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Home
  • 未分類

「唉,我們不是故意要隱瞞的,只是這是關係著家族,所以…….」

獨孤家主一個眼神朝著身邊年輕人射了過去,然後面帶愁容看著筱若馨解釋。

「獨孤家主,既然我們都要合作了,我這些東西還指望你們幫我煉製,如果你們獨孤家出了什麼事情,那也是我的損失。」

筱若馨見他面上的愁容,還有就是年輕人面上的擔憂,看來獨孤家遇到的事情肯定很大。

「是呀,爹,煜王妃說的對,如果在隱瞞下去,我們的命都會沒了」

那個年輕人見自己的爹爹還是不願說,瞬間著急了,就直接開口勸導自己的爹爹。

「宏浩」獨孤家主見自己兒子要將事情說出來,立馬就訓斥了一聲。

「啟輝,浩兒說的沒錯,應該說出來,我相信煜王妃是真心幫助我們的」

獨孤長老這時突然開口了,讓獨孤家主不要瞞了,表示他相信筱若馨。

「唉,好吧!是這樣的,這段時間也不知道是怎麼回事,族裡有很多人不是失蹤就是失蹤后被發現的時候都死了,而且死法都一樣,都是一些天賦不錯的弟子,我們也查過了,卻一點線索都沒有,這也是我們為何這般著急想要得到洗髓丹的原因。」 說道這件事,獨孤家主的面色特別的不好,失去了那麼多的族人,卻一點線索都查不到,這顯得自己很沒用。

「不止獨孤家,丹盟的人也失蹤不少,情況跟他們一樣」

一直沒說話的龍韓傲突然開口了,不過他是對著筱若馨說的,似乎給她解惑。

「的確,煜王說的沒錯,丹盟的人也不少失蹤,被找到的時候也都死了,我們也跟他們聯合起來查過,可是還是一點線索都沒有,唉」

獨孤家主聽了他的話,有些驚訝,不過想想也就釋然了,他們能夠瞞過所有人,但是九天學院不簡單,就算是獨孤家族都是算是九天學院的附屬。

「那麼你們就一點線索都沒有,一樣的死法就是線索」

筱若馨不覺得會沒有線索,死了那麼多人,失蹤了那麼多人,肯定是有線索,那些死人就是線索,統一的死法,肯定是出自同一個人或者一個組織。

「那都是很平常的死法,丹盟那邊的盟主查過了,沒有中毒的跡象,也沒有被殺的跡象,反而跟暴斃了一樣,不管我們怎麼查,是一點點的線索都沒有。」

獨孤家主真的很無奈,她跟丹盟的盟主查了一個月了,可還是一點線索都沒有,現在族裡人心惶惶。

「獨孤家主,就算是你們現在將修鍊拾起來,也來不及,既然這樣,我手上有一些人,可能幫的上你」

筱若馨見他的面色,看起來不是說謊,只能說幕後的人手段很高明,剛才龍韓傲會那麼說,看來是查出了些什麼,現在自己要跟獨孤家合作,那麼他們的安全也跟自己有關,宣天城那些人訓練的也差不多了,可以安排接任務了。

「謝謝煜王妃,可是…….」獨孤家主還有些猶豫。

「獨孤家主,我知道你的顧慮,我的人也不是白借給你們,就當是我們接的第一個任務,另外算,你們的事情他們不會插手,只負責保護你們的安全。」

筱若馨明白他的想法,畢竟是隱世家族,擔心有人混進去,出點什麼事情,就完蛋了。

「好,既然煜王妃都這般說了,我們在推辭就沒有意思了」這是獨孤長老開口了。

絕代名師 「好,既然長老都這般說了,那麻煩煜王妃了,只是不知洗髓丹,煜王妃可願意給我們五顆,這畫冊上的東西王妃需要多少?」

獨孤家主見自家長老都開口了,就不在推辭了,只是心裡很疑惑,不知長老為何對這個煜王妃的態度不一樣

「這個你放心,你們要的不會少給你,那畫冊上的東西,一樣先要一百件,你們也放心,材料我自己找,至於你們要的洗髓丹,五顆是不是少了?」

筱若馨有些驚訝,他們居然只要五顆洗髓丹,獨孤家族的人怎麼夠用,能修鍊的應該不止這些吧。

「我們很感謝煜王妃,雖然不夠,但總比一顆沒有的好,王妃需要的東西我們會努力準備好,材料也無需王妃準備,一顆洗髓丹的價格我們上次已經見識過了,夠付那些武器。」 獨孤家主也不佔筱若馨的便宜,很正直,該怎麼樣就怎麼樣,一點便宜都沒有占。

