍雨自己看的都有些不忍心。

龍雨從身上起開之後,精靈女子眼角劃過一滴眼淚,慢慢的試著活動手臂,琪雅發現,自己的力氣也回來了,長嘆了一口氣,琪雅坐起了身子,完美的身軀赤果果的暴露在了龍雨眼前。

龍雨慌忙的轉過身子,驚慌失措的看著包廂牆壁,身後卻傳來琪雅的冷笑聲:「行了,龍公子,裝什麼裝,你要的你都已經得到了,我想問,我琪雅.斯塔威利從此不會再欠你什麼了吧?」

琪雅.斯塔威利~!龍雨眼皮抖上一抖,精靈族對別人說出自己的全名,這是一種開戰的表示,意思是從此跟你這人勢不兩立,不死不休。

龍雨心下著急,轉過身子道:「我不知道該怎麼對你講,也許我解釋你會覺的我虛偽,但是,我龍某人不是個怕事的主,我娶你~!」

聽到龍雨嘴裡說出「娶」字~!抱著雙臂蜷縮在沙發上的琪雅突然哈哈大笑起來,笑的很是放肆,甚至笑出了眼淚。龍雨靜靜的看著面前的琪雅,一種濃濃的負罪感油然而生。

笑了好一陣后,琪雅猛的轉頭盯著龍雨,眼睛里的光芒冰冷而且陌生,琪雅開口道:「龍公子,你已經侮辱了我一次,我請你不要再侮辱我,我琪雅.斯塔威利雖說是混血精靈,可是,我還是有廉恥的~!」龍雨張張嘴,卻什麼也說不出來,看看琪雅身上破爛的衣服,龍雨心念一動,從儲物戒指里拿出了一套雅兒的衣服遞了過去。

要是在平時,琪雅肯定會驚訝龍雨的這一手,憑空拿出衣物,這是只有擁有空間裝備的人才能做的出來的,而此時的琪雅,龍雨在他眼中完全的失去了原來的印象,對於他的一切,精靈女子將不會再關心。

看到琪雅沒有接,眼神里的恨意反而越發的深刻起來,龍雨心裡嘆口氣,走上前來,取開衣物給琪雅穿了起來。

精靈女子只是冷冷的看著龍雨,對他的所有動作都不聞不問,任憑他擺弄著自己,給自己換著衣物。前世今生幾十年,這是龍雨第一次替別人穿衣服,還是一個剛被自己那個了的妙齡女子,龍雨懷著萬般的悔恨,一邊給精靈女子穿著衣服,一邊輕聲懺悔著:「我知道,我做了這等事情,你不會原諒我,我也不會去求你原諒,我只想說,對不起。」

龍雨的一句對不起似乎是戳痛了琪雅的痛處,精靈女子一把抓住龍雨正在給她穿袖子的手,修剪的美麗整齊的長指甲深深的扎到了龍雨的手背里,龍雨咬咬牙,任由琪雅死命的掐著,不一會兒,就有鮮血滲了出來,看到血,琪雅條件發射般的迅速收回手,驚慌失措的退到了沙發的另一邊。

龍雨莫名其妙的看著突然變得緊張兮兮的琪雅不知所以然,細細觀察之下,發現琪雅盯著的是自己的眼睛,龍雨摸摸眼皮,覺得沒有什麼異樣,於是,他以為是琪雅沒從剛才的痛苦中回復過來,因而,龍雨心中更加的歉疚了。

龍雨靠近琪雅,溫聲勸道:「你別怕,我只是幫你穿衣服。」看到龍雨靠近,琪雅歇斯底里的大吼道:「你別過來~!」龍雨立馬停住,滿是愧疚的看著驚慌失措的琪雅。

又盯著龍雨看了一會,琪雅確定龍雨沒有變,這才重新抱著雙腿縮在了沙發的一邊。龍雨望向琪雅,精靈女子失神的望著面前,一言不發,衣服也是七零八落的掛在身上,龍雨硬著頭皮湊到了琪雅跟前,這會精靈女子再沒過激的舉動,彷彿是過了一個世紀,龍雨在內心不斷的自責與後悔煎熬下終於給精靈女子穿好了衣服。

至於被自己撕得破破爛爛的紅色長裙,龍雨小心翼翼的收好,連同琪雅別的衣物,一起放回了儲物空間。衣服穿好,龍雨細細看來,精靈女子精緻順滑的紅色長發還如亂草一般在頭頂窩著,幸虧這儲物戒指一直是龍雨他們的後勤倉庫,是以各種的生活用品都是不缺,龍雨從戒指里找出一隻梳子,細心的給精靈女子梳起了頭髮。

以前,龍雨也常常給雅兒梳頭,雅兒的黑髮柔韌光亮,摸在手裡猶如緞子一般,而琪雅的一頭紅髮,紅艷似火,輕輕的梳動間彷彿有火焰在跳躍一般,給雅兒梳頭的時候,龍雨心裡是恬靜,是幸福,而此時給琪雅梳頭的時候,心裡卻是滿滿的愧疚與傷心。

是的,是傷心,龍雨終於搞明白,自打自己清醒之後,看著琪雅強裝鎮靜卻瑟瑟發抖的時候,那種喘不過氣來,透著莫名的煩躁的感覺,那種感覺就是傷心。

一邊給琪雅梳著頭髮,龍雨一般打量著琪雅,那先前在心裡讚歎過的,融合了東西方美麗的面龐上,滿是憂傷與悲傷。頭髮梳好,簡單的扎了一個馬尾,龍雨這才轉過身子,蹲在琪雅面前。

龍雨長吸了幾口氣,下定決心道:「我不管你怎麼想,也不管你多麼恨我,但是,在我心裡,既然我做了,那麼你就是我龍雨的女人,哪怕你此時想殺了我,我也毫無怨言,我只是想告訴你,對你做的所有,錯在我,我只是請你給我個贖罪的機會~!」

琪雅聽著龍雨說完,譏笑道:「龍公子是在感動我么?殺你?我敢么?我能么?,我一個被精靈和人類拋棄的混血兒,我有什麼能力去殺你這個高高在上的龍家獨子?再說,我又有什麼資格去給你龍公子贖罪的機會?不~!你沒罪,對於你們這些生下來就含著金鑰匙,出門吆五喝六,走哪都被別人供著的貴人們來說,這不是罪,我只不過是你玩過的一個女人,這對你們來說,再正常不過,所以,不要在我面前假惺惺的說什麼贖罪?出了這個門,你依舊是龍家公子,依舊光芒萬丈~!我是什麼?你覺得有這個必要麼?」

龍雨長嘆口氣,回到:「你不信我沒關係,但是,我拿我自己的性命發誓,我不是那樣的,我跟那些公子們不一樣~!」琪雅哼哼的冷笑幾聲,回到:「不一樣?龍公子,你看看我,你再看看你做的事情,你再想想,你拿性命保證?您還是活活活著吧,您的命金貴,您要在我們這裡出了什麼亂子,我們東家的基業也就玩完了,所以,您這是在威脅我是把?您放心?!我琪雅.斯塔威利不會將這事情說出去的,所以,就請您不要再費心思了。」

龍雨扁扁嘴,卻什麼也說不出來,只是望著琪雅。琪雅長出一口氣,繼續說道:「但是,你記住~!總有一天,總有那麼一天,你加築在我身上的痛苦,我會百倍甚至千倍的還給你~!您慢玩,琪雅身體不舒服,就先行告退了~!」

話說完,琪雅狠狠的看了龍雨一眼,站起身子,找到被亂扔在地上的鞋子,穿上鞋,頭也沒回的拉開包廂的門揚長而去了。「砰」~!沉重的關門聲仿若當頭一棒敲在了龍雨的頭上。

龍雨站起身子,環眼看看包廂內的一切,長嘆口氣,然後將沙發上的白毛軟墊收起,放進儲物戒指,又在沙發上隨手扔了幾張金票,這才邁開步子,走到了包廂門前。

回頭望上一望,龍雨說不出是什麼感覺,定定神,望望空蕩的包廂,龍雨大喊一聲:「你是我龍雨的女人,永遠都是~!」說完后,一把拉開包廂門,外面嘈雜的聲音撲面而來,龍雨長出一口氣,仿若隔世~! 「咦,公子?」耳邊傳來兩聲疑問聲,龍雨抬眼一瞧,貓女與芊芊並排站在包廂門外,此時正滿是驚疑的看著自己。抬起手撓撓腦門,龍雨說道:「走,咱們回去~!」。

兩個女子點點頭,順從的跟在了龍雨的身後,轉頭看看熱鬧的大廳,龍雨長嘆一口氣,轉頭沿著走廊來到了樓梯口。一轉二轉,不一會兒龍雨就下到了一樓,走過樓梯旁邊的角門,龍雨頭也沒回的就出了拍賣場,揚長而去了。

馬晶晶正在大廳後台跟旁邊的人說說笑笑,突然有手下來報,說琪雅小姐面色不愉的從天字天號貴賓房離開了。馬晶晶臉上的笑容瞬間凍結,心道,這龍公子可是東家千叮嚀萬囑咐要好好招待的,難道琪雅小姐跟他生什麼不快了么?想到這,馬晶晶也顧不得再說笑,趕忙扭著肥胖的身軀從後台出來,剛露出個頭,就看到龍雨從包廂里出來了,面上的表情也甚是不好看。