人家都這麼好,筱若馨也不想佔便宜,特別是獨孤長老的她特別喜歡,所以就從彩虹空間里拿出準備好的一百顆洗髓丹。

「獨孤家主,你太過客氣了,這是我準備好的,你收著吧,日後我們就是合作夥伴,日後還有需要事情要您的幫忙」

說著就將手中的空間戒指遞到了獨孤家主的面前,等著他接過去。

獨孤家主也沒有在意,以為裡面就是五顆洗髓丹,就接了過去,迫不及待就將神識探了進去,發現裡面一平方米大小的空間里,全是白色瓷瓶。

看到這麼多的瓷瓶,起碼都有上百瓶了,煜王妃跟他們居然一點也不手軟,連眼睛都沒有眨一下。

「王妃,這……」獨孤家主將空間戒指遞到獨孤長老的面前,接過來也看了裡面的東西,,抬起頭看向筱若馨,想要說什麼,被女子打斷了。

「前輩,這是應該的,我也希望前輩能夠把我所需要的東西準備好,日後還有更多,至於材料的問題,你們也無需擔心,我都會準備好的」

「既然這樣,老夫也不在推辭了,至於王妃需要的東西,我們也一定會準備好的,材料王妃也不必太過糾結就,這些丹藥夠抵那些材料,甚至還是我們獨孤家佔了你的便宜。」

獨孤長老這話的確說的沒錯,他也不是喜歡占別人便宜的人,該怎麼樣就怎麼樣,在獨孤家也是說的上話的人。

「王妃,感謝你的慷慨,但是該怎麼樣的,我獨孤家不能多要,長老說的沒錯,這上面的材料都不難找,也不是什麼貴重的東西,這些東西都抱在我獨孤家身上了,七天後,所有東西都會送到煜王府的。」

獨孤家主也不是什麼貪心之人,畢竟是隱世家族的人,有著上千年的歷史,什麼好東西沒見過,更是正直的人。

「好,既然前輩都這麼說了,那我就不客氣了,前輩們,在四天就是我的大婚,如果不嫌棄,就留下喝個喜酒吧!」

事情都談好了,筱若馨就想邀請他們一起參加她的大婚。

「好,老夫好久沒有參加過晚輩的大婚熱鬧熱鬧了,哈哈哈哈」獨孤長老特別開懷的笑了一聲。

兩方將事情商量好了,一起吃了個飯,筱若馨跟龍韓傲就回去了,回去的時候,聽說謝老跟九天學院十位長老來了。

剛回到院子,就看見十位長老站在謝老的身後,謝老坐在主院院子里的石桌邊喝茶。

仙醫嫡妃 「師傅,謝老,長老,你們來了呀」筱若馨跟龍龍韓傲同時叫了出來,筱若馨顯得很高興。

「嗯嗯,你們回來了,聽說你們去見了獨孤家族的人?是為了什麼事情嗎?」

謝老見他們,等他們坐下之後就問他們。

謝老他們剛到的時候,問管家,管家說他們去了清風酒樓見獨孤家族的人,再問,他就回答不知道。 筱若馨就將拜託獨孤家族煉製武器的事情大概的跟謝老說了。

謝老聽了也沒說什麼,只是點了點頭,也沒在仔細問了。

一群人在院子里坐了一會兒,龍韓傲就讓管家帶著他們下去休息了。

劉丞相府

劉雪飛回去之後,就將自己關在房間里,繼續綉著之前準備的嫁衣。

劉玉飛今天又去找了龍韓宇,但是沒有見到,打聽了半天什麼都沒打聽到,生氣的回府了。

蘇岳華打聽到了筱若馨要在劉府待嫁,主母院也是收拾出來給她待嫁用的,這讓她心下一松,但是也不高興,就算不是給新人住,但是給那小賤人也一樣。

而劉文濤這幾天一直忙碌的不聽,起早貪黑,天不亮就出府了,都是深夜才回來,讓蘇岳華想要見他一面都難,也不知道在忙什麼。

整個祥龍國都知道,他們的三王爺煜王龍韓傲八月初八要大婚了,周邊的國家也排了使者過來道喜。

還有就是龍龍韓樺也忙死了,反而太子龍韓宇閑下來了。

也不知道是不是龍皇故意的還是有意要培養龍韓樺,已經將朝堂上有些事情都交給他去處理。

這讓龍韓宇有很大的危機感,現在他的母妃已經失勢了,石家也沒了多少的影響力了,再加上他最急忙著修鍊,

很快到了筱若馨會丞相府的日子,這天是龍韓傲送她回去的。

因為是他們大婚,所以龍韓傲很忙,反而筱若馨很清閑,整天都在王府里,都沒有做什麼,偶爾陪著謝老他們聊聊天喝茶,用她的話,就是說,休息好了回去大招。

劉文濤今天一早就起來了,丞相府也到處都掛起了紅綢,看起來特別的喜慶。

一早就在丞相府門口等著筱若馨的到來,主母院那邊更是一直讓管家過去看,少了什麼,缺了什麼都要他立即補上,就怕未來的主人對此不滿意。

還好筱若馨沒有讓他失望,帶著月兒出現到了他的面前。

謝老也跟了過來,說是過來看看,怕她被欺負,美名其曰,保護她。

當時筱若馨想要拒絕,可是龍韓傲卻贊同,甚至還想要讓那十位長老一起跟過來。

劉文濤看見跟在筱若馨身後的謝老,還愣住了,很快就回過神啦,問道:「謝凱,你怎麼也來了?」

謝老卻不理會他,用眼斜了他一樣,指了指筱若馨,走進了丞相府。

筱若馨對著劉文濤做了一個很無奈的表情,也跟著進去了,將蘇岳華三個母女都無視個徹底。

蘇岳華三母女見謝凱也來了,已經高興的不能自己了,眼神都跟著他的背影走了,特別是劉雪飛,她覺得這是自己的轉折點。

之前想讓劉文濤幫自己進入學院,沒想到被拒絕了,現在機會來了,她覺得只要討好九天學院的院長,自己就能進入學院的。

心裡這麼想,就跟在謝老的身後,想找機會上去表現一下自己。

筱若馨跟謝老也感覺到了,不過沒有說什麼,不過心裡都在猜測著什麼,等著她露出尾巴。 「馨丫頭,你這個名義上的四妹妹是要幹嘛?」

謝老跟筱若馨傳音著,兩個瞟了一眼一直跟在他們身後的劉雪飛。

「前輩,你都說是名義上的妹妹了,肯定是要幹壞事唄」

筱若馨很無所謂的回答著,她也很期待那朵白蓮花能夠做點什麼。

「唉,看來我來的是時候,有戲看,丫頭,可有準備?」

「我都不知道她要幹嘛,我怎麼準備」

筱若馨很無所謂,她的確是沒準備,她是準備不管她們三個母女要幹什麼,她都不會輕饒了他們,不為誰,就為以前的劉靜馨,也為了自己娘親和弟弟。

「對了,前輩,這次姨母會不會來?」筱若馨想起之前在御書房裡,龍傲天說的,她也很期待自己的姨母會不會來,她更希望自己的娘親跟弟弟也能來。

「這個我沒問,最近我們都沒有聯繫,似乎是中位面似乎出了什麼事情?不過現在我也回不去,目前不清楚」

說起謝玉明,謝老也很擔心,這段時間都聯繫不上她,也不知道是不是出了什麼事情?

「那姨母跟我娘親會不會有危險?」

筱若馨一聽,謝凱最近聯繫不上自己的姨母,頓時擔心了起來。

「應該沒事,等你們大婚過後,我回去看看」謝老也是一臉擔心的搖了搖頭,他原本是打算回去一趟,不過因為他們大婚,就給耽擱了。

「前輩,我跟煜商量好了,準備大婚之後就去中位面,低位面的事情都安排好了,神殿主要勢力也不在這裡,他們都還是比較安全,也無需擔心。」

前天筱若馨跟龍韓傲就商量好了,等他們大婚之後,安排好這裡所有的事情,就打算去中位面,第一神殿的勢力不在這裡,第二她想去找自己的母親跟弟弟。

謝老想了想,點了點頭道:「你們是該出去歷練了,這裡已經沒有能夠讓你們進步的東西了,對了,這段時間都沒有見過你那幾隻神獸了。」

「他們都閉關了」筱若馨回答著。

在他們兩個聊天的期間,劉文濤帶著他們來到了謝玉懷的之前住的院落,也是丞相府的主母院。

到了主母院,劉雪飛也跟不進去,只能站在院門口,看著那個賤人跟九天學院的院長進去了,心裡又是怒火,卻也沒有辦法。

進入院子,劉文濤就立即將他們安排好了,月兒去幫他們收拾房間去了,而他們三人就坐在院中的石桌,下人很快速就送上了點心跟茶水。

筱若馨將空間里準備好的丹藥放在了劉文濤的面前,看著他的眼睛說道:「這裡面有三顆洗髓丹,三顆六品升玄丹,三顆六品凝血丹,還有一些其他的丹藥,你收好,大婚之後我跟煜會去謝家找娘親跟弟弟。」