因為後台角門離對面的三樓隔著好一段距離,馬晶晶一個勁的揮手致意,龍雨卻沒看見,只是領著兩個奴隸迅的離去了。看到龍雨是走了,馬晶晶急了,這拍賣會才開了一小半,這貴賓怎麼先走了,顧不上細想,馬晶晶加快腳步追了出來。

出了拍賣場,轉過走廊,龍雨根本沒心思再看這金碧輝煌的迪斯尼樂園,只是憑著記憶里的路迅的往外走著,貓女和芊芊跟在龍雨身後,也是快步行走,一行三人,男俊女美,倒引得周圍的人不住的側目注視。

等馬晶晶追出拍賣場大廳門口,放眼一望,一溜黑壓壓的人群,哪還有龍雨的身影,氣惱的拍下手,馬晶晶決定還是先去回報給東家的好,心裡計較定,馬晶晶轉身向著另一個方向去了。

快步走出了迪斯尼樂園,穿過它前面草坪中央的過道,龍雨心裡亂成了一團麻,走出大門口,龍雨停住了身子。前面的龍雨突然停住,差點讓後面緊跟著他的兩個女子撞在身上,好不容易立住身子,兩個女子不住的拍著胸脯,雖然心裡很奇怪龍雨為什麼神色匆匆的離開,但是身為奴隸是不可以過問的,是以,兩個女子安靜的隨著龍雨停住了腳步。

龍雨抬頭看看天,漆黑的夜空中,一輪銀月正掛當中,周圍點點綴綴的滿是星光,月光下的街道上車來車往,各式轎子停在大門口外等著生意。龍雨長嘆口氣,輕聲說道:「我們走回去吧?!」身後的兩女想也沒想就答應道:「是,主人~!」

馬晶晶氣喘吁吁的終於來到了馬克的辦公室門口,門口站著的是馬武,看到胖的像個球一樣的馬晶晶,馬武眼裡飄過一絲蔑視,傲然道:「馬管家,你這著急火燎的來這做什麼?你不知道東家今天有很重要的事情要準備么?」馬晶晶掏出手帕擦了下腦門上的汗,回到:「我知道啊,可是,我那邊也有很重要的事情要向東家稟報啊,勞煩你通報一下。」

馬武高抬著頭,望都沒望馬晶晶,趾高氣揚的說道:「你等著~!」話說完,馬武轉身,在象牙雕紋的金門上按了幾下,「哐當」門開了,馬武拉開門走了進去。看到馬武消失,馬晶晶臉上的笑容立刻不見了蹤影,代而替之的是一種非常陰狠得表情,馬晶晶心裡暗恨,一隻看門狗也這麼囂張,有一天你別落在了我手裡,落在我手裡,我叫你生不如死~!

過了不久,門再次出響動,馬晶晶趕忙換上一臉卑微的笑容,馬武從門裡出來,對著馬晶晶輕蔑的一笑,努努嘴道:「進去吧,東家在裡面等你?!」「謝謝,謝謝都尉了?!」馬晶晶一陣點頭哈腰之後,才拉開門進到了裡面。

馬武一看馬晶晶那點頭哈腰的勁頭,心裡就鄙視不已,對於馬晶晶成為馬克手下三大管家之一,馬武是極其的不滿,對於這個胖的像豬,滿臉虛情假意,沒事就點頭哈腰的傢伙,馬武是怎麼也想不出他是有什麼本事能夠當奴隸場的管家。

馬晶晶進到裡面,一眼就看到坐在辦公桌後面滿臉深沉的馬克。馬晶晶低下頭,慢慢的走了進來,站到馬克面前,施了一個禮。馬克望著馬晶晶,臉上的表情看不出喜怒哀樂,「說吧,什麼事情非要跑來找我~!」

馬晶晶低著頭道:「那個,拍賣場那邊出了點狀況,東家您交待要好生款待的龍公子突然離開了?」「恩,怎麼回事?剛剛不是有人來報說他還玩的很開心么?」馬克皺皺眉頭問道。

「是啊,屬下上去給龍公子送奴隸的時候,他還有說有笑的,屬下回來,大概過了半個多時辰,龍公子就走了~!」馬晶晶恭謹的回到。「琪雅不是在那麼?她怎麼說?」

「東家,是這樣的,是琪雅小姐先離開的,她走了沒一會,龍公子才面色不愉的從裡面出來的,之後就匆匆的走了。」

「哦,這麼說是跟琪雅又關係了?」

「這屬下就不清楚了,不過,屬下前兩次進去,琪雅小姐的表情都不是甚好看,不知道她是針對我還是針對???」

「行了,我知道了,你下去吧,那龍小子走了也好,你去準備一下,準備實施計劃~!」馬克揮揮手,不耐煩的回到。

看到馬克聽到這事,面上有些不愉,馬晶晶心底偷笑一下,怠慢了東家的貴賓,我看你這紅毛丫頭以後怎麼橫~!馬晶晶彎了下腰,施個禮,這才轉身小碎步的退了出去。

等到門關上,馬克轉頭望著房間拐角的陰影處道:「使者大人怎麼看?」聲音落定,陰影處現出一個淡淡的身影來,過了一會,陰影清晰起來,一個中年人現身出來,中年人陰陰的笑笑,回到:「正如你說的,那小子走了也好,那樣計劃就能提前實施了,不過,這小子你一定要盯牢,主上有令,要好好待他,日後有大用~!」