「不可以去,你忘記了,他們還在找你,如果被他們發現你了,肯定要讓你回去給他們當聖女的」

劉文濤原本以為她是關係自己,但是聽到她要去中位面找謝玉懷,頓時著急了。 不管怎麼樣,他都不願意讓他們的女兒去謝家。

「你放心,我都成親了,他們就算想要讓我當聖女,那也要我還是清白之身,如果我都不是清白之身,他們還能怎麼樣」

筱若馨很無所謂,對於謝家,她一點也不擔心。

謝老也是想到這個,不過想到他們成親了,那個臭小子等了這麼久,肯定要下手,要是下手了之後,就不怕謝家了。

再者筱若馨這丫頭的身份不一般,謝家人肯定也不敢做什麼。

「你就放心吧,馨丫頭不是那麼好欺負的,臭小子肯定不會讓她受委屈,更不會讓她去當聖女,要是馨丫頭當聖女了,他就沒妻子了,他怎麼可能肯」還有就是那個臭小子的實力也不是攜家人能動的。

而且他還知道,他已經讓風火雷電雨都去了中位面了,這些年他一直吵著中位面發展,魔界也逐漸解封了,就連馨丫頭身體里的封印也就剩三分之一的封印了,到了中位面找到傳承,就應該全部解封了。

「既然這樣,為父也不好說什麼,我會努力修鍊,希望能夠跟你一起去」

這段時間劉文濤也很努力修鍊,他的天賦其實也很好,只是平日里太忙了,沒空修鍊,自從被筱若馨說了之後,就很認真的修鍊,最近已經有突破的跡象了。

他還差一點的就能夠晉陞到了地玄,正好筱若馨就給他送來了六品升玄丹了。

「還有一件事,這三天不管我做什麼,希望你不要插手」筱若馨準備對付蘇岳華三個母女,她不希望到時候他會插手。

劉文濤也是聰明人,他不動手也不過是等她自己動手,之前龍韓傲就提醒過他了。

「好,為父知道,之前煜王爺已經跟我說過了,不過你不要將自己陷入危險就行,需要什麼你儘管跟為父說」

「好」筱若馨也不拒絕,她知道這是他的好意,雖然以前他沒保護好自己,雖然自己不贊同他這般保護自己,但是他的確是為了自己好。

「你想要出什麼就讓月兒跟廚房吩咐一聲,我都交代好了,這三天你就好好休息,什麼事情都不用操心,為夫會幫你弄好的」

劉文濤還不放心的交代著,這一次他將所有事情都安排好了,他也感覺到了她的實力,一開始筱若馨就沒有對他隱瞞,知道她現在也是白階

「劉文濤?你什麼時候變得這麼婆婆媽媽,這要是讓大小姐看見了,你說她會怎麼想?」

謝凱不甘被他們兩父女無視了,不敢得罪筱若馨,朝著劉文濤懟了過去。

「我們父女敘舊,愛怎麼樣就怎麼樣,關你什麼事情?」

劉文濤也不是好惹的,也懟了回去,兩人就這一來一往,懟著對方,筱若馨就坐在一邊看著兩個人像小孩子一樣吵架。

劉雪飛一直在院落的外面等著,想找機會能夠接近謝院長,可是等了半天都沒見一個人影出來,頓時就有些著急了,在院落門口走來走去。 有些等不下去了,她就想要進去,剛到院落門口,就被武榮攔住了。

超維術士 「四小姐,相爺說了,任何人不得進入,除非大小姐同意」

武榮看著面前自己親生女兒,沒有任何一絲感情,當初也是因為任務,這些年來他們三個母女做的事情,讓他也厭惡,根本就當她們是陌生人。

「放肆,你還知道我是四小姐,那就讓我進去」

劉雪飛看著面前的中年人,怒火中燒,也不顧任何掩飾,直接就發飆出去。

暗夜之變 「四小姐,相爺的交代,屬下只能執行,如果四小姐想要進去,那麼要讓大小姐同意」

武榮見面前的劉雪飛,根本不把她放在眼中,更是一點恭敬都沒有。

劉雪飛還是第一次被人如此對待,心裡很氣,卻一點辦法都沒有。

院落里的三人也聽見院門口的動靜,也聽見是劉雪飛想要進來,劉文濤轉頭看向謝凱道:「看樣子是來找你的。」

「憑什麼是來找我的,怎麼不是來找你的」謝凱跟不服氣,他最討厭麻煩了,很明顯劉雪飛就是麻煩。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