馬克點點頭,回到:「使者大人說的是,我已經讓馬晶晶去實施了,只要今夜一過,那麼整個宜賓都會喧鬧起來,我們就靜等著看好戲吧~!」那中年人望著馬克意味深長的笑了起來,馬克也是微微的一笑,兩人臉上都是一副勝券在握的表情。

龍雨帶著身後的兩女子,穿梭過熱鬧的人群,旁若無人的往前走著,漸漸的,遠離了熱鬧的街道,龍雨等人來到了相對寂靜的地方。

走過一處拐角,龍雨向一片衚衕里走去,這是去客棧的近路,比走大道要快上不少,是先前龍雨夜探彭牛現的。進到衚衕裡面,頓時周圍的一切都寂靜了下來,身後的兩位女子溫順的跟著龍雨,東張西望的看著四周。

眼看著馬上就要走出衚衕口了,突然,龍雨心裡生出一種異樣的感覺來,彷彿洗澡被人偷窺一般,緊接著,一陣鋪天蓋地的殺氣就壓了過來。龍雨一驚,來不及細想,單手繞出一個圓,嘴裡迅的念道:「一敕不至爾罪不原,二敕不至目誑譖相連,三敕不至影滅風煙,……天命付我,我命付汝,汝若負吾,天令不許,吾奉真王令~!」將咒念完,龍雨大喝一聲:「真帝金盾,疾~!」話音剛落,龍雨手中就出現一方巨大的金色氣體盾牌,盾牌邊緣冒著淡淡的金光,宛如火焰一般,金光迅的蠕動,在盾牌後面形成了一個透明的套子,將龍雨三人套在了套子中。

盾牌剛形成,一陣叮叮鐺鐺的響聲就響了起來,龍雨抬眼望去,眼前迅疾的射過來密密麻麻的箭枝,箭枝彷彿是一起射過來的,其實是一支接著一支,每一枝之間的間隔很短,給人的錯覺幾乎相當於萬件齊,不過龍雨卻莫名其妙的看清了箭射出的蹊蹺之處,這要放在以前,他肯定也以為是一起射來的箭。

這突然的現就連龍雨自己也驚詫不已,心裡轉過幾個念頭,龍雨眉頭一皺,突然現了一個可怕的事實,那就是幾乎每一次他情緒失控,眼睛都會生一些變化,壽春城外遇襲,無意間引出天地威勢,之後眼睛就莫名其妙的可以夜能視物了,而且視力也大大的提高,甚至能看清百米外飛翔的小蟲。而如今,在迪斯尼樂園,再一次的失控,如今眼睛卻又出現了詭異的功能,不單一眼看出箭的蹊蹺之處,就連箭飛行的軌跡都看的清清楚楚的,箭的度很快很快,但是龍雨就是能看清,龍雨面上的表情古怪極了,突然,腦子裡閃現出那個他曾今以為是夢境的畫面,那雙巨大的白色詭異雙瞳,那雙眼睛說的那些模稜兩可的話。

龍雨陷入了深深的沉思當中,這邊的箭枝慢慢的開始減弱了,金色的氣體盾牌穩穩的擋住了縝密的箭陣,突然,空中穿過一聲尖銳的利嘯,一道金光迅的射了過來。

聲音將沉思的龍雨拉回現實,龍雨定睛一看,金光帶著毀天滅地的氣勢而來,心裡一緊,龍雨開口喊道:「趴到~!」被突如其來的攻擊衝擊的心緒混亂的兩個女子聽到龍雨的大喝聲,趕緊蹲下了身子,龍雨站在兩個女子跟前,兩隻手搭在了一起,頓時,金盾上的光芒大甚~!

「砰」的一聲巨響,龍雨眼前光華大作,一股大力襲來,雙手都已用來控制金盾,龍雨只得運起真元護住前胸硬抗了這股力量,「騰」的一聲悶響,龍雨的臉色瞬間變的煞白,真元雖然卸去了大部分的力量,可是還有一些直接攻擊到了龍雨身上,臟腑震動,一擊之下龍雨就受了不輕的傷。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